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若云:《芳梦佳人》 长篇情爱小说连载 (57)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7月17日08:43:48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长篇情爱小说连载 57

作者    若云

“我怎么可以要不明不白的东西呢?”

“许局长,你不要为难我们下人,这些事跟我无关。你不去看,我会被解雇的。”

“好吧,明天上午十点,到办公室接我。”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家走去。到家后,心烦意乱,不知所措。世界上哪有这种事,她不敢惊动韦关,更不能和别人商量。她又给自己唯一的“亲人”春君打电话,她把这事告诉她,春君说:

“这不一定是坏事,先去看看,几百万的房钱,总能知道谁付的。”许薇突然变了口气,悄悄问:

“好姐姐,问你一件事,什么时候最能怀孩子?”春君有点奇怪:

“小妹结婚了,该早告诉我,我要参加你的婚礼。”许薇避而不答,继续问:

 “好姐姐,告诉我,其他事,等你来省里玩时再说。”春君告诉她:

“你要算一下,二次月经周期的中间一周内,怀孕率最高。”许薇还是不明白:

“月经好几天,算哪一天呢?”春君想了想,怎样才能让小妹明白,她耐心地说:

“比如从月经五天干净那天算起,到下次月经来的第一天,这之间的中间五六天。”

“来过的,我知道,下次没来,你怎么知道?哪是第一天?”

“小妹平时很聪明,怎么现在不开窍?你得把上次的月经作为参考,比如,上月二十五号是第一天,等你这次停经时,假如是四号,四号和二十五号不算,你从五号算到二十四号,正好二十天,中点是第十天,四号加十天便是十四号,这是月经周期中点,这中点的前后三天,合起来六天,怀孕率最高。”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那为什么要在这六天?”

“那是因为这六天,是你身体内的排卵期,有卵子出来才能怀孕。”许薇不敢再问了,自觉心在跳脸发烧。口词不清地说:

“好姐姐,明白了,明白了。”第二天,那男生真的按时来,接她到了工地的一间房间里。他把一张名单拿出来,指着第三格问:

“是你的名字吗?”许薇左看右看,是自己的名字,只好同意:

“是。”那男士不客气地说:

“请签字。”许薇不知道,是谁把她的名字写在这里,她想准备拒绝:

“我怎么可以乱签字呢?”男生很不高兴,也不耐烦地解释:

“你是局长,应该明白。我每天有一张表,按上面的名字,带他们看房子。任务完不成就要扣奖金,甚至炒鱿鱼。你问的问题跟我无关。”她只好签字,先看模型,再看独立房,是由他挑选的五栋。依次看完,他问:

“要哪一栋,记下,签字。”许薇签完字,他说了一句“谢谢”。把她送回到单位,又一声“再见”,走人。几周后,又有一位女的来电话,要见许薇。约好在招待所,二人见面后,她说:

“这是房产证,请签字。”这次她什么也不问了,签完字交给她一串钥匙。

“这是保险证,你已付一年保险费,请签字。”签完,给她原件。

“这是你买的全部家具,和搬运安装文件,请在下面签字。”签完又给一张纸,她不太客气地说:

“你必须按这里说的,到新房去开门,让公司搬进家具。然后,你要等到安装完,他们离开后,才能离开。否则,房内丢失,或产生任何问题,你自己负责。”说完,没多说一句话,就“再见”离开了。这是平白无故增加了二套昂贵的独立房,自己又只能住在招待所。目前还不敢告诉韦关,有这二栋房,特别与万全有关的那栋房,更要严格保密。最近她和韦关的约会,都在另一宾馆,每次都换房间,每次都由宾馆的一位神秘女士和她联系。后来,她和韦关提出,由她定时间,韦关问都不问就同意,告诉她那女的电话号码。确定时间后,由许薇给那神秘女打电话。一切都会安排好,原则是月经一停,每周一次,月经中期,基本上是隔天见面。而且,根据春君的建议,完了要抬高臀部,至少半小时。

就这样,二个月了,还没有动静。万全来过二次电话,要来省里,都被她找借口拒绝了。其实,万全猜到她是韦关的情人,所以,万全根本不敢碰许薇了。当然,不管什么原因,许薇不敢得罪万全和县首长,更不能和他们有任何关系,否则心里难受,对不起心上人。她把时间放在这次来的第一次约会,她认为那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是心灵夫妻的起点。从此,她决心不准任何人,再碰她的肉体。她认为,自己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韦关的,不是自己的。她要像圣女一样,渡过后半生。

