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导弹袭美军无伤亡消息不实|什么是真实的伊朗?
送交者: 一草 2020年01月17日16:40:28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mmexport1579297273091.jpg


已另有新闻证实,伊朗导弹袭击造成11个美国军人受伤,主要症状是冲击波造成脑震荡。所以,最初的伊拉克美军无伤亡报告不实。


转群友评论:

1. 2015年奥巴马主导六国和伊朗签署控核协议,联合国取消制裁。

2. 伊朗社会发生正面改变,经济复苏,各国均认为伊朗遵守了协议。

3. 川普没有任何原因,不顾其它国家反对,在2018年退出核协议,并开始制裁伊朗。

4. 伊朗经济受到伤害,但仍然遵守协议。

5. 川普恐怖暗杀伊朗二号人物。伊朗声明将可能不遵守协议,但实际上还在遵守协议。

6. 川普要求和伊朗谈判达成一个川普协议,取消现有协议。

7. 伊朗不答应,川普威胁用关税逼迫德法英撒谎说伊朗不遵守协议。如果最后认定伊朗没有遵守协议,联合国就可能恢复制裁。现在只是美国的制裁。

如果伊朗现在同意签署一个川普协议,尽管内容和现有协议一样,甚至更宽松,川普都会高兴签署。就像北韩的弃核谈判一样,要的就是写上他的名字。这一通折腾把伤害了伊朗经济,杀死了伊朗领导人,连带死了几百无辜平民。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为自己的个人利益这么做的人,希特勒都不是为了自己。


逸草:结有一些交情不浅的伊朗人朋友。当年曾有伊朗人同学一起复习博士资格考试,他那美貌贤淑的妻子常来图书馆给他送饭。复习中有不少随意聊谈,就此对伊朗人留下了较好的印象。

工作后,我们系里陆续有了三位伊朗人同事,和其中两位走得较近,与其中一位有论文合作。他们对伊朗的现政府有不满,但由他们反映出来的伊朗现状,与近日中文媒体流传的不少文章中所述不符,与下面转文的讲述基本上一致。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

Original 银白色 银白色年代 

去年的4月24——5月22日,我独自在伊朗旅行,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这个对我来说曾经遥远而陌生的国度,不断风起云涌,波澜起伏,一次次成为了世界的焦点。

(用汽车做参照物,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画面有多大)

2019年5月15日,古城哈马丹附近,我在行驶中的出租车上随手拍下了一张照片,完全不知道这个被喷绘在一栋楼房上的人的名字叫苏莱曼尼,更无法预知到,这个人在半年后的2020年的1月3日,被美国的无人机炸成了碎片。

(户外餐厅,男女老少共坐一桌)

因为这次旅行,许多朋友俨然把我当成了伊朗专家,有什么关于伊朗的事情都会来跟我寻求真实性。元旦期间,我正在加德满都,几乎每天都有朋友在微信上给我发来链接,内容都是伊朗的。


(马什哈德的广场上,美丽的姑娘在对我微笑)


这些天来,网络上流传着越来越多的文章,内容大部分是关于伊朗女性的。
标题非常耸动,内容也极度触目惊心,比如:

谁来解救伊朗的女性
伊朗,女人的地狱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伊朗
世人难以接受的伊朗童婚
难道伊朗不值得被地狱火吗?
女人生在伊朗意味着什么
地狱空荡荡 恶魔在人间
一个九岁女童,伊朗与美国的分界线...... 
既然伊朗这么好,你为啥不把老婆和女儿都送去伊朗?


(化妆品店的老板娘,她手里拿着的眼线笔我一直用到现在)

这些文章不仅标题扯人眼球,里面的内容更加触目惊心,也让我目瞪口呆,感觉自己去了一个假伊朗。如果我是在去伊朗之前看到,自问未必有勇气走这一趟。


(德黑兰的伊玛目霍梅尼机场,我在2019年5月22日从这里离开)

1月8日,德黑兰的伊玛目霍梅尼机场发生巨大的灾难,一架客机被伊朗导弹击中,176名乘客全部遇难,如此可怕的事件,更是把伊朗这个国度推到舆论的风口。


(设拉子Vakil清真寺的售票小哥和他的妻子)

