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六章:菊花卫士(之二)
送交者: 亦明_ 2020月12月31日09:21:36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六章:菊花卫士(之一) 亦明_ 于 2020-12-31 09:18:42

三、众学者菊花三弄,邪教徒鬼哭狼嚎

 

罗永浩只手挑起的“菊开二度”事件,在方舟子的“杀猪”、“血溅一身”惨叫声中、在他的“偷税漏税”、“非法办学”的怒吼声中,很快就变成了昨日黄花。但在当时,“全球华人网络抗邪”的势头就既像是汹涌的海浪,又像是燎原的野火,根本没有休止的迹象。事实是,菊花案充其量也就消停了两个月,然后再一次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

 

1、晴天霹雳

 

北京时间2012229日下午,新浪微博认证为“知名学者,著有《公天下》《一杯沧海》《果壳里的帝国》等书”的“吴稼祥”在新浪微博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公开信]就方舟子夫人刘菊花女士硕士论文涉嫌严重抄袭一事,海内外部分学者要致信有关部门,问我是否署名,我同意了。”【150

 

吴稼祥虽然是签名人之一,但他在未与任何人商量、没有得到任何人授权的情况下,将如此重大的内部信息擅自公布出来,使该公开信的组织者非常被动,因为当时谁都知道,方粉就是一伙网络恐怖主义暴徒,他们一旦得知这个消息,肯定会竭尽全力、使用任何手段——包括恐怖、犯罪手段——来进行干扰。事实是,清华大学方粉教授肖鹰在见到吴稼祥的帖子之后,马上就像自己的祖宗牌位被人用斧头劈成两半一般,又是在新浪微博发短帖,又是在新浪博客发长文,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这份公开信胎死腹中。【151】而就在那之前半个多月,肖鹰的一篇黑韩文章曾被吴稼祥“强烈推荐”【152】,所以有方粉怀疑他是故意向方舟子通风报信【153】。无论如何,虽然我们至今不知吴学者擅自泄露消息的目的为何,但在当时,为了防患于未然,北美的中国学术评价网、欧洲的学术诚信网、中国的学术批评网决定将那封公开信提前公布。【154】这是肖传国当时发的帖子:

 

“民族之幸,中国之幸: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骨没有全软啊!!!请问亦明,如何联署?//关于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问题的公开信 (102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February 29, 2012 07:05AM海内外156位学人就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事件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公开信”。【155

 

“讨菊”公开信问世前后,最奇怪的反应来自方舟子:尽管当时网上炒得沸沸扬扬,仅方舟子的水军司令吴兴川就发了两个帖子质疑吴稼祥【156】,而方舟子在下班之前刚刚转发了吴兴川的一个黑韩帖子【157】;可是,直到半夜关门打烊,方舟子也没敢对这个当天最重大的新闻做出丝毫反应,遑论发飙——他在下班前的最后一帖是宣布“深圳电视台被迫中断肖传国广告片”【158】,显然是在得瑟自己“又赢了”。与方舟子一样,许志强在那天晚上也装得若无其事,通过转发韩黑的帖子来继续辱骂韩寒父子、辱骂韩粉群体、辱骂易中天。【159

 

与方舟子、许志强主仆二人的“矜持”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外围方粉的张狂。后来被方舟子骂为“撒起谎来真是不要脸”【160】、“习惯性说谎者”【161】的科学公园帮帮主吴兴川连夜创作了一篇专供“方舟水尸”广泛传播的“模式帖”:

 

“你们咬牙切齿痛恨他,因为他砸了你们的饭碗,断了你们的财路。你们谩骂他,抹黑他;你们雇人用辣椒水、铁棍、羊角锤对付他;你们阴阳怪气地拿他幼小的女儿作文章;你们兵强马壮,纠集一百来号人对付他原本默默无闻的妻子……这一切的根源,是因为他从我们这个麻木的、诚信濒于崩溃的社会挺身而出。”【162

 

8个月前曾与方舟子联手为重庆城管打人事件站台的大五毛吴丹红和郑东鸿则先后向那些签名者叫板:

 

“呵呵,亮一下这些海内外大学者的名字吧,瞻仰瞻仰。”【163

 

“立此存照。请156位学者晒毕业论文。”【164

 

