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参考文献
送交者: 亦明_ 2020月10月24日13:26:56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二、千万悬赏 亦明_ 于 2020-10-24 13:23:11

参考文献

【1】于光远:《坚持科学态度——对当前我国〈周易〉研究的一个恳切的希望》,《自然辩证法通讯》1992年1期1-5页。

【2】何祚庥:《在京西宾馆的报告》,见《我是何祚庥》,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2年版3-59页。

【3】莫小米:《我是司马南》,2010年12月21日《杭州日报》。

【4】路云亭:《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神功异能》,大众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49页。

【5】晨晓:《司马南:我是一个过河卒》,《经济世界》1998年6期30-32页。

【6】李力研:《抓住司马南》,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166页、197。

【7】李力研:《铁齿铜牙”司马南》,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版124页。

【8】同上,121页。

【9】李力研:《重大纪实:司马南还活着》,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版110页。

【10】王昌盛:《虚妄的智慧 破译柯云路与伪科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 332页。

【11】李卫华、刘伟亚:《追踪到公审:胡万林事件采访内幕》,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70页。

【12】曾昭贵:《中国科学与伪科学斗争大事记(1979-1999)》,见何祚庥主编《伪科学再曝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版357-390页。

【13】司马南:《司马南放话中国科技会堂:悬赏百万奖励特异功能》,《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增刊47页。注:据该刊编者注:“此文系司马南5月11日在中国科技会堂阳会议室散发的通稿,原稿照登,未加删改”。

【14】《京劳资发[1998]93号》,见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办公室编:《 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文件选编 1998》,航空工业出版社1999年版83-84页。

【15】江柯、司马南:《司马南悬赏百万再战江湖》,《东方养生》1998年10期26-28页。

【16】见James Randi Educational Foundation 2012年报税表。

【17】Mooney, MJ. The Demystifying Adventures of the Amazing Randi. SF Weekly, August 24, 2009.

【18】申漳:《司马南意在何为》,《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增刊48-49页。

【19】申振钰:《兰迪智斗尤里•盖勒》,《科学与无神论》2000年4期30-33页。

【20】李力研:《我眼中的魔术大师兰迪》,《生活科学大观》2000年9期8-11页。

【21】辛芃:《二十年来辨是非——“法轮功”何以成势》,《科学与无神论》2003年1期19-28页。(注:辛芃是于光远的狗腿子申振钰的众多笔名之一。)

【22】“‘I always have an out,’ he said.” 见:Rawlins, D. 1981. sTARBABY. FATE Magazine 34:67-98.

【23】李力研:《抓住司马南》243、244页。

【24】《实践检验真理 科学需要探索》,《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8期4-5页。

【25】高山:《司马南“百万悬赏”骗局揭秘》,见铁军著《世纪擂台——李土生与司马南百万擂台攻守实录》,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版239-243页。

【26】见方舟子的新浪微博:2011-8-7 16:26。

【27】李力研:《司马南,鬼见愁》,《生活月刊》1998年8期6页。

【28】余任:《这才是真正的科学实验》,《自然辩证法通讯》1981年6期39-40页。

【29】邓伟志:《态度要严肃 方法要严密——我们对测试方案的初步设想》,见《人体特异功能问题调查研究资料》第三期,1982年1月30日;另见邓伟志:《伪科学批判记》,天津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60-61页。

【30】赵彬:《司马南下注100万赌一赌柯云路是经营还是在骗钱?——柯云路:打擂是江湖的做法》,原载《中国经营报》;见《名人》1998年7期6-7页。

【31】伍绍祖:《怀念郭汉英》,见《〈郭汉英杂文选集〉代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32】何宏:《气功“外气”存在性检验研讨会达到预期目的》,科学网Helmholtz的博客,2011-9-16 10:16。

【33】李力研:《重大纪实:司马南还活着》111-113页。

【34】路云亭:《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神功异能》368-389页。

【35】李力研:《重大纪实:司马南还活着》113页。

【36】“Since 1990, Sima Nan has collaborated with the China Associa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AST) and is now an investigator and founding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of Scientific Thinking, a new branch of CAST. Sima Nan says that these organizations have benefitted from their association with CSICOP in the U.S. and that plans are now underway to establish a branch of CSICOP in Hong Kong.”见:Mainfort, D. Sima Nan: Fighting Qigong Pseudoscience in China. Skeptical Briefs. March, 1999.

