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染色-1
送交者: tanghan 2009年02月15日08:44:59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本文纯属虚构,且勿对号入座。)

一:将军

1:

“不“。

琴韵轻轻吐出这个字,没有回头。眼睛透过大玻璃窗,眺望着远处忙碌的中正机场,丝毫不理会坐在咖啡台边上那人射出的那道冷峻目光。

王宝元,这个在六处威风八面说一不二的“威“神,对待面前这个纤弱的女子,也不得不苦笑一下。这是他第二次干净利落地从琴韵口中听到“不“这个字眼了。上一次是民国八十三年四月的千岛湖事件,李登辉总统气得大骂中共是“土匪“,严令情治部门全力调查此事。王宝元要求琴韵赶奔杭州,调查并随时通报。琴韵的回答就是一个字:“不“。王宝元当然清楚,临时派一个没有任何瓜连的台湾人从福建插到杭州调查的危险性,也就没在坚持。可是军情三处李志浩成功地获得了详细的情报,包括哪些人被通缉,在四川被抓起来,事无巨细。按李总统的话说:连“机密通缉令“我们都能收到。李志浩一战成名,军情五处也因此“抖“了起来,直压的六处好长时间喘不过气来。相比之下,这次只是带部海事卫星电话过岸,目的是王宝元能够直接安全地与一位情报员联系,没想到竟然遭到了琴韵的拒绝。

王宝元眯着眼,呷一口咖啡。王宝元喜欢这种“拿铁“咖啡。白色的表层覆盖着黑色的内容,蒸蒸散发的香气引诱着的是苦涩的味道。

他知道琴韵的价值:这是位天生的情报员。扬琴韵出身情报世家,王宝元和其父一起在滇缅待过,杨父是上校退役。琴韵从小耳熏目染,听了许多父执辈的真实谍报故事。琴韵北一女毕业那年,在杨父的授意下,王宝元拿了份报考申请书给她。琴韵在受了两年半正规情报训练之后,自情干班三十一期毕业。本来王宝元安排琴韵在军情局六楼(六处),给自己当秘书。可是杨父找到处里,不仅要求琴韵不能在军情局上班,连军情局虚设的外围公司的掩护都不要,直接在社会找工作做为身份。这样一来,除了情报员身份不能说,按月领军情局薪水不能说,琴韵的一切,都是真的。她不必像一般的入陆情报员,得把编造的学经历背得滚瓜烂熟,逢人得说“故事“,琴韵只要说“真话“,就能过关。

王宝元品品苦咖啡的滋味,微微一笑。聪明人讲话喜欢简单,他反问道:“你的建议呢?“

琴韵转过身,拿起椅子上的手袋,淡然一笑:“你应该亲自去一趟。“

2:

经香港转飞,比台北到福州直飞多了两倍不止的距离,可是琴韵喜欢。

她喜欢跳跃的感觉,香港是她天然的跳板。她喜欢拥有跳板,在她许许多多的各种跳板之中,已经搞不清楚那块跳板是天然的,那块是有意搭成的。这符合她做事的原则:目的已然达到,何必在乎用了那块跳板?

民国八十二年,琴韵第一趟大陆行,是以工商企业的公关身份,带着台湾媒体参访海南省。一位初出道的小女孩,第一趟任务竟然能见到海南省长,成绩令军情局上下惊艳。而对于琴韵而言,那不过是利用了一下早已铺就的跳板而已。接下来的半年,琴韵多次进出海南,或当交通,或做情搜,成绩出色。军情局遂派她到东南沿海要地-福州,在敌后情报人员的“最前线“,建立情报据点。两年多了,经手的情报也够塞满一个档案柜了。可是眼前这一桩任务,令琴韵感觉前所未有的紧张。

半个月前,代号“少康一号“的情报员发回信息,说是有重要情报,要求不经交通直接汇报王宝元。“少康专案“是六处的绝密,走的是琴韵这条专线。为了保证这条线路的安全,琴韵割离了自己以前其他所有的情报源头。琴韵见过“少康一号“,其人是解放军的福建军分区后勤部的大校,叫邵忠正。临近退役,产生了非分的想法。忠诚也是有价的。对于这一点,琴韵非常理解。在最后关头幡然醒悟,总好过一辈子昏昏僵僵地吧。像父亲那样,在滇缅坚持了十几年,吃的苦不提了,总算活着回来了,可军情局给的那点抚恤,怎能补偿逝去的年华?

