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直言: 关于习近平被荣立为储君的联想
送交者: 直言 2010年10月21日19:55:11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惊悉习近平被立为储君,并看到同学们积极表态支持习储君,和议论中共上层内膜的黑色幽默,本人禁不住浮想联翩,一不小心竟然意识流到小时候看老舍小说,有限的亲身经历,及道听途说来的关于神奇国屁民的所谓议论国家大事之独立于地球的特色来。
说起对国家大事议论之热衷,神奇国各地无论南北东西,没有超过伟大心脏北京的。

神奇国首都北京历来有议论皇家血脉、传承内幕的优良传统。虽然其历史起源细节已不可考,但北京同学对国事之关心绝对超越对自己油盐酱醋材米等等头等生机大事,不容置疑。不夸张地说,对不少北京同学来说,不知下顿饭在哪里事小,落下闭塞、消息不灵通之名乃大节。

据不可考的野史小说载,北京之井市小民每议论国事,必以内幕、高层、绝密作为主要诉求点,力求惊爆性。只要只在皇城根下有一砖一瓦栖身之地,无论是贩夫走卒,三教九流,无不以天子脚下屁民为荣,不论家里是不是有隔夜粮,是不是刚被捕块官人腚上无端狠狠踹过几脚,无不以此作为高级娱乐,津津乐道,不亦乐乎。

要是有七大姑八大姨妈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有选入宫中当太监的,或是与官场落败失意者占点边的,则因其消息之新鲜水灵正宗,一定顿时身价百倍,成为茶馆明星级别之大腕,宫廷内幕逸事直吹得小屁民张大嘴巴,流着哈拉水,精神大振,犹如打了鸡血一般亢奋,全忘记了精疲力尽卖苦力一天的辛苦,或让淡出鸟来的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光棍总算找到兴奋点。

此风气之盛,竟至于每有朝政大变或乱世时节,坊间茶楼等闲杂人员鱼目混珠场所的老板们纷纷张贴“莫谈国事”,以免一不小心茶客吹过头,开罪官府,受到殃及,或板子伺候,坐牢甚至杀头。

其实直到孙大炮闹革命党,企图推翻清廷,屁民议论国事,朝廷真是没有必要去操什么心,因为神奇国惨烈的愚民策略极为彻底、极为成功,屁民们其一自从盘古开天地就从未没听说过自己有什么劳什子的权利,二也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利益所在,三更没有听说多作为草民的个人意愿这种天方夜谈,更遑论如何表达。所以神奇国屁民谈论国事,纯粹是拿自己的生计权益置之度外的,甚至还当消遣,就像当年日俄在中国土地上打仗,双反杀中国人时,中国草民们挂着下巴看热闹一样,麻木不仁,令人发指。

即使老佛爷把全北京的屁民全部关在一间大屋子里,让他们不吃不喝侃上三年,所谓的议论,无非大概也就是对权力无边的朝廷、官府为所欲为的羡慕,顺便暗示一哈自己也沾得上点边的虚荣炫耀。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恶骂已被革职或杀头的贪官,怀念圣明的皇上竟没有让自己全家饿死,还有不贪赃枉法为民做主的清官。当然,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如果前者是手淫的话,后面的就纯粹是意淫了。

所以说,尽管草民乱喷朝廷官府大事有口舌不敬之嫌,本质却是壮我朝廷威风,扬我朝廷浩荡洪恩,及身为本朝屁民之无比的自豪感。

当然,出于对北京同学公平,愚民在神奇国只存在并不限低域,机会均等,江浙也有,而且名声大得多。同学们还记得阿Q、小D、王胡的朋友红眼睛阿义吗?阿义是个牢头,会一手好拳脚,曾经自豪地痛殴关在牢里临杀头前竟敢向他宣传国家是大家的,不是清廷一家的私产,博得阿Q、小D、王胡一致叫好,直呼该革命党疯了,不光该打,而且还打的不够狠。口气和网上痛骂刘晓波同学像极了。

此为同学们表达支持习储君让阿拉产生的联想。嘿嘿,意识流结束,回到习储君的题目上来,

今天我广大海外爱国同学们看好习储君,纷纷表态支持,拳拳之心溢于言表,对党中央经深思熟虑选出来的接班人不可谓不爱。然则党在习被选中前从来没有征求过广大人民的意见,甚至直至此刻全地球人都知道了习为储君,不仅党没有出面事后说明一哈选择的原因,连习本人都没有向堂堂宪法中被悍然指为国家主人的神奇国人民做任何表态,说明其政见,施政方案或理念。所以说,本人是撞破南门也断然不明白同学们看好习同学的根据是什么。同学们对党之信任和忠诚显然超过了理性能够承受的界限,已经达到一种宗教信仰的境界了。

