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七章:贼窝为春风所破歌(之二)
送交者: 亦明_ 2020月12月31日08:51:12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七章:贼窝为春风所破歌(之一) 亦明_ 于 2020-12-31 08:30:51

三、时尚掌柜歌

 

1、只要功夫深,舌头变成胗

 

如上所述,根据方舟子本人的言论和逻辑,如果罗永浩举报方舟子不属于“打假”的话,那么方舟子的所有“打假”都属于刑事犯罪,无一例外。事实是,恰恰因为知道自己一直是在犯罪,方舟子才从来不敢与他的“对手们”搞面对面、脸碰脸的辩论或对质。所以,面对罗永浩的挑战,方舟子这样答复道:

 

“而且居然还有电视台要我和罗永浩一起上电视辩论,要我跟一流氓同台表演,我要真去了岂不太跌份。”【150

 

而罗永浩则翻出方舟子一个月前向深圳电视台的叫板——“想对质,行,找一个视频网站,我带上肖氏受害者和调查材料,他带上肖氏托儿和广告材料,直播,敢吗?”【151】——,这样向方舟子叫号道:

 

“北京科学打假人方舟子早就身败名裂了,方指示其爪牙办了个骗人捐钱的网站已经五年多了还没公布过一次承诺过的账目明细,还好意思装大尾巴狼,假装跟我上电视当面对质‘跌份’?不服气,行,找一个视频网站,我带上我的调查材料,他带上他的不管是什么材料,直播,敢吗?”【152

 

方舟子被吓得马上掉头假装打韩寒去了。眼见自己的主子怂了,许志强忍不住了,他在半夜——显然是刚刚下班回家——发帖子道:

 

“方舟子为了打假更有公信力,放弃很多可以赚钱的机会「如广告代言」,洁身自好,爱惜羽毛,甚至没能给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物质条件,罗永浩曾经嘲笑方舟子穷得住妻子的宿舍。方舟子即非打假基金参与者,更无从中获利,罗永浩竟然不顾事实,毁谤抹黑,手段之卑劣,超出人的想像!”【153

 

说一个能够躲在美国豪宅中手把手教授自己在太平洋彼岸的“四低”粉丝——除了“低收入、低学历、低年龄”之外,还有“低智商”——如何给自己“跨行转账”的老偷巨骗,曾“放弃很多可以赚钱的机会”、是在“为民众谋利”、并且“从未为自己谋取私利”,就像说一个的老婊子之所以卖淫,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降低良家妇女被强奸的几率一样好笑。实际上,所谓“方舟子……放弃很多可以赚钱的机会”这套说辞,就是来自方舟子本人——这是他对着搜狐的记者说的话:

 

“钱财是我最不看重的。我以前有好几个发大财的机会都放弃了,比如新语丝是最早的中文文学网站,曾有过被人收购的机会,我不愿意,就把它注册成非盈利性的网站,断了这个财路。”【154

 

事实是,“最早的”新语丝根本就不是一个“网站”,而是一份电子刊物;并且,它也不属于方舟子,而是属于一个九人编委会。不仅如此:当时方舟子之所以会“不愿意”被人收购,就是因为他想要将之据为己有。【155】而在独霸新语丝之后,方舟子确曾有过把新语丝变成商业网站的打算,只是在骗取到了美国联邦政府认可的非赢利机构资格之后——显然是要利用这个资格来开办他的“汉林网络书城”——,这个“投笔经商”的计划才没有落实。【156】一个如此贪婪之徒,怎么可能会放弃“好几个发大财的机会”呢?

 

在编造了上面那个弥天大谎之后,许志强很可能兴奋得一宿未合眼,所以他第二天大清早接着骂罗永浩:

 

“没见过象罗这么无耻的小人!方舟子十年来揭假无数,把自己大量宝贵的时间用来净化国内学术风气,为民众谋利「使其避免受骗」,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却被罗永浩诬告骗钱,其心如蛇蝎之毒,令人发指”。【157

 

许志强的这个帖子发出来后还不到一刻钟,就遭到一个叫“sprewellma”的网友的嘲笑:

 

“被人质疑就心虚了啊,这个质疑应该对方舟子这个‘两袖清风’的人毫无伤害力啊?公布账目不就都结了?”【158

 

是啊,退一万步说,罗永浩举报方舟子,和方舟子举报罗永浩,在本质上不都是互相“抹黑”、互相“报复”吗?凭什么方舟子举报罗永浩就是“避免更多人上当”【159】、“合情合理”因此应该“赶尽杀绝”【160】,而罗永浩举报方舟子就“令人发指”?其实,当时谁心里都明白,这个看似无解的问题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在许志强的脑中和心里,一切事情都应该以他的主子为核心,为起点,为目标——他主子的利益就是他心中的最大利益。也就是因为如此,许志强第二天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忙着上网游说“挺罗朋友”袁越和柴静:

 

“答挺罗朋友兼致土老师柴老师等:方舟子十年来揭假打假无数,铮铮铁骨,一生正气,洁身自好,不仅从未为自己谋取私利,反而树敌无数,身处险境。如果罗永浩有您所说的那怕有一丝丝的正义感或者一点点残存的良知,他都不会说老方是为了骗钱去做这个网站,何况这与老方无直接关系,是方的支持者所为!”【161

 

如果不知道安保基金的内幕,许志强凭什么言之凿凿地说打假基金网站“与老方无直接关系”啊?从另一方面讲,如果不是为了骗取金钱,他为什么要做这个网站,并且常年在新语丝的主页为它提供“一键通”啊?最好笑的是,在许志强的这个帖子下面,麇集的几乎全部都是方粉,但“土老师柴老师”却压根就没有搭理他。倒是有一个叫“干二微博”的网友这样质问许志强:

 

“【假归谬法】如果罗永浩也有个基金,五年没有公布账目明细。方舟子老师会不会要求罗永浩公布明细。如果不公布的话,会不会下一定的结论?”【162

 

毫无疑问,对这个问题许志强早有答案,但他却绝对不会挺着一身“铁骨”、怀着满腔“正气”把自己的答案告诉任何人。事实是,就在前一天晚上,罗永浩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涉嫌基金诈骗的‘打假逗士’方舟子做贼心虚,得知我要带媒体去优酷门口堵他之后,已将优酷的人约到他家去了 ,看他的秃头(准)能龟缩到几时 。”【163

 

一个大名鼎鼎的“少侠”、“斗士”,不仅有“铮铮铁骨,一生正气”,而且还有每年四十万元人民币的经费来提供“安保”,竟然连一个手无寸铁、只会“装剽”的“半文盲”都不敢面对,这得是多大的笑话啊?而比那更大的笑话就是,面对自己的主子被罗永浩吓得躲在家中不敢出门这个新闻,许志强的反应是咧开大嘴干吼道:

 

“罗永浩为打西门子,自己花钱请记者,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自己迄今没得好处;这次为损老方,破罐子破摔,又花钱请记者,老方毫发未伤,气死他[哈哈]”。【164

 

这个帖子透露的重要信息是:许志强把“自己得好处”视为评判胜负的唯一标准,真是不失商人本色。显然,他先前的那些“追求真相”【165】、“追求真理”【166】帖子,都是用来骗人的。

 

五天后,罗永浩发布了“罗眈眈(罗永浩)成功拦截到方怂怂(方舟子)和彭赖(彭剑)并当面对质,无剪辑一镜到底欧耶版”。【167】那个视频被数以百万计的网民观看,而让那些观众最感惊奇的不是方舟子花天价买到的“安保”竟然深藏不露,而是一直号称“没有谁的假我不敢打”的“孤胆英雄”方舟子在罗永浩的面前竟然吓得连头都不敢抬——他很可能还尿了裤子。在当时,方粉们不敢对教主表示不屑,所以只好拿陪伴方舟子并且冒充保镖的彭剑撒邪火,说他“表现的确太弱,感觉脑子不够灵光”。【168】而深知彭剑不易的许志强则这样为他辩解: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何况是遇到流氓?”【169

 

也就是说,“方斗士”是在“彭秀才”的保护下仓皇逃窜的——许书商当然不会觉得那样的场面有多么滑稽可笑。实际上,就在那之前两三个月,自称“熟知老方战略战术”的许志强还曾这样赞颂自己的主子:

 

“现在装可爱已经来不及了,老方的武功盖世,未尝有打过他的,老罗心知肚明。”【170

 

“老方当年风采可见,于今更加勇猛,网络江湖未遇对手,孤独求败。”【171

 

这样一条神奇的舌头,需要配置一张什么样的嘴、一片什么样的脸、一颗什么样的脑袋啊?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一个人长了这样一条神奇的舌头而不当许志强,不找个主子来给溜沟子、舔屁股,他岂不是在暴殄“天物”、辜负造物主的造化?