从行事的缜密,看得出“少康一号“是个相当稳健的人,不会心血来潮地要求见六处的首脑。经琴韵传递的几次福建军事布防的情报,也非常精炼准确,是很有战略价值的。可是这一次“少康一号“的举动非同寻常,能有什莫奥妙隐藏其中呢?

无法参透,意味着危险。尽管出道以来一帆风顺,琴韵丝毫也没有过放松的心理。当王宝元提出用海事手提电话和“少康一号“联系时,琴韵心里暗骂:这个老狐狸,套狼连饵都不舍得放。携带海事电话在入境的时候会有些麻烦,但是以琴韵的能量,该不是什莫难事。琴韵认为:“少康一号“根本不会买这种空中楼阁的账,要是电话递上去又被人家拒绝,这双方脸面以后也就没了。

尊严,对于背叛者尤为重要。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奇妙,越是想要掩盖的东西,越是有展露的渴望;越是有目共睹耳闻能祥的事情,越是在关键时刻遗忘。琴韵不止一次听老爸说过:真正的背叛,不是形式上的,是心理上的。当背叛者否定自己的理想和毕生的事业时,更需要维护自己的尊严,这就是心理上的盲点。
 
3:

在接机人群中,李天海的大个子特别显眼。他随手接过行李车,就要往外走。可是琴韵不依不饶,非要拥抱亲吻道声辛苦,才肯罢休。李天海没办法,只得照办,心里却在说:老夫老妻的,干嘛呀?!

“先到店里吧。我把捎带的礼物放在那里,方便萍姐来拿。“琴韵上车便对天海说到。

天海摇摇头,反问:“不是要尽量避开,怎莫还送她这些东西?“

“哪儿是容易的?少来往就不错了!“ 说罢,琴韵眯上眼。也许只有在天海身边,她才真正能睡得安稳。

萍姐,是琴韵初到福州时交下的朋友。萍姐是平谭人,老公是当地黑道大哥。平谭,是解放军模拟攻台登陆战的演习基地,年年举行演训活动,也是中共派员渗透台湾的偷渡之处。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平谭黑道的业务只有一个,也就是偷渡人蛇去台湾。那些想着偷渡到台湾发财的男男女女,都是从平谭开船的。自从结识了萍姐,琴韵前后去过平谭十余趟,走遍了岛上每个角落。每次到平谭,琴韵都准备大批高档内衣和胸罩,送给岛上黑道大哥的女人。那些偷渡客怎能想到:这边船还没开呢,有什末人在什末地点什末时间要偷渡,台湾军情局都已经掌握。一年前,国军空军从空照图研判解放军在平谭新设炮兵阵地,六处指示琴韵前往侦搜拍照印证。琴韵拉著萍姐和一群大哥的女人,在平谭各个地点好一阵子拍照留念。照片送到军情局,无人不为这精湛情报挑大拇哥。也正是从那一次起,王宝元命令琴韵放弃平谭,决不能因小失大。他开始真正意识到:他手里握着的是军情局的王牌。

琴韵和天海开的是一家古董店,位于鼓楼区五四北路省体育中心闽台商娱街。天海本来在军情局任职电展室,为了配合琴韵,也被派到了福州,从编译中共密码的内勤,一跃为第一线的情战工作。大陆改革开放,也给古董市场增添了活力。天海以福州为据点,不时地开车深入福建腹地大山。收集情报,也收购各式古董,如玉器家具字画工艺品,等等。这家古董店初具规模,没用到军情局一毛钱,真正是落地生根,身份“种植“的极彻底。

和琴韵水到渠成不同,天海把情报工作当作自己报效国家的理想和追求。刚到福州的时候,天海是肩负发展情报小组的任务的。厦门台湾光学公司的厂长石祥麟,本是天海国小同学。时隔十几年,俩人在大陆相逢,很是感叹世间奇妙。由于石祥麟加入军情局前,已在大陆工作三年,而且任厂长要职,掩护身份极佳,根本无须“染色“,(情报圈术语,身份掩护称为“染色“),于是军情局充分利用,事前约定暗语和密码,都与工厂产制的眼镜相关,并以采购眼镜名义,传递情报。

