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跟帖
毛泽东从争夺权力到掌握权力的道路,是一条鲜血飞溅、尸骨纵横的
送交者: ccplie 2011月12月05日13:16:03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钱老‘揭发’张爱萍说蒙古为我国领土,是明贬实褒 Tse 于 2011-12-05 11:00:44
毛泽东主导了“富田惨案”

毛泽东在和斯诺介绍自己的革命生涯时,提到了1930年发生在江西的“富田事件”。毛泽东把自己描述成目光敏锐的革命领袖,观风起于青萍之末,补牢洞于亡羊之前。他及时发现叛乱活动的苗头,及时坚决镇压,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

1943年11月10日,弗拉基米诺夫得到有关“富田事件”的三份原始文件,这些历史资料呈现了“富田事件”全然不同的面貌。原始文件包括:

1,毛泽东于1930年12月5日以中共前敌委员会名义在黄阪发出的迅速抓捕、彻底审讯、坚决镇压赣西南党委的秘密指示信;

2,江西省行委于1930年12月15日在永阳发出的 紧急通告第九号,控诉赣西南干部大部被处决,提出打到毛泽东;

3,富田事件兵变领导者刘敌于1931年1月11日在永阳写给中共中央的申诉信;

弗拉基米诺夫做为特务为这些文件的重要性感到激动,作为记者为事件的残酷感到毛骨悚然。

什么是富田事件?概括说“富田事件”是毛泽东利用抓AB 团消灭异己,激起红二十军兵变。结局是毛泽东把二十军副排长以上干部700余人全部当AB团处死的悲惨事件。因为兵变地点在江西富田,故称“富田事件”。

“AB团”,的意思是“反布尔什维克团体”。其中AB是 Anti-Bolshevik英文缩写。这个反布尔什维克组织是在1927年1月北伐战争期间,段锡朋在江西建立的右派组织,由文人政客组成。其主要政见是反对联俄、联共。从它出现的那天起,不仅共产党反对它,国民党左派也反对它。在两党夹击之下,AB团成立后3个月即宣告解散,后来也没有重建。即使蒋介石公开反共、剿共之后,国民党特务机构里也从来没有一个命名为AB团的组织。

1930年,毛泽东任中央前敌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在军事和土地革命问题上与赣西南党委发生冲突。毛泽东派的干部刘士奇被开除出党,毛泽东本人也遭到批评。李立三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支持赣西南党委,还决定撤销毛泽东前委书记职务,由向忠发接任。毛泽东隐瞒中央决议,继续行使中共前敌委员会主席的权力,迅速指示心腹李韶九(新任总前委肃反委员会主任)带兵逮捕赣西南党委干部,严刑逼供,强迫他们承认是国民党右派AB团成员。不承认的严刑致死,承认的随即枪毙。将赣西党委成员几乎杀绝。

以致于江西省行委发布9号紧急通告,并上诉中央。

紧急通告说:“毛泽东早已策划反对江西布尔什维克党,并正设法阴谋陷害江西党的一切负责同志,按他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取消革命斗争,以实现其美梦。成为党的皇帝。这就是富田事件的原因。”

紧急通告还对毛泽东的个人品质进行了抨击:“人人都知道,毛泽东是一个具有极端个人主义思想的、十分狡猾和背信弃义的人,他的头脑里充满了虚荣的念头,他通过命令、威胁和压服的一套办法,来影响别的同志。他对党内问题一拿定主意,就很少拿出来在会上进行讨论,往往只关心怎么使自己的看法得到通过。”

“毛泽东经常不惜采取任何政治阴谋打击同志。他对干部的培养,一贯采取派别观点和私人感情,以便拉拢一伙人,做他的驯服政治工具。”

紧急通告还介绍了捕杀江西省党委干部过程。

1930年12月7日,李韶九带着一个连士兵急行军赶到江西省行委门口,假装借宿,然后突然捆绑了段良弼、白芳。随后是刘万清、任心达、谢汉昌、金万邦、马铭和其他9人。审讯很直接,“你参加了AB团,是招还是还是不招?”