大约三个月后,韦官告诉她可以住进新房。许薇没有说,但韦关什么都知道。住进去后,韦关有钥匙,所以什么时候都可以住在一起。由于他官大,所以还是有风言风语。这时,她更着急,她为他准备东北人参酒。一条参要花几万人民币,她舍得。果然苍天不负苦心人,她怀上了。为了保险,春君来这里住了一个月,由她陪许薇到妇产科检查。春君知道了他们的全部关系,她毫不犹豫地支持许薇。韦关也想把她调到省医院,二人住在一起,好照顾许薇。经过一番努力,还是先调春君到妇产科,以后再想办法调父母。不过,春君妈不太同意来省城。一来年纪大,习惯小城市生活,什么都又近又方便;二来牵涉女儿太多,春君几乎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

春君来省里后,和许薇住在一起。由于韦关的关系,平时春君住医院的医生宿舍,相距很近,有时开车来接,也不过十分钟,坐公交车也只要二十分钟。韦关真的把春君当妹妹,托了几个战友,帮她介绍对象。终于找到一位外科医生,省某医院副院长,比她大几岁,他叫朱寒。他原和一位干部女儿谈恋爱,拖拖拉拉达四年。前年,因搞到出国名额,到北美去了。由于没有正式结婚,也就简单分开了,开头还打几次电话,现在近一年没有联系。

朱寒告诉干部爸妈,他准备重找对象。她妈特别通情达理,总怪女儿朝三暮四,不安分。她有二个女儿,没有儿子,对朱寒还情有独钟,每次去,她都把他当儿子对待。只要她和女儿吵架,妈都站在朱寒一边。这次朱寒经韦关战友介绍,找到春君,妈说要来参加他们婚礼。第二次见面,朱寒把什么都告诉了春君,他说:

“我们同姓,女的叫朱明,妈叫林荫,爸叫朱钢,姐姐在京城,没见过。荫妈很有趣,还说要见你。” 林荫见春君后,非常喜欢她,在朱寒和春君结婚前,林荫很固执,也很霸道,非要认春君为干女儿。朱钢不高兴地说:

“你自己生了二个女儿,要这么多干什么?”林荫还认真地说:

“这事跟你无关,老头,说清楚,家里二个女儿,你是爸。春君是我一个人的,我不准她叫你爸。你看春君,长得嫩嫩白白,又是大学生,又是医生。你的二个女儿,哪一个能和她比?”老头整整有词地说:

“那还是你的肚皮不好,才没生好。你看,小的连脾气都像你。” 林荫气急了,骂老头:

“你这没良心的老东西,不去照照镜子,自己长了个啥样。我这朵鲜花,插到你这堆牛粪上,不就是因为为我出身不好吗?”荫妈越说越伤心,竟然大哭起来。这时,朱钢吓坏了,赶紧拿毛巾,抱着妻子边擦边检讨: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因为我长得丑,生了二个不好看的女儿。全是我不好,是我因子不好·····”这下把林荫弄得破涕为笑,恶心他地说:

“狗屁不通,是基因,什么鬼因子。”老头赶快附和承认:

“対,对,我没读书,我笨,说过好几次,都没说对。”看丈夫这样,荫妈气也消了,但还是不让步:

“女儿我认了,可没有你的事。”老头怕吃亏,忙着求她:

“不,既然你决定了,夫妻要保持一致。春君也确实很讨喜,我同意,我也要当干爸。”春君盛情难却,又加上林荫本来就把朱寒当儿子一样,两人也有感情。就这样,在林妈家举行了简单认亲仪式。现在,只要林荫来,她们都叫妈。

春君带朱寒来见许薇,她见到朱寒后,觉得人不错,劝姐赶快结婚,生个孩子,年龄不饶人。他们结婚后,住到军区大院,不久也怀孕了。春君有孕,但末成形,只有许薇和韦关知道,所以不妨碍正常活动。林荫要过生日,朱寒自然要张罗。俩人买了生日蛋糕和熟肉菜,一起到林荫家,这使他们分外高兴。老头老太,平时孤孤独独,来两个美女帅男,自然房屋生辉。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朱寒前面的未婚妻朱明也在国外怀孕了。吃饭期间,林妈说:

“朱明来电话说,找了个假洋鬼子,结婚了,又怀孕了,要我出去陪读。还不是要我去照顾她坐月子,带孩子。”春君问:

“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朱寒插话说:

“妈忙,哪能把每件事,都记得告诉你。”林妈叹口气说:

“好闺女,她被我惯坏了,没有你们俩人规矩。”春君又问:

“什么时候走,听说很难办手续。”她说:

“由她办。我真走了,老头一人在家,怎么办?”朱钢是南下干部,半文盲,不善言谈。家里家外,全是林荫说了算。这时,自己揉揉眼睛,看着老伴,还是一句话也没有。

人事局都知道许薇还没有结婚,可她的肚子越来越大,没法去上班。就是韦关来,许薇还会脸红心跳,不好意思。一天韦关说:

“今天特别累,南方改革步伐越来越快,这里也越来越难以控制。不管好坏,人民越来越富,当然,有些人简直是财可敌国。你准备一下,我洗个澡,喝点酒,晚上就睡在这里。”许薇脸红红地说:

“要么,我帮你洗,把酒和小菜放在浴池边,像外国人洗热水澡一样。”

“行,行。”本来是她帮他洗,结果是韦关温柔得像个女人,倒把许薇翻来翻去洗的干干净净。不仅如此,还三次用耳朵贴着肚皮听孩子的心跳声,还说听到了。这时,许薇闪着泪眼,开心得好像在天堂游荡。韦关说:

“你比怀孕前更白,更嫩了。”大概是温水冲的,又是肌肤接触,俩人无意中滋生出几丝幽情,几分密意。许薇尽可能配合他,但不敢太激情,生怕刺激肚子里的小宝宝。这是一生中,第一次在浴池里,分外刺激与甜蜜。韦关有点累,斜卧在床上。许薇穿上透纱裙,坐在床边椅子上,陪他一起喝江米酒。韦关有点发愁:

“肚子越来越大,怎么上班呢?请长假也得有理由。听说,有人到国外生孩子,你想去吗?”许薇说:

“国外?国内我也无亲无故,只有春君。虽然不是亲姐妹,但比亲姐还亲。如果能离开这里,生完再回来上班,那孩子又交给谁?”韦关也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安慰她说:

“睡吧,明天我叫秘书去打听一下。”许薇把韦关的手放在自己身上说:

“春君刚有孕,她是妇产科医生。如果能在一起,真能相互照顾一下。”韦关突然吻了她那鲜嫩的乳峰,问她:

“天上不会掉下一个人来,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父母的踪迹?”

“没有半点印象,听说二岁左右就给人了,哪能记得?”

“养你的那家呢?谁?”韦关高兴了,就从这家着手,明天叫秘书派人去调查。

韦关不仅人高帅,而且是京华大学生。早年弃学从政,加入组织,是出类拔萃的年轻有为的干部之一。猛将手下无弱兵,他的秘书也是京华毕业,外贸专业。他向韦关汇报说:

“二件事,一是许局长的抚养人,暂无可靠消息。二是请假出国生孩子,可以解决。一公司董事长说,由他负责。”韦关问:

“负责什么?”男秘书不容置疑地回答:

“一切。包括签证,安排住院,和孩子未来入籍上学等。”韦关沉思良久,说:

“告诉我,他是谁,或你约他来见我?”秘书诚恳而又老练地说:

“首长,此事你不宜出面,不安全,万一有事,也不好办。最好一切由我全权处理,我和他很熟,不会也不能伤害到你。即使必要的签字,也由我和许局长负责,请首长尊重一次我的意见。”韦关站起来,望着窗外,很久很久。然后走向秘书,按着他的肩膀,看着秘书的眼睛。好一会,才一字一句地说:

“你去办,万一有事,我会承担全部领导责任。”随即秘书到人事处,和许局长谈话,他说:

“首长叫我全权办理你出国问题,你有什么具体要求吗?”看秘书板着面孔,立正姿势坐着,脸上无文丝笑意。她迟疑很久,才支支吾吾地说:

“如果可能,最好能让一位省医院妇产科医生春君,陪我去。但若不方便,也可以不要。我本人再无任何要求。”秘书还是严肃地说:

“请局长写下她的姓名,住址,及工作单位。”许薇写完交给他,他看完抬头对许薇说: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只骂五香豆”?这是从嘴里说的话吗?
2019: 本坛傻屄有几个懂得公民逮捕法律吗?对
2018: 淡紫,这是我给你的认罪书。请笑纳。
2018: 这里谈政治的很多。却没人对昨天的川普
2017: 懒同学苏小小考的对话考
2017: 铸金讨论差不多了。研究一下埋玉
2016: suibian2009:没赶上才艺表演,甚憾甚
2016: 正确网上测试英语发音的办法
2015: 和小曹日间遇雨,多指教
2015: 有比嫁给韩国人更傻的SB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