这种“报价单“传递情报的做法,相当普遍。做眼镜的,就用眼镜报价单;作电子的,就用电子商品报价单。报价单传递情报,由于是密码书写,最多只能传十多个字。通常传递的都是关键却没有文件的情报,如“三月十二日开始演习“等寥寥数语。若属机密文件等情资,则无法以密码传递,还得靠军情局派遣交通专人处理。

石祥麟这条线,自从发展成功之后,六处就接收过去,不准天海和他直接发生联系,以免由石祥麟暴露牵连天海。
 
4:

坐在古董店里的藤椅上,琴韵歪头看着天海。她喜欢看天海认真做事的样子。天海正在用牙膏小心地搽试一只茶壶,那茶壶黑不溜秋地,壶嘴儿还掉了一小块。

当初在情干班受训的时候,女学员是很吃香的。高层有个信条:搞得满身香,情报才吃香。女学员的待遇很好,购买衣服,保养品与化妆品的费用都实报实销。台湾公务员起薪为四万新台币,军情局的新丁可以拿到六万,在“吃皇粮“的人中算是挣得多的,如果派驻海外,每月更能拿到十万新台币以上。要进情干班可不是那末容易,语言天分,外型,主动性,演艺天分,是不是临危不乱,脸皮够不够厚等条件,都是挑选的标准。从相貌上讲,琴韵虽然清秀,但并没有特殊魅力。她身高一米六五,单眼皮,鹅蛋脸,身材修长,在情干班的一簇簇招蜂引蝶的花咕嘟中间,一点儿也不出众。可是天海偏偏就是被琴韵迷住了,按天海的话讲:不为什莫,你天生就是我的!

琴韵不相信人的一生是被注定的,她喜欢自己设计未来。邵忠正大校,是她最初在平谭跑情资时就募定的目标。邵大校有个女朋友,叫沈小丽,是个医生。沈小姐有过一次不长时间的婚史,离异还带着个男孩。琴韵设法和沈小姐交上了朋友,沈小姐炒股票亏了本,琴韵慷慨的帮她添上窟窿;沈小姐向她哭诉和邵大校的种种无奈,琴韵就是最好的听众。军情局的老油条们曾经戏言策导工作:“争取工作要看介报关系,(情报术语:“介“是介绍人,“报“是吸收对象)有软有硬,也可软硬兼施,就像逼良为娼。介绍人的角色就像老鸨,要能掌握女人的心,有影响力,这是成败关键“。琴韵对此不以为然,她真的把沈小姐当作自己的姐妹。每次听到沈小姐回味婚姻的不幸,她也陪着掉眼泪;听到沈小姐和邵大校的交往故事,她也为浪漫的情节开怀的笑。有一次,当沈小姐真诚地提出要为她做些什莫的时候,琴韵有些难为情地说:要是能搞些军事情报,拿回台湾能换很多钱……

琴韵清楚:邵忠正一听到沈小丽的转述马上就会明白她的身份。世界上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她决定冒险一试。琴韵并不是完全没有把握,她猜测:以大校的地位,临近退休的年龄,如此照顾自己的红颜知己,必然还有其他的不满足。接下来的发展基本上没有出乎意料之外,邵忠正一直忍而不露,通过沈小姐传递过几次福建解放军布防情报。并且以沈小丽的名义,在西班牙开立账户,接受每月2000美元的国军上校军衔待遇。

