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若敏:南极之恋7:登岛准备和沙克尔顿
送交者: 若敏思文 2020年07月16日19:41:27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南极之恋7:登岛准备和沙克尔顿》

Day 5 – December 23, 2019 – At Sea

Latitude: -49.48° Longitude: -43.16°

12:00 PM

(船上摄影师的南极美拍)

美好的一天,从蓝天白云开始,晴空万里,微风拂面,南极的风,舒爽和清新,也带着丝丝凉意,吹起我的长发。在阳台上看到信天翁,环绕着船展翅飞翔,他们一直跟随着我们,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似乎在玩捉迷藏的游戏。令人兴奋的是,广播里说,在船的Portside 有王企鹅在游泳,我赶快跑到十楼的甲板上去观看。

(信天翁在飞翔)

探险队员,正好在这里给大家讲解,他说,这表明我们离南极融合区很近。该区域宽约20-30英里(32-48公里),是南极绕极洋流极冷的水与南大西洋较温暖的热带水汇合的地方。 Scotia Ridge的海底山脉迫使这种冷水流到地表,这种混合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养分密集的觅食场,有大量的磷虾等浮游动物,也使各种动物游泳或飞翔数百英里,前来觅食。从生物学上来讲,我们已经正式进入南极水域!

(探险队员在观鸟)

接着是每天的船长报告,他讲解了一下地理位置和航线情况,最后告诉大家,南乔治亚岛,已经越来越近了。

(探险队员在甲板上随时回答客人的提问)

这一天最重要的工作是为登陆南乔治亚岛做准备。所有的人要去试穿登陆靴(网上事先租好,24天约100美金)如果大小不合适,还可以调换。试穿后,找到写着房号的鞋柜,把靴子放进去。

(探险队员在帮助试穿靴子)

以后,每次登陆前,要换上靴子。而返回邮轮后,也要把靴子放回原位。船上有工作人员负责检查靴子的清洁和消毒情况。

(不同号码的靴子)

调换Parka防风防水冲锋衣。这是船上发给每位船员的赠品。上船之前,在网上填写衣服的尺码,上船后,被送到每个客舱里,如果不合适,可以去指定地点调换。

(生物检查)

根据IAATO 的规定,Bio-Check是必须的,所有带上岛上的东西都必须通过严格检查,包括背包、登山杖、相机、外衣。探险队员和工作人员对用品进行鸡蛋里挑芝麻的工作,可谓精益求精,用吸尘器仔仔细细地清洁。因为南极的生态系统十分脆弱,不能让任何种子和生物带上岛,防止外来物种的入侵。并且还要阅读IAATO 的条文,签字画押,做出保证。

(探险队长讲解公约,不能带任何东西上岛,也不能带走任何东西)

这一天有两个讲座我特别感兴趣。

(布伦特在南乔治亚岛)

探险队员,鸟类学家,Ornithologist,布伦特·休斯顿(Brent Houston)在上午9:45进行了关于《南乔治亚岛的企鹅》讲座。

布伦特·休斯顿(Brent Houston)博士,是一位令人称奇的极地勇士。在过去的30年中,他参加了450多次极地远征队,进行野生动植物的研究,访问了100个国家。他的专业知识包括海鸟,企鹅,北极熊和鲸鱼,他在船上,是南极现场教科书,30年的极地工作经验,使他对南极太熟悉了。

他也是《南极百科全书》和《南大洋》的特约编辑和摄影师。 1995年,他与英国皇家海军一起乘直升机航行,拍摄并记录了南极半岛上每个已知的企鹅居住地,并且发现了两个新的企鹅居住地。他去过南极洲120多次,海陆空全方位,涉足了所有可以参加研究的地方。

他的开场白,至今让我记忆深刻:如果他只剩下2周的生存时间,他将用一周到达南极,另外一周在南极度过最后的时光!可见,他对南极用情之深。

(布伦特在南极考察)

