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六章 麦田的“三重出”(三)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3日01:39:55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六章 麦田的“三重出”(二) 亦明_ 于 2021-05-03 01:27:46
十、身高门


所谓“身高门”,是方舟子在2012年5月初挑起的一个倒韩新话题,其内容就是说韩寒的身高只有1米64,但韩寒却谎称自己1米73。并且,就像是他给自己恶意质疑韩寒代笔找到了一个“揭穿一个青年偶像”的“社会意义”一样,方舟子还给自己质疑韩寒身高找到了一个社会意义:“身高本无意义,但韩寒对着镜头声称他的真实身高1.73米,讨论他的身高就很有意义,看看此人有多假。”(陈中:《韩寒长多高? 有意义吗?》,2012年5月8日《武汉晨报》。)

maitian_155.jpg

恶棍整人的新花样
因为拿不出韩寒“代笔”的证据,方舟子转而指控韩寒身高造假。尽管大量证据证明韩寒并没有在身高的问题上说谎,但方舟子一口咬定韩寒就是一个矮子,因此是一个骗子。


应该承认,在“质疑”韩寒身高的鼓噪中,麦田一直没有掺和进去。但同样的,麦田也没有对方舟子及其他韩黑的邪恶和歹毒做出任何批评,更不要说谴责了。可是,很可能是已经感觉到倒韩运动的末日不远,但更可能是受到主子转发《趣闻:韩寒的“车震门”》的激励,麦田在构建了“车震门”阴谋论的第三天,又发表了《从韩寒的身高说起。。。。。。》一文,这是它的摘要:

“我一直认为,纠缠@韩寒‘身高’,甚至拍下几十万打赌,这些是非常无聊的事情。。。韩寒面对‘身高’的质疑,和面对‘代笔’的质疑,其回应的行为模式是一样的。。。这种回应模式,简直是把自己当靶子,注定韩寒将伴随着没玩没了的质疑’”。(见:2012-6-24 16:13。)

看出来了吗?麦田的逻辑还是他的那个怪圈,即不论韩黑的“质疑”多么无理、无礼、无聊,但你韩寒都必须要做出合乎韩黑预期的回应;但因为韩黑们从来就不说出自己的预期的回应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韩寒的回应就注定是不对的、不妥的,因此也就证明了质疑的合理、有理;并且,韩寒还必须为接下来的“没玩没了的质疑”负责。其实,麦田的这套把戏,韩寒早在五个月前就已经看明白并且说清楚了:

“至于我,我也觉得很奇怪,走在路上好好的,被人泼了一脸粪,我抹了几下,还有人说我擦粪的动作不够优雅,不够从容,不如泼粪的那人镇定自若。于是泼粪有理,辩解有罪,污蔑是一种质疑精神,不辟谣是心虚,辟谣是不淡定,愤怒是失态,凶手不继续泼粪就是风度,受害者一辈子成了嫌疑人,理由是无风不起浪。”(韩寒:《〈光明和磊落〉──我的手稿集》,新浪韩寒的博客,2012-01-25 05:29:59。)

除了使用麦田怪圈逻辑之外,《从韩寒的身高说起。。。。。。》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继承了麦田的一贯传统,即“借公道、正义之名,来行其泄私愤之实”。并且,这篇文章还是麦田专门就“质疑”韩寒而写的最后一篇“大部头”文章,所以我就多费一点笔墨,对它分析一下。好在这个“大部头”并不长,不到七百字,全文照录如下(很可能是因为心虚,麦田的绝大多数“韩学”文章都仅以图像,即“长微博”,的形式存在,而没有文字版本。其结果就是如果不特意寻找,这些文章根本就不能被搜索引擎发现。这篇文章就是如此):

“我一直认为,纠缠韩寒‘身高’,甚至拍下几十万打赌,这些是非常无聊的事情。有些质疑韩寒的网友认为,这是有意义的,因为由此证明韩寒不诚信。我也不同意这个观点。人在生活中,都会撒点谎吹点牛,韩寒即使在身高这类小问题上撒谎吹牛了,无关紧要,谈不上诚信与否。进一步,质疑韩寒的‘身高’,是对私生活的侵扰。这已经不是合理的质疑韩寒代笔造假了。这种无边界的质疑,对私域的侵扰,是值得每一个理性的朋友们警惕的。