 

许志强_13.jpg

当方怂怂遇到罗眈眈:他不仅需要彭大傻子来保驾,他更需要许大嘴巴来帮腔

方舟科邪教有四大邪门:方舟子的腿(专用于逃窜),许志强的嘴(专用于溜舔),方玄昌的脑袋(专用于储血),彭大傻的怼(专用于自戕)。上图左侧为许志强的四条微博截图,前两条吹嘘其主子神勇盖世所向无敌,后两条为其主子在罗永浩面前装熊认怂屁滚尿流辩护。上图右侧的背景是罗永浩在2012328日成功追堵方舟子,逼问他为什么不公布黑基金账目。方舟子假装看手机,连头都不敢抬,在彭剑的掩护下仓皇逃进电梯脱离窘境——方舟子事后对其徒众吹牛说:“我理都不理,进了电梯走了”【172】、“最大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都不转过去”【173】。注:在方怂怂被罗眈眈逼成方跑跑之后,许舔舔继续吹嘘其主子“武功盖世”【174】、“所向披糜”【175】,尽管方舟子认怂的画面几乎尽人皆知。实际上,当三个月后五岳散人要登门找方舟子“聊聊”时,有人就这样推测:“据我分析,在散人按门铃的时候,方舟子应该准备好了掏手机,如果散人真进屋,方舟子立刻掏手机,果断看手机。(参考老罗去找方舟子时的视频)”。【176】而事实是,方舟子连“掏手机、看手机”的假动作都没敢做——他放出了两个绿豆芽充当“保镖”实施真人拦截,结果被五岳散人“立此存照”。【177

 

2、只要藏得深,不怕鬼敲门

 

2012330日,新语丝总共“新到”了18份“资料”,而倒数第三份题为《罗永浩堵截方舟子问资金去向 彭剑称让衙门监督》。进入该网页,显示这是《新京报》当天的报道。前面提到,因为批评方舟子恶意构陷韩寒,《新京报》曾被方舟子列入黑名单。所以,方舟子这次给该报解禁,肯定有幕后原因。果然,《新京报》那篇报道的主标题是《罗永浩“堵截”方舟子 追问资金去向》,副标题是《海淀警方对罗永浩之前举报方舟子诈骗称正进一步调查》。也就是说,该文新语丝版的副标题,“彭剑称让衙门监督”,是方舟子伪造的——难怪他没敢在新浪微博推介这篇文章。问题是,为什么方舟子宁肯伪造标题也要“新盗”这篇来自“黑媒体”的黑文章呢?答案非常简单:他就是要假借《新京报》的嘴来宣布,关于黑基金的任何问题都已移交给衙门“监督”了,因此与我们无关了;而当时中国的“政法王”就是一年半前将羊角锤击案钦定为“部督大案”的康师傅,在他的统治下,没有任何“衙门”敢于“监督”与其爱将方舟子“无关“的“方舟子基金”。

 

问题是,“罗永浩‘堵截’方舟子”发生在328日,《新京报》干嘛要隔天报道“旧闻”?这是该报道的第一段话:

 

322日,网络红人罗永浩向警方举报方舟子及其律师彭剑借用科技打假资金之名诈骗(本报323日报道)。前日,罗永浩堵截方舟子和彭剑要求公开资金使用情况,昨日,彭剑回应称公布监督人名单,监督人将会受到骚扰。”【178

 

原来,方舟子在遭到“堵截”之后,在新浪微博上发表了一个题为《罗永浩带人去电视台门口寻衅滋事的经过》的帖子。【172】这个帖子被评论了一万多次,而评论中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罗永浩追问彭剑的那个问题:所谓的“监管小组”或“监督小组”的成员到底是谁?而罗永浩之所以要追问这个问题,又是因为彭剑一周前曾对《潇湘晨报》的记者说过“监督小组成员由两位人士组成,但不方便对外公布姓名”这样的话。事实是,在323日晚接受优酷的采访时,方舟子在监管小组的问题上故意支支吾吾语焉不详地打马虎眼【179】;而三天后,在接受搜狐记者采访时,方舟子一边含含糊糊地说“(这个监管小组)应该是有才对,应该是有的”,一边又非常明确地表示,自己“反对现在让监督小组的人出来解释。”【154】在那次采访中,搜狐还问了方舟子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拒绝和罗永浩当面对峙?”方舟子的回答是:

 

“他完全就是为了搞臭我,带着炒作目的,这是流氓手段。而且他已经告到公安局去了,告到税务局去了,我们让公安局查就好了,何必再跟他纠缠这些呢?如果两个人对峙,那见面肯定吵架,没必要,这样太跌份。”【180

 

这段话,在第二天被方舟子单独挑出来发在微博上【181】,显然是在告诉罗永浩自己已经挂好了回避牌;但他在次日就跌了一个大“份”,让世人知道他连根罗永浩“吵架”的勇气都没有。显然是要“后发制人”找回面子,所以他就在网上祥林嫂般地抱怨罗永浩对自己的“围堵”。当时,一个叫“说了算猪头大将军”(后改为“猪肉包子大将军”、“苏柏桦2333”)的方粉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主子的本意,于是评论道:

 

“既然已经告官了,就乖乖在家里等公安的通知吧。”【182

 

方舟子发帖子的目的之一就是“集思广益”,从教徒那里吸取“养分”;并且,他还有一双氪金眼,能够从漫山遍野的辱骂帖子中,发现鬼火般的“正能量”。而“猪头大将军”的这个帖子,就是他当天晚上的最大收获,所以他不仅马上就转发了那个帖子,他还在第二天跑到土豆网上“回应”惨遭堵截事件时,特意说了“很关键的一句话”:

 

“既然罗永浩已经告到公安、税务部门去了,他那么相信政府,我们就等政府的调查结果好了,还来缠我干什么?”【183

 

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之下,彭剑才敢公开表态:

 

“监督人名单公布后,将受的骚扰、攻击不会比我遭受的少多少…目前不是告官了嘛,那就让公衙门当监督人吧.坦然接受警方调查.”【184

 

“监督人名单公布后,将受的骚扰、攻击不会比我遭受的少多少…目前不是告官了嘛,那就让衙门当监督人吧.坦然接受警方调查”。【185

 

显然,《新京报》注意到了这个新动向,所以才会跑到海淀区公安局询问罗永浩举报之事,并且报道了询问结果。而有恃无恐的方舟子则马上借他们的嘴屙出自己的粪便,宣布“彭剑称让衙门监督”。也就是说,尽管方舟子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管理“方舟子基金”,但管理“方舟子基金”的彭剑却只能看着方舟子的眼色行事。

 

总而言之,对于方舟子黑基金,当时有两件事最为重要:第一,支出账目必须保密;第二,监管小组成员名单必须保密。

 

实际上,和罗永浩这个青皮红心大萝卜一样,《新京报》的骨头也是粉红色的,因为他们在报道彭剑发布的《反骚扰措施》时,只介绍了三项措施中的第二项,而没有报道最关键的第三项:

 

“各募捐项目捐赠的最低金额限定为人民币三百元。在对低于人民币三百元的微小金额款项办理退款手续时,应扣除汇款费用,且我退款方还有权要求对方承担核实工作和退款事务的人力成本开支。”【186

 

彭剑的这项“措施”,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方黑“自证清白”(后改为“风里云飞”)将它截图评论道:

 

“你们这帮穷逼,没钱就别捐!少于300老子都看不上,一概拒收!捐了钱就别问老子怎么花的!你要是想退钱,老子扣你丫手续费误工费管理费!让你丫捐款!@彭剑律师 @方舟子 @罗永浩可爱多”。【187

 

这个帖子被评论了三千多次,转发了七千多次,众人对彭剑的解读除了“乞丐也挑食”之外,就是“乞丐耍流氓”。显然是这个原因,许志强在当天策划建立一个“不接受匿名捐赠,为捐赠者保密,基于信任和支持,可以不公开帐户,可以内部查帐,用于支持打假及保障方先生的安全”的“自愿资金”。【188】这是曹铁牛的补充意见:

 

“涉及到安保的,可以要求相信监管小组的监督,个人放弃查账的权利,免得安保细节外泄!”【189

 

可以有十二万分的把握说,曹铁牛说的话,不仅仅来自方主子的脑袋,而且还来自许老板的心底。

 

四、广东起义歌

 

成功围堵拦截方舟子是罗永浩网红生涯的一座不大不小的高峰,在那之后,他对方舟子黑基金的打击力度逐渐减弱。后来的事实证明,罗旋风虽然声势颇大,但它对方舟子来说,利弊相当:方舟子固然被它刮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但万幸的是,方舟子先天缺乏羞耻基因;并且,如果能够从灰头土脸中捞到真金白银的话,他会主动把自己的脸皮撕下来摔到灰堆里——看看他的这个“要钱不要脸”帖子:

 

“科技打假资金募集网站(www.dajiajijin.org)刚公布了截至昨天收到的捐款。我统计了一下,自从罗永浩这个月开始‘质疑’该资金以来,共收到149笔捐款,合计146千多元。昨天下午罗永浩演了出追堵大戏,估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人捐款。既然该资金被罗永浩称为‘方舟子基金’,我就代表大家感谢他的宣传。”【190

 

除了帮助方舟子从脑残粉那里忽悠到不少金钱之外,罗永浩的那次“举报”所得到的唯一实质性成果就是他的举报被海淀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正式受理”。【191】而这样的成果不仅没有伤及方舟子的一根毫毛——这也是他胆敢“坦然接受警方调查”的底气所在——,反倒被方舟子用来反复给自己的黑基金洗白(下详)。不仅如此,如上所述,“罗旋风”还把《南方周末》对方舟子黑基金的调查报告刮得近乎无声无息。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非常喜欢和罗永浩斗,因为对于一文不名、信誉扫地的他来说,碰瓷“罗装剽”是一笔包赚不赔的买卖。可惜的是,他当时的对头并不仅仅是罗永浩。

 

1、孙延宏要账

 

2012330日,也就是在罗永浩爆炒安保资金丑闻即将收场之际,一个名叫孙延宏(网名“批判性思维启蒙”)的人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本人作为安保资金捐款人对 @方舟子 @彭剑律师 的公开信。捐款证明: @罗永浩可爱多 @刘戈 @司马南 @王志安 @石述思”。【192

 

