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六章:菊花卫士(之一)
送交者: 亦明_ 2020月12月31日09:18:42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许志强:方舟科邪教的头号奸商 亦明_ 于 2020-12-31 06:35:45

 

第六章  菊花卫士


 

本来,在见识了许志强如何帮主子打架、造假、作恶之后,他如何给主子护短遮丑蒙羞也就可想而知了。只不过是,“方学”与“方氏科学”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讲究“实证”,而后者则全凭所谓的“理性”——实际上就是狡辩和诡辩——,所以,笔者决定不吝笔墨,把许志强在面对刘菊花抄袭案时的所作所为用文字记录下来,用图片固定下来,以便后人能够看清这个口口声声高喊“打假”、“真相”的方舟科邪教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前面提到,虽然方舟子早在2001年就已经被发现是个文贼,但那样的“事实真相”被中国的传统媒体所接受并且予以报道,需要等待十年的漫长光阴,相当于一个八年抗战加半个解放战争。与之相比,揭发并且证明方舟子的老婆刘菊花也是一个文贼却易如反掌:从发现、取证、分析、总结,到举报并且将研究成果在传统媒体上正式发表,前前后后连三个月都不到。仅从此点即可看出,经过十余年的成长和发展,到了2011年,方黑不仅在实力上足以与方舟子率领的跨国网络恐怖犯罪团伙对抗,在战略上他们也已经进入了向传统媒体挺进的全面反攻阶段。而谁都知道,方舟子抵抗方黑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是传统媒体,这道防线一旦崩溃,则不论他身后的“大领导”到底是谁、到底有多大,都救不了他。换句话说就是,到了2011年,方舟科邪教的彻底覆灭已经进入倒计时。

 

现在看来,菊花案虽然被方舟子成功地用来掩盖“舟子案”,即转移公众对方舟子抄袭案的关注,并且还被他娴熟地当作自己网络碰瓷的道具,但是,从总体上来说,菊花案对推翻方舟子犯罪团伙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具体地说就是:菊花案不仅仅证实了方氏夫妻是一对儿抄公剽婆、证实了方舟子是一个专门搞“假打假”、“奉旨打假”、“选择性打假”、“专打他人之假”的“假打斗士”,它还把这对儿刁妇赖汉的黑后台、老靠山、总根子也暴露了出来。换句话说就是,方舟子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社会兴风作浪十余年,并不是他有什么本事,而是因为那些在背后操纵他的科学纳粹拥有足以左右中国社会舆论的能量。菊花案的另一个重大意义就是,这对儿邪恶夫妇的有恃无恐、疯狂反扑激起中国民众对他们以及以他们为代表的科学纳粹的强烈憎恨,而这股怒火直接导致“方菊花革命”在20126月的大爆发——方舟子在两个月后率众“移师”馊壶,导火索固然是那三百万,但事实是,即使馊壶里没有那些黑钱,方舟子也仍旧会往里面跳,因为那是他当时的唯一出路。

 

总而言之,201134月间爆发的“菊花案”,与在它之一个月爆发的“舟子案”,是在“21世纪全球华人虚拟世界抗邪大战”中具有里程碑、转折点意义的重大事件,它们对方舟科邪教的彻底覆灭起到了关键性、甚至决定性的作用。而恰恰就是因为如此,许志强才会在菊花案中表现得那么丧心病狂。

 

一、方学家辣手摧花,文抄公装疯卖傻

 

刘菊花走进中国公众的视野,始于羊角锤击案,当时她打着“方舟子的爱人”的招牌、怀着“你们所有中国人全都欠我老公一大笔债”的怨恨,利用自媒体抢先爆出了“方舟子遇袭”的消息。【1】在那之后,刘菊花开始在网络上张牙舞爪、崭露狰狞,曾借着《活着》一文来表达自己的“狂怒”【2】、借着《苟活着》一文表达自己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极度怨恨和满腔憎恨、以及对美国的无限向往【3】。也就是因为太过猖狂,所以,到了2010年年底,刘菊花猛然发现,“现在‘方舟子老婆’已成网络搜索热词了”。【4】而方舟子当时就已经意识到,怀抱“宝宝”的刘菊花不仅仅是自己的挡箭牌、马桶盖,而且还是自己碰瓷的最佳道具,所以,到了2011年年初,他就开始主动得瑟刘菊花,说什么“我超级喜欢文科生了,我老婆就是文科生。”【5】而就在那之前半个月,方舟子刚刚抱怨过“新闻报道把我妻子称为老婆,把罪犯妻子尊称为夫人”。【6】显然,不论是刘菊花打着“方舟子妻”的招牌招摇过市,还是方舟子装出“超级喜欢”的模样爆炒“我老婆”,他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那就是谋求自家的利益。在当时,方氏夫妇做梦都不会想到,九百年前的“东窗事发”典故正在不偏不倚端端正正地向着他们的脑袋砸来。

 

1、陈力丹无端挑战

 

20112月,中国学术评价网的一个叫“洪荞”的网友发现,刘菊花在2002年提交给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硕士学位论文,题为《国际传媒巨头对当代中国传媒文化的影响》,含有抄袭的成分。【7201131日,方舟子的死对头廖俊林(网名“寻正”)在科学网率先公布了这一发现。【848日,廖俊林又公布了“洪荞”的新发现【9】,这也是方舟子在当天跑到杭州宣讲“本科生和研究生根本没有必要写学术论文”、“学生造假有时候是被逼出来的”【10】这些无耻论调的根本原因——东窗事发之后,方舟子马上又在《新华每日电讯》上老调重弹,说什么“事实上我认为本科生甚至硕士研究生都没有必要写毕业论文”。【11】显然,在最初,方舟子的如意算盘是这么拨弄的:利用官府的势力把“民间打假”的影响限制在网络之内;只要刘菊花的丑闻上不了传统媒体,他们夫妇就可以通过装聋作哑加胡搅蛮缠来蒙混过关。而方舟子当时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对《深圳商报》和《法治周末》施加的那套群攻死咬加栽赃威胁的流氓招术,即使不能把他们整治老实,也至少能够捆住他们的手脚,并且对其他媒体产生震慑作用。可惜的是,方舟子的算盘拨弄错了。

 

2011411日,我在中国学术评价网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刘菊花、方舟子妇夫造假是谁逼出来的?》,专门驳斥方舟子的“学生造假有时候是被逼出来的”无耻谰言——通过实证和逻辑,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逼方舟子去当剽公,也没有人逼刘菊花去当剽婆。他们之所以会自甘堕落当贼做小偷,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自己的天性。换句话说就是,这两个贼是被自己的天性‘逼出来的’。”【12

 

因为我的兴趣主要在于“方学研究”,所以在这篇闲文发表之后,我很快将其遗忘。可是,正当我着手组织评议团,准备对刘菊花抄袭案进行学术评议——就像先前对方舟子的五起抄袭案做过的评议一样【13】——时,一个叫陈力丹的人在跳了出来。现在我们当然都知道,陈力丹是刘菊花学位论文答辩委员会主席。很可能是因为这层关系,方舟子曾“新盗”了六篇由陈力丹署名的文章在新语丝上发表。【14】确实,陈力丹不仅支持方舟子“打假”,他还相信方舟子是真的在打假;所以,当他看到某个匿名人士根据我的《刘菊花、方舟子妇夫造假是谁逼出来的?》一文改编的《老婆刘菊花被指硕士论文开篇就抄,方舟子视而不见》之后,马上公开表示“希望方舟子以同等的立场对妻子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打假”,并且底气十足地拍胸脯保证道:

 

“如果是抄袭,我应该承担失察的责任,并要求社科院研究生院通过一定的程序,撤销刘的硕士学位。”【15

 

但很快,显然是在受到方粉的挑拨或者点拨之后,他将那篇博文的标题改成了《希望亦明先生拿出具体证据说明刘菊花硕士论文抄袭》。【16】而就是这篇修改过的博文,导致我组织人马,对刘菊花的论文进行了全面的梳理,其结果就是那份让刘菊花都感到“特别佩服”【17】的《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资料大全》。425日,我将那份资料寄给了陈力丹;几个回合之后,陈力丹公开做出如下表示:

 

“昨天收看到亦明先生提供的认定刘菊花论文抄袭的详尽材料,材料的考证颇为丰富。‘根据看到的对照材料,虽然刘在不少地方注明了出处,但颇为含糊,而且就现在的重复率看,估计超限了,得算抄袭。’根据报告的程序,这段话及亦明发来的材料我发给了现任研究生院新闻系主任,请他转研究生院,‘根据院内规定来公正处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该主任回复:‘我会向他们报告此事。其实你把邮件转了给我,你已经尽到责任了。’”【18

