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我的心有点阴暗(转帖)
送交者: 黄花岗 2021年01月25日00:29:56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四川师大法学院庹教授跳楼了,我看好多好多人都在唏嘘连法学教授都跳楼了,生前对什么什么多么绝望。唏嘘中带着浓浓的同情和惋惜。而我,第一时间看见这个消息,我不但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有一丝阴阴的快感。

只要说话都有危险,一定就没有法治。在一个没有法治的环境里,居然有人做了法学教授,这是莫大的讽刺。他毕生的研究,也一定是为更加没有法治的环境披纱戴彩。

再细细一看,庹教授不但是法学博士后,他还是新闻传播学博士后。这就更加讽刺了。除了他自己跳楼算得上真正的新闻外,他所研究的东西一定是毫无新闻可言。他更不可能研究传播学,他唯一研究的是宣传学。

自家被强拆了,所以跳楼了。这不是一个法学教授该干的活儿。法学教授的正确姿势应该是,看见别人家被强拆了,自己急得跳楼,这才是真正的法学教授。

但庹教授呢?

庹教授很了不起。他在去年524日到25日,连续给强拆队做了两场关于舆情应对与引导的讲座。看懂了吗?庹教授看见别人家被强拆,他呕心沥血在研究如何安顿情绪。他已经自己强拆了自己的脊梁和风骨,连知识分子起码的吃相也没有,活着是百害而无一利。

庹教授还有更绝的。网上度娘第一页就有这样关于庹教授的词条,“20181211日,著名传播学专家庹教授来到了邯郸谢永广意拳堂进行交流。庹教授原来还是武林高人,段位不在马保国大师之下,马大师是形意,庹教授是广意。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心里越来越阴暗,还是什么也不说最好。

我的阴暗不是因为庹教授而起,我已经阴暗很久了。当我看见成都大学毛洪涛教授溺亡的消息时,我也是这么阴暗。尤其,当我看见毛教授在他绝笔书里说他是一个坚持理想信念的人,我内心就像掉进冰窟窿。

我对这界所有知识大咖的自杀都没有好感。譬如像傅雷和老舍这些。

老舍和傅雷在没有挨批斗之前,他们的日子过得很不错,他们是天天跟上形势批斗别人的人。方方有一篇文章的题目就是这样的,傅雷夫妇曾经那样热烈地拥抱新生活,那样努力地适应一切不适应的东西。我是非常同意方方的,仅凭这个题目,我们就知道傅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舍比他更加过之而无不及。

我对《傅雷家书》一点兴趣也没有,严格说嗤之以鼻,全都是啰里巴索教育傅聪如何做一个精致利己的完人。当然傅聪也很争气,他一生遵照父训绝不说一句不利祖国的话,如果不是病毒全球追缉,傅聪应该能在英国活一百岁。

日本的文化大咖也喜欢自杀,但日本大咖的自杀原因和我们这里不一样。譬如日本一个博导,因为女弟子论文作假,博导觉得自己有责任很内疚就自杀了。这是自己惩罚自己失责的灵魂加持,他们筑起了日本整个社会的道德丰碑。

但我们这里的大咖自杀呢?要么是因为丢了面子,譬如傅雷和老舍,要么是因为丢了三瓜两枣,譬如庹教授。他们的自杀不是惩罚自己的错误,而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种自杀不是在抗争什么,而是在给所有遭遇不公的人树立一个消极退缩的榜样,从而助长恶人更加肆无忌惮的疯狂。

庹教授因为自家被强拆跳楼自杀,外卖小哥因为讨不回血汗钱浇汽油自焚,我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我对后者深深同情,外卖小哥的自杀就是一种最无奈的抗争,是对整个时代发起的血泪控诉。造就这个时代我们都有责任,而庹教授的责任显然比我们都要大很多。如果庹教授因为外卖小哥自焚而跳楼,那他就是一座丰碑。但他却因自己丢了砖头才跳楼,你丢人不丢人啊?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最近另一起热点事件让我内心更加阴暗。秘书长在小锅食堂吃早餐被书记打了一耳光,秘书长妻子想不通就网络控诉,引发了一大波声讨书记的宏文刷屏。而我,真的心里有点阴暗,我怎么觉得书记打得好呢?

50岁的秘书长,不用多想就是读书人,不是名校毕业,至少也是混官场的老油子。如果不是前三十年鞍前马后伺候上司很满意,肯定是做不了秘书长的。前三十年咋不抑郁呢?难道前三十年精神上不是天天挨耳光?喔,只在乎肉体挨了耳光,不在乎精神挨耳光,我宁愿深深同情一个天天卖身的婊子,我也不愿同情一个灵魂深跪的蛆虫。

果不其然,妻子在这边大吵大闹,秘书长在那边辟谣说她背着我干的

你看,这像什么?

这就像法国使臣罗杰斯对道光皇帝说将健康人割掉鸡巴变成残疾人很不人道,还没等道光帝发话,旁边的太监姚勋突然跳了起来: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你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务?

对于一个早已自阉的人,被主子强暴,被主子扇耳光,被主子怎么拿捏,用得着我同情吗?

我倒是希望能打耳光的书记越来越多,下手越来越重。不妨看看来竞争我大杭州街道办职员的北大清华排队的学霸们,他们都是排队想挨耳光的后备力量。如果耳光打不醒,那就强拆。对于一心只想做阉货的读书人来说,耳光和强拆是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在一个从上到下打耳光的社会,普通百姓每天被擂得遍体鳞伤哭爹叫娘,秘书长咋不抑郁呢?咋不为外卖哥自焚讨薪而抑郁呢?吃不要钱的小锅食堂咋不抑郁呢?每天吃香喝辣大捞特捞咋不抑郁呢?书记之所以敢打秘书长耳光,因为他看透了秘书长丢不下能吃小锅食堂的满满幸福。贱人贱相必遭贱待,我心里有点阴暗,对这种阉货我不会滥施一丁点同情心。

叔本华说:所谓辉煌的人生,不过是欲望的奴隶。

如果庹教授不遭强拆,如果秘书长不挨耳光,他俩这一生都是辉煌的,但他们奋斗一生的辉煌却脆弱得经不住一次强拆和一记耳光。

然而,我更想说的是,他们的辉煌本身就是在铺就强拆和耳光的路,只是没想到落在自己身上是如此突然,又是如此痛不欲生。所以,我特别欣赏伏尔泰:这世上没有所谓命运一说,一切都只不过是考验、惩罚和补偿。

不写了,越写我心里就越发阴暗。


0%(0)
0%(0)
  》你的心岂止是有点“阴暗”,这么的谦逊!?  /无内容 - 杰克_JK 01/25/21 (2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发生在武汉的瘟疫不是一种病毒,至少有
2020: 草包包子城楼轻浮故作军师团拜时,床铺
2019: Stone为何要撒谎?老穿周围围了一圈lia
2019: 胃内瑞拉现在俩总统,瓜总受美弟支持,
2018: 人能和其他人作无限制的交流吗?
2018: 芹菜,你没看出来,女ID里我最维护两个
2017: 加州的华人良莠不齐。不要以为住在加州
2017: 更多的谣言,哈哈
2016: 我昨天去一个地方,印度保安给我开门后
2016: 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