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焦点房谈 > 帖子
醉红颜 14
送交者: 若云 2018年05月30日18:33:51 于 [焦点房谈] 发送悄悄话

醉红颜 14

 

莉莉和芸芸在岸边浅水处招手,阳阳游过去,拉着她们的手,向湖中心走去。一到稍深处,她们就靠向阳阳,非常胆小,她们的游技一点不亚于李静,不知为什么今天显得笨拙。到了岛上,俩人站在水泥地板上,对着阳阳笑得甜蜜开心,在夕阳的照映下,全身都鲜嫩粉红,白玉般肌肤上挂满了晶莹水珠,美的让人忧然心动。阳阳说:

“你们才是真正的活仙女。”阳阳把她们带到水深至颈,湖底全是沙石没有烂泥的地方。这里秀水清温,站着能看到自己的脚指甲,他们在这块地方游来游去,嬉闹了近一小时。小芸问阳阳:

“你怎么发现这块沙石地的?”阳阳说:

“这是我的习惯,先走着探深浅,后游着找场地,否则不安全。”莉莉说:

“跟春兄在一起,我们就不用担心害怕了。”

 

离开仙女湖后,莉莉说:

 “好了,大家想一想,我们买一些好吃的回去,给妈一个惊喜,大吃四天的钱还是足足有余。”阳阳问小芸:

“妈爱吃什么?”小云说:

“妈一生没有享过福,什么都吃,有一点好的东西都分给三个小孩吃,妈总是吃剩的。”阳阳说:

“我说,莉莉买,小芸拿。买半斤油炸桂花鱼,半斤红烧带鱼,半斤牛筋,半斤酱猪肉,二斤海城油黄面,一斤虾油肉末炸酱,一斤青菜。明天游龙山回来,再买半斤清炖羊肉,半个烤鸭,半个烤鸡,半斤羊杂碎。”莉莉说:

“为什么都是半斤,要那么多吗?”阳阳说:

“合起来才二斤半,买多了妈才敢吃,买少了她会让,所以要让妈真吃饱,就要多。一般知识分子怕浪费,所以就会多吃,另外通过今天吃,可能会知道妈爱吃什么。”

“为什么要买干面哪?”阳阳说:

“妈辛苦一辈子,这四天让她彻底休息,我们下面给大家吃。”小芸:

“你会下面?”阳阳看看莉莉:

“坏了,我不会下面,但会拌面。”莉莉说:

“没问题,这事我和玉玉干。”阳阳把莉莉拉到身边还没说话,莉莉就对着他的耳边悄悄说:

“还要酒吗?”阳阳脸发热问:

“你怎么知道?”小芸说:

“你那馋劲,谁不知道。”城里比乡下好多了,只跑四个地方,全部采购完毕,赶快往家跑。

 

到家后,小芸跑在最前面,擦桌子抹櫈子,然后把妈拉过来,坐在桌前,一包一包地打开,一包包地介绍,铺满一桌,妈高兴得一时说不出话,稍歇片刻说:

“哎呀,我都想不起来了,大概是在家做闺女时,吃过这么丰盛的肉菜。。。”莉莉拿来碗筷叫妈先吃,妈说:

“来,一块吃,大家先洗手再吃。”妈边吃边看阳阳和莉莉,还给他俩夹肉夹菜。小芸边笑边提醒妈:

“别忘了,我才是你女儿!”三人都争着往妈碗里夹肉和菜。阳阳碰了一下莉莉,莉莉想了了一下说:

“妈,我们今天还买了酒,给妈喝。”说完起身去找酒杯,小芸告诉她:

“我们家自爸去世后,从来没有喝过酒,所以没有酒杯。”小莉拿来几个小碗,莉莉先放一个在妈面前,一个在阳阳面前,给他们倒满一碗,阳阳端起来敬妈,她用筷子沾了一下,放在嘴里舔了舔,说:

“妈喝了,你喝吧。”然后又问莉莉:

“你会不会喝酒?”莉莉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说:

“我和小芸都有一点会。”妈看看小芸,她的脸也红起来,可妈十分意外地笑着说:

“你和莉莉陪春华喝一些,小芸喝妈的一碗酒。”小芸高兴地给莉莉倒了一碗,又给阳阳倒满,她自己端着妈的碗喝。

 

妈毕竟是知识分子,看女儿和莉莉有点约束,自己赶快吃完,又用干净白花碗,样样都挑了几块好肉,装得满满的,准备送给邻居,还说:

“你们慢慢吃,我要留点肚子吃米饭,免得消化不良,亏待了这些好东西。”她一走,果然三人就死灌起酒来,不一会个个喜笑颜开,红晕飘飘,神采飞扬。

妈也十分开心,一辈子,确切地说二,三十年,第一次吃这么好的不说,一个人在家冷冷清清,突然最疼爱的小女儿,一下子带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三个人妈妈长妈妈短,喊得她喜上眉梢,心里十分特舒坦。她把肉送到邻居家,又和邻居说了一会新来的二位小客人。待她回来,餐桌上东西已差不多没了,可妈的碗里却放满了肉。妈说:

“你们把它都吃了,这么热的天气,会放坏,浪费是最大的犯罪呀!”

