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空因游记:突尼斯一瞥(组图)
送交者: 空因 2013年07月29日06:56:02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突尼斯一瞥

/空因


1)导游亚西尔

这个暑假带着父亲坐船沿着地中海绕了一圈,途中经过好些国家,其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欧洲那些发达国家,而是位于非洲北端的一个小国突尼斯。

我们的船是清晨靠岸的,下午两点多就得离开。所以,我们其实只有半天的时间逗留突尼斯。

我们本来是想搭大巴进城的,可是下船前却被告知:所有大巴都已被预订,没有位子了。于是,我们只好去搭出租车。出租车司机说,他叫布拉维,如果我们给他60欧元,他可以载我们进城,去看突尼斯城的三个主要部分:欧洲风格的新城区,旧城区麦地纳(Medina),古区遗址迦太基(Carthage)。他还加上一句:任何时候我们想下车参观某地,他都会耐心等候我们。

于是,我们欣然上了车。

新城区建设得不错,街道还算宽敞、整洁,树木葱茏,交通也比较有序。到处都是争奇斗艳的花朵,也有许多欧洲风味的小店。没多久,车就到了新老城区交界的地方。司机将车停在法国大使馆门口,说,“前面就是麦地纳。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自己去逛吧。”

下了车,我们看着那越来越炙热的太阳和那又窄又脏的街道,一下子不知道何去何从。正在这时,一个高大的阿拉伯人朝我们走过来,用不太流利的英文说:“我叫亚西尔,是布拉维的兄弟。他怕你们不熟悉环境,特意叫我来做你们的导游,完了给我20 欧元就好了。我带你们去看看麦地纳。”

我的方向感极差,左逛右逛后找不到回路是常事。现在有人主动要做我们的导游,我正求之不得。我们紧跟在亚西尔的身后走着,我一面用法文跟他聊着天。其实对于我来说,跟人交流比看任何名胜古迹更有意思,何况是跟那些平常不大有机会认识的非洲阿拉伯人呢。

亚西尔惊讶我流利的法语,他问我是哪里来的。我告诉他,我生长于中国,居住于加拿大。他很仔细地看了一下我的脸,然后一本正经地下结论:“你既不像加拿大人,也不像中国人,有些奇怪哦。”我扑哧一声笑出来,说,“还真让你说对了,我的先生也这么说我。”

“先生?”他扬起眉毛,“你在外面一个人乱闯,竟然把先生丢在家里?”他啧啧地摇着头。

我说,“我先生已经陪了我们差不多两个星期,现在他回去了。他夏天得工作,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看他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我又加上一句,“我这次旅行并不是为了我自己,主要是为了带父亲来转一转。”

“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我叫他爸爸。”

“那么我也叫他爸爸好了,”他爽快地说,一面带着我们在那些阴暗的小巷子里七弯八拐。他的脚很长,简直健步如飞,我们几乎得小跑着才能跟上。

亚西尔说在突尼斯,一个男人可以有四个老婆。而他呢,则有两个,跟她们一共生了六个孩子。他问我的丈夫有几个老婆,我叹气说他只能养活我一个。他呵呵笑起来,“不是谁都有能力养活四个老婆的。再说,四个女人在家里吵吵闹闹,还不等于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了?”

第一次近距离接近阿拉伯人,我发现,他们并不缺少幽默感。

亚西尔顺便教了我两句阿拉伯语。“你好”的谐音大致是萨冷(Sa Len;“谢谢”则为舒格旱(Shu Ge Han)。我马上学以致用。每看到一个人,无论老少,我都用“萨冷”招呼他们。而他们也立即回礼。有的老人还将手放在胸口,大声地说着萨冷,然后还唧里咕隆地说上一大串阿拉伯语。我问亚西尔他们在说什么。他说那都是赞美词,大致意思是“欢迎你们来这里,愿真主保佑你们!”