“但是在我看微博围绕韩寒身高的争论中,韩寒一方的回应很有意思:

“我们先不说韩寒。说一个普通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比如我,会是什么态度:基本上,我压根不回应; 如果我实在要回应,我就用最明确的方式回应──比如到专业测量机构,公证测出身高。

“但韩寒团队没有这样做。他们采取了一种非常令人费解的‘绕’的方式: 一方面在回应,一方面又采取缺乏公信力容易引发争论的回应──比如到@六六家拍个照啊,或者那个马什么拉的拍个照啊。”

“这是非常奇怪的应对措施,事实上这不仅不能帮助韩寒澄清身高,反而使得更多的人怀疑。”

“1有回应,2但不直接明确回应,3偏偏‘绕’着回应──这就是韩寒团队面对‘身高’的态度。且慢,这个三步的行为模式大家是不是有点眼熟?

“我没代笔;但是我不出来和方舟子谈文学创作;反而,我把十几年前的信发出来,我把手稿发表出来。。。。。。

“啊哈,韩寒面对‘身高’的质疑,和面对‘代笔’的质疑,其回应的行为模式是一样的。

“所以从韩寒的身高说起,‘身高’不是问题,但韩寒的回应模式太有问题了。这种回应模式,简直是把自己当靶子,注定韩寒将伴随着没玩没了的质疑

“那么,为什么韩寒三番五次采用这么‘笨拙’的回应模式呢? 答案不言而喻”。(见:2012-6-24 16:13。)

上文的第一段就是麦田的故伎,即“借公道、正义之名”。可惜的是,麦田的行动比他的文字更能够说明他的“公道、正义”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在那之前的四五十天中,方舟子及其手下暴徒,包括麦田的密友陈黎,一直在疯狂地“侵扰”韩寒的“私域”。既然如此,为什么号称“理性”的麦田没有挺身而出,站出来谴责这些暴徒的暴行呢?更可笑的是,在自己的战友对韩寒施暴一、两个月之后,麦田对他们的要求也仅仅是“警惕”──这就像是一个人眼睁睁的看着一伙暴徒轮奸少女,等到完事之后,他跳出来大声疾呼“大家应该理性地发泄性欲”。

事实是,尽管麦田在这篇文章中要拉“公道、正义”的虎皮,但其主观恶意根本就掩盖不住。比如,他首先假设韩寒“在身高这类小问题上撒谎吹牛了”,然后假设“韩寒团队”的存在,接着把韩寒到六六家做客,六六给他量身高然后发照片说成是“韩寒团队”预先谋划好了的针对“质疑”的正式“回应”──所有这些假设的根基都暴露出麦田之阴险和奸佞。

麦田的阴险和奸佞并不仅表现在他的假设上,而且还表现在他使用的逻辑上。首先,麦田认为,对于代笔的质疑,韩寒“最明确的回应方式”应该是“出来和方舟子谈文学创作”而不是“我把十几年前的信发出来,我把手稿发表出来”。这是什么样的逻辑呢?它相当于说,在被韩寒质疑“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见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之后,麦田把自己的精子撸出来、把女儿的血液抽出来送交医院检查,而正当他兴冲冲地挥舞着化验单要自证清白时,韩寒却撇着嘴说:“在被质疑精子活力差之后,麦田他不敢跟方舟子讨论医学问题,但却撸自己的鸡鸡、扎女儿的膀子……”──而对于这样的诡辩,麦田认为十分合理。一个人为什么会使用这样的逻辑来“质疑”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对对方充满了恶意、非要让他无法自证清白。