小芸和莉莉把妈拉到桌旁坐下,小芸坐在腿上说:

“来,我喂妈吃。”然后一块一块往妈嘴里送,妈把小芸轻轻抬起来:

“这么大了,还坐妈腿上,去,去玩去,我自己吃。”他们在门外转了一圈,小芸介绍了一下邻居及住房情况,阳阳说:

“我有个朋友是四年级的,她姓侯,也是金大教授的女儿。”她是住二层楼的楼上,也是二户一单元。小芸拉着阳阳耳朵:

“你的朋友全是女的。”莉莉把小芸拉开:

“这是家属院,注意一下影响。”

 

回到家,妈真的都吃完了,见他们回来,很高兴地说:

“我把一年的肉,全提前吃到到肚子了,以后天天吃素才行。”接着又说:

“你们陪妈出去走走,行吗?”三人异口同声:

“当然行。”在路上,妈问小芸:

“你怎么认识莉莉和春华的?”小云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吗,还要问,烦死我啦。”莉莉把小芸拉到身后说:

“妈,我和小芸是同班,同小组,春华是城医的学生,他来我们学校听我们唱歌,朗诵时认识的。”看得出妈从内心喜欢莉莉和阳阳,她回头问阳阳:

“你经常回家吗?”

不能,来海城后只回去一次。”阳阳。

“家里还有谁?” 妈。

“爸爸,妈妈,小妹和嫂子,哥哥和弟弟都在部队。” 阳阳。

“你小妹读书没有?” 妈。

“读了初一,就停课回家了。” 阳阳。

“弟弟呢?” 妈。

“读完初三,就当兵了,现在卫生队,他是我们家最优秀的,估计以后会考大学的。” 阳阳。

“哥哥呢?” 妈。

“刚提升为少尉正排长。” 阳阳。

“他的文化程度。” 妈。阳阳说:

“文盲。”妈似乎陷入沉思。。。好久没说话。回家后,莉莉和小芸正烧水下面,妈看了觉得奇怪,这次回来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最后还是妈下面,每人一碗,大家自己拌酱吃。

 

第一天过得不错,阳阳喜欢一个人睡,半夜里,也不知是小芸还是莉莉来过一次。第二天九点,在龙山售票处与吕洁集合一起玩。龙山并不高,但雄踞大江南侧,有龙飞虎啸之势,故为龙山。这里名胜古迹特多,有黄陵,音乐台,无梁殿。他们年轻高兴,一直爬到山顶,吕洁翻过山去,不小心滑下山,阳阳着急也跳下去,想拦住吕洁,谁知吕洁还没爬起来,一位背枪战士站在她前面,立正向她敬礼。她回头一看阳阳也滑到她身边,条件反射般一转身搂住阳阳,眼睛看着那战士,阳阳站起来,把吕洁推向身后问:

“怎么回事?”战士又立正说:

“你们不可以再向前,必须返回去。”阳阳拉着吕洁往山上爬去,到了山顶,芸芸和莉莉在那里,着急地问:

“碰伤没有?”吕洁伸了一下舌头,拉着莉莉向山下走,小芸帮阳阳弄掉身上沾的树叶和泥巴,问:

“咋回事?”

“没什么,可能有军事基地在下面。”接着他们逛游中山公园,吕洁和莉莉,芸芸挺合得来,小芸邀她到家一起吃晚饭,并住一晚,明天一起去汉关湖游泳。吕洁很高兴,按昨天的计划买了不少东西回来,吕洁也拿了十五元钱给莉莉,她不要,吕洁说:

“这十元是春华的,只有五元钱是我的。”小芸看看阳阳,阳阳说:

“这钱是我还她的,所以不是我的钱。”吕洁也很开朗说:

“你莉莉干嘛不拿它花掉?我回去,妈还会给我钱。”

 

到家吃晚饭又摆了一桌,妈说:

“今天天气好,芸儿摆一张小桌子,我在外面吃,你们在里面热闹。”莉莉倒了一杯酒,妈不要。

“妈在外边吃,和邻居说说话,也很开心。”房间里四个少男少女无拘无束畅怀吃喝,谁也不谦让。吕洁说:

“早知道这么热闹,我昨晚就该过来了。”吃完又一起到澡堂去洗澡,男的一毛,女的一毛五分钱,晚上莉莉和芸芸睡在妈脚头,吕洁睡单人床,睡前叫小芸问阳阳:

“一个人睡太寂寞,可以睡大房间,打地铺睡。”阳阳说:

“不要,我喜欢一个人睡。”小芸说:

“过去睡,我陪你。”阳阳说:

“不要,那样我睡不着,吕洁在,我更难入睡。”

 

第二天吕洁跟他们一起玩汉关湖,这湖很大,分三部分,中间有很大的岛,他们换上游泳衣,把衣服行李寄存,然后从北岛下水,阳阳在前面,四人手拉手跟着到较深处,三个女生在浅水区玩,阳阳去找地方,他沿岛转了二圈,果然找到一处很大的沙石地,有浅有深,三个女生跟阳阳游过去,阳阳叫大家自己走一圈,然后再游。毕竟是男生,还是怕女生出事,他跟吕洁说:

“你在这里游,我到对面角上,不准她们俩越过就行了”吕洁开始还老实,一会儿就和她俩一起在水里打闹,没完没了。少女们在一起很吸引眼球,不一会,陆陆续续有男女青年人,甚至大人游过来,看她们三人游泳,开头没觉察,后来越来越多,三人不约而同向阳阳靠拢,然后向岸边游去。谁知一上岸,一群人围过来目不转睛看着她们,阳阳给吕洁使一个眼色,她拉着她们赶快跑进更衣室。待她她们换好衣服出来,还有人跟着看,直到他们上游船。游船绕湖转了一圈,到大门旁下船。玩疯了就忘了时间,离开汉关湖已是下午三点左右,吕洁说:

“现在我要回姑妈家,晚上我想过来和你们住在一起,明天一起回去,行吗?” 小芸说:

“那你就过来一起吃晚饭好了。”吕洁说:

“行,你们几点吃晚饭?”

“你在五点前到就行。”

“好,我会准时到,再见!”吕洁飞速上车走了。莉莉问阳阳:

“今晚怎么睡?”阳阳说:

“怎么问这个?”莉莉想了一下:

“我似乎觉得妈想跟你单独说说话的意思。”

“我怎么没有意识到。”阳阳想了想问小芸:

“妈有这意思吗?”小芸说:

“要么今晚我们三人,陪妈睡大房间,让吕洁睡小房间。”阳阳说:

“不好,吕洁是图热闹来的,把她放一间不合适。如妈真有事,明天你们去玩,我在家陪她吃中饭,然后三点在火车站集合,坐车回海城吃晚饭,行吗?”莉莉说:

“这倒是个好主意。”

 

这是最后一晚,她们跑了好几个地方,买了一些不一样的肉和蔬菜,还是自己烧的好吃。吕洁果然准时到达,还专和妈谈了很久,也很讨妈的喜欢。阳阳问吕洁:

“你和妈谈些什么?”

“谈你!” 吕洁。

“我有什么好谈的?” 阳阳。

“问你为人,问你的品德。”。吕洁。

“那你怎么说的?”阳阳。吕洁说:

“我告诉妈,一次在乡下和李静一起拉板车,她从草堆下来,要你接,她穿的很少,抱着你的头不放。后来又对着你的脸,脱去上衣,还笑着说,不能看她,回校后她竟然反说你撩她。当时,老师跟你谈话,你却没说一句不利于她的话。我问妈,你看春华怎样?妈说年轻男孩能做到这样,不容易。。。”

“你这么知道那么祥细?” 阳阳。

“我听同学说的,我还问过李静。”吕洁。

“她怎么说?” 阳阳。

“她不回答,光笑,还说你是好人。”吕洁。

“好了,过去的事就不谈了。” 阳阳。

“嘿,你真宽宏大量。”她沉默一会,又突然转变话题问:

“你怎么会比我高了?在东湖,我偷偷跟你比过,差不多一样高。昨天游泳,我们都光溜溜的,我故意游过来把你压在水底,俩人要呼吸,几乎是贴身站起来,一比几乎高出我半个头,真奇怪。” 阳阳说:

“昨天,我以为你跟我玩呢,比高低可在街上,在房间里,在水里多危险。” 吕洁说:

“不,我说的是为什么?女生一般到高中后就不再长高了,我高中毕业身高是一米七二,现在没有变化。你们男生大学还长个子?” 阳阳:

“好了,别钻牛角尖,男生根本不关心这些事。”吕洁还不让阳阳走,又问:

“妈说她很喜欢你,还开心地笑着对我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阳阳拉着她的手:

“走,准备吃晚饭,你的话也太多了。”吕洁好像还要说什么,但见春华不感兴趣,只好跟着去准备晚饭。莉莉和芸芸在妈床头放一张小桌,二条小櫈,莉莉说:

“明天我们去梅花岗,所以大家吃饱,睡个好觉。春兄和妈在里面吃,我们在这儿吃。”吕洁:

“太好了,我也要喝点酒。”然后往莉莉手里塞了十块钱,说:

“这算我的晚饭钱。”莉莉坚决不要,她说:

“晚饭钱最多二块,哪需要十块钱?十块是一个月生活费。”阳阳对吕洁说:

“谢谢你,拿回去,明天还有中,晚饭,你负责采购,我来出力拿行吗?”

“那也好。” 吕洁。

 

她们三个吃的有说有笑。里面就有些别扭,阳阳坐在那里,见妈不吃他也不敢吃,更不敢喝酒。妈叫莉莉拿二个杯子,一瓶黄酒,妈倒了两杯,笑着叫阳阳喝,自己也吃起来,还不时地用筷子沾一下酒,放在嘴里尝尝,算是陪阳阳喝酒。吃到一半才说:

“芸儿像她爸,有知识分子素质,长得也高挑,就是不太懂事,想问题有些理想化,不太切实际。”说起芸芸,阳阳话就多了:

“她很懂事,很清高,我最喜欢这种女生。”

“她的缺点是什么?”

“她没有缺点。。。不,我没有想过。”妈笑了,阳阳的脸却红了,妈慈祥地看着阳阳:

“吃吧,也喝些酒,帮助消化,我吃饱了,我坐在这陪你慢慢吃。”阳阳比较随便,边吃边谈了很多学校和家乡的事,妈一边听,一边给阳阳倒酒夹菜,但不插话。不久莉莉和芸芸各端一碗鱼虾酱面,芸芸给阳阳,莉莉给妈,还说:

“吃完了我再给你们装。”妈边吃边不由自主地说:

“莉莉这孩子好,很善解人意。”阳阳也点头说:

“我们三人在一起,什么事都由她安排,她总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第二天起来,到门口买油条豆浆吃,阳阳还吃了大饼夹油条。莉莉又买了一碗豆浆,二块烧饼,三根油条放在桌上让妈起来吃,几个年轻人折腾了几天,又高兴又累。妈想多睡会儿,他们在床边向她告辞,芸芸轻轻地握里妈的手,眼泪止不住滴答滴答往下流,莉莉示意阳阳和吕洁在门口等,她擦掉芸芸的眼泪,看看妈眼睛也红了,赶快和妈挥手告别,同时在耳边提醒芸芸:

“你别再惹妈难过了。”妈也说:

“走吧!去玩,让妈休息一下。”他们就往车站走去。坐农村公交车,道路不平,在黄土地上上下颠簸,灰尘滚滚,左右推撞,约二小时才到梅花岗。

 

从汽车站到梅花岗,有一条小路,小路东南是一条秀丽小河,西北是梅花岗。而就是这条小路也十分有名,小芸牵着阳阳的手:

“你能告诉我们,有名在哪儿?”

“你看,这棵巨树据说有二千岁了,吕洁靠的是圆圆光光的树根,足有二米高,它是从地下鼓出来,你看那树枝参差不齐,大小不一,像是一支支古老沧桑的利剑直指远空。在斑驳粗糙的树皮下,硬是正挣扎出数枝嫩芽,有几个翠片从嫩芽上翻开成小绿叶,迎着金色的阳光,在微风中欢快地摇来摇去。有人说这是江南唯一的一棵胡杨,高傲倔强屹立在此荒野中。人们都称赞它,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   

 再往前为一坐石庙,约三米高,全是长巨石搭成的,里面有石雕佛像,门两边有饱经风霜的对联,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吕洁说:

“春哥哥真能吹,这是红楼梦里,智通寺门前的一付石刻对联,是哪位石匠抄过来的?”芸芸和莉莉望阳阳,他笑着说:

“红楼梦事发于清朝盛世时期,成书于清末,而此石庙有二千年历史,与此古树同龄,你说是曹罱栌么肆故鞘吵茴的对联。”吕洁纠正说:

“是曹雪芹不是曹睢!毖粞羲担

“我认为曹雪芹可能是曹畹谋拭蚶飞险也坏讲苎┣壅飧鋈恕!甭澜嘤治剩

“那为什么没有横批?”阳阳说:

“我自己瞎猜,这石匠或他的老板写的,用自己的落水经历告诫后人,但不肯明示,所以没有横批。”吕洁:

“如果明示,你估计他会写什么?”阳阳:

“当然是‘悔之晚’三字。”吕洁跑过来搂着阳阳的腰,歪着头说:

“虽是胡吹,但很有意思。”芸芸和莉莉光听不说话,阳阳说:

“今天,我们拍几张照片留念。”他们很快来到梅花岗。

 

这里是一处斜坡,全是梅花,三位女生穿行其间,绯红嫩脸,淡淡的花儿,艳艳的红裙,翠翠的叶芽。阳阳站在她们之间,能感到一阵阵清甜润肺的暗香芳气,悠悠地飘散而来。有谁能知?这暗香来自梅花的花蕊呢,还是来自三位少女的嫩玉肌肤。吕洁问阳阳:

“夏天怎么会有这么多漂亮的梅花?”阳阳望着芸芸莉莉:

“我真不知道,你们知道吗?告诉吕姐。”小芸说:

“昨天我问过我妈,她说这些花是变种的梅花,为了让游客一年四季都能看到花海,园艺技术员用嫁接,移植方式,不仅改变了花期而且还扩种了很大面积,所以,过去的梅花岗只是一片山地,冬季和春季开放,现在是梅雪海,是一片白花海洋,而且四季开放,香气袭人。” 莉莉带头鼓掌说:

“讲的好。”

 

大家有点饿了,莉莉带大家到小河旁边,坐在石头上吃小点心,也休息一会。阳阳来到河边,往下走了几步,回头像是自问自答:

“这不应该叫河,确切讲应该叫溪,水流清澈,河底沙石明亮,二岸巨石花草,属于文人仙客隐居之地。这么浅的水怎么能淹死人?”莉莉听他自言自语,便说:

“当年李白喝醉酒失足深潭而仙去,不是这个地方,据说那地方,是很高的陡峭壁,河边有深潭,潭区有很大很平的石板,足够容纳几个人在那饮酒赏月,吟诗抚琴。也许是那天,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后,失足成千古恨!” 阳阳补充说: “也有位叫安旗的描写说,醉卧在船舷上的李白,伸出他的双手向着一片银色的白辉扑去。。。谓之“捉月”而死。”小芸说:

“这里有夜市,从四点开始,不妨去看看,买些东西回海城,作为晚饭。”吕洁说:

“从现在开始到晚上回海城吃晚饭,都是你点,我负责买,包括火车票。”阳阳说:

“旧债还没还清,又添新债,真不好意思。”

 

夜市是在离火车站不远的一个小镇,周围有商店和居民,有个广场和一条贯穿小镇的马路。夜市是这广场和马路二侧。他们从下午一点开始,所以只能算半夜市,他们来时已是最热闹的时段,广场上排了三排货摊,周围已围了一圈,马路两旁也是一个挨一个摊位,卖各种衣服鞋袜,也有小孩玩具和小型农具,

 

女同胞用各种手提包拎着或挂在肩上,琳琅满目。虽然人挤人,但一点不紊乱,她们三人对衣物不感兴趣,但对吃的却很来劲,吃的东西也很齐全,有猪肉,猪头肉,牛,羊肉;鸡,鸭,鹅,鱼等,还有野鸡鹿肉等野味,也有小摊现做现卖现吃。

 

由于时间紧,他们买了十几小包各种肉菜,还买了一瓶当地名酒河洋酒,一瓶老沟酒,买完就上火车。车上四人分别找不同地方坐下,芸芸旁边坐的是一个女青年,那女的主动要和阳阳换位置,这时莉莉还没找到位置,阳阳让莉莉坐在芸芸旁边,阳阳站着对莉莉说:

“你一定要保留一部分钱,你代我和芸芸招待妈四天。”莉莉说:

“没必要,这属于斤斤计较!” 阳阳说:

“不,对于你是没必要,对我和芸芸是十分必要,这和斤斤计较无关,不信问芸芸。”小芸:

“很对,你妈就是我妈,我妈就是你妈。反正两个妈妈都是我们三人的,要一视同仁。”

 “好了,别争了,被小吕听见不好。” 莉莉。

 

到了车站,吕洁拉着莉莉的手:

“今晚你喜欢我跟你们在一起吗?”