让我比较无语的是,这些文章里的作者往往自称去过伊朗,了解伊朗,然而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作者身处其中,让人怀疑所有的图片和文字都是从不同网站转载过来的,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见过一张照片是作者本人在伊朗拍的。

(德黑兰街头的壁画墙上,有许多有趣的图案)

我是个有点一根筋气质的人,翻着当时拍的照片对照不算,还联系了至今在德黑兰留学的芳芳,在伊朗生活了三年的小梁,还有伊朗朋友塞利曼,求证这些问题的真实性。感谢他们,热心而认真给我提供解答。


(开车的女性不多,但是经常会遇到)

首先要申明的是,许多文章都提到一位名叫Sahar Khodyari的姑娘,2019年9月8日死于大面积烧伤,起因是她女扮男装进球场看球赛被发现,面临也许会漫长的牢狱生涯,她选择了在法院门口自焚。这让人痛心和愤怒的悲剧,确实在不久前发生在这个国度,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这些小姑娘都非常大方,也会很开心的配合我拍照)

另外被引来一片骂声的,是童婚这件事。我之前从来没听说过,短暂的旅行也未必接触得到。我去问小梁,他说他也没听说过,周围十几岁的姑娘结婚的都很少见。


(我当时很八卦的问这个推婴儿车的姑娘多大年纪,她说二十一岁)

我又去找塞利曼,他最初非常震惊,告诉我伊朗的女性法定婚龄是十八岁。后来他去查资料后说,在伊朗的一些偏远地区,这种情况确实有,但是非常罕见,而且不被法律承认,属于非法行为,面临着起诉,并不是像网络宣传的那样似乎普遍存在,更不是法律许可。


(跟戒备心很重的中国女性相比,伊朗姑娘的性格要豪放很多)


有的文章里说到寡妇跟异性勾搭,会遭受酷刑,甚至被石头砸死。这个事情,我的朋友们都没有听说过,也没有查到相关资料。无法确定真伪。只能说,即使真的有,也是极其特殊的个例。


(设拉子的绿镜清真寺,工作人员说男性祈祷室不能进去,但是我可以在门口拍照)

有的文章为了证明这个国家对女性的迫害,列举了大量的例子,有一些我觉得跟宗教信仰有关,无法成为证据,比如在进行宗教活动的时候,男女必须分开,不得进入同一个房间。这只能说明习俗和文化有差异吧,跟男尊女卑好像没什么必然联系。


(亚兹德,学校的孩子们在女老师的指挥下配合我拍照)

这些天,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把一些资料整理出来,希望给关心这些问题的朋友提供一个比较客观的视野。毕竟旅行时间有限,无法做到非常深入的了解,我也不是专业人士,如果有失偏颇的地方,还请大家谅解。


(我是带着朝圣的心情站在波斯波利斯的废墟前的)

当初我旅行的初衷,是想去探寻那个已经没落的波斯文明,瞻仰人类史上留下绮丽重彩的灿烂文化,所以我的路线,是跟着历史遗迹走的,行程几千公里,到达的城市有德黑兰,马什哈德,亚兹德,设拉子,伊斯法罕,卡尚,哈马丹,克尔曼沙阿,赞詹,大不里士。


(这种装扮的也有很多,但是面孔都是暴露在外面的)

在没有到达这个国家之前,我满心以为一眼看去,都是蒙面的女人,黑鸦鸦的袍子,整个人只看见两只眼睛,配合着肃穆的眼神,凝重的气氛。


(这是许多波斯姑娘常见的衣着和笑容)

来了之后才发现,大部分女性穿着各种颜色,不同款式的衣服,头巾也是五彩缤纷,五花八门,牛仔裤和球鞋比比皆是。

(在一个旅游点遇到了一个家庭聚会,女人们叽叽喳喳的拉我过去,男人们躲在一边微笑)

对一个我这样的女性旅行者来说,戴头巾是一件不大不小的麻烦事,特别是在亚兹德和设拉子这样的地区,五月已经有摄氏三十多度,那确实不是很愉快的经验。不过戴头巾有一个好处,就是遮挡伊朗高原上强烈的紫外线。偶尔不注意头巾滑落下来,也有人来提醒我:“嗨,这是伊朗。”态度还是比较友善的。