显然,在这些方粉、韩黑的眼中,菊花案与真假、善恶、美丑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而与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紧密相关——所以他们才要誓死捍卫“方主子”。看看郑东鸿连夜发的这个帖子:

 

@点子正 发起支持@方舟子 。我们虽不是著名学者,我们只是普通网民。我们鄙视156位学者对@方舟子 妻子以打假名义的学者群殴。这不是公车上书,这是公公上书。这不是联合署名,这是联合鼠名。请左边加1,看能不能凑够156p民。支持@方舟子从@点子正开始,左边请加1。请[给力]”【165

 

你不能不佩服新华社的“有容乃大”——他们连郑东鸿这样的垃圾都肯“兼容并包”,所以像刘菊花那样的“主任记者”才会被他们认证为“作风严谨、工作勤恳、业绩突出”。【166】好笑的是,吴丹红和郑东鸿还都曾是那个臭名昭著的“辟谣联盟”的主要成员,而他们所谓的“辟谣”,用《人民日报》的话说就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揪住一些传言和质疑中的瑕疵不放,进而将其全部斥为谣言”【167】;用《时代周报》副主编赵世龙的话说就是“以辟谣[的方式]来抹黑造谣”【168】。实际上,在最初,连方舟子都把那伙人称为“造谣联盟”【169】,但显然是因为服伺的是同一个主子,所以他们很快就同流合污——用孙海峰的话说就是:“屁摇党和舔菊帮终于公开牵手”【170】。

 

2、重施故伎

 

显然是做了一夜功课,方舟子在31日从上午九点多钟就开始发飙,一直飙到当天的午夜;而其发飙的内容,除了造谣谩骂之外,就是恐吓诽谤——这是他当天发的第一个帖子:

 

“亮一下这些与肖传国勾结的流氓学者、律师,有好几个包括组织者杨玉圣、葛莘早被揭露学术造假、招摇撞骗,被‘方舟子’打疼了,就去打‘方舟子妻’,连有点品的流氓都不屑做的事,他们道貌岸然干得挺欢,以后我有得忙。第二句就是造谣,什么中央电视台、新华社报道该事件,这些学者、律师集体出现幻觉?”【171

 

这是他当天发的倒数第二个帖子:

 

156人里头在学术界或和学术界沾点边的人,基本上都是被我或新语丝揭露过的,那几个海外代表更是:除了葛莘(亦明)、甘任远(圆排骨),还有刘实、曹明华、祝国光、吴量福等。想报仇冲我来好了,欺负人妻子,只有最下作的流氓才干得出来。至于那些摄影师、律师,也许是想借机打广告”。【172

 

方舟子之所以要翻来覆去地磨叽这么几句话,其实质,就是要告诉世人:我方舟子打假是出以公心,而别人的打假则全都是在报复我。而事实是,我从2005年开始打方舟子的假、从2007年起研究“方学”;而方舟子则早在2001年就知道我的底细,但他却一直任凭我挖掘他的祖坟,直到20101016日才把隐藏了十年的秘密, “亦明的真名叫Xin Ge”,告诉徒众。【173】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在那天宣布,要在两天后向他的母校举报他抄袭剽窃【174】。实际上,在方舟子发了上面那两个帖子之后,我马上请求易天在新浪微博替我向他传话——这是易天的帖子:

 

“【方不怕接招】亦明先生借我微博传话给@方舟子 :既然方舟子公开提到他的名字,而且强调他新语丝上被打过假,愿意回国接受方舟子先生的当面质疑,并且欢迎媒体全程直播,并愿意支付方舟子一万元人民币出场费。方舟子在赵忠祥先生采访时,声称自己不怕打假,那就接招吧。O网页链接”。【175

 

不仅如此,我还亲自向方舟子的信箱发出了“最新挑战”,表示“本人愿意在所有的公开场合,直接接受方舟子先生的‘打假’和‘揭露’”。【176】猜猜“打假斗士”的反应?直到八年后的今天,他还在使用那个“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

 

