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川普的特赦不允许妨碍司法 译文
送交者: pifu01 2020年12月26日22:27:08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https://www.ft.com/content/e73fdd69-1fee-4886-b299-959ce9647151

 

作者是哈佛大学宪法学教授。Laurence Tribe

 

 DECEMBER 26 2020

Donald Trump’s pardons must not obstruct justice

Abuses of constitutional clemency power should be investigated and prosecuted

如果正如亚历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在1711年所反思的那样:“to err is human, to forgive, divine,”,那么美国宪法的赦免权(即宽恕的特权)应该是无可非议的。

然而,一位目无上帝的且似乎并不具有饶恕特质的美国总统已经似乎将这种慈悲的手段颠覆成了对法治的又一严重威胁。唐纳德·特朗普最近对赦免权的扭曲有留下毁灭性遗产的风险:操纵这一皇家特权的迹象以使得总统及其亲信凌驾于法律之上。但是补救措施是有的:调查和可能的起诉。我们必须将我们发现的任何妨碍司法公正的行为都视为犯罪。

区分两种类型的腐败特赦至关重要。一种出自其内在的不道德行为而导致的纯粹可鄙-他们可以开释诸如美国战犯(被判犯有大屠杀罪名的黑水承包商),腐败的政治家(前伊利诺伊州州长罗德·布拉戈耶维奇(Rod Blagojevich),罪名是试图出售参议院席位)和亲戚们(特朗普先生的女婿的被定罪的父亲查尔斯·库什纳)。另一种则是将总统及其圈子置于法律之上,并阻止对他们不法行为的调查,从而构成结构性危险。

前一类的赦免虽然可恶,但不仅属于总统的职权范围,而且很少构成犯罪。由于这些行为对腐败和残忍开了绿灯,甚至给予表彰,所以它们应受到强烈谴责。用最高法院的话说,未来的总统应该加强自己宽恕的标准,并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以维护国家对“ [总统]不会滥用”赦免权的“信心”。但是抵制此类赦免的唯一真正壁垒-避免修改宪法以取消发布这些赦免的权力-是避免选举烂总统。

特朗普先生对资深顾问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罗杰·斯通(Roger Stone)的宽大处理属于一个明显而危险得多的类别。这些赦免似乎是采取的最新措施从而实际上有效地阻碍了调查特朗普先生的密友已被定罪的罪行。简而言之,这些赦免可能构成对司法或贿赂的刑事阻挠。

担心总统可能会滥用赦免权来妨碍司法公正,这绝非新鲜事。在1788年弗吉尼亚州批准宪法的大会上,乔治·梅森(George Mason)担心总统可能会利用这一权力“按照自己的意思。。。赦免罪行”。他还预测,提前赦免可被用作“停止查问并防止发现”的阻碍工具。

 

但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一再表示,任何滥用赦免权的总统都将遭到迅速弹劾和撤职。特朗普已经受到弹劾—-尽管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投票决定不将他免职。在乔·拜登就职典礼之前进行第二次弹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宪法明确地考虑了另一种解决方案--后总统期刑事起诉—比如受弹劾的总统“依法应承担责任,并应受到起诉,审判,判决和惩罚”。赦免被用作妨碍司法公正的手段,是犯罪行为不可或缺的部分,正是因为总统有正式权力授予赦免。这种权力的广度使总统能够将其用作犯罪工具。

 

如果原本用来奖励沉默的赦免可能被法院裁定无效,那么对接受者而言,这些赦免将毫无价值,并且在干预正式调查的计划中也将毫无用处。其结果不是要否决所发布的赦免,而是要使总统因其使用(特赦的)方式而受到起诉。如果特朗普先生滥用赦免令自己和主要盟友免受司法制裁,则可被指控为妨碍司法公正的刑事指控,这是滥用宽大宪法的权力来实现非法目的。在一种诗意的正义转折中,这样的阻挠性赦免将使起诉发布这些赦免的总统变得容易。

 

如果要求ManafortStone先生以及前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作证反对特朗普,那么他们的赦免将使他们更难援引其宪法权利保持沉默以免自我指责。如果特朗普先生利用赦免权犯罪,就必须受到起诉。否则,将为未来的行政主管部门树立危险的先例。可以设想在将来对总统不当行为的调查中,主要证人可能会例行保护老板,以期希望(或换取)豁免权。更糟糕的是,未来的总统可以将其任期视为四年执照,以免于惩罚地犯下令人发指的罪行。正如梅森(Mason)在1788年担心的那样,总统本来可以“建立君主制并摧毁共和国”。

 

特朗普先生仍有可能尝试宽恕自己。但是,正如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司法部门在1974年所认为的那样,自我赦免不在总统的宪法权力之内。自我赦免会扭曲宪法的内容,即不向自己“授予”某些东西,并且违反了百年历史的宗旨,即没有人可以信任他来审判自己的案件。它还将解放每位总统,使其在任职时无视联邦刑法,从而将总统职能置于法律之外。限制这种潜在滥用赦免权的唯一方法也许是起诉一名试图用这个(自我赦免)方法的前总统。如果特朗普先生试图宽恕自己,那么下一位检察长必须积极调查他,并起诉任何未发现的联邦罪行。宽恕可能是神圣的,但不能利用它行行为不端之实。民主与法治要求我们让每一个人负责。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德媒:中国孩子为什么擅长数学?
2019: 日本汉学研究、儒学网删除石立善个人撰
2018: 数学及其应用
2018: 学好英国话走遍地天下都不怕
2017: Introduction to Instancology-1
2017: Introduction to Instancology -1
2016: 再见驴十八:我读书多你不要欺负我 (
2016: 我们地球不孤单,请看外星人关于灵性觉
2015: 破舢板当海盗船成功只为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