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马克思主义的真谛究竟是什么?
送交者: 红枫白桦 2018年06月16日18:34:52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究竟什么是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真谛是什么?170年前的马恩,九十年前的伯恩斯但、考茨基、列宁···6、7十年前的斯毛···当代自我标榜的马主义者···又有谁真说得清呢?

马恩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共产主义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就是消灭私有制”。这个论断无疑是荒谬绝伦的。否则为什么我们中特,却要大力发展保护私有经济,民营企业呢?中外合营企业呢?

列宁、斯大林则反复断言:“承认不承认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列主义与修正主义的试金石、分水岭。”又说:“无产阶级专政是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的政权。”还有人主张:‘小农经济为主、农民为主的落后国家,也能靠抢杆子,采用暴力手段获得政权,建设成社会主义。’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毛主倡导笃信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政权就是镇压权;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也并非他的独创发明。早在历次农民造反时就创造出来了。林彪说:枪杆子,笔杆子,革命靠这两杆子;亦是其变种。

毛主在1942年在延安整风报告曾一再强调:马列主义活的灵魂,在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换言之,就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毛主曾号召人们要作实事求是的模范,这无疑是正确的。后来他背信弃义,出尔反尔,无异于自食其言,言不由衷。他说的许多正确话,却不兑现,仅是为了装潢门面。

邓、胡、赵改革开放后,也一再说: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其核心内容,就是:实事求是。中共也将实事求是定为思想路线。

若消灭私有制是马列主义的核心要旨。那我国早在1956年就率先完成三大改造,消灭了私有制,实现了唯一经济基础是国有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完成了穷过度。正式宣布:中国已经胜利完成经济所有制的社会主义革命,正式宣布全国已进入社会主义社会1957那反右派又胜利完成政治思想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所以才在1958年开始大跃进。接着又在农村实行了一大二公的、政社合一五位一体的的人民公社化。在1958年8月《关于人民公社化的决议》中,预言共产主义在中国,已不是:遥远的未来了。现在一天等于20年,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大肆宣传: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苦战三年,幸福万年。当时我党、毛主席就是这样认定、论断的。当时我辈也曾紧跟形势,盲目向学生大讲过这一理论观点。然事实证明这种穷过渡,彻底消灭私有制,实行全民所有制---公有制(其实竟是变相的官有制、高官特权制),严重破坏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从而出现生产大衰退,导致全国大跃进仅短短一年,就立即陷入大饥荒,饥寒交迫,浮肿病流行。总计约有四千万人被饿死,其中四川、河南、安徽、山东等省尤为严重。当时安徽有个农民饿出了病,到医院就诊。大夫诊断后说:你就缺少一味药:粮食。这足以证明,人民公社不是通向真正共产主义的桥梁,而是通向大饥荒的便道。由此可知,大救星主张、规划、倡导的共产主义究竟是什么货色了?决不是人们心里日夜向往、追求、艳羡的天下为公的社会主义,世界大同共产主义。也不像西欧一些理论家描写的《太阳城》、《理想国》。反正共产主义决不是平民的平均主义,共同贫穷主义;也不是党国大员的特权特需特供主义。

苏联1921年搞的军事共产主义,契卡遍苏俄,杀害200万,驱逐、流放200万人;1930年搞集体农庄,全盘农业集体化,结果导致700万农民饿死,农业生产大幅度下降。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时,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已过了74年,苏共已执政74年,可农业生产还不及1913年沙皇时代的水平。农业生产没有任何增长提高。说人民生活大改善、提高,纯系谎言蒙骗。直到赫鲁晓夫执政多年后,还把土豆烧牛肉当作共产主义理想去追求、憧憬。因此,苏联列斯模式社会主义的失败,苏联的解体,无疑是天经地义,顺应民心的事了。绝不像我们宣传的那样,使美帝和平演变的结果。须知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去作用。再说;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既然是我们的头号敌人;他亡了,解体了,对我们有什么不好?省得我们去费事费力,大批死人去打倒了,多好呀!现任俄罗斯总统、前苏联官员普京都说列宁、斯大林、布列日耶夫的社会主义不好。俄罗斯人民都热烈欢迎它和平解体,一点不惋惜;我们为什么要痛惜不已呢?责怪苏联没有一个是男儿呢?难道苏俄又不是苏修正主义了?反而突然又变成货真价实的马列共产主义了吗?请看戈尔巴乔夫在宣布苏联解体,辞去苏共总书记时,是怎样评论苏共政权的吧:‘国家、政府犯罪,是一切犯罪的基础、根源。如果苏共没有对手,执政无需竞争,权力不受制衡监督,言论思想没有自由,罪恶不被暴露,罪恶不受惩罚;那行政,就是打劫,司法就是舞弊,权力就是凶器,部下就是家奴、权奴,国家就是抢掠民财的土匪,银行就是掌权者的自动取款机。’

