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科学研究的艺术 第九章困难 对新设想的抗拒心理
送交者: 芨芨草 2021年06月29日06:49:49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科学研究的艺术

W.I.B.弗里奇

 

W.I.B.Beveridge

THE ART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London, 1961

 

威廉•伊恩•比德莫William Ian BeardmoreWIB弗里奇是澳大利亚动物病理学家,也是剑桥大学物病理学研究所所。他于1908423日出生在澳大利新南威士州朱尼市,并于2006814日去世。他是1957年的《科学研究的艺术》和1977年的《上一次大瘟疫》的作者。


第九章

谬误无所不在,无孔不入。没有一种方法是万无一失的” —— 理•尼科

想的抗拒心理

科学上的发现在做出的候,人们对的看法与在迥然不同。当,很少人能认识到自己对该问题原来一无所知,因,无对问题视而不它的存在置若罔是在该问题上已有了普遍接受的念,都必先除後才能建立新概念。巴特菲(H.Butterfield)教授指出:思中最困的是重新排整理一熟悉的料,从不同的角度看眼看待它,并且脱当流行的理就是伽利略(Galileo)(伽利略(1564-1642),意大利天文学家、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用望远镜证实了哥白尼的太阳中心。一这样的先所曾面的巨大精神障碍,而一般的障碍是每一个具强创性的重要发现都会遇到的。今天,如行星系基本事实这类连儿童也很容易掌握的事物,在人的思想受到里士多德念限制的候,确需要超群出众的天才行智力活伟绩才能想象出来。

维发现血被循本可以较顺利,但当流行的看法是:存在两种血液;血液在血管中来回流:血液可从心的一流到另一。哈维发现头部和部静脉瓣膜所朝的方向不符合当的假个无法解的小事最早使他流行的理论产生了怀疑。他解剖了不下八十种物,包括爬行、甲壳物和昆虫,从事了多年的研究。建立循概念的最大困在于脉末端和静脉之无任何可看得到的系。哈甚至不得不假管的存在,而毛细营是後来才发现的。哈无法证实作用,只能作一种推断提出。他宣布他算出了心脏输出的血量,是一个勇敢的举动。哈自己写道:

但是,关于血液流量和流动缘由方面尚待解的内容是如此新奇独恃、所未,我不害怕会招致几人妒恨,而且想到我将因此与全社会为敌,不免不寒而栗。乏和俗已成人的第二天性,加之以去确立的已根深蒂固的理有人尊古古的僻性,些很重地影响着全社会。然而,木已成舟,无反,我信自己真理的热爱以及文明人所固有的坦率

的疑惧不是没有根据的,他受到了嘲笑和辱,求的病人也少了。斗争了二十余年以後,血液循环说才被普遍接受。

前已提到的詹和米斯的遭遇,以及本章稍後要援引的塞麦尔维(Semmelweis)的故事,也明了想的抗拒。

维萨(Vesalius)早年研究解剖学时说过:当他发现了不同于盖(Galen)(盖(130-200),在罗马行区的希腊医生、医学与哲学作家。——)描述的,他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事上,不如他大的那些人确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至少认为不是解剖的象便是自己的技出了差认识一个想不到的新事,即使个新事十分明,也往往是异常困的。只有那些从未面对过崭新事的人,才会嘲笑中世察者竟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教师们很知道,当学生实验结果与期不符,他往往会无视实验结果,不相信自己的察。

几乎在所有的问题上,人都有根据自己的经验、知和偏,而不是根据面前的佐去作判断的向。因此,人是根据当流行的看法来判断新想。如若新于革命,也就是,距离主宰的理,无法入当的整体,那就不会被接受。如若新发现的作出不到机,十之八九或被置之不理,或招致烈得无法抵的反。所以,一般来说还不如不发现。斯蒂芬森(Marjory Stephenson)博士把超代的发现比做事中能借以地的突出地。然而,如果主力部相距太不能适增援,那么这块前沿地只能失,只能留待以後再取。

1886年麦克芒恩(McMunn)发现胞色素,但当不大,无人置理,直到三十八年以後基林(Keilin)重又发现,才予以明。孟德尔发现遗传学基本原理是又一个很好的例子,明即使在科学界有也看不到某一新发现的重要意。孟德的著作奠定了一新学科的基,但在向一个科学会宣表以後三十五年,竟然无人津。:在孟德尔论文中,每一代人似乎只到了自己期的西,而忽路了与期不符的内容。孟德的同代人只是看到孟德重复了已实验,而下一代人则认识到了孟德有关遗传观点的重要性,但认为这点很论协调。而在,经过严峻冷酷的近代统计方法检验,有确明:孟德的某些果并不是完全客的,而是偏向于作者想的果。

