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丁丁家长
万维读者网 > 海 二 代 > 跟帖
慈悲心,恭敬心,持戒,
送交者: 亦宛然 2015月09月29日10:20:12 于 [海 二 代]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六、学佛修行的故事--“异相”,走上学佛之路,虔诚,做功课, 亦宛然 于 2015-09-29 10:14:57
 


5、妈妈的悲心



中午要吃米饭。我舀了大米出来。



妈说:“米里面有虫子了。先捡一捡。”



一会儿,一条白白的胖胖的小家伙被我发现了。



我捏起它,就要往垃圾桶里扔。



“不敢扔!会死掉的。”妈阻止了我,然后给了我一个口子挺大的塑料瓶子:“放进这里面。”



我打开瓶子。“哎呀,妈,你怎么把虫子都放进这里来了?”



瓶子里,七八条米虫子在里面爬来爬去。奇怪的是,还有不少米粒。



“这是妈妈这两天捡出来的虫子。先放到瓶子里,集中一些后再把它们放到楼下的草坪里。”



“那,还放米干嘛呢?”



“让它们吃啊。”



哈!原来妈妈怕它们到了垃圾桶里被垃圾挤死,就把它们“请”进了瓶子里,又怕它们饿死,就给它们放入了食物。



于是,我把虫子放进了它的伙伴们当中。大米捡完后,我到楼下将虫子倒进了草坪里。



这是几年前的一个小故事。



妈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呢?不就是几条小虫子吗,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告诉你,比这个还“麻烦”的事多的是。



比如,妈在十几年前就发了个愿心:到冬天时,给小鸟鸟喂食物。因为妈妈看到小鸟冬天不好找吃的,可怜它们,就有了这个想法。开始的前几年,妈把米粒或者饭粒放到窗户外,小鸟就会来吃;七年前,搬入现在住的这个小区,妈妈开始捡“垃圾”的生活后,每晚临睡前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将垃圾桶里捡来的面包、饼干、馍馍等切成小块状,第二天早上撒到小区僻静的几个角落里让鸟儿吃。别以为这个活儿好做,麻烦得很。因大多是干馍馍,切起来很是费劲,往往要花妈妈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实在切不动的,还得叫老爸帮忙。妈的这件事一直坚持了7年,天天如此,直到去世前两个月才终止。



再比如,三年前爸妈住的房子里不知怎么来了只小老鼠。上蹿下跳,左啃右咬,将柜子里的衣服、粮食折腾得够呛。还神出鬼没,根本逮它不住。应付这种事,一般用老鼠药就轻松解决了。我妈妈怎么做的呢?——在小老鼠经常出没之处摆放食物。注意,食物里绝对没有毒鼠强。妈妈就是专门喂它。这个小家伙也不客气,趁人不在就吃掉了。妈看到小老鼠吃完了,就再给它放上。就这样,这只小老鼠每天被妈妈喂着养着。近一年后,可能终于“良心发现”了,才从我家销声匿迹。



妈为什么要这样子做?现在揭开谜底:这来自于妈妈学佛后,明白了佛陀开示的“众生同体”的道理。伟大的释迦牟尼佛当年为了帮助可怜众生从生老病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毅然抛下荣华富贵出家修道。当他经过多年艰苦的修行终于发现了宇宙人生真相之后,他告诉我们:我们这个世界的所有众生都具有佛性,都能成佛。动物跟人类一样有思想有感情,一样爱惜自己的生命。我们是不可以随便伤害动物的。不但不可以伤害,还应给予最大的爱护。



因此——妈妈走路时往往会低着头看着地面,以免踩住脚下的小生命;



妈妈看到路边的小猫小狗等等小动物大动物,看到家里的蚊子苍蝇等等小虫子都会给它们念三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为的是“一历耳根,永为道种”,给它们播下未来成佛的种子,甚至空中有小鸟飞过,妈都会冲着人家快速念一遍。



