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印度神游 24 座山观象
送交者: 问题多 2006年01月25日09:10:52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跑了一会儿,Patan回头看了一下,忽然一指。我赶紧望过去。这回看到了:两片树丛中有一片矮点的灌木,大象正排着队行进。它们走得很慢,边走边吃。Patan很兴奋,问看到小象了吗?那可是个很小的象,到不了两岁。他说小象(baby elephant)时的发音特别好玩:“ba—by elephant”。听起来他自己就象没长大的孩子。虽然只能看到大象的侧影,我却比手摸还激动。没问题和两个部落人也都津津有味地看。大象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引得我们痴痴地笑。Patan说,这一群有17只。我:你怎么知道的?Patan:一共就几群,好认。

话音未落,大象又叫起来。Patan说,不行,还得远一些。有小象的时候,大象特别谨慎。我们又跟他走了好一阵,绕来绕去我已经分不清方向。两个部落人向对面山上望去,虽然已经快五点了,太阳光依然很刺眼,什么也看不到。我们继续往前走。哎,只看了几眼就没有了,不过瘾。我们一面走一面回头望对面的山坡。忽然,Patan又让我们停下来,描述在哪两片树林之间有大象。我用望远镜找了好半天,终于看到阴暗的丛林里,几头棕色的象正在转圈。我们就稳稳地坐在地上的岩石上,看着大象慢慢地转,看着太阳慢慢下山。

我这时才体会到丛林游的真正乐趣:用望远镜在挨片丛林里搜寻。搜寻的过程是充满了期望的,不要说是大象,就是找到一只小鸟,你也会兴奋。这个兴奋和单纯观看动物的兴奋不一样,而是有一种发现、迷失、再发现、再迷失的情绪起伏。当然,还有对望远镜性能和自己眼力的肯定。我估计这也是为什么久居深山的部落人每次看到大象的时候眼睛里依然会熠熠放光。不过,部落人跟我们不一样。他们不用望远镜,就凭一双肉眼,比我们套了一层眼镜和两层望远镜片的眼睛看得还远,还真切。

天渐渐变暗了,我们就这么坐着看,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从对面山顶上冒出两个小人来。其中一个人从头到脚都是白色,那不是吉姆吗?我刚才还想可惜他走上了跟我们背道而驰的路,这会儿人家正在对面山头上居高临下地看大象呢。看了一会儿,他们又从山顶上返回。Patan说我们也该走了,一会儿天黑就不好了。

翻过不远的山头,下了一段很陡的坡。我们都穿了加固的登山鞋,也许是跟着穿拖鞋还健步如飞的部落人放松了警惕,我的左脚给狠狠地歪了一下,关节咯嘣一声响,顿时疼得发木。居然他们三个都听到了,赶紧围上来。我想,这下完了,该打道回府了。咬着牙活动两下,居然疼痛迅速隐去,没事了。嘿嘿,虚惊一场。后面的一段路,我的心情无比舒畅,脚下却无比小心。

很快到了平地,穿过一段看不见路的灌木林,居然转到沙地上。沙子比海边还细。沙地面对的是一个三叉河口。这里是齐纳河(Chinnar River)和蒙纳河(MunnarRiver)的交汇处。左边的齐纳河安静沉稳、右边蒙纳河奔腾跳跃,相遇冲击成一条水花跳动的直线,向我们正前方的河道涌去。河水发出轰轰的响声。我们刚刚在丛林里奔跑出的一身臭汗,在水花飞溅的河边,反而一下就干了。

沙地上有一串清晰的动物脚印,到河边就消失了。Patan说这是野牛从喀拉拉偷渡到泰米尔那都邦的证据。Patan一指我们背后,一棵大树举着一间木屋。木屋离地面有五六米高。这就是我们今晚的旅店了。Sahan爬到树上去,把绳梯从上面放下来,再把它用地面上的粗铁钉固定好。Patan则赶着到树林里捡来干柴,点上一堆篝火。他说天快黑了,点火很重要,动物见到烟就不会过来了。我们过些天要去的那个地方野兽更多,加上要睡帐篷,要点上一人多高的篝火。我先在河边闲荡,后来才想起来帮着拾柴,打理篝火。导游资料上说,你可以和部落首领就着篝火谈论部落的历史和生活,一直到深夜。

火着得稳当了,Patan爬到树屋上打扫房间,收拾被褥。等到天边只剩下最后一点亮光时,我说决定研究一下那个绳梯怎么爬。果然不是很容易,绳梯分成两段,两段中间还有一小根独木桥,当然也是有惊无险。不过我还是用了两个来回的练习,才放心地把背包带上去。

木屋里很干净,有两个并排放好的单人床垫。打开窗户,下面就是河水。可惜这时候外面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木屋的外面有一人多宽的小阳台,人可以在上面走动。Sahan准备了水和肥皂,让我们洗手。Patan送来一包饼干。我让他坐下,他就坐在墙角的地上。我把饼干分给他吃。他开始不要,后来勉强拿了一块,还掰成两半分给Sahan,口中说着谢谢。饭菜就是烤饼和蔬菜汁,居然还有热乎气。Patan把饭菜给我们放好,自己就关上门出去了。我还真不太习惯这种待遇,说让他们进来一块儿吃吧。没问题说,你愣把他叫进来,他可能比你还别扭。饭菜简单,但还算可口。吃完了,Patan又进来把餐具收起来拿到外面刷干净。

饼干的味道不错,甜咸相配,口味清淡,很像中国的饼干。馋虫子给勾上来,剩下几块留着明天早晨吃。趁时间还早,没问题出去聊天。他发现两位部落人要在小阳台上过夜,问他们会不会太冷。答案肯定是不冷。没问题问Patan:“你能给我说说部落人的历史吗?”Patan不明白“历史”是什么意思。没问题回到屋里,说可能平常都是一个部落人领着一个游客,所以这里只有两张床。我们两口子占了床位,他们只能睡外面了。

希安临出来时给我们带上了印度动植物介绍的书,显然是英国游客给他寄来的,里面还写了赠言和感谢的话。我们就着烛光学习了一会儿就准备睡觉了。天变得很冷,风顺着木屋里宽大的地板缝往上窜。外面河水哗哗响,山风吹得木屋咯吱咯吱。我在黑暗里睁着眼睛睡不着,不明白为什么人活得好好的非要把自己发配到野外来。估计天津的老妈该为我着急了,几天也没有打电话。万一夜里大象来了,用鼻子把木屋给掀翻,我一睁眼,自己就已经在水里了怎么办?我的游泳技术不好,恐怕这么深这么急的水我游起来会很费劲……

没问题的照片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5: 燕语夜话:女人的“处级待遇标准”非改
2005: 北京的冬天
2003: 红杉园遇熊记
2003: 我有一个当小姐的女朋友
2002: 广东书生、北京学生、上海工人
2002: 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