某些心理学家有关超感官知知的研究,也就是今天超发现的例子。大多数科学家都无法接受些人的结论,尽管後者有然无可辩驳的佐,原因是结论无法与当今世界的认识一致。

除非发现者不是众所公科学界人士,否机成熟的新发现一般是人们乐于接受的,因为这种新发现符合流行的念,并可由之印,或者,就是从当本体中展而来的。这类发现科学展主流中的一脉,早会出,并可能差不多同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廷德尔说

任何大的科学原理,在由个人明确述之前,一般的科学家已大抵有所了解。知的高原本已高峻,而我明家像高原上的山峰,又略微峙在当一般的思想水平之上

然而,这样发现在被普遍接受之前,常常会遇到一些抵制。

于来自外部的新想,我大家都有一种抗拒的心理向,正如对标新立异的止衣着存在着抗拒心理一。也其根源是去称之集群本能的一种先天性冲种所的本能使人在一定的范内因循守旧,反集群中其他成越矩,背离主宰当的行和思想。另一方面,种本能予信者众多的念以真的假象,不管种信念是否有确齿的事实为依据。人通常把本能的行合理化,但理由只是补证的,是头脑想出来自己的看法辩护的。特

头脑不喜新奇的想,犹如身体不喜新奇的蛋白,都同竭力抗拒。新想是科学上作用最快的抗原,法并不分。如果我老老实实靠自己,往往会发现:甚至在新想被充分提出之前,我就已开始反

当成年人开始察到某种新西的候,往往不是起而攻之,便是法逃避。就是所一逃避。所包括嘲笑之和形式,而仅仅置之不理也算在逃避之列。对伦敦第一个携者的攻便明了通常科学上惊人的新发现所采取的种反。在攻的同往往伴之以使攻合理化,即攻者提出攻或抗拒某一想的理由怀度通常是保自己不接受新想的一种不自的反。我常常会发现自己不自地抗拒人提出的想。正如沃什所在我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把形的想加以窒息切的渴望。

描述了琴最初宣布发现X线时所遇到的嘲笑。有趣的是:大物理学家姆森(J.J.Thomson)与众不同,并不抱怀度,相反,他信事琴的告。同,当克勒耳(Becquerel)宣布铀盐放出射线时,只有瑞利 (Rayleigh)(瑞利(1842-1919),英国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爵表示愿意相信。姆森和瑞利的思想、是脱了流行传统观束的。

,一个发现须几次三番作出,方被接受。席勒在写到想的抗拒时说

 “种情性可被列大自然的一基本'。它的一个奇特果是:当一个新发现经过月最终获得承认时,人通常发现这个新想早在期之中,并具有充分的论证尽的细节。例如达文学就可追溯到几百年前的海拉克里特(Heraclitus)(海拉克里特,公元前五百年左右的希措哲学家。)和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阿那克西曼德〈公元前611-547),希腊哲学家、天文学家和数学家.—

派往往抱着求全责备度来衡量、判断新明。他,不能全面解决实际问题的答案是无用的答案。种不理的度有阻碍或延了新展的采用,而种新展在尚无更好代替者的情况下是非常有用的。尽管一个新发现具有确的佐,但有些科学家因和自己的先入之相矛盾,便固地拒。象这样的科学家并不乏其人。也许这固的怀疑者在社会集体中不无有益的作用,但我承我是不敢恭维这种人的。据说时至今日有人持世界是平的。

发现的抗拒往往令人怒,甚至十分有害,但是,它却起到了冲的作用,防止社会为时过早地接受尚未充分明和充分试验想。若无种与生俱来的保守主,狂思乱想和江湖局就更要猖獗泛。科学上害最大的莫于舍弃批判的度,代之以信佐不足的假。一个没有经验的科学家常犯的错误是:信那些貌似有理的想。

从表面看,人们对新学所取的度似乎反映了保守与激之争的普通问题些思想方法有可能下意地影响人在争中偏袒一方,但是我们应力求公正。我所追求的是正直、客地判断佐,尽可能使思想脱不以事实为根据的成,佐不足易下结论。批判的思想方法〈或称批判能力”)怀度之渭分明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连皇冠上的明珠,数学,都造假了,还有
2020: 唐诗解(4)
2019: 念一篇中国学生熟悉的【新概念】作比较
2019: 民意调查:我讲英语有没有口音?
2018: 略论人类社会进一步发展的出路
2018: 西方直线思维方式一二
2017: 川普,基于国内敌对你的环境长期性,卖
2017: 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 不是美貌 也不是金
2016: 老几:“思出位”之不列颠
2016: 沐岚: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