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251
送交者: 和颜清心 2017年05月11日15:33:00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那时有人请求‘胜乐金刚’灌顶【胜乐金刚:密宗本尊之一,亦为白教(口传派)修法之主尊】,师母说:‘这一次,密勒你无论如何要接受一次灌顶了!’密勒想:‘我盖了这么多房子,即使一块石头,一箕土,一桶水,或是一块泥,都没人帮忙,这一次上师一定会给我灌顶的!’


  在灌顶时,密勒就礼拜了上师,

坐在受法者座位上。

上师说:

‘大力!你灌顶的供养在那里?’”


  ‘上师跟我说过,

修了房子后就给我灌顶和口诀,

所以现在我敢来向您求法。


  马尔巴上师说:‘你不过略略做了几个小房子而已,这决不能够得到我从印度苦行求来的灌顶和口诀;有供养,就拿来;如果没有,就不要坐在密乘奥义的灌顶座上!’

说完,

劈!拍!就打了密勒两个嘴巴,

一把抓住密勒的头发,

往门外拖,口中还怒气冲冲地说:

‘滚出去!’”
  

师母看见这个情形,跑来对密勒说:

‘上师他老人家常说:

他从印度求来的法要,是为一切众生而求的;

平常,就是一条狗走过他面前,

上师也要对狗说法和回向的。

但是上师对你,总是感觉不如意,

我也莫明其妙,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请你千万莫要起邪见啊!


  满腹说不出的委曲——

绝望与悲哀交萦着,

密勒心里痛苦已极。

夜晚,密勒翻来覆去地想:

还是自杀了吧!



  ‘第二天早上,上师来看密勒,说:‘大力,你现在不要修房堡了,先替我做一所城楼形的大客店,要有十二根柱子的,旁边还有个客堂;造好了,我就给你灌顶和口诀。’

于是密勒又从头奠房基,

开始修造客店。


  “在大客店快要修好的时候,

‘日多’地方的人来求

‘密集金刚’灌顶(‘密集金刚’
是密宗的本尊之一)。


  师母说:‘这一次,密勒你无论如何要受灌顶!’就给了我一口袋黄油、一匹毛布和一个小铜盘,做为供养的东西。我满心希望,欢喜地拿着供物走进佛堂。
  上师望着密勒说:

‘你怎么又来了?

你有什么灌顶的供养?

密勒很有把握地说:

‘这些黄油、毛布和铜盘

就是我给上师的供养。


  “‘哈!哈!你的话真妙!这个黄油是某甲施主供给我的;毛布是某乙供给的;铜盘是某丙供给的。真妙!拿我的东西来供养我,天下有这种道理吗?你自己有供养拿来,没有就不准坐在这里!’

说着,立起身来,又将密勒大骂一顿,用脚把密勒踢出佛堂。密勒当时恨不得钻到地下去。苦苦地想了好一阵:‘这是不是我放咒杀了很多人,降雹毁了很多收成的报应啊?也许是上师知道,我根本不是法器,不能受法的原故吧?还是上师不够慈悲,不肯授法给我
呢?不管怎样,留着这个受不得法的、没有用的、充满了罪恶的身体,还不如死了好,还是自杀了罢!’

正在百思不解的时候,

师母带了会供的食物来给我。


  “失望与痛苦使我丝毫不想吃师母拿来的食物,哭了一整夜。第二天,上师又来了,说:‘现在把客店和房堡快点做好,一竣工,我就传你正法和口诀。’


  密勒千辛万苦,好容易才把客店修好。

那时,背上又磨破一个洞,长了背疮。这个疮有三个脓头,腐肉伴着脓血,烂得像一团稀泥。

 
  密勒就去请求师母说:

‘现在客店已经修好了,恐怕上师又会忘记答应传法的事,所以特来请您帮我求法吧!’

 

说着,因背疮痛得很厉害,脸上止不住露出痛苦的样子。‘大力,你怎么啦!害病了么?’师母骇然。密勒只得把背疮给师母看。师母一看,忍不住眼泪直流,马上就说:

‘我要告诉上师去!’

 

立刻匆匆跑到上师面前说:

‘上师啊!大力这样的造房子,


手脚都伤了,皮肤也裂了;

在背上还长了三个大背疮,

又磨成三个洞,有一个疮还有三个眼孔,脓血模糊。以前只听说骡马驮东西驮得太重太久了才会长背疮。人长背疮还没有听见说过!更没有看见过!像这样的事,人家看见或是听见了,岂不要耻笑我们吗?上师!因为你老人家是一个大喇嘛,所以他才来服侍你的,
起先你不是说造好了房堡就传他法吗?他实在太可怜了,现在请您传法给他吧!’

上师说:

‘说倒是这样说过的,

不过我说的是要造十层楼,

现在十层楼在那儿呀?

