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五月花号靠印第安人食物活过第一个冬天”系谣传
送交者: 流星雨72 2014年11月21日07:59:06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五月花号靠印第安人食物活过第一个冬天”系谣传

    作者:浏星雨

    与一些流行说法正好相反,印第安人给“五月花”号的见面礼不是笑脸和食物,而是诅咒和弓箭。

    1620年11月,“五月花”号来到北美大陆的时候,印第安人还处在原始部落时期,靠捕猎和刀耕火种生活。他们臣服于武力,恐惧于神灵。1616-1619年间的北美瘟疫大流行之后,新英格兰地区印第安部落人口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左右。“五月花”号移民的登陆地就是已经绝灭的原Patuxet亚部落所在地。

    早在10年多前,当一些英国人在美洲东岸弗吉尼亚建立村镇的时候,已迁居荷兰的英国分离派教徒也一直筹划着移民美洲新大陆。1620年8月,他们准备了两艘船,但其中一艘不断漏水,于是就把人货合并到“五月花”号上。“五月花”号的目的地本来是纽约哈德遜河流域,是恶劣的大风天气,迫使他们折返马塞诸塞的科德角海湾停靠。

    这批分离派教徒的第一个冬天,根本就没有和印第安人打过交道。1620年11月11日他们进入海湾并签署“五月花号公约”,12月20日选定普利茅斯作为定居点,12月23日上岸建房。这个冬天,年轻力壮者上岸探险、修建定居点,而病弱者基本在船上度过。“五月花”号停泊在海面上的时候,印第安人就已经注意到了。印第安部落联盟召集了一群巫师,集中念咒三天,祈求神灵让欧洲人船沉人亡,却迟迟未见效果。

    “五月花”号本身装备有火炮系统。由于害怕当地印第安人来袭击,他们将口径为3.5英寸,射程1500码以上的几门大炮运送上岸,在高处建立嘹望哨。他们的担心并非多余,12月8日他们的探险营地就遭到了印第安人弓箭的袭击。后来他们获知,在他们到达的前一年,一支英国探险队上岸后遭印第安人伏击,队长侥幸逃走,一个名叫Squanto的印第安向导被俘,其余队员全部被杀;在他们到达前的4个月,一艘帆船在新英格兰海面倾翻,5个游泳上岸求生的英国船员中的3个被印第安人杀害,两人被困死在荒岛上。可见,印第安人对于远道而来的欧洲人并不友好。当然,印第安人的敌视与于之前一些欧洲海盗的丑恶行为有关。

    在第二年春天(1621年3月16日)开始与印第安人打交道之前,英国新移民已经将第一批种子播种到了地里(3月7日)。当Wampanoag部落联盟认识到鬼神也无法清除这些欧洲人的时候,才决定与新移民媾和。3月22日,双方签署了“和平共处、互为同盟”条约,商定:Wampanoag部落被人攻击时,欧洲新移民必须援助;同样,当新移民被人攻击时,Wampanoag部落予以援助。这个协定对当时的双方都有好处。对于新移民来说,周围的印第安部落是最大的不安全因素;对于Wampanoag部落来说,欧洲人的枪炮有助于对付它在东北和西南两个方向的敌对部落(当时正有部落冲突)。

    “五月花”号是在70个投资商合股资助下来到新大陆来的,装备和粮食储备比较充足。他们手里有霰弹枪,来福枪,猎杀飞禽走兽比印第安人的弓箭更具优势。不过,缺少绿叶蔬菜导致维生素缺乏致使坏血病流行,使得新移民人数在几个月内从102锐减到54个,客观上使得第二年春天食物供应基本没有问题。在与印第安人初始接触的日子里,多的是新移民向印第安人头领“进贡”,送吃的、穿的、戴的、装饰品和刀等用具,以换取和平机会。

    与“欧洲新移民饥肠辘辘,印第安人雪中送炭助度粮荒”的传言相反,周围部落的印第安人假借各种理由来定居点蹭吃蹭喝。奶酪,布丁,奶油,饼干和啤酒都是印第安人喜欢的食品,以致定居点新移民派人对印第安部落联盟大首领说,在秋天收获之前,不能拿以前那样食品款待了,当然大首领和其亲信除外。

