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孙平1943年11月10日《延安日记》
送交者: 芨芨草 2021年02月07日03:40:44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19431110日《延安日

 

【彼得·帕菲奥诺维奇·弗拉基米夫,原姓弗拉索夫,中文名平(1905年-1953910日),塔斯社延安者,《延安日》的作者】

 

19431110

得了几个非常重要的文件。

第一个文件是1930125日中央前後援委会的信。

第二个是19301215日省行委会的第九号急通告。

第三个是1931111日第二十172政委刘敌给中共中央的信。

些文件,仔加以分析後,得出了如下的结论

1930年,毛泽东任中央前会主席(然,中共主席称,就是从借来的)。同年秋天,在西党委会上,毛泽东由于在事和村建问题上走极端而受到尖的批判。就在次会上,刘士奇被开除出党。

在上海的中共中央西党委会决之後,决定撤泽东职务,并派向忠同志接替。 隐瞒了中共中央决,通指控西党委会与地富勾来欺前委会成,并由他自己策,建立了旨在消灭赣西党干部的後援委会。1930125日,他开始行了。

(一) 中央前後援委会的信

刘士奇同志并省後援委会:

钻进党内的地富的极为严重的暴已蔓延甚广。决予以镇压

你必用另一种方式去找地址,不要像上次那去找,上次特委会遭到破坏。这样做,我领导人很快就会被光。

超清(音),省共青会主席段良弼、宣部部袁超音)和组织部部蒋可煌(音),都在固。立即把他抓起来,审讯

李伯芳是一个甚至更危的罪犯!

但愿你把他抓起来了!

另外,要利用些人来找出更重要的罪犯!

今晚,特派两名红军战士送信告知审讯要犯丁秀奇(音)的情况。个犯人没有坦白招供。

不必限于行此信指示。明天要提更多的犯人。

两个送信的红军战留你,以便在两三天内派他把信件一起回。如果你告需要送来,派通讯员送。叫他把文件装在里口袋里,上面放一封普通信件,以防AB【富、地主的反动组织发现告。

中央前

1930125

于黄陂

(二) 江西省行委急通告第九号

在汹涌澎湃的革命高潮的气氛中,阶级急于拯救自己,暂时弥合了他的内部矛盾。阶级对革命高潮的必然反映。也充份明,假如我在一省或数省利了,中国革命就会特迅速地得全面利。尽管如此,要取得革命的利,就需要全国所有共配合行,首先在一个或几个最重要的省内开展活

因此,有必要以定的阶级斗争来回敬人的攻,有必要在全国对敌人展开攻;一旦阶级倒,就消灭敌人,首先取江西政,并随之建立苏维埃的中国。

种斗争的爆果将毫无疑致革命的早日成功和阶级的失因此,人从四面大向革命攻。行斗争和消灭敌人的刻来到了。我只有通过积攻和以革命的自我牲精神斗,来取得利。

党内的右翼份子在激烈的阶级搏斗爆前夕,自然会动摇不定。他正在退,成克党的叛徒和阶级敌人。例如,毛泽东阶级斗争日益高刻,一方面右倾动摇,一方面又阴陷害党内同志。泽东提出什么诱敌入、消灭敌人的战术实际上他避、取消斗争,并准逃跑。这样人已在区的心,而毛撤退,不跟人作

军团前委省行委提出竟,但他不召集会议讨论,个人…【此原件字迹不清】。泽东这样倾动摇,成了十足的右机会主者,成了次斗争中的罪人。毛泽东以此达到他右机会主、逃跑主的目的,并干出其他的卑鄙无耻的勾当来。

因此,毛泽东早已策划反江西布克党,并正法阴陷害江西党的一切负责同志,按他的右机会主线取消革命斗争,以实现其美梦,成党的皇帝。就是富田事件生的原因。

1、毛泽东其人。

人人都知道,毛泽东是一个具有极端个人主思想的、十分狡猾和背信弃的人,他的头脑里充了虚荣的念他通命令、威和一切服的法,来影响的同志。他党内问题一拿定主,就很少拿出来在会上讨论,往往只关心怎么使他自己的看法得到通

