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奇异恩典
万维读者网 > 彩虹之约 > 帖子 感谢万维网友为5.12四川地震受难同胞奉献的爱  
所谓“灵魂照片”到底是个什么鬼?
送交者: 云开雾散 2017年12月19日16:52:57 于 [彩虹之约] 发送悄悄话

小伙伴们大家好,抬起头来看皂片~给大家介绍一下,上面这张有着“爆炸头”的fashion神秘男子,你们认识不?他就是三国时期“过五关斩六将”的战神关云长!

什么!你们不相信?

好吧,无邪君也无法说服自己……毕竟摄影术的诞生才不过百年,而“关二爷”几千年前就出生了,怎么可能拍摄到他本尊?难不成真的有能摄人魂魄的“灵魂摄影师”?

然而,在民国的某个时间段,还真有这样的“灵魂摄影师”,不仅脑洞大开地拍出了“关二爷”的照片,还拍出了其他已故之人的影像!

这也太诡异了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史上第一张“灵魂照片”的诞生

在没出现摄影术之前,人们要想留下自己的影像,只能靠画师画像。摄影术真正进入人们的生活,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左右的事,因此也诞生了一个新兴的职业——照相师。

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有一位照相师名叫威廉·穆勒。他有一次在拍自己的自拍照时,无意中把自己已故侄子的影像也拍了进去,于是冲洗完照片,出现了这样的效果:

颇具商业头脑的威廉·穆勒并没有被吓到,而是灵机一动,发现了一种生财之道。彼时因为残酷的战争,人们常常忍不住怀念因战争而逝去的亲人,穆勒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开启了自己“灵魂摄影师”的职业生涯。

为了扩大自己的知名度,他找到了美国总统林肯的遗孀,请求为她拍照,并告诉她,只要她在拍照时心里默想着林肯,就一定能让林肯的影像显现在她的照片里。

林肯的遗孀照办了。果然,经过威廉·穆勒在暗室的一番“暗箱操作”,一张具有历史意义的“灵魂照片”诞生了。

如今,我们再看到这张照片时,肯定能一眼看出威廉·穆勒只不过是玩了一个“二次曝光”的小把戏。可当时的人们,因为对摄影术的陌生,竟真的相信了这是林肯的灵魂回到人间,并与他的妻子“鸳梦重温”。

自然,这张照片的广告效应给威廉·穆勒带来了络绎不绝的顾客。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骗人的把戏渐渐被一些西方摄影师戳穿。为此,他们还利用不少摄影技巧,“搞”了更多所谓的“灵魂照片”。在这些照片里,人鬼不再殊途,甚至实现了在照片里的“花式相会”。

▲这是一个叫巴纳姆的马戏团团长请摄影师拍摄的自己与林肯“灵魂”的合影,与林肯遗孀那张如出一辙,用以揭露威廉·穆勒的“灵魂摄影”是伪造的。

“灵魂照片”开了中国人的脑洞

十九世纪末,西洋摄影术传入中国。一开始,国人对这种一照相就冒“白烟”的家伙是比较抵触的,认为它能摄取走自己的灵魂。可渐渐人们发现,这种技艺比起画像更加真实、廉价。于是,摄影就像“洋火”一样,在我国慢慢普及开来。

1918年,在上海出现了一个名为“上海灵学会”的神秘组织。他们在自己创办的杂志《灵学丛志》中声称,他们捕捉到了前几个月因沉船事故而逝世的两位老人的“灵魂照片”,并得到了其家属的确认。

照片一发出来,引发了全上海滩的轰动,纷纷去找“上海灵学会”去“捕捉”自己已去世亲人的照片,以慰思念之情。于是,各地摄影者似乎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也纷纷利用这种“暗箱操作”来大发其财。“上海灵学会”和北京的“悟善社”为了赢得这场市场竞争,竟还把中国传统迷信“扶乩(jī)(类似于现代的笔仙游戏,中国民间信仰的一种占卜方法,又称扶箕、抬箕、扶鸾、挥鸾、降笔、请仙、卜紫姑、架乩等等。在扶乩中,需要有人扮演被神明附身的角色,这种人被为鸾生或乩身。神明会附身在鸾生身上,写出一些字迹,以传达神明的想法。信徒通过这种方式,与神灵沟通,以了解神灵的意思)和西洋的“灵魂摄影”结合起来,开始了一场“中西结合”的鬼学大演绎。

“上海灵学会”通过扶乩仪式,请来了一帮圣人和神仙为“扶乩坛”忙前忙后,坛主是孟子,副坛主是庄子和墨子,不过他们只负责镇管乩坛,不负责下凡业务。跟凡人交流的,一共有五位神仙,分别是济公、吕洞宾、北极祖师、观音菩萨、达摩祖师。这些神仙可不是只能预测个人命运,还能对当时发生的国内国际重大事件发表“仙言”。

有一次,请乩的人请来了济公,问他对当时一战进程的看法,济公答道:“如今合纵连横的国家已经不得了,将来还会有没加入的各国要卷入旋涡,大戏才要开场呢。”就这样,济公爷爷摇身一变成了国际形势的权威分析观察员,想想也是挺可笑的呢……

然而,奇葩的事还在后头!