    “五月花”号送的是来定居的移民,所以随船带了大麦、玉米、豌豆等农作物种子和家禽。印第安玉米种子是新移民拿英国带来的玉米种子交换所得。教欧洲移民种植美洲本地玉米是上面提到的那个“带路党”quanto。这人曾两次被掳到欧洲,欧洲生活了10多年,能说一些英语。1619年5月,他随探险队从英国回到家乡后才发现他们的部落(Patuxet)已经灭绝于瘟疫,他因为远在欧洲躲过了这一劫。从1621年3月份起,Squanto大部分时间与欧洲新移民生活在一起,充当翻译和向导以及与周边部落交易媾和的中介人。Squanto后来野心勃发,试图施计借英国移民之手干掉Wampanoag部落联盟大首领,并取而代之。事件败露之后,没几个月,Squanto就死于非命。

    1621年秋天,获得了丰收,“五月花”号分离派教徒按照他们在欧洲的习惯,举办感恩上帝的活动(感恩是这些教徒来源地荷兰的传统节日)。秋天的时候,北方的候鸟(包括野鹅和野鸭)南迁路过定居点时,四杆枪狩猎半天就够几十人吃一个星期。他们邀请Wampanoag部落联盟的大首领一家过来做客。结果呼啦啦一下子来了90多人。印第安人抬来五头鹿,还有野生火鸡,鱼和其他食物。两拨人在一起吃喝玩乐,一共三天。这些印第安人是第一次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吃饭。当时,印第安部落的女人和男人坐在一起吃喝,而来自于欧洲的女人,只能站在一旁伺候男人吃完,才能吃。欧洲女人还觉得印第安女人无教养,没规矩。可见,规矩和教养的概念也是与时俱进的。而印第安部落也早就有自己的感恩仪式,一年进行数次,性质都是感谢神灵恩赐的宗教活动,只不过,1621年的这次是新移民与当地印第安人第一次共同的感恩活动。

    欧洲移民定居点真正的粮荒(断了面包供应)出现在1622年春夏之交。因为这之前,第二批从欧洲来的新移民没有携带给养,全赖定居点提供吃喝。定居点只得从印第安人那里购买一些粮食,并两次派人驾驶帆船出海,求得过往船队的接济(一次没收钱,一次要价很高)以度过粮荒。

    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也就是160多年之后,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将1789年11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四(26日)定为感恩和祈祷日(to the service of that great and glorious Being)。显然,这不是为了感谢印第安人,而是一个宗教节日。而真正将感恩节作为全国性节日固定下来,是240多年之后,内战中的林肯总统。后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特别是那些宗教信仰已经淡化的人更愿意把感恩节作为感谢印第安人帮助的节日来过,并把1621年的那次共同感恩活动视为第一次感恩节。现在,其宗教意义已经淡去,人们倾向于把“感恩”作为感激所有恩惠来理解,新生代年轻人则更多地将之当作“吃喝与购物”节。

    “五月花”号新移民和当地印第安部落之间有同盟互助,也有矛盾和冲突。

    “五月花”号新移民曾两次救了Wampanoag部落联盟的大首领的命。1621年的夏天,Wampanoag部落联盟的大首领被西南部的敌对部落捉去,而大首领手下的一个亚部落酋长趁机谋反,将联络人Squanto和大首领的亲信捕获。新移民组建了一个10人团队将他们营救出来,并促使大首领被释放和重新掌权。

    “慈善”号于1622年6月间送来的一批英国移民定居在“五月花”移民点以北30英里处的Wessagusset(今天的波士顿南郊),他们很不争气,过得异常落魄。1623年2月份,这批新移民的头写信给“五月花”号移民点问总督:在(向你)保证秋收后归还的前提下,是否可以去偷印第安人储藏的玉米,总督回答:不能。这批新移民中有人死于直接饥寒,有人身体虚弱得在拾海贝时倒地而死,还有数人成了印第安人的奴仆(其中三人于1623年早春被印第安人杀掉)。当地印第安人并没有像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样予以同情和帮助,而是嘲笑,咒骂和欺负这拨新移民。印第安人抢走新移民刚刚捡拾的海贝和(食用)块茎,甚至刚煮好的食物,和御寒的毯子。一些忍受不了饥饿的英国新移民就去偷印第安人的食物,被抓住的免不了一顿毒打。印第安部落还逼迫新移民法庭处决了一个偷玉米的人(绞刑)。