事实是,当时谁都知道,方舟子之所以要摆出“护美英雄”的架势,是专门做给自己的奴才们看的。31日下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节目报道公开信事件。【177】不到24小时,除了新华网之外,这个消息被所有的门户网站转载,包括人民网和环球网。【178】不仅如此,到了32日,各地的主要报纸,从《潇湘晨报》到《深圳晚报》,以及方舟子老家的《福州日报》,也都报道了此事。【179】对此,方舟子一伙全都假装自己是天生的聋哑瞎。

 

许志强_20.jpg

孤独求败

201233日,在得知方舟子又在网上对我造谣之后,我向方舟子提出第26个挑战——方舟子至今没敢揭榜。【176

 

3、舌鼓屁摇

 

问题是,在看到主母第三次被打、主子第N次裸奔之际,本书的主人公许志强是什么反应?答曰,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跟在郑东鸿向签名者叫板的帖子之后嘲笑签名者:

 

“签名组织者太不给力了,找的尽都是些乌合之众,除了这三位:张曙光,吴稼祥,徐友渔,似乎都是没多少人知道的‘学人’,现在可以出名了。建议易中天,罗永浩,肖传国,易天,李铁博士,刘瑜等参加鉴名,增加影响力。”【179

 

可笑的是,还不到一个小时,许志强就把脸上的笑容收殓了起来,换上一副悲愤的表情跟在吴兴川的“模式帖”后面甩着哭腔哀嚎道:

 

“我不仅仅是愤怒,而是感到深深的悲哀!想起袁崇焕被腐儒愚民、奸臣妄人围攻陷害,昏君听信馋言铸成千古奇冤,不禁悲中从中心,如此群魔乱舞,正邪不分,中国还有希望吗?——‘执法人难恕,招尤我自知。但留清白在,粉骨亦何辞’!”【180

 

吴兴川、许志强的帖子实际上是为主子装神弄鬼搭建脚手架,而方舟子果然是见到光柱就有顺杆爬的冲动,所以他第N次提携了这俩奴才,并且摆出一副“真正的鲁迅转世灵童”的模样念念有词道:

 

“内既坚实,则外界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种恶口,当亦如秋风一吹,青蝇绝响。”【181

 

众所周知,方舟子的“打假”对象,只有两类:一类是他能够从中获得名利之人,另一类就是他能够从中获得复仇快感之人。显然,那些在公开信上签名的学者马上就变成了方舟子的“打假目标”——这是方舟子转发的一个叫“杨轶_月下美丽的梦”(后改为“血色婵娟”)的邪教徒的原话【182】——,所以他才会在“亮一下这些与肖传国勾结的流氓学者、律师”之后,再把那个签名名单“按工作机构排列”【183】,好像是怕世人不相信我的论断——“方舟子整治对手最狠的招术就是砸对手的饭碗”【184】——似的。显然,在那上百名“打假目标”中,方舟子的首选就是名人。确实,在31日这一天,方舟子连掩耳盗铃的假动作都不屑于做了,他马上对签名人中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友渔、前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进行报复,前者是“流氓‘学人’”、“也是剽窃”【185】,后者则有个“整人史”【186】。

 

有主子身先士卒,那些大大小小的方粉们也都开始了扒灰掏粪的工作。好笑的是,很可能是因为在签名者中有个“李铁燕”,所以一个叫“真的是都兵”的方粉把《南方周末》评论员李铁两年前挺方的文章《方舟子,最失败的中国人?》翻了出来,大概是要嘲笑他出尔反尔【187】——这也是方舟子对付“前方粉”的必用绝技。而就是在这个帖子下面,许志强评论道:

 

“真正了解方舟子,又故意来攻击他的,才令人痛心,也令人怀疑其人品。李铁也许是愚蠢,而罗装肯定无耻小人。”【188

 

事实是,在许志强发帖子评论之前四个小时,李铁就已经解释了自己“真正了解方舟子,又故意来攻击他的”原因:

 

“这篇文章是我写的,就像腾讯评论的主编刘彦伟、学者@孙乐涛2011 等人一样,我们都曾经对方舟子很高的评价,我们对方舟子没有成见,。但为什么这一次,我们都站出来批评方舟子。因为方舟子错了,而且故意一错再错,让所有曾经支持他的人极度失望,刘彦伟甚至直接说方舟子堕落。什么叫对事不对人?”【189

 