 

陈力丹不仅促成了《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资料大全》的完成——据信它是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最完整、最翔实、最令人信服、流传最广的抄袭剽窃论证文献——,他还促成了《法治周末》对整个事件的报道。2011427日,《法治周末》迎着方舟子的淫威,顶着“大领导”的压力,率先、独家报道了“方舟子妻抄袭案”,题为《方舟子后院起火:妻子硕士论文涉嫌抄袭》。这篇报道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正文,介绍刘菊花抄袭案被揭的来龙去脉;第二部分是附件,题为《刘菊花论文涉嫌抄袭部分对比摘要》;而其开篇第一段话就从陈力丹的介入谈起:

 

418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责任教授陈力丹发表博客文章,首度就网友举报方舟子的妻子刘菊花硕士论文抄袭的问题正式表态:如果是抄袭,我应该承担失察的责任,并要求社科院研究生院通过一定的程序,撤销刘菊花的硕士学位。”【19

 

而就是这篇文章,迫使方舟子公开、直接面对“菊花案”。

 

2、方舟子无耻挑刺

 

如上所述,方舟子应对菊花案的最初策略不过就是装聋作哑这个“最后一招”与胡搅蛮缠这个“惯用伎俩”。所以,在《法治周末》出手之前,方舟子一直不敢对这个当时已经在网上沸沸扬扬的丑闻直接发表意见,而只敢通过说“恶语”、撂“狠话”来吓唬“方黑”,实际上是做样子给教徒们看:“那些造谣、传谣污蔑我妻子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一辈子都不放过”【20】、“你造我妻子一次谣言,我这一辈子就缠上你”【21】。而《法治周末》的报道突破了方舟子的“底线”,使他无法继续装瞎,于是他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法治周末》执行总编郭国松公报私仇,又把气出在我妻子身上,用‘方学家’亦明的黑材料搞‘方舟子妻子涉嫌抄袭总调查’,接下去可能要搞方舟子祖宗18代调查。殴打维权老人,欺负揭假人妻子,这就是《法治周末》执行总编的英雄行为。据亦明的调查,左边的(我妻子的硕士论文)据说抄了右边的。”【22

 

方舟子的这个帖子附有一个截图,它来自《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资料大全》的第21页,显示刘菊花论文第七页第一句话与鉴定的抄袭来源略显牵强。显然,方舟子当时是在使用其“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惯用伎俩,即妄图利用这个“瑕疵”来否定那部长达74页的学术文献。可惜的是,恰如方舟子自己所说,使用这一伎俩“固然痛快,却无效,而且很容易被反弹回去的。”【23】这是著名方黑陈廷超(网名“白字秀才”、“我思故我在1885”)当时的评论:

 

“狡猾的刘菊花记者是如何骗过火眼金睛的方舟子的。方舟子在微博上为她喊冤,贴图举例,说亦明指控刘菊花硕士论文第七页的一句话不是抄袭。方舟子哪里知道,其实,第七页整页(包括方舟子举例的那句话),几乎全部是抄袭自静仁的文章,还是圣妻厉害啊”。【24

 

事实是,不论是方舟子还是陈廷超,他们的发现都是来自两天前的一个帖子。

 

原来,在2011425日,我在“请陈力丹教授查收‘具体证据’”之际,将信件同时抄送给几个参与了“梳理刘菊花论文”工程的网友,其中包括廖俊林。廖俊林不仅当即公布了我给陈力丹的私信,而且还将那份《大全》也公布了出来。【25】廖俊林的这一行为不仅干扰了我与陈力丹之间的正常交流,而且还差点儿导致《法治周末》出版计划的流产,也使该报执行总编郭国松对我产生了严重的误解,怀疑我是故意要抢《法治周末》的先。不过,意想不到的是,廖俊林的帖子出现之后不到一个小时,有个来自上海的读者(IP114.84.138.*)评论说,“附件中列出的绝大多数所谓‘抄袭’都是站不住脚的”,而他举出了唯一例子就是刘菊花论文第七页的第一句话。出乎这位沪籍方粉意料的是,在他之后73分钟,一个来自美国的读者(IP205.213.195.*)虽然肯定了他的“质疑”,但却同时给出了刘菊花抄袭的真正来源:“原作发布时间20011010。原文作者静仁”。(详见下图)显然,方舟子之所以能够在《法治周末》报道菊花案之后马上就找到那个“瑕疵”,就是根据那个沪粉提供的线索;而白字秀才对方舟子的即时驳斥,也是根据那个美国“方黑”。换句话说就是,方舟子在发出自己的帖子之时,就已经知道那个“瑕疵”的背后,是刘菊花的一个更大更烂更丑更臭的暗疮,但他当时黔驴技穷,只能孤注一掷,想要通过胡搅蛮缠来混淆视听,因为在过去的十多年间,他一直就是这么干的,并且还籍此爬上了人生的峰巅。可惜的是,时代变了。这是当时对方舟子尚有好感的孙海峰对他说的话:

 

“我下载几篇相关论文验证过,确有大量抄袭。自己看吧,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这些文章,或者干脆不认识字。”【26

 

实际上,方舟子的胡搅蛮缠不仅忽悠不了新浪微博的海内用户,他连新语丝上的海外方粉都忽悠不了。一个从2003年就在新语丝上混,并且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中发表了二十多篇文章的“伯克利狼”(BerkeleyWolf)就这样直怼方舟子:

 

“你贴的这页的确不是抄袭,但是请你解释一下49页。”【27

 

这是没羞没臊的方舟子的没羞没臊的回答:

 

“这一页已足以证明其疯狂,我又何必要再去看其他?要找我妻子论文的问题我自己会找,用得着跟在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后面?”【28

 

难怪当时就有方粉说:“版主这样只会令忠实的打假支持者寒心。”【29】而“爱惜羽毛”的 方舟子当时之所以不仅不爱惜自己的羽毛,而且连自己的脸都不爱惜了,就是因为他明白,如果“我妻子得到惩罚”,那将“给我的生活带来麻烦。”【30】也就是说,在方舟子的眼中,“我的生活”的重要性,要远远大于、高于、重于“真假”。这样一个市井升斗之徒,不远万里回到中国来专职“打假”,只有天生的傻子才会相信他是在“求真”——那些假装相信他是在“求真”之人,则无一例外全都是恶棍。

许志强_16.png

老偷巨骗,先偷后骗

在《法治周末》报道了剽婆刘菊花的抄袭丑闻之后,抄公方舟子的第一反应就是根据一个匿名人两天前提供的线索,从长达74页的《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资料大全》中找出一片“瑕疵”,妄图用它来否定其余海量铁证。上图左侧显示方舟子“证据”的来源,右侧显示方舟子的“证据”出炉之后五个小时就被“白字秀才”彻底摧毁。注意方舟子在把自己的帖子当作“博文”在新浪博客发表时,给这个帖子冠以《〈法治周末〉执行总编郭国松欺负揭假人妻子》这个标题,好像不仅他这个所谓的“揭假人”对被人揭假先天免疫,连他的老婆也应该一同沾光似的。

 

3、许志强无赖跳梁

 

除了胡搅蛮缠之外,方舟子在最初还曾试图与老婆脱钩来摆脱菊花案,说什么“我妻子写学位论文时还不是我的妻子,跟我更没关系,不然我就用最严格的国际标准帮她把把关。”【31】但或者是因为遭到了夜叉婆的威胁和训斥,或者是因为意识到炒作“菊花案”有助于转移公众对“舟子案”的关注,方舟子在两天后突然改变策略,摆出一副“护美英雄”的架势来大炒特炒“菊花案”。事实是,为了炒作“菊花案”,方舟子马不停蹄地忙活了两三天,发了几十个帖子,把《法治周末》的记者宋学鹏、李秀卿、郭国松以及网络人士赵何娟、孙海峰等当成活靶子,鼓励手下暴徒对他们进行全方位的骚扰和攻击。他甚至公开扬言“现为妻子名誉,就私报公仇一回”。【32

 

那么,对主母丑闻的曝光以及主子丧心病狂般的发飙,许志强是什么反应呢?当然是跟着“伪斗士”朝着“真斗士”狂吠了:

 

“什么叫跳梁小丑?什么叫公器私用?很容易看出来,倒是要看看《法制周末》再如何编演下去。”【33

 