【37】李力研:《男人段子:讲述司马南自己的故事》,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2年版5页。

【38】何祚庥:《〈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神功异能〉序一》。

【39】路云亭:《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神功异能》38页。

【40】徐列:《司马南:要么做条汉子,要么当条狗》,1999年11月5日《南方周末》。

【41】阿迪:《秋虫的歌唱》,《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增刊50,55页。

【42】李力研:《抓住司马南》244页。

【43】海牧:《健康健美迎世博 孔太在沪挑战极限》,2009年7月29日《劳动报》。

【44】《日全食激发养生歌王孔太潜能 360秒拧弯108勺》,搜狐网音乐频道,2009年07月28日07:37。

【45】吴晓天:《司马南“悬赏百万” 孔太遣徒挑战》,原载1998年8月6日《音乐生活报》;见《气功与体育》1998年12期50页。

【46】胡笳、张博:《孔太遣徒挑战 司马南开口说话》,原载《音乐生活报》,见《名人》1998年11期10-11页。亦见路云亭《司马南反了》303-308页。

【47】何宏:《继续攻打司马南和他的特异功能“擂台”》,科学网Helmholtz的博客,2011-8-28 07:17。据作者称,“本文写于1998年6-7月间”。

【48】路云亭:《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神功异能》313页。

【49】路云亭:《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神功异能》310页。

【50】路云亭:《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神功异能》314页。

【51】(《乐功大师孔太要求与司马南公开对话》,原载《音乐生活报》,发表日期不详;转引自凯迪网络,2003/11/15 22:23:44。)(注:何宏2011年在科学网公布了一篇博文,题为《无耻之犹的“伪气功师”孔太和他伪“特异功能”表演》,据说该文“原作于2002年1月,因为懒得跟小人较劲而没有捅到媒体。”但是反复阅读该文,我也没有看到他证明孔太是“伪气功师”的证据,也搞不明白他“证伪”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52】李土生:《向司马南宣战》,《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9期17-18页。

【53】朱高山:《弘扬传统文化 捍卫科学尊严 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 气功师李土生义卖书画赈灾,并应战司马南所得百万将全部赈灾》,《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10期33页。

【54】李土生:《李土生给五位科学权威的挑战信》,《东方养生》1999年5期16页。

【55】张艳齐:《李土生访谈录》,《名人》1998年11期9-10页。

【56】李土生:《文化“汉奸”司马南》,《东方养生》1999年5期8-13页。

【57】李土生:《用传统的相术,给司马南看看相》,博客中国李土生的博客,2005年07月14日16时57分。

【58】江柯:《司马南,你还有脸见人吗?——李土生访谈录》,《东方养生》1999年5期14-15页。

【59】江柯:《跳梁小丑李土生》,《东方养生》1999年6期11-12页。

【60】江柯:《采访后记:不够分量的李土生》,《东方养生》1999年6期12页。

【61】可可:《“世纪之战”上演“独角戏”》,原载《音乐生活报》;见《中国气功科学》1999年2期5页。

【62】张艳齐:《李土生访谈录》,《名人》1998年11期9-10页。

【63】李土生:《司马南的鸵鸟伎俩究竟要玩到几时》,天涯社区,2006-02-10 09:02:05。

【64】李力研:《高手登场见真金,照妖镜前丑态生》,《东方养生》1999年6期13-15页。

【65】见方舟子的新浪微博:2011-2-25 15:01。

【66】李国欣:《香功界设下奖金300万》,《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增刊51-53页。