由此可见,马列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公有制是万福之源;共产主义本质核心就是彻底消灭私有制的观点。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一论断,就不应再坚信,必须予以改变。若拘泥于、断章取义德国马恩所说的片言只语,我们还怎么能不断地与时俱进地丰富、发展、完善、创新它呢?对马列祖圣,该继承发扬的则继承发扬之;该废弃的就毫不犹豫的坚决废弃之。我国改革开放的理论、快速和平崛起实践,包括民营、个体私有制在内的多种所有制的共同大发展;业已证明:共产主义概括为一句话就是:消灭私有制;是多么荒谬绝伦。该理论的破产被人们所抛弃,我们不仅不应惋惜,反而应欢呼。

列宁说:‘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电器化。’那么苏联早在1917年11月7日后,已有了苏维埃无产阶级暴力专政政权,并一党独霸至1991年。它在50、60、70、80年代已基本实现了电器化。对此,谁又能认同苏联已是建成了共产主义社会的国家呢?可见,列宁的这一论断,也是片面、荒谬绝伦之极。

1946年后东德已有了无产阶级专政,实现了电气化;但他们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在哪里?在柏林墙建立以前,不是已有200多万东德人跑到西德资本主义社会,甘愿接受享受资产阶级专政了吗?即使柏林墙建立后,因逃跑、毙命者仍络绎不绝。1991年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一夜之间东德又有百万人逃跑到西德。这岂不说明在平民眼中:东德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远不及西德的资本主义制度、资产阶级专政好吗?

文革中有200余万广东人,从号称‘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的中国,自愿冒死(有许多人竟被打死了)跑到资本主义社会的香港谋生了。这岂非说明大陆毛模式社会主义,还不如英国统治管辖下的资本主义的香港好吗?

至于赫鲁晓夫说共产主义就是:土豆烧牛肉;或国人梦想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是共产主义;更纯系瞎掰,胡诌百咧。如那是共产主义的话;英、法、西德、美国、荷兰、瑞士、瑞典····不早就是共产主义了吗?中国上海、天津不在上世纪国民党统治时期就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吗?

可见把将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造反有理、吃上土豆烧牛肉、住上楼上楼下、有电灯电话的房子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全是对共产主义的片面化,庸俗化、简单化、极端化、绝对化的理解。

至于说:彻底消灭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差别是共产主义的一大标志,也不一定对。它们之间的差别从根本上说,只会逐步缩小,越来越少,但不可能彻底消灭其差别。脑力劳动也离不开起码必须的体力劳动。体力劳动也离不开起码必要的脑力劳动配合。完全笨重、繁重的体力劳动,则可以随着科技的发展,逐步减少,以至基本消灭。

说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要啥有啥,你想要什么就给什么;是共产主义的特征,也不对,只不过是空想。人的需要求欲望是无止境的。但社会、自然资源有限,产品有限;产品再极大丰富,也永远满足不了人们不断增长的新的欲望奢求。谁需要什麽,谁不需要什麽,有谁来决定?由谁来分配?难道仍有我们党政领导、掌权者来判定做主吗!当权者说:我需要特供、特需、权钱色,以享受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生活;而老百姓仅需要贫穷生活、温饱生活,乐于当权奴、钱奴愚忠的驯服工具。这能叫各取所需吗?

毛主在纪念斯大林诞辰60周年生日时说:“马克思主义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这纯系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种歪曲。若这句话是马列的普遍真理核心,那毛为什么在文革前长达26年竟不宣传公布,也不编入毛选、红宝书语录呢?可见当时他也无底气。到了文革了红八月俨然自己已成万能的神了,才拿来大肆鼓骚红卫兵造反。中国历史上农民造反,大大小小起码已有百余次。有的且导致了改朝换代。谁都知道:改朝换代并不是社会进步,实际是换汤不换药,皇权帝王家天下统治的本质根本未变,只不过是刘汉王朝,被晋司马王朝取代。中国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文革十年造反,红色恐怖,更是闹得大陆天翻地覆,国不是国,民不是民,人民、国家、党都遭受了一场大浩劫。造出了、反出了‘真正的社会主义’了吗?反出了‘共产主义理想国、桃花源、香格里拉’了吗?没有!相反却闹出一个乌烟瘴气、血雨腥风、红色恐怖的暴力内乱、窝里斗、谎话满天飞、大救星永远万岁无疆的社会;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家破人亡,涂炭庶黎的社会;今天你斗我,说我是反革命,明天我打倒你,诬称你是牛鬼蛇神杀关管的社会。中外的历史实践充分证明:所谓‘造反有理’就是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真谛,则完全是武断的荒唐的无稽之谈。何况文革的造反、蹂躏人权,一点理都没有呢?即是在资产阶级当政的条件下,造反也不一定全都有理;还应看其统治政权是否己垂死腐朽。如不腐朽垂死,那造反也毫无理。现在在美、英、法、日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即使有人起来造反,也毫无道理。因它们还方兴未艾,尚有蓬勃发展的余地。何况在正常的民主法治国度,人们靠普选权,通过不断地积极的和平改良、改革,就能使社会进步文明起来;绝不须靠暴力造反、内战、夺权!