时不时有三三两两的阿拉伯妇女,提着菜蔬,从我们面前经过。大热的天,她们的衣服从头裹到脚,有的还戴着面纱,也不知道她们怎么不怕热。小巷深处的屋子都有些灰溜溜的,几乎每一张门前,都歪歪斜斜地坐着一两个看上去无所事事衣衫褴楼的人。可是,只要一听到阿拉伯语的问候,他们落寞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这些闲居者的形象,让我想起在中国乡村认识的一些老农 —— 淳厚、善良、随意,对生活充满着简单而朴素的欲望。

亚西尔将我们带到一个臭烘烘的鱼市场。酷暑让那里的气味实在太难闻了。他却绕有兴趣地在那里转来转去,时不时指着一些奇形怪状的鱼儿给我们看。我说我们不需要买鱼,还是快点走吧。他煞有介事地说,“既然来参观,什么都得领略一番才是,我可是为了你们好才带你来的。”

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入乡随俗,有什么就看什么。然后,亚西尔又带我们去看乱糟糟的菜市。我不敢说我不想买菜,只不过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走着。好多人都回过头来,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也有的用日语大声问着好。 “这些小巷子可能不太安全,都是阿拉伯人,一个观光者都没有;我们不要老在这里转悠着,”我听到父亲在身后小声嘀咕着。

“没关系的,爸爸,既来之则安之,”我回头安慰他。人生地不熟,照常理来说,我们是不应该跟着陌生人去随便乱闯的。可是,我的好奇心太重了,我实在想看一看这些土生土长的阿拉伯人的真实生活状况。另外,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亚西尔不是个坏人。

我看到一种扁扁的青色小水果,从来没见过的,就问亚西尔那是什么。他跟那个卖水果的人嘀咕了一阵,我猜他大约是问那个人我是否可以尝一个,那个人眯缝着眼睛研究了我一番,然后慎重地摇摇头,用阿拉伯语跟他说了几句什么。

我的导游回头给我翻译,说:“我的朋友告诉我:这种水果很贵,你既然不买,送给你尝一尝也没什么意义。”

我欣赏他们的坦诚,跟那个卖蔬果的人说了声“舒格旱(谢谢)”就离开了。

一个人提着一篮子的小乌龟在卖,我问亚西尔,“这是供人吃的小乌龟吧?”

我的导游又扬起他的粗眉毛,“这怎么能吃呢?当然是放在花园里供人欣赏的啦。”

看来这里的人比我想象的更有诗意,我不禁肃然起敬起来。

每路过一个店子,亚西尔就问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我告诉他,除了给我的先生买一两件做纪念的T恤衫之外,其他的都不需要。尽管如此,他还是把我们带到了他的朋友们开的店子里,有的卖纪念品,有的卖香水,有的卖挂毯……这里的东西要价特别贵,一条在欧洲卖低于5欧元的长围巾,在这里开价就是好几十块。T恤衫也很贵,我看中的两件,每件都要65欧元。我当然不买,可是,那个卖T恤衫的人却不停地央求着,“这可是纯棉的呀,小姐。便宜一点吧,你说要多少?”我素来不大喜欢讨价还价,父亲也催着我快点离开这里。于是,我摇摇头出来了。

亚西尔在我耳边嘀咕着,“你应该讨你丈夫的喜欢,给他买件衣服才是。一个人出来乱跑,连一件T恤也舍不得给他买……”他越说我越觉得有道理。于是,我停下脚步看着他,“你认为你的朋友大约要多少钱才肯卖他的T恤呢?”

20块欧元大概可以买两件。”

于是,为了“讨我丈夫的喜欢”,我将20块欧元递给我的导游,请他帮我把刚才看中的那两件T恤买来。那时我们已经走出至少两条小巷子之外了,并且已经站在一个清真寺的面前。亚西尔叫我们自己进清真寺去看,他则拿着我的钱乐颠颠地去找他的朋友了。

我们从非常狭窄的楼梯爬上去,从那里瞻仰了一番突尼斯首都的市容。只见近处是肮脏狭长的街道,垃圾遍地都是;越过斑驳沧桑的古城门,则可瞧见比比皆是的充满现代气息的建筑群。新与旧,美与丑,秩序与无序,近距离放在一起,形成一种强烈刺眼的对比。至于清真寺里面,则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父亲做事一向谨慎细微,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得出他有些担心置身于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亚西尔拎着我要的衣服回来了,并兴冲冲地说,“我的朋友说你是个好人。愿真主祝福你!”