孙延宏的那封公开信虽然总共开列了12条“说明”,但其核心思想却只有两个:第一,要求公开基金账目;第二,要求公开监管小组成员名单。如上所述,方舟子利用黑基金骗钱的前提就是黑箱操作,因此是他绝不可能答应孙延宏的要求的。在一般情况下,方舟子对付这类要求的“方式”、“方法”就是猜灯谜、打中医,即顾左右而言他,假装看不见。但第一是因为孙延宏的这个帖子被方黑大量转发,第二是因为孙延宏亮出了自己曾向方舟子捐献了五万元人民币的证据——这使他一下子成为方舟子当时的最大金主——,导致方舟子亲手制定的“非捐款人无权利要求公开账目”【193】这条“方法”立即失效。迫不得已,方舟子对孙延宏做出了公开回复。

 

方舟子的《对捐款人“批判性思维启蒙”公开信的答复》一文虽然长达八条一千多字,但其中心思想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坚决不能公开基金账目,理由仍旧是“公开安保资金的账目有可能泄露安保细节,会影响到我的人身安全和私生活”。【194】其实,方舟子的理由连傻子都糊弄不了:不仅罗永浩早就把它驳得一钱不值,说它“可笑”【195】、“弱智”【196】,连孙延宏本人都在公开信中将之直斥为“借口”【197】。而一个自称“智商高超”的人之所以非要拿这么可笑、弱智的借口来搪塞一个正当的、合理的、简单的要求,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他的那个账目见不得光——这是方舟子在六年前说的话:

 

“只要你是在公开透明地运作,把你的资金去向都公布出来,把你打的这些假的事例都公布出来,能够让大家公众共同来监督的,就不可能掺假。为什么会有假?假的东西都是偷偷摸摸在干的,见不得人的,如果都很阳光、公开透明,是不可能掺假的。”【198

 

你看方舟子抽方是民的脸,下手有多狠?

 

实际上,方舟子对孙延宏的“答复”,最大看点既不是他装疯卖傻继续拿弱智借口当作拒不公开基金账目的理由,也不是他摆出小主子的架势使性子,以“离开这个国家”来威胁中国社会——显然是以为自己的离去必将导致中国社会的道德水准急剧沦丧——,而是他羞羞答答半遮半掩地透露出了那个子虚乌有的“监督小组”的信息:

 

“安保资金监督小组目前由4个人组成,一个是著名大学教授,一个是著名医生,两个是企业高管。这不是公共基金会,他们没有义务公开身份,是否要公开身份必须尊重他们的意愿。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公开其身份有可能遭到流氓的骚扰、攻击,所以我反对公开他们的身份。监督小组成员能够接触到安保细节,因此只能由我充分信任的人组成,而不可能由像你这样的陌生人担任,虽然你不怕骚扰而且自荐。”【194

 

方舟子后来对孙延宏说,“其实我对监督小组成员信息已透露得够多了,了解我的交往的人都不难猜出他们是谁。”【199】而他所“透露得够多”的“信息”,就是上面这段话。毫无疑问,方舟子所说的那个“著名医生”就是他的“御医”、那个可能连处方权都没有的武警总医院病理科庸医、伪医纪小龙【200】;那个“著名大学教授”就是那个最近刚刚死去的清华退休教授赵南元【201】;而那两个“企业高管”,一个肯定是方舟子的水军司令吴兴川,因为他对自己的身份认证就是“企业高管”【202】,另一个则肯定就是时尚廊掌柜许志强。可笑的是,几年后,方舟子又极力否认吴兴川是监管小组成员(下详)。由此可知,那个小组完全就是方舟子亲手拼凑或信口编造的——而这个漏洞,当时就被人看破了。这是一个叫“幸遇山大王”的新浪微博用户发的帖子:

 

“彭剑说,资金会接受内部监管小组的监督,监督小组成员由两位人士组成,但不方便对外公布姓名O网页链接 方舟子却说是四位。两人说辞相互矛盾,这是什么原因呢?”【203

 

还有一个叫“只配抬扛”的新浪微博用户发帖子说:

 

“方舟子在文中说,‘安保资金监督小组由4个人组成’,而彭剑接受潇湘晨报采访时说,‘资金会接受内部监管小组的监督,监督小组成员由两位人士组成’(322日)O网页链接 ,两人怎么会连监督小组人数的说法都不一致,这小组真的存在吗?”【204

 

对于这个问题,罗永浩的回答十分干脆:

 

“因为事先没公布,现在凑到几个就是几个。”【205

 

显然,罗永浩的回答是对方舟子不小心露出的破绽的唯一合理解释。也就是因为如此,那个监管小组成了方黑们的恶搞对象:

 

陈村:“方舟子安保基金据说有个监督小组,影子小组成员失踪中。如再不出现,建议在清明节顺便给他们上香。虽无列名,也为打假事业做了牺牲,值得追思。”【206

 

孙海峰:“【真相大白】#方舟子假基金#彭剑律师说,监督小组由2人组成;方舟子说,监督小组由4人组成。 博友评论:监督小组由2个孕妇组成!”【207

 

难怪许志强在那天晚上会悲愤莫名,又是“怒而难眠!”【208】,又是“非常的难过”【209】。其实,他当时的真实感受应该是“非常的害怕”——害怕自己被现原形。倒是当时尚是方粉的王志安坐不住了,他站出来给方舟子站台道:

 

“方舟子这篇公开回复写得蛮好。”【210

 

事实是,“方舟子这篇公开回复写得”根本就不是什么“蛮好”;恰恰相反,它是非同一般的烂:罗永浩就说它“本质上还是耍赖,因果关系也説反了”、“煽情”【211】,而“寒战”初期重量级韩黑、也是最早变成方黑的韩黑“红水西三”连夜撰写了一篇文章,逐条驳斥方舟子的狡辩——这是他驳斥方舟子关于“监管小组”的那段话:

 

“你举贤不避亲也没有关系,但既然你说有监督小组,却以可能遭到流氓骚扰为由拒绝公开他们的身份。如果现在这个理由成立,那以前呢?再说,既然成为监督组成员是可能遇到危险的,那四个人还愿意成为成员,那么就意味着他们愿意承担这个风险。如果怕承担,又何必做这个成员呢?还有,既然监督组成员又不公开,监督过程又不公开,账目也不公开,请问设立这个监督组意义何在?”【212

 

也就是说,方舟子的“答复”所产生的最大后果,就是把那个子虚乌有的“监管小组”放到炉火上烘烤,其结果就是,与他反对公开基金账目的理由一样,他反对公开监督小组成员的理由也被人驳得体无完肤,而这些人之中就有孙延宏:

 

2.方舟子自称出于担心监督小组成员受到攻击而不能公开这些人的名单,但是方舟子和彭剑律师却在一年半前即公开了实名捐款的房淑霞大姐的信息,并在最近又多次转发房大姐的微博,可见方先生担心别人被攻击的理由被方先生自证不能成立。

 

3.打假基金小组成员实名公开多年,彭剑律师、房大姐不仅实名而且连办公场地址都公开并未受到任何人的攻击,监督小组担心被人攻击而匿名的借口完全不能成立”。【213

 

所以,孙延宏从方舟子的“答复”中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

 

“方舟子及彭剑在安保资金监督小组的事情上,存在着严重的诚信问题,杜撰了监督小组的存在,也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行驶监督权,欺骗了捐款人以及信任他们的公众。”(同上。)

 

其实,方舟子不仅从来就不关心自己的教徒遭到方黑的攻击,恰恰相反,他对那样的攻击非常期盼,因为根据他的经验,那些遭到攻击的教徒会对他更加死心塌地、对方黑会更加仇恨。实际上,方舟子就常常怀疑自己的教徒们也怀有这样的幸灾乐祸心理,所以他才会动不动就说这样的话:谁谁“巴不得让方舟子吃点官司的苦头”【214】、谁谁“巴不得社科院把我妻子的硕士文凭吊销了才甘心”【215】。而方舟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猜忌,又完全是根据“由此及彼”、“知己知彼”、“将心比心”这样的“方氏科学原理”。【216】所以说,方舟子拒不公开监管小组名单为理由,完全是他编造的。

 

问题是,除了为黑箱操作诈骗金钱留下足够的空间之外,方舟子还有没有其他理由?