也就是说,真正有“人品”问题之人,不是那些“真正了解方舟子,又故意来攻击他的”,而是那些“真正了解方舟子,又故意来捧他的”网络暴徒——如许志强。

 

到了那天半夜,当时的韩黑、方粉,曾被许志强挑着大拇指赞叹为“有仙才!”【190】、但后来被方舟子骂为“渣人指路”的“仙人指路010”(据方舟子说,其真名叫“时代”【191】)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支持方舟子!一群乌合之众怀着卑鄙目的,有报复的、有冒充学者的、有趁机做广告的,非常恶心的组合!10年前没发表过的记者的硕士论文,竟然这群野狗刨出来当骨头啃!156个这种货色聚集,正好让我们认识丑恶面目!支持方舟子的人数是天文数字,区区156个投机分子,太渺小了!”【192

 

这是许书贩子的跟帖:

 

“一群不入流的连流氓都瞧不起的各怀鬼胎的小混混,丢人现眼,有辱斯文。”【193

 

显然,在许志强的眼中,这个世界上不辱斯文的人只有一个,即那个有“天下第一泼夫”之称的方舟子【194】,所以他才会甩开舌头这么舔道:

 

“方先生真是太斯文了”。【195

 

“老方这么斯文”。【196

 

既然以“打”为生的主子都那么“斯文”,以“卖”为生、并且被主母谥为“温文尔雅”的许书商岂不应该更“斯文”?看看他的“斯文扫地”:

 

“尽是一些阿猫阿狗,男盗女娼之徒,徐友渔先生与之为伍,实在令人不解,非常遗憾,罗永浩估计都不好意思去签名。”【197

 

事实是,在当今的中国,“男盗女娼之徒”最集中的地方就是方舟科邪教。且说2006年夏天,因为诽谤肖传国,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判处方舟子向对方赔款、道歉。【198】为此,方舟子暗中策划、炮制了一个所谓的《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妄图要挟“上级司法机关和相关机构”推翻一审判决。【199】而在最初签名的355人之中,没有一个人胆敢公布自己的真实工作单位,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不敢提供自己的真实姓名,很多人连学士学位都没有。最好笑的是,在那些签名者中,不仅有“中医骗子”郑萍,不仅有“瑞士奸商”林树坤,而且还有一个在押犯罪嫌疑人张坤。【200】许志强可曾证明那些签署了举报刘菊花公开信的海内外学者中,哪个男是“盗”、哪个女是“娼”了吗?不要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可能,凭许志强的那个三脚猫本事,他也发现不了。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做比“男盗女娼”更下贱的事情,即给一个流氓恶棍当狗腿子。

 

四、民间打假开奇葩,千顷独苗刘菊花

 

方舟子以“护妻”为名发飙撒野,只持续了一两天就草草收场了,因为方舟子说的非常清楚,他老婆刘菊花“根本就不会去理睬,该干嘛还是干嘛,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201】显然,这对秦桧夫妻转世灵童的如意算盘是这么拨弄的:菊花案少了又美又纯的菊花,看他们还能唱出什么戏?可惜的是,他们的算盘又拨弄错了。

 

201234日,新浪微博认证为“新浪文化名博”的“潘衍江”(后改为“潘衍长江”)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一个初中学历的女子,因为当了大人物的保姆,居然连跳过高中、专科、大学本科三级,直接就跳到社会科学院读了研究生。三年后,她硕士论文抄袭,顺利毕业进了国家级新闻单位。你觉得这是个神话,还是个笑话?她是谁?她就是堂堂的新华社记者、著名打假斗士方舟子的妻子──刘菊花。”【202

 

对于这样的质疑,方舟子的本能反应就是先造假、后造谣:他首先转发了一个叫“杨铭珏”的人的这个帖子:“为嘛我听过我身边一个大叔说自己和菊花是本科同学。不要造谣哦!”然后,他评论道:

 

“这个弱智谣言匿名流传一段时间了,现在是一帮认证的无良媒体人也跟着传得起劲,他们如此仇恨一个同行,仅仅因为她的老公是方舟子。”【203

 

而许志强则跟在主子的屁股后面狂吠道:

 

“这不是弱智,是无耻,卑鄙,下流!”【204

 