泽东在需要采取行动时,表得特别软弱无能。他奉行右机会主线向于无政府主和‚尾巴主‛。他每个行都拿不定主意,极其反复无常,在苦的阶级斗争的现阶段,更是如此。他想避免和逃脱这场阶级斗争,不余力地去扑它。

泽东中央委会,由来已久。他用无足重的实际作藉口,多次任意拒不行上一届中央委会的指示。他组织只是宣和分了很少几份中央委会的指示。他不把中央派下来的工作人放在眼里,而是百般刁例如,中央委会曾派蔡申熙到第四正荒的游击战术错误。蔡申熙本在後来担任第三军军长的。

泽东仅对中央委会的提臵之不理,反而用手段打蔡申熙同志,居然敢不准他担任军长职务

中央委会几次去信,要调动泽东的工作。但是他臵之不理。

泽东经常不惜采取任何政治阴来打同志。

干部的培养,一利用派别观念和私人感情,以便拉一伙人,做他的服的政治工具。

泽东过去的种种活都表明,他不够资格做革命领导人,甚至不够资格做个普通的无产阶级士。

泽东是个彻头彻尾的右机会主者、虚荣思想的播者和党组织人。在他身上表出逃避斗、取消革命的阶级斗争的思想。他是共党的十足的叛徒。布克党必毫不疑地把他从伍中逐出去。

2127日事件(即富田事件)展的情。

事件生前不几天,毛泽东派李韶九第十二的一个从黄陂出伙阴家急忙向富田赶去,于1930127日日中午赶到那

下午三点,李韶九把在省行委口,要找房子宿

李昭九跑到省行委找曾山和正人。,任心达同志和白芳同志正在谈话

看到他的同伙曾山和正人不在屋里,便立即出外找这时,段良弼同志回来了。

于是,李率士兵十名左右入省行委公室内。首先把段良弼和白芳起来。刘万清同志和任心达同志也在省委被捕。不久,谢汉昌、金万邦、马铭等同志都被捕了。他们问这是怎么回事。李及其帮凶曾山、正人只是用左轮枪

命令士兵行搜,曾山和正人帮着他干。

之後,他又命令该连把省行委机关重重包

士兵开始全面搜。他们毁掉所有的文件,拿走值钱西,这样一直干了好几个钟头

傍晚,省行委机关九名交通技又被捕了。

晚上,同志受了酷刑。就在李韶九、曾山和正人面前遭受毒打。李等审问这样一些问题:‚你参加了AB,究竟招是不招?你什么候加入AB的?AB是怎么组织起来的?策略是什么?子?老交代。‛

同志拒不承认这些指控,李等就用点燃的煤油灯芯来,然後又重新审问 假如犯人坚强不屈,刑的花就多了。

除了服罪之外无他法。的指甲被折断,遍体灼,已既不能动弹不出来了。就是一天的情景。

第二天,128日,李韶九等人根据屈打成招的口供,从省政府、政治保卫队政部、青年组织和省行委内又抓了十个人。他也被人用浸着煤油的灯芯来。他都‚‛了罪——罪,那就会受刑致死。李、曾和陈监审讯

犯人的惨叫声不于耳。一些极其残酷的刑罪都想出来了。

白芳、明和周冕的妻子同被捕。帮屠夫剥光了她的衣服,毒打她,同利的子刺穿她的手,用点燃的灯芯的身体和阴部,用小刀割掉她的乳房。他野蛮到达种程度,提起来都令人不寒而栗。

犯人都被捆着手脚,但根据招供不招供分开押禁。不敢说话,也不敢动弹兵持着上好刺刀的步守着他。只要一听到说话声音,刺刀就会刺来。

犯人吃的是残羹剩就是第二天的情况。

第三天,又来了一排人。西行委的王怀同志和其他多同志被捕了。

後,士兵押解二十五人去决,其中有多人甚至未受过审

韶九着第二十的犯人到固去,其中包括谢汉昌。其余的犯人都被上山去,在山区的村子里继续受刑。就是第三天的情况。

犯人在固又受拷。同志都被用索捆起来了。他就只吃了一次西。 审讯中使用了种种酷刑。首先点出一个人的名来,要犯人确认这个人是‚反革命‛,是犯人的‚同‛。所有省负责人的名字就这样一个个地被点了出来。