 

现在看来,监管小组的那四名成员中,纪小龙和吴兴川都是实名上网,赵南元虽然披件“荒川围脖”的马甲,但其真实身份却近乎公开。只有许志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生怕露出什么马脚。换句话说就是,如果方舟子拒绝公开监管小组名单的理由含有点滴真实的话,那么它就是为了照顾许志强。事实是,在当时,那个头脑简单的曹铁牛就像是接受了许志强的特别指令似的,发疯般地发帖子,其内容就是制造“坚决不能公布监管小组成员名单”的舆论:

 

“如果此时老方公布监管小组的名单,那么会给同样是做奉献的他们带来多少困扰?”【217

 

“面对方黑空前大团结,和各种没有底线的下作手段。监管小组绝对不能公开身份!”【218

 

“老方不能用监管小组的安全做代价来证明彭律师资金管理的规范!”【219

 

曹铁牛的帖子只得到一个叫“李靖之独立评论”的方粉的附和:

 

“老方也许是真的无可挑剔,但是不保证监管小组的人也没有瑕疵。公开了他们的身份,攻击方的人就可以去攻击他们了,就好像攻击不到方就去攻击他老婆一样。哪条法律规定监管小组有义务公开了?”【220

 

这个帖子下面没有一条评论,只有一个转发,而转发之人,就是“监管小组”中的那个“企业高管”许志强。【221】显然,许志强对自己的方粉身份被公开的可能性吓得要死。问题是,为什么勇于身披马甲头戴面罩跟着主子打打杀杀的许志强,那么害怕自己的马甲面罩被扒呢?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既知道自己当时是在作恶,也知道自己的主子不仅是一根恶棍,而且还是一个谎王。

 

其实,那个孙延宏在与方舟子和彭剑交手仅仅几个回合之后,就能够得出方舟子与彭剑联手诈骗金钱的结论,而许志强从1987年起就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从1998年起就与方舟子狗扯羊皮,他怎么可能会对那么明显的事实都看不清楚?而恰恰就是因为明知自己的主子是个骗子,所以许志强才会对孙延宏的公开信和主子的“答复”采取或者装聋作哑或者装疯卖傻的态度,即把矛头指向韩寒和罗永浩:

 

“韩寒的版税几千万,广告代言几百万,而方粉自愿捐款的区区几十万,却要遭到罗的迫害!”【222

 

“罗永浩是在帮助骗子!”【223

 

这个贼喊捉贼般的反应充分说明,许志强对安保资金黑幕的了解很可能比彭剑还要多,所以他才会避实就虚,转移目标,并且还装模作样地“非常的难过”【209】——好像他的“方先生”真的要离他而去、中国将更加令他“绝望”似的。

 

实际上,方舟子对孙延宏的那篇“答复”,最大看点并不在于方舟子究竟说了些什么,而在于他没说什么:该“答复”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你不同意我们的条款,我就把你的捐款连本带利退还给你”这个“原则”。所以易天这样嘲骂方舟子:

 

“罗永浩质疑基金,彭剑直接退钱,还假装慷慨撇清,连本带利归还。捐款5万元的捐助者出来质疑,开始躲闪。这件事说明,@方舟子 处理事件的方式愚蠢无赖,用小钱羞辱别人,却没想到这种方式不能摆平事端。遇见耍大票子的,哥俩就羞辱自己,舍不得说连本带利归还了。怎不叫人可怜见也么哥~~”。【224

 

“方舟子,当初捐的时候很满意,现在不满意了,你是否可以退钱呢?!!罗永浩的钱你不是很利索的退了么?!五万元舍不得了,是吧?! ”【225

 

还有一个叫“自证清白”的方黑这样写道:

 

“我还以为方舟子在钱财上是真的牛逼呢,没想到是装的。@罗永浩可爱多 只捐了1000块,所以罗永浩质疑方舟子的时候他可以牛逼哄哄地施舍给罗2500@房淑霞6 @批判性思维启蒙 人家捐了5万,稍微问一下钱怎么花的,方舟子就在那发飚,却绝口不提退钱的事了”。【226

 

实际上,当时“呼吁”方舟子用孙延宏、房淑霞捐献的五万元钱砸到他们脸上的声浪几乎震耳欲聋——罗永浩、李海鹏、李剑芒、陈村、易天、孙海峰等大牌方黑都跟着起哄,李海鹏就说:“@方舟子 老师,把钱摔他们脸上,让他们瞧瞧你的骨气”【227】——,但“方舟子老师”不但没有摔钱的“骨气”,他连“回应”的“蛹气”都没有。也就是因为如此,许志强再次通过作伪证的方式来给主子站台,妄图证明自己的主子确实是“一个最不爱财的人”:

 

“曾有朋友托我拿一万元现金给方先生,说明就是要给方及家人自用,不管是请保安还是请保姆,方先生拒绝,逐转给彭律师的安保基金。很多朋友不仅关心方先生及其家人的安全,同时也希望他们生活得更好。自愿捐款的人,是敬佩方先生的无私,也因方先生的无私而完全信任他。”【228

 

许志强马上就因为这个帖子而受到了主子的提携,他评论道:“我不缺生活费用”。【229】而事实是,方舟子当时不仅正在利用“安保人”开着“安保车”接送自己的老婆上下班、孩子上下幼儿园,他还正和刘菊花把安保基金当作自家非法开办的“语丝书屋”的运营资金(下详)。

 

那么,为什么说上面那个帖子是许志强作的伪证呢?理由非常简单:他当时隐藏得那么深,不是深层次方粉,根本就无法知道他是方舟子的钱耙子。而既然这个金主是资深方粉,他干嘛不把钱直接交给方舟子或者彭剑,而是要脱裤子放屁,通过许志强这个不为外人所知的“托儿”呢?实际上,在编造了上面这个瞎话的二十多天后,许志强又编造了一个“我亲眼看到有人要捐一百万给他个人”的瞎话。【230】如果这个“百万英镑”的故事为真,许志强为什么在最初要拿“一万英镑”的故事来证明“方先生的无私”呢?没听说过“曾经沧海难为水”这句话吗?所以说,许志强的那张嘴,完全就是一个编造瞎话、制造谣言的机器。而方舟子呢?他因为孙延宏让自己丢了大脸,后来竟然指控对方“造谣诽谤彭律师做假账”、“建议彭律师起诉孙延宏损害名誉权”【231】、并且扬言“不能放过这种人。”【232】你看他像不像是天下第一毒蛇?

 

2、刘嵘造反

 

孙延宏引发的风波还没有完全平息下来,方舟子的另一个金主也造反了。44日,新浪微博认证为“荣晖集团董事长”的“广东刘嵘”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再一次就@批判性思维启蒙 致方舟子彭剑的公开信中,第12347910的内容,本人做为安保资金捐款人,深表赞同。在此,也希望当时的捐款联系人@彭剑律师 做出解释。同时就@方舟子 对捐赠人冷嘲热讽的行经表示公开谴责”。【233

 

查刘嵘的新浪微博,他第一次提到方舟子是在20112月,回忆他第一次到洛杉矶时被方舟子接机,并且住在方舟子处。【234】刘嵘第二次提及方舟子是在两个月后,内容是与网上著名的左棍“染香”联手力挺当时正被抄袭丑闻缠身的方舟子。【235】但几天后,显然是看不惯方舟子通过晒其签名和所谓的“彩蛋”来给自己的语丝书屋招揽生意,刘嵘转发了“拉手网”的一个公益帖子,并且@给方舟子,告诉他:“你该转的是这一条”。【236】也就是说,刘嵘对方舟子的贪婪、自私、吝啬本性早就知道。但是,在2012229日,也就是全球上百学者联署公开信、要求刘菊花的母校调查菊花案那天,刘嵘仍旧对那些学者破口大骂:

 

“这就是无耻的公知。找不到方舟子的破绽,竟无耻地去欺负他的妻女”。【237

 

据刘嵘后来透露的信息,他不仅是方舟子的云霄老乡,他还是方舟子的云霄一中校友;而在新语丝网站,方舟子曾专门为刘嵘设立了一个专辑,“刘嵘诗集”。总而言之,与许志强一样,刘嵘是方粉乡党帮中的一员,相当于方家亲兵的外围。但是,方舟子对孙延宏的态度,把他激怒了,所以他才会公开谴责方舟子。而在方粉中,最早发现刘嵘反水之人就是整天无事在网上闲逛的曹鹏辉。这是曹铁牛对刘嵘的本能反应:

 

“又一个把捐款当做施舍,以为自己是大爷的‘领导’出来喊号了,真有意思!”【238

 

在新浪微博,许志强的主要关注对象就是曹铁牛,所以,他肯定在44日这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闽南老乡加教友已经变黑。可是,许志强对刘嵘的“反帖”做出反应,却是在四天之后。原来,曾向方舟子的黑基金捐献了五万元的农妇房淑霞【239】在因为挺孙而遭到方粉围攻之后,终于明白了这样的道理:作为方粉,仅仅捐金献银还远远不够,自己还必须永远都与主子保持完全一致,所以她这样向刘嵘进谏道:

 

“房淑霞向刘总问好,我认为彭剑不该公开基金支出账目。首先捐款人意愿就是帮助方舟子,方舟子是受益人,他信任彭剑,我们就不必了解明细。其次公开明细,哪个人还敢给方舟子当保镖?方舟子的安保重要,安保人员自身的安全也同样重要!至于方舟子讽刺捐款人不用在意,看人看主流,金无足赤人……”。【240

 

而许志强的反应就是转发房淑霞的这个帖子,并且这样评论道:“气度和格局”。【241】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是:不论主子的气度与格局是多么的渺小和可笑——早在2005年,李海鹏就告诉方舟子“你格局太小”【242】——,但作为方粉,我们都应该有包容理解主子的“气度和格局”。实际上,许志强就是这么说的。这是他一周后发的帖子:

 

“可惜大陆这些知识分子,江湖习气太重,胸襟格局都太小,如果连方舟子这样正直无私的人都容纳不了,实在没希望了。”【243

 

也就是说,即使连方舟子本人都承认自己有私敌、自己要假公济私公报私仇,许志强仍旧有脸继续吹捧自己的主子“无私”。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有一条铁律,那就是,一旦你染上了“方黑”的病菌,你就只能一直黑下去,再无其他选择。

 

大约在2012429日,孙延宏在新浪微博发起了一个投票,题为“您对涉及安保资金监督小组问题上的有关看法是?”,其中一个选项是“小组不存在,方彭属于预谋欺诈”。【244】很可能是应对这个投票,刘嵘再次发帖,揭露那个黑基金的老底:

 

@方舟子 被肖雇凶袭击后,我致电老方,建议他从云霄雇12人,出外时随行保护,我可承担部分费用。老方告诉我,@彭剑律师 等人正筹办安保基金,有什么建议或捐赠可直接与彭联系。我与彭电联几次,深感他的不专业,也担心他的操守,但碍于已跟老方有约,还是为安保基金捐了款。@批判性思维启蒙”。【245

