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马背上的青春(19):喜接春羔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11月06日18:19:12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马背上的青春19):喜接春羔

贺长文

 

春节前的一段时间羊羔集中抢着出生,这是我们在配种站辛勤劳动的成果。因为配种的时间接近,所以羊羔出生的日子也集中。接受了第一次接生的教训,我不再干预母羊的生产。我学会慢慢跟在羊群後面,也允许产妇们单独行动,并耐心等待着它们母子一起回家。

羊羔出生的整个过程中母羊都十分痛苦。它们不仅吃不上草,还要在雪中跋涉,努力不掉队。有时羊羔伸出了两只前腿,有时能看见羊羔的小脑袋掉在外面,母羊痛苦地叫着,一次次卧下身生产,又一次次站起来追赶队伍,不知要走多远才能完成整个生产过程。看着那些瘦骨嶙峋的母羊挣扎着,我真担心它们会一卧不起。羊羔裹着黏稠的胎液掉在雪地上,母羊站起来断了脐带,舔食羔羊身上的粘液。我不靠近,母羊不会害怕,生产过程完成得反而快些。羊羔的後腿比前腿有力,往往是後腿先支起来,还没站稳就踉踉跄跄地跟随母亲一步比一步快地去追赶队伍。等傍晚回到驻地时生产的母羊与羊羔已经基本夹裹在羊群里了。

由于给羊羔喂奶母羊自己的进食时间就更少,更加消瘦。新生的羊羔跌跌撞撞地一直紧跟着母亲,随时向妈妈要奶吃,晚上依偎在妈妈身边过夜,没几天它们便可全天候跟上羊群。

羊羔吃奶可有意思了,前腿弯曲跪在地上,吃得高兴时会翘起小尾巴,不停地来回摆动它。母羊则不断回过头舔舔羊羔的尾巴,舔犊之情过目难忘。

没人跟我讲过转场途中会发生什么事,我更不知道怎样接生,若真遇到难产的情况恐怕母婴性命都难保。我的运气还好,走场途中没有发现弃婴的母羊,也没有难产的母羊。我得感谢这群羊,这对我这个首次牧羊的毛头小伙儿是多大的照顾啊。每个浩特每年出生的羊羔数量不等,最多可生出五六百。由于冬草场草情不好,母羊体质弱,羊羔中也不乏多病者,气候变化的时候体弱的羊羔可能会感冒发烧或拉肚子。还有一些头一次做母亲的年轻母羊会将自己的孩子遗弃,遇到这样的母羊我能将羊羔抱回来却常常找不到它的母亲。这给道日玛带来很大困难,她往往要抱着羊羔在羊群里寻找很久才找到它的生母。开始我感到道日玛能认出那么多羊来很神奇,後来才明白原来产後的母羊身体虚弱,动作缓慢,而且尾部很脏,这可能是识别它们的特征之一。找到羊羔的生母,道日玛便一手抓住母羊的腿,一手托着羊羔,将它送到奶头下,口中还要不停地哼着小曲儿,呔古,呔古„„,一直唱到母羊的情绪稳定下来,慢慢熟悉了自己的孩子,给羔羊喂奶为止。这首劝奶歌,歌词只有呔古两个字,曲调简单悠扬,却每每能感化不要羔羊的母羊,堪称神曲。牧民妇女人人会唱。

道日玛的神奇之处还有在羊群里一转便能看出来哪只羊羔患病了,她把这些生病的羊羔一一抱回蒙古包里养着,蒙古包里的风小些且多少暖和一点儿,晚上就留它们在蒙古包里过夜。第二天一早,道日玛再把羊羔抱出去找它们的妈妈喂奶。待羊羔吃到一定时候,她再把小家伙们一个一个抱回蒙古包。羊羔一天吃两次奶。道日玛每次抱起羊羔都要和羊羔贴个脸儿,嘴里唠叨着厚勒黑的(小可怜的意思),有的羊羔也会伸出舌头舔舔道日玛的面颊。不论羊羔多脏,道日玛对它们都那么亲切,就像自己亲生的孩子。人畜之间通过这样的亲密接触交流着,道日玛掌握了每只生病羊羔的身体状况。有了这份情,羊羔长大以後,道日玛仍能哼着小曲儿将它们从羊群中呼唤出来。特别是山羊,更聪明,情商更高些。

每天傍晚我赶羊群回来,道日玛和她的女儿便忙着把蒙古包里的羊羔往外抱,送它们到母亲身边吃奶,这个工作量很大,也是他们一天最忙的时候。小姑娘乌乐金哈其达不大爱讲话,无学可上,天天在家协助妈妈照看羊羔。这段时间是一天中她们最忙的时候,顾不上与我交流。仔细回忆一下,我几乎没去过旁边的蒙古包,因为严金母女俩这会儿也正忙。

放牧归来暖瓶里已经备有煮好的茶。回到蒙古包我首先就自斟自饮,喝点儿热茶暖暖身。冬天没有羊羔的日子里,浩特里没有奶,我们每日喝的是清茶。那个时代奶粉还不普及。我们大队的社员有个习惯,在茶里煮上一点儿小米,大概也是为了增加茶的浓度,人喝了增加点儿营养吧。茶叶放在茶叶袋里投到锅里煮,所以茶叶与小米不会混在一起。茶从锅里倒入水壶或暖瓶存放,往碗里倒茶时将暖瓶摇晃一下,能倒出沉在暖瓶底部的小米。饮茶时要晃着碗,才能吃到小米,最後需要尽量伸长舌头才能舔到碗底的小米。我每天总也吃不饱,碗里的小米便成了我的最爱。学会往碗里倒茶後每次我都使劲晃水壶,茶里常常能有半碗小米。牧民们对茶里的小米一般不感兴趣。到了这个季节有了羊羔就有了羊奶,道日玛每天挤些羊奶放进茶里,茶就更浓了,味道也更香了。这个季节能喝上了奶茶,我们无疑是沾了羊羔的光。

