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岳飞之死 (四)
送交者: 观著 2019年01月03日20:47:37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这个判决,可以说围绕着一封信,而且岳云、于鹏、孙革、僧泽、智浃的罪行百分百都是这封信直接导致的。

为什么这封信会引起这场轩然大波,那就不能不提王俊的“告首状”。

这是这个状纸的全文:

左武大夫、果州防御使、差充京东东路兵马钤辖、御前前军副统制王俊
王俊于八月二十二日夜二更以来,张太尉(按指张宪)使奴厮儿庆童来请张俊去说话。俊到张太 尉衙,令虞候报复,请俊入宅,在莲花池东面一亭子上。张太尉先与一和尚何泽一点着烛,对面坐地 说话。俊到时,何泽一更不与俊相揖,便起向灯影黑处潜去。俊于张太尉面前唱喏,坐间,张太尉不 作声,良久,问道:“你早睡也?那你睡得着。”
俊道:“太尉有甚事睡不着?”
张太尉道:“你不知自家相公(按即岳飞)得出也?”
俊道:“相公得出那里去?”
张太尉道:“得衢、婺州。”
俊道:“既得衢、婺州,则无事也,有甚烦恼?”
张太尉道:“恐有后命。”
俊道:“有后命如何?”
张太尉道:“你理会不得。我与相公从微相随,朝廷必疑我也。朝廷教更番朝见,我去则必不来也。”
俊道:“向日范将军(按指范琼)被罪,朝廷赐死,俊与范将军从微相随,俊元是雄威副都头,转至正使,皆是范将军兼系右军统制、同提举一行事务。心怀忠义,到今朝廷何曾赐罪?太尉不须别生疑虑。”
张太尉道:“更说与你:我相公处有人来,教我救他。”
俊道:“如何救他?” 张太尉道:“我遮(这)人马动,则便是救他也。”
张俊:“动后,甚意思?”
张太尉道:“遮里将人马老小尽底移去襄阳府不动,只在那驻扎,朝廷知后,必使岳相公来弹压抚谕。”
俊道:“太尉不得动人马。若太尉动人马,朝廷必疑,岳相公越被罪也。”
张太尉道:“你理会不得。若朝廷使岳相公来时,便是我救他也。若朝廷不肯教岳相公来时,我将人马分布,自据襄阳府。”
俊道:“诸军人马,如何起发得?”
张太尉道:“我虏劫舟船,尽装载步人老小,令马军便陆路前去。”
俊道:“且看国家患难之际,且更消停。”
张太尉道:“我待做,则须做,你安排着,待我教你下手做时,你便听我言语。”
俊道:“恐军中不服者多。”
张太尉道:“谁敢不服?”
傅选道:“我不服”(按,傅选原未在场,此处当有脱误。)
俊道:“傅统制慷慨之人,丈夫刚气,必不肯服。”
张太尉道:“待有不服者,都与剿杀!”
俊道:“这军马做甚名目起发?”
张太尉道:“你问得我是。我假做一件朝廷文字教起发,我须教人不疑。”
俊道:“太尉去襄阳府,后面张相公(按指张俊)遣人马来追袭,如何?”
张太尉道:“必不敢来赶我。设他人马来到遮里时,我已到襄阳府了也。”
俊道:“且如到襄阳府,张相公必不肯休,继续前来收捕,如何?”
张太尉道:“我有何惧?”
俊道:“若蕃人探得知,必来夹攻太尉。南面有张相公人马,北面有蕃人,太尉如何处置?”
张太尉冷笑(道):“我别有道理:待我遮里兵才动,先使人将文字去与蕃人,万一枝梧不前,教蕃人发人马助我。”
俊道:“诸军人马老小数十万,襄阳府粮少,如何?”
张太尉道:“这里粮尽数着船装载前去,鄂州也有粮,襄阳府也有粮,可吃得一年。”
俊道:“如何这里数路应副钱粮尚有不前,那里些少粮,一年以后,无粮如何?”
张太尉道:“我那里一年以外不别做转动?我那里不一年,叫蕃人必退。我迟则迟动,疾则疾动, 你安排着。”
张太尉又道:“我如今动后,背嵬、游奕服我不服?”
俊道:“不服底多。”
(张太尉)又道:“游奕姚观察、背嵬王刚、张应、李璋服不服?”
俊道:“不知如何。”
张太尉道:“明日来我遮里聚厅时,你请姚观察、王刚、张应、李璋去你衙里吃饭,说与我遮言语。说道:张太尉一夜不曾得睡,知得相公得出,恐有后命。今自家懑(们)都出岳相公门下,若诸军人马有言语,教我怎生制御?我东西随人,我又不是都统制,朝廷又不曾有文字教我管他懑,有事都不能管得。”
至三更后,俊归来本家。次日天晓,二十三日早,众统制官到张太尉衙前,张太尉未坐衙。俊叫 起姚观察于教场内亭子西边坐地。
姚观察道:“有甚事,大哥?”
俊道:“张太尉一夜不曾睡。知得相公得出,大段烦恼,道破言语,教俊来问观察如何。”
姚观察道:“既相公不来时,张太尉管军,事节都在张太尉也。”
俊问观察道:“将来诸军乱后如何?”
姚观察道:“与他弹压,不可教乱,恐坏了遮军人马。你做我复知太尉,缓缓地,且看国家患难面。”
道罢,各散去,更不曾说张太尉所言事节。
俊去见张太尉,唱喏,张太尉道:“夜来所言事如何?”
俊道:“不曾去请王刚等,只与姚观察说话,教来复太尉道:‘恐兵乱后不可不弹压。我游奕一军钤束得整齐,必不到得生事。'”
张太尉道:“既姚观察卖弄道,他人马整齐,我做得尤稳也。你安排着。”
俊便唱喏出来,自后不曾说话。
九月初一日,张太尉起发赴枢密行府,俊去辞,张太尉道:“王统制,你后面粗重物事转换了著, 我去后,将来必不共遮懑一处,你收拾,等我叫你。”
重念俊元系东平府雄威第八长行,因本府缺粮,诸营军兵呼千等结连俊,欲劫东平府作过,岁时 俊食禄本营,不敢负于国家,又不忍弃老母,遂经安抚司告首。奉圣旨,补本营副都头。后来继而金 人侵犯中原。俊自靖康元年首从军旅,于京城下与金人相敌斩首,及俊口内中箭,射落二齿,奉圣旨,特换成忠郎。后来并系立战功,转至今来官资。俊尽节仰报朝廷。今来张太尉结连俊别起事,俊不敢负于国家,欲伺候将来赴枢密行府日,面诣张相公前告首。又恐都统王太尉(按,指王贵)别有出入,张太尉后面别起事背叛,临时力所不及,使俊陷于不义。俊已于初七日面复都统王太尉讫,今月初八日纳状告首。如有一事一件分毫不实,乞依军法施行。兼俊自出宫以来,立到战功。转至今来官资,即不曾有分毫过犯。所有俊应干告敕宣札在家收存外,有告首呼千等补副都头宣缴申外,庶晓俊忠义,不曾作过,不敢负于国家。谨具状披告,伏候指挥。