 

如上所述,安保基金就是在方舟子的亲切关怀和亲自指导下建立起来的;并且,根据《南风窗》的报道,早在羊角锤击案发生之前,方彭二人就开始谋划此事了【246】,就像他俩四年前在武汉市江汉区法院作出判决之前就已经开始谋划建立“打假基金”一样。而按照方舟子的说法,打假基金是因为他被武汉法院判处罚款,有方粉要替他缴纳罚款;安保资金是因为他遇袭有方粉要塞钱给他请保镖;但他不愿意接触金钱,所以由其他人建立基金。而上面这个帖子,从一个侧面说明,方舟子当时确实参与了安保基金的建立和运行。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才会跳出来与刘嵘割袍断义:

 

“我要是当初收了你的钱,你现在是不是就可以更加心安理得地公开我的安保计划?以后请别再对别人自称是‘方舟子的老朋友’。方某有很多朋友,但没有一位会去和方黑抱团的。”【247

 

事实是,刘嵘的这个帖子不仅触动了方舟子的神经,它还让许志强如同过电一般亢奋起来,他接连发了七个帖子——这是他的第一帖:

 

“老方真要爱财,方法很多。既然相信老方,自然也就相信老方所相信的人。彭律师为老方的事,没少付出,亦得罪不少人,老方也许觉得有愧于彭。彭的安保资金,或许真有瑕疵,但不是大过,做为朋友或支持者,不应在此时评议,让亲者痛,仇者快。退一万步,区区几十万,让他们挥霍,又如何呢?”【248

 

这个帖子不仅第N次证明许志强确实是方舟子行骗的帮凶,而且还证明许志强确实把方舟子当成了自己的主子,所以他才会提出“既然相信老方,自然也就相信老方所相信的人”这样的“盗理”。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个帖子还说明,许志强对其主子与彭剑之间的关系、对那个黑基金的黑幕都知之甚多,所以他才会要“退一万步”,并且使用“挥霍”这个动词——他后来解释说,自己那是“故意夸张”【249】,天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许志强这个安保基金的监管人,心中早已认定,其主子挥霍安保基金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二字明白无误地说明,许志强知道“挥霍”基金之人就包括他的主子,而不可能仅仅是彭剑一个人;而那个“让”字的主语,就是他许志强在内的“监管小组”。四年后,许志强的上述言论被翻了出来,一个叫“微醺-岁月”的人惊呼道:“许志强还有这么无耻的言论?”【250】万幸的是,许志强当时正处于装死状态,所以,他连装聋作哑这个“最后一招”都不需要了。又过了四年,王志安透露了下面这个故事:

 

“我调查方舟子诈骗安保资金时,一直想采访赵教授而未果。赵是安保资金四位监管人之一,我公布方舟子诈骗证据后,四位监管人曾经和彭剑一起审核过账目,赵南元看到发票后,当场斥责说太多开销不该报销,但他碍于和方舟子的友谊,并没有公开出面斥责方舟子和彭剑。”【251

 

可以肯定地说,许志强早就知道那些“不该报销”的“开销”;但与赵南元不同,他认为所有的开销都应该报销。

 

事实是,许志强让主子任意“挥霍”基金的说法根本就不是什么“故意夸张”,而是他一直的想法。原来,就在许志强编造“曾有朋友托我拿一万元现金给方先生”这个瞎话之时,一个叫“衍水狂客”的新浪微博用户对许志强说:“信任也可以要求公开,公开并不代表不信任”。【252】这是许志强对他的“回应”:

 

“安保资金因为涉及安全措施,不宜公开帐户细节,这早已有事先说明。捐款者应了解清楚再捐较妥。其实,即使这些钱完全捐给方先生彭律师支配使用,也只是区区几十万,我相信真正支持方先生的人,是不会介意的。”【253

 

这个回帖说明,许志强当时心里清楚得很,安保资金是由方舟子“完全……支配使用”的;并且,几十万元对他来说,只是“区区”而已——他有相当宏大的目标。

 

2012429日的夜晚,对于许志强来说,又是一个“为主而战”、“怒而难眠”之夜。这是他在凌晨四点多钟发的帖子:

 

“很多朋友,实际上是想直接送钱给老方,从各方面帮助老方,何奈老方太过清高,也无物质欲望,统统拒绝。”【254

 

许志强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刘嵘就扇了他一记耳光:

 

1当时我没有直接给钱方的意思或表示,只是说可以承担请人的相关费用或由我从广州派人去北京2自始至今我完全不了解彭剑安保计划的内容,谈不上什么心安理得对外说3至今我仍认为安保基金不该有,方是受了彭剑的蛊惑”。【255

 

显然被抽得太疼,许志强编造了下面这个瞎话:

 

“了解方先生的人,应该很清楚他对金钱的态度,我亲眼看到有人要捐一百万给他个人,被他拒绝。有人拿帐目做文章,责备求全,鸡蛋里挑骨头,对方先生无异是种羞辱,我不能不怀疑这些人的动机。”【230

 

如上所述,在编造这个瞎话之前,许志强刚刚编造过“曾有朋友托我拿一万元现金给方先生”的瞎话。可以有相当把握地说,许志强所谓的“亲眼看到”就是“亲嘴撒谎”,就像赵南元说“我曾亲眼见他拒绝过担任教授的邀请”【256】一样。事实是,许志强的这个谎言就来自他的主子。原来,从那个“打假基金”成立之时起,方舟子就一直散布这样的谎言:之所以会建立这个黑基金,是因为有人要直接给他“塞钱”,但他不肯接受。【257】而如上所述,早在“很多人”有机会“表示要捐款给我”之前好几个月,方舟子就已经和彭剑谋划“打假基金”了;而那个所谓的“很多人”,不过就是新语丝上的几个方粉——其中极可能还有方舟子和刘菊花的马甲——说说而已。可是,到了20123月,面对安保资金丑闻的大爆发,没羞没臊的方谎王又编造出了一个新的瞎话:

 

“许多人想直接捐款给我表示对打假的支持,特别是我遭遇肖传国雇凶袭击那段时间,甚 至有大款从外地赶来要当场给我一百万元雇保镖,都被我拒掉了。”【258

 

毫无疑问,方舟子的这个瞎话就是许志强“亲嘴撒谎”的谎源。而之所以说许志强的“亲眼看到”是一个谎言,理由之一就是,假如那是真的,许志强当时应该马上就给主子站台——因为那相当于一个人的本能反应——,而不是拖到将近两个月之后,更不应该在那之前编造“曾有朋友托我拿一万元现金给方先生”这个瞎话。实际上,只要方舟子拒不公开基金账目,许志强即使辞去时尚廊的工作整天在家编造这样的瞎话也于事无补。恰恰相反,方舟子一伙只要公开账目,则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并且一劳永逸——这是一个叫“飞花摘叶-Drinking”的新浪微博用户冲着许志强说的话:

 

“了解方舟子的人,应该很清楚他低下的人品和文品,他借助名人炒作,让安保基金收到更多钱(有数据可查),对方舟子来说无异是种营销手段。如果真如你说的,方舟子更应该公开他的账目,一来可以证明你的眼光,二来看出他对金钱的态度。普京说过‘谁不愿公示财产,就一定是贪官!一个是禽兽不如的东西。”【259

 

可惜的是,方、彭、许这三人全都假装搞不懂如此简单的道理,所以他们才会搞这种欲盖弥彰的骗人把戏。可笑的是,在打韩寒之时,许大糊涂突然间变成了许大明白,说:

 

“很简单的道理,很容易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事而不去做,只有一种可能,假的!”【260

 

这和方舟子在打假基金刚刚成立之时也懂得“假的东西都是偷偷摸摸在干的,见不得人的,如果都很阳光、公开透明,是不可能掺假的”这个大道理几乎一模一样。换句话说就是,方舟子、许志强嘴里的那些“科学”、“理性”、“道义”、“逻辑”全都是由《方舟科邪教权威官方专用大辞典》来定义的,而这部圣经的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所有的一切都要以主子的利益为核心,为起点,为目的。”也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是在造假,所以方舟子在转发许志强的“我亲眼看到有人要捐一百万给他个人”这个瞎话帖子时,装出一副比窦娥还要冤屈一万倍的嘴脸说道:

 

“就是知道对我是种羞辱,所以才不停地鼓噪这件事。”【261

 

问题是,一个举世闻名的“打假斗士”,当时既可以通过公布账目来自证清白,又可以通过把捐款摔到捐款人的脸上来堵他们的嘴,可他却宁肯接受这种羞辱也什么都不肯做。而就是这样一个铁公鸡,不仅自称是“最不爱财的人”,连许志强也反复这么说。所以说,不仅方舟子、彭剑是骗子,许志强更是一个骗子——一个更大的大骗子。

 

许志强_14.png

科邪盗义记心间,主仆联手搞诈骗

2012429日,继广东方粉孙延宏之后,另一位在广东定居的闽籍方粉“刘嵘”也站出来质疑“安保基金”,并且透露当初是方舟子向他推荐彭剑的,而他只经过几次电话交谈就发现彭剑形迹可疑(1)。为了堵刘嵘的嘴,方舟子运用话术暗示刘嵘当初要直接塞钱给自己(2)。眼见主子造谣,许志强马上身披马甲上阵助拳,先为安保基金哭穷说,“区区几十万,让他们挥霍,又如何呢?”(3)接着编造谣言给主子站台,说确实有很多人要直接给其主子塞钱(4)。许志强话音未落,刘嵘出手抽了方舟子一巴掌,说自己当初根本就没有直接给方舟子塞钱的意思(5)。看到主子被打脸,许志强气急败坏,先是不指名咒骂刘嵘是“方黑”(6)、接着继续为安保基金哭穷(7),最后编造了自己亲眼看见有人要给其主子塞一百万但却被主子严辞拒绝的故事(8)。方舟子当天就转发了许志强的谣言帖子(9)。