【67】司马南:《我是司马南》,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2年版5页。

【68】安然:《司马南之心》,《中国气功科学》1998年9期19页。

【69】李力研:《重大纪实:司马南还活着》160页。

【70】方舟子:《法轮功问题电台讨论纪实》,新语丝1999年11月19日新到资料。

【71】郭正谊:《香功骗局》,新语丝2003年7月14日新到资料。

【72】刘吉元:《悬赏五万元,奖励司马南》,《东方养生》1999年6期16页。

【73】肖佳:《“反伪科学突出贡献奖”颁发》,1999年8月12日《人民日报》。

【74】李力研:《男人段子:讲述司马南自己的故事》296页。

【75】方舟子:《韩寒的悬赏闹剧》,新语丝2012年1月22日新到资料。

【76】潘跃:《民进中央举行“捍卫科学批判邪教座谈会”》,1999年11月18日《人民日报》。

【77】左延珠:《铲除社会毒瘤 捍卫科学尊严——民进中央召开捍卫科学批判邪教座谈会》,《民主》1999年12期21-22页。

【78】《中国司马南和美国兰迪悬赏两千万挑战伪科学》,1999年11月18日 《成都商报》。

【79】袁月:《司马南、兰迪现场表演“特异功能”以示其假》,1999年11月19日《成都商报》。

【80】张丽媛:《兰迪和司马南联合挑战“通灵人”》,《科技潮》1999年12期19-21页。

【81】李力研:《抓住司马南》221页。

【82】司马南:《我是司马南》381页。

【83】于光远:《要灵学,还是要自然辩证法?》,《自然辩证法通讯》1982年1期8-15页。

【84】于光远:《psi和它的变种:人体特异功能》,《中国社会科学》1982年2期31-45页。

【85】潘涛:《灵学:一种精致的伪科学》,北京大学博士学位论文,1998年。

【86】李力研:《男人段子:讲述司马南自己的故事》80页。

【87】“I went to China by invitation, mainly to attend a huge press conference held by a cultural group there.”见:Randi, J. If it's Friday, then this must be China.... . James Randi Educational Foundation, Nov. 30, 1999.

【88】李海萍:《来自大洋彼岸的反伪斗士(兰迪的讲演与魔术)》,《自然辩证法研究》2000年4期71-72页。

【89】铁兵:《魔术大腕兰迪来京以艺会友》,《杂技与魔术》2000年1期22页。

【90】于光远:《我是于光远》,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2年版202页。

【91】民暄:《一个向“通灵”者挑战的联合声明》,《民主》1999年12期25页。

【92】陈祖甲:《斗士联手挑战“通灵人”》,《科学与无神论》2000年1期38-40页。

【93】郭正谊:《苏美“心灵战”始末》,湖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24页。

【94】辛芃:《二十年来辨是非——“法轮功”何以成势》,《科学与无神论》2002年5期19-30页。

【95】“Regardless of who might be considered the ‘father’ of the modern skeptical movement, everyone I have spoken to (including the other founders) agrees that it was Paul Kurtz more than anyone else who actually made it happen. All successful social movements have someone who has the organizational skills and social intelligence to get things done. Paul Kurtz is that man.” 见:Shermer, M. Let Us Reflect: How a Thoughtful, Inquiring Watchman Provided a Mark to Aim at. in Paul Kurtz, ed. Skeptical Odysseys: Personal Accounts by the World's Leading Paranormal Inquirers. Prometheus Books, 2001. pp.328-339.

【96】Kurtz, P. Skepticism and the Paranormal. In Gordon Stein (Ed.) The Encyclopedia of the Paranormal. Prometheus Books, 1996. pp.684-701.

【97】“I invited several dozen critics of the paranormal to Amherst.”见:Kurtz, P. 1998. The New Skepticism: A Worldwide Movement. Skeptical Briefs 8(2):1-3, 9-11.

【98】“It is well known that I am the culprit responsible for the founding of the Committee for the Scieptific Investigation of Claims of the Paranormal.”见:Paul Kurtz, P. 2001. A Quarter Century of Skeptical Inquiry: My Personal Involvement. Skeptical Inquirer. 25(4):42-47.

【99】Rensberger, B. Paranormal Phenomena Facing Scientific Study. New York Times, May 1, 1976.

【100】CSICOP. Sixteen Notable Figures in Science and Skepticism Elected CSI Fellows. PRESS RELEASE, Jan. 12, 2010.

【101】Sturgess, K. 2015. Behind the Magic: An Interview with James Randi. Skeptical Inquirer 39(2):38-41; Frazier, K. 2017. Still ‘Amazing’: A Conversation with James Randi. Skeptical Inquirer 41(2):16-19.

【102】Kurtz, P. 1976. Committee to Scientifically Investigate Claims of Paranormal and Other Phenomena. The Humanist 36(3):28.

【103】陈祖甲:《请看客观存在的事实》,《环球企业家》1995年6期8-11页。

【104】陈祖甲:《通灵人并不通灵》,《深圳特区科技》1998年5期57页。

【105】刘云非:《李岚清会见2000年中国国际科普论坛代表》,2000年11月7日《人民日报》。

【106】侯青云:《从魔术师到反伪斗士——詹姆斯·兰迪印象记》,2000年12月15日《科学时报》。

【107】Randi, J. FROM CHINA..... James Randi Educational Foundation, Oct. 29,2000.

【108】李力研:《男人段子:讲述司马南自己的故事》314页。

【109】Randi, J. A mirror goes up in China. James Randi Educational Foundation, January 19, 2001.

