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六章 麦田的“三重出”(二)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3日01:27:46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六章 麦田的“三重出”(一) 亦明_ 于 2021-05-02 14:47:25

六、麦氏洁尔阴

2012年6月20日,韩黑们从“韩寒消费儿童”的鼓噪之中消停了还没几天,韩寒就又发表了《我所理解的生活》一文。这篇文章两千多字,属于麦田定义的“大部头”之作,其大意完全可以用这么几个字来概括:“爱咋咋,爱谁谁,老子就喜欢过自己随意的日子。”这是SOHO中国CEO张欣的评论:

“读到韩寒的这篇真为他高兴,那个犀利、潇洒的小伙子又回来了。”(见:2012-6-20 22:21。)

《我所理解的生活》发表之时,正是“方菊花革命”愈演愈烈之际,方舟子在水深火热之中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倒韩。所以,“首义”麦田又责无旁贷义无反顾地举起了黑韩的大旗。而此时,麦田大概早把“代笔”这码事儿忘光了,他心中所想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黑韩。所以,他既不评论这篇文章写得怎样,也不说它是不是“代笔”,而是专门和韩寒“论理”。这是他的第一条评论:

“这篇署名‘韩寒’的文章,问题恰恰也就在这里:如何判断一个人‘肮脏’?事实上,这没有客观标准,只能是主观认定。所以这篇文章表达的就是:只要我主观认定你‘脏’,我就可以‘操’你——这种流氓无赖的逻辑,不说缺乏公共道德,至少缺乏教养”。(见:2012-6-20 14:30。)

实际上,你都不用核对韩寒的文章,你就可以知道麦田当时就是在没话找话地黑韩。既然“如何判断一个人‘肮脏’……只能是主观认定”,那么“只要我主观认定你‘脏’,我就可以‘操’你”不是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吗?怎么会是“流氓无赖的逻辑”呢?你阮麦田当初“质疑”韩寒,不就是用的这种逻辑吗?所以说,麦田对着韩寒的文章无处下口,就空发了这么一段议论,却不小心把自己内心对韩寒的仇恨暴露了出来。有人嘲笑麦田说:

“每天刷新等韩寒的新作也不容易啊 @麦田这种才是真正的韩粉”。(发帖时间:2012-6-20 15:29。)

这是麦田的答复:

“你抬举大叔了。。。知道‘下雨天打孩子’这句话吗?我这不最近闲着嘛。”(发帖时间:2012-6-20 15:30。)

在当时,麦田的孩子还没有满月,他老婆还没有“出月子”,但麦田却抽出洗尿布的时间来“打孩子”──这就是职业韩黑的“职业道德”。

到了第二天早晨,意犹未尽的麦田又对《我所理解的生活》发表了第二条评论:

“一个‘操’,一个‘逼’;韩寒是多么热爱这两个字眼啊。”(见:2012-6-21 10:45。)

前面提到,《我所理解的生活》全文两千多字,但麦田的目光却自始至终都紧紧地盯在其中的这段话上: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除了造谣以外,去造其他一切东西。我心中的造化,就是你创造了多少文化。既然30年前,我以一挑亿,跑赢了其他所有的精子,那么我必然生来就是牛逼的,我来到这个世上,总要留下点痕迹。我承认衣着光鲜,举止优雅也是一种对美好的创造,但这方面我不太拿手。我承认这个社会,很多人觉得你只要不说脏话,说点假话,空话,套话,造谣,大肆的造谣,疯狂的造谣都不算是道德败坏,但我觉得反之,并且还要对道貌岸然的傻逼们加一个操字,是的,这会让那些道德惊诧家们浑身颤抖,严厉批判,大呼小叫,满地打滚,然后突然起立,开始审判,解决之道就是再说一次,操。我就操了,但我既不操你也不操你全家,我操这世道,这世道觉得文绉绉的诬陷没问题,这世道让那些不说粗话但最缺德的人能做道德评判家,这世道让那些话不脏但心眼脏手段脏的人当道,这世道能任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这世道觉得公众人物或者随便谁说一个操字就不应该,那就操翻这世道。”(见:2012-6-20 10:32。)