到菜市场买菜,妈会找到卖鸡鸭鱼的摊位,对着笼子里的鸡鸭、水箱里的鱼儿合掌诵念三皈依与佛号,全然不管摊位主人异样的眼光与耻笑的表情。



因此——



学佛伊始,妈知道了吃素是对动物的爱护后,立即戒掉肉食,25年再没吃过半口。



知道了放生(解救动物的生命)是对动物的爱护后,马上积极投入其中。或寄钱给寺庙请出家师父代为放生,或亲自到菜市场买下鱼儿泥鳅鸽子等诵念经咒后将它们放归。



知道了穿在身上的某类衣服是建立在动物的痛苦之上后,妈坚决不穿皮鞋、蚕丝衣、羽绒衣,甚至是羊毛裤、羊毛衫。



妈本来就是个特别仁慈的人,通过学佛知道了众生的苦难后,对这些小动物就更加怜悯更加慈爱。她可怜它们因无明而堕入畜生道,她感同身受着它们身体的苦心灵的苦,尽最大的力量去帮助它们爱护它们。一次我和妈妈放生鱼儿时,妈对着鱼儿说:“鱼鱼,可怜的你们!和我一起念佛吧!好好念佛,下辈子就投胎转人了,然后好好学佛,就再也不会受轮回的苦了!”紧接着,妈妈为它们念三皈依、佛号、经咒。妈在做这些念诵时非常的投入,听声音、看神情,妈是真的可怜它们,为它们悲叹,为它们祈祷,声音里、神情中,妈妈那颗悲悯众生的心在熠熠闪光……



妈妈在放生。给鱼儿念佛









对动物如此,对人更是悲心切切。



还是从学佛开始,妈知道了这世间有六道轮回,有三世因果,知道了“佛法难闻,人身难得”,因而在自己精进修行的同时就开始了对人们的力所能及的帮助。



九十年代,我们家乡还几乎没有佛法。从未听说有哪个人在学佛。人们都在迷迷糊糊烦烦恼恼中生活着,不知解脱,更不知解脱的方法。对此,妈既遗憾又感叹,特别希望大家都能学佛,都能走上解脱之路。但在一个一说佛教就被人讥笑的村子里,妈妈也不可能挨家挨户的给人家讲佛法,她只能从与自己关系近一些的亲戚朋友邻居开始。



她先是给人家讲一些佛法的基本内容,如果人家不反感,妈就会把家里的佛书、磁带、光盘(以前是录像带)拿出来,让他们拿回家学习。这样的事儿,妈妈做起来非常的积极非常的热情。这二十几年来,只要看到哪本佛书适合大家了解佛法,妈妈就送给这个送给那个,恨不得所有人都来看书;看到哪套磁带或者光盘不错,妈就会让哥哥翻录几套送人;有时候妈会出门,只要去寺庙,一定会请回不少佛书来送大家读……



在妈妈的影响下,亲戚邻居有不少人陆陆续续走上了学佛之路。



佛书中说:“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我的妈妈就是这样一个发了菩萨心的人。她经常跟我说:“人这辈子不利用这个人身修行就白活了。不学佛,还可能造作恶业,一作恶,就会堕入三恶道受苦,再想转个人身就难了。太可怕了!也太可怜了!”因此,她不但帮助相识的人们学佛,对陌生人也是热心一片。



去年夏天,妈因癌症住院。她看到临床的一个来自五台县的病人十分痛苦,妈可怜她,希望她能通过学佛来减轻一些痛苦,就从家里带去了几本佛书,一句一句的给她念,一句一句的给她讲解。最后还送了她佛像和念佛珠,让那家人很是感动,连连表示会好好看书的。



妈离世前一个月,住进了石家庄某医院。几天后,我从平遥赶过去看望她。那时的妈妈已十分虚弱,下床走路都需要我们搀扶着。那一晚,我陪伴着妈妈,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邻床病人的“啊呀啊呀,这还不如死了好”的呻吟声吵醒了。



妈对我说:“二梅,你告告他们,让他们念佛吧。”



我说:“咱和人家又不认识,不用说了吧。”



妈说:“劝人学佛是好事,这娃子,怕什么呀。”



妈见我还是不肯,只好让我扶她起来,跟那个病人和她的家人说:“你们念佛吧!念佛可好了!”



