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尾声:为主一生终不悔
送交者: 亦明_ 2020月12月31日06:52:40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许志强:方舟科邪教的头号奸商 亦明_ 于 2020-12-31 06:35:45

尾声    为主一生终不悔

前面提到,许志强管理的“时尚廊”在2015年9月底关门了。此时,距离他的主子逃亡美国,正好一年,而方舟子的黑基金正在惨遭“打假”。或者是心灰意冷,或者是要借机龟缩,反正在那之后,许志强的新浪微博账号“时尚廊掌柜”停止了更新,一停就是将近五百天。

2017年农历除夕,许志强重新出山,这是他的东山再起帖:

“幸福的生活往往不是取决于你拥有多少财富,而是取决于你是否拥有一颗美好而高贵的心灵。”【1】   

这个帖子附有两张照片,一张显示脸书的老板扎克伯格与妻子包饺子,另一张则显示一张葱油饼。铁杆方粉姚树启(网名“灯塔与小舟”)一眼就看出,那张葱油饼就是其主子反复晾晒的“刘记葱油饼”。【2】换句话说就是,许志强在2017年重新出山,与他七年前首次登陆新浪微博,抱有同样的目的,那就是“因为老方”;并且,即使自己的主子已经臭名昭著、臭名远扬、臭不可闻,许志强仍旧认为他“拥有一颗美好而高贵的心灵。”显然,许志强当时手中捧着的,仍旧是那本《方舟科邪教权威官方专用大辞典》。

确实,许志强重新出山的唯一目的就给主子扬幡招魂:从2017年年初到2020年年底,许志强总共发了不到一千条微博,其中有二百多个是单纯的“转发微博”,而那些被他转发的帖子中,有一半显示“该账号因被投诉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的相关规定,现已无法查看。”毫无疑问,那些被删的帖子,全部都来自方舟子的层出不穷的“直播间”,它们被铁杆方粉们不屈不挠地反复创建,然后被许志强这样的钢杆方粉们不停地“转发”,尽管他们知道,自己是在做无用功,因为那些直播间的平均寿命不超过一个月,最短的只有几天。因为那些“直播间”和它们的帖子寿命极短,所以许志强有时也会亲自动手,把主子推特的截图转发到新浪微博,与教友共享“福音”。

2020年新冠肺炎爆发后,方舟子不出所料地马上冒充流行病学专家、免疫学专家、传染病专家,肺炎专家,在推特上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即使被频频打脸——他蹦跶了刚刚两个月,一个自称对方舟子“渊博的知识,严谨的科学推理颇为推崇”的方粉就宣布,“科普作家方舟子在新冠肺炎抗疫中输掉了底裤”【3】——,但仍旧顽强地摆“世界首席抗疫专家”的谱。而他的抗疫理论和措施非常简单:第一,坚决反对封城【4】;第二,坚决反对戴口罩【5】;第三,人类逃出新冠疫情的唯一出路就是搞“群体免疫”【6】。

实际上,“科学四子”——混子、棍子、骗子、痞子——方舟子的那一套只有一个出发点,那就是完全彻底地与中国对着干。也就是基于这个出发点,方舟子不仅坚决不许中医从这场疫情中获得一丝一毫的好处,他还把中国所有的大牌抗疫专家——几乎全都是西医——当成了自己的攻击目标。而就在十年前,同一个方舟子曾振臂高呼“在公共卫生问题上,一定要相信(中国)卫生部”。【7】为什么一个响当当的“爱国贼”会变成一个“恨国党”?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十年前的“大领导”不仅能够通过表扬他“为党分忧”给他输血造势,而且还能够通过搞“部督大案”来帮他消灭异己;而现在的大领导则不仅把他逼得背井离乡、流亡海外、成了名副其实的孤魂野鬼,而且还把他诈骗金钱的渠道全部堵死了。也就是说,在决定自己到底是要“爱国”还是要“恨国”时,方舟子使用的唯一砝码就是他的自身利益。

