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远祖在芬兰?
送交者: 马黑 2021年04月23日22:08:54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远祖在芬兰?


我在美国23andme测过基因,我测出来的父系基因单倍群N-L 665.













父系基因单倍群非常稳定不易变异,它男传男,父传子,不传女,是追寻男性远祖最可靠的分子人类学依据。我爷爷奶奶回族,外公彝族,外婆汉族,基因比较混杂,但是不管怎么混杂,父系父系单倍群不会乱,它一定可以从爷爷往上的男性祖先追溯到很远的某个男性先祖。


根据网上资料,N-L 665在芬兰。


以下图片下半部分中的紫色框框起来的,就是基因树上登记的两个父系单倍群为N-L 665的芬兰人。树上N-L 665两个芬兰人附近的近亲的都是俄罗斯人。


图片中说N L-665 形成于2900年前 (ybp:year before present),1200年前共祖 (TMRCA: time to most common ancestor)。


1200年前我与基因树上这两个芬兰人有一个共同的祖先?这太奇怪了!我怎么会有芬兰常见的父系单倍群基因? 我的父系这边是回族,按道理父系单倍群寻根寻到穆斯林比较多的中亚南亚西亚中东地区才对啊,可基因测试的结果,父系单倍群却寻到基督教东正教占大多数的北欧芬兰,非常意外。


N-L 665属于父系基因单倍群分类中的N 这个大群。


根据分子人类学,现代人来自非洲,从非洲开始的父系单倍群为A,走出非洲后变异为B,C,D,...... 按照字母顺序往下排列. N 这个大群就是人类走出非洲后,从非洲的A变异出来的一个群。


N这个群发生变异的过程是这样的:


它起源于27,5000前生活在东非的父系单倍群A人群。A人群以后走出非洲来到西南亚,大约在76000年前产生出 F 群 ( 基因变异定义:M89), 53000年前迁移到中亚时从F变异为K(基因变异定义 M9)。 45000年前从中亚来到东南亚和东亚后 从K变异为N (基因变异定义 M 231)。



















N 群在全球的迁移过程大致是一个反时针路线:从东非的A到西南亚F,从西南亚的F到东南亚的K再到东亚的N。N群诞生以后,北上进入东北亚,然后西北亚,进入东欧,最后落脚点在北欧。属于N群的人大多分布在北亚东欧和北欧,芬兰人60%以上都属于N群。


中国人70%以上都是O群,N群只占6%。  


我在博文儿子基因的故事里曾经提到过儿子的父系单倍群为N (M 231)。网上资料说,中国人父系单倍群N少,但在凉山布托彝族中,N群高达30%。我当时误以为我的父系单倍群可能因为某种偶然的原因来源于凉山彝族,因为我的父系回族祖先从明朝洪武年间开始从北方来到西南后,与彝族就一直距离很近,有时生活在被彝族包围的地区中(威宁屯兵),有时直接参与与彝族面对面的战争(乌蒙改土归流平叛)。以后23andme 更新报告,给出我的父系单倍群N最下游的更细化的分枝后,才知道我的父系单倍群为 从N 里分化出来的N L-665,而凉山布拖彝族的父系单倍群为从N 里分化出来的 N-LLY22g,两者虽然都属于N群,但相隔甚远。用一个形象比喻就是:N是从非洲最远祖A这颗大树长出来的很多粗支中的一支,而我的N L-665 与凉山彝族的 N-LLY22g则是从N这个粗支上长出的不同细支。我的父系单倍群应该是芬兰的N L-665, 非凉山彝族的N-LLY22g。所以我不大可能属于N群北上时留在中国的6% 的那群人。


我参加了一个国内的分子人类学讨论群,我告诉了群里一个分子人类学民科专家我的下述信息: 


我的父系单倍群N-L 665.


