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五章 麦田的“二重出”(五)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3日02:12:10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五章 麦田的“二重出”(四) 亦明_ 于 2021-05-03 02:08:31

十三、愚人节狂欢

如前所述,麦田在2011年底“第二次质疑”韩寒时,曾提出的一个“证据”,或曰“逻辑”,即这句话:“韩寒不上微博,用奥卡姆剃刀原则来解释,其原因就是微博不容易让人代笔。” 可是,到了2012年愚人节这天,韩寒重新开通了新浪微博:

“冬天花败,春暖花开,有人离去,有人归来。 2010年,我关闭了这个账号,还写过文章,表达了我不开微博的理由和担忧。2012年,有了长微博,我决定重启这个地方。第一篇,献给我的偶像。O网页链接”。(见:2012-4-1 09:47。)

韩寒的第一篇长微博题为《写给张国荣》。

韩寒的微博开张大吉,这条微博被转发了三十多万次,气得方舟子七窍生烟,狂呼“这条天下第一转发量的微博是靠水军弄出来的。”(见:2012-4-1
20:22。)不过,最让韩黑们痛不欲生的既不是韩寒开通微博,也不是韩寒的影响力不见稍减,而是在倒韩大军的猛烈炮火之下,韩寒仍敢动笔写文章──尤其是写“‘大部头’长篇大论”。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网络流氓、无业游民方舟子的“打假”秘诀之一就是靠人海战术和持久战略来拖垮对方,逼迫对方放弃对抗而保持沉默,因为对方一旦沉默,方舟子就可以根据“方氏定理”,“装聋作哑是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来宣布胜利。与之相应地,方舟子“打假”最感棘手的就是对方的反抗,最怕的就是对方拿着方黑打狗棒反抗。也就是因为如此,方粉们至今对唐骏的软弱赞不绝口、对李开复的“据理力争”耿耿于怀、而对于贺卫方的奋力反击恨之入骨。这样的心理,就是方舟子一面逼迫韩寒“承认”有代笔、公开“道歉”,一面承诺如果韩寒就范,他就“不继续追究下去”、“也能原谅,放他一马”的根本原因。(方舟子的言论见《方舟子:韩寒被包装十几年 重金悬赏显得内心虚弱》,中国新闻网2012年2月01日 10:03;原业伟:《方舟子:我的质疑有价值》,2012年2月13日《出版商务周报》;方舟子的新浪微博:2012-2-1 23:04、2012-2-19 19:41。)同样,麦田之所以要逼迫韩仁均向方舟子“道歉”(见:2012-2-24 22:56)、要他“好好想想”(见:2012-2-24 04:06)、“思考一下”(见:2012-2-25 00:48)、“慎思”(见:2012-2-23 22:50)、“应该看看”(见:2012-2-28 23:00),不过就是就是在打心理战:缴枪不杀,既往不咎;负隅顽抗,死路一条。显然还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曾经发誓“绝不和解”的麦田突然间跟在“青春不再出发”的屁股后面一再振臂高呼的“坚持真假清晰后的和解”(见:2012-3-2 01:09)、“在澄清真假后的和解”(见:2012-3-2 09:44)。当然,在麦田的“和解”背后,还有另一番苦心,那就是保护正在被众人追杀的主子方舟子。所以,韩寒在停笔一个多月之后再次动笔,那真的比他动了众韩黑的奶酪还要让他们抓狂,其结果就是韩黑们各个咬牙切齿,怒发冲冠,争先恐后地扑向韩寒──那情景,与方舟子后来被“前方粉”们追杀简直就是前车后辙。这是一个韩黑当年的记录:

“韩寒此博文一出,立即受到网友们严格审读,很快,‘破绽百出’、‘虚情假意’、‘消费先人’、‘打同情牌’、‘卖萌’等斥责声充斥网络。与此同时,韩寒所有提及‘张国荣’的文字,也被网友扒了出来晒在网上,其中‘张国荣没死磕,但磕死了’一句广为传播。韩寒因早年对张国荣的‘不敬’态度和文中的多处‘硬伤’,特别是此博文还是《光明与磊落》的前言,受到网友们严厉抨击。……

“新的一轮博文写作高潮也随之掀起:网友追风蹑景长微博《韩2〈写给张国荣〉穿帮大揭底》;网友中财尚超长微博《韩寒:一个无耻的、诚信沦丧的木偶》;网友倍魄长微博《不想当作家的演员不是个好司机》、网友夏岚馨长微博《韩寒,你何时停止踩着往生者的灵魂上位?》、网友欧阳贝丹长微博《写给韩寒》、网友鱼儿煮酒坊长微博《愚人节说说韩仁均》、网友夜猫出笼长微博《方舟子的打假对象中属韩寒父子的资格品位最低》、麦田长微博《韩寒与张国荣——致所有的韩寒粉丝和张国荣粉丝》、方舟子长微博《韩寒》写给张国荣〉版本分析》……”。(王琦雄:《2012网络“方韩大战”始末(四)上》,新浪王琦雄的博客,2012-05-18 21:45:44。)


据麦田自己说,就在韩寒重新开通微博那天,他惨遭多种不幸:

“今儿我重感冒了,做事就恍恍惚惚,停车入库的时候差点把车蹭了,回到家又把iphone给摔了,……”。(见:2012年4月1日 18:17。)

可是,所有这些不幸都没能够抑制住麦田冲向韩寒打他一拳、踢他一脚的欲望。CCTV的新闻联播刚刚结束,麦田就把他在匆忙之中“攒”出来的文章贴了出来,这就是《韩寒与张国荣——致所有韩寒的粉丝和张国荣的歌迷》一文(见:2012-4-1 20:09。)在这篇文章中,麦田就写了两件事:第一,据麦田说,他发现──实际上早就被其他韩黑发现──韩寒的《写给张国荣》有两个版本,在早先的版本中,其第一段话是:

“2003年4月1日,我在开车从北京回上海。那是一段从清晨到傍晚的旅程。在那之前,我并不是你的歌迷,只知道你唱过《倩女幽魂》。我甚至觉得,你好久没做宣传,没出作品,已经过气了。”

而在该文的长微博版本中,“那是一段从清晨到傍晚的旅程”这句话被删去了:

“2003年4月1日,我在开车从北京回上海的途中。在那之前,我并不是你的歌迷,我只知道你唱过《倩女幽魂》,我甚至觉得,你好久没做宣传,没出作品,已经过气了。”

而对于麦田来说,删去的那13个字就是“有代笔”的证据。这是他的推理:

“为什么删了这句呢?原因很简单。张国荣是在2003年4月1日傍晚6点多自杀,7点多在医院去世。内地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是4月1日晚上八点以后了。韩少怎么可能在当天‘从清晨到傍晚’就知道张国荣的死讯?!从一开始,韩寒就为了煽情,捏造了或者说虚构了‘于4月1日’的这段旅程。发长微博的时候,这次韩寒们检查了一下文字,发现了这个漏洞,于是删了这句话;但没想到欲盖弥彰,京东商城的版本让一切原形毕露。”

除此之外,麦田还发现──实际上也早就被其他韩黑们挖出──,韩寒在2006年曾对张国荣说过不敬的话──这被麦田当作韩寒“因为目前的困境,就这样利用他,消费他”的证据。对此,麦田一面恍恍惚惚、一面声色俱厉地问道:“公平吗?”


天大地大不如黑韩的事业大,河深海深不如韩黑的仇恨深
在韩寒已经被众韩黑打翻在地并且踏上千万只脚之后,重病之中的麦田仍旧把其他韩黑早就挖掘出来的材料偷来,凑成一篇倒韩“大部头”。


麦田的推理受到很多人的质疑。因为韩寒把日期写错并且改正,可能有很多原因,而被“韩寒们……发现了这个漏洞,于是删了这句话”只是可能原因中的一种,并且还是“恶意揣测”中的一种──连吝啬的方舟子都说“只有两种可能”。(见:《韩寒〈写给张国荣〉版本分析》,2012-4-1
22:01。)实际上,“韩粉”胡戈还曾亲自询问韩寒:

“我代一位网友问了韩寒关于开车时间的事情,他说他起床很晚(跟我一样),一般是晚上出发,喜欢开夜路,身边朋友都了解这个习惯,当时半夜节目都是怀念张国荣的,然后睡了下,醒来继续开,当然就是4月2日的事情了”。(发帖时间:2012-4-2
22:43.见“天涯倒韩高楼”283559楼:2012-04-03 00:28:36。)


当然有韩黑马上就开始着手论证“胡戈也开始撒谎了”。(见“天涯倒韩高楼”283912楼:2012-04-03 02:50:45。)但无论如何,麦田在“恍恍惚惚”之际遽下结论,凸显其对韩寒的敌意是多么的强烈。

麦田对韩寒的敌意还表现在下面这段对话中。原来,面对韩黑们排山倒海般的“质疑”,那个参与了引爆“寒战”的许庆亮发帖子说:

“我不记得9年前的今天在干什么,在什么场合下得知张国荣自杀的消息,甚至都不太确定是当天就听到了这个消息。世间有众多无聊之事,质疑记忆的准确性又是无聊中的无聊。”(见:2012-4-1 21:48。)

许庆亮的话音还没有落地,麦田就冲了上去:

“为什么质疑?前提是有人矫情的非要开篇就标明‘2003年4月1日’,秀了一个痴情脉脉的pose;没有这句话,谁会质疑?!写了这句话,被抓住马脚了,就男人点,要认账,别又矫情什么‘记忆准确性’。无聊!”(见:2012-4-1 21:52。)

第二天,凤凰卫视主持人任韧发帖子说:

“乌坎一人一票选举村委会,他们在说韩寒;对岸一人一票选举‘总统’,他们在说韩寒:香港特首诚信危机,唐梁混战,他们在说韩寒;连缅甸都一人一票国会补选,昂山素季进入政权了,他们还在说韩寒”。(见:2012-4-2 11:47。)

仍在“感冒了难受”之中,连“读书生活”都“暂停一天”(见:2012年4月2日 21:17)的麦田马上奋起反击:

“因为我们切实的从身边小事做起,付出时间和精力改善社会诚信;不像你们指点江山貌似家事国事都了然于胸,结果,除了嘴上扯淡姿态秀足,屁都改变不了。”(见:2012-4-2 21:51。)

一个韩黑附和说:

“嘴炮党们连个韩二都没胆反对,却摆出一副忧国忧民的姿势,就是一群笑话!”(见:2012-4-2 22:00。)

麦田高挑大拇指:“然。thumbs up ”(见:2012-4-2 22:06。)

十四、行动派要行动

在韩黑帮中,麦田不仅有“首义”这块牌位,他实际上还是“行动派”的始祖。所谓“行动派”,就是不仅要通过敲打键盘来搞“文本分析”和口诛笔伐,而且还要手脚并用,走出户外,通过实际行动来“倒韩”──韩黑女政委彭晓芸将之称为“实证派”(见:2012-2-24 06:45),可见这位暨南大学的硕士倒韩确实不只因为“坏”,而且还因为“蠢”──她是真的不知道啥叫“实证”。就麦田来说,他的“行动”就是要发起联名公开信“举报”《萌芽》杂志。只不过是,与后来的那些“行动派”相比,麦田的那次“行动”又是一次虎头蛇尾的“行动”,以致在今天,你在他的微博上几乎找不到与之相关的任何信息。

