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七荤八素 > 帖子
伊伊她姑:秋凉了,聊聊老北京的柿子
送交者: 伊伊她姑 2016年10月12日23:27:15 于 [七荤八素] 发送悄悄话

u=3732776,2751772472&fm=21&gp=0.jpg

 北地苦寒,御寒是冬日的大事。锈了一夏的炉子被搬出来,烟囱,盖火,炉钩子重聚一堂。屋里炉子上的大壶开了,被挪于一边儿,噗噗吐着热气;火敞着,白顶棚上多了一个昏黄的热圈。当这份儿暖和气包裹得人们有些厌燥的时候,门外窗台上,扣着大缸顶上的柿子冻得硬邦邦。拿进来,洗净灰土,放凉水里。说着话儿,喝热茶的工夫儿,盆里的柿子软了皮儿,先咬一个小口儿,啜尽汁水,叼着皮撕,喃一口,不硬,带冰碴儿。耐心足,等着,等柿子全化开,软软一泡水儿,一吮一吸,茵茵的凉意灌满整个儿腔子,由肚肠而头脑反泛上来,冰清玉洁的浣洗,喝了蜜一般的甜畅。

  北京的柿子产在西山北山。下树的柿子不能直接入口。因她的涩,涩得舌头拉不开栓。老北京商贩吆喝卖柿子,“喝了蜜的大柿子嗳~~”,那一定是在深冬,在下树的柿子吸足了深秋初冬的阳光之后。有一句歇后语:老太太吃柿子——专拣软的捏,是真实的生活场景。

  柿子下树,除了日晒一途脱涩之外,还有很多方法。最童真的,是找一块向阳的砂地埋沙子里,两三天就能下嘴。最规模的,码大缸里,浇石灰水,闷上,当然,破口儿的不成。温水泡也行,得盯着换水。炕头儿熥也是一法。这所有的招儿,在北京话里,都叫做“漤”,这个词,是柿子的专属。借这个音儿,北京人数落那些四体不勤的人,胳肢窝里夹柿子——独一种漤(懒)法。

  北京城中的柿子树不多,其不多是指对槐柳而言的。空间大的地界儿,人们还是乐意种上几株,比如老舍先生的丹柿小院,以柿名。实际上,梅兰芳,尚小云,以及徐志摩的故居里都有柿树。北京人庭院植种柿树,取事事如意之寓意,劳作之余,乐意给自己的生活添些似无若有的小乐趣。

  北京的柿子分大小。大者曰盖柿,“中有拗,形如盖。”;小者无拗盖不显,曰小火柿,山民俗称牛眼睛柿。后者生食者不多,大都去皮挂之檐下风干,待出霜后捏拍成柿饼出售。

  北京有小吃果子干一种,就是将柿饼入水泡化,取其稠浆甜味配之以杏脯酸软果藕清脆卖于盛夏街头。北京果脯是延续满人入关之前糖渍生鲜果品以图保存之余韵,有一种把很多种果子所制之脯混杂的卖法,曰:杂拌儿,取品种多而便宜,唯柿饼不入杂拌儿,独售。

  晒柿饼过程中所挂在柿饼外面那一层白霜甜度很高,收集起来叫柿霜糖,性凉,食疗小儿口疮,成人咽喉炎有奇


0%(0)
0%(0)
  一去不复返 - fangbin 10/19/16 (2697)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美丽中国乡村行》 20141010 吃在农家
2014: 《厨王争霸》20141012 中意对战
2013: [转发]意大利面条
2011: 萝卜丝饼:表皮酥脆 馅料多汁
2011: 奶酪培根土豆球:混搭出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