【110】见海南出版社“兰迪系列”作者简介。

【111】“In fact, they are a group of would-be debunkers who bungled their major investigation, falsified the results, covered up their errors and gave the boot to a colleague who threatened to tell the truth.”见:Rawlins, D. 1981. sTARBABY. FATE Magazine 34:67-98.

【112】“CSlCOP, as a body, does not directly engage in the testing of psychics, research on paranormal phenomena, or investigations on related matters.”见:The Executive Council of CSICOP. 1982. Policy on Sponsoring Research, Testing Individual Claims, and Conducting Investigations of Alleged Paranormal Powers and Phenomena. Skeptical Inquirer 6(3):9.

【113】Telepathist Geller Termed a Fraud. Jerusalem Post, Oct. 5, 1970.

【114】Targ, R. and Puthoff, H. 1974.Information Transmission under Conditions of Sensory Shielding.Nature 252:602-607.

【115】The Magician and the Think Tank. Time 110(11):110-112.

【116】Puthoff, H. E. and Targ, R. 1977. Letter to the Editor. Psychoenergetic Systems 2:173-176.

【117】李力研:《柯云路的新神话》,华夏出版社1994年版4页。

【118】李力研:《男人段子:讲述司马南自己的故事》473页。

【119】Frazier, K. It's CSI now, Not CSICOP. CSI website, Dec. 4 2006.

【120】邓伟志:《伪科学批判记》122页。

【121】申振钰:《兰迪智斗尤里•盖勒》,《科学与无神论》2000年4期30-33页。

【122】庞红卫:《中国司马南和美国兰迪悬赏两千万再将特异功能一军》,1999年11月19日《大河报》1版。

【123】涂建华:《百万元算什么?》,《科学与无神论》1999年2期44页。

【124】吴兴人:《谁敢领赏?》,《科学与无神论》2000年1期37页。

【125】陈祖甲:《斗士联手挑战“通灵人”》,《科学与无神论》2000年1期38-40页。

【126】白若水:《全球最著名反伪科学俩“斗士”的旷世奇缘》,《新闻天地》2001年2期46-49页。

【127】何宏:《缺人品耍滑头的“反科学斗士”司马南》,科学网Helmholtz的博客,2011-8-27 22:06。

【128】钟通:《四人自称有特异功能 司马南愿摆擂台应招》,1999年11月29日《广州日报》。

【129】《陈剑秀应战司马南 重庆有人欲取1000万》,1999年12月5日《江南晚报》。

【130】郭忠泉:《司马南:只要有医学鉴定你直接来找我拿钱》,1999年12月3日《重庆晚报》。

【131】李卫华、刘伟亚:《追踪到公审:胡万林事件采访内幕》,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149页;方舟子:《再说周海婴厚诬鲁迅相信中医》,新语丝2008年4月6日新到资料;方舟子:《对肖氏手术的盖棺论定——评肖传国的弥天大谎和胡舒立的“新闻专业主义”》,2016年5月7日新到资料。

【132】郭忠泉:《陈剑秀以公开信紧逼司马南坚持科学确证》,1999年12月8日《重庆晚报》。

【133】郭忠泉:《司马南拒绝与重庆挑战者陈剑秀同台“决斗”》,2000年1月20日《重庆晚报》。

【134】转引自苍山一剑:《几年前很敬佩司马南 他近年来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天涯论坛>传媒江湖,2004-05-29 19:46:55。

【135】何宏:《司马南,请动真格的》,2000年1月12日《中华读书报》。

【136】何宏:《希望司马南……》,《科学与无神论》2000年2期45页。

【137】司马南办公室:《悬赏特异功能人具体操作程序》,《科学与无神论》2000年3期17-18页。

【138】郭建荣主编:《中国科学技术纪事 (1949-1989)》,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493页。

【139】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组织联络部:《整顿气功组织 发展人体科学──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治理整顿工作综述》,《学会》1998年1期26-27页。

【140】李力研:《男人段子:讲述司马南自己的故事》329页。

【141】李力研:《男人段子:讲述司马南自己的故事》19页。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834、彭斯将于24日11点演讲;天地棋局
2019: 用数据分析三自一包是挽救了中国农业
2018: A critique of economic theory of cli
2018: 露安适圆满成功的举办了千人瑜伽世界纪
2017: 彭运生谈艺录(121)
2016: 没有秘匙, 诸位根本没法修身, 空谈而已
2016: 61.如何修忍门、精进门(一)
2015: 强子对撞机日夜不停 有可能发现平行宇
2015: 学步儿睡觉斗争史 ——和父母在小儿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