李韶九对这批同志施用了「打地雷公烧香火」、煤油灯芯烧烫身体、拔指甲等多种刑法,被打同志「皆体无完肤,手指折断,满身烧烂行动不得」。
被害同志「哭声震天,不绝于耳,残酷严刑无所不用其极」。

白芳、马名、和周冕三人的妻子来探问,李韶九把她们也一同逮捕。剥光她们的衣服毒打。还用钻子钻手掌,煤油灯芯烧她们的阴部,小刀割她们的乳房。 逼问同样的问题。

审讯人首先点出一个人名,让受刑者指认是犯人的同谋,这样,经过三天的审讯,所有省委负责人都当作AB团一个个挖出来了。随之展开的大逮捕,扩大到120人。

12月9日早饭后,第一批枪毙了25 人,后来李韶九准备转移地点,犯人太多不好带,为防止犯人逃跑,晚上又匆忙处死一批,两批共40多人。有的犯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审讯,就命赴黄泉了。

第二十军团174师政委刘敌被人指控为AB团。他被从前线召回,李韶九准备逮捕他。刘敌用长沙话和李韶九套乡亲,取得李韶九信任被释。刘敌随后集合174团,12月12日包围了李韶九的行刑队,逮捕了李韶九,曾山得以逃脱。刘敌释放了还活着的谢汉昌等一大批人。活着的人们到二十军现身说法,控诉被毒打经过,展示受刑身体,引起战士极大愤慨,喊出了“拥护朱、彭、黄,(朱德、彭德怀、黄公略)打倒毛泽东”的口号。为了避免红军之间火并,二十军脱离与其他红军部队接触,开赴前线,自己开辟新苏区。

中共中央派代理书记项英处理富田事件,项英认为是内部纠纷,应当通过教育和会议解决冲突问题。并通知二十军派代表参加会议。没有料到此时中央权力更迭,王明取代了李立三,撤销了项英的中央代理书记职务。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1年3月28日作出了《关于富田事变的决议》,将“富田事变”定性为“AB团领导的反革命暴动”,明确支持毛泽东的立场。奉命报到参加会议的二十军干部代表随即遭到逮捕,刘敌等马上被枪毙。当时在前线刚打了胜仗的二十军官兵,被彭德怀部队、林彪部队包围交械。毛泽东命令所有从副排长到正军长的干部全部处死,其中侥幸逃生的只有2人,二十军番号被取消。

毛泽东继续在苏区和军队深入展开抓“AB团”。一方面军4万多人查出了4400名AB团份子,占总人数的10%,这些人绝大多数也被处死,此后,消灭“AB团”的运动持续了2年多时间,总共杀了十万多人(有一部分人因“社会民主党”的罪名被杀害)。杀到最后,人们意会到是不是“AB 团”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反对不反对毛泽东。

王明在1931年1月,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6月继向忠发升任代理书记,10月王明赴莫斯科任中共常驻第三国际代表。其间半年多时间,王明与毛泽东共同反对李立三,彼此合作愉快。王明为毛泽东的肃反运动推波助澜,使毛泽东由一度处于孤立的地位,转而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加重了肃反的灾难。


富田事件的背景涉及到毛泽东和李立三的分歧。

1930年,李立三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全面主持中央领导工作。它在军事上轻举冒进。发出“攻南昌,占长沙,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狂言。

李立三的土地革命的观点却是温和的,他主张对豪绅区别对待,不能乱捕乱杀。 

毛泽东与李立三在这两大问题上立场恰好对立,毛在军事上主张避实就虚,打游击战。发展农村苏维埃政权。采取稳妥渐进的策略。

对于土地革命的主张,毛泽东却是党内最激进的代表。他主张“一切权力归农会。豪绅是捕是杀,由农会做主。“罚不当罪者极少。” 他声称“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 并主张没收一切地主、豪绅、富农的土地,平均分配给贫苦农民。