奥,出于对习储君的公平,本人必须指出习只是依照党对屁民不必理会、不必说明的优良传统行事,个人好像对此不应该负什么责任。

今天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堂堂十五亿人口的大国,一个新的国家领导人竟然是由中共党魁们毫不掩饰、堂而皇之地关着门产生的。而解放前万恶的国民党和北洋军阀政府还要扭扭捏捏地做做样子,走个过场,装装门面。

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的民主政体美国已经诞生了两个半世纪,神奇国最后一个王朝推位了已有整整一个世纪,神奇国仍然光荣地与不民主不自由的黑暗大陆非洲、伊斯兰中东并肩悍然自绝于文明世界。

允许本人借龙应台之口问大家: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0%(0)
0%(0)
  奴才们都很挺兴奋的,他们会开始向习大人献忠心了  /无内容 - 北朝最廉洁 10/23/10 (90)
  黄鼠狼生老鼠 - 鼠辈 10/22/10 (90)
  党国党国, 是人家太子党的国。农操哪份心呢?  /无内容 - 5000 10/22/10 (137)
    胡惊逃都决定不了的事, 农还指望P民能干什么?  /无内容 - 5000 10/22/10 (118)
      皇储妃彭丽媛的歌唱得好"打江山坐江山"。  /无内容 - 信望爱 10/22/10 (155)
        看来打江山不是靠淮海大战支前土改农民的小推车,是靠生殖器。  /无内容 - 信望爱 10/22/10 (102)
  生气帮你夺权,刺刀见红.  /无内容 - 茶党 10/22/10 (109)
  连菜刀也被控制的人民能怎么样?况且中国人是一盘散沙!  /无内容 - 回眸一笑 10/21/10 (115)
    没有菜刀,就试试不平则鸣吧。我党很怕言论的。  /无内容 - 直言 10/21/10 (117)
      先不要说你党,就是本论坛也充满语言暴力呵, - cnoversea 10/21/10 (97)
        是啊,从小目睹的是专政的暴力,接受的是仇恨教育。我党的责任啊  /无内容 - 直言 10/21/10 (122)
          蒋委员长剿共,能杀光徐海东家族老幼妇孺66口人。渊远流长啊  /无内容 - 5000 10/22/10 (112)
            孙蒋二匪捣毁 光复会的政治聚会,刺杀陶成章。 又是谁教的呢?  /无内容 - 5000 10/22/10 (120)
      即便这样,你还是奴才一个,不是么? - cnoversea 10/21/10 (117)
        有一位网友写了一个关于人民的帖子,你不妨直读一下 - cnoversea 10/21/10 (109)
            不见得,因为这与文化背景,教育背景都有关系 - cnoversea 10/21/10 (129)
              不错,神奇国有制造奴才的文化、教育。必须予以摧毁。  /无内容 - 直言 10/21/10 (136)
                对个人来说,会觉得无奈,因为毕竟力量有限,对吧? - cnoversea 10/21/10 (121)
                  手无缚鸡之力,那就动动嘴皮说几句公道话吧。言论是个很可怕的 - 直言 10/21/10 (118)
                    我共 = 我党  /无内容 - 直言 10/21/10 (125)
                      我觉得这是一种偷懒的思维方式,你知道一个具体的人与一个 - cnoversea 10/21/10 (119)
                每一个侥幸获得自由的同学都有义务予以揭露、摧毁,为自己的同胞  /无内容 - 直言 10/21/10 (119)
                  我想大家是知道这些的,没有说出来,正说明大家都知道 - cnoversea 10/21/10 (132)
                    还是说出来的好。要不然真的习惯了,都不知道该怎么站了。  /无内容 - 直言 10/21/10 (112)
                      当然可以说的,但我想大家是都知道的,。。 - cnoversea 10/21/10 (121)
                        因为中国的领导人来自于一个特殊的小圈子里,没有普选 - cnoversea 10/21/10 (109)
                        是啊,知道了就不说了。也许中国人太聪明了。  /无内容 - 直言 10/21/10 (167)
                          大家天天都在说,只是说的方式及表达的方式不同 - cnoversea 10/21/10 (108)
              我们只是就事论事,讨论讨论而已,无恶意 - cnoversea 10/21/10 (15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9: 也谈打击黑社会
2009: 贾甲到“拼刺刀”
2008: 落英的言论越看越象五毛
2008: 王丹回国了?!吕加平说王丹回国了
2007: “双规”就是私设公堂
2006: 陈良宇和海派政治文化
2006: 余大郎:说常溪萍死因和中共的“政治审
2005: 静言:美防长应给刘亚洲朱成虎开开小灶
2005: 为偷情般的爱国人士鸣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