“这厮也是当汉奸的料,重用他的上司想必也不是好鸟,要不就是被他所蒙蔽?这次郭是自曝其丑,本想报私仇,没想到把自己的卑劣手段都暴露出来,以后还有谁敢与他共事?哪家媒体还敢用他?”【34

 

也就是说,在为主子站台时,许志强对主子与主母是否抄袭这个问题全然不顾,而是专门攻击那些关注这一问题的人或媒体。为什么一个全力支持主子“打假”之人,对主子和主母是否造假这个问题会如此麻木不仁呢?答案非常简单:第一,对于许志强来说,“打假”只是一个幌子,他的真正目的,是要辅佐主子当上“科学主义理想国”的天王老子;第二,许志强不仅知道自己的主子是个文贼,他还知道自己的主母也是文贼——用他后来的话说就是:“即使是(抄袭),又如何?”【35】所以,在“我主子和我主母是否造假”这个问题上,许志强的缺省设置就是“绝口不提”;如果被迫提及,他就推出这样的论调:

 

“天下文章一大抄,不要太离谱就行,观念性的文章,不抄怎么写?难道自创理论思想体系?”【36

 

而事实是,许志强的这个论调也是从他的主子那里抄来的。原来,早在1995年,中文互联网上传出一起抄袭案。在当时,方舟子既对自己长期海量抄袭没有被抓而感到无比自豪——因为那证明他“智商高超”——,同时又对那个倒霉鬼感到幸灾乐祸,所以他“不禁情不自禁”地写了一篇“杂文”来宣泄自己的“杂感”:

 

“本人就是个文抄公,象《大明小史》、《进化论虚妄吗》就都是东抄西凑,为什么没人来揭发我抄袭?因为那是知识普及读物,就象review一样,并不讲原创性,看重的是搜集资料、归纳整理的功夫,我不说是抄的,也绝不会有人把《明史》当成是我写的,或者以为我对进化论的研究作出了什么贡献。要是有的东西太离奇,别人还会来追问出处何在。可见对这种文章,抄是正常,不抄反而反常。”【37

 

也就是说,方舟科邪教从纯卵子阶段就是一个贼胚子,他们天生信仰“抄是正常,不抄反而反常”这样的大盗理。而方舟子一伙的无耻与邪恶就在于,这样的大盗理只适用于方舟子和他的老婆,以及极少数有利用价值的核心方粉;任何其他人,尤其是“方舟子的对手们”,不仅享受不到它的一丁点儿“好处”,反倒要被它反其道而绳之,动不动就被施以“最严格的国际标准”,即“抄一小段也是抄”。【38】因为教主本人就带头猖狂使用双重标准,所以方奴许志强才会跟着他把无耻进行到底,专门指控别人的抄袭剽窃:从汪晖、朱学勤到赵何娟、孙海峰,从宋鸿兵到李开复,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在201310月,许志强就跟在主子的屁股后面狂咬只有13岁的夏健强,指控他的画作“抄袭”。【39】也就是说,对于许志强来说,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能是抄袭犯,但他的主子和主母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抄袭。

 

事实是,不仅许志强在粉主子之时要抄袭主子,几乎所有的方粉都是如此。201152日,为了给刘菊花抄袭铁案翻案,方舟科邪教“老头帮”成员、南开大学数学系教授梁科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国内)对于抄袭的界定,似乎有三套不同的标准:1、通用标准;2、朱学勤博士论文专用标准;3、方舟子太太硕士论文专用标准。这一轮对方舟子的攻击谁是最大的受益者?朱学勤。在朱学勤被逼到角落里关键时刻,一波对方舟子无所不用其极的攻击开始,于是大家忘记了朱学勤的抄袭。巧合?”【40

 

显然,这个帖子的目的就是要制造阴谋论,暗示菊花案之所以被揭,是因为那些揭假者要给“抄袭犯”朱学勤解围。而事实是,早在菊花案被爆之前一百多天,复旦大学就已经得出了朱学勤“剽窃抄袭不能成立”的结论了。【41】而老方粉梁科之所以要倒行逆施,妄图通过制造阴谋论来给主母开脱,就是在效法自己的主子:两个多月前,当《深圳商报》把“方舟子抄袭案”首次搬上传统媒体之后,方舟子的本能反应就是指控这是“南方报系……为朱学勤报仇”。【42】最不要脸的是,在其绘制的附图中,老梁科竟然把“方舟子打假之前”的中国学术界、科技界说成是“抄袭成风,肆无忌惮”的“无标准”时期,好像他的主子是个澄清玉宇万里埃的救世主似的。且不说方舟子本人和他的老婆就是一对空前绝后的抄公剽婆,仅说那个因为被媒体誉为“学术打假第一人”而惨遭方舟子“立此存照”的杨玉圣:他早在“网络奇才”方舟子上网之前一年就已发表文章,指名道姓地揭露他人抄袭剽窃【43】;而在方舟子成为“打假斗士”之前三年,杨玉圣就已经发表了《学术打假与学风建设》这样的重量级文章【44】。所以说,“一入邪教,没羞没臊”——不管你是南开大学的教授,还是时尚廊的掌柜,一旦踏进了科邪教的大门,他们立马就会变得羞耻感全无。果然,好像是要和老梁科比试谁更无耻似的,许志强接过他的话茬这样评论道:

 

“按第三种标准,汪晖和朱学勤岂不要羞愧自杀?为什么要要说《法制周末》是不良媒体?因为他们对真正的严重的抄袭视而不见,却利用权力,浪费公共资源来涉私愤。”【45

 

许志强肯定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第一,既然“按第三种标准”,即“方舟子太太硕士论文专用标准”,汪晖和朱学勤应该“羞愧自杀”,可为什么刘菊花却会昂首挺胸大义凛然地宣布自己“问心无愧”?第二,他在判断自己的主子、主母是否抄袭时,到底是在使用什么标准?第三,朱学勤标准与刘菊花标准到底有什么不同?

 

当然,方舟科邪教中最最不要脸的那个人就是教主方舟子,而他不要脸的主要特征就是专门转发像梁科、许志强这些不要脸方粉的不要脸帖子,并且在大耍不要脸之时,仍旧要不要脸地冒充“打假斗士”:

 

“我回应了朱学勤的答复后就再也没消息了,复旦学术规范委员会的会议不知什么时候要开,还是开过了决定不调查了?”【46

 

也就是说,在当时,根本就没有哪个正规的学术机构拿方舟子这个学术混子的“举报”当作一回事儿。事实是,方舟子论证朱学勤抄袭的那篇文章,《朱学勤抄没抄,小学生都知道》,本身就是一篇抄袭之作,抄袭对象就是“朱学勤案”的始作俑者“鸵鸟”。【47】同样,方舟子论证汪晖抄袭的那篇文章,《汪晖抄没抄,小学生都知道》,也完全是根据南京大学教授王彬彬的构陷之辞写成的。【48】换句话说就是,不论使用什么标准,方舟子都是抄公,刘菊花都是剽婆;而那些遭到方舟子构陷之人,即使不能说是完美无瑕,也可以说比方舟子、刘菊花干净十倍、百倍、千倍、万倍。

 

二、罗永浩四战舟子,刘菊花二上热搜

 

前面提到,早在2010年底、2011年初,方舟子就已经意识到刘菊花是自己在网上碰瓷的最佳道具了。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会不知羞耻地炫耀那个“南方都市报给我写的凡客体:爱转基因,爱打假,也爱刘菊花”【49】,并且还因为章立凡在“兔年竹枝词”中提到“爆菊花”,于是一头向他撞去,指控他“侮辱别人妻子”【50】。事实是,直到20119月,当于建嵘被方舟子咬得情急,喊出“方先生,我这个你亲自任命的农民皇帝,的确有三宫六院,最后那个院叫‘菊花院’!”之后,方舟子仍旧故伎重演,装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哭天喊地道:“于建嵘不停地骂我老婆”。【51】难怪于建嵘要感到莫名其妙了:

 

“方舟子现在到处哭诉,说我辱骂了他的家人。这我就不明白了。他捏造我有三宫六院,我随手命令了一个‘菊花院’;他无良转发诽谤我的伪造之文,我随意告诉大家那是‘小菊同学’亲笔之作。我这里的‘菊’是说有人为讨好某某某,无耻充当打手咬菊之意。这与方舟子家人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欲加之罪!”【52

 

也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刘菊花是方舟子的碰瓷凶器,所以,“菊花案”的二度被爆,是在半年后的“方罗第四次大战”期间。而在那次大战中,许志强的表现尤为突出:他一方面为主子打罗永浩的“假”大声喝彩,大力助拳,一边拼命捂住主母的烂疮疤,死也不肯承认她是一个比罗永浩的“假”大出无数个量级的特大号假货。而他这么做的主要招术,就是用《方舟科邪教权威官方专用大辞典》来解释所有的概念和定义。