 
  ‘那个大客店不是比十层楼还要大吗?’
  ‘你不要东说西说的多嘴!修好了十层楼再传他法!”

上师申斥师母,忽地又想起了密勒背上的疮:

‘喂!你刚刚说什么?大力背上长了背疮吗?’


  ‘满背都是疮!请你自己去看看好了!脓血一团,烂得可怕,谁看见了也不忍心!唉!真可怜极了啊!’师母说。


  上师马上跑到楼梯口上说:‘大力,到上面来!’

 
  密勒想:咦!这回对了!一定要传法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楼。

上师说:‘大力!把背疮给我看看!’

密勒就给他看。上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看说,


‘至尊那诺巴,十二大苦行,十二小苦行,比你这个还要历害得多!大小种种二十四种苦行,他都忍受了。我自己也是不顾生命,不惜财产地来奉侍那诺巴上师。你若是真想求法,快不要这样做作,装做了不得的样子,赶快去把房堡 做好吧!’

 
  密勒低头仔细地想,上师的话实在不错。


  上师就在我的衣服上做了几个盛东西用的口袋,并且说:‘马和驴子长了背疮,都用口袋东西来驮,我现在也替你做几个口袋,好用来装土,装石头。’


  密勒忍不住问:‘背上有疮,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上师说“‘有用!有用!口袋里装土,可以免得沙土粘上背疮!’密勒一想,这又是上师的吩咐,就又忍住疼痛运了七口袋的沙到山顶上。


  上师看见密勒对凡是他老人家所说的一切话,无不谨守奉行;知道密勒是百折不挠难行能行的大丈夫,真令人感动赞叹。在无人的地方,偷偷地流下许多泪。


  背上的疮一天天地大起来,渐渐地痛不可忍,密勒就告诉师母说:‘可否请您向上师说,最好是先传我法,或是至少请他让我休息休息,养一养疮伤。’


  师母将密勒的话转禀给上师。上师的意思仍旧是;房子不做好,决不能传法。如果疮实在需要调养,那就休息几天也好。师母也劝密勒调养一些时候,等疮好了再继续做工。

  密勒休养了一阵,到背疮快要痊愈的那天,上师又来叫密勒,却对传法的事情一字不提;他对密勒说:‘大力!现在马上造房子去!’
  

师母为了同情密勒,安排用计来请上师早日传法。所以悄悄和密勒商量,装一次假。密勒从上师处出来后,就哭泣着,装着收拾行李,带了些糌巴

(糌巴——西藏人民日常主要食物,是一种炒熟的大麦粉)

要走的样子。在上师看得见的地方,装着要走出去,师母就
假装留密勒的样子,拉着密勒说:‘这一次我一定要求上师传法给你,不要走了! 不要走了!’

半晌,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引起了上师的注意。上师叫师母道:‘达媚玛!你们俩在干吗?’


  师母一听,以为机会到了,就说:

‘这个大力徒儿,从远方来上师这儿求法,不唯学不到正法,反倒落得打骂和作牛马的苦工。他现在怕求不到法就死
了,所以要到别处去寻师了。我虽是保证他一定可求到法的,但是他好像还是要走的样子。’

上师听了,怒气冲冲跑进房去拿一根皮鞭子,

跑出来照着密勒混身乱打,说:

‘你这个混帐东西,起初你来的时候,

把身口意都给我了,现在你还想往那里走啊?我要高兴的话,就可把你的身,口,意割成千条万片,这是你给
我的,所以我有这个权利。现在不管怎样,你要滚,就滚好了,为什么把我的糌巴拿走?这是什么道理?你说说看?’

皮鞭子无情地一顿乱抽,把密勒打倒在地。

 
上师又把糌巴抢过去。

那时密勒心中真是难过已极,

但又不能向上师说这是和师母商量好的圈套。

无论怎样做也抵不过上师的威力,

只好跑进房去痛哭一场。

师母也叹气说:

‘唉!现在就是和上师扯皮拉筋,他也不会传法的。无论
如何我要想法子传你一个法!我自己有一个‘金刚亥母’

‘金刚亥母’为密宗本尊之一)的修法,我传给你吧!’

