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往事》:汉地纪实(21)社教运动 (3)
送交者: 谈伯瑞 2016年10月15日15:54:38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我的妻子路喜凤的姨夫杨永杰,就住在杨家湾。

杨永杰原是望江寺小学的老师,1962年糊里糊涂被下放回家当了农民。四人帮倒台后,上级为当年被下放人员发放一定的生活补助,当时我在铺镇区教育办公室工作,和老同学刘隆华一起落实这项政策。奇怪的是,在汉中市(现在的汉台区)档案馆里,就是查不到他的下放审批表。这时的杨永杰白发苍苍,视力减退,走路杵着棍子还颤颤巍巍,样子着实可怜。有心帮他但无能为力,一连跑了几趟档案馆都空手而归。为什么别人的东西都有,唯独没有他的呢?档案馆的一位工作人员提供了一个线索:是不是在区划变动时,窜到南郑县去了?有了这个线索,我一连去了几次周家坪,终于在南郑县档案馆里查到了一张表格。表格上面只有杨永杰三个字,其余项目全是空白,只在下面的上级单位审批栏里,有“同意下放”四个字和一个公章,并注有年月日。显然,“杨永杰”三个字不是他自己填的,是由人一手操办的。想来这杨永杰下放的也着实冤枉。好在还找到了这张表,如果没有,就被认为是自动离职,或者是开除回家,连领点生活补助费都不可能。

杨永杰弟兄三个,他为老三。土改时,被定为小土地经营,属中农成分,与上中农成分小土地出租还差一截。要把他们升格为地主富农,首先,土地面积要达到一定数目。土地面积不够咋办?有办法,添!反正农业合作化这么多年,地界早已发生变化,谁能说清楚哪一块是谁家的?即是能说清楚,谁又能给你实事求是的丈量,得出准确的结论?其次,要有为他们干过活的长工短工,没有了,编!找一些“有阶级觉悟”的人冒充,证明一写,指印一按,不就铁板上钉钉——铁定了吗?

杨家以往虽是自种自收的小户人家,但对子女上学读书极为重视,三兄弟里有两个女儿是公办教师,儿子里面有在公社、县上、地区里工作的干部,其中还有领导干部。这在村里和当地一方过于突出过于显赫。长期小农经济生产所滋生的意识里,仇富的嫉妒心理不足为怪。这大概是除了因为阶级斗争的需要外的一个重要因数。

有了土地超额的材料,有了雇长工短工的证明,社教铺镇分部很快有了回复,将三家的中农成分重新划定为地主成分,解决了该村民主革命不彻底的问题。

接下来,自然是“斗地主”和没收财产。三兄弟呼天抢地冤声不断。但只要入了这一“行”,就由不得你了,个个被“斗”得遍体鳞伤,还要挂着牌子,上写“漏划地主分子XXX”四处游乡示众。

四姨家只给留下一间四八尺(指房顶的一面,由一个四尺和一个八尺椽子连接而成,是农村里对房屋大小的通常叫法)的房子,又小又矮,充其量不过十二三个平方米。家具只剩下一个三条半腿的破桌,床没留下一张,两儿一女都和父母一起睡地铺,况且,女儿秀花已经二十三岁,两个小儿子,一个二十一岁,一个十九岁,都已经是大儿大女。门口不到二尺宽的房檐下,盘一口独灶,就是一家五口的厨房。生活的困顿与尴尬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这天晚上,公鸡已叫过两遍,离天亮没有多长时间了,一连几天没闭一眼的杨永杰推醒身边的四姨:“他妈,我有话要和你说说。”

“睡,天大的事明天再说。”四姨还在朦胧中。

“我思前想后,秀花得找个婆家,早早推出去算了。这两个儿子是接(娶)不到媳妇的,将来遇到合适的人家都给人家过继(做倒插门女婿)。”

听到这儿,四姨突然一个激灵,全醒了,急忙披衣坐起:“他爸,你咋说这话?是啥意思?”

“小声点儿,孩子们都累了一天了。没啥意思,睡不着啊,想和你谈谈闲。”

“你可不能想不开,你看她三姨家(指喜凤家),从土改起到今天,还不照样活着?到什么山下唱什么歌,世上哪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你不能撂下我们娘们几个不管哪。”

“你想到哪去了,我不过是想和你说说话。”

估计天快亮了,杨永杰悄悄起床朝村南的路上走去,蓦然惊醒的四姨急忙撵了出来,问他去哪?他说是昨天公社下了通知,今天一大早要去汇报思想。

“我也去。”

“人家又没叫你去。”

“没叫我去我也去,你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要死一块儿死,要活一块儿活。”

杨永杰还要走,四姨一个小跑撵了过去,一把抱定他的一条腿,索性坐在地上,死活不松手。不一会儿,天渐渐亮了,村里有人起床了,过来劝他们,看看来的人越来越多,他才无可奈何地随四姨回家。

杨永杰坐在地铺上,四姨端来板凳守在门口,啥活也不干,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流逝。贫协组长来了,他人还没到声先到:“杨永杰!杨永杰!大半个早晨了,为啥不上工?想当地主老爷是不是?还想摆你当‘先生’的臭架子!”