“怎么不行?晚饭是你请我们,今晚你是主人。” 莉莉。吕洁说:

 “你还是把我放在外边,我想成为你们的一员,以后应是我们四人,你能接受吗?” 莉莉说:

现在我明白了,非常非常欢迎你,我相信他们会很高兴。”他们在莉莉房间吃完饭,结束时快凌晨三点了,一个个睡在床上,芸芸,莉莉和阳阳很快进入梦乡。唯独吕洁平生第一次经历男女睡在一间房内,虽然谁也不碰谁,而且不在同一床上。但身上不知哪儿总觉得痒痒的,兴奋奋的,用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就是找不到,在哪儿弥散出来的柔柔恋情。

 

阳阳看了毕业分配方案,几乎全部都是边疆,农村,最艰苦的地方。什么西川的甘孜,阿坝,大凉山,甘肃西南藏族自治区,陕西六盘山。中学的地理课上,从来没听见过这些名字。每班有一,二个留在海城的名额,争抢的要打破头了,纷纷送报告给班级或系里工宣队,什么独生子要照顾老年多病的妈妈,有的说要伺候瘫痪的奶奶,有的说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爸爸。。。全都是孝顺儿孙。

 

阳阳对分配自己到哪儿,并不十分在乎,在他脑子里的印象是,海城大好玩,在这里读书很好,可以扩展很多知识,但长期住在这里,和住在中小城市不会有太大区别。当时他对绝密单位二机部也不清楚,总之自己不知道应该到哪儿。工宣队说是什么机部,也不知道在那儿,干什么的。他正在办公室发呆,李娟来了,十分严肃,见房间里只有阳阳,她把门关上,两手捂着脸笑弯了腰,阳阳问她:

“笑什么?”

看你好严肃!” 李娟。

“我平时就是这样。” 阳阳。

“我也是这样。” 李娟。

“好了,有什么事,快说,我有点烦。” 阳阳。李娟说:

“你离开海城前,我想和你到哪儿玩玩,就算我送你,”阳阳说:

“你真好,那你决定时间和地点。”正说着,有人敲门,阳阳指了一下李娟的脸示意严肃,才开门,原来是吕祥。阳阳问:

“你是找我,还是找谁?”

“找你,”李娟很严肃地对阳阳说:

“我们一会再谈。”阳阳问吕祥:“回宿舍还是在这里说。”吕祥说:

“玉莲和我吹了。” 阳阳问:

 “为什么?”因为我告诉她:

“我不可能留在海城。”

“还有呢?”阳阳。

“没了。” 吕祥。

“你们是相爱呢?还是做生意?” 阳阳。

她说,她不能跟我到外地去。” 吕祥。阳阳说:

“上次你带我去她家,一起吃了中饭,她爸有肝癌还喝二锅头,妈也像农村人,玉莲年轻,红红扑扑的脸,但没身材,像农村姑娘,考虑到找对象,谈恋爱不能讲条件。因这又是你找的第二个,所以没有说什么,现在她主动不要你,不是坏事,肖峰和我都认为,你找的二个都配不上你,素质差,文化程度太低。。。。”吕祥打断阳阳的话:

“我是找你帮我挽回玉莲,不是评她好坏。” 阳阳说:

“那。。。这样,请玉莲吃顿便饭,或到我们学校吃饭,让霏霏或吕洁跟她谈谈,女孩之间好说话,行最好,不行就在班里或学校再找一个,各班都是一半女生,都很优秀,时间不多了,要快!”

我跟你和肖峰不一样,这些女生喜欢你们,跟我没有缘分。” 吕祥。

“你要主动。” 阳阳。

“我试过了,没用,才会到外面找文化低的,城里姑娘总比乡下的好。” 吕祥。阳阳说:

“我们一块去找她们,找到谁就是谁,你们一块到玉莲家去,玉莲是卖猪肉的,这一点你不能告诉霏霏和吕洁。”他们到霏霏宿舍没人,吕洁宿舍也没人。阳阳想起三班的赵旭,又成熟,和阳阳,吕祥关系都不错,到楼梯口就遇上赵旭,告知全部情况后,她用力扭着阳阳的耳朵:

“你为什么不能分一个给吕祥。” 阳阳瞪了她一眼:

“还没帮一点忙就胡说八道。”赵旭和吕祥坐车来到玉莲家,玉莲见赵旭有点不太自然,有点相形见绌。赵旭伸手牵着玉莲,自我介绍:

“我叫赵旭,和吕祥同班,今天来想请你吃顿饭,合也好,分也好,相处一场,总要一起吃顿饭吗。”赵旭比玉莲高半个头,身段窈窕,加上性格开朗,容易和人相处,她转过身对吕祥说:

“你不是还有个小会要开吗?别让江春华等久了,你开完会,到对面饭店,跟我们一块吃饭。”吕祥会意,赶快走了,赵旭牵着玉莲的手来到饭店坐下,先点了一壶茉莉花茶,二个小点心,赵旭看玉莲不自然,便笑着说:

“我听江春华说,你人很好,也很孝顺父母,还照顾弟弟,还说你长得好看,文质彬彬”几句话把玉莲说的入心入肺。

“江春华才来过二次,就这么夸人,”玉莲。赵旭说:

“不是夸,而是你各方面都好。”然后话锋一转:

“听说你为父母,为了小弟,不肯离开海城?”