毛泽东、李立三青年时代算是半个朋友,革命年代是同志。按说政治上的分歧不应该造成流血屠杀,但是赣西南党委和二十军拥护李立三、藐视毛泽东的权威,事情涉及到权力得失,毛泽东就要坚决以杀立威,以威摄权。

世俗的观点:以犯人的犯罪事实定刑罚;毛泽东思想:以该徒是否在剪除之列设罪名。以暴力为后盾的毛泽东,事先备好了罪名牌,剪除异己之后把它插在死者坟头上。

毛泽东为清除异己拿来祭刀的十万生灵——在这里,“红军战士”、“党员干部”、“布尔什维克”成为可怜可悲的词汇,饱蘸了滑稽色彩和充满了讽刺意味。我宁可用一个永恒和人性化的词“生灵”代替他们
——这十万生灵被无辜处死之后,他们背负着根本不存在的“AB 团”罪名,至今80余载矣!

偌大的历史悲剧——“富田事件”在毛选上只是占了寥寥几行小字。毛选的的注释虽然旨在将“富田事件”做实为“反革命叛乱”的铁案,却不经意在杀害党内同志的万人坑上,留下了可追寻的标记。

1978年,江西省委党校党史研究室主任载向青与同行研究人员到赣西南调查、搜集“AB团”和“富田事件”的资料。载向青等研究者认为:当年肃清“AB团”与镇压“反革命富田事变是一桩地道的冤、假、错案!那不是“肃反扩大化”的问题,而是无中生有,栽赃陷害,屠杀无辜的问题。

1981年3月8日,萧克将军以“富田事件”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呼吁彻底弄清“富田事件”真相。

萧克将军为李韶九的湖南嘉禾同乡,对李韶九及其家族了解十分清楚。肖称:“李韶九这个人的品质是不好的,早年在家乡时,我就知道不少。” “李韶九的父亲是嘉禾城里的流氓头子之一”,李韶九高小毕业后,曾去嘉禾北面的衡阳市读中学,但没有毕业,是由于“从小跟父亲染上了许多不良习惯,在中学读书时,因胡作非为被开除学籍……”。

被开除学籍的李韶九转身投奔革命。1926年,22岁的李韶九来到国共合作下的广东,进入以程潜为军长、共产党人林伯渠为党代表的国民革命军第6军,参加了北伐,后被任命为连指导员。  1927年8月1日凌晨,中共领导的南昌起义爆发。李韶九所在54团因为不属于叶挺贺龙部下,便被起义部队包围缴械,李韶九也成了俘虏。在俘虏营,惶惶不可终日的李韶九遇上了嘉禾同乡、时任起义的叶挺部队连指导员的肖克。肖克便答应带他去找林伯渠,靠着林伯渠的接纳,李韶九成为一名中共领导下的革命军人。

1929年,李韶九被派到李文林创建的江西红军独立第2团工作。 此时的李韶九,在江西红军中不受重用,而且与江西李文林等军政领导人颇有“矛盾”。

然而,到1930年初,随着毛泽东在赣南主持军政,李韶九便时来运转了。1930年2月,他被任命为红6军第1纵队政委(师级);6月,他担任红1军团前委秘书长;8月,他被任命为红1方面军总政治部政务处处长;11月,他又担任了红1方面军总前委肃反委员会主任(军级)。不到一年时间内4次升迁,职位越来越大,李韶九成为毛泽东的重要心腹。
熟悉李韶九的人的对其评价是:“素来卑鄙龌龊”。“李在一纵,大部分人不满意他,因李只于未出发前的训话非常的勇敢,作战则畏惧怕死”。李韶九的另一位同乡刘敌写给中共中央的信中说:“李韶九是素来观念不正确,无产阶级意识很少的一个惯用卑鄙手腕制造纠纷的人。”