(两位姑娘在对着绚丽的马赛克墙自拍,她们面前的玻璃下面,是某一位前国王的棺材)


但是有的文章里列举的一些事情,跟我眼见的完全是两回事,我尽量以客观的态度,把我眼里真实的伊朗展现出来。


(逛街的时候遇到的一对情侣,回酒店才发现原来他们也住这里)

有的文章说,在伊朗,女性跟男性在公开场合必须严格分离,而我在旅途中,到处都看见男女同行的场景,青年情侣也大大方方的在公共区域交头接耳,或者窃窃私语,不过毫无顾忌搂搂抱抱的真没有看见过。


(德黑兰大巴扎外面的公交车,我免费蹭坐了一把)


也有说伊朗的公交车上,男性坐前面,女性坐后面,这是对女性的一种歧视,这真纯粹是鬼扯了。我坐车的时候很多,大多数时间都是女性坐前面,男的靠后,也有时候没有明显的界限。地铁我没有坐过,塞利曼告诉我,在地铁上,男女分别有专门的车厢,女性可以去到男性车厢,而男性不可以去女性车厢。


(火车上的卧铺车厢)

我还有过两次乘坐火车的经历,我见过的伊朗卧铺车厢,没有硬卧软卧的区别,都像国内的软卧一样,一个小房间里四个铺位,有男有女,陌生的男女乘客都会轻松自然的聊天。据说还有六个铺位的,不过我没有坐过。


(设拉子街头的花园餐厅)

还有在公众场合,女性不能跟男性同桌吃饭,这就更是无稽之谈了,伊朗的餐厅不像我们国内这么多,但是餐厅里并没有男女分开的座位,跟我们没什么两样,斋月期间的晚上,很多人全家出动去餐厅吃饭,男女老少都有。


(音像店里也有美国片)

至于说到伊朗网站把女歌手的面部消除掉,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在伊斯法罕拍的这个音像店,海报上男女演员的面孔都是清晰的。我怀疑写这些文字的人可能没有搞清楚,头巾要遮挡的不是脸部,而是头发。

(室外咖啡厅,一对青年男女在下棋)

伊朗的年轻人都在使用一款叫Instagram的社交软件,当时我也注册了一个,没几天就有了一定的关注量,男女都有。但是回来后就无法正常使用了,无可奈何,我只好把这个软件卸载了。


(伊玛目广场上,两个姑娘嘻嘻哈哈的跟我聊天,旁边那个大概是男同学)

真正让我极度不习惯的,是一进入伊朗境内,支付宝和微信的转账功能都被拦截了,连微信红包都无法使用。于是有朋友教我下载各种翻墙软件,但是过几天就失效,又得重新下载一个新的,差点没把人整疯掉。


(这个伊斯法罕的女匠人手艺非常好,她做的吊坠特别精致)

还有女性的工作和受教育的问题,我一路上经过的城市,到处有女性工作者,机场,车站,店主,警察。塞利曼说,最不好的工作不会让女子去做,扫大街的都是男人,我亲眼看见的确实没有女清洁工。也不像尼泊尔,有许多在建筑工地干重活的女人。

(亚兹德有很多花花绿绿的陶器商店,满脸笑容的店员)

有一点必须要说的是,在伊朗我几乎没有看到过乞讨的人,我在马什哈德见过盲人吹乐器,在设拉子见过有人拿着一张纸来募捐,我无法分辨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坐在街头伸手的好像真没有。


(在三十三孔桥,这对老夫妻邀请我去他们家里做客)

至于大量媒体诟病的男权社会,我也跟芳芳讨论过,她给我的解释是,体制确实如此,但是落实到家庭中则未必。我想这个问题并不仅仅限于伊朗,大部分国家都如此。


(有时候,姑娘们的大胆让我猝不及防,这张照片是在女厕所门口拍的)

波斯姑娘们都非常开朗,我想如果她们的生活非常悲惨,应该不会这么活泼热情。不论我走到哪里,都有女生来主动跟我打招呼,对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异乡人既充满好奇又毫不拘束,感谢她们,让我的电脑里留下了那么多照片。


