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看,一个中国“教育家”的缩影
送交者: aa881 2009年11月13日11:33:00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接到钱老离世的消息时,著名教育家(评:教育家还是教育官?)、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教授正在从哈尔滨赶往北京的飞机上。一路沉默的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几行字,“他(钱学森)有遗憾:我们没有出更多像他这样的杰出人才”。但是,“教育担待不起"培养"杰出人才的全部责任。他期待一个时代,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后来,他把这篇文章以《钱老走了,呼唤一个时代!》的题目在博客上发表,点击量已过11万。

  中国青年报:钱老晚年时最大的担心,就是中国创新人才培养问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义遒:这不全是教育的问题,而是一个时代的问题。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也许并不需要太多钱学森这样特别杰出的人才。出杰出人才是我们对下一个时代的要求。改革开放后,我们的经济发展在世界都是一个奇迹,但我们靠的是劳动密集型经济,主要是农民,包括农民工等大量的廉价劳动力,把经济推上去的。

评:因没有人才而造成廉价经济,还是因廉价经济而不需要人才?连基本因果关系都混淆,如此“教育家”, 可以休矣!

  中国青年报:难道不需要一个引领者吗?

  王义遒:当然要,但主要是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领导人和经济创业者,不需要多少超常的人。普通老百姓就能创造这样一个时代。

评:在这个教育家眼里,“中国特色”就是廉价经济,所以,短视的政治领导人和粗俗的创业老板,足矣!至于杰出人才吗,对不起,不需要! 

  解放后有段时间,中国发展非常快,“两弹一星”上天,大家都归功于西南联大教育,说西南联大是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一朵奇葩。我对这问题还有另一种看法。西南联大的教育确实很成功,但最重要的是,他们这批毕业生成才时,正好是新中国成立,国家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需要人,这些人就都成了领军人物。这就是当时的形势要求。所以我的观点是,不要着急,形势到了,人才自然会应时而生。

评:在这个原校长眼里,当今中国的各行各业,不需要杰出人才。

  中国青年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王义遒:我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时代。我想,再过20年,局面会有很大变化,会产生更多杰出人才。我们现在的经济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经济转型就要有比较多的创造性的东西,整个国家发展都需要创新。

评:这个人看来从曹操那里学到了望梅止渴的真谛了。

  中国青年报:在您看来,咱们现在的科技创新人才有多少能够处在世界前沿?

  王义遒:可能还是比较少。我们在世界顶尖的领域里,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恐怕是整个氛围和环境的问题。现在不断有海外人才引进来,但目前的学术环境不改变,可能很难让他们自由地发挥长处。很多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人,实际上也是从欧洲或其他地方去的,但他们在美国就能够生根发芽。能把世界一流人才吸引过来,你才是真正的世界一流。

评: 无意间提到了“学术环境”,那么,是环境压抑人才还是时代不需要人才?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吧?

  中国青年报:在这样的大形势下,教育还能有什么作为吗?

  王义遒:教育不能够扭转乾坤,但并不是说教育没责任。我觉得现在高校里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就是行政权力远远大于学术权力。我管事的时候,要去找一个人来做院长或系主任都非常困难,他们觉得干这种事情对学术会有妨碍。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学者都很愿意当官,因为只有当官才有特权和资源,有自己的项目、经费、场地和人员。这种风气如果延续,学校将来就非常危险。

  我还有一个忧虑。2002年从学校的学术委员岗位退下来之后,我给他们的一句话就是:北大千万不要出“武大郎开店”。就是说,一个院长水平高,他可能就很难引进水平更高的人。我觉得现在这种现象不是个别的。我们国家现在都是单位所有制,人才很难自由流通,这都是问题。一个好的时代应能让每个人的潜能、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人尽其才”,这是我的理想。

评:这是讲教育学术官僚化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再过20年,乃至200年,又有何用? 

  中国青年报:我们要怎样做,才能让人才的潜能充分发挥?

  王义遒: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改变人才的单位所有制。人身的单位依附,会使人缺乏流动性,成为单位功利的工具,不能发挥自己的潜能和优势。在人才单位所有制的情况下,还要防止“武大郎开店”的情况。一个人成才有两方面因素,一是他要能成得了才,另一个是还得有人赏识。现在搞科研的人比较多,竞争过于激烈,所以有些地方“内斗”很厉害,谁想出来很困难。就好像一筐螃蟹,谁都想爬上去,但后面的钳子会把它拽下来。

评:学术环境不改变,而孤立地谈人才流动,流东流西,还不换汤不换药?

  中国青年报:您曾跟我们谈到,当年钱学森就是被当时清华物理学院的叶企孙教授发现、赏识,并给予了特殊培养。

  王义遒:叶企孙教授确实能识才,但也不能说现在就没有识才的人。他们那时候一个班不超过14个人,老师当然了解学生。现在的教授手下有几十上百个学生,怎么还能保持一种精英教育的模式?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一点是,师生间要互相了解,教师要让学生不仅仅是学,还要有机会做实际的研究工作。

  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让他们能够开阔地、不受拘束地去想。我们现在就是束缚太多。我并不觉得中国人创造力不行,胡思乱想的人还是很多的。搞科学研究要有一点胡思乱想的精神。我接到过好多来信,比如说想推翻相对论、发明永动机等等。有些人都五六十岁了,还在研究这些问题。你会觉得比较可惜,他们确实有一些想法,但基础太差,想的东西没有科学根据或早就是人家解决了的,但自己不知道。

  中国青年报:那些基础扎实、科班出身的,反而就不会这样胡思乱想了?

  王义遒:现在教育确实有这个问题—越学得多,就越不想了,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了,甚至对科学都没有兴趣了。另外很重要的就是,要对全民进行一种科学素养教育。现在整个民族的科学训练是不足的。

 评:歪打正着,倒被他说道点子上去了。

  中国青年报:要怎么去做?

  王义遒:评价一个民族素质的重要标准,就是看这个民族有没有理性思维。我就提倡对文科生进行科学思维训练,比如开一些数学、物理和生物的课程,把逻辑训练渗透到这些课里面。还可以专开逻辑课,但我担心不一定开得好,如果只讲一些干巴巴的三段论,就变成逻辑知识灌输了。这也是我们教育的一个大问题——很多问题我们都把它变成了知识,其实应该是一种能力训练。

评:中国学生缺数学,物理,生物知识?中国学生不懂逻辑?照我看,该补逻辑的,是这个所谓“教育家”!

  中国青年报:最后请您说说,您心目中老一辈知识分子是什么样的形象?

  王义遒:中国老一辈知识分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始终“以天下为己任”。我觉得钱学森身上最宝贵的精神也是这一点。把爱国、“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跟科学、不断追求未知的兴趣融为一体,这正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特点。只可惜我们现在的知识分子正在丧失这种精神。这一点我们需要觉醒。

评:简直就是大话空话。钱学森这辈学者,其特点应该是民族精神强烈,精神污染少,学术追求纯真。

总评: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马列共产官员的话,思想陈腐,观点呆板,充满套话大话。 这样的人领导教育,正是中国出不了杰出人才的原因。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8: 她们的反应符合人类的习惯吗?
2008: 申时行: (社论) 评台湾舆论对陈水扁被
2007: 我和方舟子分手、决裂的前前后后(十二
2007: 方舟子的“顾问教授”和贺林的“賀—趙
2006: 《中国新闻周刊》: 从哈佛教改方案看大
2006: zhoulang:清华教授大战房地产商的后果
2005: 杨振宁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2005: 现代中国: 谁是我们文化的道德领袖?
2004: 美国大学趣事之风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