    1623年夏末,Wampanoag联盟的大首领得了印第安出血热。当他病得双目失明、奄奄一息的时候,“五月花”好移民定居点派出两人带着药品和“营养品”日夜兼程地赶过去救活了他。重获新生的大首领吐露了北面的印第安部落串联袭击定居点的阴谋,使得新移民先下手为强,杀掉7人,避免了像上一年印第安人对詹姆斯敦移民点大屠杀那样的悲剧重演。这次平叛让“五月花”号新移民获得了50年的安全,也使得大首领权力大增,一统江湖,建立了新英格兰地区的印第安国(也为后来1675年的菲利普王战争打下伏笔)。

    踌躇满志的大首领请欧洲移民的法庭替两个儿子取了英文名字,送印第安人孩子去哈佛学院(哈佛大学的前身)念书。但欧洲文明的到来,无可避免地逐步颠覆印第安的传统和文化,也削弱了印第安部落首领统治的原有权威。后来,移二代掌权,特别是部落联盟大首领死后(享年80岁),原有的信任和友谊渐渐散去,再加上不断涌入的各色移民不再理会几十年前的那一茬。于是,常有的冲突最终酿成1675-1678年的“菲利普王战争”。

    一些人想当然地认为,这是农夫与蛇的故事,说如果Wampanoag等部落印第安人摧毁了“五月花”号新移民定居点,就不会有后来的印第安人丧失土地和被杀的命运。

    其实,在那个茹毛饮血的丛林时代,美洲印第安人的命运,早在哥伦布15世纪末发现新大陆的时候就确定了。在17世纪初英国国王准许移民北美东岸一带之前,中南美洲已经在西班牙人统治下快100年了。在这同时,法国,荷兰,比利时等一些西欧北欧国家也不断尝试在北美建立移民点,西班牙也从中美洲渐渐向北美扩张。与西北欧的鼓励贸易和购买土地政策(当然客观上也压缩了印第安人生存空间)不同,西班牙直接就是征服、掠夺、奴役和混血。

    当时,常年有英国商船,渔船和探险船队到达北美东岸。每年春夏季节,新英格兰东北海面上,有几百艘渔船同时作业。英国人的移民公司早已于1607年在弗吉尼亚建立了詹姆斯移民村镇(虽然初期移民死亡率高达80%以上),荷兰人于1625年建立了纽约(新阿姆斯特丹)。所以,即使“五月花”号失败,还是会有源源不断的新移民来到,至多换个登陆地点而已。在当时看来比较发达的南美印加帝国都无法抵挡西班牙人的征服,那么还处于原始部落时期,连文字、铁器和车轮都还没有的北美印第安人怎么可能是欧洲移民的对手呢?

    二战前,主权的合法性主要来源于征服。现在的年轻人,大概不会去静心想一想,为什么汉人总是占据好地方,而少数民族则大多居于穷山恶水;为什么大陆移民拥有肥土良田,而台湾原住民则成了高山族?

    在“五月花”号达到美洲之时,台湾还没有定居的大陆人(只有大约千人在嘉南平原一带捕鸟、捕鱼或做贸易)。荷兰人到了台湾后,尽管以优厚待遇招募大陆人前往垦殖,但真正移民过去的仍然很少,因为与“五月花”号移民一样,大陆移民所面临的也不是笑脸和食物,而是骚扰和袭击。直到1635-36年间,荷兰人和原住民社群签订了特别保护大陆移民的“麻豆”协议之后,才使得大陆移民定居点形成;直到1646年荷兰统治者给予大陆移民税收优惠并鼓励携带家眷时,才出现大陆女性移民,而这个时候北美欧洲移民已经建立哈佛大学了。后来明-清王朝交替,大陆人为了躲避战乱才陆续移民台湾。随着郑成功征服台湾,大陆移民才暴增,当地原住民于是成了少数民族,被驱赶至高山地带,成了高山族。如今,台湾已经成了中国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

    有人说,如果欧洲人没有去美洲,那么北美就是另外一个非洲大陆,不拖人类的后退就谢天谢地了。当然,历史无法回头。不过,当美国人过感恩节的时候,坐在电脑前的我们是否也该想一想,我们所享受的现代生活是否也多少沾染着那些土著人的鲜血呢?我们是否也需要在心里默默地感恩呢?