(一路上,有许多这样的中年妇女)

而年纪稍长的女性,气质都非常好,穿着得体,妆容精致,言谈举止极有教养,从她们的脸上,我也找不到有半点被迫害被欺凌的痕迹。


(面包店的帅哥,话不多,但是有极好的教养)

内敛的反而是那些小伙子们,跟那些笑声爽朗得可以把鸟儿吓飞的姑娘们一比,他们都只能称为安静的美男子。

(伊朗似乎特别盛产双胞胎)

塞利曼说,他家里是他工作,赚钱交给妻子,妻子在家里带孩子,孩子大一点后,妻子会继续去学习工作。


(跟前面两个小男生比,这两个小女孩简直就是淘气精)

说到伊朗女性离婚的问题,小梁说,女性主动提出离婚会比男性主动提出离婚的过程要长,确实困难一些,但是也不是男人一句话来决定离或者不离的,要经过司法机关判定。

(可能在中国这种情况比较少,所以我拍到的男人带孩子的照片非常多)

我还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经常看见带孩子的都是男性,相比之下女性反而少一些。在大街上,小道边,巴扎里,或者清真寺,爷爷或者父亲,手里牵着,怀里抱着小朋友,完全没有大男子的气概。


(小男生们大多是这样一脸呆萌)

更有意思的是,那些小男孩大都很文静,一副害羞的表情,小姑娘反而都有一种女汉子的苗头,不仅仅表现在行为举止上,连笑容都比男孩子张扬的多。


(这个笑容如此有感染力,我每次看见都忍不住会笑起来)

我是在宗教城市马什哈德拍下这张照片的,小姑娘的笑容如此嚣张,隔老远就向我跑过来,围着我不停地转圈圈,另一个小男孩屁颠颠的跟在她后面,她的父母好脾气地在旁边微笑。


(费恩花园的一家人)

我常常感觉女孩子在家庭里被重视的程度比男孩子高,经常看见一家大小围着小姑娘在转,好像很少见到围着小男生转的。


(有个夜晚,在亚兹德古城问路,小姑娘骑在父亲脖子上,傲娇地瞪着我)


那段时间,气氛有点紧张,每一天都有国内的朋友给我发来讯息,内容不外是:“注意安全,苗头不对就赶快回来。”比较夸张的是说:“机灵点,经常抬头看看天空,说不定有美国飞机来轰炸了。”

(大不里士的老人,围着我跳舞)

反而是伊朗人很淡定,该吃吃,该喝喝,一言不合就跳舞。说起物价上涨,不会英语的大姐一边吃吃发笑,一边重复一个词,我听了好几遍才明白她说的是:“特朗普,特朗普。”


(在德黑兰街头坐出租车随手拍)

有一次坐出租车,司机跟我聊天,他问我:“你喜欢伊朗吗?”我点头说:“喜欢啊,遇见了很多好心人。”他摇摇头说:“不,伊朗也有坏人。”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看着他尬笑。他指着车窗外街道上的一个大胡子领袖像说:“看见没有,那就是坏人。”


(为纪念波斯帝国创立2500年的伊朗自由纪念碑)

有时候,跟一些年轻人聊起美国,我没有感受到他们有多么反感,而是说:“美国很强大,中国很强大,俄罗斯也很强大,我们伊朗差远了。”

(伊朗的大兵们)

反而一些国内的朋友比较奇葩,似乎比伊朗人还关心这个国家的未来。网络上有两种极端,要么把伊朗形容成凄苦嚎叫的人间地狱,要么慷概激昂的要跟伊朗人民一起投入到反抗美帝的斗争中去。

(街头八卦的女人们,跟我们乡下唠嗑的大妈没什么区别)

我刚刚从伊朗回国没几天,网络上一个视频流传得很广,标题大概是伊朗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我非常八卦的去问在伊朗的玲玲,她解释说,那是斋月最后一周的周五,大家都要步行去一个地方做礼拜,另外那天是”世界耶路撒冷日“,所以有纪念活动,两件事凑在一起,街上的人特别多。


(这一对夫妻问我要不要跟他们坐一起)