麦田的另一个怪圈就是:一方面,他认为,针对身高质疑,“最明确的回应方式”就是“到专业测量机构,公证测出身高”;可是,另一方面,麦田又认为“拍下几十万打赌”是“非常无聊的事情”。事实是,“身高门”爆发之后,韩黑们就一直在逼迫韩寒采用这个“最明确的方式”。显然是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回应都无法摆脱韩黑们的纠缠,所以韩寒对之没有理睬──即麦田所说的“我压根不回应”。可是,韩寒采用了“麦田方式”却走入了“麦田怪圈”,因为他的“压根不回应”激发起了韩黑的更大斗志,即麦田所谓的“反而使得更多的人怀疑”。也就是因为如此,贫困潦倒一文不名连电脑都买不起因而要到网吧上网挺方倒韩的东北山炮曹鹏辉(网名“简单冲刺”)却敢押下重金要拿韩寒的身高打赌;而见过韩寒、并且肯定韩寒会出面测量身高的姚博(“五岳散人”)则欣然应战。那场赌局的内容就是要“用最明确的方式回应”:即在有见证人的情况下到“到专业测量机构,公证测出身高”。(见王志安:《关于A先生身高测量的程序文件修改稿》,2012-6-17 11:50。)如前所述,方舟子对于一切能够查明真相的行为和行动都是出于本能地坚决反对。所以,在他的百般教唆和挑拨之下,那个曹鹏辉一再耍无赖,让赌局无法进行。而就在麦田发表《从韩寒的身高说起。。。。。。》之前三个多小时,姚博发表文章详述“简单冲刺”耍赖的前前后后,其标题就是《你们的无耻还是超越了想象》。(见:2012-6-24 12:56。)后来,由韩黑王志安发起的、有两万多人参加的网络调查“你认为冲刺和散人测量韩寒身高的赌局,谁在耍赖?”结果表明,近三分之二的人认为赌局无法进行是因为曹鹏辉耍无赖。(见:2012-7-5 20:59。)

看明白了吗?当韩寒采取了麦田提出的“我压根不回应”的方式来回应时,韩黑们坚决不答应;而在韩寒即将采取麦田提出的以“最明确的回应方式”回应时,韩黑们还是坚决不答应。这就是麦田对“身高门”保持沉默四五十天之后突然跳出来“说起”的真实原因。因为对于韩黑们来说,韩寒的身高之谜最好永远都不破解,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因此他的文章肯定是他人代笔──这就是韩黑们的“逻辑”。

总而言之,麦田之所以要在那场暴行、丑剧即将偃旗息鼓之际跳出来“说起”,其目的之一就是要将这一暴行合法化、合理化:因为你韩寒不直接“应对”我们的质疑,所以“反而使得更多的人怀疑”,所以我们就有理由提出“没玩没了的质疑”。除此之外,麦田撰写该文的另一个目的,也是其主要目的,和方舟子挑起“身高门”的目的完全一样,那就是要通过羞辱韩寒的方式来证明韩寒有假,然后通过身高有假来证明代笔是真──这就是该文结尾那段阴阳怪气的话──“那么,为什么韩寒三番五次采用这么‘笨拙’的回应模式呢? 答案不言而喻”──的全部含义。

其实,麦田对韩寒的恶意不仅充斥在那篇文章之中,它还洋溢在那篇文章之外。文章发表后,有个叫“galaxyfool”的人个麦田进行了下面的对话:

“我不同意你的推理。HH其实采用的就是你说的第一方式,即不回应,你说举的回应例子都是他的朋友们所为,那不能代替HH本人,所以不能因此得出HH的回应方式有矛盾的结论。”(发帖时间:2012-6-24 16:21。)

这是麦田的答复:

“那是谁去了@六六家,被当猴耍了?”(见:2012-6-24 16:23。)

“galaxyfool”回答道:

“去朋友家串门很正常,朋友愿意帮他量身高也属正常,但是量的目的未必就是要拿来在网上做公证。就像马在球场上拍的那张一样,兴致所知拍了一下而已。他的朋友们觉得差不多可以做证明了,于是就发了出来。他的朋友也许欠周,但是并不代表HH本身的意愿,不能因此认为他有自相矛盾。”(发帖时间:2012-6-24 16:36。)