王明清:《挥麈录余话》卷二《王俊首岳侯状》(以 《金佗稡编·张宪辨》及《建炎以来系年更录》卷一四三,绍兴十一年十二月癸巳条下引文校正 )。
中间牵带着傅选的两句,与当夜无关,很可能是王俊告状前先和几个人交了底,写状纸时傅选大约在场,说了句话,就混在了状纸内。


IV

岳飞一案,王俊的告首信起了关键的作用,岳飞之死可以说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于此信。而之后其他人行为,包括高宗赵构、张俊、秦桧,大都是对这封信的直接反应。

朝廷接到状纸后,高宗震惊之余令张俊收押张宪,张俊接下来审讯张宪,张宪供出了岳飞,高宗随即下令把岳飞、张宪收押在大理寺,顺藤摸瓜陆续收押了更多的人,也审出了几个相关和不相关的罪状,两个半月后结案,大理寺向高宗汇报,赵构作出批示。

秦桧呢?
秦桧就在那看着。
秦桧虽然不堪,但军中的事是不掺和的,他也掺和不进去,那是高宗赵构的领地。高宗对军人忌讳,但对文人掌握军权更是忌讳,对大臣张浚在军中的威信就公开表示不满,实在是以怨报德,因为张浚最初能在军中建立威信,正是平定苗刘军事政变,救出赵构才取得的。

岳飞这一案若想理清楚,首先要把几个时间和地点说明白。

绍兴11年8月8日,枢密副使(大致相当国防部副部长)岳飞在临安被免职。
之前张俊已经下令要轮流召见岳家军高级将领,鄂州军主将权都统制王贵是第一个,张宪是第二个。此时王贵已经离开鄂州,去镇江见枢密使张俊。此时在鄂州大营,张宪临时主持军务。王俊在告首信中谈到他之后也会被召见,而且曾有打算在召见时告发的。

8月22日,鄂州军营中张宪召见王俊,这次会面的经过就是王俊状纸的主要内容。

9月1日,张宪离开大营去镇江。

9月7日王俊见王贵,应该已经说明此事。王贵让他写出来,这才有9月8日的状纸。
据说是先送递给湖北路转运判官荣薿, 但他不敢接 —--- 南宋初的文官,甚至连皇帝,都是有些怵武将的。只有一个例外:张浚。张浚杀了几个高级将领,王俊信中的范将军范琼就是一个。

9月8日王俊的状纸送往临安(王贵申奏朝廷,并没有任何证据所谓秦桧死党林大升介入),也又可能也同时送往镇江,以当时急递的水平,大约都需要10天左右才到,所以在18日左右到京城,朝廷震动。赵构立即下令在镇江的张浚逮捕张宪,同时也会调王俊等人(似乎包括姚政、傅选、庞荣)入京调查·对证。

普通人即使是骑马,行军速度也要慢的多,张宪到镇江应该是9月20日以后,如果首告信也同时送往镇江的话,此时张俊已经收到状告信,张宪一到直接下狱。

10月张俊把审讯的结果送到了京城“张宪供通,为收岳飞文字后谋反,行府已有供到文状”。高宗随即下旨:“下岳飞、张宪大理狱,命御史中丞何铸、大理卿周三畏鞫之。”这都应该是10月13日。

10月13日岳飞被捕。实际上从这一天起,岳飞已经死定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缅怀人民公仆胡耀邦
2018: 风骨的生命,高贵的灵魂
2017: 孔子告诉你知识分子什么样
2017: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
2016: 三栖将军曾克林
2016: 闲人”给中国的历史学家上一课“抄自林
2015: 苏联同志急于核灭中国同志们猴儿急样子
2015: 外滩死伤事故的责任追究可能性
2014: 孔子临终遗言新发现惊动世界
2014: 历史将毛泽东越拉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