 

五、菊花革命歌

 

对于方舟子的黑基金来说,20123月是名副其实的“黑三月”——方舟子从20123月起停止在新语丝上发表其微博合集,与之关系极大,因为他心里明白,把那些帖子聚集起来供世人瞻仰,岂止是在给自己“立此存照”,那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1、南周揉碎玻璃心

 

无论如何,黑三月的阴霾,在四、五月间慢慢散去,方舟子也终于可以重操其“吃饭睡觉打韩寒”的“正事”。也就是因为作恶不止,所以在六月份新浪微博上爆发了“方菊花革命”,其标志就是成千上万的网民不惧方舟子向全社会发出的恫吓和威胁,主动要求成为他的“追究”对象。【262】方舟子当时的尴尬境况,可以从他的倒打一耙文章中窥见一斑:

 

“在我宣布将要追究诽谤我家人者的法律责任时,就有很多微博用户跳出来辱骂我家人,求被告。他们很清楚新浪会保护他们,我即使想要起诉他们也找不到人。新浪微博不仅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最佳造谣机器’,更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最佳诽谤机器’,连几岁的小女孩也未能幸免。作为一个父亲,我不过是要尽量保护自己的女儿,而在一个唯利是图、流氓横行的社会,这成了奢望。我曾经计划让我的女儿在国内接受完基础教育,让她能够欣赏中文之美。而我现在想的却是如何尽快让她去别的国家健康成长。这个国家现在不配有她。”【263

 

其实,在当时,谁都知道,无论新浪微博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最佳造谣机器”还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最佳诽谤机器”,其原动力都是来自方舟子和他麾下的网络暴徒;而他之所以要把自己的女儿抱出来当道具,与22个月前刘菊花抱着宝宝“报案”完全是出于同样的目的,那就是因为他造谣、诽谤的犯罪行为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以致他不得不改变策略,把明火执仗般的敲诈作恶改成碰瓷乞讨。

 

“方菊花革命”爆发后的第十天,2012621日,《南方周末》“以头版头条和四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他们酝酿了三个多月的倒方文章。虽然方舟子从2004年起就对《南方周末》骂骂咧咧,但在他的心中,这份报纸的分量仍旧极重,所以他才会称那几个字是“金字招牌”。【264】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当该报在2010年不请自来,主动加入方舟子组织策划的对“肖氏反射弧”的围剿时,方舟子几乎乐颠了馅儿。【265】方舟子对《南方周末》这个因爱生恨的情结,直接导致他对《南方周末》的倒方文章做出近乎心理崩溃般的反应:他在网上嚎啕痛哭了将近一个月,不仅撰写了两篇《〈南方周末〉是如何构陷我的》,他还发了数十条帖子,其中一条含有四个“牛逼”【266】,是继这个“从不说脏话”的打架斗士五个月前骂财经网为“二逼网”【267】之后的“脏话”大井喷。不仅如此,方舟子、刘菊花这两口子还极力鼓动、支持其手下暴徒列队到《南方周末》总部举行撕报抗议活动【268】;方舟子本人特意跑到清华大学给那里的“非韩粉”学生讲解“《南方周末》抹黑我的报道”【269】。最好笑的是,在方舟科邪教正式成立大会上,方舟子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家应该能够听得懂我的话吧?不会像《南方周末》说的我讲的很多话有多么难听懂。”【270】由此可知,方舟子的那颗玻璃心被《南方周末》伤透了。

 

事实是,早在被《南方周末》“构陷”之前两个多月,方舟子这个人类历史上绝无仅见的“变态双狂”——构陷他人狂与被迫害妄想狂——就已经在抱怨“南方报系……变态地构陷我”了【271】;而在被《南方周末》“构陷”之后,方舟子马上把撰写该文的两位记者(陈鸣、叶飙)拉上《【云霄方氏】中国不良记者名单》,前者的罪名是“造谣、诬陷、孙海峰枪手”,后者则只有“造谣、诬陷”两大罪名。可以有十二分把握地说,方舟子在那些天里不仅给“南方周末”小纸人的身上扎了无数根大头钉,他最后还用沾着吐沫的双脚把那个小纸人狠狠地碾成了齑粉。

 

 

许志强_15.jpg

尖酸刻毒,睚眦必报;滴水之仇,涌泉相报

 

《南方周末》的倒方文章共有两篇,第一篇题为《方法:方舟子与他所影响的论战法则》,专门盘点方舟子起家的陈芝麻烂谷子,所以方舟子说它是“重点推出”、“篇幅长得多,也有意思得多”。【272】而事实是,那篇文章非常无趣,所以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陆晔——曾是刘菊花剽窃对象之一——引用“一网友评论”说:

 

“看这么长的文章没必要。一块肉是不是臭肉,吃一口就知道了,不用吃完。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烂人同样不用看完他的所有事迹。”【273

 

《南方周末》的第二篇倒方文章题为《打假资金:没有时间表的“透明”》,矛头直指方舟子的黑基金,其“核心提示”是:

 

“旨在保护方舟子人身安全的‘安保资金’运作一年半累计支出超过59万。只有在美国黑水公司做过雇佣军的精英才能拿到一年50万的价码”;其开篇第一句话是:“在遭到质询近3个月后,两笔公开募集、用于支持科技打假的资金仍未公开信息。”【274

 

难怪方舟子在四年后还要咬牙切齿地大骂该文作者是“无耻之尤”、诅咒他“会下地狱”。【275】根据方舟子引证的文章,叶飙的唯一罪行就是撰写了《打假资金:没有时间表的“透明”》这篇文章。

 

实际上,《打假资金:没有时间表的“透明”》的骨架和内核几乎全都来自《方舟子陷害肖传国始末》的第五章《吸金》,所以方舟子在其洋洋万言的叫骂文字中,只敢用这么一段话来告诉他的读者“南方周末是如何构陷我的”:

 

“本期《南方周末》发的两篇关于我的报道,一篇是《打假资金:没有时间表的“透明”》(记者署名叶飙,真名张俊彦),炒‘打假资金’和‘安保资金’的冷饭。关于这两个资金的情况,在罗永浩诬告我时,我已在文章中和接受采访时已多次做过说明,但《南方周末》对此置若罔闻,继续配合罗永浩把这两个当初由于我个人拒绝接受捐赠而由朋友发起的支持、保护我的资金募集,当成是我敛财的工具,把资金管理中存在的某些有争议之处,说成是我的问题,甚至连弱智的推理,也是从罗永浩那里搬来的,例如报道开头第一句话就是:‘旨在保护方舟子人身安全的“安保资金”运作一年半累计支出超过59万。只有在美国黑水公司做过雇佣军的精英才能拿到一年50万的价码。’在他们看来,安保费用只能用于雇人,而且只能雇一个人,且不说把精英保镖的价码定为一年50万完全是无知之谈。而彭剑律师出示的与《南方周末》记者的往来信件也表明,报道中对采访彭律师经过的描述,纯属谎言。”【272

 

上面这段话中的最大谎言就是方舟子重复了无数次的说法,即那两个基金都是“由朋友发起的”;事实是,它们都是由方舟子本人“发起”他的“朋友”创办的。其实,方舟子的这个谎言已经被《南方周末》的文章捅破:

 

“这些线索显示,早在方舟子所称的‘由头’之前,‘打假资金’的推出工作已在幕后开展,这些工作都与彭剑密切相关。”【274

 

可惜的是,他们当时似乎尚不知道,安保基金的“幕后推出工作”也“早在方舟子所称的‘由头’之前”就开始展开了。

 

方舟子上面那段话中的第二大谎言就是,方舟子暗示除了雇佣保镖之外,安保基金还有其他大宗支出;并且,享受“安保”待遇的不止他一个人。谁都明白,要让这样的谎言成立,方舟子的唯一选择就是一边死死捂住安保基金的账目,一边引导方粉恣意想象安保基金的花费是如何的庞大以致入不敷出。

 

2、志强舍出二皮脸

 

毫无疑问,对于许志强来说,主子撒的这两个大谎就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般明显。但是,他却一如既往地帮着主子撒谎,而其助谎的方式之一也是从主子那里学来的,那就是对《南方周末》的《打假资金》一文假装看不见,而专门在那篇陈芝麻烂谷子文章中斤斤计较吹毛求疵。他的助谎方式之二就是振臂高呼口号,坚决不讨论实质问题。看看他的这几个帖子:

 

“孙海峰与肖传国沆瀣一气,南方周末这时候站出来支持孙,实际上间接的挺肖,无耻没有底线。”【276

 

“在看清《南方周末》无耻面貌的同时,也让更多的人了解方先生,未尝不是件好事。请大家看‘新语丝’,拒看《南方周末》!!”【277

 

“记得我很早前说过,方舟子和新语丝的公信力已超过《南方周末》,他是真正的无冕之王,这是让南方系忌恨方舟子的原因。”【278

 

显然是要和《南方周末》唱对台戏,著名左棍、《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622日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方舟子是中国的啄木鸟,他有时可能啄错啄歪,但中国需要有几只他这样的‘怪鸟’。永远会有人恨他,他会结下无数私人恩怨,但社会公器不应加入对他的打压。对整个中国社会来说,方舟子们应当受到宽容和保护。”【279