亚西尔大概走得太快,鼻子上都挂着汗珠。我带着多余的一瓶水,问他要不要喝一点。他告诉我,现在正逢Ramadan, 即穆斯林的斋戒月。他们日出之后既不喝一滴水也不吃一粒米,直到日落之后才可以进食。所以,直到现在为止,他还什么都没有吃呢。 “整天不吃不喝,难道不饿不渴吗?”我好奇地问。

他瞪我一眼,“就是又饿又渴也得撑着呀。这对我的心灵和身体都是一种祝福。”

我听了很感动。要知道,这可是在烈日炎炎的非洲,一天不吃饭也许还勉强,但要不喝一滴水,简直要我的命啊。单是这一点,就不得不让人敬佩。

我正准备将T恤塞进书包,细心的父亲注意到其中一件T恤上有一个不小的洞。我本想叫亚西尔再拿回去换,但看到他满脸汗珠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了。转念一想:算了,不必再麻烦他了。也许他的朋友是无意的,给了我们这件有问题的T恤。回家后再补一下,也没什么大问题。

两个小时不到,我们就逛完了旧城那些曲曲折折的小街小巷了。分手的时候,亚西尔找我要25欧元。我说,“不是说好了20欧元吗?”

他理所当然地答,“25欧元吧。不要忘记,我还有两个老婆要养呢。”

回到布拉维的车里,我对他说,“你的兄弟亚西尔很好,他带我们走了很多有趣的地方。如果是我们自己随便去逛,一定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布拉维说,“他并不是我的兄弟。我压根儿都不认识他。”

这下轮到我扬起眉毛了。 布拉维笑起来, “不过,天下所有的穆斯林朋友们都是兄弟,不是吗?”

2)老船长的古屋



迦太基幸存下来的古遗址并不多,但往日的圣殿、城墙和柱石还依稀可辨。面对它们,让人不由得生起思古之幽情。据说迦太基古城的历史比罗马城还要悠久。这里曾是地中海的一个最繁华、强盛之地。罗马史诗《伊利亚特》也曾对它有所记载。只可惜这样一个古老美丽的城市,后来被罗马帝国侵占,并几乎被夷为平地。

布拉维随后带我们去访问了蓝白镇。那里所有的建筑物都是蓝白两色,很有特色。镇子很小,没多久就看得差不多了。坡上全是卖衣服和纪念品的帐篷店。东西依然要价比较高,比欧洲贵多了。我并不想买什么,可是,我喜欢跟当地人聊天。只要谁一招呼我,我就忍不住走过去侃上几句。结果,他们就拉着我不放手了。最后,本不想买什么的我,在他们的盛情相邀中,总是将钱包一次次拿出来。

节俭惯了的父亲总是说,“算了,走吧,这么贵,不要买了。买回去的东西,说不定又是坏的。你看,除了你,谁都不敢进店子的门。”

我瞥一眼外面那些逡巡的游客们。的确,他们大多都只在店子外面留连着,真正踏入店子的人很少。说实在的,我心里也觉得这些非洲人是不大善于做生意的。这里的生活水平这么低,可是,他们的东西却要价非常高,比西班牙、意大利、法国都高多了。这样一来,谁还会愿意去买它们呢?虽然这里大多数地方都可以讲价,可是,对于那些喜欢明码标价没有习惯杀价的北美或欧洲人来说,最省事的方式就是:什么都不买。最后,损失的还是卖家本身。

尽管价格贵,我还是买了几件当地人爱穿的长衫。难得来一次非洲的,留点什么做点纪念也好。“就当为非洲的经济做点贡献吧,”我笑着对父亲说。

在城市的西郊,我们有幸瞻仰了国民议会和国家博物馆。之后,我离开人群在周围随便转悠着,父亲大概怕我走失,寸步不离地跟在我后面。在一个幽静的角落里,一个裹头巾穿长袍的阿拉伯女人从我们身边走过,我身不由己地跟在她身后。她拐进一座白色的篱笆,回头朝我们笑笑,就开门进屋去了。

这间房子是欧式的,很古典很雅致,从很远的外面就可以闻到花的清香。它的位置也很高,从那里可以俯瞰大海。它不但是周围唯一的一栋房子,而且篱笆边上长着许多高大的果树,其中一棵树上还结满了青色的柠檬。

一个白皮肤的老人开门走了出来。“你们好,”他笑着用法语说,“我的保姆说刚才有两个面善的人跟在她身后,我出来看看。”

