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说说“北美文学城”的圈子
送交者: 冷眼看网 2012年08月10日16:58:21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注释:我在“北美文学城”的文章和ID发一次被删一次,我发到这里让大家评评理,是他们专制还是我的文章必须被“和谐”。

 

 

也说文学城的圈子

我在美国的中文网上转悠也有些个年头了,从最早看《华夏文摘》开始,到后来的《枫华园》,《新雨丝》,《21cn》,都注册过网名,发过帖子。但是看到一些国内的下三烂,出了国就以为自己成了“高等华人”,对中国污言秽语,脏话连篇,我就很反感。此时国内的网站也发展起来,我就转到国内网站去玩。直到2006年,一个国外的网友介绍我到《文学城》,才知道“北美”还有这么一个中文网站。不过那两年我在中关村海归,就一直没过来,直到2009年才注册了一个网名,不过已经记不得是什么了。

我这个人已经年逾周甲,亲历中国发展的多个阶段,看见有人歪曲历史,就难免要说两句。我来美国25年,在大学,社会里的经历,见识之广,也非寻常。看见谈论美国的外行话,就忍不住要评论一番。多年养成的毛病了,改也难。然而,我这毛病一到《文学城》就栽了,那里有两个斑竹,简直就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一旦招惹了他(她),大有不把我踢出去不罢休的架势。我刚进《文学城》时,浏览了一下各个坛子,觉得我这把年纪,只能去“常青人生”,虽然也知道自己早已不“青”了。没想到,第一次在这个论坛跟了个帖子,就被踹了一脚。

常青人生有个叫龙什么的斑竹写了篇文章,提到西湖边的雷峰塔时几次都写成“雷锋塔”。我就幽默了一句:“这是法海压白娘娘的雷峰塔,可不是学雷锋的纪念塔”。没想到这句话逆了“龙”鳞,他立刻回贴指责我吹毛求疵,在同音字上做文章。我这人又是个爱较真的人,就回答说,错一个字是选错了同音字,但几个字全错的一样,显然是白字。没想到就这一句话,从此和“常青人生”结下梁子。龙斑走了,来个“成长”继任,居然把我的ID给封了,理由是我说她“土鳖”。我已经记不得为什么说她“土鳖”,但可以解释一下我为“土鳖”的定义。那些没进过城的乡下人不是土鳖,“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的大学生就是土鳖。不会英语不是土鳖,但对中国人说话,写文章老往外蹦英文词就是土鳖。阿Q没出未庄时不是土鳖,进城后发现城里人管“条凳”叫“长凳”,他心想:“可笑,这是错的”,阿Q就成了土鳖。

成长解释说,她生在上海,长在天津,嫁个老公是台北来美国的博士,所以自己不是土鳖。她这一番解释,显然偷换了我所定义的“土鳖”概念,按她的解释,我说她“土鳖”就是骂她,并以此为理由封了我的ID。然而,这只不过开了个头,从那以后,我有好几个ID被封。在文学城注册名字是要邮箱的,我在网上混了多年,信箱也注册了好几个。没想到我在这里注册的网名接二连三地被封,直到再没信箱可用,我也懒得再和他们叫劲,不来这玩了就是。

我在《文学城》最后一次跟贴,是我刚注册了一个网名,就进常青人生转悠,看见“加州花坊”的帖子说她家是农科院的,我后面跟了一句:“文革前我上大学内会儿,每星期天晚上从城里返校就坐32路在农科院下车。不过农科院在路东,我们学校在路西”。就发了这么一句话,我的网名就被封,再注册都无法注册了。看来,他们不光封我的名字,还把我的IP地址上了黑名单。不管我说什么,只要见了这个IP地址就删,怕我怕到这份上,有这必要吗?看来,是我的话打中某些人的要害了。

删我跟贴,ID的,不光是“常青人生”的斑竹“成长”,还有一个马甲“废话多多”。本来,中国女人要嫁鬼佬,是她们的自由和选择,随她们去就是。可是,那些嫁了“白哥哥”的中国女人,以为血统也和花柳病一样可以通过性交来传播,嫁了“洋帅哥”觉得自己也洋起来了,回过头来就骂中国文化是“粪坑文化”,十三亿中国人民都在这“粪坑文化”里泡着。(包括她娘老子,回国探亲她就不嫌臭?)她们觉得自己跳出了“中国粪坑文化”,彼此之间人五人六的互相打恭祝贺。对如此污蔑中国文化的论调,我当然不能容忍,跟贴说了一句:“你懂什么是中国文化吗,土鳖”。就被“废话多多”删了,理由还是我跟贴里有“土鳖”的字眼。看来,“土鳖”是文学城的敏感词,被和谐了。

在我的ID没被封之前,我还跟她过了几招,除了那些戳到她疼处的跟贴被她删除了,还留下些跟贴在她的博文《美国回来的比我还土》,读者可自行参考。在她那篇文章里,有个叫“悠闲丽人”竟然说,在中国的中国人都土的掉渣。这话和“土鳖”有什么区别?而且是攻击中国的全体国民,可“废话多多”就不删这句话了。说她土鳖不行,说全体中国人“土的掉渣”就行,因为她们都是跳出“土的掉渣”的中国的“高等华人”了,可谓是臭味相投。