“琴,给你讲个笑话。“天海停下手里的活计,开口打断了琴韵的沉思。

“奥,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你也要讲笑话?!“琴韵好奇得很。

“就是这躺进山收这件茶壶时听说的。“天海慢条斯理地说:“说是有个古董商进山收货,转了几天也没有遇上可意的东东,就到山镇的茶楼喝茶,冷门丁发现茶保用的茶壶虽然粗制乱造,可那茶壶里面的茶锈真是了不得,厚厚一层也不知道积攒了几百年,直把茶壶内壁染成褐色。江湖上传说:有上百年的茶垢的茶壶砌出来的茶,有点石成金的功效,普通茶叶也能砌出上等的茶香。这商人心想:反正你是不知道茶壶的价值,能蒙就蒙。这商人胡乱编造个理由,说啥都是要买这个茶壶。那茶保心里也是暗自欢喜,心说:这末个破东西也能卖钱?!俩人几番讨价还价,150元人民币成交。但有一样,茶保第二天才能交货,因为他要买一个新茶壶继续茶楼生意。这商人晚上激动地一夜没合眼,心里一直在感谢菩萨让他捞到一笔横财。第二天一早就跑到茶楼,唤茶保把茶壶拿出来一看,气得背过气去。你猜怎末着?“

“怎样?茶保不卖了?“琴韵猜,天海摇摇头。

“茶保涨价了?“琴韵又猜,天海还是摇摇头。

“不猜了,不猜了,我投降还不行吗?“琴韵站起来举起双手,绸袖煺下,露出光洁白嫩的臂膊。

天海还是不紧不慢道:“茶保说:客馆,您拿好了。为了保您满意,我昨晚忙了一宿,特意帮您把茶壶里里外外都擦干净喽,废了我整管儿牙膏呢!“

5

当邵忠正迈进这间古董店的时候,正巧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咯咯“地笑弯了腰。他皱皱眉,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杨琴韵,有些不相信,难道沈小丽就是被这样一个貌似临街小妹妹的女子征服?

选择为台湾军情局工作,并不都是因为沈小丽的缘故。金钱和女人,对邵忠正来说,只是锦上添花。他不认为这是种背叛,相反地,他对背叛充满了鄙视。邵忠正诞生在30年代白色恐怖异常严峻的上海,父亲是中共地下锄奸队的骨干,母亲是大资本家的千金小姐。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奋斗和复仇是主旋律。在颠簸和动荡的生活中,仇恨和坚忍刻满了邵忠正的童年。59年父亲英年早逝,母亲依旧带着他和一弟一妹生活在军区大院。在配给制下,大院生活还是相当不错的,直到60年代他的家庭遭受了灭顶之灾。

1966年夏,邵忠正从部队回家探亲,见到了被红卫兵斗得遍体鳞伤的母亲。家里更是惨不忍睹,全部是挖地三尺。地板全部挖掉,说是找什莫手枪。弟弟妹妹哭诉,母亲是被迫在批斗会上跪玻璃的,跪得膝盖以下献血淋淋。邵忠正什莫也没说,偷偷把母亲和弟妹送到江西奶奶家,然后没事儿一般回到了部队。不到一年,接到弟妹报信,母亲自杀了。邵忠正把信烧掉,还是没事儿一般的表现。可是他心里知道,复仇的种子已经发了芽。

蒋经国有过一段训示:“会像爱护眼珠一样地,爱护每一位情报人员。后顾之忧不必有。“邵忠正对此是轻蔑地一笑,他知道谍报工作是提着头干的。即选择了,就不回头,也不后悔,但是他不想连累别人。去年他一度以为东窗事发,打算带着沈小丽和她的儿子逃到台湾。邵忠正以公务考察的名义到香港,沈小丽二人在深圳清水湾饭店等候。当时的军情局派交通假扮渔民,从台湾带他们三人的台湾护照及沈二人的台胞证,搭渔船偷渡抵港。虽然证件没问题,但香港海关发现台胞证关防印泥颜色不对,脱身计划被迫中止。后来邵忠正先回大陆,发现只是虚惊一场,事迹未败露。吃一堑,长一智。他马上联系杨琴韵,通过一个香港公司作保,将沈小丽的儿子办到西班牙留学迄今。同时,他积极物色自己的替代人选,准备明年退役之后,彻底淡出。今天他冒险直接见杨琴韵,就是为了此事。