我向他自我介绍了一番,说我们很欣赏他这古香古色的房子。

“这房子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是座名副其实的古董屋。你们为什么不进来看看呢?”他热情地为我们打开篱笆的门。

我们既好奇又兴奋地走进去。他让我们瞻仰了一下房子的内内外外,并且很骄傲地介绍着他所收藏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小摆设。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他是法国人,曾在一条大船上做了一辈子的船长,现在退休了,定居在突尼斯。他的女儿们和太太,现在都在国外旅游。

“您为什么不住在法国,要在突尼斯定居呢?”我问他。

“那些忙忙碌碌的地方有什么好呢?”他侧过头反问我。

他说的不无道理。我自己,也是那种害怕喧嚣的人。

父亲对这个船长的印象很深。走出很远了,他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那裹在美丽花丛中的白房子。

3)被逼跳舞


回到海港边上,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父亲累了,先回船上去了。我还余兴未尽,想多看看这个城市,这个国家。

不远处有一群男人在奏乐。悠扬的唢呐声和击鼓声传得很远;一个穿长裙的阿拉伯人女人则在翩翩起舞。我走过去饶有兴趣地欣赏着。音乐骤停时,其中一个看上去最年长的乐师示意我坐到他身边去,他的一个同伴摘下他的小红帽,戴在我的头上。几个较为年轻的人则开起玩笑来,问我是否结婚。我点头说是。其中一位就笑着说,“把他踢掉,嫁给我吧。我还只有一个妻子,我们都会对你好的。”大家都笑成了一团。附近一个牵骆驼给人照相的人,生意也不做了,跑到这边来看热闹。

一群人盯着我瞧着,并不时地问长问短,争着跟我拍照。刚才那个跳舞的妇女,也执意邀请我跟她跳一支舞。乐师们则纷纷拿起乐器,摆出音乐会马上要开场的姿势。我赶紧摇头,说唱歌还可以凑合,但跳舞绝对不行。可是,谁也不听我的,在一片响亮的奏乐声中,我被我的舞友不由分说地拉了起来。

奏乐的人、围观的人都拍手欢呼起来。不远处有家咖啡店,那里坐了不少喝咖啡歇息的游客们,他们也跟着 拍起手来。奇怪,一向不喜欢被人注意的我,这时却并没有觉得不自在。相反,我也跟这些新认识的朋友们一起大声笑着,手舞足蹈地乱转着。

音乐安静下来时,领头的年长乐师,注意到我手腕上有一道伤痕,就问我是怎么回事。对我来说,比起跳舞来,讲故事要有意思多了。我告诉他,这道伤痕来自于多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次车祸。这下不得了,大家都强烈要求我将我的故事从头到尾讲给他们听。

于是,我毫不扭捏地讲了起来。讲到动情处,我的声音也低沉起来。我注意到,这些陌生人的眼睛里,充满了对我的遭遇的同情和理解。忽然间,我感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亲近和感动。平常,我很少跟人提起这些令人伤痛的往事,可是,在这些毫不相识的异乡人面前,我娓娓诉说着,仿佛在跟一些认识了多年的老友们一样促膝而聊。

讲到最后,那个年长的人冷不防说了一句:“你是个好人,你的伤没有白受,上天派你做一个使者去帮助人。”

我诧异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这样说?”

他微微一笑,“单看你的眼睛就知道。”

我打赌,这是我此生所听到的最好的赞誉了,而且它来自于一个非洲的阿拉伯男人!有那么一会儿,大家都安静地用带些崇敬的目光看着我。我感动得几乎掉下泪来。几小时前突尼斯商人在我的脑子里留下的消极印象,顷刻间化成了乌有。

接着,那个跳舞的女人笑着将那骆驼人推到我的面前,“这是哈梅尔,他刚才跟我耳语,说想认识你。”

我向阿梅尔伸过手去。

“小心哦,”那美丽的舞者又大声说,“哈梅尔还没有结婚,他是个坏人,单看眼睛就知道。”大家又哄地一声笑起来。

这些人多么可爱啊。我要永远记住他们的笑容,”我在心里这样说。

4)骆驼人哈梅尔


哈梅尔将他的骆驼牵过来,有些羞涩地问我,“你想骑它吗?”

