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陈用林从未害怕过被澳州送回中国
送交者: 张京民 2005年06月23日10:29:36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陈用林从未害怕过被澳州送回中国
06/23/05 张京民 正义党

陈用林从来就没害怕过被澳州送回中国,因为他知道,只要他公开宣布反对中共政府,这样的事情澳州政府绝对不会做,更因为,陈用林有最后的安全保证,有人向他保证,如果澳州政府不对他提供保护,他有一个最后的安全归属(当然不是中国大陆)!

以上结论完全根据陈用林自己的讲话和行为分析得出。以下是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详细过程。


一、陈用林没有害怕过澳州移民部与悉尼领使馆联系

虽然陈用林后来很混淆地说,在他出逃当日,他携妻子金萍(Jin Ping)和女儿陈凡巩(Chen Fangong)来到了位于悉尼中心火车站附近的澳洲移民部办公室。他说,他向移民部官员出示了证件,要求会见移民部纽省负责人克拉根(Jim Collaghan),并请求移民部官员不要通报中领馆,但被拒绝。与此同时,移民部的其他官员却给中国大使馆打了电话,接着,中国领事馆就打了他的手机。因此,他只好带着家人乘火车逃往高斯福德(Gosford)藏匿起来。


实际上,陈用林到澳州移民部办公室求见、澳州移民部官员打电话给中国驻悉尼领使馆、以及之后他递交要求申请政治庇护的信,这些事情发生在5月25日。而5月26日,陈用林携带妻子哈尔女儿前往澳州移民部,得到的是政治庇护被拒绝的消息,也就是所谓的陈用林的政治庇护申请“24小时遭拒”。


5月25日陈用林向澳州移民部递交政治庇护申请信的时候,澳州移民部已经用电话同中国驻悉尼领事馆联系过了,但是,陈用林这一天去了哪里?--他回到中国领事馆去了!


因此,所谓澳州移民部官员与中国驻悉尼领事馆联系确认其身份,造成陈用林恐惧而出逃,根本就不存在。显然,5月26日,陈用林知道政治庇护申请遭拒之后,他还是可以回到中国驻悉尼领使馆去,没有“恐惧”可言。澳州移民部也是这样告诉他的,并没有说错。


由此说明,陈用林6月4日说他公开自己是因为恐惧也不存在,也就是说,陈用林在了解了政治庇护申请遭拒之后,选择公开并非因为恐惧被送回中国大陆。


这里留下两个问题:

问题一:陈用林申请政治庇护一开始就没有循正常的途径,而是给移民部写了一封信。

问题二:如果陈用林只是为了取得政治庇护或者保护签证,他选择公开也许对他会有帮助,可是,他为什么要诬控澳州移民部官员给他造成了恐惧呢?


参阅:陈用林申请政庇与逃出中领馆的日期问题 (相关内容字体为红色)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560

二、陈用林如果真的“恐惧”被送回国会去诬控澳州移民部?

众所周知,象陈用林这样能够在中国共产党制度中获得重用,得到提拔的人,对奉承拍马和附从权力应该是相当娴熟和有经验的。可是,陈用林一边表示非常“恐惧”澳州政府把他送回中国去,另一边却和澳州移民部作对,诬控澳州移民部的官员给他造成了“恐惧”,并同澳州反对党人士结合指控执政党政府,这难得是正常的希望得到澳州移民部批准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的正常行为吗?

只有当陈用林并不“恐惧”澳州政府会把他送回中国去,只有当陈用林有充分信心肯定自己如果得不到澳州的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的话,他有安全的去处,他有后路的保证,他才会这样去和澳州政府和澳州执政党的重要阁员作对。

另外,就在陈用林与澳州政府和澳州执政党作对的同时,推出并支持陈用林的法轮功组织向澳州的法庭控告了澳州外交部长“违反人权”,这一做法对陈用林取得澳州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会有帮助呢?还是会有伤害呢?

这里说明的是,陈用林的行为并非期望得到澳州政府的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他并不“恐惧”被送回中国,法轮功组织也不打算帮助他争取澳州政府的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他们的行为都是针对澳州政府和执政党而来。

三、陈用林出尔反尔的“绑架”说是因为“恐惧”吗?