是啊,念佛吧,念佛可好了!



妈一生心地善良,看到别人痛苦自己就十分难受,总会想方设法的去帮助他们。遇到有缘人,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听,她都会给人家讲学佛的好处,其心之慈、之悲,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我没见过第二人。



多年前,有一次我跟妈妈聊起了极乐世界的美丽和庄严。妈说:“我去了极乐世界后,一定好好学佛,争取快快成佛。成佛后,我马上就回来度众生,不会停留在极乐世界的。众生太可怜了!”



这句话,在我内心激起了不小的涟漪。我的妈妈,她去极乐世界的目的,不是去享福,是为了具备同佛菩萨一样普度众生的能力。到了“学业有成”的那一天,她会一刻也不贪恋极乐世界的美好幸福生活,马上回到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为解救苦难众生而做出她的努力。我的妈妈,是多好多好的一个妈妈啊!



佛书中说:慈悲心,慈爱众生、怜悯众生之心。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心”。我的妈妈,就是一个具足慈悲心与菩提心的人。



补充一个小故事。



去年10月份的一个周五(妈去世前一个月),我一下课即急匆匆乘动车赶往妈妈身边。



我告妈妈说:“妈,我今下午给学生哭了一节课。”



“我一上课,就给学生提到了妈妈。然后就哭得不能上课了。后来,我就干脆不上课了,边哭边给学生讲起了妈妈。我告他们,我的妈妈心特别好,做了一辈子的好事,从来不考虑自己,只想着对别人好……”



妈听我讲述完,对我说:“你告娃子们,妈妈一辈子只去过一次理发店,还是被别人拉去的。妈妈穿的背心袜子等尽是窟窿的。妈妈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



妈还说了一些想让我转告学生们的话。可惜记忆力太差的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后面的内容了(当天晚上我把妈妈的话存在手机“记事本”里的,可是修手机时被删掉了)。



我为什么要写这件事?



因为这是我在妈妈身边45年,第一次听到妈妈夸自己。



妈从来没有自夸过。这是唯一的一次。



可是,这是妈在夸自己吗?



不,不是。



她是想通过我的转告,让学生们明白做人的道理。



又想起一件事。



2011年,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山东淄博的小学教师。他有感于当代人在孝敬父母上与古人的差距,编辑了一本叫《仁爱与报答——催人泪下的60个亲情故事》的书,准备面向各地的中小学生免费赠阅。但他缺乏印刷书籍的钱,希望网友们提供帮助。那次去太原,我跟妈妈聊到了这个事。妈妈马上从她积攒的专用于做好事的钱里面取出了2000元钱让我给寄了过去。



妈非常重视孝道。她希望天下人都能做到感恩父母、孝敬父母。



6、“一定要恭恭敬敬的”



前面记录了妈妈在学佛修行过程中展现出来的令我赞叹的虔诚心、慈悲心和吃苦精神。现在,再记录妈妈的一个同样值得我们敬佩的精神——对三宝的恭敬心。



三宝,佛宝、法宝、僧宝。佛宝,指已经成就圆满佛道的一切诸佛。法宝,即诸佛的教法——经书。僧宝,即依诸佛教法如实修行的出家师父。三宝是佛教的教法和证法的核心。既是核心,学佛之人必须以恭敬心面对。佛书中广为人知的一句话就是讲这个道理的:“欲得佛法利益,须向恭敬中求。一分恭敬,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十分恭敬,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



学佛后的妈妈自然领悟了这个道理。领悟了,她就去做;只要她去做,就会要求自己做得认认真真,做得一丝不苟。



(1)   恭敬佛宝



      妈妈画的地藏王菩萨20年前画。妈妈从未学过画画。拿起笔来就画。)






去年夏天妈妈生病后,体力有所下降。有一天,妈让我帮她擦佛像。这是我第一次帮妈妈做这个活儿。



阿弥陀佛的像。踩着莲花站在虚空中。是纸质的。镶在一个木头框子里。像上应该有玻璃的,但不见,可能是坏掉了。



我知道妈妈擦佛像有专门的布子。在妈妈的指点下,我拿了出来。



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面还有三个塑料袋。怎么回事?