而实际上,早在许志强怒吼之前,潘衍江就已经把他质疑刘菊花的道理讲得清清楚楚了:

 

“‘谣言’止于真相,现方舟子只要贴出刘菊花履历不就证明一切,只须晒下高中大学文凭就行!要真实的!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我质疑,你举证!这也是方舟子打假的一贯做法!说我卑鄙?拿女人说事,请问方舟子以打假伤害别人的家人还少吗?”【205

 

也就是说,真正“无耻、卑鄙、下流!”之人,恰恰就是方舟子、刘菊花和那些跟随他们搞打砸抢的网络暴徒——如许志强。

 

那么,为什么说方舟子的反应是先造假、后造谣呢?原来,那个被方舟子拿来当炮架之人,“杨铭珏”,在八年之后也只有6个粉丝,总共发了11个帖子,他的第一个帖子发表在2012-3-22 17:09,也就是在被方舟子转发之后半个多月。因此,可以有相当大的把握说,“杨铭珏”是方舟子或者方家军的一个小号,那个帖子是方舟子或者方家军编造的谣言帖子——否则的话,他就不会遮遮掩掩,既不交代他身边的那个“大叔”是谁,也不交代他是哪所大学的毕业生了。实际上,通过小号来制造谣言、通过大号来传播谣言,是方舟子“打假”的最常用手段。【206】即使许志强是一个天生的弱智,他也不可能会对其主子的这一惯用伎俩一无所知。换句话说就是,那个“无耻、卑鄙、下流!”之人,恰恰就是他自己。其实,连傻子都能想明白,一个人之所以宁肯做贼,也不肯花费举手之劳来自证清白,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他本身就是一个贼人。

 

潘衍江的帖子直接导致刘菊花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以“方舟子妻”的名义公开亮相,发表《过洁世同嫌》一文,即《问心无愧II》。这是一贯支持其老公“打假”、一贯支持其老公质疑他人、一贯支持其老公逼迫他人自证清白的、又美又纯的新华社主任记者对潘衍江的回应:

 

“好多网名要我晒大学毕业证,我就不晒。晒毕业证不是唯一的证明方式。智商不够或装糊涂,晒了也没用。智商够或会独立思考,用不着晒。如果我晒了,方黑岂不就有更多素材造新谣?”【207

 

刘菊花“我就不晒”的理由——“如果我晒了,方黑岂不就有更多素材造新谣?”——,充分说明,方舟科邪教上下对方舟子“质疑”的邪恶本质了如指掌,所以他们才会坚守“二许二不许”这个“基本原则”。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科邪教教徒们才会对它赞不绝口——这是一个叫“sibadakesi2008”的方粉的评论:

 

“刘菊花文采华茂,其文字里行间透出一股刚烈之气!那些意图用造谣抹黑刘菊花进而抹黑方舟子的丑类,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初中未毕业当保姆的女子吗?这就是傍高官以做进身之阶的方舟子之妻吗?这样的碧眼英豪,即便是大字不识也足以令人钦佩。方舟子有妻如刘菊花此生足矣!”【208

 

许志强是第一个转发这个帖子之人,他的评论是:“神仙眷属贤伉俪”。【209】显然,许志强一定希望自己的老婆不仅能够像刘菊花那样“又美又纯又洁”,而且还要像她那样没羞没臊没耻。

 

再看看“答春绿”张放的评论:

 

“读着读着,内心有种想嚎啕大哭一场的感觉。这是怎样一对令人敬佩的精神世界高度默契的夫妻!与你们为伍,所有赞同者应该感到骄傲。让我们携手一起冲破谎言漫天的世界,迎接一个可爱些的中国吧!大家一起转吧。”【210

 

许志强转发了这个帖子,并且加上了自己的赞美之辞:

 

“前天看电影《战马》,感动得稀里哗啦,不知觉联想到方舟子,内容无相关,但同样具现人性的光芒:正直,勇气,善良,坚忍,高贵,尊严!”【211

 

你一定要牢牢记住这样的事实:尽管许书贩子贩卖过的词典可能成百上千,但他本人只使用那本从来就没有正式出版上市的《方舟科邪教权威官方专用大辞典》,所以上面那六个形容词,全部都与正常人的理解完全相反。

 