前面提到,早在1月底左右,麦田就被一个“朋友”告知,“《三重门》和《儿子韩寒》文笔风格差异很大”。而到了2月底,麦田明确地说出了“如韩寒真有代笔,亦非韩仁均”这样的话。(见:2012-2-27 09:01。)麦田的这个结论不仅相当于扇了自己一记耳光──《人造韩寒》的“创意”之一就是暗指韩仁均是《三重门》的作者:“《三重门》和其后署名韩寒的杂文中,流露出的对中国教育切齿‘恨意’,似乎更像来自于一个肝炎退学生积郁了二十年的愤怒,而不只是一个17岁孩子浅白的感受”──,它实际上还相当于把麦田构建的阴谋论大厦的基石给抽走了,因为即使现在,人们能够想到的韩寒代笔嫌疑人也不过就是韩仁均和路金波二人而已;而在韩寒成名之前,韩仁均则是唯一的嫌疑人。所以,麦田说“如韩寒真有代笔,亦非韩仁均”,实际上相当于说韩寒没有代笔,至少《三重门》不是代笔之作。也就是因为如此,从那时起,麦田就极力要使“倒韩”运动转向。而那篇《作家可代笔,天才无替身》的本意也无非是要放弃质疑韩寒代笔,转而质疑韩寒被包装为“天才”或“公民”。

到了2月20日前后,一个披着“青春不再出发”马甲之人异军突起,在韩黑帮中迅速蹿红,独领风骚长达十余天,大有取方舟子而代之的架势。而他之所以能够如此,除了暗中的炒作之外──他自己承认是因为受到陈黎的推发──,主要是因为此人行文刁钻邪僻,并且特喜欢掉书袋卖弄学问。由于韩黑帮的主体就是麦田所说的“‘三低’人群”或者方舟子口中的“理科生”,所以“青春不再出发”掉的那些烂书袋对韩黑们来说具有非常的震撼力。看看这两条微博:

“@青春不再出发被称为‘扫地僧’‘风清扬’类似的名称,看了两眼他的微薄发现实在太牛b了...@方舟子敢自称乔峰,在他面前也算是锋芒完全被掩盖了...”。(见:2012-2-20 10:51。)


“方寒大战,抛开沉重的象征意义,今日众网友发现一个低调高手的微博 @青春不再出发
几分钟前仅仅看了他的头三篇文章,就可以断言此人如果有志来打假,绝对是秒杀@方舟子的水平
人性拿捏之准确,逻辑推理之犀利,文史功底之逆天,嬉笑怒骂之畅快,叹服!看其文如冬啖热汤,夏饮冰茶,何其爽也!”(见:2012-2-20 19:56。)


那么,为什么这个“青春不再出发”仅仅风骚了十多天呢?这是因为,他把自己斗争的矛头指向了《萌芽》杂志社和“新概念作文大赛”,但却有意无意地将韩寒放过。因为此人与陈黎似乎相识,并且他还受到麦田的吹捧,所以,他还极可能就是那个告诉麦田“《三重门》和《儿子韩寒》文笔风格差异很大”的“朋友”。无论如何,从二月底起,麦田变成了倒韩黑帮中倡导“扳倒《萌芽》”最力之人。看看他的这些微博:

“韩寒事件,始于‘萌芽’,也应该解决于‘萌芽’。始作俑者,其无解乎?@上海赵长天 @上海李其纲 。”(见:2012-2-26 11:12。)

“韩寒事件真假的关键是萌芽大赛;萌芽大赛的真假关键是胡玮莳。@上海赵长天 @上海李其纲 两位老师同意吗?”(见:2012-3-8 07:30。)

“韩寒事件看了两月,我基本的判断:假中有真,真中有假。你要说三重门、杯中窥人、小说博客全是韩寒写的,很难服人;你要说韩寒一点没写,都是代笔,也很难服人。但‘萌芽’违规,是韩寒硬伤。总结,韩氏谈不上骗子,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韩公民,媒体合谋的一场‘连升三级’滑稽戏O网页链接”。(见:2012-3-12 00:54。)

“方舟子可能更在意韩寒真假;而我认为,‘真假’的事情已然明了,即‘假中有真,真中有假’。在此基础上,我更在意的是产生韩寒现象的背景。因为,能够将一个不学无术的退学生,包装制造成青年偶像的恶,才是更大的恶。方舟子的打法,会与一人结私怨;我的坚持,是更倾向对现象的批判”。(见:2012-3-12 01:13。)


而麦田撰写的“大部头”文章,《关于韩寒韩仁均和萌芽,回答方方老师的几个问题》(见:2012-3-18 00:01)和《致〈萌芽〉杂志社和李其纲先生》(见:2012-3-25 00:27),就是在“践行”他自己的这个主张。事实是,麦田当时还曾怂恿他人“质疑”《萌芽》,煽动说,“萌芽有上级主管机关,如拒不回复,网友可以向其上级主管机关质询。”(见:2012-3-25 18:44。)

麦田之所以要转移攻击的目标,显然是因为他心里明白,既然韩仁均不是韩寒背后的写手,那么他的“人造韩寒”的第一个“逻辑”,即“如果起头就有假,那么实属‘人造’”,就永远无法证实。而把目标对准“公权”机关,不但会激起更大的“公粪”、会把“事件”炒得更大,并且,其结果也会只胜不败。也就是说,针对“公权”的行动会给韩黑披上合理、合法的外衣。这是陈黎说的话:

“正因为杯中窥人的种种疑点,对韩寒的质疑就有了合法性,甚至必要性。”(原帖已删除,转发帖见:2012-4-2 13:53。)