我的爷爷来自云南昭通鲁甸某回族聚集村落,村里坟山上有块先祖墓碑说: 该村回族清朝雍正年间,跟随一个河北籍叫哈元生的将军从贵州威宁来到昭通鲁甸,镇压改土归流引起的彝族叛乱,平定彝乱后,按照军功分得土地留在该地。


贵州威宁祖地也是回族集聚的村落。坟山有块先祖墓碑记载:这里的回民明朝洪武年间跟随沐英从陕西固原(现在是宁夏固原)征云南,平定元朝统治云南的蒙古小梁王后,屯兵贵州威宁。固原明初曾经是沐英的封地,贵州威宁明朝时被称为乌撒卫。


民科专家依据我的父系单倍群和家族历史,以及他所知道的历史知识,对发生在固原以前我的N-L 665先祖们可能的历史轨迹做了如下推想:


宁夏固原,元朝时曾经是忽必烈第三子安西王忙哥剌的封地。安西王王府当时所在地的开城,就是今天固原市的原州区的开城镇。安西王死后他的儿子阿难达继承了安西王王位。这个安西王阿难达很特别,是一个虔诚信奉伊斯兰教的蒙古王子,这与他小时候被寄养在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突厥族家庭的生活经历有关。


阿难达继承安西王王位后,下令他统帅下15万驻守西北地区的蒙古大军全部信奉伊斯兰教。


蒙古大军有个特点,它每征服一个地方后,都会将被征服地的民族编入自己的军队中,征战欧亚大陆的蒙古军队有相当大部分由其它民族成分组成。蒙古大军实际上以蒙古族为核心,以欧亚各民族为主体的联合大军。


元朝时期征服中国的蒙古大军中的其它非蒙古族成员被称之为色目人。色目人中有中亚西亚的穆斯林,还有来自欧洲信奉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的的各民族。他估计我的父系先祖就是阿难达大军中来自北欧芬兰的一个原本信奉基督教或者东正教的色目人士兵,以后在阿难达命令下改信了伊斯兰教。


民科专家给我提供了以下他标示过的地图,这个地图主要说明,居住于北欧芬兰人N L665 如何在欧洲进入西征的蒙古大军:






欧洲中世纪北欧的芬兰瑞典挪威人被称之为维京人或瓦良格人,尚武,海盗出身,常在欧洲各国当皇室卫队保镖或者雇佣兵。他认为芬兰人进入蒙古军队有两个可能的路线:


首先,图中西北芬兰位置东南走向到基辅或莫斯科的箭头所示,是芬兰人加入斡罗斯禁卫军的路线。


据民科专家说,当时的俄罗斯公国的禁卫军中,就有不少芬兰瓦良格人。蒙古大军征服俄罗斯后,自然也就把斡罗斯禁卫军编入军队中。蒙古人先征服俄罗斯,然后再进军东欧各国,进而攻击西欧。当时蒙古攻打东欧西欧的大军中就有罗斯军团。


其次,图中西北芬兰位置西南走向到波兰莱格尼察箭头所示,是芬兰人到波兰大公国当雇佣军的路线。


据民科专家说,蒙古西征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波兰莱格尼察战役。莱格尼茨战役(英语:Battle of Legnica,波兰语:Bitwa pod Legnicą),爆发于1241年4月9日,地点在现波兰境内列格尼卡的一座小村庄。交战双方是拔都统率,速不台指挥的蒙古军队与西里西亚公爵亨利二世率领下的波德联军,蒙古军在此战中俘虏了西里西亚公爵亨利二世并将其处死,波德联军全军覆灭,不少被俘虏波德联军士兵编入蒙古军中,被俘的波德联军士兵中,可能也有芬兰雇佣军士兵。



莱格尼察战役


芬兰与西征蒙古大军这条线可以连接起来了,那西征蒙古大军又怎样与征服中国建立元朝的蒙古军队连接起来呢?

我与儿子讨论此事,儿子对此说有怀疑,他说:成吉思汗孙子拔都在欧洲建立的金帐汗国与中国元朝是独立开来的,有证据表明远征欧洲的蒙古大军以后又回到东亚参加元灭宋的战争吗?