它这么高,会不会把我甩下来?”

“绝对不会,它跟了我20多年了,不会做傻事的。要不,你去摸摸它。它知道你喜欢它,也会喜欢你的。”

我摸了摸骆驼的头,看到它温柔而善良的眼睛,真的不再害怕它了。

我坐上骆驼,被自己突然升起的高度吓了一跳。我紧紧地抓住棕绳,生怕掉了下来。哈梅尔则握着绳的另一端,牵着骆驼慢慢走着,一边跟我说着话。

他甚为忧伤地告诉我,他家里很穷,他是家里的第十一个孩子,他很早就得自己出来谋生。可是,现在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以前每天都有好几艘大船来,现在,每个星期最多只有三、四艘。他的经济状况也越来越糟糕。除了一只骆驼,他什么都没有。尽管已经28岁,他到现在还孑然一身。

“现在的坐船人,就是来了突尼斯,也不怎么跟骆驼照相了,我的骆驼以前很会赚钱的,”他不满地咕嘟着。

“也许这跟全球的经济危机有关吧,大家的口袋里都没有多少钱?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开导着他。

“欧洲人小气,口袋里就算有大把的钱也舍不得花。美国、加拿大人好多了,他们爱花钱,也不讨价还价。”

“骑一次骆驼多少钱呢?”从骆驼上下来时,我赶紧掏出钱包问。

“我并不需要你的钱。我只希望你帮我找到一个老婆,”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吓了一大跳。“哈梅尔,找老婆可不是这样容易找的!”

“中国的也好,加拿大的也好,好歹给我介绍一个吧?我非得离开这里才是。看,这是我的身份证,这是我的阿拉伯文全名。1985年出生。长得还不赖,是吧?求求你,给我介绍一个女人,我会很努力工作的,我会对她好,绝对不会打她……”他用带了央求的口吻诉说着。

我的父亲回船很久了,看到我这时还没有回来,又下了船来找我。好在那时我已经从骆驼上下来了,不然,他真会吓一大跳。

“我得上船了,船很快就要开走,”我对我的骆驼朋友说,

“中国的也可以。我的好几个朋友都去了中国,”哈梅尔不停强调着,一面抄了他的email地址给我,“你是个好人,不要丢下朋友不管哦。”

我把骑骆驼的五欧元放在他的手心上,他看也不看,就满不在乎地塞进衣袋,“钱有什么用?我需要一个未来……

“快走吧,快走吧,”父亲在一边催着我。

我的心也有些难受 ——同是一个地中海,有的国家那么富裕,有的那么贫穷。为什么上天给人的欢乐与忧愁如此不同?

分手的时候,哈梅尔轻轻拥抱了我一下,并嘟哝着说,“斋戒月,我们不能接近任何女人的,不过,稍微拥抱一下应该没什么关系,我也没有吻你。记住,下次你再来突尼斯,一定要住在我的家里……

我觉得他可爱极了,一边笑一边跑开了。

5)上天是神秘的

上船前,经过一家小吃店门外,只见一个年轻的阿拉伯人男子正默默端着一盘花生果子请人品尝。他的用意当然是为店里的东西做广告。我注意到他的肤色比较白,而且脸上带着一点知识分子的骄傲和忧郁。我刚跟他说了声“萨冷”,他脸上的抑郁就一扫而光,他兴奋地问,“你会阿拉伯语?”

“不,只会说法文。”

“说法文也很好。越南人?”

“不,中国人,现在家在北美。”

他生意也不做了,将手里的花生盘子搁下来,将我拉进他的店门里。他告诉我他的女朋友也是香港来的,不过她现在在丹麦定居。

“她很快就要来看我了,”他苍白的脸上现出幸福的红晕,眼睛闪闪发亮。

我干脆靠着门不走了,听他给我讲故事。他果然是受过教育的人,思维很敏锐,说话有条有理。

“尽管我是个阿拉伯人,”他说,“我很喜欢中国文化。我的性格跟中国人的也很接近,比方说,我从不乱花钱,却习惯未雨绸缪。我想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未来的岳丈才最终接受了我。”

讲完了他和她女友认识的过程,他又给我一五一十地分析着他的国家的过去与未来。他说自从几年前的革命后,世界上对突尼斯的动荡局势持着悲观态度,到这里来旅游的人最近几年越来越少了,导致这里的经济每况愈下。他自己,对于本国的政治和政策,也是颇有些持怀疑态度的。