毫无疑问,许志强对主子的那一套抗疫主张会毫无保留地照单全收,奉为“科学”和“真理”。1月31日,方舟子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别看这些人在中科院、南京大学搞研究,其实都是被揭露过的学术骗子,现在当然都变成了老中医,乘机发国难财。这只是体外研究,病毒在体外很脆弱,中药当然就成了各种时髦病毒都能杀死的神药,做了一晚上实验就出来结果。这和在人体内能否抗病毒完全是两回事,否则酒精更是抗病毒神药。”【8】

如上所述,许志强的父亲就是一个老中医;并且,他的全家都是中医信徒。也就是说,许志强是喝中医的奶水长大的。但为了主子,许志强黑起中医来,那劲头,完全不输于任何一个丧心病狂的中医黑——看他那架势,好像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中医师都千刀万剐了他才称心如意。所以,他把主子的这个帖子做成截图,发表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然后做出一系列痛心疾首、痛不欲生的表情评论道:

“西医在前方卖命,中医在后方卖药!我也是……[擦汗][捂脸][难过][发怒][流泪]五味杂陈了…”【9】

也就是因为对中医怀有如同弑父烝母一般的变态仇恨,当英国《自然》杂志那个极端反华的方粉记者大卫·西拉诺斯基(David Cyranoski) 【10】发表文章质疑中药在抗疫中的作用后,许志强的反应就像是又有一个人给主子捐了三百万似的那么兴奋,好像他能看懂英文似的:

“【尽管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和国家媒体公布的一系列数据,证实了中药能有效缓解新冠肺炎症状,减少死亡人数。但这些数据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试验论证,中药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并不清楚。】『Nature发文质疑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科学性!』ONature发文质疑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科学性!”【11】  

你都不用猜,就应该知道,中文半文盲许志强的英文“信息源”又是他主子。【12】最好笑的是,显然是为了给主子的脸上贴金,许志强接着把主子一年前的文章翻了出来,自问自答道:

“为什么瑞典、加拿大等国家拒绝连花清瘟胶囊入境?因为没有获得美国药监局的批准。『为什么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药物相当于拿到了一块通行全球的金字招牌?』O为什么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药... ”【13】

为什么说它好笑呢?因为方舟子当时有一大纠结,那就是,作为一个“特黑”——特朗普黑——,方舟子本能地反对特朗普的所有政策,但特朗普的反华政策和“群体免疫”抗疫政策除外。也就是因为如此,在新冠疫情爆发后,方舟子对自己曾经视为“如雷贯耳的地方”【14】,即“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早就啧有烦言,曾愤愤不平地抱怨说:

“FDA前主任竟相信了罩国的忽悠,发推特建议年轻人戴口罩防止其中的无症状感染者传染别人。”【15】

“CDC主任、FDA局长都是政治命官,都必须听总统的命令。所以理论上总统是可以干预CDC、FDA的具体工作的。只不过以前的总统尊重专业人士,不去插手。现在出了一个自以为比谁都懂病毒、都懂药物的二杆子当总统,喜欢瞎指挥,就暴露出了制度设计上的缺陷,应该把这两个机构都变成总统无法干预的独立机构。”【16】

“没有谁比川普更懂治疗?‘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FDA正开展全国性努力,尽快把针对新冠病毒病的血液疗法推向市场。’FDA终于变成了听大领导命令的政治机构,川普说有效就是有效,说要推广就要尽快推广。这和其他国家还有什么区别?”【17】


也就是说,许志强本来是要拿自己主子的文章来打中医的脸的,但实际上,他却抽了自己的主子一记猪油耳光。

北京时间2月3日,方舟子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墙内只许恐慌不许理性,微信版被删除了。发一个不会被删除的墙外版本,包括问答部分。从萨斯到新型肺炎:恐慌中的理性”。【18】

这是许志强在次日发的响应帖:

“‘像这种冠状病毒的感染,目前是没有特效药的。如果是重症病人,去医院只能起到支持治疗的作用,比如呼吸困难的时候,上呼吸机帮助呼吸。最终是要靠自己自愈的,自愈以后身上就有了抗体了。’ O网页链接”【19】

现在看来,方舟子当时所谓的“理性”不仅仅凸显他的无知与狂妄,而且还凸显他的“兽性”——这是他预测“(武汉)封城可能造成的后果”:

“刚刚宣布武汉封城的时候,英国自然杂志就报道过一个澳大利亚病毒学家的看法,他说这样做的后果:第一,会让整个城市变成一个细胞组织培养皿,所有人就在里头互相传染;第二,会有物资供应的问题;第三,会对城市居民造成心理打击,就是在心理方面会有影响。后来的结果的确说明他说的是很对的,至少是后边这两点(物资供应问题、造成居民的心理问题)都被他说中了。至于第一点,说变成了一个培养皿、大家互相在那里传染,这在理论上是可以推想出来的,会发生传染变得更严重的情况。最主要的是造成了恐慌,恐慌以后,只要觉得自己有一点点小毛病,就都往医院里跑。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一个视频,就是封城以后武汉医院的视频,里面人挤人的。现在是流感季节,很多人是会出现流感症状的,慢慢地就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得了新型肺炎了?一听说这个事情非常恐怖,必须要尽快确诊,就全都往医院里面跑。实际上,里面的绝大部分人不是新型肺炎,可能就是普通的感冒、流感。往医院跑反而导致交叉传染,真正传染上新型肺炎。所以这也可以说是封城以后造成的一个后果。”【4】

在宣扬了主子的“理性”之后五天,许志强发帖子说:

“我承认我是个文科生,也是个科盲,但是所幸我有阅读能力,学会理性思考,批判性思维;更幸运的是我朋友圈有非常专业值得信赖的朋友提供的信息与知识(信息来源很重要),让我有了正确的判断,不被恐惧吓到。”【20】

毫无疑问,许志强的“朋友圈”和他那些“非常专业值得信赖的朋友”就是以他的主子为首的中国第二代科学纳粹,包括那个因为鼓吹“群体免疫”而在中国臭了大街的“三联骗子”袁越【21】,和那个靠研究中药上位的中医黑、方舟子“免死金牌”的唯一拥有者,“棒槌医生”余向东【22】。

2月19日,许志强的主子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报告警察,世卫组织专家和中方接待人员都没戴口罩在公共场所聚会,要不要都抓起来?只会抓捕、折磨老百姓?”【23】

这个帖子附有一张截图,内容是《新京报》关于世卫组织到中国考察新冠病毒疫情的消息,其附图显示那帮人没有戴口罩。方舟子的帖子一出来,就被人打脸:

“这是1月21日的新闻,世卫组织这次根本没到湖北,只去了广东、北京和四川”。【24】

而许志强在一天前刚刚转发了棒槌医生的一篇反对戴口罩的文章,并且认为“看完这篇文章,你也许就会摘下口罩了[偷笑]”【25】,所以他见到主子的“证据”之后,马上把那张截图拿来,然后装傻充愣地问道:

“为什么他们都不戴口罩呢?[疑问]”【26】

有个叫“烙两张糖饼”的新浪微博用户当即告诉许志强:“右图是2016年央视【大家】栏目的视频。”【27】而许志强的“认错”迟到了足足50个小时:

“不好意思,右图确实是错的,新浪14日发的新闻,放的居然是16年的视频,我上当了,对不起[允悲]”。【28】

也就是说,许志强明明知道是他主子在造谣,是他本人在传谣,但他却有能耐把责任推给新浪。

3月14日,方舟子的前打手阿歪饶毅【29】发表了《英国首相的“群体免疫”谎言》一文。从2017年起就开始找饶毅的茬要“逼反饶毅”的方舟子马上摆出世界首席流行病学家、一流免疫学家的架势评论道:

“饶毅这篇文章传播很广,但他对‘群体免疫’的理解是错的,写之前应该先咨询其搞免疫学的山上朋友。并不是只有少数人对新冠病毒天然有抵抗力。现在已知确诊病例中80%都对其有抵抗力(轻症),还有大量的无症状或轻微症状感染者没确诊。所以有抵抗力的人超过80%,是可能由他们形成群体免疫保护老年人的。”【30】

实际上,连那个“狗屁不士”、“三联骗子”袁越也摆出一副“世界知名流行病学家兼免疫学家”的嘴脸批评饶毅:

“越来越对饶毅感到失望了,这篇文章根本不像是一个生物学家写出来的,其中对群体免疫的解读几乎没有一句话是对的。他好像是知识分子公号的发起人之一,但这不等于他就可以在上面胡说八道啊!”【31】

方舟子在科唬时,坚守两项不成文的“基本原则”:在专业问题上,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尤其是美国的博士学位,发言权最大;如果持不同观点的人都是洋博士,则要比较他们的所学专业:距离专业越近,发言权越大。也就是根据这样的原则,方舟子才会反复嘲笑谁谁是“硕士”【32】、谁谁是“土博士”【33】;并且在剥夺其他洋博士的科普资格时,说这样的话:

“一般人一见到洋博士头衔,就以为此人必定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体的专家,再标新立异的保健养生理论也都成了权威观点,哪管他是什么领域的博士,虽然他未必看得懂生物医学方面的论文”【34】

而事实是,饶毅不仅是美国的博士,他还是美国名校的博士。不仅如此,饶毅他还曾是美国名校的教授。所以,第一轮比较之后,美国伪博士袁越立即被淘汰出局,而美国水博士方舟子即使没有被打得倒地不起,他也是以鼻青脸肿的悬殊比分输掉了这一局。而在第二轮比较中,如果说研究“神经”、“发育”的饶毅与流行病学和免疫学的距离是10的话,那么研究生物化学的方舟子与它们的距离则至少是250。可是,听方舟子和袁越这两个科学混子说话的口气,不明真相的人一定会以为他们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专家都要牛掰。这又是为什么呢?原来,新冠疫情爆发后,方舟子马上把上面的两条基本原则合二而一了:

“网上有各种关于新型肺炎的医学专家意见,经常有人问我怎么看。一个基本原则是:如果香港专家与中国内地专家有不同看法,倾向于听香港专家的;如果国际机构、外国专家与香港专家有不同看法,倾向于听国际机构、外国专家的,因为有些香港专家也内地化了,特别是那些在内地机构兼职、当了院士的。”【35】

也就是因为如此,流亡“外国”的方舟子和持“外国”护照的袁越这两个科学混子、科学棍子、科学骗子、科学痞子变成了“科盲”加“半文盲”许志强眼中的“[科普][打假][抗疫][爱国]英雄”,所以他把主子和袁越的帖子截图发到自己的新浪微博,然后这样嘲笑饶毅:

“英雄所见略同,饶毅看到了吗?[偷笑][笑cry]”【36】

可笑的是,就在几年前,许志强还跟在那两个混子的屁股后面吹捧饶毅,为他吹捧、推销转基因的文章竖大拇指【37】、要崔永元“从【饶毅的】善如流”【38】、鹦鹉学舌般地在袁越推荐的“饶毅老师新作”后面叫嚣:“中国人需要再一次科学启蒙运动”,因为不被方氏科学“启蒙”,“实现民主之后,有可能是劣质的民主。【39】。换句话说就是,在2020年,许志强仍旧是一条唯方舟子马首是瞻的恶狗——在撕咬自己的教友时,尤其如此。实际上,在当时,就有一个叫“PredictionMOR”的人这样告诉许志强:

“当你和方舟子袁越这样的沙币‘所见略同’的时候,你应该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而不是觉得自己是‘英雄’。”【40】

显然,对于许志强来说,这样的常识与方舟科邪教的“科学”格格不入,因此完全没有搭理的必要。

北京时间11月9日早上,方舟子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丹麦关于戴口罩预防新冠感染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总算找到了敢于发表其结果的学术期刊,结果果然是无效。6000人随机分成两组做了两个月试验,外出保持社交距离并戴外科口罩组的感染率是1.8%,外出保持社交距离的对照组的感染率是2.1%,无统计学意义。这是目前唯一一个关于口罩与新冠感染的临床试验”。【41】

你都不用看方舟子附上的截图,就能够知道,这篇“总算找到了敢于发表其结果的学术期刊”的 “临床试验”,即使不是一个科学笑话,它也根本就不能证明方舟子的“口罩无用”不是谬论——恰如一个叫“301好大夫1”的新浪微博用户所说:

“这个试验在‘保持社交距离’前提下进行比对,……就好比在不发生性行为前提下,对比戴安全套和不戴安全套对于防止艾滋病的效果,最后得出戴安全套无用的结论。”【42】

事实是,不但那篇论文的作者在文章中一再强调自己的试验结果是非确定性的(inconclusive)【43】;即使其结果是“确定性的”,它也与“单纯戴口罩是否有用”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一个叫“圣五毛公会”的推特用户评论方舟子的帖子:
 
“哪有这样断章取义解读论文的,原文明确结论是戴口罩的效果是‘未知’而不是‘无效’。文章明确表示检测到了戴口罩组感染率更低,只是样本过少没有统计学意义,没有办法判定口罩的效果。”【44】

这是一个叫“中流击水三千里”的新浪微博用户在一篇评论中说的一段话:

“多个实验已经充分证明戴口罩95%的作用在于防止病人把病毒传给旁人,而戴口罩防止被传染的作用只有5%。丹麦的实验考察的是戴口罩与不戴口罩在保持社交距离环境下被传染的概率,这个实验的设计本来就是无效实验。丹麦这个实验证实戴口罩的感染率比不戴口罩组略低,这再次证实了在保持社交距离前提下戴口罩防止被传染的作用有但是不大。”【45】

不要说科盲许志强根本搞不懂真科学与伪科学的区别,就算他能够搞懂,他也仍旧会选择与伪科学教主站在一边,因为对他来说,科学还是伪科学这个问题还不如其主子一本库存积压的烂书值钱。所以,许志强不仅转发了主子的帖子,他还煞有介事地评论道:

“坐飞机的时候,空乘人员不断提醒你要戴好口罩,广播通知要求全程佩戴口罩,中途却又推车发放食品饮料,问你要吃面还是米饭,这显然是对所有坚持戴口罩乘客的智商的躏蹂[允悲]”。【46】

最好笑的是,20天后,许志强又转发了方舟子那篇因“袭师案”而臭名昭著的《科学是什么?》,并且没话找话地评论道:

“科学是什么?”【47】

对于一个连抄袭剽窃、诈骗金钱、造谣诽谤、蓄意作恶都不当做一回事的书贩子来说,他提出“科学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就好像是一个大奸商在大庭广众之下高声喝问:“共产主义什么时候能够实现?”

2020年的最后一天,作家郭敬明终于在压力之下,就自己的抄袭行为公开道歉了。【48】这是许志强的反应:

“郭敬明抄袭不对,沉默15年更不对,但是今天愿意承认错误,赔偿原作者,这样的勇气也值得赞赏。希望更多的抄袭做假者也能够良心发现向他学习[偷笑]”【49】

“我完全相信这是一场有可能是事先预谋的营销策划,即便如此,我也觉得是件好事(‘正能量’营销),至少让其他抄袭者和作假者良心不安[偷笑]”【50】


毫无疑问,许志强在对“抄袭做假者”表达自己的“希望”之时,同时也擦了一把冷汗:幸亏主子主母在六年前逃亡美国了,否则的话,不论自己花费多大的“正能量”,都无法把这对儿抄公剽婆的“良心”继续“营销”下去——套用方舟子的话说就是:

“夜深人静的时候许志强会不会扪心自问,这么忽悠人对得起良心吗?”【51】

“许志强为了能在中国骗钱就这么以知情者身份混淆视听,良心何在?”【52】

许志强_02.png

科盲许志强为科邪教主披麻戴孝、扬幡守制

尽管方舟子早在2012年就已经臭遍全国、在2014年被中国政府踢出中国互联网,但直到2020年年底,闽南书贩子许志强仍在孜孜不倦任劳任怨地转发其主子毒汁四射、谬误百出的推特帖子,与教友共享“福音”,虽然他知道那些“极毒帖”的存活时间可能只有几天时间,甚至在转眼间就不见了。上图左侧显示许志强转发的方舟子“直播间”的帖子或文章,右侧显示被转发的帖子很快就会因为那些“直播间”被销号而消失。


0%(0)
0%(0)
  注释 - 亦明_ 12/31/20 (75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