六月的时候,网络上又流传一个"伊朗能源部表示,伊朗人每天只需要一顿饭"的帖子,我又很八卦的去问人家了,结果他们说,你还是不要去看这些了,哪有这么夸张的事。

(墙上的宣传画是伊朗特色,可惜没拍到几张)

就在这两天,网络上又开始疯传哈梅内依出逃,他的办公室被攻占,伊朗要变天的新闻,这一次不等我去问,小梁主动给我发消息过来,说:假的,别信。

(我私下猜想,是不是女孩子长大后受到的限制比男孩子多,所以才这么宠的)

许多跟我一样到过伊朗的朋友,都认为从旅行经验来说,伊朗是非常好的一个旅行目的地。道路整洁,物价便宜,当地人对旅行者都非常友善,宰客现象比较少。


(任洁和她的伊朗丈夫,在亚兹德买了一块地打造成民宿,当时我们还开玩笑,这么大一个带花园的别墅在国内得多贵啊。)

在古城亚兹德,我见到了嫁给当地小伙子的中国姑娘任洁,小两口一脸的甜蜜,经营着一家客栈,淡季时就背起背包满世界旅行。像任洁这样的姑娘并不是只有一个,嫁到伊朗,未必有那么可怕,希望有一天,这是一句祝福而不是诅咒。

(亚兹德一家酒吧的屋顶,许多年轻人在约会聊天)

伊朗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人口接近一亿。小梁说:我在这里三年了,我不敢说已经非常了解伊朗。那么那些写这些文章的人,难道就真的了解了。


(我揣测,戴头巾的习俗最初与地理环境有关,在卡塔尔这样的地方,戴头巾的不仅仅是女人。然而被强制戴头巾,不论怎样都是一种禁锢。)

我更希望有一天,那些美丽的波斯姑娘们有戴头巾或不戴头巾的自由,有进球场为自己的偶像鼓掌的权利。世界在变,伊朗也在变,我们的世界每一天都在不断发生变化。

(也许有一天,我会看见更多的人,取下有色眼镜)

我还希望有一天,我可以重返伊朗,上次的时间不够,很多地方还没有去,很多人还没有见到。我也期盼这个在古代跟中国文明有千丝万缕交汇的土地,那些居鲁士大帝的子孙们,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我很庆幸,世界那么大,亲眼所见和道听途说,我选择了前者。

去年在旅途中,我写过一系列的波斯日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的历史文章里查看。

相关链接:

漫游波斯图片日记之一——2019.4.25

扎因特鲁河上的民谣

纹身与头巾——禁忌下的伊朗年轻人


0%(0)
0%(0)
  你是个反美汉奸  /无内容 - 老帽 01/18/20 (28)
    你除了利用人时是不会说这种话的。  /无内容 - oops 01/18/20 (25)
    谢支持。此坛每见与川观点不同,就会瘋掉几个。呵呵  /无内容 - 一草 01/17/20 (34)
  侬瞎唧唧歪歪个啥?拉肚子便秘也应该算受伤了  /无内容 - Palmoil 01/17/20 (34)
    奥,侬是来赫唧唧歪歪的?侬还是自嘎弹到窝里去唧歪伐  /无内容 - 一草 01/17/20 (30)
      很快党就要送你下地狱了,别着急。呵呵  /无内容 - 无为 01/17/20 (45)
      你就是个共匪特务。  /无内容 - 无为 01/17/20 (46)
        啊哈,你竟自咒己为该下地狱的共匪特务。这自咒是你党妈的指令?  /无内容 - 一草 01/17/20 (35)
          你党妈真的要掏你老娘的裤裆,撕裂你这个烂逼。呵呵  /无内容 - 无为 01/18/20 (3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同学们,别再浪费时间在骗子们身上了,
2019: 刚在文学城看到的。非法移民翻墙进佩洛
2018: 美国企业4季度盈利报告捷报频传。股市
2018: 赵紫阳逝世13周年,习总行赵路线。
2017: 在马丁路德金日和儿子的对话zt
2017: 谭方德:勐拱河谷地战役(中国远征军史
2016: 大顶楞哥的大悲咒,空性灵气
2016: 去他的假共卖国跪台办(国台办)
2015: -
2015: 今天英文单词:aggrandize 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