这一天讲座是关于到达南乔治亚岛,与南极半岛游相比,除了船票更贵,大部分人很难抽出3周时间,去旅行。据统计,每年去南极的人,只有10%去过南乔治亚岛。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11位华人,有幸在第一天就乘坐了布伦特的冲锋艇)

为什么南乔治亚州如此特别,非去不可?因为地球上只有极少数的地方,可以让你有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野生动植物体验,而南乔治亚州就是其中之一。

(南乔治亚岛,Jack 摄影)

想象一下吧,Brent开始放照片,踏上沙滩,在目光所及的范围内,成千上万的王企鹅在欢迎你!很特别的通心粉企鹅(也叫黄眉企鹅)在跳跃,成千上万的毛海狗和象海豹躺在沙滩上,信天翁在空中盘旋飞翔。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你仅仅是一位客人。

(南乔治亚岛极为罕见的黄眉企鹅)

他说,站在100,000只国王企鹅中时会感到兴奋,企鹅的声音,目不暇接的画面,甚至使你无法呼吸的难闻气味,都让你感叹和称奇。

(南乔治亚岛的王企鹅)

他的讲座,图文并茂,让我急不可待地希望早一点到南乔治亚岛。

(探险队员合影,右一布伦特,右二特雷弗)

第二位演讲者•特雷弗·波茨(Trevor Potts),讲述了《在沙克尔顿之后》的迷人故事,描述了他如何重现了一百多年前,欧内斯特·沙克尔顿和他的小团队令人难以置信的逃生旅程。

(特雷弗重走沙克斯顿路线的船)

这是一位传奇人物,来自苏格兰的勇士。1993年,Trevor用24英尺(7.5米)长的詹姆斯·凯德(James Caird)船的复制品,带领团队,成功地复制了欧内斯特·沙克尔顿(Ernest Shackleton)1916年从象岛到南乔治亚的史诗般的逃生任务。

(南极半岛皮划艇,船上摄影师拍摄)

他在2001年加入另一支团队,复制了沙克尔顿从哈康王(Kak Haakon Bay)到斯特罗姆内斯(Stromness)的山脉穿越,22英里的冰原徒步,跨越4500英尺高的冰川,雪原和冰冷的斜坡,其艰难程度令人难以想象。他还曾经划着独木舟到极地,包括在白令海峡(Bering Strait)、北极挪威和加拿大北极地区。他从阿拉斯加划独木舟穿越白令海峡到俄罗斯,近乎传奇。他的每一次讲座,每一次图片的展示,都让我们对这位身材不高的勇士,增添敬佩之情。

(沙克尔顿)

谈到南极,就要提到沙克尔顿,这是一位具有悲情色彩的传奇探险家。1901年,年仅27岁的他加入了英国南极探险队,一行38人搭乘“发现号”前往南极,他负责在船上协助科学家的实验工作,还编制了一份船上的刊物《南极时报》,最后抵达了麦克默多海峡。

1902年,前一年的探险队长斯科特挑选沙克尔顿和船上的医生,并带上狗,一起再次前往南极,原计划到达南极点后返回,但由于经验不足,加上难以抵抗的恶劣环境,三人患上坏血病,不得不拖着饱受摧残的身躯返回。

1907年,沙克尔顿再次启程,肩负着要将英国国旗插在南极的任务。他与三个伙伴一起,乘坐探险船“宁录号”向南极点进发。但遗憾的是驮运行李的小马在途中掉进冰窟窿,他们只能凭借所剩不多的物资前行,最后将英国国旗插在距离南极点仅剩180公里的地方。返程中,食物匮乏的他们又因为食用马尸患上了痢疾。沙克尔顿只得与其中一个同伴先行出发,让另外两个身体虚弱的同伴暂时在中途补给站休息,获救后再次折返接回了另外两人。

1911年,挪威人罗尔德·阿蒙森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抵达南极点的人。沙克尔顿再次燃起了冲刺南极点的梦想,他花了三年时间来筹备这次南极探险。