看明白了吗?不论韩寒的这段话是否确有所指,也不论韩寒所指何人,对于麦田来说,韩寒要“操”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傻逼们”、“道德惊诧家们”、“道德评判家”就是那些“除了造谣以外,【不】去造其他一切东西”的以方舟子、麦田为首的韩黑团伙。并且,韩寒的这段骂,骂得十分高超,让被骂之人根本无从反咬,所以麦田才会专门挑出“这两个字眼”来说事儿。这是网友对麦田评论的评论:

“这两个字韩寒没直接用在你的身上,真是瞎了我的狗眼!现在你还有资格去说韩寒了吗?你个二货。”(见:2012-6-21 11:07。)

“这么多字,您老就看见这些了”。(见:2012-6-21 11:26。)

“为什么通篇你只看到这两个字?”(见:2012-6-21 11:48。)

“麦田是有多爱韩寒啊,昨天上午的微博今天中午翻出来再来一次#道德惊悚#,啧啧啧#满满的都是爱#”。(见:2012-6-21 12:22。)

“一个内心如茅厕般污秽霉臭的人故作纯美来搬弄字眼,@麦田 ,这只能为你的丑陋和卑劣再次备书”。(见:2012-6-21 17:22。)

“麦田就是一死不要脸的畜生,为了自己的项目炒作向韩寒开炮,闹一阵,诚挚道歉,肘子接棒,麦田这跳梁小丑又出来闹。。。”(见:2012-6-22 09:35。)

一个41岁的中年男子、一个“我闺女她爸”,一个靠教导别人如何“育儿”为生的“网络公司CEO”,每天就是这么没皮没脸地“找骂”,如果排除“先天如此”这个原因的话,那就只能得出“后天使然”这个结论。而在“后天”的因素之中,最可能的原因就是他对韩寒的“仇恨”让他如此不管不顾。


只眼毒具
不计标点符号,韩寒的《我所理解的生活》共有2365字,其中有3个“逼”字、8个“操”字。而一直说韩寒自己写不出文章说不明白话的麦田就是把自己的目光聚焦这11个字上,根本不去讨论“这篇文章到底是谁替韩寒写的”这个问题。显然,麦田当时在心里默认这篇文章是出自韩寒之手,因此承认韩寒不是患有“学习障碍”写不出文章的“扶不起的阿斗”和弱智。


可笑的是,就在指责韩寒“热爱这两个字眼”的帖子下面,麦田本人就这样回骂一个网友:

“炒你妹,傻逼”。(发帖时间:2012-6-22 09:43。)

更奇的是,就在指责韩寒“热爱这两个字眼”的半个月前,就有人这样问道:

“曾闻@麦田 老师平时知书达礼,敢于承认错误。但这次搭乘答春绿的便车重出江湖,明显性情大变。且看他在转发造谣微博被人揭穿后与网友的对谈——难道这才是他的真面目?”(见:2012-6-6 16:16。)

随帖附上的麦田的7个回帖,它们总共含有127字,其中“逼”字出现了8次,“操”字出现了3次,“你妈”出现7次,“你爸”2次,“屁眼”2次,“菊花”1次。这样一个满口喷粪之人,竟然会指责别人“热爱这两个字眼”,难道他是在笑话韩寒的嘴没有自己的嘴脏?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麦田当时还是“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专家委员”。


卖田卖逼真忙
麦田一边在私底下满嘴喷粪辱骂网友,一边装逼指责韩寒说脏话。对于麦田来说,同时做这两样事情非常自然,完全符合方舟子的“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教条。


到了2012年9月,麦田这种“表面洁癖、内心肮脏”的秘密终于被逃亡搜狐的方粉们揭了个底朝天(后详)。再过几个月,因为利用《南方周末》事件黑韩,麦田的这个秘密在新浪微博也广为人知了。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心理学家,咨询师”的“武志红”对麦田的心理学评估:

“麦田,就是一个地道的小人,在他的网帖和一般回复中,下流至极,但在微博的主贴中,却总扮演一个谆谆教导别人的好人。他没有自我认识能力,所以他可能真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所以不断对他以为的坏人发起攻击。但其实,他是一个标准的蚁民。”(见:2013-1-5 22:41。)