 

1、“不要脸”新解

 

如上所述,“方罗第四次大战”的一个关键节点就是方舟子抱着菊花碰瓷,非要把罗永浩说的“方菊花”理解成“刘菊花”,因此是“打不过我就攻击我老婆”。应该承认,罗永浩在应战之时提到“方菊花”,不大可能完全是出于无意。事实是,在那之前,罗永浩对菊花案就已经相当熟悉,不仅曾屡次辱骂那些捅破菊花案的方黑是“小人”【53】、“坏人”【54】,他还知道菊花案铁证如山,所以他才会脱口说出“(方舟子)否认他媳妇抄袭我还是很惊讶”这样的话【55】。也就是因为早已“胸有成竹”,所以罗永浩在辩解无效之后,就破瓷器破摔,当真捅了一下“刘菊花”。

 

原来,方舟子在20111227日上班之后发的第二个帖子就是继续怀抱瓷器往于建嵘和罗永浩的身上撞:

 

“这个时代最怪诞的事情之一是流氓也讲政治搞慈善,而且全国各地到处给官员上课当师爷。之二是流氓也办教育搞维权,而且全国各地到处给青年演讲当人生导师。这是一个流氓的时代。”【56

 

罗永浩虽然对方黑恨之入骨——他坚信方舟子“变”成疯狗是被方黑逼的——,但因为手中没有自产的枪支弹药,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使用方黑打狗棒朝着方舟子的瓷器抡去:

 

“这有什么怪诞的?流氓做的慈善也是慈善,流氓也有他的权利并且可以维护他的权利。就像精神病、心理残疾、人格扭曲、老婆学历造假的人都有权利把心一横出去搞学术打假一样嘛,这是他的权利。”【57

 

方舟护法虚彪子当时一直在等罗永浩出这个大招儿,所以在看到罗永浩中计之后,他马上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立即宣布自己主子的瓷器被罗永浩碰到了:

 

“‘老婆学历造假’?罗装一加入方黑组织,方黑的那套全学会了。方黑组织的培训力很强嘛,堪比传销了。”【58

 

而这次,方舟子没有再像一天前那样装矜持,他也当众宣布,罗永浩不仅确实碰到了自己怀中的瓷器,而且还把它碰得稀里哗啦:

 

“终于没法再装下去了,露出的是造谣攻击别人老婆的最下等流氓嘴脸。”【59

 

许志强当时的唯一选择就是跟着主子振臂高呼口号,所以他高呼道:

 

“老罗彻底不要脸了。”【60

 

也就是说,对于许志强来说,罗永浩指出一个抄袭犯是抄袭犯这个“事实真相”就是“不要脸”,如果这个抄袭犯恰好是他的主母的话。而同一个许志强,曾多次引用鲁迅来支持其主子骂大街:

 

“鲁迅先生说过:把站街女说成是婊子,不算骂人”。【61

 

“鲁迅先生说:‘假如指着一个人,说道:这是婊子!如果她是良家,那就是漫骂;倘使她实在是做卖笑生涯的,就并不是漫骂,倒是说了真实。’”【62

 

到底是谁“不要脸”?到底谁更像是个“婊子”?

 

2、“下作”新解

 

就在许志强喊出“老罗彻底不要脸了”之后6分钟,罗永浩开始发飙:

 

“你老婆论文剽窃是明摆着的,当时大家不都看见了吗?那些想搞你的烂人去翻你老婆的陈年剽窃文的动机固然猥琐,但事实拿出来后你耍流氓不承认剽窃,大家还是很吃惊的。你这个脏东西不是一直叫嚣‘对事实的真相有洁癖’吗?”【63

 

看到罗永浩在拿着方黑的打狗棒与恶狗斗狠之时,还要顺手打方黑一棒子了吗?表面上看,这是罗永浩在践行自己信奉的名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实际上,那是一个铁杆方粉在受其粉方“惯性”的驱使。果然,在抡了主子一闷棍之后,罗永浩马上给主子贴上一块创可贴:

 

“其实没人关心你老婆的论文,大家甚至不太清楚你老婆是谁,你作为丈夫也没有义务打你老婆的假...但事实暴露出来后,你作为‘打假斗士’居然否认老婆的剽窃...好吧,你厚着脸皮继续打假,客观上对中国社会还是有贡献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即使是你这样的货色,也有权利打假’的原因。”【64

 

显然,罗永浩在当时还不知道,早就叫嚣要“为妻子名誉……私报公仇”、“一个都不放过,一辈子都不放过”的方舟子,一直就在耐心等候像他这样的方粉来当做自己“报仇”、“不放过”的对象,也就是要拿他当作杀鸡儆猴的那只鸡,因为在当时,他根本就不敢动方黑半个手指头。所以,尽管罗永浩柔肠寸断地曲意奉承,显然是要为自己与方舟子日后的握手言和留下足够的空间,但方舟子却把大门关得死死的:

 

“罗永浩作为一个高二退学的半文盲,没受过任何学术训练,学术论文是什么样子都未必见过,连论文和学历都分不清, 忽然变成了代表大家的学术打假专家,叫嚷着‘你老婆论文剽窃是明摆着的,当时大家不都看见了吗?’‘你耍流氓不承认剽窃,大家还是很吃惊的’,这种装剽流氓,也算是这个时代的怪诞之一。”【65

 

也就是在这个帖子下面,许志强摆出一副“我不是半文盲,我上过大学,我的老师是个大师”的嘴脸评论道:

 

“老罗是了解老方的,可能因无上过大学真不知道十年前的论文规范,但他以此攻击方,实乃下作。”【66

 

事实是,罗永浩之所以敢于“高二退学”,主要就是因为对自己的写作能力充满了自信【67】;而从2001年起,罗永浩就一直活跃在中国的文化教育领域,从新东方到牛博网,从牛博网到自己的英语学校;而到了2010年,“半文盲”罗永浩更上层楼,成为一名公认的“极具语言才华”的“作家”【68】。与之相比,许志强是一个连条微博帖子都写不工整的书贩子,并且还是一个专奉网络混子、网络骗子——他的人生最大“成就”就是二十多年前通过舞弊而取得的高考分数【69】——为主子的邪教徒。这样两个人,谁更有资格、谁更有权力来谈论“论文规范”?从另一方面讲,连汪晖和朱学勤的博士论文是否抄袭方舟子都要说“小学生都知道”,怎么到了刘菊花的硕士论文,许志强和他主子却要说“刘菊花抄没抄,没上过大学的人不知道”呢?到底谁更“下作”?

 

3、“文革”新解

 

与许志强刚刚骂过罗永浩“不要脸”之后几分钟就被罗永浩扇了一记耳光一样,就在他骂罗永浩“下作”之后10分钟,一个叫“TimYitong”(后改为“FuckOffRadicalShit”)的新浪微博用户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看到有人做了个方舟子妻子论文的全文对比O网页链接。@罗永浩可爱多 ,老罗赶快鉴定一下,告诉大家这个是污蔑的吧~~~因为,连小标题都一样,这太过分了。放在旧石器时代,也算抄袭啊。”【70

 

帖子中的“网页链接”指向那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资料大全》,而那个帖主还从中截取了一段,证明刘菊花确实抄袭。这个帖子总共被罗永浩转发了四次,这是前两次的评论:

 

“供参考,记得点击链接看完整版。再次重申:我们对刘菊花女士根本没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打假圣斗士方舟子先生在刘菊花女士的剽窃论文上睁眼说瞎话的态度。”【71

 

“面对自己亲人的抄袭事实,方舟子可以选择1.大义灭亲;2.保持沉默;3.耍流氓不承认。个人敬佩第一种,理解第二种,鄙视第三种。打假圣斗士方舟子呢?他选择了第三种并附送第四种黑社会做法:‘...如果我妻子的硕士文凭因此出事,我就把下半生贡献给为中国清理硕士、博士文凭,从相关人员开始清理。’”【72

 

面对着如山的铁证,许志强只剩下一条出路,那就是脱下自己“温文尔雅”——这是刘菊花后来赐给他的谥号【73】——的面具,对罗永浩破口大骂:

 

“文革时候,总有人逼别人的老婆掲发老公,儿女揭发父母,其人性扭曲,人心之恶,无以复加,罗永浩深谙此道。”【74

 