我把三个小袋子拿出来。只见上面分别写着“身”、“地”、“瓶”。



“妈妈告你:写着‘身’的,里面的布子是擦佛像的身子的,写“地”的,是擦佛身外的地方的,‘瓶’里的布子,擦框框。”



“妈,你这太麻烦了。用一块布子就可以擦干净嘛。”



“一块布哪能行?听着,先擦身子。袋子里有两块布子,一块做干布子,一块水里洗一洗擦第一遍,然后用干布子擦第二遍。其他地方也是一样。”



果然,“身”里和“地”里都装着两小块洁白的布子。



妈又递给我清洗布子的专门的盆子。



“身”里的布子拿一块,水里过一下,擦佛身,另一块干布子再擦一次;“地”里的布子拿一块,水里过一下,擦佛身外的地方,另一块干布子再来一次;“瓶”里就一块布子,像框一次搞定。



哈,擦一张佛像用了五块布子。



好麻烦呀。虽心里极不情愿,在妈妈的“监督”下,还是乖乖的一步一步的完成了。



“把水倒掉,换清水再擦一遍。”



“啊?还得第二遍呀!”



“这娃子!不擦干净能行?好好擦。一定要恭恭敬敬的。边擦边念佛号。”



没办法。母命不可违呀。还是乖乖做吧。



耐着性子,五块布轮流上阵,终于完成了。



终于完成了,肚里的不耐烦也憋不住了:“妈,用不着这么麻烦。以后简单些吧。”



妈没理会我。呵呵。



这是去年在妈身边时的一个小故事。那天才知道,原来妈妈是这么擦佛像的。简单的事情被妈妈弄得好复杂呀。



妈离开我半年多了。那天擦佛像的一幕幕如在眼前。



今天写到此事,我想说:我错了,我不该不耐烦的。我根本不理解妈妈那样做是源于一颗对佛的恭敬之心。



那么,将佛像擦得干干净净就是对佛的恭敬心的表现吗?



普及一点佛教知识。



佛,“佛陀”的简称,“觉行圆满者”之意。在佛法中,佛有法身、报身、化身三种。前两种,我们普通人的肉眼是不可能看得见的,只有化身佛能够看得见,但也早已离开了我们。他就是两千多年前生活在印度的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佛。现在,我们凡夫俗子所能见到的只有佛身的代表——佛像。所以,学佛人都是把佛像当作佛的真身来恭敬的。



所以,妈眼中的佛像不是佛像,是真佛。



所以,妈妈“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爸经常这样评价妈妈。呵呵)”的事儿还很多。



比如,妈每天早上都会打扫佛堂。又是扫地又是擦桌子又是擦佛像,一遍完成再来第二遍。一个小得只能容两人跪拜的佛堂妈要花半个多小时来打扫。爸心疼妈妈,怕她累着,建议她扫得简单些或者隔几天来一次即可,妈从来都是“置若罔闻”、“我行我素”,照样每天,照样每次半个多小时。“逼急”了,妈就说:“咱的家都每天打扫,佛的家为什么不每天打扫?”



比如,妈学佛二十多年来,每天在佛像前除了点灯、供水等等之外,早饭、午饭必定供佛。先供佛,后自己吃。而且,妈不允许做饭时品尝。熟了还是生的,咸了还是淡了要求凭经验判断。理由是:你都吃了一口了,还能供佛?呵呵。



还有呢。家里有了吃的时,妈一定要求先供佛,后自己吃。如果是下午买回来的吃的,妈就不允许吃了,必须第二天早上供佛后才可以吃。但我们老忘了这个“规矩”,买回来经常急不可耐的拿起来就吃,为此老挨妈妈批评:“还能不供佛就吃?”呵呵,惭愧。