马恩早年对资本罪恶的描述,早已过时。晚年他俩已认识到:‘历史表明我们的主张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错了,暴露出我们当时的看法只是一种幻想··。历史清楚的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状况,还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的程度,资本主义还有很大的扩展能力···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可通过改良改新,议会民主,就能和平演长入社会主义。’(大意)可见责难私有制,资本有剥削,并非鼓动人们起来造反的正当理由;资本还有提供人民就业、获得安居乐业、民主、人权、自由法律面前人人一律平等的公民权利呢!在已经实现消灭私有制,由共产党执政的号称代表工农兵广大劳动人民的新中国,鼓动造反,打到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臭老九,毫无道理。封建社会的农民也不断的造反,能说他是在践行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吗?即使造反成功,也仅是改朝换代,刘邦取代秦皇,做汉皇而已;朱元璋取代元蒙,自己做皇帝而已··毛泽东取代蒋介石统制独裁政,转变为自己实行独裁专制权而已。

阶级斗争,阶级分析,无产阶级专政;并不是马主义的精髓、核心、真谛所在。斯大林的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深入,阶级斗争越来越尖锐剧烈的理论’;与毛泽东的‘千万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阶级斗争为纲,其余都是目;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文革每7、8年就要来一次,以后还要来多次··民族问题说到底是阶级斗争问题,任何学术理论都有阶级性,离开阶级观点看问题就不是一个马列主义者’(大意)等等;纯系谬论邪说。谁都知道阶级及阶级斗争只与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显而易见人类学、物理学、化学、生理学、医学···,都没有阶级性。社会人文科学本身、内容大多也与阶级斗争无关。斯大林的肃反运动,清除异己----托洛斯基,布哈林、季诺维耶夫、李可夫·····毛的粉碎高铙反党联盟、整肃潘杨反党集团、反胡风、反右派、反彭黄张周右倾反党集团、搞五反、四清,批海瑞罢官,三家村,四家店文革,批刘修教育路线,资反路线,17年文艺黑线,整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整肃彭、罗、陆、杨,打倒刘、邓、陶、贺、林,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夺权、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抓5·16分子,评法批儒,批林批孔、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文革,叫嚣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说穿了都是为了剪除异己分子。这种斗斗斗,批批批,整整整;劳改、劳教,关关关,杀杀杀,违犯天理人道的‘无专’制度,根本与马克思主义不沾边。纯系对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的异化、曲解、背叛。

 

至于说,计划经济,消灭商品货币,取消市场经济体制,工人八级工资制度是资产阶级法权,消灭家庭,实行凭票供应式的‘按需分配’、‘按权分配’‘按官位分配’独尊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是共产主义的特征,那更是无稽之谈了。它与独尊孔孟、独尊希特列基本上一丘之貉。

中、苏、东欧、朝、越、红色高棉、古巴等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业已证明:他们与人们心目中向往的共产主义社会,都毫不沾边。至于战争时期实行的等级供给制,美其名曰:军事共产主义,更系胡说八道,是对共产主义的亵渎。至于毛在1958年所说:公共食堂吃饭不要钱就是共产主义,徐水县率先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更系欺人之谈。1958----1961年中国农民吃了三年大食堂,饿死4000万人,饿坏饿瘦了全体农民,全国人民。难道这种只会制造饥饿死亡的所谓‘吃饭不要钱’,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共产主义吗?显然不是!苏共列斯··毛主的一系列政治运动治国方略,皆是错误的失败的实践,对民对国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盲目昏庸实践。并非像有些人所赞扬是:艰辛的有益的探索。