    修改于 2014年11月18日

    参考书:《A Relation or Journal of the Proceedings of the English Plantation Settled at Plymouth》(1622年版).

    参考书:《Mayflower: The Voyage That Changed the World》(2005年版).

    参考书:《Mayflower: A Story of Courage, Community, and War》(2007年版).

    网站:mayflowerhistory.c=o=m

    附录:“五月花”号移民与印第安人之间的争斗故事

    (从1620年11月“五月花”号进港开始写,一天写一点,希望能写到1675年的菲利普王战争)

========================
美国到底屠杀了多少印第安人?

    关于美国(包括英国人)屠杀了多少印第安人的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进行考察。

    一个角度是,北美洲有多少印第安人;另一个角度是,历次战争中有多少印第安人被杀。

    关于北美洲有多少印第安人的问题,可以从当时印第安人的文明程度和人口密度着手。

    当一个地区人口聚集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产生相应的文明,比如社会分工,科技发展。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一国不过数百万人口,但那个时候铁器得到了广泛应用,其农耕水平已与两千年后的清代差不了多少了,也早就实际应用了车轮(马车,独轮车),不但早有了文字,还留下了不少享誉至今的文学、哲学著作。

    在17世纪,和中南美洲不同,北美不是雪山沙漠,就是蛮荒草原和原始森林,最大的城镇不过千人规模。当欧洲的探险考察队和移民来到北美的时候,所见的是散布在原始森林和大草原上的稀稀拉拉的原始部落,多数村落只有几十人的规模。

    北美的印第安人还不会炼铁,种地用石头或兽角刨,打仗用兽骨鱼骨做成的弓箭头,没有车轮,更没有文字。这就说明印第安人口稀少。

    另一个可说明人口规模的指标是“军队”规模。那个时代通行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征战与掠夺是统治者的第一要务,印第安人也是如此。在印第安部落,农耕和采集是女人和小孩的活计,健康男人主要专注于打猎和打仗。

    但考察了美国成立之前的印第安人和英国移民之间的冲突和战争后便知,印第安人口的确很少。每次印第安人能出动的“军队”规模(武士人数),只有几十到几百人。被杀的人数从几人到几百人。1675年爆发的“菲利普王”战争可以算17世纪最大规模的战争了。可菲利普王起事兵力也只有250人左右,后来随着周围部落的加入,才扩张到千人规模。席卷整个新英格兰地区、延续15个月的战争中,印第安人死亡不过3000~5000人(多数还是死于疾病和饥寒)。

    由此可见,要屠杀数百万或几千万印第安人,美国还真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可能。

    到了19世纪的时候,美国第二任总统为了让印第安人从游牧转为农耕并定居,曾提出每个像欧洲人那样种玉米的印第安人每年补贴250美元,这在当时可是巨款,可见能种玉米的印第安人实在不多。

    网络上不少反美人士反复提到的,割一个印第安男子头皮奖励100英镑,妇女和儿童50英镑(相当于450美元和225美元)。如果真有其事,那也从反面证明了印第安人口的稀少,不然的话美国政府早就奖励到破产了。

==========================
 你们,为何不向高山族公开道歉?