再比如,妈做早晚课时,必定净手洁面,然后换上专为做功课准备的衣服裤子。



再比如,妈坚持拜佛二十多年无间断。拜佛就是在表示对佛的恭敬之心。



   妈做佛法笔记时,遇有“佛”字必定以“0”代替或者以空格代替。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妈觉得这个字不可以随便书写,应有敬畏之心吧。 



妈洗碗时必定把供佛用的碗放在最上面洗,而且洗干净后单独放置,不让其它碗压住它。



再比如……



妈妈的佛法笔记。文中的空格处和“O” 处应该是“佛”字









2)恭敬法宝



法宝,主要指佛经。现在引申为所有的佛书、佛法磁带、光盘等。对法宝应该有什么样的恭敬心呢?《金刚经》上有这样一句话:“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佛告诉我们,佛经在的地方就是佛在的地方。



下面列举一下我妈妈怎样恭敬佛书的。



我家的佛书都放在佛堂的书柜中。而且是书柜的上部分。书柜以下(人腰身以下的高度)部分是不放佛书的。



如果妈在其他房间看佛书,临时不看时,一定会将书放在一个干干净净的、高高的地方。



妈是不让任何东西压住佛书的。放佛书的柜子顶上没有任何东西放置。



妈看佛书时,一定先把手洗得干干净净,把桌子擦抹得干干净净,然后端身正坐,把书捧起来看。绝不会斜靠在沙发或椅子上,绝不会把书放在腿上,更不会放床上趴下看。



妈看书,从来不在书上勾画、涂抹,看完后合书时,从来不折页或折角做记号,而是夹一张纸条当书签。



妈指着书上的哪句话让我看时,必定用中指(妈说用其它手指不恭敬)。



有时带佛书出门时,妈会把佛书单独包装,不与其它东西混放;佛书在袋子里放置时,必定将书的“头”朝上,绝不将书倒置;书在包里装着,妈就不会提着包,而是将书抱在胸部位置——抱着书走路。



……



3)恭敬僧宝



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



十几年前妈还在西社村住时,某天,院门口站着一个出家师父,说是来化缘的。妈赶紧把师父请进家里,恭恭敬敬的跪下顶礼,恭恭敬敬的递上50元钱,然后恭恭敬敬的送走。



送走之后,爸妈回过神来了:应该是上当了。是骗子。因为这人的言谈举止与出家师父相差甚远。



但钱已经被人家拿走了。



妈妈也没气:“骗就骗了吧。”



其实妈与那个人稍稍多说几句话再决定给不给钱的话是不会上当的。之所以被骗,我想肯定是妈一见出家人打扮的人就满心欢喜,就立即恭敬礼待,就忽视了对那人的冷静观察了。呵呵。



虽然是个被骗之事,却可看出妈对出家师父的恭敬之心。



妈学佛修行二十多年,去寺庙的次数不多,与出家师父接触甚少。接触最多的,是弘瑞老和尚。



弘瑞老和尚,山西省代县峨口镇白云寺主持。山西省的耆宿大德。五台山高僧之一。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五台山普寿寺主持如瑞法师非常敬重弘老。当代高僧梦参老和尚对之也非常赞叹。



1991年春在弘瑞老和尚的传授下皈依三宝,所以弘老是接引妈妈进入佛门的恩师。但因我家离代县几百里地、加上妈没什么事儿不想打扰师父,因此妈只是年年(有时候隔一年)去看望师父一次。去时带上平日给师父准备下的一些稀罕吃的或者其它供养师父。这些吃的都是爸妈舍不得吃、攒下给师父的。记得十几年前,妈从当时住在广西的二哥那里带回来几斤决明子。妈舍不得用,大部分给弘师父做了枕头。还记得七八年前,我的一个学生送了我一袋碧根果,想到爸妈也很少吃,我就给了他们。结果呢,妈说他们没吃,供养弘师父了。其实供养老和尚的人很多,妈给师父的那些吃的用的,师父不一定缺。妈只是通过把最好的东西供养师父来尽一个在家弟子对师父的恭敬心。