“这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吗?”我问。

“所谓的民主,”他轻摇着头,“不过是纸上空谈而已。”

他的落寞的声音,让我也难过起来。“你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呢?”我禁不住问他。

“不知道,”他淡淡一笑,“我只是很想跟人说说话而已,在这里很难找到一个能听懂我的人。我指的不是语言,而是思想。”

父亲不停地提醒我,船很快就要出发,得赶紧上去了。

“希望你和你的女朋友有一个美好的团聚。希望你们很快结婚!”我由衷地说。

他将他的email抄给我,“也许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的。谁知道呢,上天是神秘的。”

是的,谁知道呢,上天是神秘的。我但愿我还有机会再见到这个男孩。我也衷心希望他找到他该有的幸福人生。

6)船上的反思


上了船很久,我的心还没有静下来。船开动好久了,我还在深情地凝视着那一片越来越远的土地。

傍晚我去自助餐厅里吃饭时,竟然有几个人走过来跟我打招呼说,“啊,你就是那个跟阿拉伯人跳舞的女孩吧?我们今天都看到你了。”

啊,不得了,我这一辈子最怕的就是跳舞,但现在竟然因此而闻名船上了。我忽然意识到,这艘装载了至少4千名乘客的大游船上,应该不乏有讲法语的乘客。可是,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去跟当地人聊天、沟通呢?为什么我,一个中国女子,却在短短时间内,跟一群陌生的阿拉伯人一见如故?

我想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答案是:我到这里来,不纯粹是用一个观光者或者消费者的身份来对待这些非洲人的,我没有在他们和我之间划一条不可逾越的线出来。他们大概也直觉地感到了这一点,于是感到了跟我的亲近,并自然而然地用心触碰了我。

我们用餐时,一对中年白人夫妇坐在我们的对面。那个男的向我自我介绍,他们是以色列来的,他在以色列做医生,而他的漂亮太太,则是老师。

“你喜欢突尼斯吗?”医生问我。

“非常喜欢。可惜呆的时间太短,只有大半天。将来我一定还会回来的,”我毫不犹豫地答。

他们两个摇摇头,“我们的感觉正好相反。这大半天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太长了。你知道吗,我们今天到了港,都没有下船?”

“为什么?”我惊讶极了。

“因为他们不喜欢我们。我们也害怕他们。”

我当然知道他们说的“他们”指的是谁。“他们都是好人,有什么好害怕的呢?”我瞪大了眼睛。

“如果你是以色列人,就不会这样想了,”医生的语气里掺合着苦涩和无奈。

也许是的,每个人都只能站在自己的鞋子里看世界;我既然没有穿他们的鞋子,就无法体会他们的痛苦,就像西方人常说的那样。

可是,我转念又想:如果每个人都脱下自己的鞋子,光着脚去看待对方,即,每个人都抛弃宿怨,不带憎恶地去看待那些“仇人”,那么,他们的心里还会有“仇人”吗?也许,所有的人不过是人——有血有肉渴望和平、安定、快乐、亲情的人?那时,这个世界,会变成一个怎样充满和谐的世界呢?那些刀光剑影,那些血海深仇,难道不会融化在微笑和拥抱中吗?

