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行走千年的女巫》之 宿命 23 婚嫁(下)
送交者: 汉代蜜瓜 2012年06月14日09:30:21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大人们像这样在背后议论孩子们的亲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每一回她们在房里嘀嘀咕咕,不管是在张大娘家还是我家,我跟阿丑都被羞得避走不及。大人们在这边房里讨论着,我跟阿丑在另外一边房里说悄悄话。

“阿丑,你真的要嫁到镇上去么?那以后我们见面就少了,我会想你的。”我忧心重重地说。我朋友本来就少,阿丑一出嫁,我就落单了。

阿丑倒是一副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样子:“我娘不想我嫁在许家村。许家村许家的势力太大,我娘怕我被婆家欺负,她白看着难受帮不上忙。我娘的意 思,婆家人门户不能太小,门户太小给人欺负了没人帮扶;门户不能太大,太大了妯娌多是非多受气也多。最好兄弟有两三个,过日子有人帮衬,不受妯娌小姑婆婆 的气。对了,阿草,我娘都给我挑了两三年了,你娘现在也留心给你找婆家了吧?你娘是啥意思啊?”

我低头说:“我家不比你家。你爹是亲爹,还有姑姑给你操心。我亲爹家离得远,根本不管我们母女,只得一个舅舅可以商量。上次镇上大集,我娘 特地去走了一趟,提前托人跟我舅舅捎信,让他去镇上会一面,商量给我找婆家的事。我爹爹为这事儿还不高兴了呢,说我娘平日都是装病,怎么一听赶集,跟娘家 人会面便没病了呢?”

阿丑皱眉说:“真讨厌。你爹爹越发不可理喻了。那日我在房里听见你爹爹喝醉了大声骂你和你娘,听得我心惊肉跳。你知道我娘为啥把我们的卧房 换到另一边去了?就因为我和我爹娘的卧房离你家太近,每次你爹爹骂人我这边听得清清楚楚,我娘说这些个话姑娘家不该听。刚换房的日子,阿田哥还抱怨呢,说 你爹爹骂人声音太大,吵得他没法看书。”

母亲身体不好,时常病着,许盛业的脾气越来越差,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得出来,已经无所顾忌。他骂得越很,母亲越是郁结,越是郁结,身体越差,她的身体越差,许盛业的欲望经常受到阻碍,骂得越狠。

这似乎是个恶性循环,是个结不开的死结。许盛业慑于族长的告诫,邻里的口舌,动手倒是少了,一个月大约只得一两次,打完了若被人知道,大不了三言两语陪个不是。大部分时候他开口骂人,骂得越来越难听,问候我那死去多年的外公外婆更是家常便饭。

是个人都有些血性和脾气。一般他骂人,母亲便装作听不见,避开他。但是母亲的回避也令他十分不爽,事后他会变本加厉。十分忍骂不过,母亲也 会回嘴,这下便惹下滔天大祸,遭他一顿拳脚是免不了的。有一次他当着我的面把母亲从院子里扔进房内,母亲蜷伏在米缸前半天回不过气来,头被碰出一块乌青。

事后他扬长而去,母亲抱着我饮泣在冰冷的地上。

于是下次再骂,母亲不仅不敢回嘴,还不敢避开,无论回嘴还是避开,只能让他的*火上浇油。她唯一的出路以及最好的出路就是把我支开,自己默默地承受那污浊的语言和极致的侮辱。

阿丑同情地说:“阿草,要不你也跟我一样,嫁到镇上去吧。这样我们姐妹也有个照应。你娘和我娘可以在赶集的时候轮流去看我们。嫁到镇上去,你就听不到你爹爹骂人了。”

我小声道:“听不到,那更悬心了,还不知道我娘会被他骂些什么,打成什么样。”

阿丑像个大人一样长叹:“唉,我听我娘说,女人嫁人好比投胎,嫁错了一辈子就完了。”她的声音表情,活脱脱一个小号张大娘的样子。

阿牛哥和阿田哥,一个活脱脱长成一个少年,另一个越来越有书生的架势。阿牛哥个子很高,身板也很宽,田间的劳作让他的皮肤黝黑发亮,闪着健 康的光泽。夏日的时候哦,他穿着短短的衣裤,市场是无袖的坎肩加到小腿粗布的宽裤,一双草鞋或者木屐下田或者下河。他现在是一个壮劳力,抵得上一个张大伯 的作用。

许盛业不在的时候,他会市场过来问一声:“二婶子,水缸空了没,要挑水不?”