这个“悠闲丽人”以骂中国,中国人,中国社会现状用词肮脏而出名,但是颇受文学城优待,她那些充满“茅厕”“屎尿”的脏话没一个字被删除。有一次她被我抨击的招架不住,露了家底,说她父亲出身于一个小有田产的家庭,因为怕革命革到自己头上,就参加了革命。这么算来,她也是五,六张的人了,还要戴个“丽人”的面具,你是寒碜别人还是寒碜自己啊。再说了,你父亲参加革命的回报恐怕绝不止那几亩薄田吧,你也算是个革命既得利益者,如此谩骂帮你家光宗耀祖的革命党领导人,扣你顶“贰臣”“反贼”的帽子,没冤枉你吧。

“润涛阎”算是这里的一个名人了,没想到还是个吃草根树皮的专家。有人贴出1943年河南灾荒饿死人的照片,此人不是谴责天灾人祸,日本侵略,而是指责河南饥民不懂如何吃草根树皮,如果照他的方法吃,就不至于饿死。看来,会吃树皮草根也能成为资本,可以到这里牛一把,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不过,我很担心,如果有人说你“润涛阎”是拿了国民党和日本人的钱,为他们开脱1943年河南饿死几百万饥民的罪责,你洗的清自己吗。

还有个谢盛友,回老家探亲的长途车上遇到小偷,他不是谴责自己老乡里的刁民盗贼,而是抱怨政府怎么没把这些贼教育好。中国自古穷山恶水出刁民,你自己说,通过教育,这些贼就能成良民吗?至少政府还把出自同一地区的你培养成大学教授,你怎么就不说你就是教育成功的典范呢,非要拿那些做贼的当教育失败的例子。那好,美国是民主自由国家吧,怎么那些中国的刁民到了美国照样违法犯罪,而且更加变本加厉,这点你不否认吧?刁民本性和制度有关吗?你到美国年头不长,英语没长进,中国的老话却忘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按说来这里发贴的大都是在“北美”民主社会里受过教育的,怎么也应该明白言论自由的道理,学会文明礼貌说话吧。而且,无论中国和美国文化,都是“逝者为尊”,不说逝者的坏话。可是,这里就有那么几个人,对历史人物恨的咬牙切痴,出言恶毒凶狠。对所有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开口就骂“五毛”,“太监”,“匪”,动不动就要“斩尽杀绝”。而且只许他们满口胡言,不让别人发表不同的观点,完全是一付专制独裁腔调,那里有一丝一毫的民主,我就挨过他们的骂。这些人躲在美国,隔着太平洋对中国骂骂咧咧算什么本事?老实说,跟我玩这套,你们还嫩点。

1964年,我18岁就对学毛选提出质疑,认为是搞个人迷信,从此被打入另册,内控为反动学生,到文革又升级为反革命。当班上的“三辈贫农”和“三革子弟”(革干,革军,革烈)把血统论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贴满教室,我的忍耐到头了,决心宁死抗争,写了一副对联:“英雄好汉须经革命实践考验,反动混蛋并非几人能下结论”横批“晚点再说”。那些威风霸道的红卫兵哪里容忍得了“黑五类”如此“猖狂反扑”。立刻以泰山压顶之势对我展开大批判,大字报贴满校园,成为轰动全院的“对联事件”。“破四旧”开始后,红卫兵开始抄家,行刑,滥杀,用他们父辈军装的将校武装带,和军队练刺杀木枪把我往死里打。多亏有正义感的同学出面制止,我才没死于乱棍之下。(阻止红卫兵杀人是要有勇气的)但我始终没有屈服。“加州花坊”不是家在农科院吗,下次回北京你到马路对面的大学里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这事。

运动后期,军宣队把我打成反革命,罪名是“恶毒攻击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当时,这是死罪。但毛主席说了句话,北京的大学生说什么让他们说去好了,不要抓。那些想用我的鲜血染红顶子军宣队的升官梦才未能得逞,这才救我一命。但就这么放了我让他们很没成就感,先把我关进牛棚,给系食堂种菜,掏大粪。后来又发配到东北的穷山恶水当苦力,修了五年水电站。北京西三环现在是尺土寸金,高楼林立,但是从西,北三环的拐角到为公村桥路东,中间有一大片绿地,那就是1968年我劳改的菜地,现在还作为菜地保留着,至今没有人敢在那里盖楼,麻烦“加州花坊”回北京有空过马路去看看,给我做个旁证。

那些躲在美国卵翼下,隔着太平洋骂中国,就以为自己是民主斗士了,还要跟我叫板,也太夸张了吧?说你们关公面前耍大刀,圣人门前卖三字经都是夸你们。我在文革中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大无畏勇气,敢以一人之力,与挟天子之威,杀人不眨眼的红卫兵对阵,与血统论抗争,质疑毛泽东个人迷信时,你们这些跟我叫板,说我是“五毛”的土鳖们的上一辈恐怕还是村里那些上房撒尿,下地偷瓜,到地富反坏家里打砸抢抄,调戏侮辱地主家婆姨的贫农造反派,你们这辈就更别提了,还红白两下分着,你有脾气吗。

(因在文学城多个马甲被封,又无法注册新马甲,只好到这里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1: Peter:人生最大的风险和投资是什么?
2011: 最近俺突然对政治失去了兴趣,就如几十
2010: 铁狮子:温哥华同性恋大游行(写真特写
2010: 老全,你不去四川,美女没看成,绝对遗憾,
2009: 贺梅跟踪。俺要上学。嘿嘿。(ZT)
2009: 搞政治,事实上是搞钱权名色这些东西的
2008: 老王同学:也聊两句这场中美篮球赛
2008: 老本:北京归来话奥运, 有些华丽有点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