这是麦田的老冤家押沙龙的帖子:

“麦田微博里总是道貌岸然,还动不动捏着鼻子‘哎呀呀这个人说话带口头语我受不了’‘那个谁谁语言不文明那给青年人影响多坏呀’,但你千万别看他的回复,里头跟马桶反涌似的。我以前还纳闷过,后来知道他用马甲发表过《绝对隐私:快看看我姐和狗在干什么》,才豁然开朗。”(见:2013-1-16 00:42。)


如果没有见识过麦田,你就永远也搞不清“无耻”这两个字的含义
(截图来源:2012-8-23 02:12、2013-1-7 23:04。)

七、精神分裂

2012年进入6月之后,方舟子在新浪微博就像是一具被盛夏的毒日头曝晒的腐尸,其恶臭顶风也能扩散八百里。到了6月12日,被众人终日追骂的方舟子终于丧失了他的“科学”和“理性”,发帖子说:

“从现在开始我将一一追究那些在微博上指名道姓地造谣诽谤我的妻子、我的子女的人的法律责任,要求新浪提供所有这些人的实名注册信息。对匿名、海外用户,我要求新浪即时制止这种诽谤行为,否则我将要求新浪承担连带法律责任。”(见:2012-6-12 16:25。)

跨国恶棍的最后一招儿
2012年6月12日,一直蔑视、践踏中国法律的美国华侨、中国恶棍方舟子决定拿中国的法律来捍卫自己在中国作恶的权力。

这个帖子最终被转发、评论了各两万多次(其中的水军评论和转发后来逐渐被新浪系统清除),但是,绝大多数评论都是继续痛骂方舟子的;并且,很多人都争先恐后地要求承担“法律责任”,即甘当方舟子的被告。这是我当时总结出的“方菊花革命”的四点意义:

第一,方舟子这条被官府豢养的恶犬确实是疯了;
第二,方舟子这条被中国邪恶黑媒体(包括新浪)捧起来的恶棍确实臭了;
第三,方舟子这个邪恶之徒终于恶贯满盈,遭到天谴了;
第四,无论是谁(包括大领导)也救不了这条疯狗了。(亦明:《方菊花革命(Fangolution)》,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6月12日。)

而就是在那“方骗过街,人人喊打”的紧要关头,麦田又跳了出来,对方舟子表示毫无保留的支持:

“支持。早就该这样了。对付网络流氓,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法律。”(见:2012-6-12 16:45。)

有人评论道:

“麦田说的最对的就是这句话了。应该抵制方舟子这种网络流氓。”(发帖时间:2012-6-12 16:51。)

这是麦田的回复:

“滚你妈的逼。”(发帖时间:2012-6-12 16:53。)

紧接着,麦田就把那人拉黑了(见:2012-6-12 17:06)。可笑的是,一年后,在被骂为“傻逼”时,麦田竟然这样回击对手:

“亲,上网就上网,不要总把你妈的那玩意含在嘴边。多大的人了啊,还离不开你妈?!”(发帖时间:2013-7-1 15:05。见2013-7-1 14:48下面的评论。)

由此可知,麦田既可以自己“总把我妈的那玩意含在嘴边”,又可以一脸严肃地教训别人“不要总把你妈的那玩意含在嘴边。”并且,在这么做之时,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毫无违和之感。

事实是,当初韩寒决定拿起“法律”这个“最有效的手段”来“对付网络流氓”方舟子时,他没少受到那伙网络流氓──尤其是麦田──的嘲笑。看看麦田的这个帖子:

“韩寒今天的‘暂别’声明,非常有韩氏特色。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作品见’。掷地有声!一个磊落汉子的形象跃然纸面。然后话音一落,转身就把方舟子告上法院,‘法庭见勒,哥们儿!’”(见:2012-2-3 22:58。)

再看看麦田是咋“忠告”韩寒的父亲的:

“所以韩寒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法庭起诉方舟子;而是出来和方舟子对话,说服方舟子,说服更多旁观人员。旁观者目前没说话,不等于他们没有判断力。@韩仁均叔叔”。(见:2012-2-26 16:18。)

为什么韩寒“对付网络流氓”不应该使用“最有效的手段”,而网络流氓方舟子却“早就该这样了”呢?你以为麦田会回答这样的问题吗?