来草原之前,我一直以为奶牛就是产奶的牛,像一部产奶的机器一年四季都在产奶,放牧之後才渐渐懂得母畜只有产了崽儿才可能产奶。而且季节不同产奶量与奶的质量也会不同。看来从书本上获取知识虽便捷,但也可能领会不全,还得实际经历。草原上就是缺书,牧民们并不知道知识青年在这方面没有知识与经验,有时也缺少指点与帮助。我骑在骆驼背上无所事事常胡思乱想。有时候我想,我们喝奶茶是与羊羔争食,羔羊吃不饱挺可怜。有了想法也不好去问,过了不久这个疑问终于搞清楚了,我这是庸人自扰。羊羔腹泻我原以为是天冷着凉所致,其实不尽然。羊羔腹泻也有可能是因为吃多了母亲的奶不消化所致。我没有经验,道日玛有。道日玛常常在这些羊羔吃了一会儿奶後将它抱走。有的母羊奶水充足,羊羔吃不完,母羊还会感到难受,也有必要将奶挤出以减轻母羊的痛苦,这一点我更不清楚。这些知识对于我这样的一位未经世事的男学生而言,真如天方夜谭,不问不讲仅靠观察不一定能很快体会到啊!

初春的天气寒冷多变,各种原因致病的羊羔越来越多。开始还只是几只,後来生病的羊羔多了,道日玛干脆在蒙古包里腾出块地方专门放生病的羊羔,人畜同包。羊羔抱出抱进把外面地上的雪带到包内。撤走一半的毡子包内也露出了地面。原来冰冻的地面被羊羔踩得泥泞不堪,弄得我的毡子上也很脏。生病的羊羔整天圈在蒙古包里,它们的排泄物把蒙古包里的空气搞得十分污浊。道日玛她们因年年如此,习惯了这种生活。我是初次与羔羊同居,比较反感。我不喜欢这股味道,更不喜欢行李被羊羔踩脏,但我必须容忍,因为我要与贫下中牧相结合,何况也无法躲避。好在与遭遇白毛风相比,身陷如此境地并无生命之危,所以厌恶之情很快就被吞咽。偶尔有羊羔会咩咩地叫着向我走来,嗅嗅我的皮袍。是寻找它的母亲么?这时我会摸摸它的额头,留它在身旁,释放出我的母爱

生病的羊羔渐多,我的工作量也在增加。每晚回家後要给生病的羊羔诊病。白天我不在家,家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许多药,有片剂也有针剂,有人用的药,也有兽用的药。人用的药一般都是过期的。所有药品都有汉字说明,只有少部分兽用药说明书配上了蒙文。道日玛不识字,这时我不仅成了知识分子,还当上了儿科兽医。我在油灯下看着说明书,决定给羊羔打什么针,服什么药。许多药我是第一次见到。摆弄针头、针管、安瓿瓶儿更是头一遭,很有新鲜感。得到牧民的信任,能让我决定给羊羔用药,我很高兴。羊羔的病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发烧,一类是泻肚。用什么药看说明书决定,剂量则只能凭感知。因为人用药的药盒里没有附上专门针对羊羔的使用量说明,我也只能边看说明书边做决定。早知道会碰到这种情况在北京就会带些书来学习。好在牧民们懂得一些牲畜生病的基本常识,相互补充吧。最终我到底挽救了多少羊羔的性命,有没有过度用药,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每个浩特接生的羊羔,活了多少、死了多少都要上报。死羊羔的羔皮还需如数上缴到大队部。牧民们也很诚实,没有弄虚作假的情况发生。我们浩特接羔的情况应该属正常吧。高潮过後还有羊羔断断续续出生。待到这一年接羔工作结束时,我的羊群已经扩编到一千八九百只。

在春寒料峭的季节我与羊羔同居数周,这段时间的生活节奏完全被羊羔的出现打乱,一切都要服从接羔工作。白天放牧,天有阴晴,风有大小,不变的是孤独与白雪。晚上回家,除了我、道日玛和她的小女儿乌乐金哈其达还多了一群病弱的羔羊。蒙古包里挤得不能再挤,咩咩声中浓浓的羊膻味儿令我有要呕吐的感觉。但对道日玛来讲,这味道可能就像从婴儿身上飘来的乳香。蒙古包里羊羔多了,香味儿四溢,道日玛喜上眉梢。当时还没有可持续发展的概念,羊羔多了就是丰收,牧民心里能不高兴吗?

每天放牧归来,羊群与蒙古包还有百米之遥,母羊与羊羔就开始急迫地呼唤对方,包里包外咩咩声起伏不断,寂静一天的浩特一下子就喧闹起来,沸腾了。新生命不惧严寒来到世上,给草原增添了活力。羊群母子的大合唱传递了春的信息,似乎在呼唤着快来吧,春天!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goodday,俺刚给你在俺们学会的群里(违
2018: 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假使
2017: 老全在不在?德州那个枪击案我很难无动
2017: 150多年前对今天中国的精准预言
2016: 年收入4千万的1%代表99%?各位想清楚了
2016: 川普是咬人老虎,应投给拔掉牙齿的希拉
2015: 给大家一个深度思考题:鸟人痛苦之根源是
2015: 我公司老瑞对米国也严重不满
2014: 秋天,走在我上班的路上
2014: 俺也刚selfie了两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