夜深了,突尼斯不见了,山不见了,海水越来越深。天边有很大的星星在闪烁着,它们跟海面隔得那样近,仿佛要落进水里。

“为什么要发问?提问者,你到底是谁?”我的耳畔仿佛听到著名的阿拉伯诗人阿多尼斯的大声质问。










0%(0)
0%(0)
  好文, 和西方人相比,阿拉伯世界大多对中国人友好。  /无内容 - outsider007 07/30/13 (41)
  1983我游以色列 犹太人300万阿人150万 我说你们死定  /无内容 - pokemon123 07/29/13 (79)
    2013犹550万 阿551万 点算 剔出400万建巴勒斯 - pokemon123 07/29/13 (120)
      50年后以色列国阿裔公民变多数 现550万犹150万阿  /无内容 - pokemon123 07/29/13 (52)
        我澄清一下:亲犹派,父母援北非任务8年,熟息阿人  /无内容 - pokemon123 07/30/13 (83)
  犹太人下去,搞不好真的被人砍。。。唉。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75)
      阿拉伯人真是野蛮啊,阿拉伯人在以色列倒是可以自由自在地走到。  /无内容 - 男人梦中 07/29/13 (111)
          是巴勒斯坦率先发射火箭的,因果搞清楚哈!不能因为 - 男人梦中 07/29/13 (152)
            猪脑袋啊,你老婆才是女阿拉伯人吧。我管谁先发的,都不是好东西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05)
              只有神经病才会去用鸡蛋碰石头。巴勒斯坦人有那么傻? - k19 07/29/13 (117)
                老阿教的人不怕死,这个很可怕。。。  /无内容 - oops 07/29/13 (53)
                  反正他们不停的生,其他人谁干的过他们  /无内容 - oops 07/29/13 (52)
              对别人的老百姓就不当人,他们这种臭德行就是一个爹生的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02)
                拜托,每次都是巴勒斯坦人挑起的。  /无内容 - 男人梦中 07/29/13 (101)
                  这不是不把对方老百姓当人的理由。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12)
                    对于死掉的人来说,就是全部。  /无内容 - oops 07/29/13 (95)
                      所以妳应该谴责巴勒斯坦贱民不断地犯贱。  /无内容 - 男人梦中 07/29/13 (98)
                        愚昧无知。 老油洗脑成功点饭  /无内容 - k19 07/29/13 (95)
                          老油人家是为了主义信仰,老海皇就知道吃。跟猪似的。  /无内容 - oops 07/29/13 (97)
                            就是啊,这个广耳石就知道做泡菜做酒酿,啧啧,还贴出来。  /无内容 - 男人梦中 07/29/13 (91)
                              你们这些人真TMD傻。 老油的主义信仰是 - k19 07/29/13 (65)
                                说到底就是。他们的上帝就是只要他们的。  /无内容 - oops 07/29/13 (47)
                        你这种没人性的也很贱。  /无内容 - oops 07/29/13 (92)
                          没人性,没脑,专天日本人,老油的屁眼。  /无内容 - k19 07/29/13 (85)
                        我认为杀人的都很贱。  /无内容 - oops 07/29/13 (89)
                        我谴责所有杀人者。  /无内容 - oops 07/29/13 (89)
                          但妳刚才明显只谴责被迫还击的以色列人民啊,亲。  /无内容 - 男人梦中 07/29/13 (90)
                            谁?我说了他们是亲兄弟。你是他们的佣人水平。  /无内容 - oops 07/29/13 (95)
                              阿拉伯人比你有文化有趣味。赫赫。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02)
                                你鸭就是苟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  /无内容 - oops 07/29/13 (90)
                                  然后到时候两腿一伸就啥也没了。。。  /无内容 - oops 07/29/13 (85)
                                    一点追求都没有  /无内容 - oops 07/29/13 (86)
                                      我有追求啊!我现在在自学物理。  /无内容 - 男人梦中 07/29/13 (79)
      到处瞎旅游,活该自找麻烦 - QWE 07/29/13 (185)
        你呆家里不是还天天抱怨被白人老板剥削了吗。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43)
          你就算当了副主席,也会受主席剥削啊 - QWE 07/29/13 (146)
            可是谁也没有你那个受气包的样子啊。呵呵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47)
        哟,那就像你哪儿也没去过的,呆家里就最好了。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48)
          我选择的旅游点,都是好地方 - QWE 07/29/13 (160)
            你就没什么旅游过。  /无内容 - oops 07/29/13 (153)
  美女。。美景。。  /无内容 - 珍曼 07/29/13 (158)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2: 铁狮子: 风云际会于Burnaby山顶
2012: 感觉时至今日,还在数金牌的中国人,和
2011: 刚看的新闻说,加拿大今天发生了一起客
2011: 中国政府肯定有催眠专家。但是马悲鸣的
2010: EmitEht:性格决定命运(略谈孔明和刘备
2010: 三国学入门论文题目: 谁武功最高?
2009: 美国人为什么不仇富 -- 也谈急流中国
2009: 请reck yinyue 看看:新华社说 群众眼睛
2008: 进天堂不能走后门
2008: 圣经与中国文化 -- 给西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