历史上种种乌托邦,听起来很美,但却解决不了现实问题。水月捞不到,镜花摸不着,仅是画饼充饥的鬼把戏而已。

改革开放后,特别是邓公在1992年南巡讲话时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除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这比马恩列斯毛的论述,大相径庭,大有进步。邓完全否定了共产主义是消灭私有制,实现唯一公有制,消灭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实行凭票供应的计划经济。但也未必就是社会主义的最后的完整的确切的定义,论断。还有待继续发展、丰富、完善。邓此前还说过:“他(指毛)跟我一样,都是凡夫俗子一个。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谁又能说清楚?对资本主义谁又能说清楚?反正我不懂,说不清楚。明明说不清楚,偏要天天去争论,就不对。”所以他才说:‘不要整天去争论姓资、姓社了。’看来无为的争论,夸夸其谈,倒不如多干些发展经济生产力、改革开放、提高改善人民生活实事-----即践行胡适80年前所说:‘多解决实际问题,少谈些主义’为妙。

既然现在还说不清共产主义是什么,那我们又为何非要把马列主义作为我们中特的唯一思想理论指导呢?共产主义既然是几百年、几十代人后的事;那我们为什么要将其作为当前的奋斗目标呢?

窃认为,只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实行人民利益至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宪政民主法治公正公平至上,在法律、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不要给红后代官后代以特权;任何政党团体、个人、权贵、权威、专家、御用文人的利益,比起人民及其利益都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人人不敢讲真话,只敢说假大空套话,跟着高官学舌话歌德谄媚话,那描绘的美梦就必然会变成噩梦。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高度发展的基础上,实现全人类物质、精神共同富裕,不断地提高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包括经济上的市场经济自由公平竞争;政治上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把权力牢牢关进铁笼子里,实行民有、民享、民治,公平、正义、博爱、和谐;文化上的新闻、言论思想自由,人人敢怒敢言,敢大胆批评党政府领导人,敢百家争鸣,彻底破除舆论一律,万马齐喑以后,再谈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也不迟,才现实。起码比当今奢谈空吼共产主义好!要实现理想的梦寐以求的憧憬的理想的社会,就必须切实先落实:把权力关在钢铁水泥笼子里,‘兑现我不同意或反对你的意见,但誓死保卫你的言论自由。’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专门开辟了‘封建社会主义’一章,批判了各种反动的社会主义。说他们“用异端邪说,诅咒自由主义,诅咒代议制国家,诅咒资产阶级的自由竞争,诅咒资产阶级的法,诅咒新闻自由···并且向人民群众大肆宣扬说:人民群众非但一无所有,反而会丧失一切···但当人民跟着他们走时,却发现他们臀部带有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列斯毛的社会主义就是马克思痛斥的封建社会主义,反动的社会主义。恩格斯1895年逝世前郑重说:“··历史表明所有同我们有同样看法的人,都是不对的。···高度发达资本主义,也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今天的竟有人疯狂诅咒欧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三权分立、代议制国家,普选民主制,自由竞争制,社会的宪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些人敢像马恩那样,公开在政治上拥戴正在蓬勃发展的后资本主义社会吗?他们是否也要把马恩当成修正主义者、和平演变复辟资本主义的走资派的鼻祖,予以打倒呢?

我们千万不要上当,切不要把权贵资本主义、权力资本主义,红二代三代···万代一劳永逸的掌权,当成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改等开辟的革开放‘中特社’去捍卫、去信仰、去效劳。

现在应正本清源,必须正本清源。列斯毛搞的花里胡哨的拿人不当人的社会主义,根本不是马恩晚年所说的社会主义。

马克思说过:共产主义是“自由人的联合体。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是马恩170年前的理想,是他的预见、预言、推测的共产主义。马克思可能旨在说:人真正实现了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人人都能自由全面发展,拒绝当权奴钱奴,每人都有独立思考自由思想的权利,人人都有傲骨,但没有傲气,不用拿别人的嘴巴、眼睛、耳朵、心灵、大脑,当自己的嘴巴、眼睛、耳朵心灵大脑了,究竟对不对?马恩已不能亲自实践检验了。看来需要后人者不断反复实践检验再做结论。这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决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这一两代、三四代人,根本看不到。摸不着。这也许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基本特点之一。就像我们先祖3千年前说的: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天人合一那样。就像孙中山百年前崇尚天下为公那样,我们完全可以继承下来,把它为美好理想去追求,去向往,去憧憬、去一步步地执着地拼搏奋斗。习近平总书记一再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而不直说共产主义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可能也是个原因。

说一千道一万,‘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消灭剥削压迫’,‘全民共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共产主义是自由人的联合体’等;方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灵魂、真谛,主旨特征所在。马恩仅大致指出了方向。他们不可能对遥远未来的共产主义,作出具体描绘。