也就是说,许志强明明知道罗永浩给方舟子提供了三个选择,但他却故意说罗永浩逼着方舟子大义灭亲。这不就是栽赃陷害吗?不仅如此,按照许书贩子的逻辑,“打假斗士”方舟子为掩盖其老婆之“假”而威胁全中国、全社会,要“杀猪”、要“血溅一身”是“人性正直”、“人心之善”——实际上,许志强认为主子那么做,“不仅尊严没有破产,反而赢得尊重,大丈夫也!”【75】也就是说,许志强衡量一个人或一件事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方舟子的态度”——事实是,许志强还真的把这么无耻地意思无耻地说了出来:

 

“大多数的情况下,对方舟子的态度,也可以是人品检测器。”【76

 

实际上,许书贩子在“检测人品”时,手中并非仅有“对方舟子的态度”这杆秤,他还拿着“方舟子本人的态度”这根尺——所以他才会这样为胡同串子司马南站台:

 

“方舟子嫉恶如仇,目光如炬,小人伪君子无以遁形,能被他认可的朋友,人品应该没有问题。”【77

 

也就是说,作为方粉,许志强的第一信条就是“一切以方舟子为标准”。也就是因为如此,许志强在大骂罗永浩逼迫方舟子大义灭亲之后不到半年,就变了一副嘴脸,逼着罗永浩大义灭亲。

 

原来,“寒战”期间,因为率众举报了方舟子的黑基金(下详),罗永浩喧宾夺主,代替韩寒变成了方舟子的头号死敌。到了这年的父亲节,罗永浩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今天是父亲节,我也得给我那文革时受尽折磨和冤屈,死后还被方舟子这个臭流氓造谣泼粪的父亲一个交待了:如果方舟子这傻逼不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删除附图中的这条微博并公开道歉,我将选个好日子带上摄影师去方舟子家附近堵他,给他的秃头上泼点糊状物...‘就算弄一身’粪‘也在所不惜’。”【78

 

谁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有两件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第一,特朗普不可能认输;第二,方舟子不可能认错。所以,罗永浩的这个帖子只能产生一个后果,那就是他与方舟子继续互喷。而许志强岂能坐视主子“一个人在战斗”,所以他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如果罗永浩之父罗昌珍当年真的是革委会主任,那么,有过一些过激行为(比如打砸抢什么的)并不奇怪,何来诬陷?老罗敢出来证实吗?他父亲当年是否当过革委主任?”【79

 

也就是说,按照许志强的逻辑,如果罗永浩的父亲“当年真的是革委会主任”,则他大概率干过打砸抢;因此,方舟子说“罗永浩的父亲是和龙市龙门的靠打砸抢起家的革委会起家的”就不算造谣或诬陷。问题是,1972年出生的罗永浩干嘛要为其父亲的行为买单?许志强逼着罗永浩认证其父亲是革委会主任,不就是逼着“儿女揭发父母”吗?而这么做,不就是“其人性扭曲,人心之恶,无以复加”吗?

 

事实是,即使“罗昌珍当年真的是革委会主任”,那也不能据此证明他曾经“打砸抢”,所以,许志强的逻辑完全是流氓恶棍逻辑。换句话说就是,如果许氏逻辑能够成立的话,则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存在“诬陷”这个概念了,因为我们总能够假设一个事实,然后从这个假设中推出某种可能,例如这个:

 

“如果许志强之父当年真的贪过污(或行过窃、抢过劫、嫖过娼、强过奸、杀过人),那么他被抓并不奇怪,因此说他是个罪犯‘何来诬陷’?”

 

4、“造谣”新解

 

事实是,许志强逼着罗永浩“揭发父母”不止一次。201288日,为了给移师馊壶制造借口,方舟子两次转发一张“1968818日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革委会成立纪念照片”,其目的显然是要勾引罗永浩与他在新浪微博打架斗殴,引发混乱。很可能是怕罗永浩不配合,方舟子就故意这样刺激罗永浩:“这里面有罗主任吗?”【80】“那谁,快来认领,倒计时了。”【81】方舟子的这一流氓恶棍行径,连一个极其恶毒的韩黑方粉“子卿先生”(已被新浪微博销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他发帖子委婉地劝告主子:

 

“罗永浩多次污蔑方舟子妻子,确实很不道德,但是方舟子提及罗父,鄙人以为不是很合适。罗永浩的事情和罗父毕竟没交集,不可混为一谈,况且当时大环境下,罗父也没有错,错的是时代,再则罗父已逝去,死者为大。这不是以牙还牙,还是希望双方祸不及家人妻儿,文明之,光明之!”【82

 

而另一个大牌韩黑方粉、寒战的始作俑者阮鹏(网名“麦田”)马上举双手对之表示赞同:

 

cc@方舟子 ,望猛醒。当你采用无赖手段时,你已经变成了罗永浩。”【83

 

也就是说,即使是那些公认的“无赖”,都已经在公开指责方舟子耍无赖了。而许志强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他坚决支持主子把无赖一直耍下去:

 

“老罗敢回答吗?他父亲文革的时候是否当过革委会主任?我打赌他不会回应这个问题,或者装糊涂说不知道?”【84

 

一周后,许志强继续向罗永浩叫板:

 

“很简单啊,请罗永浩回答:一,他父亲文革期间是不是革委会的?二,是否当过革委会的头目?主任或副主任?有人给方舟子报料并提供照片,老罗不敢回应吧?”【85

 

注意到许志强对罗永浩的问题在一周内发生了改变了吗?原来,罗永浩早在年初就说过“我父亲从来没做过‘一把手’,一直都是‘二把手’、‘三把手’之类的”这样的话【86】。显然,许志强在第一次向罗永浩叫板之时,对此一无所知,所以他坚信自己的主子,认定罗父是“革委会主任”;而在那之后,很可能被人提了醒,所以他才会把命题从“革委会主任”改成“革委会的头目”,并且特别注明,“副主任”也算是“头目”——这与他两个月前一再修改判定韩寒身高造假的标准完全是前车后辙一脉相承。

 

事实是,据罗永浩自己说,他生于1972年,当时他的父亲正被“下放”;而他的父亲结束下放则是在罗永浩记事之后;至于他父亲上调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工作,则是在1984年。【87】根据这些资料来判断,罗父不大可能在1968年出任延边自治州革委会主任。其实,即使罗父真的曾任革委会主任,这样的事实也与文革结束时只有4岁的罗永浩没有任何关系。

 

许志强虽然对主子的敌人穷凶极恶,但对其主子,其温柔体贴胜过一个小老婆。这是他对主子那句谣言的诠释:

 

“老方玩了一个文字游戏,说罗父是靠革委会起家,没有直接说罗父打砸抢,只是陈述一个历史,谈不上什么‘造谣诽谤污蔑’。看看他自己的微博,才知什么是‘造谣诽谤污蔑’。”【88

 

根据该帖子的附图,许志强指控罗永浩“造谣诽谤污蔑”的证据就是他回骂“子卿先生”的这个帖子:

 

“‘污蔑’你大爷,刘菊花抄袭的证据在这里:O网页链接 我父亲‘打砸抢’的证据呢?还‘罗父也没有错,错的是时代’?呵呵,傻逼你知道怎么回事就插嘴吗?方舟子污蔑我父亲是打砸抢分子,还谎称‘网友实名举报(姓名隐去)’,他是人品无下限,你是智商无下限。”【89

 

罗永浩给出的“刘菊花抄袭的证据”,就是那个他转发了四次的“放在旧石器时代,也算抄袭啊”帖子。也就是说,在许志强的眼中,罗永浩根据真凭实据得出“刘菊花抄袭”的结论是“造谣诽谤污蔑”,而方舟子凭空造谣则仅仅是在玩“文字游戏”。真不愧是毕业于中央电大中文系、卖了一辈子“社科学术”书籍的书贩子啊。

 

5、“硕士”新解

 

其实,许志强试图通过制造“罗永浩搞文革”这样的谣言来给主子助拳,连他的主子都消受不了,所以方舟子这样评论许志强的那个无赖帖子:

 

“历来下作流氓都深谙此道,和文革未必有什么关系。流氓要打人打不过时就会去欺负其妻子,这是流氓的‘绝招’,正如流氓能想到的维权方式就是不断地砸东西。”【90

 

而方主子之所以要当众掌许奴才的嘴,就是因为他对“文革”怀有投鼠之忌。

 