1918年10月的一天,上海灵学会照往常一样扶乩请仙。不料这次来的神仙有点莫名其妙,在沙盘里写的字谁也看不懂。一位在场的记者研究再三,发现写的是法文,大家一阵激动,说乩坛对外开放,请来了一位欧洲神仙。众人急忙又请值仙班的吕洞宾翻译,吕洞宾留言说自己正赴美国有事,两周后才回来,无法胜任翻译之职。

没过几天,灵学会忽然宣布,济公的乩坛轮值仙班暂时停止,为什么呢?因为他老人家前往柏林考察欧洲战事了,半个月后才回来。而之前去美国“办事”的吕洞宾也会先去欧洲与济公会合,再返回国内。

好嘛!神仙们不在天上好好待着,竟热衷于在人间搞“国事访问”,真是活久见啊!

但这依旧不是上海灵学会开的最大的脑洞。有一天,他们又突发奇想:既然我们都能为死去的亡灵拍照,难道就不能为这些给我们凡间忙活的神仙拍张照吗?于是在扶乩时,他们就问当时的“长期值班”神仙常胜子,能否给他老人家拍个照,以便他能在众人面前“显显灵”。

据说常胜子一开始在乩文里是拒绝的,后来拗不过众人的热情,算是答应了。于是,上海灵学会的人折腾来折腾去,给大仙常胜子拍出了如下照片:

北京的悟善社听闻上海灵学会能给神仙拍照,心想怎能甘居他人之后呢?于是,也绞尽脑汁给两位神仙拍了照,拍下了关圣帝君(也就是关云长)以及孚佑帝君(也就是纯阳老祖吕洞宾)的“仙照”。

牛皮吹大了,自然就破了

可能是因为比起拍摄常人的“灵魂照片”,拍摄“神仙照”显得太假太不真实了,于是人们纷纷质疑起来……

首先是这项技术的始作俑者威廉·穆勒在国外被曝光的新闻已传到国内,接着《摄影杂志》等刊物也发表专业的揭秘文章,指出灵魂照相背后用的是多次曝光、暗覆底片等技巧,把这种骗术揭了个底朝天。

更为重要的是,当时的《新青年》杂志也举起科学的旗帜大力揭批。1918 年,在《新青年》的第四卷第五、六号上,民国时代的青年意见领袖陈独秀、钱玄同、刘半农、陈大齐等人都发表文章,对所谓“灵魂照相”和“灵学”猛烈开火,直接批评灵学会诸人是“妖孽”,是“奸人作伪,以欺人牟利”。

1918年第四卷第五期的《新青年》杂志还刊登了心理学家陈大齐一篇名为《辟灵学》的文章。他提到近期在上海有人设坛扶乩从事与鬼魂相沟通的活动,并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对此进行了否定。

鲁迅也多次写文章大骂他们是“沪上一班昏虫……人事不修,群趋鬼道,所谓国将亡听命于神者哉!”

值得庆幸的是,当时的“德先生”和“赛先生”已传入中国(“德先生和赛先生”是对民主和科学的一个形象的称呼,也是中国新文化运动期间的两面旗帜),老百姓也逐渐从愚昧状态中清醒过来,明白人越来越多,这个灵学会办了四五年也就灰溜溜地停办了。否则,若任这种“闹鬼闹剧”演下去,本来在当时就积弱不堪的中国,更会回到“不问苍生问鬼神”的黑洞无法自拔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万维读者网十周年有奖征文评选结果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女人的后裔与蛇的后裔再思
2016: 阿古L逻辑中“无能”谬论的破产
2015: 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说说东方闪
2015: 那时,主耶稣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
2014: 祖国、淫妇与野狗
2014: 将临节第十八天 神对世界说的话
2013: 新民: 面对圣诞的三种态度
2013: 方周: 读经分享 约翰一书 2:28-29
2012: beiqian:这个Adam Lanza心里不happy 及
2012: ZT(谨供参考):Newtown悲剧引发关于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