    作者:李敖

    台湾的土地,本来就既不属于来台四十年的外省人的,也不属于来台四百年的台湾人的,而是属于原住民的。原住民本来住在平地上,后来被当时的外省人(就是今天的台湾人)给赶到山上去了,就成了今天的高山族。以台北地区为例,以前叫“大加蚋堡”,原是平埔番Ke-tagal-an族所住地方Takala的译音,包括现在台北市大部分和内湖的一部分,如今早已没高山族的影儿;再以万华地区为例,以前叫“艋岬”,就是高山族独木舟manka的译音,1920年,日本人以“艋岬”深奥难解,才改名同音的“万华”,如今也早已没高山族的影儿。

    为什么原属于高山族的土地,被当时的外省人给花样翻新,巧取豪夺了呢?因为当时的外省人阴狠狡诈,比今天的外省人还内行,在豪夺方面,他们根本来个硬抢,以今天宜兰地区为例,1796年到1799年间,被当时的外省人抢下;再以今天埔里地区为例,1815年被当时的外省人抢下,抢的过程也极尽“大肆焚杀”之能事,抢得高山族逃入深山,“聚族而嚎者半月”,其凄惨可想!在巧取方面,当时的外省人利用高山族不识字,总是在契约上大做手脚,结果高山族一画押,土地就无异久假不归了。典型手脚是把永垦土地(永佃)化为永卖(杜绝契)土地;或干脆用高利贷逼得对方无法偿还,取得土地,等等等等,其欺负人也,比荷兰人用不到二十四元美金的念珠和布,即从印第安人手里换得纽约曼哈顿(Manhatan),还卑鄙得多。这种事态的普遍与严重,连远在北京的中华帝国皇帝都听说了。1746年6月19日,乾隆皇帝下谕给军机大臣,就指出:“...台湾孤悬海外,番民生计,日就艰难,而汉民犹欺骗不已!”可见当时的外省人欺负高山族,已经“刁黠成风”了,连天高皇帝远的皇帝,都忍不住要求不可“侵扰穷番”了。高山族下场的可悲,可以想见!

    高山族不服,想在司法上寻求保护吗?休想!光在当时噶玛兰通判柯培元(易堂)的《熟番歌》里,我们就可以看到高山族的悲惨:“熟番归化勤躬耕,山田一甲唐人争。唐人争去饿且死,翻悔不如从前生。穷窃城中有父母(父母官),走向城中崩厥首,啁啾鸟语无人通,言不分明画以手。诉未终,官若聋,窃视堂上有怒容。堂上怒,呼杖具,杖毕垂头听官谕:嗟尔番,汝何言?尔与唐人吾子孙,让耕让畔胡弗遵?”吁嗟乎!生番杀人汉人诱,熟番翻被唐人丑!”官司打到头来,反被法官大人打了板子,要他让出土地,这种告官,其实是告自己啊!

    至于当时的外省人对高山族二二八式干法,也青史斑斑。以台南附近为例,台南附近在1650年,有原住民三一五社,六万八千人;可是到了1656年,就只剩一六二社,三万一千人了。短短的六年间,一半多人口不见了,这种种族灭绝或逼上玉山搞法,纵希特勒杀犹,犹望尘莫及也!纵二二八杀人,人望尘莫及也。而这些暴行都是当时的外省人联合洋主子荷兰人干的!若来点比较历史学,荷兰人相当于到美洲的白人,当时的外省人相当于卖到美洲的黑人(黑奴),原住民(高山族)相当于原在美洲的印第安人;不同的是,黑人参与杀印第安人的事,至为罕见(转贴者注:印第安人地位在黑人之上,可拥有黑人奴隶);而当时的外省人参与杀高山族,却凌驾其洋主子而上之!

    那些当时的外省人,就是今天台湾人的祖先。(节选)
0%(0)
0%(0)
    你搞懂什么是印美纸,什么叫EQforever?  /无内容 - 流星雨72 11/21/14 (14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中国无人作战攻击机“利剑”出鞘 意义
2013: 印度获南海7个石油区勘探权 印媒宣称是
2012: 中国产CM-400AKG导弹速度超4马赫成航母
2012: 歼15在辽宁舰成功降落 国防部尚未正式
2011: 我早说温家宝不是个合格总理,当个民政
2011: WWII的基本调子根本不是什么“反法西斯
2010: 美国要“灭六国”,中国强烈反击
2010: 日本欲再次与华为敌,我应永远断绝向其
2009: 细柳营,读毛泽东的《满江红》而谈到的
2009: 仿造是为了超越。可我们仿造了半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