甚至在过审之前,犯人就已受了两三个小的酷刑了。

子手第二天早晨要离去,所以他就在晚上决了一大批同志。

但是,在这节骨眼上,第二十的第174出人意外地来到了。了省委会。放了被捕的同志。

第二十固揭露了的罪行了暴,把李韶九抓了起来。

第二十官和谢汉昌也被放。叙述了富田事件的情况。

174听到个情况,都极为愤怒。同志使率开富田去。 在富田包了关押犯人的房子,解除了的武装,抓了首要的反份子。曾逃跑了。

就是第四天的情况。

要地叙述了几天来的情况,其他以形容的人听的事实还很多。

3、在未中央委会批准之前,我不允公开提出打倒毛泽东的口号。

然,毛泽东是个坏人,是阶级斗争中的罪人,是布克党的人。须动员全体党不客气地打倒他。

不只是毛泽东个人的问题是一个事关中国革命前途和国革命运的极其重大的问题。因此,我在决策之前必慎重。罪行不能不加惩处。江西党组织站在布克的立上,泽东进决的斗争。

但是,江西的党组织自行问题任向中央委告毛泽东谋毁掉江西的负责人和搞江西党组织的情况,究竟如何臵,有待中央委会来作出决

因此,我在未得到中央委会的批准之前,无在民众之中宣布打倒毛泽东的口号,我们这样做是了中国革命!公开地号召打倒毛泽东,意味着他的政治生涯将永

群众不会再信任他。广大群众对这种重大事件,可能怀疑和解。

至于泽东问题,我正在党内和共青里加工作。根据‚一二七‛事明他的罪行径的意

向全国的党和青年团组织揭露毛泽东的阴动员泽东的是不他摧江西党组织,不他把党成自己的派别组织,不他本人成党的皇帝,以致断送中国的革命。

去提出打倒毛泽东的口号。在我根据本文件的精神,分了函件,以便组织一次反他的斗争。

‚一二七‛事是江西布克党生死存亡的关,是中国革命前途的一大危机。不挫泽东毒阴江西党组织,而且整个中国革命都要遭殃。

同志,我须坚持布克立,防止毛的阴,同时继续进行反AB的工作!

江西省委

19301215

于永阳

(三) 二十172政委刘敌给中共中央的信

……刘进军部,李韶九便到里屋同军长谈话去了。

一会儿,他坐在我身旁,神情古怪。:‚刘,你境十分危。‛

‚什么危?‛我

他回答:‚有很多人的供词对你不利。‛

:‚他有什么据?‛

‚他们说你参加了AB

我看着他,笑着道,‚你呢,我像是AB?‛

我知道AB施行的那种重刑,便非常坦率地:‚要是AB的人咬了我,我也没法子。我只能求党出以公心,把这桩案子弄个水落石出。我不怕死,可是受不了苦刑。‛

李韶九装出关心的:‚那不会的。不是AB问题,而是个政治问题。假如你承认错误,遵照指示去做,那么,事情当然不会展到拷打和死的地步。‛

由于李韶九说这不是AB问题,而是个政治问题,我里面有阴

我一向知道李韶九不是个正直的人,他没有无产阶级悟,老是施展阴谋诡计,引起纠纷

李韶九西南的第二次代表大会恰恰行了中央委会的指示,就是要反对农民心理,反分散的游的思想,并且要特工作。我早听说过中央委会批了毛泽东民心理。在我眼里,毛泽东从来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他写一封信林彪,批中央委会。他公开把信登在《旗》上。