琴韵一眼就认出了来的是何许人也。身着便衣的邵忠正,少了威武凛然,多了几分儒雅,只是那双鹰一般的眼睛,依旧逼射着固有的寒气。

“先生,有什莫我可以帮到吗?“琴韵笑盈盈地招呼,随手倒一碗茶送上。

“当然。我要替我的老板办一件玉器。“邵忠正语气懒懒的回应。

“奥?要哪一种呢?“

“我不敢决定,要老板亲自鉴别。可是他现在不在福州,我只是先跑跑。“

“这样子啊,好东西可要抓紧呦。跟老板电话沟通可以吗?“

“不行。我老板买东西很挑剔,不见面定不下来的。“

琴韵抬头望着邵忠正,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邵忠正也直直地看着杨琴韵,眼睛丝毫不眨。

琴韵抿抿鬓发,问:“先生,多大的买卖呀,还要你老板亲自下单?“

邵忠正不再说话,伸出食指,沾着柜台上茶碗里的水,在茶几上写下一行字,转身出了店门。

琴韵随即用桌布将水擦干,她已经看清楚了,是5个简体字——刘连昆 将军。
 
6:

王宝元坐不住了。

“刘连昆,男,59岁,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少将。“

这一行字所蕴含的意义,犹如平地惊雷,能将两岸情报圈内的所有人击倒。王宝元决心亲自犯险,深入内地掌握这枚惊雷。他拿上所有资料,推开了军情局长-殷宗文的办公室。

军情局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赫赫有名的“军统局“。1946年,改名为“国防部保密局“,后又改名“国防部第二厅“。1954年台湾情报部门大调整,又改为“国防部情报局“。到了60年代,“国防部情报局“和国防部特勤室“合并为现在的“军事情报局“,由国军参谋总长直接指挥。军情局下设7个处,一个“情报研究中心“和一个“秘密交通中心“,其活动主要是收集大陆政治,军事情报,情况需要时还可以策划破坏,暗杀,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袭击,骚扰,心战等活动。此外,还包括:适时在大陆建立和发展敌后武力,对大陆军队进行策反和军事攻心,配合国军的战略行动。

军情局每年开办一期培训班,每期120人左右。只有“情报专科班“是面向社会招生,其他都是从国军现役军官中筛选施训,直接接受13周的情报训练,然后根据其志向和能力,继续接受专项培训和特种作战能力训练。通常是到陆军谷关特种作战基地接受基本求生训练,还要到屏东伞兵训练基地完成至少三次跳伞训练。然后再到海军陆战两栖蛙人基地接受水下特种训练,同时前往陆战队特勤队练习各种轻兵器射击。结业考核形式每年不定,有时是要求有来无回以跟踪方式对特定人士的调查,有时是进行大范围的社会调查,或是做情报资料的整理与研读。而最复杂最特殊的是“境外综合考查“,就是报批之后,通过岛外旅游方式来考核学员的综合情报获取能力,很多“军情局“菜鸟都是在这一关熄灭了自己成为伟大间谍的梦想之火。

“情报专科班“是军情局张开的手掌,面向社会招揽人才。女学员有20%比例的招收限制,她们被称作掌上明珠,偶尔曝光的人物事迹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华人世界人人皆知的歌星邓X君,就是军情局六处最杰出的女谍之一。(事实上邓是“国安局“三处雇员,配合“军情局“工作——tanghan注。)在她的葬礼上,台湾军方为她披上青天白日旗,李登辉亲自为她遗体佩带了勋章。

1989年大陆“民运“后,军情局长殷宗文强化“进入大陆,建立据点“活动,杨琴韵所在的福州战是军情局工作重中之重。特别是李登辉总统宣称海峡两岸关系为“国家与国家的关系,至少是特殊的国家与国家的关系”之后,犹如沉寂多年的火山终于爆发了,两岸情报战愈演愈烈。

当殷宗文看罢王宝元递交的行动报告,心中暗喜:多年的培植,终于有了回报。他当即命令:晋升上校王宝元为少将,进入大陆实施策反,并安排军情局香港站广州站全力配合“少康行动“。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8: 是什么影响了我们解放台湾的意志?
2008: 我是一个骄傲的中国人吗(真实)
2007: 震惊世界:美全面破解中国“杀手”计划
2007: 停战后志愿军在北韩无恶不作实录
2006: 美国全球战略调整分析(3)
2006: 美国全球战略调整分析(4)
2005: 龙卷风:中央情报局24小时的效率
2005: 穿过裤裆看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