还有一个叫“老庞_de快乐人生”的方粉——他的新浪微博主页显示他他身在“海外”、关注了133个账号、但只有3个粉丝、没有一个帖子——这样赞叹刘菊花:

 

“好男儿,战群狼,豪杰孤胆屡遭陷;巾帼女,敌胆寒,万般谣言自不乱;有心欲把假揭穿,奈何人间乾坤乱!洋洋洒洒数千字,义薄云天不求怜!人世间,扬正气!盼、盼、盼!”【212

 

显然是觉得“无以复加”,许志强直接转发了这个僵尸粉的帖子,没有一字评论。【213

 

在面对教友赞美教母赞美时,许志强是一副享受、怡然、惬意的面孔;但当他看到教母被人批评时,那副面孔立马变得悲愤、恼怒、痛不欲生。这是李海鹏评论《过洁世同嫌》:

 

1、相信方太太,反对针对她的人身攻击。2、单单一份内参不可能构成绿坝下马的理由,方太太认为自己阻止了绿坝只是个人意见。3、方先生的谬误、暴戾、偏狭,不因其方直而不存在,这不是动之以情可以改变的事。4、眼泪中都是道德,自己是否于德无亏?别人没理由让着你们。”【214

 

针对上面的第二条,许志强破口大骂道:

 

“内参起到了关键性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制止了绿坝,意味着断了很多人的财路,得罪了幕后庞大的利益集团,所以不能暴露方妻写的,以免遭到报复。如果方氏夫妇再有不测,你们这些良心被狗吃掉的人将会下地狱!”【215

 

最好笑的是,对于刘菊花的四千字长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思璟”做出了这样的鉴定:

 

“‘我矜而不争,泰而不骄,从小才女,特有思想,才情可见,是一个太有思想的现代女性。没有智商也欣赏不了方舟子。世上又美又纯的女孩,如果我不算,那就真的没有了’:O网页链接。经我文本分析,@方舟子 老婆这篇文章是@芙蓉姐姐 代笔的。鉴定完毕。”【216

 

许志强对这个帖子的“回应”比其主子早了整整260分钟;而他的“回应”既不“理性”,也不“明确”:

 

“卑鄙无耻!愤怒!!!”【217

 

天知道他的“愤怒”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如果是真的,天知道应该吃醋之人,到底是他的老婆,还是他的主子。不管真假,许书商的精彩表演被一个叫“TANKCAO”的方粉接了过来,继续对王记者破口大骂:

 

“傻逼记者王思璟都是造谣惯犯了,还有脸出来秀下限!!不骂人都不行了!!”【218

 

而方教主则借着这两个教徒的嘴,把自己肚子里的宿便排山倒海般地喷向王记者:

 

“即使芙蓉姐姐也比断章取义还敢加引号的《21世纪经济报道》造谣记者强多了,她至少不害人,不像某些无良女媒体人一肚子坏水还怕别人闻不到。”【219

 

自始至终,方教主和许教徒都没有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们不对这个世人众口一词的“合理质疑”给予理性和明确的“回应”。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一个多月后,许志强在逼迫韩寒“回应”时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被人指责是个骗子是件事关名誉的严重大事,如果有人被公开质疑甚至直接认为是个骗子,而他却始终不出来正式回应的话,只有一种可能:他就是骗子!”【220

 

许书贩子在当时当然没有意识到,他的这个论断,不仅仅适用于韩寒,而且还适用于他的主子方舟子、主母刘菊花、以及他本人,闽南许氏志强。

许志强_21.png

“我就不晒!”

继海内外上百学者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上书、要求调查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造假案之后,刘菊花的学历问题也浮出水面。面对这个只需要将自己的毕业证书或者学位证书亮出即可澄清的问题,方舟科邪教全教上下的既定方针就是教母刘菊花咬牙切齿嘣出的四个字:“我就不晒!”而根据方舟科邪教“打假”他人时所使用的“科学原理”,凡是对重大问题拒不回应之人,一定就是骗子。注意:潘衍江只是说刘菊花靠给“大人物”当保姆上位,根本没提于光远的名字;而方舟子则本能般地把于光远搬了出来,当作自己“辟谣”的道具。


0%(0)
0%(0)
  注释 - 亦明_ 12/31/20 (736)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