十年前,神功元气带很流行。哥哥就买了一个送给师父。师父挺喜欢。后来哥哥又给师父买了一个。师父喜欢这种元气袋就被妈妈记在了心里。这两年,妈妈一直催促哥哥再给师父买一个,但因为现在市场上找不到了而一直没有买到。去年冬天,妈妈去世的前两天,把哥哥叫到身边说:“想办法再给弘师父买一个元气袋。这是妈妈最后的心愿了……”



妈对僧宝的恭敬还表现在“不说僧过”上。



这些年我们兄妹都跟着妈妈学佛。我们聚在一起时的一大话题就是佛法。有时候,我们会说到哪位法师讲的法不正确。妈听到后就马上阻止我们,说我们这是在造作罪业。其实我们也知道不该说出家师父过失的道理,但又觉得师父也有说错的时候嘛,讨论讨论也没啥。于是下次我们又会犯这个错误,甚至还要讲给妈妈听。妈见我们不听她劝阻还“变本加厉”,原先规劝的语气变成了大声训斥:“不知道不该说师父过失?再说下去就给我各自回家,再也不许来了!”呵呵,如此严厉的妈妈很少见到啦,我们为了妈妈不生气就再也不敢乱说了。



以上就是我对妈妈恭敬三宝的点滴记录。也许你会说,妈妈太“着相”了,根本用不着那么繁琐、那么费事、那么严格嘛,但,这只是我们这些旁观者的想法。我们这样想,是因为我们对三宝的恭敬达不到妈的高度——佛像、佛书、出家师父,在妈眼中都是真的佛,都处在妈心中至高无上的位置。



其实还有一些事计划写一写的。但想了想,佛法要求“隐藏功德”,妈如果在,肯定不让写。那么,就一句话做个总述吧:妈这些年在供养三宝、支持三宝事业上积极、热情、不遗余力,做了很多好事。就拿她的一个小本上的记录来说,光2012年、2013年、2014年前半年,妈在寺院供养、放生、印佛书、地震捐款、救济贫困、造塔修庙上就是一长串的数据。这么说吧:妈一生节衣缩食,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哪怕是经济不紧张了的时候依然为节省几块乃至几毛的买菜钱而动脑筋,千方百计的把钱省下来,目的只有一个:扶危济困、供养三宝。



我的妈妈,真是太好太好了。



7、“不是自己的,一分钱都不能要”



为佛弟子,严持佛陀制定的戒律非常重要。戒律的种类很多,对于在家居士来说,皈依三宝后,应随着自身修行水平的递增依次受持五戒、八关斋戒、菩萨戒,目的是“以戒为师”,防非止恶,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修行层次。



我们家乡没有寺庙,离代县峨口白云寺又太远,所以妈学佛二十多年并没有受过戒。虽没有受过戒,但妈通过阅读佛书,对佛门四众弟子的基本戒——五戒,是很熟悉的,同时也以这五条戒律来要求自己。



五戒,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第一条不杀生,前文已有描述,妈不但不杀小动物,还对它们非常爱护;第二三四五条,对妈更是“小菜一碟”,妈根本就用不着“努力”才能做到,她的天性里就有这些“屏障”,受持这些戒律是毫不费力(某天妈妈看佛书,书中说释迦牟尼佛因为无始劫来不说妄语而今世的舌头长得可以盖住鼻子,我们就都把自己的舌头伸出来看看长度,结果发现妈妈的舌头最长,可以挨住鼻子,我们几个都远远够不上)。



这么说来,妈妈虽然没有去寺庙受过五戒,但完全可以做到。



虽如此,我还是想给大家讲几个小故事——关于不偷盗的。



第一个小故事:那是哥7岁,二哥4岁时候的事儿。那一天,他们两个在村边玩耍,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那人路过离他们的不远处时,车后座夹着的一大摞布匹掉到了地上而没有发觉,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哥哥二哥跑过去,抱起布匹高高兴兴地跑回家给妈妈。回去的时候,妈妈的午饭已经做好了,但妈没让他们吃,让他们赶紧抱上布匹回去等失主。他们回到原处后好大一会儿,等到了赶回来的失主。