麦田:

“你去朋友家串门还量身高? ”(发帖时间:2012-6-24 16:38。)

“galaxyfool”:

“这是一个热门话题,如果被质疑对象是我的朋友,他来串门的时候,帮他量量身高不高很正常吗?这一点都没有什么好笑的,我们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那些行为都是正常的。只有身陷辩论之中的人才会带着情绪看问题。”(发帖时间:2012-6-24 16:41。)

“HH本人自始至终都采用不回答的态度(我觉得没错,换我也会这样,面对极不友好的挑战,只能这样)。他的朋友们出于热心,想帮他解决这个争议,难道不是正常心理吗?至于好心有没有办成好事,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很多事情的后果不是事先就能想清楚的。”(发帖时间:2012-6-24 16:44。)

麦田呢?他假装没事人一般,撇下“galaxyfool”,和另一个叫“蒙青楚”的人斗嘴去了。

实际上,仅从麦田反复(另一次是在2012-6-23 06:41)把六六给韩寒量身高说成是韩寒“被当猴耍了”,我们就可以明确无误地知道,麦田撰写《从韩寒的身高说起。。。。。。》一文完全是出于恶意。这是因为,当薛蛮子发出那张著名的照片之后,韩黑们集体发疯,痛骂薛蛮子,结果迫使他删贴。(见:2012-5-19 12:27。)而韩黑们之所以面对着证据气急败坏,就是出于对真相的恐惧。这也是麦田极力要丑化那个“事件”的真实原因。这是姚博后来悟出来的:

“其实你见到韩寒,就知道什么164、165全是胡扯,等你这两天被骂完,就明白这帮人其实不想求真,他们只是泼粪”。(见:2012-6-29 14:34。)

maitian_156.jpg

黑韩麦,怪圈田
纯粹是为了攻击和羞辱韩寒,方舟子一手挑起“身高门”,指控韩寒在身高问题上造假。为了“坐实”韩寒身高造假以及其诚信有问题,韩黑们坚决不接受所有能够确定韩寒身高的证据和办法。而就在“身高门”吵了一个多月之后,麦田跳了出来,一面假装公道、正义,一面兜售私货,说韩寒回应身高质疑的方式与回应代笔质疑的方式一样。言外之意就是,韩寒被质疑的原因是他自己造成的,韩寒可疑。麦田对韩寒的主观恶意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他在文章中的基本假设、他在文章中所使用的逻辑、他和网友辩论时的态度。上图显示麦田的主帖和主帖下麦田他两个网友辩论的跟帖,注意麦田的嘻皮笑脸打哈哈以及悄悄尿遁。


到了6月26日,连方舟子的科大校友、在那个多次为炒作方舟子而造谣、造假的野鸡凤凰网担任总裁之职的李亚都已经明白,尽管自己曾与方舟子和韩寒都合过影,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身高是1米72、尽管他有照片证明韩寒与自己身高相似,但在方舟子面前,所有这些事实连个屁都不算:方舟子有能耐把李亚的身高“证明”为是1.67米,因此韩寒在身高问题上就是造假!这是李亚的喟叹:

“终于明白:舟子战无不胜,身高无法自证!”(见:2012-6-26 18:15。)

这是麦田的评论:

“在李亚身高问题上,@方舟子的做法是错误的;在韩寒身高问题上,方舟子的做法是无聊的。。。就这么简单”。(见:2012-6-26 18:19。)

麦田敢说“方舟子的做法是错误的”,显然是鼓足了天大的勇气。但是,你就是把天下所有的勇气都灌进麦田的肚子里,他也不会告诉你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方舟子的错误仅仅限于“在李亚身高问题上”?

为什么方舟子“在韩寒身高问题上”的做法仅仅是“无聊的”而不是“错误的”甚至是“邪恶的”?