最奇的是,就在方舟子宣布要动用“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法律”来“对付网络流氓”之前两个小时,路金波曾帖子“批评和谴责”媒体流氓:

“《北京青年报》及罗皓菱记者、《重庆晚报》王琼、《长江日报》欧阳春艳及上海电视台娱乐星天地、网易娱乐、《深圳晚报》、《成都商报》:你们编造‘路金波欠债1400万’的假新闻,对当事人亲友的生活造成一定影响,我对你们提出批评和谴责。我希望你们认识到记者原本是一种记录事实的职业”。(发帖时间:2012-6-12 14:16。)

而麦田对路金波的维权行为完全是另一副嘴脸:

“本来认为关于你欠债的那些微博,是江湖八卦,当不得真;但你这么气急败坏的以几条微博回应,还特意对每个记者点名威胁,不由得让人对那些传言,有了几分相信”。(见:2012-6-12 15:22。)

还记得四个多月前,麦田借着汪佳敏说的“我可以以人格担保韩寒没有团队”这句话,说“我一直相信韩寒没有‘水军’团队。但你这一担保,我反而不敢信了”(见:2012-1-31 15:49)这句话吗?而麦田对路金波帖子的评论,就是在重施“通过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当做造谣或者作恶的理由”之故伎。只不过是,在当时,麦田对方舟子和路金波的态度之截然不同实在太刺眼了,所以有人当即将麦田的这两条微博截图,指着他的鼻子问道:

“@麦田你看你这傻逼发的两条微博,你精神分裂了?方舟子是你亲爹?”(见:2012-6-12 17:04。)

尽管被@了二十多次,麦田至今也没有做出回应,显然是在通过“默认”的方式对那两个问题给予肯定的答复。最奇的是,网友们还学会了套用麦田攻击路金波的逻辑来打麦田的“亲爹”方舟子的脸:

“本来认为关于刘菊花和于光远的那些微博,是江湖八卦,当不得真;但方舟子这么气急败坏地回应,还特意要求新浪提供实名信息,不由得让人对那些传言,有了几分相信。”(见:2012-6-12 17:25。)

“本来认为方狗子偷窥厕所是江湖八卦,当不得真;但它那么气急败坏的以几条微博回应,还特意点名威胁,不由得让人对那些传言,有了几分相信”。(见:2012-6-12 15:59。)


唾面自干,没羞没臊
到了2012年6月,麦田为了黑韩寒已经到了自毁“求真”+“理性”金字招牌的地步。而在那之前,他早已对众人的质疑和辱骂毫不在乎了。也就是说,只要能咬韩寒一口,麦田宁肯让别人咬自己一百口。上图为麦田在“方菊花革命”爆发的当天发的两个帖子,其自扇耳光、自相矛盾在当时就被人注意到,因此截图问他是否患有“精神分裂”,或者方舟子是他“亲爹”。这两个帖子至今仍旧保持在麦田的新浪微博,但它们针对的方舟子和路金波的帖子却已被删除。主帖下面是部分网友的评论。

八、如丧考妣

2012年6月21日,继《法治周末》在15个月前用四个整版发表《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之后,《南方周末》又用了四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两篇揭露方舟子的文章,《方法:方舟子与他所影响的论战法则》和《打假资金:没有时间表的“透明”》。虽然这两篇文章没有爆出任何新料──用率先将其传到新浪微博的“裴晓霖”的话说就是“对他批的太客气了”(见:2012-6-21 11:44);用网友“博闻强记”的话说就是“态度暧昧得很”(见:2012-6-21 12:45)──,但在方舟子和方粉的心头,《南方周末》这块牌子的分量相当沉重:两年前,当《南方周末》加入方舟子阵营构陷肖传国、发表整版倒肖文章之际,方舟子兴奋得嗓子都跑了调,而方粉们也是欢喜得如同过节一般。(见新语丝读书论坛:2010-04-15, 01:41:43、2010-04-15, 11:43:41;亦见方舟子:《向肖传国要十万“奖金”》,新语丝2010年4月17日新到资料;亦明《〈南方周末〉为什么要陷害肖传国?》,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4月22日。)也就是因为如此,当《南方周末》发表“黑方”文章的消息传到新浪微博之后,韩黑、方粉们才会做出类似以头抢地痛不欲生般的反应。这是那条最早将该文介绍到新浪微博的帖子:

“今日 @南方周末头版重磅推出《方舟子与他所影响的论战法则》以及《打假资金:没有时间表的‘透明’》,为大家揭露世上最流氓,最无耻的疯狗是如何炼成的。”(见:2012-6-21 11:32。)

最早跳出来为方舟子站台之人很可能是“北京兆方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李巍(网名“eprom”)──和几乎所有的“前方粉”一样,他后来拼命否认自己曾经是个方粉──,在不到10分钟内他连发三帖,第一帖是威胁《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这是急眼了吗?”(见:2012-6-21 12:08。)

第二帖是向其韩黑兄弟通风报信:

“@硬壳笨蛋 @东坡门人 @无风即风 @迷途De小马 @闲人友军 @江南柳三 @蒋泥 @勤劳十点 @牵牛续锦 @诗人小郑 @司马3忌 @仙人指路010”。(见:2012-6-21 12:11。)

第三帖是对当时的方粉徐波(网名“徐宥箴”)的下面这个帖子竖大拇指:

“随便你忽悠,全天下都是敌人又如何?大丈夫立世为人,是为心中正义,又不是如骗子一般为取悦他人。靠脑袋的人懂法律规则,靠嘴皮的人能奈我何?若都不守法,这世界也就不值得挂念,牺牲也罢。”(见:2012-6-21 12:17。)

紧接着李巍出马的就是阮鹏:

“以公器报私怨,@南方周末堕落如斯。这是《南方周末》之耻,是@方舟子的荣耀。”(见:2012-6-21 12:27。)

麦田虽然没有明说《南方周末》与方舟子到底有什么“私怨”,但其“怪圈”的线路却十分清晰:《南方周末》挺韩,方舟子倒韩,二者因此结下“私怨”,所以前者揭露后者就是“以公器报私怨”。你一定要知道,在麦田的潜意识中,“私怨”几乎是他本人遭到批评的第一动因,所以他才会说易天、李海鹏、五岳散人、押沙龙等人批评自己都是出于“私怨”。(见:2012-3-20 23:33、2012-4-2 16:43。)换句话说,麦田之所以大骂《南方周末》,唯一原因就是出于“私怨”;而他之所以要常年不懈无怨无悔地倒韩,最可能的原因,也是出于“私怨”。实际上,与麦田结“私怨”非常容易:小至被“视为‘狗’”(见:2012年2月2日 20:23)、大至“拉黑了我……再背后损我”(见:2012年1月26日 17:41),都是可能的原因。


怨夫麦田
在网上,仅仅把麦田“拉黑”或者骂他是“狗”就可以被麦田怀恨在心。也就因为如此,麦田几乎总是把别人对自己的批评归咎于个人恩怨。根据“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原则来推测,麦田之所以要纠缠韩寒长达数年,最大的原因就是个人恩怨,与“真相”、“好奇”、或者“哈维尔”等等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果然,就在断言“这是《南方周末》之耻,是@方舟子的荣耀”70分钟之后,麦田不打自招,承认自己在下断言之时,连文章都没有看过:

“刚看了文章《方舟子与他所影响的论战法则》,这篇冗长文章的主笔是大记者陈鸣(《差生韩寒》作者,微博@拨惹尘 )。文章挖方舟子的过去,刻意忽略韩寒事件;以报道之名,达抹黑之实,最后写成裹脚布。文笔太差了”。(见:2012-6-21 13:37。)

有趣的是,就在他“第一次复出”的当天,麦田曾这样嘲笑“支持韩寒的朋友”:

“tinyfool说的这段话,就是‘质疑韩寒’整个事件中最有趣的一个现象:很多支持韩寒的朋友,都没看过韩寒的关键作品《三重门》;而质疑韩寒的朋友,往往把韩寒的小说,博客,视频都仔细研究过——我们不说质疑者一定正确,但是至少质疑者确实认真研读了资料吧?大家为什么不能先冷静听听他们说什么呢?”(见:2012-1-29 17:45。)

显然,“方菊花革命”所释放出来的超高温已经让麦田无法“冷静”了。


为主分忧
在方舟子发家的老巢《南方周末》开始揭方舟子的老底之际,韩黑们和方粉们一样心如刀绞,他们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护主”、“护旗”。


只是在看着韩黑和方粉们对着《南方周末》叫骂了整整一个下午之后,方舟子才做出了第一个反应:

“《南方周末》记者陈鸣(就是不久前在相同版面吹捧韩寒的那位)为了构陷我,把‘方学家’那套用得很熟嘛:翻外人完全不了解的陈年老账、断章取义割裂我的话(比如我关于朱海军之死的声明)、造谣(说当年新语丝内部表决我是少数、说我公布竹人隐私之类),等等。他是如何造谣的,我先举一例,一目了然……”。(见:2012-6-21 16:12。)

第二天,方舟子发表了长达五千余字的《〈南方周末〉是如何构陷我的》,好像别人不知道“方舟子是如何构陷韩寒的”似的。这是麦田的评论:

“回应多了。陈年旧事,理都不该理。陈鸣写的那篇方舟子的大字报,最露馅的地方就是只翻旧账,居然不敢提韩寒事件,这样的报道真是太弱了。我还是那句话—— 陈鸣@不惹尘是个烂记者,倒不是他反对方舟子,而是专业水平太差。”(见:2012-6-22 10:28。)

这是押沙龙对麦田评论的评论:

“韩寒多年前的《三重门》,挖的津津有味;但方舟子的陈年旧事,理都不该理;麦田旧贴《看看我姐和狗在干什么》,谁提谁是无赖;麦田造谣我爆私信,谁提谁是小心眼。麦先生无耻地总是很真诚。”(见:2012-6-22 12:25。)

这是一个“温和的民族主义者”对麦田评论的评论:

“坊间公认,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麦田那就是——无耻,确实如此,过去的无耻不提,今日他又忍不住无耻了一把。别人说方舟子不堪的过去就是翻旧帐,那你们这些货说韩寒10多年前写的三重门,就不是翻旧帐了。麦田、彭晓芸、方舟子这些货走到一起非偶然,都是些只许自己泼粪,不容别人回击的无耻鼠辈。”(见:2012-6-22 12:44。)

且不论《南方周末》的文章对于“方菊花革命”的延续和发展到底做出了多少贡献,毫无异议的是,它对方舟子在心理上和精神上的打击十分巨大,所以方舟子才会像是祥林嫂一般整天向人絮叨“《南方周末》是如何构陷我的”,并且唆使教徒到《南方周末》报社门前撕报抗议。好笑的是,麦田看上去比方舟子还要着急,只不过是,他在情急之际,把自己对《南方周末》的仇恨根源暴露了出来:

“对南方周末这次抹黑方舟子,最让我生气的是——陈鸣(@拨惹尘 )的文笔实在太烂了!上次《差生韩寒》写得稀里糊涂,他倒还自鸣得意;这次黑方舟子的文章,写成了裹脚布。举个例子:现在的网民,谁还知道朱海军啊;陈鸣拿这些陈年谷子烂芝麻说事,傻到极点。。。猪一样的对手,有时也会让人义愤填膺啊”。(见:2012-6-21 19:00。)

也就是说,《南方周末》如果仅仅是黑方,麦田或许还不至于那么“生气”──“最让我生气的是”《南方周末》还要挺韩!当天晚上,麦田一直“义愤填膺”地战斗到将近凌晨四点:

“现在看来,@方舟子将会入史,而@韩寒会成为他的注脚。之一。”(见:2012-6-22 03:27。)