我把儿子的问题提交给了微信群里的民科专家,他回答说:你儿子的历史知识不够。蒙古人取得了莱格尼察战役胜利后,欧洲各国对此大为震惊。公元1242年传来窝阔台汗的死讯,蒙哥率领20万大军返回草原继承汗位,拔都留在钦察草原建立金帐汗国。


以下是元征服中国历次战争时间表:

  • 蒙古灭西夏之战(1205年、1207年、1210年、1224年—1227年)

  • 蒙金战争(1211年—1234年)

  • 蒙古攻西辽之战(1218年)

  • 第一次蒙宋战争(1235年—1241年)

  • 蒙古征服吐蕃(1247年)

  • 蒙古灭大理之战(1252年—1253年)

  • 第二次蒙宋战争(1253年—1259年)

  • 第三次蒙宋战争(1268年—1279年)

 

从表中可以看出,1241年莱格尼察战役结束时,第一次蒙宋战争刚结束,元发动的大规模的第二次和第三次灭宋战争在莱格尼察战役之后,1241莱格尼察战役后,1242年20万蒙古大军返回东方时,军中一定有相当数量来自欧洲西亚的色目人,其中或许就有来自芬兰的N L665,他们参加完元灭宋的战争后,就留在固原军营里,成为安西王阿难达统帅下的15万大军中的一员,最后也在阿难达命令下,从天主教基督教或者东正教改信了伊斯兰教。

据他说网上有资料显示,有一个祖籍宁夏同心的北京杨姓回族,测出来的父系单倍群在波兰,同心与固原相距不远,杨姓回族的男性远祖很可能是莱格尼察战役中波德联军中的士兵,被蒙古人俘虏后,加入蒙古大军,被蒙哥带到了中国,然后在阿难达命令下从天主教改信了伊斯兰。


这样的家族史分子人类学分析, 就把这个芬兰的父系单倍群N-L665,与蒙古西征欧洲战争,与蒙古军队中的色目人,与信奉伊斯兰的蒙古王子安西王阿难达,与我的中国北方祖地固原,直到中国西南祖地贵州威宁和云南滇东北的鲁甸连起来了。


芬兰 (公元10世纪大约1200年前,N-L665共祖诞生)

波兰 (1241年当战俘编入蒙古军中)                                                                                中国

莱格尼察战役⇨⇨⇨⇨⇨⇨⇨⇨⇨⇨⇨⇨⇨⇨⇨⇨⇨⇨⇨⇨                                              固原     (1242年跟随蒙哥20万大军  

                                                                                                     来到东方驻守固原,受安西

                                                                                                     王阿难达统帅  )                          

                                                                                                

                                                                                                

                                                                                                

                                          中国鲁甸(清雍正征乌蒙定居鲁甸)⇦⇦ ⇦中国威宁(明洪武随沐英征云南屯兵威宁)



有没有有点谱?好像有点谱。


如果我的父系基因单倍群确实为N-L665,而这个单倍群起源于芬兰主要分布在芬兰而在中国少见,那就需要回答,芬兰的这个N-L665通过何种途径到了中国?


人类的迁移,两种形式最为普遍:战争和通商。


战争的方式上面已经探寻过。


那么,芬兰N-L665有没有通过通商的方式来到中国的可能性呢?比如某个带有父系单倍群N-L665的芬兰男性,从北欧进入西欧成为商人,他长途跋涉,通过丝绸之路,来到中国西北的固原,最后没有回去留在中国延续至今。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但是与上面探寻的战争的方式相比,可能性要小。


这是因为:经商中商人的迁移与战争中军队的迁移不可比。经商中商人的迁移是零星的,小规模的,而战争中军队的迁移那是大规模的,以军事单位(现代的军事单位就是军师旅团)迁移,而且都是年轻男性为主,覆盖面积大。