十一、造谣门

2012年6月28日上午,韩寒发表《一个流传多年的谣言》一文,其首段话是:

“今天,我要郑重的辟一个谣。有一条每过一段时间会被拿出来微博和帖子,每次出现转发都上万,内容与我有关,大致是这样的,十多年前央视做了一期节目叫《对话》,请来三个三好学生,都是女孩子,马楠,刘亦婷和黄思路,而我作为反面教材出现,被观众和嘉宾大肆批判,十年后,这三个女孩子都嫁给了美国人,没有了声音,而我一直留在中国,成为了一个针砭时弊的有良心的知识分子。”(韩寒:《一个流传多年的谣言》,新浪韩寒的博客,2012-06-28 06:31:21。亦见:2012-6-28 09:15。)

韩文总共一千二百字,其中心意思全都包括在下面这三句话里面了:

“把这些未经查实又没有关联的内容捏合在一起,虽对我有利,却结结实实损害了另外三个女孩子的清白和名誉。对社会现状的不满不能转嫁到这三个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姑娘身上。她们自食其力,出国留学,爱上外国人,这很好,我呆在中国,没娶洋妞,也不代表高尚。”

不用说,韩黑们见到韩寒发表文章之后的本能反应就是歇斯底里;在发过疯之后,他们的典型反应有二:或者批评文章太差,因此说明它是韩寒自己写的,因为韩寒团队放假了;或者说文章写得太好,因此自动证明是代笔,因为差生、弱智根本写不出来那样的文章。看看韩黑夏岚馨的歇斯底里:

“韩仁均这篇《一个流传多年的谣言》可用不要脸来形容:消费黄思路等几个无辜女孩,不要脸!含沙射影脏话连篇辱骂方舟子和倒韩派,不要脸!钻体制的漏洞大肆行骗发横财,反过来暗损体制,不要脸!不学无术居然自称针砭时弊的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不要脸!只有骗人的本事出国一准饿死还装爱国范儿,不要脸!”(见“天涯倒韩高楼”543790楼:2012-06-28 11:21:26。)

这是韩黑“鱼儿煮酒坊”的“文本分析”:

“从猥琐的语言,到阴森森的文风,活脱脱一副韩仁均嘴脸。其套路是贬低别人、抬高自己、赞扬国外、贬低国内,外加无赖骂人的一幅嘴脸。”(鱼儿煮酒坊:《揭开韩贰辟谣的真面目》,新浪鱼儿煮酒坊的博客,2012-06-28 12:29:59。)

这是韩黑麦田的评论:

“署名‘韩寒’的这篇文章不错,辟谣值得支持。”(见:2012-6-28 12:09。)

如果说麦田在当时还特意用一对引号来隐藏自己对韩寒的恶意的话,那么,不到三个小时之后,他就不屑于那么做了。原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央视对话”的官方新浪微博帐号对韩寒的文章颇为敏感,先是做了几个让人莫名其妙的评论,然后,竟然赤裸裸地向韩寒挑衅:

“十年以后的你,是否还敢有一场对话? @韩寒 @媒体人陈红兵”。(见:2012-6-28 11:55。)

你一定要知道,对于韩黑来说,他们最大的怨恨就是在“寒战”中缺乏媒体的支持。所以,“央视”挑战韩寒,让麦田大喜过望,于是他也跟在“大裤衩”的后面向韩寒挑衅:

“‘敢’字用得好。cc给@韩寒 ,你‘敢”和方舟子来一场关于文学的对话吗?”(见:2012-6-28 15:05。)

在这个帖子下面,一个叫“鼓浪屿上的城堡”的人反复向麦田建议“不禁忍俊不禁的福建理科语文并列状元方怂怂先和@罗永浩可爱多来一场基金对话吧”,可是,麦田却假装看不见、听不到。

到了晚上,韩寒用这样的反问来回应“大裤衩”的挑衅:

“十年以后的央视,你敢直播么?”(见:2012-6-28 20:29。)

这是麦田的评论:

“十年前也是录播,但号称‘直播’。这种方式,央视现在当然敢。。。韩寒这个回应,太无厘头,明显是心虚了。哈哈哈哈”。(见:2012-6-29 01:06。)

麦田肚子里的那点儿弯弯绕马上就被网友看了个一清二楚:

“你虚伪的笑证明了你的怂…”。(发帖时间:2012-6-29 01:07。)

“你这逻辑真够脑残,先把直播换个帽子,然后再来喷。恭喜你找到了世界上最无力的论点。”(发帖时间:2012-6-29 01:07。)

“韩寒心虚了?瞧您这反复无常小人的逻辑。”(发帖时间:2012-6-29 01:08。)

“麦田大叔,说实话我对你很好奇。感觉你怪怪的,思维毫无逻辑性却能自信自己很对,不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发帖时间:2012-6-29 01:15。)

前面提到,麦田的眼睛和耳朵都安装了方云环的“滤波”,所以,它们只能看见和听到麦田想要看到和听到的信息。因此,麦田对那些质疑全然不顾,而是专心致志地黑韩:

“现在看来,‘韩寒’品牌确实立不住了。本来刚写‘辟谣贴’,算是署名‘韩寒’近期最好的文章,连我都觉得不错并且支持。没曾想,这条微博横道里杀出‘@央视对话’,一字‘敢’逼得@韩寒不得不心虚回应,又主动把整件事变成了质疑。太搞笑了。‘代笔’如不正式正面回应,‘韩寒’品牌恐将一直是个问号”。(见:2012-6-29 01:34。)

显然,如果不使用“麦田逻辑”的话,你就永远也无法理解上述文字是怎么跑到一起来的。也就是因为如此,这个帖子下面又是一片骂声。

maitian_157.jpg

贱种找骂
在麦田的两个评论韩寒与“央视对话”的对话帖子下面,为数不多的回复几乎全都是对麦田的“质疑”和辱骂。


如果说麦田在2012年6月28日主要是配合方舟子打罗永浩、插空黑韩寒的话,那么,到了第二天,他就又变成了全职韩黑。这天上午,让方粉和韩黑们苦等了一天的方舟子终于对韩寒的《一个流传多年的谣言》做出了直接评论:

“署名‘韩寒’《一个流传多年的谣言》一文,名为辟谣,实为继续传谣,作者称一直黄思路(曾和韩寒同台录制央视节目)有交流,她‘出国留学,爱上外国人,这很好,我呆在中国,没娶洋妞,也不代表高尚’。这是一派胡言。事实是,黄思路于2006年去哥伦比亚大学,跟一个中国人从恋爱到结婚,一直很低调。”(见:2012-6-29 09:45。)

原来,为了构陷韩寒“传谣”,方舟子故意把韩寒的原话,“黄思路也是,在央视的那期节目之后,我们互相还有过交流,表达过对彼此的祝愿”,改写成“作者称一直黄思路(曾和韩寒同台录制央视节目)有交流”;把韩寒的“她们自食其力,出国留学,爱上外国人,这很好,我呆在中国,没娶洋妞,也不代表高尚”,改成“她‘出国留学,爱上外国人,这很好,我呆在中国,没娶洋妞,也不代表高尚’”。而麦田哪管这些,他马上为主子点赞:

“晕。原来以为是‘辟谣’;没想到还有传谣。韩团队做事太马虎,也不核实一下,留下硬伤。cc@韩寒”。(见:2012-6-29 10:44。)

马上就有人把韩寒的原文指给麦田看:

“‘她们自食其力,出国留学,爱上外国人,这很好,我呆在中国,没娶洋妞,也不代表高尚。’我说小田田,你看过原文了吗?你可别删这条啊,删就是孙子! ”(见:2012-6-29 10:57。)

这是麦田为主子站台的帖子:

“刚有网友说方舟子断章取义,我又仔细看了看原文,没问题啊,韩寒说的‘她们’,当然包括‘她’。确实是传谣”。(见:2012-6-29 11:42。)

方舟子几乎是马上就“提携”了一下麦田,并且还评论道:

“韩粉都有阅读障碍。如果有人说:‘韩寒、罗永浩,他们都是骗子。’韩粉就会高兴地说,说的是‘他们’,不包括韩寒哦。”(见:2012-6-29 12:13。)