除了上面这些考虑之外,麦田要掉转枪口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麦田心里非常清楚,倒韩不能没有方舟子,但针对韩寒的、与人身攻击无异的所谓“质疑”,只能使方舟子被更猛烈地“质疑”,这就是麦田说“方舟子的打法,会与一人结私怨”的真正含义所在。事实是,当时的方舟子丑闻缠身、臭名远扬,并且对方舟子的所有“质疑”都伴随着如山铁证,因此,一伙韩黑在这样一个恶棍的率领下全凭“推理”、毫无证据地“质疑韩寒”,其荒谬和邪恶仅凭直觉就可以感到。也就是因为如此,麦田在4月2日给方舟子献计道:

“审时度势,@方舟子要抓住大局啊。现在较劲韩寒的版本,没啥大的意思。真正的关键问题是《萌芽》杂志社‘新概念’大赛第一、二届和高考的关系。抓住这个大局,《杯中窥人》就迎刃而解,质疑韩寒也就清晰了。请方舟子先生琢磨一下。”(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282484楼:2012-04-02 20:49:32。)

这是他拉陈黎入伙:

“也请@madmadmadmad 等人琢磨一下。。。较真版本,是口水战,谁也说服不了谁。而《萌芽》的问题,看似有硬伤。”

陈黎献疑道:“萌芽归上海作协管,但赵长天和陈村就是上海作协副主席,会自己查自己吗?”这是麦田的答复:

“还有中国作协啊。”(出处同上。)

看明白了吗?麦田当时就是要重新“挑事儿”──把“事儿”挑得越大越好。

显然是因为方舟子没有搭理他,麦田在4月3日公布了《关于上海〈萌芽〉杂志社“新概念作文大赛”若干问题的举报信(征求意见稿)》这篇文章。根据该信的“说明”,这封信既是要征求韩黑们的“意见”,又是要征集韩黑们的“实名联署”,其目的,就是要“有关部门”“全面查实”《萌芽》杂志主办的第一、第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原文已被麦田删除,转发帖见百度贴吧。)这是麦田在当天发的一条微博:

“致各位朋友:韩寒事件以来,我一直坚持文艺批评,不用诉诸公权力,因此反对各种举报或起诉韩寒。但随着事情发展,最近,我发现韩寒事件的关键点(萌芽新概

念大赛《杯中窥人》等等)事关高考。这已不再是文艺批评范畴。因此我会快速准备资料,以公民身份,直接向国家权力机关举报。望各位朋友理解支持”。(原帖已被删除,具体发帖时间不详。见“天涯倒韩高楼”284847楼,2012-04-03 13:09:18。)


有个叫“83军刺41”的人附和说:

“@麦田你若倡议联名,我愿附和。”

麦田答复说:

“会的。我实名举报,同时会把举报信上网,呼吁关注的网友也实名联署。”

这是“氰化畸芭”肖鹰对麦田的鼓励:

“这是破解‘韩寒骗局’必然之举!希望@麦田先生的举报材料严格以法律为准绳、事实为依据,科学、理性、慎密!感谢并致敬麦田先生,为破解中国史上最大文化骗局善始善终之壮举! ”(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4-3 11:31。)

显然,肖鹰这个“清华大学美学教授”当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缜密”这个汉语词汇。

实际上,就在发出这个“征求意见稿”之前一个月,麦田曾说过这样的话:

“我明确反对公权力介入韩寒事件;但呼吁更多文化界人士介入。文化的问题,应该文化解决。”(见:2012-3-3 12:10。)

原来,当时韩黑主力、答春绿张放在一天前曾发了一个这样的帖子:

“【齐心协力!搞个百万网友大签名】我才从某著名社区网站上看到的。有网友跟帖‘强烈建议各网友请求你所认识的两会代表在即将召开的两会上正式提案,由公权力部门彻查韩骗子。’‘公权力介入,切入点就是从萌芽舞弊查起!另个切入点,就是H2巨额收入漏税问题!’我在此做个民意测验同意的‘+1’一下。”(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160948楼:2012-03-02 23:11:50。)

而麦田对这个“民意测验”的态度就是“明确反对”。

那么,麦田为什么会在一个月后又“明确要求公权力介入韩寒事件”呢?按照麦田自己的说法,这是因为“随着事情发展,最近,我发现韩寒事件的关键点(萌芽新概念大赛《杯中窥人》等等)事关高考。这已不再是文艺批评范畴。”(发帖时间:2012-4-3
10:32,已删除。转发帖:2012-4-3 13:41。)这真是天大的笑话。难道麦田这个“倒韩首义”在正式质疑了韩寒两年之后才“发现”这个众人皆知的事实吗?事实是,就在麦田高呼“我明确反对公权力介入韩寒事件”之前四天,2月29日,《萌芽》主编赵长天就明确地告诉世人,新概念作文大赛之所以能够一举成名,就是因为它“事关高考”:

“大学参与非常重要,当时《萌芽》确实没有多少影响力,但是像北大、复旦那些大学是有影响力的,所以新概念的成功主要是这些大学都来参与,而且后来这些大学也兑现了(之前的约定),第一届就有6、7个选手大学保送。”(网易娱乐专稿:《赵长天独家受访回应韩寒“新概念”复赛疑点》,2012-02-29 08:06:51。)

所以说,麦田之所以要给自己的“举报”行动找一个根本不是理由的理由,与他在无数次“退出”、“复出”时拿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当理由为自己毫无理由的行为辩护是出于相同的理由,那就是真正的理由不可告人。而这个不可告人的理由,现在看来,就是要给当时已经进退维谷、日暮途穷、“僵持不下”的“倒韩”运动输血打气。事实是,在当时就有韩黑这么解读麦田的“策略”:

“麦田的策略是对的,在正面久攻不克的情况下,侧面迂回确实是一种选择,而这种选择的关键是:韩寒代笔的证据尚无共识,但萌芽违规则是板上钉钉的。”(见“天涯倒韩高楼”290915楼:2012-04-04 23:21:57。)

显然,麦田当时肯定还有另一个考虑,那就是,公权力在当时只应该介入“韩寒事件”,而不应该介入“方舟子的造谣诽谤骗捐逃税抄袭盗版恐吓社会事件”、“刘菊花抄袭剽窃骗取学位事件”。

最奇的是,麦田在公布了“征求意见稿”之后,还把它@给《萌芽》主编赵长天和新概念作文大赛总干事李其纲,显然是要吓唬他们:

“也请@上海赵长天@上海李其纲两位老师理解。事情发展到现在,需要有一个说法,需要有一个真相。我和你们从来没有私人恩怨,所有这些,都是一步步发展到现在,我也迫不得已。望两位老师谅解。”(原帖已经删除。转发帖见:2012-4-3 19:07。)

可惜的是,赵长天不但没有被麦田吓唬住;相反,他对“公权力介入”的请求好像比麦田还要恳切:

“如有关部门愿意介入调查,我也觉得很好。质疑两个多月了,总该有个说法。”(见:2012-4-3 19:07。)

“质疑已经三个月了。韩寒补考这件事,有那么多人经手,如有舞弊,应不难找到证据。所以我表态,支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还韩寒,也还萌芽杂志以清白。”(见:2012-4-6 10:13。)



欲制人者反制于人
麦田以为自己举报《萌芽》杂志社的举动是将对方一军,所以他假惺惺地事先请求赵长天和李其纲的“谅解”。他没有料到的是,即使是在他麦田放弃了这个打算之后,赵长天仍旧坚持要求“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注:麦田的相关帖子早已被他自己删除,而赵长天的帖子至今仍在。)



那么,麦田挑起的那个“举报信”到底是怎么收场的呢?当然是“草草”收场。原来,麦田的举动首先就受到了方舟子的掣肘:

“时隔多年,又牵涉到作协的杂志和有头有脸的人物,权力部门未必愿意进行调查,愿意调查也未必能保证公正。”(见:2012-4-3 11:13。)

为什么韩黑总头子方舟子要掣肘韩黑急先锋麦田的黑韩之举呢?确实,在当时,很多人都对此感到不可理解。例如,“哲学老怪”就说:

“麦田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去告官,方舟子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听着是劝麦田别去呢?”(见:2012-4-4 01:03。)

这种不解之所以产生,就是因为对方舟子的邪恶本性缺乏了解。那么,方舟子的本性是什么呢?就两个字:“为己”。也就是说,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私利,方舟子可以无所不做。反之,拔一毫而利天下的事情,方舟子宁死都不肯做。具体到给麦田“举报”设置障碍这件事上,方舟子至少有三个理由:

第一,一旦公权介入,像他这样专门以侵犯私权为生的“打假斗士”就不再有用武之地了。也就是说,万一公权接手“韩寒事件”,方舟子就失业了,而这个“业”对方舟子至关重要──因为倒韩,他的骗捐和卖书生意都火爆到了极点。所以,当三周后马老鬼再次“呼吁公安部门立即对韩寒父子展开调查,进入司法程序,依法处理”(见:2012-4-27 15:54)时,方舟子再次泼冷水:

“中国司法部门才不会管这种事,这也是大骗子们肆无忌惮的原因。周老虎那种小骗才有可能被管。”(见:2012-4-29 20:33。)


一语道破天机
方舟子深知自己在中国只有作大恶才不会受到制裁,所以他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地作恶。



第二,方舟子非常忌怕麦田再次出人头地,因为在当时,麦田是唯一具有与方舟子争夺“倒韩大旗”实力──甚至野心──之人。而“倒韩大旗”不仅对方舟子的骗捐和卖书至关重要,它还关系到方舟子“打假斗士”生涯能否继续下去。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扭扭捏捏不肯加入“寒战”、以及后来和他的战友吴丹红撕破脸、打破头的根本原因──凡是他方舟子干的事情,一切功劳必须归之于方舟子。

第三,方舟子“打假”的真谛就是无中生有地制造疑团,让世人对他的“打假对象”产生怀疑,但他绝不会尝试弄清真相,因为一旦真相大白,他的险恶用心、他的构陷伎俩也会随之曝光。所以,方舟子反对一切能够弄清真相的举动,就像一个月后他一面不断地质疑韩寒的身高、一面却为实地测量韩寒身高的赌局设置重重障碍一样。

除了方舟子的掣肘,麦田本人的信誉和声望也是那场“举报”活动的负资产。首先,麦田在“寒战”中的“N进N出”留给人们的印象就是“反复无常”这四个字。其次,麦田与那个神秘兮兮的“青春不再出发”的神秘关系也让众韩黑们狐疑不止。所以,早在三月初就有“麦田是路金猪放出来的一条狗”的传言和论证。(例见“天涯倒韩高楼”171740楼,2012-03-05 09:29:41。)而到了四月初,韩黑帮中有几个人,尤其是一个叫“孤鸿泽”的韩黑大将,更是怀疑他、陈黎、和那个“青春不再出发”是“内奸”。看看麦田的自辩:

“我只说一句:我,青春,@madmadmadmad,我们仨不管怎么样,都一直是坚定质疑韩寒的人,那个@孤鸿泽非要说我们仨是‘内奸’。第一是太病态了,第二异常暴戾,给人抓‘AB团’之感。请问,谁知道@孤鸿泽的真实身份?我真的很想认识一下这个人。”
(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290598楼:2012-04-04 22:19:29。)


可是,那个“孤鸿泽”根本就没把阮首义放在眼中:

“吆喝,AB团啊,一般筒子看不懂还的百度,你直接说整风肃反文革不就完了吗。你不是故意在避嫌吧。你在微博里蹦跶几个月了,我没答理你吧。最近你玩大了哥们!想认识一下我?你是打算跟我‘私聊’吗?这可是韩老妖的爱好啊@麦田桑,你有删微博的爱好,我还的截图,麻烦!不用认识我,我做好事从不留名。”(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290737楼:2012-04-04 22:42:26。)


“@麦田是个什么人?我可以告诉大家,君子剑岳不群,如假包换。闭关练你的辟邪剑谱,自你的宫吧!~表面仁义宽厚,实际上出尔反尔,反复无常。至于你的其它故事,不要着急啊,慢慢来,大家会知道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要是你们几个小人能得了志,那天有天理吗?真理之剑在我手中,在恐惧中等待灭-亡吧。”(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291008楼:2012-04-04 23:47:28。)


这是答春绿张放面对韩黑阵营的分裂所发出的哀嚎:


“@麦田@孤鸿泽两位老弟:老哥跪求您们两位质疑中坚,不要再彼此接茬了好不好?有意思吗?这样还真就被那些%……@耻笑了。彼此忍让一步又如何?能死吗?太多的人在等着看笑话。搞什么‘内奸’和‘AB团’清洗呢?不想再多说了。祝两位早些心顺!”(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291047楼:2012-04-05 00:02:18。)

最好笑的是麦田的老冤家夏岚馨对麦田的落井下石:

“@麦田 你有质疑韩寒的权利,孤鸿泽也有质疑你的权利。身正何必怕影子斜?”(见:“天涯倒韩高楼”290923楼,2012-04-04 23:23:33。)


始作俑者,岂无后乎?
2012年3月,以质疑韩寒成名的麦田终于品尝到了自己酿造的毒酒,他被韩黑同伙质疑是韩寒的走狗(上图,截图来源:“天涯倒韩高楼”180501楼,2012-03-07 01:39:47);到了2012年4月,麦田在天涯时期的老冤家、倒韩时期的新战友夏岚馨也站到“麦黑”的一边,支持韩黑质疑麦田(下图,截图来源:“天涯倒韩高楼”290923楼,2012-04-04 23:23:33)。



麦田当时是否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木匠戴枷自作自受”和“请君入瓮”这类成语典故,我们不得而知。我们明确知道的是:麦田终于陷入了自己制造的怪圈之中,走投无路。这是孤鸿泽后来的“忏悔”:

“我在攻击他们的时候,始终将自己打造成正义的化身,真理的代言人。当我说出那些话,早已误入歧途。他们本身是有弱点,也有很多漏洞,经过我大作文章将这些弱点无限的放大,然后进行合理性解释,完成整个怀疑、指证、逻辑链的建立,他们就被钉死在‘坏人’上了。我既然已经开战,就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了,最后只能是我比他们更黑暗更邪恶才能获得胜利,即使他们真如我所说,我也不是光彩的,最后只有胜利者,没有正义者。”(孤鸿泽:《告别时刻》,新浪孤鸿泽的博客,2012-05-22 12:27:58。)

这段话实际上把韩黑们“质疑韩寒”的全部招术都招了出来,而这些招术的实质就是这句话:

“只能是我比他们更黑暗更邪恶才能获得胜利”。

虽然这样的招术颇为灵验,但万幸的是,它是一把双刃剑,能够用来杀别人,也能够被别人用来杀他们自己。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出它的黑暗,对于那个始作俑者来说,最是如此。

那么,“孤鸿泽”抓内奸与麦田召集别人联署他的公开信有什么关系呢?原来,对于麦田的那个公开信,孤鸿泽是这么“质疑”的:

“@麦田 mad
‘青春’的共同特点就是以讽刺挖苦,或者转点不痛不痒人尽皆知的倒韩段子做投名状,然后合力将质疑热点拉向萌芽‘新概念’。萌芽的背后是上海作协,上海文联,上海文广集团。打萌芽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并且韩寒的事是骗子的原罪,体制次之。他们早已联合做局,布置妥当想再次愚弄大众。”(见“天涯高楼”290939楼,2012-04-04 23:27:25。)

“麦田家索要签名的后果:1)将公众注意从打韩氏父亲转向打十三年前的影子衙门《萌芽》;2)向有关部门的举报是完全可控的,如果没有内应会石沉大海,有内应那就是一个局;3)拿到实名签名,质疑派不是全都实名化了,签名的大部分是草根,很可能被韩家问候;4)给挺韩派们留下口实,这就是构陷名单。三思。”(见“天涯倒韩高楼”290624楼:2012-04-04 22:23:28。)


因为绝大多数韩黑都是戴着面罩的网络暴徒,孤鸿泽的“三思”警告才会那么有效,连著名韩黑如“中国商军”和“欧阳贝丹”都随声附和──显然,他们心中已经知道自己的所谓“质疑”就是“构陷”。这是因为,蒙面暴徒以为自己不需为作恶负责,所以他们才会在“倒韩”之时疯狂作恶。而一旦面目曝光,他们不但今后必须收敛,而且他们以前的恶行劣迹也可能被追究。也就是因为如此,麦田才会悻悻地说:

“就你们被孤挑唆一下,就吓得这样。算了。都别签了。”(出处同上。)

接着,麦田又郑重其事地发了个“最新说明”:

“最新说明:此事因部分网友顾虑,我决定不再联署方式,就我一人实名举报。先前想联署,主要是考虑体现这么多质疑网友的意志(所以我才会搞征求意见稿)。现在我一人做此事,也不会征求意见了。这样也好。这事一直以来原本我也是独自一人。”(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291846楼:2012-04-05 10:11:43。)

可惜的是,到了次日,“麦田是内奸”的传闻愈演愈烈。一个韩黑在一篇文章的末尾这样注释道:

“麦田是路金波派来的无间道,《人造鲁迅》的作者方尺规和青春不再出发都是韩仁均的马甲,大家一定要保持警惕。”(累了困了倦了:《韩寒〈写给每一个自己〉是团队创作的十条铁证》,天涯论坛>天涯杂谈,2012-04-05 16:55:00。)

还有人说得更简洁:

“我一直觉得麦田诉诸公权力是一个阴谋!!”(见“天涯倒韩高楼”293876楼:2012-04-05 18:38:14。)

至此,内奸麦田再也没有继续演戏的必要了。所以,在4月5日晚饭时分,麦田发了一个“特此说明”帖:

“征询几位质疑韩寒的朋友,都建议此事需慎重。我仔细考虑后,听从他们的建议。此事暂缓,择机而动。特此说明。”(原帖已被删除,转引自“天涯倒韩高楼”294305楼:2012-04-05 20:59:42。)

麦田所说的“征询几位质疑韩寒的朋友”,和方舟子所说的“几位医生网友给我留言”,都是一样的招术,那就是编瞎话欺骗公众。无论如何,麦田至今也没有“择”到那个“机”,因此,他所谓的“暂缓”,就相当于“永别”。

这就是那封公开信的结局。

十五、第三次退出

在麦田的新浪微博主页,2012年4月6日这一天完全是空白。但实际上,麦田在这一天并没有停止倒韩,只不过他的活动转入了地下。例如,在赵长天的一个帖子下面,麦田就追问韩寒当年考试的细节。只不过是,麦田在追问赵长天之际,他也被陈村追问,并且,陈村还直斥麦田为骗子。(发帖时间:2012-4-6
13:55。)不仅如此,连韩黑也对麦田骂不绝口,例如,韩黑行动派二代的主力之一“吕厂衣”就这么对麦田喊话:

“麦田,话放在这里,你要告官你就是他们一伙的。上海作协局级单位。同学故旧纵横官场。 你告了,只能让他们拿到官方证明而已。国家的公信力还不如骗子。”(发帖时间:2012-4-6 12:17。)

可以想象,麦田当时很可能连那只钻入风箱的老鼠都不如,因为他除了两头受气之外,还要两头挨骂。


臭了大街
2012年4月6日,也就是在发表“第三次退出”宣言的前一天,麦田仍旧追着《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问个不休。紧接着麦田的追问,是众网友对麦田的追骂。上面截图显示赵长天发帖四小时之内跟帖中对麦田的评论,其中陈村指控麦田“伪造直接引语造谣《萌芽》评审过程”的帖子用红框标记。没有麦田对这一指控做出回应的迹象。



4月7日上午十一时许,刚刚还在兴高采烈地高喊“感谢@路金波先生!这是愚人节最好的礼物”的答春绿张放,突然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的的确确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尚超已把事情给彻底揭露了出来。在下花在此上面的时间,也实在太多了。必须潜心下来,把未完的事情赶快弄完。祝诸位玩得开心。戒网60天。”(见“天涯倒韩高楼”300609楼:2012-04-07 11:14:09。)

麦田几乎是马上跟进:

“搭车说一下:我也退出。不参与质疑韩寒的事情了。原因稍后发个帖子说明。”(出处同上。)

五个小时之后,麦田发表了短文《再见,“韩寒”》,全文如下(见:2012-4-7 16:12):

1, 将近3个月的质疑韩寒事件,质疑一方的朋友无论采取文本分析的方式,还是事件逻辑推理的方式,虽然也有失误有缺点,但从总体上看,这是一次合理、文明的质疑
  
2, 到现在看来,我认为韩寒事件主要情况,已经基本全部揭示;虽然还有一些细节疑点尚不太清楚,但无关大局
  
3, 我当初质疑韩寒的目的是提示真相。现在真相已明,如再纠缠下去,过犹不及,亦非我所愿
  
4, 让质疑文明的开头,让质疑理性的结束,有始有终。我不能要求别人,但至少我努力做到了。
  
再见。


在这二百余字的“声明”之中,分量最重的部分就是标题中那个“引号韩寒”──由此可见麦田的处心积虑和他对“韩寒”的念念不忘。不过,最可笑的是,就在几天前,麦田还在鼓励自己的韩黑战友们一定要“坚持到底”:

“我对韩寒这个事情会一直关注,不水落石出不会退出。因为我总结了教训——当我要退出的时候,对方生生把我拉进 来。他们太不知分寸,只有坚持到底”。(见:2012-3-30 21:50。)


“所有参与质疑韩寒的朋友,必须要坚持到底;否则,一定会被反噬。我以前太宽厚了,几次想息事宁人,结果连吃了几个暗亏,现在才想明白这点。质疑韩寒,就是一次漫长的、必须有结论的网络事件,必须坚持到底。”(见:2012-4-1 22:26。)


而就在那之前三天,新浪微博认证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的“石毓智”还曾盛赞“麦田、方舟子等是中国的脊梁”、建议“海外学者应联合起来提议麦田、方舟子为‘诺贝尔和平奖’为候选人。”(见:2012-4-4 17:15。)那个又傻又坏的“斯坦福大学博士”大概直到今天也不知道“麦田这根‘脊梁’先天缺钙”这个事实;而麦田似乎早已看出这个傻家伙成事不足坏事有余,所以才要“拒绝”他“在微博或任何场合再提我的名字”。(见:2012-4-4 22:03。)

那么,麦田对韩寒说“再见”,是不是因为“韩寒事件”已经“水落石出”、“有结论”、或者真的如他所说,是“真相已明”了呢?实际上,在麦田的“再见”帖子下面,就有很多人就这个问题问麦田:

“请您解释什么叫做真相已明?@麦田 !”(见:2012-4-7 16:15。)

“真相已明!?!.........”(见:2012-4-7 16:17。)

“现在真相已明了吗?!方狗还在和一帮子脑残方粉狂找‘铁证’呢 您咋就宣布【现在真相已明】了呢...事情闹大了 不敢再玩下去就明说 找什么借口
不过将来全国人民会感谢您的 是您把方狗勾引出来‘打假’韩寒
让方狗在一个大家都能看得懂的领域展示它是如何卑劣无耻的进行【假打】彻底暴露了真面目”。(见:2012-4-7 17:28。)

“真相已明?理智的质疑?这尼玛得到了方舟子的真传了啊!二师兄,你不要走啊,我们还等着看乐呢!”(见:2012-4-7 18:20。)

“这家伙泼了人家一身粪,让别人追着喊打,吓得转身就逃......还真相已明?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见:2012-4-8 00:44。)

“泼完粪就想逃了?没那么容易吧,遗臭万年才是你们的出路啊”。(见:2012-4-8 12:18。)


实际上,不仅“韩粉”骂麦田的“真相已明”是信口胡诌,连韩黑也骂他“是睁眼说瞎话”:

“麦田这是睁眼说瞎话,我承认麦田是倒韩大功臣,但若要说倒韩求真目的已达到那就错得很离谱了,现在离开简直是半途而废,纵虎归山,几天前麦田微博还呼吁大众打虎打到死否则必遭反噬,我敬佩麦田在此次事件中的历史意义,离开是在有些遗憾,我个人始终想不明白麦田为什么会离开,不过前面又网友说过:麦田是上诉韩寒被方舟子泼了冷水,而且估计对方舟子处事有些小意见比如这个时候说打一汽奔腾就是否明智也存在争议,还有很多网友都......”(见“天涯倒韩高楼”302864楼:2012-04-07 16:39:06。)

事实是,麦田不仅仅会“睁眼说瞎话”,他还会瞪着眼睛自扇耳光。这是他的老冤家夏岚馨送给他的临别赠言:

“只希望你永远不亲手删除这条微博、这辈子不会为说过这段话而忏悔、说话算数从此再不谈韩寒半个字。”(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4-7 16:42。)

夏岚馨的这三点“希望”,只有一个没有落空,即麦田没有亲手删除这条微博;其余的,都让她“失望”了(下详)。

这是有人在麦田第三次“退出”的当天写的总结:

“倒韩派这几天灰溜溜跑了不少人,红水西三成了方黑,染香180%大转弯证明韩寒清白,四妈越来越没底气,达春绿张放、跑得快麦田今天宣布退出,溜得都好快啊,希望这里的韩黑们一定要坚持住,没有你们的笑料我们会失去很多乐趣的。”(kxjhk:《达春绿留了,麦田跑了,韩黑门要坚持住啊。》凯迪社区>中间地带,2012-4-7 19:30:24。)

几个小时之后,麦田的老对头“押沙龙”也对麦田的第三次退出发表了评论:

“@麦田第二次宣布退出。当初靠了一个错误的博客时间表,就信心满满的给人定罪。现在既不再提路金波团队代笔之事,也不见对当初定罪有任何愧疚,反说‘质疑有文明的开头’,才具小而自视高,高蹈其言卑污其行,脱自己之责时羽毛不为轻,定他人之罪时泰山不为重,正所谓读圣贤书、行禽兽事。”(见:2012-4-8 00:51。)

可想而知,在这个帖子下面的二三百条评论中,全是骂麦田的。并且,“胡戈”还做出了预言:

“还会有第三次的”。(见:2012-4-9 19:38。)

显然,许多人当时不知道这已经是麦田的“第三次”了。


“阮首义”在第三次撤退之前鼓励战友“坚持到底”
左图:在整个三月份,麦田一直以“首义”的身份反复地勉励自己的战友要“坚持到底”;右图:2012年4月7日,麦田在挑起“寒战”不到三个月内第三次对韩寒说“再见”。在欢送他的队伍中,有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嘲讽、羞辱、和咒骂。(注:截图只选择了麦田发帖11分钟内的部分回帖。)


好笑的是,“再见,‘韩寒’”两天之后,麦田在新浪微博发帖子说:

“我发起了一个投票【突然好奇,做一个测试:你信任麦田吗?】”

这个投票共有三个选项:比较信任、不太信任、不好说。还记得方粉“quinnsoft”的那个“舔、舔、舔”投票吗?而麦田的这投票就与之类似。这是一个网友的评论:

“关于@麦田 的投票【突然好奇,做一个测试:你信任麦田吗?】:O网页链接。居然没有不信任?这家伙太不要脸了”。(见:2012-4-10 12:23。)

事实是,麦田在设计投票时不仅没有设置“不信任”这个选项,他后来还把这个帖子和投票统统删除了──显然是因为投票结果没能让他满意。不过,在腾讯微博还残留着这个投票的痕迹:在149张票中,有75张票选择了“比较信任”。(见:2012年4月9日 16:33。)


自取其辱
2012年4月9日,也就是在第三次退出“寒战”之后的第三天,麦田发起投票,测试自己在网上的信誉。麦田后来把新浪微博上的投票删除了。现存在腾讯微博的投票显示,总共有149人参加了“测试”,对他“比较信任”的人,只有75个。而早在2012年年初,麦田在腾讯微博的“听众”就已达16万个。(见:2012年1月3日 21:25。)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真”发生过泄漏
2019: 宋诗解(7)
2018: 世界新闻自由日:言者无罪
2018: 436 魔戒不能给任何人,权力的基础是信
2017: 世界新闻日:辛可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演讲
2017: 彭运生谈艺录(24)
2016: Kant -3
2016: 英语教育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