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讨论会续篇
送交者: 云乡客 2020年07月31日14:58:56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某地“工商联”举办活动,就习近平主席“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进行学习和讨论。会上工商联的领导轮番发言,企业家代表也大谈学习心得。电视台现场录影,镜头所到之处一片欢欣鼓舞景象,学习讨论会在热烈的掌声中完满结束。 
有几位民营企业家会前就约好共进晚餐,选的是当地一家性价比极高的海鲜饭店,要了一个包间。菜式并不奢华,用料及烹调却都是上乘。酒过数巡,话题不知不觉转移到先前的学习讨论会上。经营家用小电器的刘老板酒量最浅,晃动着酒杯说:“这次受疫情影响,不少企业的现金流都出现或大或小的危机,真要能切实执行习主席所说的,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好了。”
做模具的邵老板笑着搭话说:“刘老板真是醉了!纾困解忧的资金从来都是向亲儿子国企倾斜的,我们这些私生子运气好的话,也许能从他们的手缝里捡得几个钢蹦,摊不上才是常态。”座上各位老板无不颔首认同。
年纪最大的常老板看气氛不对,赶忙举起手中的酒杯说:“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还是喝酒吧!”
大家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从国外学成回归的佐治,接手了老父经营多年的儿童服装厂,他的父亲与常老板有多年的交情,他问道:“常伯伯,我对主席的一句话不太明白,您能够给我解释一下吗?”
常老板说:“哪一句?”
佐治:“主席说要支持适销对路出口商品开拓国内市场。既然说是出口商品,怎么又说开拓国内市场呢?”
常老板微微一笑说道:“这个问题要请我们这里理论水平最高的曹博士为你解答。”
曹博士是常老板的法律顾问,听得常老板那样说,略为沉吟了一下再开口:“根据我的理解,习主席的意思是要为国内的生产商寻找适销对路的出口商品,并对这些厂商予以支持。这个句子的结构比较复杂。也不知道理解得对不对。请勿外传,以免招来妄议之罪。”说完了还拱手作揖,众人会心一笑,低头吃菜。
这时一个大嗓门响起:“对与不对,自有掌握政策的官员施行,轮不着我们小民百姓操心,我感兴趣的是习主席要求我们主动为国担当,为国分忧。像我这等小虾米还等着国家救济,不拖国家后腿就不错了,习主席那番话怕是对常老板你们这些大老板说的吧。”
这是拥有几家石材厂的孙老板,外号“孙大炮”,家资不菲却时常装穷。常老板知道他的个性,还是微微一笑,没打算接他的话头。没想到那孙大炮跟着又说:“不过那什么清末民初的张謇,抗战时期的卢作孚、陈嘉庚都是些什么人哪?”
众人闻言大笑,常老板对那位有点书卷气的何老板说:“老何!你通晓历史,你来说说好吗?”
坐在孙老板正对面的的何老板说:“据我所知,那三位都是大企业家,大有钱人,都曾经为国家、民族出过力,可惜结局都不怎么样。”
孙老板听了大感兴趣,连问怎么啦?何老板抿了一口酒,悠悠然地说:“清末民初的张謇有状元企业家的美誉,但是 1922 年破了产,四年后悄然病逝。陳嘉庚是马来西亚华侨,既是企业家,也是教育家,还曾投身政治,可惜 1929 年的时候,世界经济大萧条,他的商业王国也大受影响,出现资不抵债的状况,苦撑到 1934 年,整个商业王国全面收盘。所幸 1950 年后回中国定居,得了不少政治头衔,得享善终。最惨的是卢作孚,毕生致力于实业和教育,由于他创办及拥有的“民生轮船公司”而在 1949 年被称为“中国船王”。1950 年他带着自己的船队从香港返回中国大陆,与政府签订了公私合营协议。三反、五反运动期间,民生公司由于经营状况不佳,逐渐陷入财务困境。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1952 年 2 月 5 日公司所属的川江主力船“民铎”号在丰都触礁沉没。三天后,卢作孚在重庆民国路 20 号家中吞服安眠药自杀身亡。他在一张草纸上留下遗嘱:
妻子蒙淑仪生活依靠诸儿女;民生公司股票退还;西南军政委员会证章送还;借公司的家具归还。”
何老板的声音低沉缓慢,越说到后来声音越小。后来,包间里只剩下几缕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早告戒过习近平多次,广东人热爱暴力,
2019: “三代祖传物理大师”就像《聊斋志异》
2018: 妖妖不要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2018: 与冬冬谈点物理的常识, (为了挽救失足
2017: 印度居然没收了1500吨毒品
2017: 大乘小乘?
2016: 直言同网要提"逻辑"?哈哈,这意味着
2016: 直肠炎,脓现在知道大家为何厌恶脓这个
2015: 给老六的跟贴发到了沟里,
2015: 可笑的无的放矢和编排,我从来没有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