这样的例子历史上非常多,比如我老家云南的边境地区大多为少数民族居住,但腾冲那个地方虽然也在边境上但却是汉族人口为主。腾冲的汉族怎么去到那里的?大部分是当兵打仗军事移民去的。明王朝时期在腾冲边境地区与缅甸发生过多次战争,大量军队从内地中原调入与缅军作战,战争结束后,这些军人就留在当地繁衍生活下来。


战争方式的军事移民与通商方式的经商移民两相比,前者为大概率而后者是小概率。


我的固原以后的家族历史,有一个事实确实与民科专家推想的固原以前的历史相吻合:那就是祖先们总是在当兵打仗。


明洪武年间,从北方固原来到到云贵高原,参加明王朝平定元末残余小梁王的统一战争,以后屯兵威宁,为乌撒卫建制下明王朝威慑西南少数民族的一支武装力量。


清雍正年间,受清王朝调遣,从威宁来到乌蒙昭通,平定改土归流引发的彝族叛乱。


清朝同治8年(1869年),曾经造反被清朝军队屠村被杀上千人。


清朝光绪年间,在清朝军队里出过一个统领,村里不少人跟着这个统领在四川当兵,参加了光绪31年的巴塘平定藏族叛乱。


民国初期,我爷爷参加过蔡锷领导的护国军,打仗到过四川。


而民科专家推想的固原以前的先祖历史也是一部军人征战史:先从芬兰到波兰当雇佣兵,然后莱格尼察战役成了俘虏被编入蒙古大军中,跟随蒙哥的20万蒙古大军来到中国参加元蒙灭南宋的战争,最后为蒙古王子安西王阿难达统领下15万大军中的一部,驻守固原。


真实确切的历史估计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这里探寻的只是基于分子人类学,结合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和家族历史,对N-L665 从芬兰到中国的迁移路线的一种推想。这种推想,不是无根据胡乱猜想,它基于一定的事实,推想出来了一个延续了上千年横跨欧亚涉及不同宗教民族的家族历史故事,有点好玩。


据说哲学上有三个终极之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当人类开始思考这三个问题时,人类的文明史由此开启。


我深信,人类的全球化历史过程源远流长,从来没有中断,人类的迁移能力不可低估。


现代人类大约6-7万年前走出非洲以后遍布全球,就是一次规模巨大的人种全球化过程。而现代人类文明诞生不过6-7千年历史,在这6-7千年历史过程中,几大世界古文明随着人类的军事的和商业的迁移活动,互相交流影响融合,甚至可能同源,那也非常正常,最近热议的三星堆文明考古发现强有力地证实了这点。而民科专家关于我的这个N-L665父系单倍群迁移路线的假想,把相隔甚远的北欧的芬兰与中国的西南,在一千多年的历史跨度里,通过一系列历史事件串联起来,如果为真,那也是几万年人类全球化大潮中的一小朵浪花。


最关键的问题是我在23andme做的测试会不会搞错?国内微信群里就有人提醒我:会不会美国公司测错了?如果测错了,那以上的推想就全都是瞎扯淡。为了搞确实,我最近准备找另一个家美国公司再做一次更细致的基因测试。另外下次回国,找国内的基因测试公司也做一次,不但我做,还找老家那个村子的一个男性也去做,看看我们两人的测试结果是否一致,看看我们在国内的测试结果,与美国23andme的测试结果是否相同。



视频:日月同辉天地共存

日月同辉天地共存



相关链接:


儿子基因的故事

人类的旅程

2012年回国:回老家- 彝族回族那些事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左宗棠收复新疆后,唯独忘了一个地方,
2020: 水浒英雄传:第6位 天雄星 又换“小张
2019: ▲“Non, Huawei n’est pas une entre
2019: ▲刘仲敬:国民党是如何失掉大陆的? 
2018: 【千古英雄人物】韩信(1) 胸怀大志
2018: 上海交大汉芯一号造假详细说明
2017: 巴山老狼《丑陋的中国皇帝》系列之四二
2017: 《中國最具爭議的人溫家寶全傳》(9)
2016: 关于清朝的十大认识误区
2016: 董胜今:我所经历的“土地改革”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