81日,中央委函宣布向忠同志农临时政府主席。可是,毛泽东继续颁布命令,照用他的中国工革命委会主席的名署名。

打下吉安以後,在至少受基本训练军队干部中,开始感到极其不安,幻想破了。我也看到党内的布克精神在日益衰退。就是那种建立个人治制度的反

第九次攻吉安之前,我泽东了我关于西南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情况。

我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告他以後,他:‚平分土地和在江西发动进攻,都应归功于刘士奇!‛

他关于刘士奇的情况,毛泽东回答:‚他是中央政治部书记处书记刘同志很能干。‛

我从来不相信毛泽东领导;至于刘士奇(刘士奇(1902—1933)湖南省岳阳 1919年春入洞庭高小。後考入湖南省立商业专门学校。在校期被推湖南省学生合会总务部主任1924年加入中国共党。曾去株洲工作,民入党,又去安源路。他是的入党介人;後任政治部主任,毛泽东亲信。1933年,27军军长的刘士奇在湖北控制区的鄂豫皖省委所,年311945年中共六大平反刘士奇,追革命烈士。),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我感到,正在生的事情,跟AB作斗争毫无关系,不是毛放出了刘犬来搞掉西南的党的干部而已。

我也意到,假如我持党的立,那就实际上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采取了另一种度,沙的老来:‚我是你的旧部,我的政治水平很低。我一定遵循你的政治指示,承认错误。我确信毛泽东不是AB的人,你和军长也不是。走遍天涯海角,我都要跟随你三位。我自己算得了什么?‛

从那以後,李和军长对我的度立刻改了。开始安慰我,叫我不要惊慌。他由于要提人审问,就叫我待在一有人看守着的小屋里等候。

我听到李韶九在审讯政治部政治学组长张李韶九那么野蛮地打他,以至于天都听到了他的尖声惨叫,大地也在抖。

李韶九和军长:‚政治局势发生了什么化?‛

回答是:‚你是个明人,怎么这样糊涂了呢?AB的,是最近犯错误的,是明着的事。们还不知道我能不能调动175,也不知道172的李肖大音)是不是很可靠。你要知道,你们团实际上是第二十的惟一的主力。你必想方法在你们团里消AB。‛

这话之後,他就叫令兵我到部去。我到那里营长张欣(音)同志和政治代表梁泰(音)同志我的到来感到意外,但然也是高的。在那些日子里党内多同志都意到:所有的共都提心吊胆,深怕生意外,老是惶惶不安。

欣同志:‚我不信些人都参加了AB

我也想脱危,但我的心党而隐隐作痛。

我越想越意到周找不到可以商量。

1212日,我起得很早。心忡忡。

後,我和欣、梁泰在密件室里开了一次急会

我先讲讲当前局,作了个简单的分析。两人也同意些事件是一个阴谋计划的成部份。根据布克的原,我决定邀李韶九来参加我的会,然後逮捕他。假如李韶九猜到出了事,我就召集部(那,已派第174的三个去逮捕第175团团长和政治代表),并放受的同志。

议结欣同志,指控蒋平春(音)等同志跟AB然是毫无道理的。

之後,我就到部去,就这桩质问李韶九和军长超。但是,他审问起我来了,因而我就把他抓了起来。此後,我很快召集部,决心干到底;也就,我包部,把刘超捆了起来,还释放了谢汉昌等同志。

当天下午,我到了富田学校,又放了一大批犯人。

就是固事经过组织观念来看,种行不容的。次事件生在阶级斗争的折关就尤其不能容。但是,在那种特殊的形下,我是根据布克的原,也是了拯救党才冒干的。我没有奉上的任何指示。刘一向在中央委会和省委的布领导之下行斗争。他保决不个原。他求中央委他的错误作出分。

克主义胜利万

1931111

于永阳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是“战斗民族”还是地痞无赖?
2019: 石破天惊: 40年前开启国门的那一刻
2018: 文革中第一位蒙难的大学校长
2018: 陈楚三说
2017: 中国有那么多皇帝 孙中山只祭拜其中的
2017: 神画中的仙女走入凡间
2016: 中国:革命的世纪-第一部
2016: 中国:革命的世纪-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