原来,早在2006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免疫学教授傅新元就率领120名科学家致信英国《自然》杂志,反对方舟子一伙大搞网络文革;而方舟子对付那场信誉危机的招术,还是文革手段,即指使其麾下暴徒大肆张贴以造谣传谣为主要手段、以人身攻击、恶意构陷为主要目的的网络大字报,然后再由他本人把那些匿名帖子冠以“网人评”、“众人评”之名在新语丝主页正式发表。【91】而所有这些,对于以“看新语丝”为标签的许志强来说,早已耳熟能详,所以他才会倒打一耙,说罗永浩亮出方黑打狗棒是搞“文革”,是“逼别人的老婆掲发老公”。

 

其实,许志强心里还明白,刘菊花就是方舟子的老公,而方舟子就是刘菊花的老婆。也就是说,许志强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奴才的奴才,所以他才会在“我的‘真主’是否是个文贼?”这个问题上拼尽全力。看看他的这个帖子:

 

“让老方去对十年前的一篇硕士研究生的未经发表的毕业论文发表意见,而且是绝大多数论文也同样存在不规范的前提下 (法不责众),死咬不放,除了说明罗无能,也证实他的无耻。”【92

 

在当时,有个叫“勤快的茶陵牛”(后改为“笑荡漾中”)的新浪微博用户骂许志强道:

 

“你他妈真是流氓,明摆着的双重标准,你孙子装什么?”【93

 

“你他妈的一点廉耻心都没有了,还为书一生,我初中毕业,没文化。”【94

 

中央电大毕业生许志强果然比初中毕业生有涵养,他用“哈哈哈”三声大笑来“回应”对方的两句怒骂【95】,结果又挨了对方一骂:

 

“哈你妈的逼,方舟子是你爹啊,只认人不认事。”【96

 

也就是说,为了主子,许志强不仅心甘情愿地挨骂受气,他实际上还其乐融融。事实是,为了给“主母”尽孝,许志强还曾两次转发一个叫“格朗桑”的方粉的帖子,其目的当然是要证明自己的“主母”确实“又美又纯”。看看“格朗桑”的这个帖子:

 

“再说一遍,本科生或研究生的不以发表为目的学位论文,其性质就相当于一次大作业。而且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的学位论文本来就没必要,即使要求写的话也是通过论文来体现一定程度的知识掌握和学术研究的技能,并不要求出学术成果。”【97

 

这个帖子只被转发了两次,第一个转发之人就是许志强;这个帖子只有三条评论,第一个评论员还是许志强:

 

“老罗并非不懂,为攻击方找不到弹药,拿着弹弓就上来…简直是自杀!”【98

 

也就是说,许志强不仅认为“格朗桑”所说确实是“真理”,他还认为这个“真理”是那么的“普世”,所以连半文盲罗永浩也一定能够懂得它。事实是,根据1980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第五条,一个人获得硕士学位的先决条件是“通过硕士学位的课程考试和论文答辩”;而第十七条规定,“学位授予单位对于已经授予的学位,如发现有舞弊作伪等严重违反本条例规定的情况,经学位评定委员会复议,可以撤销。”【99】实际上,早在民国时代的《学位授予法》第四条就规定,“大学研究所硕士班研究生,完成硕士学位应修课程,提出论文”。【100】而教育部同时颁发的《硕士学位考试细则》更明确地规定,获得硕士学位有三个条件,第三条就是“修毕规定课程,完成研究论文”,并且通过相应的考试。【1012002年,也就是在刘菊花成功骗取硕士学位那一年,台湾当局第七次修订《学位授予法》,其第七之二条规定:“各大学对其所授予之学位,如发现论文、创作、展演、书面报告或技术报告有抄袭或舞弊情事,经调查属实者,应予撤销,并公告注销其已发之学位证书”。【102】也就是说,那个“格朗桑”完全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其实,一个匿名的网络混子胡说八道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时尚廊的大掌柜竟然会披着马甲跟在这个混子的屁股后面给他当吹鼓手。难道他真的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哪所正规学校会允许自己的学生在作“作业”时抄袭剽窃?据“格朗桑”的自我介绍,他2011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而至今,他在新浪微博关注了125账号,但却只有79个粉丝。也就是说,许志强之所以能够与这个一文不名的网络混子狗扯羊皮混到一起,那完全是由于“同性相吸”这个科学原理,而他们的“同性”就是骇人听闻的无知和举世罕见的邪恶。


许志强_17.png

罔顾事实,无耻辩护

因为罗永浩在与方舟子吵架之际提到刘菊花抄袭案,许志强在不到30个小时之内连发十余条帖子为主子、主母辩护,即使面对如山铁证,仍旧坚决否认自己的主母刘菊花犯下了抄袭剽窃罪,同时全力支持其主子为其老婆辩护的无耻逻辑和谎言,即刘菊花的学位论文未曾发表,当时的学位论文都是那么写的。上图左侧为许志强披着“为书一生”的马甲在其新浪微博主页发表的为刘菊花辩护的帖子(仅出现在评论栏中的帖子未录);右侧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资料大全》封面及正文比较的前4页截图——类似页面总共有60个。

 

6、“严谨”新解

 

“寒战”期间,人们最大的发现就是,方舟子在“打假”之时说的那些话,那些逻辑,那些手段,几乎全都能够原封不动地用来“打假”他本人;而他用来为自己丑闻辩护的那些话,那些逻辑,那些手段,又全部都能够原封不动地用来反击他对别人的“打假”。【103】其实,对于了解方舟子邪恶本性的方学家来说,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方舟子对别人的“假”的猜测、揣测,几乎全部都来自他本人造假的亲身经历或亲心体验。【104】同样,许志强为其主子辩护、帮主子打假的那些言辞、逻辑、手段,也都能够左右互搏,自扇耳光。

 

前面提到,到了2011年年底,因为在与罗永浩斗嘴之时吃了大亏,所以方舟子抱着名瓷刘菊花嚎啕大哭,并且装疯要株连罗永浩雇用的留学生。对于这种无赖行为,当时除了方粉之外,所有网人都非常愤慨和不屑——一个叫“薛大娘”的人说,“不过在有些人眼里这不叫斯文扫地,这叫‘严谨认真’……”。对此,许志强为主子辩护道:

 

“如果没有罗永浩无聊无耻到去学方黑找抹黑方太的材料来误导不明真相的粉丝和网民「包括李先生这样明智之人」,我也认为方舟子这样做很没气度。”【105

 

当时,有个叫“升级奶爸_奥特之王”(后改为“升级奶爸_万能老爸”)的人回复道:“真可惜,刘真的抄袭了。罗不存在误导哦。”【106】对此,许志强反驳道:

 

“罗永浩误导的是方舟子对待老婆的论文是双重标准,并由此谩骂老方很多坏话。如果您能找出一个老方揭露的硕士毕业论文抄袭的案例,那么罗就是对的。您能帮我找出来吗?”【107

 

许志强的话音刚落,就有个叫“过桥米线2010”的人问他:“你不知道周森锋的事吗?”【108】这是许志强的回复:

 

“同意你举这个例子,我前面说法不严谨,对不起,应改为:方从不主动去揭露硕士生的论文。该案特殊之处:一,媒体大量报道后,促使方参与证实,二,周升至高位,三,抄袭性质程度不同。”【109

 

许志强没敢把上面这个帖子放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主页,说明他意识到,不仅自己“前面说法不严谨”,他后面的这个说法漏洞更大:首先,且不说“方从不主动去揭露硕士生的论文”是一个赤裸裸的谎言,即使它是事实,它也只能说明方舟子早就知道他老婆是个剽婆,所以他才不敢越雷池一步——仅此而已。事实是,方舟子是个患有严重“洁癖”、“眼中揉不下沙”的“打假狂”——这是我在菊花案爆发前给他罗列的“打硕士以下假”的业绩:

 

“谁都知道,方斗士‘眼中容不下沙’,打假十年来,刀下之鬼,不要说博士生、硕士生不计其数,就连本科生、高中生都逃不过他的毒手。例如,2004年,有报道说南京大学本科生朱涵在校期间发表了十篇论文,被美国著名高校录取。这样的新闻岂能逃过方斗士的火眼金睛,他一口断定其中必然有假。于是,新语丝的‘打假网站’立此存照上就出现了‘南京大学朱涵事件’专辑。2009年,方舟子风闻某市长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发表的论文涉嫌抄袭,他于是又奋勇跟进,力证‘周森峰的两篇论文都是抄袭之作’,号召‘宜城人民……下次如果他还在台上讲“以诚实守信为荣”,你们就在肚里嘘他一声吧。’2010年底,当一位‘美籍华人叶小姐’宣称自己‘在2005年高中毕业时获得“美国总统奖”’时,方斗士再次大显神威,在《新华每日电讯》上发表文章,指斥叶小姐‘吹嘘自己’、‘糊弄国人’。”【12