密勒依着这个法修,虽然未生‘觉受’,

但是心中觉得很安慰很和平。

密勒觉得师母对自己太好了,总想报师母的恩。

又想,因为上师和师母,自己的罪业已净除不少了,

密勒就决定再留下来。

夏天时候,帮师母挤牛奶,炒青稞青棵

有时,密勒也想找别的上师去,但是仔细想想,即生成佛的口诀,只有这个上师才有,今生若不成佛,自己做了这么多罪,如何解脱呢?为求法,自己要修‘那诺巴’
行,无论如何,要想方法使这个上师欢喜,得到他的口诀,‘即生证果’。于是密勒就一心一意地背石头、搬木料,修筑大客店旁边的修定室。一次有人带了很多供养来求‘喜金刚’灌顶。

师母说:‘像你这样的苦行者,我替你想法子办一份供养,无论如何要使你得个灌顶。

说着,师母就取出一块龙形红宝石给密勒。

密勒拿了这块鲜明放光的红宝石,

走进佛堂,礼拜上师,把宝石供上,说:

‘这一次灌顶,无论如何请您老人家慈悲传给我。’

说完了就坐入受法座上了。


  “上师把红宝石转过来,转过去,看了又看,说道:‘大力,这个东西是那里来的?’


  ‘这是师母给我的。’


  上师微笑着说:‘把达媚玛喊来!’


  师母来了,上师就问:

‘达媚玛!这个红宝石是怎么得来的呢?’


  师母磕了又磕头,战战兢兢地说:

‘这个宝石原来与上师没有关系。

我的父母在我出嫁的时候对我说,

上人的脾气好像不好,

假使以后生活发生困难时,是要钱的,

所以就给了我这个宝石,叫我不要给人看见。

这是我秘密的财产,

但是现在这个徒弟实在太可怜了,

所以我把这个宝石给了他。

请上师接受这个宝石,

开恩传授大力灌顶。

从前你屡次在灌顶的时候把他赶出去,

使他 非常失望。

这一次,请俄巴喇嘛及大众徒弟帮忙,一同请求上师。

说完了,磕头又磕头。

 

但是上师面带怒容,

俄巴喇嘛和大家一句话都不敢说,

只是一起礼拜向上师请求。

上师说:

‘达媚玛!你作这样糊涂的事,

把这样好的宝石给人,哼!

说着就把宝石戴在头上说:

‘达媚玛!你想错了,你的一切都是我
的,这个宝石也是我的!

大力!你有财产就拿来,我给你灌顶!

这个宝石是我的东西!不能算是你的供养。


密勒想:

师母一定会再三说明供养宝石的原因的,

大家也都在替我求,

所以还是等着,脸皮厚地不肯走。


上师大怒,从座上一跃跳下,大骂道:

‘叫你滚出去,你不滚出去,是什么道理?’

 

提起脚,在密勒身上乱踢。

密勒的头俯着地的时候,

马尔巴把脚踏在密勒头上,

使密勒感到头昏,昏暗得像天黑了一样。

一下子马尔巴又用脚把密勒踢翻,

使密勒的头突然仰面朝天,眼前金星乱冒。

 

乱踢之后,又拿起鞭子,

大打了密勒一顿。

俄巴喇嘛来劝止时,

上师的样子真是可怕极了。

在大厅里,跳来跳去,

他的愤怒威势真是达到了极点!

 

密勒想:

除了痛苦,什么都得不到,还是自杀了吧!

 

正在痛哭的时候,

师母满眼含泪来安慰密勒说:

‘大力啊!不要伤心啊!比你更好的徒弟,

世界上再也找不着了。

假定你要找别的喇嘛去,我一定替你介绍,学法的费
用和上师的供养我都会给你的啊!’

那一次,密勒哭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上师派人来喊密勒,密勒以为是传法,又跑去了。

上师说:

 
‘昨天没有给你灌顶,你心里不高兴吗?起了邪见没有?’

 
  密勒说:

 

‘我对上师的信心毫未动摇。

我想了很久,这是我的罪太大的原故,心里伤心得很。’

密勒一面说一面哭。

上师说:‘在我面前哭而不忏悔,是什么道理!滚出去!’

 
  密勒出来后,好像得了神经病,

心神痛苦万分。心中想到:

‘真奇怪!我造罪的时候,

学费也有,供养也有。

怎么学法的时候,学费也没有了,
供养也没有了,穷得变成这个样子。

只要有造罪时候的一半的金钱,

也就可以得到灌顶和口诀了。

现在这个上师没有供养物是不会传我口诀的,

到别处去也没有供养物,

有什么用!无财则不能得法,

与其将无法的人身来集聚罪业,

不如自杀了罢!唉!到底怎样好呢?

这样东想西想了好久。

 

(待续)谢谢。




全文来自《密勒日巴尊者传  张澄基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槟郎:愧做他的学生
2016: 毛泽东的文革是思想革命,灵魂革命!
2015: 解析宇宙为何是扁平状
2015: 中央日报 “什么才是教授真正的角色?”
2014: 美国学校名堂多(9): 多如牛毛的俱乐部
2014: 全国600多本科院校将转型职业教育 ZT
2013: 大陆的汉字简化不容否定
2013: 老罗:西方近代哲学产生的背景
2012: Science:电动力学教科书可能和相对论相
2012: 救救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