实行言论等四大自由,不要再亿万人一面、一腔了。科学技术各种文学艺术能永远不断发展繁荣,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人与人都平等和谐相处,不再尔虞我诈;人能自觉顺应大自然,并与其和谐相处;实现多元政治、经济、文化,共同和谐发展;反对假丑恶恨,钟爱真善美爱,实现社会公正,恪守人道,尊重人权、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有这样,才是真正为国家,为人民谋利益、幸福、快乐、文明;保证使国人都过上共同富裕的美好生活、舒心愉悦欢天喜地的日子。这才是人们日夜梦寐以求的振兴中华(振兴中华比复兴中华要好,因振兴是着眼未来现代化,而复兴则着眼于复兴过去原有后来又失去的大汉盛唐··),圆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天人合一理想的美好之梦。才是真正的与时俱进的现阶段中特理论的目标。

高举中特大旗,丰富中特理论,坚定走中特道路,努力完善中特制度,务必先搞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方是中华实现特色社会主义的可行途径、坚实步骤。

务必懂得;实行宪政、法治、民主自由、公正、平等、博爱、仁爱、正义、多元经济、文化社会等普世原则,并不等于资本主义复辟。通过积极主动改革、不断改良、和平演变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促使人类社会日趋文明进步;比起暴力革命、专政,打杀关办法,动不动就四百万、几千万人,肯定要好百倍。

私有制绝非万恶之源,公有制也非万福之源。列斯苏俄、毛执政时期的中国,金家父子的先军政治的北朝鲜的纯粹公有制的独尊的政军经文大权垄断的社会主义····制造了多少祸灾呀?家破人亡呀!文明毁灭、倒退呀!

不必美化原始社会

生产关系不完全等于生产资料所有制。公有制不等于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两者没有必然联系。原始野蛮的人类氏族社会,绝不应给戴上‘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桂冠。原始社会,虽然没有国家,但却有掠夺战争,杀人放火,把别的部落氏族人,不当人看。说到底,原始社会野蛮得很,还不如奴隶、封建、资本主义社会进步文明呢!

现代人也不必缅怀、美化原始部落社会多么好。愿重新返回原始----野蛮社会的人,恐怕没有几个。如果原始社会真好,那人类何必发展进步到资本主义社会?且还要在高度发展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在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上逐渐和平长入理想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呢?

生产力要继续发展,科技要继续发展,社会文明要不断向前发展,人民的需求要继续发展···且永无止境之日。

共产主义的愿景仍需人类艰辛的探索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究竟是什么样子?马恩根本未经历过、实践过。连邓公也承认说不清;现在吾辈,谁又能说得清呢?我们这些现代人,离弄清共产主义还很远,很远;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正应了屈原的《离骚》中的一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尚有待于我们及其子孙几十代人,长期不断探索、实践。可能还须几百年,才能有个确切的眉目,基本定论。人类还要活千百万年。那时的社会什么样叫什么名字,谁又能说得清,道得明呢?

已有的马恩列斯毛邓几代人的论述,显并非是检验什么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主要标准,更别说唯一了。唯有未来的实践才是检验什么是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天人合一的真正科学的理想主义真理唯一标准。

我们要敢于离经叛道,标新立异,改故鼎新。不要痴迷西方欧洲德国人---马恩圣哲者之言,当作国教,予以独尊,搞政教合一。毕竟我们是引为自豪的中华儿女;千万不要念念不忘标榜自己是马列的孝子贤孙,认西洋马列为老祖宗拘泥于他几个人的早期论述,不敢越雷池一步。我们头脑不能僵化,要敢于发展创新,敢于说马恩列斯没说过的话,干过的事,走过的路,想过的理念,创他们从没创造过的新理论。总之,一切跟着时代潮流走,与时俱进,千万不要悖逆时潮。要不断地把马克思理想----共产主义学说,具体化、现代化、当代化、人民化、未来化;同时更注重中华化、民族化、大众化。

0%(0)
0%(0)
  经济学家,无知政治。  /无内容 - runqun 06/16/18 (73)
    结果是捡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途径。  /无内容 - runqun 06/16/18 (117)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犹太基督穆斯林:神爱世人,老子:天地
2017: 在西方医学没有进入中国之前,中医跟气
2016: 江青文革时期的亲笔批示原件(图)
2016: 第三帝国语言与中共党语国文ZT
2015: 转贴:不倒翁王沪宁
2015: 南海造岛完结篇:主子一声吼,儿皇帝夹
2014: 希望中国外交恢复到理性
2014: 郑和下西洋和哥伦布探险之PK——不怕不
2013: 黎阳: 实事求是,有错必纠
2013: 张宏良:斯诺登事件的政治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