2005年6月4日,陈用林首次提出了中共特工在澳州绑架异议人士,并举例说蓝甫的儿子蓝梦在澳州被绑架,然后运送到公海上的中国货船弄回国。

2005年6月10日,媒体调查发现蓝梦遭中共绑架回国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他面对《周末澳州人》有关绑架案的最新调查证据时说:“我是因为恐惧才那样说的,不想再说这事了。”他意思很明白,他希望人们理解他当时的“恐惧”,他在请求同情和原谅,他不想再说下去了。

2005年6月20日,澳州联邦警察调查了陈用林所指的绑架案,找到了许多知情人,媒体了解之后采访了部分配合澳州联邦警察调查的知情人,否定了绑架案曾经发生过,陈用林对媒体说:“我是从可靠的消息来源了解到的......我不想说这个问题......现在不是详细说的时候......我当时说那个事情是为了引起澳州政府重视......”。澳广电视节目主持人特别问道他不说是不是为了保护什么人,他坚决地说:“不是。”

2005年6月22日,陈用林在记者会上说:“2000年1月,在蓝甫的签证到期之前,张劲设计亲自监督绑架蓝先生的儿子,由一个有澳洲公民身份的中国间谍提供所有工具及药品,用一种麻醉药剂称‘毒晶’,把他迷倒,然后带到一个渔船上,再由渔船送到在公海上等侯的 COSCO 中国货轮。”陈用林说,张劲是公安部第三局副局长。

陈用林出尔反尔,22日“详细说”出了消息的来源,是不是又一次出于“恐惧”?是不是为了自圆其说?他为什么24小时就改变了已经坚持了10天的“不再说了”呢?

出尔反尔一次已经对陈用林造成不利,出尔反尔两次则彻底摧毁了说话人的可信度。作为一个当过多年外交官的陈用林,这一点点起码的道理难道不懂吗?

如果我们结合前面所分析的,陈用林并不存在什么“恐惧”被遣送回国,也不“恐惧”得不到澳州政府的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那么陈用林回过头来坚持中共特工“绑架”案在澳州领土上发生过,究竟是要给谁以压力或授什么人以刀剑呢?我们是不是看出,这种“听说”的消息,并不会给中共造成什么压力,相反,澳州政府和执政党却会承受压力许多压力和麻烦。

参考:

http://www.abc.net.au/lateline/content/2005/s1396471.htm

http://www.abc.net.au/reslib/200506/r50573_134586.asx


四、陈用林现在才知道澳州希望与中共搞好关系?

陈用林在6月22日的会议上大量指责澳州政府和执政党领导人,他指控澳外交部帮中共应付法轮功学员章翠英起诉案;他指控澳州政府被中共收买,而不向中共提任何人权问题;他指控澳州政府的一系列做法,其中包括对付法轮功团体的抗议问题等方面,让中共的胡锦涛、温家宝和唐家璇非常高兴......

如果是这样的话,陈用林知道澳州政府与中共政府关系如此亲密,而且还如此在人权问题上讨好中共政府,应该是在他出逃之前。既然知道如此,为什么还要向澳州政府申请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为什么不离开澳州逃到美国、加拿大或者新西兰去申请政治庇护?或者,退一万步,为什么不是先和美国、加拿大或者新西兰联系要求申请政治庇护呢?

陈用林现在对媒体说,因为澳州政府与中共政府上述亲密的关系和对待他政治庇护申请上的态度强硬,造成了他“恐惧”被送回中国去。可是,陈用林如果真有这样的“恐惧”的话,他的这种“恐惧”早在他还没有离开中国驻澳州领事馆之前就应该有了,而不是现在才有的。因此,陈用林用澳州政府与中共关系亲密来解释“恐惧”被送到中国去,又是自相矛盾。

这里再一次说明,陈用林所说的“恐惧”不存在,陈用林公开发表的谈话,矛头显然是指向澳州政府和执政党对中共政府的外交政策。

进一步说,陈用林6月22日对澳州政府和执政党官员公开进行上述指责,不可能是为了自己获得澳州政府的政治庇护或保护签证更加方便,从而说明陈用林已经对自己的安全问题的后路是有充分信心的。

参考:

/gb/5/6/23/n962673.htm

/gb/5/6/23/n963306.htm


五、结论

陈用林从未害怕过被澳州送回中国,陈用林已经对自己的安全问题的后路有充分信心,这种信心在陈用林离开中国驻澳州悉尼领事馆之前就已经存在,这是有人向他保证过的,向他提供这样保证的人,很可能就是法轮功团体背后的人。

也许,在这样一个试图通过改变澳州政府和澳州执政党地位来改变澳州与中共政府关系的大计划中,陈用林只是一个棋子,法轮功团体只是棋盘上的一方,下棋的却另有其人--他们可能来自台湾或日本。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562.html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4: 台湾正在走向独立
2004: 拉姆斯菲尔德部长与刘亚洲的战略水平大
2003: 新疆叛乱纪实
2003: 中国海军的反航空母舰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