是呀,”玉莲。赵旭说:

“其实你和吕祥好了,也不一定非要离开海城,你们结婚后,可以先分居二地。”

“那总不能一辈子分居,对俩人都不好。” 玉莲。赵旭说:

“不要永远分居,可以把吕祥调回来,住在海城。”

“可以调?” 玉莲。赵旭说:

“当然。”

“我爸说很难。” 玉莲。赵旭说:

“事在人为呀,再说吕祥这样的大学生,一毕业就是医生,大夫,这样的好条件不多,也不太好找呀。我了解他,我们同班几年,人老实。”

“这倒是。” 玉莲。这时吕祥回来了,赵旭说:

“你们聊聊,我去点饭菜。”赵旭一会儿上厕所,一会儿看墙上的菜单,点了菜,然后又一个一个端过来,就这样磨磨蹭蹭近半个多小时,一块吃晚饭。赵旭说:

“玉莲,我先走了,什么时候到我们学校,我请你吃学校的饭菜。”

“旭姐,谢谢你来关心我们。”赵旭走后,他们又到江滩去谈了一下午。

 

赵旭跑到办公室,见阳阳就喊:

“这种事,你叫我办,你自己为什么不去?”阳阳说:

“因为你是女的,你又是我最信得过的朋友和同学。不叫你,叫谁?”

“你有时间吗?” 赵旭。

“干什么?”阳阳。赵旭说:

“我们也谈谈。”赵旭。

“谈什么?” 阳阳。

“谈恋爱呀!”赵旭。

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你怎么变得油起来了?”阳阳。

“你走不走?!”赵旭。阳阳说:

“走,走。”他跟着她,到教学楼一个教室,坐在窗前,阳阳好久没见赵旭了,二手按在她肩膀上,左看右看说:

“你长得比过去漂亮多了。”

“真的?” 赵旭。阳阳说:

“当然!” 赵旭说:

“你就嘴甜,今天不谈漂不漂亮,谈正事。”然后她伸出小手指。俩人勾一下,她说:

“这次谈话一出门就全忘了。”她又勾了阳阳的手指,阳阳着急:

“说呀。” 赵旭说:

“我爸说二机部不能去,工作地点是新疆沙漠里,搞原子弹,长期工作会得癌症和放射病。”

“好恐怖嗷!” 阳阳。赵旭说:

“是呀。我是干部子女,你是贫农子女,他们肯定分我们到这绝密单位去。”

“那怎么办?” 阳阳。赵旭说:

“我爸也没办法,才来找你商量。”赵旭看阳阳烦躁不安,赶快笑着说:

“我们大约一年没谈恋爱了,今天找个地方谈谈?”阳阳说:

“你比我乐观,这个时候谈恋爱?谈人参也没兴趣。” 赵旭牵着阳阳的手说:

“这祸是我惹的,走,我陪你喝一点酒去。” 阳阳问:

“你陪我,还是我陪你?”

“互相陪,好了吧!”赵旭。阳阳说:

“那么就到藏南路,去吃鸭头鸡脖子。”

 

赵旭喝酒很出名,喝半瓶白酒也不醉。他们买了二毛钱一盘的鸡头,二毛钱一盘的鸡头,还要了二瓶散黄酒。赵旭去买了一盘酱牛肉,说:

“这是我请你吃的。” 阳阳说:

“你真好。”赵旭没上桌,他已吃起来了。

 

阳阳和赵旭回校见到吕祥,赵旭问:

“有点希望吗?”

“有,谢谢你赵旭。” 吕祥。

 

第四章     分配边疆

 

第一批分配结果出来了,阳阳,吕洁和莉莉不同医学院分到同一省。阳阳是省医学院附院外科,吕洁分到县级,报到后由县卫生局分配,莉莉在省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春芳,霏霏和芸芸都还不知道。听工宣队说,分一批走一批。什么时候离开还不清楚,要等通知。

 

公布第一批分配方案当天,李雯雯到阳阳宿舍,把门关好就坐在阳阳腿上,阳阳感到莫名其妙,坐了一会,阳阳说:

“万一有人进来影响多不好,快下来。”

“那你把我抱下来。” 雯雯。阳阳说:

“你的脚已在地上,还抱什么,又不是小孩。”她猛地站起来,恶狠狠地说:

“你这种男人真恶心,马上要分开了,连抱一下也不敢,亲一下更没勇气,算什么男生!”说完呯的一声,把门打在墙上走了。好像是莎士比亚说过,男女之间不是爱情,就是仇恨。阳阳把朋友都得罪光了,几天前是李萌,今天是李雯雯。

 

小娇和阳阳到陆阿姨家吃晚饭,阿姨叫女儿和小娇买些熟菜和酒。阿姨说:“二年不到,工宣队换了三茬,你和以前的工宣队相处好吗?”阳阳摸不到头脑说:

“我是天生的喜欢工人,军人,工人和我家人一样,坦白,诚恳,军人也很好处,不拐弯抹角,更何况我哥哥就是刚刚被提干的现役军人。阿姨为什么问这个?”阿姨说:

“没有为什么,我就特别喜欢你和小娇,真比我自己孩子还亲,你们要走了,总有点舍不得”说着说着阿姨眼睛又红了,这时小娇正好回来,她感到气氛不对,便问阿姨:“是不是江春华若你生气啦?” 阿姨:

“没有,我生我自己的气。”女儿喊阿姨:

“吗妈,准备好了,吃饭吧!”大家入席,吃的十分开心,小娇,阳阳和阿姨告别,可阿姨叫阳阳先回去,让小娇陪阿姨睡。

 

阳阳一个人回到学校,路上碰到程康和医二四班的潘悦在一起,阳阳很熟悉潘悦,女人味特足,也重感情,她和李萌关系很好。有一次李萌生病,她端开水,拿着药到处找李萌吃,教室没找到,竟然找到系办公室,看着李萌把药吃完,才开心地笑了,女孩与女孩关系如此亲密还真少见。阳阳走过去问:

“你们什么时候好起来的?”

“有一段时间了。”程康回答,阳阳又告诉潘悦:

“小程和玉芬的事已吹了。”潘悦说:

“告诉我干啥?”

“希望你们好起来,毕业先分配时,可照顾分在一起。而且论人品,你们都是天生一对。好了,我走了,你们慢慢聊。”一会儿,阳阳又回头跟潘悦说:

“你帮我一件事,把这二十元交给李萌,是我借她的,这是我的出差补贴费。”

“你们两人好得快要结婚了,为什么要我帮你送钱给她。” 潘悦。小程说:

 “别问了,你去办吧。又不是坏事,送钱给她,有啥错。”潘悦咕咕哝哝突然说:

“准是那个吃错药了。”

 

莉莉知道分到那儿,但不知那是什么地方,小芸至今没有着落。吃过中饭在床上躺了一会,觉得很闷。就起来不约而同地向城医方向走去,坐车到城医,也没约好,就索性去看看城医校园。俩人毫无目的乱转,在主校圆到另一校圆门口碰上李雯雯,雯雯跑过去问她们:

“是不是来找春华。”莉莉说:

“是,又不是,我们两在宿舍里闷得慌,就跑到这儿转转。”雯雯对朋友还是很热情,说:

“不要紧,我带你们到春华宿舍去。”小芸:

“那走吧。”她们在一起还是很显眼,到宿舍,见阳阳和肖峰正说什么,雯雯说:

“我们到前面转转,等一会再来。”其实,肖峰看见她们,就站起来说:

“我们没正事,你们进来玩吧,我到院部去。”阳阳见到她们,心里十分高兴,特别是李雯雯,阳阳很想找机会和她解释一下,所以主动说:

“雯雯,快进来,小芸,小莉快进来。”坐下后,阳阳说:

“我们朋友一场,是不是今晚或明天搞个告别仪式?”小芸,小莉都说:

“好,什么时候都行。”阳阳问雯雯:

“你看呢,雯雯。”雯雯看阳阳那么客气,心里就软下来了:

“好呀,我们毕业后,谁知还能不能见面,搞个聚会很好,有必要,如果行,可以拍几张合照。”阳阳说没有问题,他说:

“我和生物系的杨俊老师是好朋友,他什么都会,会开车,会打球,会拍照,会洗照片,会遍密码,他教生物学,在实验室自己建立一个暗室,可以洗底片,也可洗照片。他有二个照相机,一个在我手里,胶卷很贵,要几块钱一卷,可拍二十四张和三十六张二类,我都去买过期胶卷,二毛钱一卷,效果也可以,就是层次感差一点。

 

工军宣队进来后,有人告到工宣队,说他什么都会,可能是美蒋特务。立即被他抓起来隔离审查,受尽折磨,对他拳打脚踢,把他的全部东西,家里的,实验室的全抄了三遍,统统没收。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一哲:土地上的故事
2013: WillyRong:买方付过户费用Closing Cos
2013: 美国房价快升,下手不宜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