 

所以说,许志强的那个“不严谨”的“前面说法”实际上是相当“严谨”的,其逻辑前提就是要以方舟子的言行当作衡量什么是“应该打”的“假”、什么是“不该打”的“假”的绝对标准。显然,这个书贩子以为自己的主子早已登基当上了玉皇大帝。

 

其次,许志强论证周森锋被打“合理”的三个理由,完全是他信口胡诌出来的;也就是因为是胡诌的“理由”,所以它们非但没能给他的主子加分,反倒证明了他的主子的邪恶:第一,“媒体大量报道后,促使方参与证实”这句话,恰恰说明方舟子的打假模式就是“抢眼球”、“摘桃子”——从汉芯造假案到朱学勤抄袭案,无一不是如此——;第二,“周升至高位”这个理由恰恰说明方黑打刘菊花的假不仅合法,而且合理,因为周森锋不过就是一个县级市的“市长”,其地位远比不上刘菊花这个蛮横霸道、毫无廉耻的新华社主任记者;第三,许志强说周、刘二人“抄袭性质程度不同”更是故意颠倒黑白,因为论造假的严重性及恶劣程度,刘比周要高出几个数量级——根据方舟子提供的“对比”,周文含有的抄袭文字总共不过九句话、不足五百字。【110】从另一方面讲,周森锋涉嫌抄袭的那两篇文章,都是与另一个人共同署名的【111】,而那个人仅在2004年就发表了十多篇文章。请问许书贩子:方舟子何时曾论证过涉嫌抄袭的部分确实出自周之手而不是另外那个人?实际上,你只要注意到方舟子把周森锋的名字写成了“周森峰”,你就会明白,他连人家的论文都没看——他所谓的“打假”,就是通过从网上“东抄西凑”来造假。

 

实际上,许志强所说的周、刘二人“抄袭性质程度不同”的最初版本是“朱学勤和方太层次不同,性质不同”【112】,而他的那个论调当时就被人驳了回去:

 

“方舟子打别人的时候,说的可是‘抄一句也是抄’,认为‘性质’是一样的,只是‘程度’不同哦。”【113

 

同样,他的改造过的“(周、刘)抄袭性质程度不同”也马上被人打脸:

 

“程度是否较轻没具体比较 性质却都是抄袭 方舟子自己表述过抄袭的级别,明确指出大段引用只标注未用引号就是抄袭剽窃。其他的特别之处都不特别,身份地位,被关注程度都不是判断是否抄袭的标准。方舟子打他的假,就表示认定其是错误的。”【114

 

显然,许志强当时就是在绞尽脑汁为主子和主母强词夺理,而他之所以在理屈词穷之际仍旧不屈不挠地负隅顽抗,充分说明他就是在通过装疯卖傻来为主子效力,因此说明他对自己的主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心里明白得很。

 

7、“证据”新解

 

虽然上面的文字足以证明许志强是一个没脸没皮没羞没臊的奸商,但他自己却说,“如果我说谎,我会脸红;如果我说谎被发现,我的脸会更红。”【115】也许就是因为尚存一丝天良,所以在被网友连续、反复打脸之后,许志强终于以自己的独特方式羞羞答答地承认刘菊花确实抄袭了;而他在向前迈出这一小步之际,又向后倒退了一大步,即制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说方舟子并不曾否认过刘菊花抄袭。这是许志强最初的、没敢放到自己微薄主页上的说法:

 

“方没有说不是抄,只申明不规范。没说不等于否认。”【116

 

这是许志强在18个小时之后在自己的微博主页上发表的新说法:

 

“方舟子针对八个月前对她妻子十前写的未正式发表的论文在声明中委婉承认并表态:‘按照他们用来指责我妻子的国际学术规范标准,当然属于文字抄袭’。表示公开私下都支持方打假的罗装,却拿这件早已过去的小事全世界嚷嚷,逼方再次承认,并借此用各种恶毒语言谩骂方舟子,这种人也让路总认为是个大角儿?”【117

 

许志强所说的“路总”,是指“著名出版人”路金波,一年前曾被许志强请到时尚廊出任“重量级嘉宾”。【118】而许志强之所以要质问“路总”,就是因为路金波刚刚对方舟子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来收缴老罗英语培训的税款【119】发出了这个评论:

 

“我前面没看细节。但是以这条作为依据来修改下评分吧:‘方’心大乱、门户洞开......可惜十几年的老英雄啊”。【120

 

显然,许志强的跟帖与上述对话显得牛头不对马嘴。换句话说就是,许志强当时就是要找机会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这也说明,他在18小时前说“方没有说不是抄……没说不等于否认”这句话时,就是在信口胡嘞——只是在翻箱倒柜之后,他才为自己的“立论”找到了一个“证据”。而事实是,这个证据是他故意伪造的。

 

原来,许志强放在引号中的那句话是方舟子用来证明“深圳大学新闻系副主任孙海峰博士论文也抄袭”的,其上下文是:

 

“深圳大学新闻系副主任孙海峰硕士论文未找到,但其博士论文也抄袭:虽然注明了出处,但未作转述或加引号,按照他们用来指责我妻子的国际学术规范标准,当然属于文字抄袭。而且孙海峰是博士学位论文,理应用比硕士学位论文更严格的标准来衡量。比对见:xxxx”。【121

 

谁都知道,方舟子之所以要打孙海峰的假,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孙海峰反复告诉方舟子“在闲得蛋疼的时候,关心一下刘菊花同志论文抄袭问题吧。”【122】并且,从在网上悬榜征集孙海峰的论文,到宣布“其……博士论文已可认定抄袭”,方舟子总共用了不到24小时的时间【123】,凸显其狂妄无知、蛮横霸道的网络恶霸、学术混子嘴脸。事实是,在《法治周末》报道菊花案的第二天,方舟子就在新语丝上发表了两篇为“方妻”辩护的文章,从头至尾都在否认刘菊花抄袭。【124】而方舟子不仅刊发邪教徒们撰写的无耻文章,他本人还亲自上阵,在新语丝上对那些认为刘菊花确实抄袭的邪教徒——包括其海外吸金会主席何绍义(网名“何人可”)——大打出手、大骂出口,说什么他老婆的论文“其论文的主题、结构都是自己的,综述了80多篇资料写成的。”【125】这样一个无耻之徒,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的老婆“当然属于文字抄袭”呢?

 

实际上,对于上面这些“事实真相”,许志强想要装瞎都不可能,因为有人就把这些垃圾文章送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126】所以说,许志强把其主子使用双重标准构陷孙海峰的言论拿来当作其主子没有使用双重标准的证据,恰恰证明他本人就是一个毫无廉耻、道德败坏的邪恶之徒。确实,在许志强抛出这个证据之初,前面提到过的那个“升级奶爸”就这样讥讽他:

 

“【委婉承认并表态:‘按照他们用来指责我妻子的国际学术规范标准,当然属于文字抄袭’】刘菊花那论文,按照国内标准也是抄袭了,这还叫委婉承认?您太有才了。”【127

 

“说谎会脸红,说谎被抓脸会更红”的许志强当时没有表现出一丝脸红,因为他一定以为那个“奶爸”是在夸他。也就是因为毫无廉耻,许志强在两周后仍旧继续使用自己编造的伪证来给主子站台:

 

“老罗说谎,老方早就发表意见‘…当然属于文字抄袭’(在当时属普遍现象可以原谅),没有所谓双重标准,老罗故意混淆视听,掩盖他攻击方嫂的卑劣目的,令人不齿。老方揭露罗公司违法违规,目的在于扒下罗的伪善,避免更多人上当,更使人们对此种人等的警惕,也让罗身边的朋友慎思,亲君子而远小人。”【128

 

显然是怕别人读不到自己的高论,40分钟后,许志强把上面这个帖子又发了一遍。【129】当时,有人评论道:

 

“人家方舟子都说了自己是报私仇,你还非得加上个这么高尚的名目,你这个脑残粉做的不够地道哦。”【130

 

这是许志强的回复:

 

“公私兼顾,一举两得,哈哈哈……,你真是无脑,也不想想!”【131

 

这样一个无赖,谁能相信他真的“会脸红”?