这是沙克尔顿的最后一次探险,也是让南极象岛载入史册的一次探险。1914年8月1日,沙克尔顿带领从5000名应征者中挑选出的27名优秀队员,以及爱斯基摩犬、纽芬兰犬等69只用来运输的狗,乘坐当时世界上最坚固的木船之一“坚忍号”(取自沙克尔顿的家训“坚忍致胜”),从伦敦南下。

12月5日,“坚忍号”离开南乔治亚岛,但刚刚进入威德尔海,老天爷又给沙克尔顿出了难题——一望无际的茫茫浮冰将船紧密包围,“坚忍号”在这片浮冰的迷宫里寸步难行。此时气温低至零下五十多度,沙克尔顿一行人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济于事,也无法向外界求助,只能在冰封的木船上陷入漫长的等待。

为了让等待的日子不那么枯燥,沙克尔顿带领队员们训练小狗、进行科学实验、定期铲冰、练习逃生等,还安排理发比赛、唱歌比赛等来鼓舞队员的士气。

然而,一次猛烈的暴风雪掀起浮冰砸向木船,给“坚忍号”带来了致命的灾难。在零下几十度的寒冬,残破的船只最后也被巨大的冰块压毁。沙克尔顿只好带领探险队员们弃船逃生,为了保障每一个队员都安全离开,他一直坚守到最后才下船。

但面临物资匮乏,他们不得不想办法离开。28人登上一块巨大的浮冰向北漂移,在浮冰消融之前,队员们又乘坐抢救出来的3艘救生艇,迎着疯狂肆掠的暴风雪在狭长的水道里艰难前行。

风雪中飘摇的28人,整日食不果腹,浑身的衣物在严寒中早已变成了冰甲,但沙克尔顿依然用微笑鼓励着每一个人。终于,他们在7天后拖着虚弱疲惫的身体爬上了荒芜的象岛。

他们不得不捕杀岛上的海象、海豹、企鹅来充饥,以勉强维持生存。但这并非长久之计,沙克尔顿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他将带领其中4名队员乘坐一艘救生艇,在巨浪滔天的海面上横渡约1300海里,前往设有捕鲸站的南乔治亚岛求救,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自救行动。

沙克尔顿一行5人在狂风怒海中航行了17天后,竟然奇迹般地抵达了南乔治亚岛人迹罕至的南岸,但距离北岸的捕鲸站仍有十分遥远的距离。沙克尔顿又在同行的4人中,挑选了2名体力较好的队员与他一起奔赴北岸的捕鲸站。

3人仅靠一根绳索、两把冰镐,历经30多个小时的艰难跋涉,凭借顽强的毅力与耐力,横越了42公里的高山冰川,走过了从来无人涉足的南乔治亚岛内陆,终于看到了捕鲸站,就像看到希望的灯塔一样。他们3人抵达捕鲸站这一天,已是1916年的5月20日。

3天后,身体尚未恢复的沙克尔顿急不可耐地接回了被留在南乔治亚岛南岸休息的两名队员。随后,他不顾别人的善意劝阻,又借船开往象岛亲自去营救其余的23名队员。但由于海面风浪太大,前三次营救均以失败告终。

8月30日,沙克尔顿第四次出发营救,船只终于驶近象岛,还未登陆,沙克尔顿就急着远远眺望岛上的人影,开始清点人数,他始终记得最初带领队员们南下时的承诺——“全部队员都要一个不少的活着回来”。当发现23名队员一个不落都在岛上的时候,沙克尔顿喜极而泣,他终于如约接走了当初留在象岛的队员们,带着他们一个不少的活着回到英国。

从1914年8月1日启航,到1916年8月30日救出所有队员,整整两年艰苦卓绝的冰海历劫,被永久地载入史册。虽然这一次南极探险仍然以失败告终,但却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绝地求生的典范。