“我有病,上不成工。”

“我看你是心里的病!还想要用革命的铁拳头给你治?多半个早晨不上工,你是怎么接受改造的?是不是身上的皮在遭痒哩?……

组长的威风还没耍够,一个小伙子风风火火地跑来了:“组长,快,快,出事了!”

“看你这个怂样!你家火上房了?还是野老公上床了?”

小伙子有点结巴:“工,工,工作组长,叫,叫你哩。”听说是社教工作组长叫他,他才回过头来朝对方瞪了几眼,“还不赶快上工去!没王法了,你等着,回头再和你算账!”

贫协组长刚一离开,杨永杰忽地老泪纵横大放悲声:“大哥!二哥!咋不等等我呀,你们走了,兄弟我咋活呀!……

四姨叙述到这儿,低下了头,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地砸在地上,我们只好挖空心思找词儿安慰她。平静一会儿,她抬起头满眼婆娑长叹一口气:“不该呀,真不该呀,我真不该给他捡回一条命,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活着还不如死了,死了干净。”

杨家三兄弟,受不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头天晚上约定第二天趁天还没亮,一起自杀。

杨家湾东边有条小河叫洪沟河,是汉台区和城固县的界河,流到村东南,形成一个深深的大水滩,人们叫它八卦滩。天亮了,老大老二等不到老三,见二十二斗大堰上已经有人走动,随即各自大喊一声“苍天哪!”跳入滩中。等到堰上的人撵到滩前时,只见滩面上泛起丝丝涟漪,一切又归于平静。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死了的人像流水一样走了,得到了解脱,而活着的人却要承受更多地磨难。

“多好的人,好人咋就没好报哩?”喜凤常常为她的表姐杨秀花叹息。

杨秀花的确是周围一带的大美人,而且温柔贤淑勤劳质朴。二十岁时找了个婆家,对象是先当兵后进国防工厂的转业军人,这在当时军人、工人吃香的社会现实里,是个令人羡慕的亲事。只是小伙子的父亲生了重病,四处求医,无暇顾及其它,儿女的婚事只好暂搁一旁。谁知“四清”运动来了,杨家补定为漏划地主,为了自己的前程,小伙子毅然决然退了婚。杨秀花从人人羡慕的美丽少女一下子变成了无人问津的丑小鸭。残酷的现实,迫使杨家尽快把她送出去,于是给她找了现在的丈夫。这个女婿家庭贫农成分,是杨家所希望的,想为女儿改变命运。但就是身体不好,他家住在中湾村,离杨家湾不过二三里地,杨家是知道的。正如旧小说里所说,“明知不是伴,事急却相随”。没过几年,女婿丢下了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和刚满两岁的女儿及漂亮的妻子走了。把养育子女的重担,一古恼儿留给了孤苦伶仃的杨秀花。那年,杨秀花才不过二十七八岁,而且,一直守寡至今。

我曾在去学校的路上,碰见她在大渠里洗衣服。三十出头的人头发已经花白。脸上早早布满了“愁纹”,苍老得像年过五旬的小老太婆。

四姨的二儿子杨志明,和媳妇都是小学里的老师,父母戴上地主分子的帽子后,子女跟着陪斗,积极分子要他用毛主席的教导检查自己的思想,他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墙头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由于我……”。积极分子没有听到过这句毛主席语录,认为他是编造主席语录,接着就是一顿毒打。后来知道确实是主席语录后,又说他是借毛主席语录来讽刺挖苦贫下中农,自然又是一顿拳脚相加。公社社教工作队命令他每天早晨六点钟,准时到公社汇报每一天的思想和作为。要不是社教工作队悄悄撤走,不知道要汇报到那一天是个完。(杨志明2009年去世,时年六十四岁)

四姨的大儿子杨志元,自公社化后,一直是大队会计。为人老实本分不善言谈。家庭成分一变,他就成了“四清”重点,账面上查不出破绽,就在账外找岔子。并说他嘴上不言心怀不满,顽固不化伺机报复。他先是陪父母挨斗,随后又成了“四不清干部”和“阶级异己分子”的双料货色。

就在杨家老兄弟俩投水自杀没几天,又一个噩耗传来:喜凤大爹的大儿子路连科,撇下了年迈的父母、妻子和四儿两女,喝老鼠药自杀身亡。年近八旬的老父亲整日以泪洗面,不久也活活气死撒手人寰。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毛主席缔造了我们的党,也几乎毁灭了
2015: 人物追踪--从红岩烈士到悉尼姑娘
2014: 为什么英国统治时期香港人从无胆要求普
2014: 该清算制造香港骚乱的人了
2013: 习仲勋诞辰百年纪念会特殊中见平淡
2013: 宋庆龄死后为何不与孙中山合葬
2012: 台灣深度之旅(围脖)
2012: 就西洋历史传播的原因向博士们请教
2011: 阿妞不牛:百年辛亥两对冤家何时共和?
2011: 美国大选:老板选仆人,奴才齐声傻叉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