如果你搞不懂方舟子所打的比方,那是因为他在使用方氏逻辑,而这个逻辑在黑韩时,和阮氏逻辑、麦田怪圈一模一样,其基本前提就是:只有能够黑韩,咋地都行。这是网友“浪小风”评论麦田的帮凶帖:

“你和方舟子,真是狗杂种一群,下流的贱逼。若我冤枉了你们,那么我是。老子就敢把话说这么绝。”(发帖时间:2012-6-29 11:59。)

maitian_158.jpg

构陷狂方舟子和他的黑帮凶阮鹏的怪圈
纯粹是为了搞臭韩寒,方舟子把韩寒的原文和本意进行了篡改和歪曲,然后指控韩寒“传谣”。麦田明知方舟子造谣,但他却出面给主子作证,说主子的所作所为“没问题”。麦田的伪证马上被主子拿过来倒打一耙,说:“韩粉都有阅读障碍”。(注:方舟子微博截图所显示的时间为美国东部夏令时,比北京时间晚12小时。)


十二、第四次退出

如果说在2012年4月初“三重退”之前,麦田在黑韩之时还会有意识地披上一件“求真”或“理性”的大氅的话,那么,到了2012年6月底,他已经不屑于再那么作茧自缚了。也就是因为如此,看清他的本来面目之人越来越多。如前面提到的那个“浪小风”就拿自己的人格打赌说麦田和方舟子一样,“真是狗杂种一群,下流的贱逼。”同样,一位叫“杜宇80后”的网友就为自己诅咒麦田的女儿这样辩解道:

“当你面对一个缺乏基本道德信仰的人的时候,只能下猛药,才能戳到他的痛处,我就是看到他已经有闺女的才这么说的。如果我说‘麦田,你这个人以后会下地狱的’或者‘你这么做以后出门会被车撞死’之类的话,对于他来说,相当于啥都没说一样,因为他不在乎。。”(见:2012-6-29 16:50。)

而麦田在“晒一下这些低素质的‘韩粉’”、让世人“看看他们是多么的狭隘和恶毒”时,却故意把上面这个帖子前面的32个字删去了。(见:2012-6-29 16:52。)

maitian_159.jpg

栽赃陷害于先,断章取义于后
因为麦田在2012年6月28日积极配合方舟子围攻罗永浩,罗永浩的支持者、新浪微博认证为“市北区优智网络工作室法人代表”的“杜宇80后”在麦田的一个倒韩帖子下面骂了他几句。麦田于是先把他定性为“低素质的‘韩粉’”(注:在“杜宇80后”的新浪微博主页上没有他是韩粉的任何证据),接着把他拉黑,最后把他的一个帖子断章取义地拿出来“晒”其“狭隘和恶毒”。但是,对于“低素质”的麦粉、方粉在“杜宇80后”帖子下面的“狭隘和恶毒”,麦田不仅不“晒”,他还假装看不见。更好笑的是,麦田在五个月前还曾说过这样的话:“那个@biantailajiao 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毛病——拉黑别人之后,还议论他人。这比背后论人的长舌妇都不如。因为对方不能出言反驳。”(见:2012年1月26日 04:43。)


同样是因为看出了麦田的本来面目,6月29日半夜,那个从麦田“一重出”之后就一直被他骚扰的“押沙龙”发表了 在“阮学史”具有重要意义的一篇文章,题为《麦田:好大一根肉灵芝》。这是该文的开篇:

“我原来一直以为麦田就是个非要装聪明的笨人而已。当初好多人可能也都这么觉得。李逵放下板斧,抢下林黛玉的花锄非要葬花;猪八戒扔下钉耙,抢了波洛的烟斗非要破案。人各有怪癖,拦也拦不住,乐意出丑,岂有他哉。”(见:2012-6-29 23:52。)

这是该文的结尾:

“他微博里那种昨天他还在自己的微博里逼长操短的,今天就像忽然得了洁癖的屎壳郎一样,一本正经地谴责韩寒居然用‘操’字。前一段有个女记者看见井里捞出来的‘肉灵芝’,拿在手里捏过来捏过去,东看西看不知道什么东西,还要找专家鉴定;我想韩寒第一次看见麦田的帖子,多半也对着屏幕发过愣,心里纳闷这货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物。其实说穿了真没劲,他们不过是第一次碰见装B的玩意儿罢了。”

从那一刻起,麦田又以“肉灵芝”闻名于新浪微博。

maitian_160.jpg

长江后浪推前浪,灵芝长在麦田上
“阮学”的开山之作当属慕容雪村2003年发表的《某田99:因为我没给你加红脸,你至于如此恨我吗?》。但“青年学者”押沙龙在“寒战”期间发表的《好大一根肉灵芝》却更广为人知。至今,麦田没有对这篇文章做出正面回应。(截图来源:2012-6-29 23:57。)


不知是否与押沙龙对麦田的反击有关,在麦田的新浪微博,从2012年6月29日下午7点到次日半夜11点这28个小时之内是一片空白。而结合其腾讯微博来判断,从6月30日下午到7月1日下午,麦田可能一天一夜都没睡觉。简言之,从2012-6-30 23:08 开始,就像是要在停火之前把所有的炮弹全都倾泻到敌军阵地上似的,麦田在新浪微博上忙活了一晚上,一边倒韩,一边挺方。天亮之后,麦田发了一个这样的“停火宣言”:

“7月1号,我的假期也结束了,准备开工。敬告各位网友,暂时又不关注@韩寒事件了,等下次假期有空再说。。。如再在我的非相关微博讨论韩寒事件的帖子,无论‘韩粉’或‘质疑韩寒’,我会一律删除或拉黑。”(见:2012-7-1 08:54。)

麦田所说的“假期”,很可能是指“产假”,因为他的“宝宝”在前一天满月。而麦田所谓的“开工”,显然是指他的另一个“宝宝”──“宝宝淘”──的升级版。果然,不到两个小时,麦田又宣布:

“去年下半年,我和几个哥们商量做母婴网站。但直到我自己有了宝宝,帮她换尿布,喂奶,这才对如何做好母婴网站有了全新的认识,概括的说就三个字:要有爱。。。现在,我们网站的ios应用即将在7月发布。大家瞅好了,中文互联网将出现一款靠谱的有爱的母婴产品!因为说到底,这是要给我自己的孩子用。thumbs up ”(见:2012-7-1 09:46。)

再过一个小时,麦田转发了宝宝淘的一个微博,评论说:

“这是我们网站前段时间的帖子。大家在微博看过很多母婴网站的‘营销’都像这样的——发一些不痛不痒的水贴,然后希望大家转啊转啊。这有意思吗?这没意思!这些无爱的冷漠微博营销,不靠谱。。。现在我们明白了,有爱、倾听妈妈心声的产品和推广应该怎么做!”(见:2012-7-1 10:59。)

半个月后,麦田在腾讯微博叹息道:

“做产品太痛苦了。没一天脑袋有放松的。唉。这就是命啊。 ”(见:2012年7月17日 23:55。)

也就是说,麦田在“寒战”期间的进进出出,与他在商场中的出出进进,有直接关系:在赚钱养家之际,他就高唱“爱的呼唤”;而在黑韩倒韩之际,他就默念“仇恨入心要发芽”这样的咒语。

maitian_161.jpg

黑夜看不见阮鹏的爱,白天不知道麦田的恨
从2012年6月30日半夜到7月1日凌晨,麦田一直在新浪微博上黑公民韩寒、挺恶棍方舟子(上图左侧)。天一亮,麦田马上换了另一副嘴脸和另一副腔调,开始推销自己的“有爱”产品(上图右侧)。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真”发生过泄漏
2019: 宋诗解(7)
2018: 世界新闻自由日:言者无罪
2018: 436 魔戒不能给任何人,权力的基础是信
2017: 世界新闻日:辛可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演讲
2017: 彭运生谈艺录(24)
2016: Kant -3
2016: 英语教育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