第二个故事:还是哥哥二哥。哥8岁,二哥5岁。那天,哥两个相跟着去离家8里地的一个村子买鞭炮。卖鞭炮的在给他们找钱时多给了8分钱。两个小家伙没吭声,偷偷乐着,拿回家给妈妈,以为妈妈会高兴。结果呢?妈妈劈头盖脸把他们训了一顿,命令他们马上返回去归还人家。那时已经是中午了,来回16里地回到家又饿又累,妈让他们吃了午饭,饭后立即返回,将8分钱退还。



第三个故事是我自己的。



我五六岁时,经常去妈妈上班的供销社玩。妈卖的是五金,隔壁卖糖果饼干之类好吃吃。那些糖果饼干真是太诱人了,我特想吃,但妈妈说没钱买。有一天我实在抵挡不住诱惑了,趁妈不注意,溜进柜台,抓了一大把抽屉里的钢镚儿,准备买糖吃。从供销社出来后,我碰到了姐姐。我拍着裤兜向她炫耀我有很多钱。姐说了一句话(忘了啥话了),我就把钢镚儿一个不剩的掏给了她,然后就玩去了。玩到中午回家吃饭,一进院门,妈妈就拿着鸡毛掸子冲了出来,在院子里摁住我的屁股一顿好打。哈哈,原来是姐姐告密了,妈就等着教训我呢!那鸡毛掸子的棍儿抽在屁股上好疼啊,妈抽了好多下。边抽边训我:“谁教你拿供销社的钱来?!谁教你来?!看你以后再拿!”我记得好像我没哭,理亏嘛。



那天中午,不但挨了一顿打,连饭都没吃上。妈惩罚我。



晚上,妈下班后回到家,就开始了对我语重心长的教育。



我今年46岁了,童年的事大部分忘光了。那晚上妈妈说的话我也想不起来了,只有一句话是清清晰晰地刻在了我的脑子里:“妈妈告你,不是自己的,咱一分钱都不能要!”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拿过别人的哪怕是一分钱的东西。



相反,我开始做好事:在妈供销社玩时,我会经常站在顾客当中,留心他们会不会有人不小心把钱掉在地上。一旦发现,我就会很高兴。因为,我把钱捡起来给了人家,就会得到妈妈的表扬。哈哈!



以上是小时候妈妈教育我们兄妹的三个小故事。或许你会说,你要写的是妈妈持不偷盗戒的事,怎么写成了你们小时候的故事?我的回答是:妈是50岁开始学佛的,这三个小故事都是发生在她三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妈连“佛”是什么都没听说过,哪知道佛教中的不偷盗戒?不知道,却能够做到,连一分钱的东西都不允许我们拿人的,可见妈妈本身就有这个不拿人钱财的品质。佛法中对“不偷盗戒”的解释是:“不予取者,知他物生盗心,取物去离本处物属我,是名盗。”意思是:偷盗就是明知是他人的财物却起了偷盗的心,并且实施,移动使其离开原来的地方并归为己有,就称为偷盗。妈妈学佛前就知道这个道理,而且要求自己和孩子们十分严格,而且还是在家里穷得连一分钱一颗糖蛋都舍不得买的情形下,这不能不教人敬佩!



妈学佛后,对不偷盗戒的受持那就“更上一层楼”了。



举两个例子。



三四年的一天吧。我和妈妈在太原汾河公园景区外的一条马路上等人。马路两边栽着漂亮的树。我见有杏树,还结着大大的青杏儿,走过去伸手就摘。



“不敢摘!”妈妈阻止我。



“不怕!这又不是谁家的,这是公共的。”



“公共的也不是自己的啊。书上说‘不予而取’就是偷盗。没人允许你拿,就不能拿人家的。”



伸出的手只好缩了回来。但心里还是嘀咕着,觉得妈太严格了:马路边上的嘛,摘一个没什么嘛!



嘀咕着,手就又不由自主的伸出去了。好多年没吃过青杏儿了,摘几个!于是,趁妈扭头看别处,以极快的速度将三四个杏儿放进了自己包包里。



还是被妈发现了。“这娃子!这是偷盗!这么不听话!”