由一个品行卑鄙的凶险人物去施行一个目的龌龊的滥杀阴谋,不产生一个残暴的结果反而是奇怪了。

萧克将军等人的呼吁,引起了中共高层的关注,胡耀邦指示重新调查“富田事件”。调查工作受到国内政治形势阴晴圆缺的影响,一度停顿下来,几乎胎死腹中。到1989年初才写出了《关于富田事变的调查报告》,历时八年,可谓难产。

调查结果事实清楚,屠杀的操刀手就是毛泽东。这对于当朝执政者来说,是一个折磨灵魂的考验。共产党领袖们以继承毛泽东的产业为主要目的,以打着毛泽东思想的迎魂幡为幌子。公开谴责毛泽东是凶手,无疑是一个被逐出家门,丧失继承权的冒险行为。迄今为止,从江泽民到胡锦涛,还没有一个能够经受得起灵魂考验,只能把灵魂继续抵押给毛泽东这个魔头。“富田事件”调查结果如泥牛入海没了消息,“富田事件”冤魂只能做啾啾鬼鸣。

中国的正义力量依旧是赢弱的,或许也是顽强的。在党内敢于实事求是直言不讳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对于毛泽东主导的富田惨案,胡绳主编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里,有一个闪烁其辞的说法:“肃清‘AB团’和‘社会民主党’的斗争,是严重臆测和逼供讯的产物,混淆了敌我,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

谁混淆的?谁制造的冤、假、错案?党史学家们口将言而嗫嚅,顾左右而言他,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

读共产党自说自话的历史著作,即使是一些最为接近客观的叙述,人们还得憋着一口气看下去。胡绳说富田事件是一个冤、假、错案,立足于这些人不是“AB团”,那末反过来问,如果其中有人真参加了“AB 团”或者加入过“社会民主党”,那么由毛泽东主导、由李韶九等执行的野蛮残忍肃反运动就合情合理了吗?富田就不存在冤案了吗?

站在共产党深井之底,观察到的天空只能是一个筒子装的封闭园圈。

毛泽东在苏区肃反与斯大林的肃反多有类似之处:
都是以革命的名义对自己阵营的异己派别采用肉体消灭;都要强迫异己派别承认预定的反革命罪名;为了逼迫异己接受反革命罪名造成杀人有理的舆论,都施行惨无人道的酷刑和精神虐待。

且不论政治见解究竟谁对谁错,肉体消灭异见派别本身就构成了犯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法定义为“群体灭绝罪”。人们对于此类罪行表示公愤,是出于人类的良知,出于人道主义和对人类尊严的维护。 这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对于人伦、道德的共识。是权力行使的界线。任何政治诉求在实行过程越过了这条界线,那一定是“黑暗政治”、“法西斯政治”、“专制政治”;如果政治诉求者已经攫取到政权,我们可以大声斥责这个政权是“黑暗政权”、“法西斯政权”、“专制政权”。

毛泽东从争夺权力到掌握权力的道路,是一条鲜血飞溅、尸骨纵横的道路。他连续制造了许多的弥天冤案。毫无疑问,今天宣称要“继承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人们,会把毛泽东杀人的万人坑严加防范,制止人们挖掘尸骨,曝露真相,让这些冤案继续沉冤下去。这些“继承捍卫”者们“失道有助”,那“助者”就是坐在中共最高领导位置上的主席书记们,所以尚且不能小觑现今中国的“无道”势力。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0: “土改”是中国历史上最大一次劫掠
2010: 原土改工作团成员谈炎黄春秋《大地主刘
2009: 人类历史上还有谁比得上毛泽东伟大??
2009: 毛泽东18条怪异语录ZT
2008: 申时行: (手书) 题兰亭
2008: 毛泽东抬邓排周的权力布局
2007: zt: 当代中国工农干部与知识分子矛盾的
2007: 老灯:真事儿,枪毙女愤青
2006: ZT:四川悬棺族僰人神秘灭族之谜 【组
2006: 望子成龙和降龙伏虎--说明龙不是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