 

三天后,胡锡进又化名单仁平在《环球时报》上发表《社会需要方舟子这样的“啄木鸟”》一文,并且在新浪微博为之发布预告。【280】在当时,胡锡进虽然“位高权重”,但在互联网,他却与司马南、吴丹红、窦含章等五毛党徒同属“弱势群体”,是“百名人渣”之一。【281】因此,对中国社会政治生态极为了解的“呆子”方舟子没敢直接转发被他后来骂为“人类公敌”【282】的胡锡进的帖子,而是转发了“凤凰网评论”的推介帖,并且评论道:

 

“这篇评论有一点不确,我并不是‘职业打假人’,以打假为‘生计’,只不过是业余在做,又没有因为打假赚过一分钱,还得倒贴费用。”【283

 

方舟子的这个表白帖,或者说是要饭帖,再次把他的黑基金放到了聚光灯下。先是一个叫“快进皖里来”(后改为“合肥叶哥”)的新浪微博用户问方舟子:

 

“不是还有打假基金吗?倒贴?”【284

 

接着一个叫“猫又四分之一二三四”(后改为“A-Gavroche”)的新浪微博用户问方舟子:

 

“所以得骗捐捞回来是不是?”【285

 

还有一个叫“忽然有空”的人问道:

 

“原来是业余的啊!谁知道这个‘倒贴费用’的‘业余打假人’的真正职业是什么?他的主业是什么?收入来源是什么?”【286

 

对于所有这些质疑,方舟子全都假装看不见。但是,当一个叫“龙虫并雕日记”的人骂他“恬不知耻,解释一下两个基金的钱都干嘛用了吧”【287】时,方舟子却再也按捺不住了,于是他回骂道:

 

“这种被罗永浩忽悠了的弱智居然也敢学王力先生叫龙虫并雕并骂人恬不知耻?一个资金用来应付恶意诉讼和为受害者维权,一个用来保护揭假者,怎么着?你以为谁都跟罗永浩和你们一样贪财、骗钱?”【288

 

方舟子按回车键的手指头还没来得及收回,他的脸蛋子就挨了“北师大教书匠马永翔”(后改为“永远飞翔007”)的一巴掌:

 

“给舟子先生一个建议:基金以前的糊涂帐重新整理一下,再另立项目,透明清楚,这样就可以堵住他人的嘴,否则这始终是你的软肋”。【289

 

这是方舟子的回应:

 

“既然是北师大教师,就不要被网络流氓忽悠,在指责别人前先搞清楚,那是我的基金吗?我是管理人吗?我有什么资格、责任去管理或公布账目?”【290

 

可惜的是,方舟子的那套欺人说辞,谁都唬弄不了。简言之,马永翔接着发了数十个帖子,外加一篇近万字的文章【291】来反驳方舟子,而在那千言万语之中最最核心的一句话就是:

 

“舟子先生不应该不明白的一个基本道理:不管那笔钱是叫‘基金’还是‘资金’或是其他什么的,只要是公众捐的,你用了,你就有义务向捐款的人公布你是怎么用这些钱的。现在你连这一点都不做,你让人家怎么想——想法可能只有一个:你这钱用得不明不白的。”【292

 

对这样的逆耳良言,方舟子的反应一向都是装聋作哑。可惜的是,他越是装聋作哑,外面世界的吼声越高。这是罗永浩的评论:

 

“这是为方舟子发起的基金,钱基本上都是给方舟子花的,如果不是公开声称给一度信誉卓著的‘打假斗士’方舟子用,难道有人会给一个叫彭剑的无名小卒捐上百万的资金吗?臭流氓无赖,花钱的时候一点也不手软,安保一年多居然要花掉59万,被追究时就全推到狗腿子信徒身上,就算放在邪教界,也是一烂人。”【293

 

早在三个月前,即在被罗永浩举报之时,方舟子就已经把罗永浩拉黑了。【294】而方舟子拉黑罗永浩的目的,并不是要眼不见心不烦——他实际上天天通过小号偷窥罗永浩的新动向——,而是要名正言顺地装聋作哑。也就是因为主子装聋作哑,所以许志强当仁不让代主出征,他这样回骂罗永浩:

 

“罗永浩是赤裸裸的诽谤,基金用来应付恶意诉讼和为受害维权;资金是用来购买安保设备,雇请保安人员,确保方舟子及其家人不被坏人袭击,并非给方个人花的。宋庆玲基金会的钱难道就给宋庆玲花吗?”【295

 

这是许志强第二次提到“安保设备”,第一次是在三天前,也就是在其主子抱怨“在他们看来,安保费用只能用于雇人,而且只能雇一个人”的一天之后:

 

“更需要保护的是老方的家人,保安的开支并非只是一二个保安人员,是否需要安保设备?一年59万够用吗?有条件的话,还是要多配备。@彭剑律师”。【296

 

看到许志强把“老方的家人”也列为安保对象了吗?他那是在与主子的“安保费用雇了多于一个人”这个谎言相呼应呢;而“安保设备”则是为其主子“安保费用不只用于雇人”这个谎言作注脚。看看他接下来发的这个无耻帖子:

 

“支持者自愿掏钱来保护老方,得益人是被骗子欺骗的学生和群众。老方既不管理这些钱,更没有花这些钱。59万是多还是少?不要总是拿保镖工资说事,你说美国总统的防弾汽车多少钱?”【297

 

当时,一个叫“ssxtim”(后改为“abcaadfadfafweflajdflka”)的方粉显然是要给许志强搭梯子,所以它这样评论道:“看来今年的安保要远多于59万了”。【298】而许志强则顺杆爬:

 

“初期会多,需要购置固定安保设备,以后会少一些吧?”【299

 

俗话说,要圆一个谎,就必须再撒一百个谎。而许志强为圆主子的一个谎而撒的谎就与主子的其他谎圆不上:公布购买防弹汽车之类的固定安保设备账目,会泄露他主子的什么安保细节?对他的人身安全会造成什么威胁?实际上,当时有个叫“流氓的鑫鑫”的人就这么问许志强:

 

“这是你自己猜测的还是方告诉你的,如果是自己猜测的那没有任何说服力。更何况我猜不出方要买那些设备,防弹车?防弹背心?手枪?手雷?搞笑的”。【300

 

这是许志强的嬉皮笑脸——即“不要脸”——“回应”:

 

“所说不能公开嘛,说得太清楚,被坏人们知道,岂不是很危险?呵呵”。【301

 

许志强的这些帖子不仅说明他对自己主子的狡辩、诡辩路数了如指掌,还说明他对安保基金的“挥霍”情况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在当时,其主要用途就是“安保车”、“安保房”、“安保书店”;而安保车的主要用户就是方舟子的老婆和孩子。也就是因为他故意撒谎造谣,所以当时很多人在许志强的帖子下面骂他是“2B”、“sb”、“傻逼” 、“大傻逼”、“纯傻逼”、“脑残”、“骨灰级脑残”、“应该是@方舟子 的一个‘私生子’... 方和狗 所生,方狗...”。【302】可想而知,假如那些人知道许志强就是安保基金的“监管人”之一的话,他们肯定会问候许志强的八辈子祖宗。而恰恰就是因为他故意撒谎造谣,所以方舟子提携了这个奴才,即转发了他的“罗永浩是赤裸裸的诽谤”帖子,并且指明许志强所说的“安保设备”就是在回应《南方周末》:

 

“罗永浩忽悠一些网民也就罢了,《南方周末》居然也按其口径跟着诽谤。”【303

 

如果《南方周末》或者罗永浩真的“诽谤”了方舟子的话,这个讼棍的本能反应岂不应该是告官、起诉?他干嘛要在虚拟世界满地打滚哭天喊地?显然,方舟子之所以要压抑自己的本能,只有一个科学的解释,那就是做贼心虚,所以他才会转奴才的谣言帖子。而许志强的不幸就在于,他虽然遭到了主子的临幸,但他受宠的原因——撒谎造谣编瞎话——也被更多的读者所知晓,这是罗永浩扇许志强的嘴巴:

 

1.宋庆龄基金会是宋庆龄去世后成立的,所以宋庆龄不受质疑。如果是宋庆龄生前成立,并且募捐时公开声称会用于宋庆龄个人的安保和打假事业,宋庆龄也是要受质疑的。2.臭流氓。”【304

 

对于被人当众抽耳刮子,年近半百、有头有脸的“时尚廊掌柜”就像是一个不知羞耻、没脸没皮的街头无赖一般甘之如饴:

 

“哈哈哈,罗装的女粉丝比较多,‘臭流氓’可爱多[偷笑]”【305

 

“是‘“臭流氓”装可爱多’,漏一个字,哈哈哈,罗装喜欢发嗲装嫩撒娇,用小女生喜欢的语气说话,讨好女粉,这种小技俩小把戏,方老师土老师是不屑的”。【306

 

难怪有人以为他是“僵尸王”、骂他是“犯贱一生”。【307】只是在冥思苦想了两天之后,许志强才琢磨出这样一个帖子来“回应”罗永浩:

 

“诚如罗永浩先生所言,宋庆龄并不能因为有个以她名字命名的基金而应该被质疑,同样道理,以方舟子名义成立的基金会,与方先生个人并无直接发生关系,方先生既不参与管理,也不从中拿钱去花,所以说罗先生是造谣诽谤。”【308

 

许志强当时当然知道,方舟子的“语丝书屋”就是用安保基金的钱在运作;并且,安保车主要用于接送方舟子的老婆孩子,所以他的这个帖子,既是造谣帖,又是诽谤帖。也就是说,许志强“因为老方”登陆新浪微博,所作所为,除了造谣,就是诽谤。实际上,恰恰是因为知道安保资金用于方舟子的钱都是彭剑代为支付的,所以许志强才会说他的主子“不从中拿钱去花”——与其主子所说的“我……没有从中拿过一分钱”【309】吻合的严丝合缝——,而这恰恰说明他对安保基金的黑幕了解得非常清楚。而越是知道自己的主子是个骗子,许志强就越是要把他打扮得金光闪闪,显然是要主子能够一直骗到地老天荒:

 

“一个是十几年来坚持真理,追求真相,弘扬科学,揭露学术腐败,淡泊名利,清贫生活;一个是十三年来弄虚做假,谎话连篇,欺骗民众,(广告代言,伪书出版)获利无数,追名逐利,奢华生活。南周支谁反对谁,其心昭然。”【310

 

你看许志强到底是“为书一生”,还是“为骗一生”?