 

许志强_18.png

许大马棒大耍光棍

在《法治周末》报道了菊花案之后,方舟子孤注一搏,在新浪微博、新浪博客、新语丝上疯狂发表否认刘菊花抄袭、以及对“揭假者”打击报复的文章和帖子。进入2012年后,随着菊花案的影响越来越大,以及它对以“打假”为生的方舟子越来越不利,许志强于是就编造出了一个“方舟子曾委婉承认刘菊花抄袭”的谎言。最不要脸的是,在其谎言被戳破之后,许志强竟然哈哈大笑,这不仅说明他就是在故意造谣,而且还说明他毫无羞耻。上图左侧为方舟子在2011429日到51日在新浪博客发表的全部博文的局部截图;上图中间部分为新语丝2011428日新到资料中与菊花案有关的全部文章的局部截图,包括他老婆刘菊花的《问心无愧》,他二姐方云环化名“海容”的《抄袭弹打不垮方舟子,就掉转枪口》;右侧为许志强在20121月罔顾网友“升级奶爸”向他提供的事实,坚持制造、传播谎言的帖子截图。

 

8、“事实”新解

 

事实是,为了主子,许志强不仅会编造“证据”,他还会编造“事实”;而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他编造的“事实”与他编造的“证据”竟然会互相矛盾。换句话说就是,许志强在为主子卖命之时,已经到了顾头不顾腚的程度。

 

原来,在2012年元旦这一天,有人发了这样一个帖子来总结“方罗大战”:

 

罗:“方,你为什么包庇你老婆?为什么搞双重标准?”

 

方:“你欺负我老婆,我就跟你拼命!我就是公报私仇!”

 

罗:“方,你为什么包庇你老婆?为什么搞双重标准?”

 

方:“你高中毕业,没资格当老师!”

 

罗:“方,你为什么包庇你老婆?为什么搞双重标准?”

 

方:“你在海外雇佣学生当劳工!”

 

罗:“方,你为什么包庇你老婆?为什么搞双重标准?”

 

方:“你走私,你搞盗版!”

 

罗:“方,你为什么包庇你老婆?为什么搞双重标准?”

 

方:“你的学校涉嫌违法违规!”

 

罗:“方,你为什么包庇你老婆?为什么搞双重标准?”

 

方:“你等着!我饶不了你!”【132

 

这个帖子在13日被罗永浩转发了三次,但方舟子却连一次都没敢评论。所以,时刻准备“为主分忧”的许书商在琢磨了一天一夜之后,发了下面这个帖子作为回应:

 

“被老罗的脑残粉丝误判为老罗完胜的一条重要依据是,方舟子不敢承认方妻抄袭,是双重标准。方妻论文,官方已有定论,没有抄袭,老罗不服,认为官方不对,要老方鉴定表态才是权威,老罗忘了自己说过‘老方离了自己的专业,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老罗自打耳光不说,还顺带羞辱他的粉丝,其毒远甚!”【133

 

这个帖子有两大看点,即方舟子所说的科学的“两条腿”,“事实”和“逻辑”。先说许志强的逻辑:因为罗永浩说过“老方离了自己的专业,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所以方舟子就是一个白痴,所以他就不应该对老婆的抄袭问题表态。许志强的这个逻辑能够成立的必要前提,就是方舟子承认罗永浩所说属实,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方舟子当教主的唯一资格就是自己全知万能、“智商高超”。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是白痴呢?实际上,即使方舟子真的承认自己在专业之外是个白痴,许志强的逻辑仍旧不能成立,因为“打假“恰恰就是他主子的“专业”,他在这个“专业”上所花费的心思,比那个“生物化学专业”要多出成百上千倍。所以,有个叫“张峰Dream”的人马上看出许志强是个“脑残”。【134

 

次说“事实”:许志强所说的“方妻论文,官方已有定论,没有抄袭,老罗不服,认为官方不对”几乎全部都是蓄意造谣。事实是,罗永浩与“官方”有关的言论,就是下面这个帖子:

 

“本来社科院表示要查的,后来老方耍学术黑社会手段威胁要全面报复,社科院里管事儿的好多屁股上也有屎,想了想就不敢了,哈哈。”【135

 

而罗永浩这个说法,显然来自一个叫“张敏”的人的帖子:

 

“方舟子的存在的确十分必要,他让人们认识到什么叫‘打假打出黑社会’:公然威胁社科院,如果取消他老婆硕士学位,他下半辈子就和中国的所有硕士耗上了。这不是流氓谁是流氓”。【136

 

显然,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像许志强这样的无耻方粉才会从上面这两个帖子中推导出“官方已有定论,没有抄袭”这样的结论。

 

事实是,在许志强的那个造谣帖子下面,不止一人向他索要“官方定论”的出处。而许志强却像是突然变成了聋哑瞎似的,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你一定要记住,要求别人“回应”他们的“质疑”一直是方舟科邪教教主及教徒的最大杠杆。在那些质疑者当中,因为“升级奶爸”在两天前曾与许志强交过手,所以许志强虽然把他打成了“罗粉”,但却承认他是“罗粉里面讲道理的人”,并且曾表态说“我很乐意与您平和交流甚至辩论”。【137】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奶爸:“请问:关于刘菊花的论文是哪个官方给出‘定论’了?是社科院已经调查了?报告已经出来了?还是刘的供职单位调查了?报告出来了?如果可能的话,麻烦您给个链接。先谢谢了。”【138

 

许志强:“在回答您的问题之前,请阁下先回答我的问题:一,您认为由谁来鉴定是否抄袭才是权威的?二,老方认为‘按过去标准,不算抄袭,按现在国际标准,也算抄袭’,您认为?三,假设,退一万步说,方妻确实抄袭,老罗这样做有可能导致方妻受害,您认为老罗可以这样做吗?四…”【139

 

奶爸:“1官方机构是最权威的,但不排除‘徇私’,可参考朱学勤案,顺便可看看方对朱的标准;2【老方认为‘按过去标准,不算抄袭】我没见过他直接这么讲。我认为按过去的标准,刘抄袭;3罗可以;4你的问题只是省略号,我无法回答。”【140

 

毫无疑问,许志强在看到“奶爸”回答之后,他的聋哑瞎病症马上又发作了。其实,如果奶爸当时注意到许志强没敢把自己的回复发表在自己的微博主页上,他就应该明白许志强是在耍无赖。万幸的是,许无赖碰到了一个“盯子户”——奶爸死死地盯住了许志强,追着他不停地向他索要“官方定论”。所以,两周后,许志强终于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好的好的,不好意思,年底实在忙,俗务缠身,请赐邮箱,回信较长。”【141

 

又过了102天,也就是在许志强跟着主子追打韩寒之际,奶爸继续追问许志强:

 

“为书一生网友,您能不能为中国的诚信建设添一砖,加一瓦?啥时候把‘官方定论’给我说了。[呵呵]”【142

 

这是许志强的回复:

 

“呵呵,等韩寒二千万悬赏兑现了……”【143

 

奶爸问许志强:“你当时承诺给出说法的时候有这个条件吗?”【144】许志强做出一副“酷”的表情答道:

 

“没有,对不起,看到韩寒这样大人物都可以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您说象我如此卑微之人,是不是也可以学习他?”【145

 

中央电大的高材生许志强显然是误用了现代汉语词汇,以为“卑微”的含义是“卑鄙”。实际上,奶爸之所以会死死盯住许志强,就是因为他是方舟子关注的极少数新浪微博用户之一;而他在发现这个大牌方粉也和那些无赖方粉一样无赖甚至更甚之后,并没有马上骂他是个无赖,而是称他“耍赖”。【146】而因为许志强一直在“耍赖”,所以奶爸后来直接称他为“赖皮”。【147】待到他发现这个赖皮——实为《水浒传》中所说的“泼皮”——就是许志强之后,才如梦初觉道:

 

“这个许志强原来是@为书一生 ?难怪,老赖了,估计要耍赖一生了。”【148

 

而一个四五十岁的有头有脸的“时尚廊掌柜”,就是这么没脸没皮地任人辱骂。

许志强_19.png

许大泼皮大耍无赖

201214日正午,许志强发帖子说,刘菊花抄袭案“官方已有定论,没有抄袭”。有个叫“奶爸”的网友追着许志强索要证据,但追问了一百多天,许志强也没能说出那个“定论”到底来自哪里,内容是什么,因此证明他当时就是在蓄意造谣。上图左侧显示许志强的造谣帖,网友“升级的奶爸”追着许志强索要证据的跟帖,以及许志强耍无赖的回帖。右侧为“升级的奶爸”认定许志强为“耍赖”时留下的截图。【149】(注:遭到许志强耍弄的网友不止“升级的奶爸”一人。)


0%(0)
0%(0)
  第六章:菊花卫士(之二) - 亦明_ 12/31/20 (755)
    注释 - 亦明_ 12/31/20 (736)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