“二婶子,柴可够?要我过来劈一些么?”

大家到了说亲的年纪,不似小时候那么两小无猜,肆无忌惮。我们都知道避嫌了。他除非要帮忙干些体力活,轻易不怎么上门。上了门就闷头干活,看见我进出的时候,脸会红一红。

阿田哥长得比阿牛哥略矮些,身板略细些,皮肤白白净净,一看就是不下田风吹日晒的人。家里的体力活他从来不做,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每日早上上学堂,傍晚归来,回来后挑灯接着读书。

乡间小户人家为了省灯油钱,等闲晚上不点灯,只拿了小兀自在院子里乘着月光星光讲古打发时间。

读书的儿郎是个例外。张大娘有时候纳个鞋底,会到阿田哥的灯下去借光。

许氏的族长许景天非常欣赏阿田哥。许家学堂里的学生来来去去,很多人读了一半,认了些字便没兴趣,要么去镇上某个学徒,要么放下书本拿起锄头重回田园,要么帮着亲朋去做生意做帐算帐,做个帐房,总之能坚持读下来并打算参加科考的,少而又少。

“老张,你家老二是个读书的料,莫要荒废了。”许景天这么对张大伯说。逢年过节,他让许夫人赏赐些绸绢给张大娘,让她给阿田哥做几身衣裳。那些布料虽然也是丝绸,但是大多是灰蓝等很低调的色彩,穿在阿田哥身上,越发显得他面粉唇红,玉树临风,已经很有读书人的气质和模样。

阿田哥温文有礼,见了乡邻打躬作揖,对许盛业和母亲也不例外。他碰到我和阿丑,也不再像小时候那么一股厌烦之气,而是彬彬有礼地打招呼:“阿丑妹妹,阿草妹妹。”

双手还合拢,揖上一揖。

阿丑常常嘻嘻哈哈地打趣他,学他的样子拱手作揖:“阿丑妹妹,阿草妹妹。许二叔,许二婶。”

阿丑真是个开心果,不管在哪里她都能找到乐趣。不管她打趣谁,都让人觉得她是活泼的,但是不刻薄,不歹毒。

因为人长大了,河边已经不是我们的禁区。夏日的时候,常拿了衣裳到河边去浣衣。那时候的布衣,不是现在轻软的棉布,而是粗制的麻布,穿在身 上已是粗糙沉重,入水洗涤,更是死沉死沉,非用棒槌敲打不能洗净。在河边洗,免了一捅又一桶地倒水,也免了缴干后再冲洗。很多时候我们把用皂荚敲打过的展 开放在水里,压上块大石,让流水自动冲洗干净,我和阿丑坐在大石上洗脚聊天。

那日阿丑回家去取一件忘记带过来的衣服,我在河边一边看着两家的衣服在漂洗,一边伸着懒腰,用双脚敲击着水面,阿牛哥牵着两头牛过来,看看我,很自觉地将牛拴在下游饮水。

他走到我身边,掬起一捧水洗脸,踌躇半日,才吞吞吐吐地问:“阿草,听阿丑说过几日你跟她一起到我姑姑家去住几日,看能不能在镇上找婆家,是不是这么回事?”

我转头看他。夕阳将河面的水波映出明晃晃鱼鳞的纹路,闪着金光反映在他的脸上,让他黑黑的脸膛变成红色。他的眉宇之间,成年人的神态和少年人的稚气交织在一起。他穿着无袖的坎肩,两只胳膊上都是肌肉,粗壮有力,充满弹性。

弹指一挥间,不知什么时候时光像风一样从身边吹过,我们都长大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1: 一个幸福的美国男人
2011: 张柏芝遭婚变打击家中养病 霆锋拒回香港
2010: 开埠一年的奈何桥
2010: 当猫的心情真好
2009: 爱情永远是不等式
2009: 一袋父母心(转)
2007: 临时英语:Never On Sunday = 永远没有
2007: 30秒的爱感动一生!(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