只好嬉皮笑脸着,心里底虚着、抵赖着:“没事嘛,就两个……”



唉,惭愧!自己不懂,妈妈告,还不听。我的觉悟程度差妈妈太远太远了。惭愧!



另一件事。



两年前。某天在妈妈的小区,翻垃圾桶的老人给了我一个被人丢在桶里的女式小包。包包挺漂亮。



回家打开翻看翻看。一个小口袋里放着一张超市购物卡。上面有小标签:200元。



“妈,快来看!200块钱的超市卡!”



“肯定里面没钱了。要不然人家不会扔出来。”妈妈没表示欣喜。



“嗯,倒也是。”惊喜瞬间消失。



不过,还是有点儿不甘心。“到超市刷一下看看!”



超市收银员告诉我:“里面有200。”



哇塞!200元居然一分钱没花!这个包包的主人真是太粗心了。



兴冲冲地回到家,乐呵呵地告诉了妈妈。



妈妈也很开心。但是,过了一会儿——



“二梅,妈妈觉得这钱你不能要。”



嗯???



“你给寺庙寄上200块钱吧。功德回向给包包的主人。”



“嗯……妈,算了吧。”从来也不捡钱的,好不容易碰到200块,才舍不得呢。



“虽说这钱是咱捡的,但不是咱的,咱就不能要。”



“嗯……好吧。”心里其实并不想听妈妈的话,先敷衍过去。



回到自己在平遥的小家。超市购物时潇洒的刷卡,两三次后,200元没了。



也没寄给寺庙200元。虽然妈的话没忘记,但根本就没把妈妈的话当回事儿。



一个月后去太原看望爸妈。



“二梅,给寺庙寄200块钱的事儿办了没有?”



“嗯——还没呢。” 妈怎么还记得这事儿啊。



“你不用寄了。妈正要给弘师父送去些造塔的钱。你把200给妈妈,咱们替那个人做了功德吧。”



“咱不知道人家的名字,怎么回向给她做功德啊。



“就写上‘三宝弟子’吧。回向功德时想着那张卡的主人就行了。”



“嗯——好吧。”极不情愿的拿出了200元钱。



唉,空欢喜一场。这卡是白捡了!心里嘟囔着,没敢表现出来。因为我知道妈是对的,只是我自己太差劲了,不是妈妈“强制执行”,我是做不到的。



这事过后,我回想、琢磨——妈是对的,非常对。这钱虽是捡的,自己花掉了,也不算触犯了佛教当中的“不偷盗戒”,但是,妈说得对,不是自己的,就不该花。人家也没说送给你,你凭什么那么坦坦然然地花掉呢?是自己太糊涂了,太贪婪了,见钱就眼开,见利就忘义,完全将佛菩萨的告诫抛到了九霄云外。也暴露了我平日根本没有把这条戒律真正的重视起来。200元,折射出来灵魂深处那个渺小的我,而妈妈,是多么高大啊!司马迁在《史记》中赞美孔子“‘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这句话用来形容我和妈妈之间的差距也很恰当:对妈高尚的道德境界,我只有仰慕的份儿,根本达不到妈妈的水平。但是,我心里是很向往妈妈那么崇高的境界的!



去年春天,我在路上捡到了一张百元大钞。这次,我没敢私自花掉。我把它寄给了福建一位师兄,助印冯冯居士的书《观世音菩萨的奇迹》。我让师兄在功德名单中写上:三宝弟子,100元。



“不是自己的,一分钱都能不要。”——妈妈,我记住了!

0%(0)
0%(0)
  敬惜字 - 亦宛然 09/29/15 (20071)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西风东渐:可爱的Cooper
2013: 范儿352——废除ERB(New York):恒心
2011: 温妮燕:生两个还是生三个
2011: 乐维: 从美国学校教洗碗想到的
2010: 宝宝最需要的朋友都有哪些?
2010: 宝宝撕书,聪明妈妈有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