在这次惊心动魄的南极探险中,沙克尔顿凭借充满智慧的见地、临危不惧的胆识、坚毅乐观的态度、百折不挠的决心、言而有信的品格,展现了他非凡的领导力,也在南极象岛留下了一段传奇的英雄故事。如今,沙克尔顿早已在南乔治亚岛的墓地里安息,他的墓志铭一直在激励着后人:“我相信,人的一生,应该竭尽全力去获得生命最好的奖赏。”

(每天的例会,总结当天的情况,安排明天的行程)

晚上6点半,是探险队长Chris Srigley和探险队员,对这一天的回顾,也描述了第二天在格赖特维肯(Grytviken)我们第一个停靠港的情况。并且公布了各组登陆的时间,400名乘客,被划分为红、白、蓝、紫和绿色组,我如愿以偿地被分在我最喜欢的红色组。会议之后是龙虾晚餐,大大的龙虾尾,十分香甜可口。船上的餐饮,是五星级的。鱼子酱、松露等名贵食品,常常会见到。厨师的烹饪和摆盘也堪称一流。

晚餐后,是圣诞晚会,船上的工作人员都身兼数职,歌唱演员、舞蹈演员和乐队,都有其他的工作。人尽其用。

还看到有趣的现象,探险队员们把窗户都用布挡上,据说,怕信天翁等鸟类,对着灯光冲击。房间里都拉上来厚厚的窗帘。南乔治亚岛离我们只有几小时的航程,我们已准备好登陆冒险!

(布伦特和探险队长Chris 在遮盖窗户)

最后,让探险队员的日记作为结尾。

Day 5 – December 23, 2019 – At Sea – Written by Meredith Bass– Photos by Meredith Bass and Robert Egelstaff

Our journey towards South Georgia was in its final leg and you could feel the excitement building this morning. Sunny skies and a slightly stiff breeze from the North welcomed our guests as they awoke, slightly bleary-eyed having lost an hour from the time change as we headed east. Some Southern Petrels joined our wake throughout the morning soaring gracefully in the uplifts provided off our stern and delighting those that bundled up for breakfast outside.

Our Expedition Team even spotted some King Penguins off the port side swimming in the water, a clear sign that we were very close to the Antarctic Convergence Zone. This area is about 20-30 miles (32-48 km) wide and is the spot where the very cold water of the Antarctic Circumpolar Current meets with the warmer tropical waters of the Southern Atlantic. The submarine mountain range of the Scotia Ridge forces this cold water to the surface and this mixing produces incredibly nutrient-dense feeding grounds teaming with zooplankton like Krill that animals will swim or fly hundreds of miles to enjoy. Biologically speaking we have officially entered Antarctic waters!

Expedition Ornithologist Brent Houston continued the morning with a lecture on the Penguins of South Georgia and Historian Trevor Potts followed in the afternoon with his fascinating story entitled “In the wake of Shackleton” describing how he recreated the unbelievable journey that Ernest Shackleton and his small crew did on South Georgia more than a hundred years ago. Meanwhile our team completed the Bio-security checks on all our guests outer-wear to make sure nothing is introduced in the very protected eco system on this British island we are visiting.

We wrapped up our day with our first Recap/briefing where our Expedition Leader Chris Srigley described what was going to happening the following day in Grytviken our first port of call. Land is only hours away and we are ready for the adventure to start!

(沙克尔顿照片和资料,来自网络,布伦特的照片来自FaceBook,Huawei P30 Pro 照片来自摄影师神仙的手机,还有几幅照片,来自船上的摄影师,特表示感谢!)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香港警察太不專業了。【雜】總在香港學
2019: 战斗力之探讨
2018: 怎样删除计算机硬盘里的文件才能不留痕
2018: 望乡等人跟着阴谋论起哄其实是最傻的,
2017: 铸金和塑铜像的简单结语
2017: 咏朴副教授惨遭轮暴
2016: Gettysburg Address - 直言朗读
2016: 石牛:回随便君:《大话四川》
2015: 老人活动中心老人吃饭一元钱和托儿所小
2015: 李克强是傻逼。救什么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