 

六、毒蛇报恩歌

 

前面提到,方舟子在美购房的消息一经传出,人们的脑海里马上就蹦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整天在网上哭穷乞讨的方舟子,哪儿来的这笔巨款?而在那些“打假斗士”之中,最著名的就是崔永元——这是他第一次把方舟子的黑基金与他的黑豪宅捆绑到一起:

 

“肘子一边300万美元在美国买豪宅一边在网上哭诉安保基金不够用了,求大家再赏一点,公开无耻,天生下流。”【311

 

对于这个帖子,方舟子的反应是出奇的淡定:只抱怨说崔永元“造谣说我300万美元在美国买豪宅”,但却没敢亮出“打官司”这柄杀手锏,更没敢搭“安保基金”这个话茬。【312】而许志强的反应更为奇怪:他连主子的反击帖都没有转发,而是两次转发杜磊证明崔永元患有精神病的帖子:

 

“我怀疑崔永元是被孟山都重金收买,被派来扮演反角,故意高调反转,抹黑自己,引起媒体报道,唤起民众关注,从而达到宣传转基因的目的。”【313

 

最好笑的是,在新浪微博,许志强披着“时尚廊掌柜”的马甲一边转发铁杆方粉阮鹏的粉方黑崔帖子,一边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问道:“崔老师怎么了?”【314】显然,许志强心里明白,黑钱、黑基金是方舟子身上的烂疮疤,不能碰,更不要捅,只能任其继续腐烂;而他所能够做的,就是败坏“方舟子的对手们”的声誉和信誉。

 

可惜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崔永元知道黑基金是方舟子的命根子,所以他就时不时地朝那个地方踹几脚,如指出方舟子的“安保基金不能公布”【315】、要方舟子“理理安保资金的瞎账”【316】、嘲笑他“高校演讲不敢去了,安保基金不够用了”【317】、质问他“那么多人给你捐安保基金,那么多网友支持你,怎么连高校演讲都不敢去了?”【318】。到了方舟子豪宅的确切信息传出后,崔永元继续发帖子专攻黑基金:“两袖清风装可怜,一门心思搞欺骗。”【319】“猜猜买这套豪宅要骗多少钱?请计算时把钱分为两部分:卖磕普书和敛黑基金。”【320】也就是因为被逼急了,方舟子才会说:

 

“我突然对崔永元的‘正常收入’很感兴趣。”【321

 

与此同时,方舟子开始实施新一轮“泼粪”计划,其内容就是海量转发麾下暴徒翻出的、编造的扒粪帖,其中一个长帖来自韩黑暴徒“国尚如此”,其结尾有“(崔永元)如以慈之名,行私之利,终纸难包火,曾经大名,毁于一旦,岂不悲哉!”这样的话。【322】天知道许志强到底是读不懂那蹩脚的文言,还是故意装糊涂,反正他在转发那个帖子时装模作样地这样感叹道:

 

“唉,屁股不干净的人还要指责别人的衬衫不够白。何苦呢?”【323

 

紧接着,许志强开始拼命将崔永元与红十字会捆绑在一起,并且到处煽风点火、逼崔永元自证清白:

 

“事关红十字会和数额巨大的款项,媒体和那些曾经拼命质疑讨伐红十字会的公知大V们,恐怕也有兴趣吧?”【324

 

“崔确实是没有走穴,没有商演。因为不走穴,不商演,所以崔永元说他月收入过万是可信的。问题是巨额财产与其所说的收入显然不符,除了出书版税之外,是否有遗产或其他投资投入?既然大家质疑,现在又扯上了红十字会,涉及金额巨大,崔要表现君子坦荡,那就应该做个痛快声明,不要再闪烁其词。”【325

 

“一,敬请崔永元先生自证清白,以正视听;二,请第三方机构介入调查,以示公证;三,希望媒体客观公正报道,用事实说话,不偏不倚。”【326

 

“希望小崔出面正式回式,象个君子;不要骂骂咧咧,象个小人。”【327

 

“小崔说:‘监督和质疑是最给力的帮忙’,这是实话实说吗?希望小崔正式回应!呼吁媒体介入调查。”【328

 

也就是说,面对从骨子向外散发恶臭的方舟子,许志强完全可以安之若素、泰然处之;而对于被暴徒泼粪的崔永元,许志强马上就会说三道四、指手划脚、乐不可支。难怪其主子会得意地说这样的话:

 

“有点两年前打韩寒的势头了。崔永元千万别停。”【329

 

显然,方舟子的意思是,我既然有本事把韩寒打成“代笔”,我就有本事把你崔永元打成“贪污”。而方舟子心里非常明白,他的最大“本事“,就是能够把邪恶之徒吸附在自己的周围,并且让他们为自己卖命。但可惜的是,在这个世界上,邪恶之徒终究只占极少数,并且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也只敢蒙面作恶——就像许志强一样。

 

面对方舟子一伙的疯狂攻击,崔永元毫无收敛的迹象;并且,他仍旧死死盯住方舟子的黑基金不放:

 

“说到公益慈善肘子就闭嘴吧。连基金和基金会、公募和非公募、基金和资金、资金和购房款、购房款和汇率都搞不明白的主儿,就歇菜吧。敢晒账吗?我陪你晒!”【330

 

这是死不要脸的方舟子用其死不要脸的“谁谁分不清AA的区别”诡辩术给出的死不要脸的回答:

 

“崔永元基金是红十字会基金下的公募基金,安保资金是私募资金,崔永元是基金管理人,我是基金受益人,崔永元自己分不清公募和非公募、管理人和受益人,却要跟我比晒账。且不说安保资金创立时已声明为避免泄露安保细节不会晒账,即使要晒,我哪有权利晒?晒不晒关你什么事?崔永元的公募基金倒是必须晒。”【331

 

方舟子的话音还没有落地,他的腮帮子就被崔永元扇出了血淋淋的五个手指印——这是他转发的“独立调查员”的帖子:

 

#私募#是面向特定社会公众不公开募集资金的募集方式。#公募#是面向非特定社会公众公开募集资金的募集方式。@方舟子,你那是私募还是公募,很难辨别?至于是不是基金,你以为改名资金就不是基金?记住了,你那叫#非法基金#。因此,精准说法是,你所谓#私募资金#,实质是#非法公募基金#。”【332

 

也就是因为被骟得太狠,方舟子又把那个黑基金改称为“私人资金”【333】、“私人私益资金”【334】。也就是说,方舟子的那个黑基金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下根本就没有存在的依据,是百分之二百五的“非法基金”。而就是这样一个法盲恶霸,还要张牙舞爪地逼别人“晒账”。根据心理学上著名的“认知失调理论”(the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一个正常人在自己言行不一、或无法自圆其说时,会有尴尬、羞耻等心理反应以及面红耳赤、眼球乱转、张口结舌等生理反应。而方舟子及其麾下暴徒,包括许志强,则完全丧失了这一功能——这说明他们就是一伙被转了基因、成心欺诈、成心作恶的恶棍。实际上,恰恰是因为知道其主子成心欺诈、知道那个“资金”是个骗局,所以许志强才会发这样的帖子:

 

“崔永元和崔粉们怎么会弱智到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如果崔永元公益基金被查出有问题,与那些基金受益人——老师和学生没有半毛关系。”【335

 

这个帖子的意思是:如果方舟子的黑基金“被查出有问题”,也与方舟子“没有半毛关系”。也就是因为做贼心虚,许志强在那场“晒账”大战刚刚打响之际就宣布自己的主子大获全胜,显然是要草草收兵:

 

“一个是君子,坦坦荡荡,义正辞严;一个是小人,躲躲闪闪,满嘴脏话。方崔大战,实际上上演了一场正人君子痛斥伪君子的大戏,让观众们看清了方先生的正直与崔某的虚伪。”【336

 

而事实是,在当时,方舟子与瑞士奸商林树坤合伙诈骗的黑幕刚刚被揭开,而他欺骗社会、欺骗法庭的罪证即将呈现。【337

 

许志强_16.jpg

一条白眼狼,名叫许志强;求你头拱地,咬你狗掏裆。

2000年,许志强的晓风书屋毕恭毕敬地把崔永元请到福建搞签售;13年后,因为其主子方舟子与崔永元变成死敌,许志强也跟着主子狂咬崔永元,其主要方式就是转发恶毒方粉恶毒辱骂诽谤崔永元的恶毒帖子。


0%(0)
0%(0)
  注释 - 亦明_ 12/31/20 (72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