“南方系的‘公民’,都这德性。除了会喊‘公民’这句口号,要专业能力没有专业能力,要职业精神没有职业精神。躺在前任打下的品牌上,混口饭吃,终于把‘南方系’品牌吃得和 ‘环球’一个层面了。”(见:2012-6-22 03:38。)

“我就鄙视‘南方系’,这不需要‘资格’。真正信奉自由主义的人,都会鄙视他们这种无良媒体。”(见:2012-6-22 03:45。)

在打了一个盹之后,麦田接着战斗。在6月22日这一整天,麦田都是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地骂《南方周末》和韩寒。这是他在天亮之后发的第一条微博:

“话糙理不糙。”(见:2012-6-22 09:27。)

它是在评论吴稼祥的著名论断:

“H2是个试剑石,看不出他作假的,是笨蛋;看出了,还依然挺他的,是坏蛋。二蛋必居其一。我这个结论,请别删,让历史来检验。”(发帖时间:2012-6-21 23:36。)

吴稼祥在下这个“结论”时所使用的句型,实际上来自他11个月前下的另一个“结论”:

“方舟子打假,是假打。中国最大的假,是什么,他不知道吗?不知道,是笨蛋;知道不敢打,是软蛋。”(见:2011-7-28 18:14。)

天知道吴公知在把自己的这两条“结论”叠加之后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但无论如何,我们知道,他看方舟子颇准。而因为吴稼祥做出第一个结论之时,方舟子尚未倒韩,所以相应地,麦田当时也就没有对吴稼祥发起攻击。


吴氏论“蛋”


前面提到,就是这个吴稼祥在2012年2月底把全球华人学者正在联署一封公开信、举报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剽窃、要求其母校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调查处理之事率先透露。也就是因为如此,他被麦田骂为“荒谬”(见:2012-2-29 18:23)、“傻”(见:2012-3-1 22:14)、“搞笑”(见:2012-3-2 12:06)。为什么同样一个吴稼祥,当他签名举报一个犯罪证据确凿的剽窃犯时,他是“荒谬”、“可惜”、“傻”、“搞笑”;而当他信口雌黄、毫无凭证地下断言时,他却是“话糙理不糙”呢?这是因为,麦田当时的思维完全按照他自己的逻辑来运行,而这个逻辑的链条则全部由这样的环节所组成:倒韩、倒韩、倒韩……。

6月26日,一个叫“yuhuaisong”的方粉从网上盗来一张图,并且配了一首歪词,把它曲解为韩寒追杀方舟子、但《南方周末》却将之歪曲成为方舟子刺杀韩寒(见:2012-6-26 23:03)。这是方舟子在转发时的评论:

“词改得不错,配图也不错。”(见:2012-6-27 17:10。)

这是麦田紧跟着方舟子发的评论:

“文字一般,图是好图。cc@南方周末 @拨惹尘”。(见:2012-6-27 17:16。)

这是两条对麦田评论的评论:

“这图早几天前已经被挺韩派用过了。在挺韩者眼中,持刀者为方舟子。”(见:2012-6-27 17:21。)

“噗 笑了 最先发表檄文攻击韩寒的就是麦田君和方舟子一伙吧 他们现在反而自认为是左边的那个了 打脸不要太明显~”(见:2012-6-27 17:23。)


死不要脸地颠倒黑白
2012年6月26日,一个方粉将网上一张嘲笑西方主流媒体歪曲事实的图片(左,见:Il tifo che non esiste)稍加改造,使之变成讽刺《南方周末》歪曲“寒战”真相的图片(右,见:2012-6-26 23:03)。对于这张图,方舟子认为“不错”,麦田赞为“好图”。也就是说,在打了五个多月“寒战”之后,方舟子和麦田主仆二人都认为“寒战”的“真相”是韩寒追杀方舟子,而不是相反。


这是现存在麦田新浪微博主页上的麦田骚扰《南方周末》记者陈鸣的部分帖子,由此可见麦田与《南方周末》或陈鸣的“私怨”之“数斑”:

“很好。这是现在的@南方周末应该待的地方。顺带恭喜@拨惹尘诸君,正是有了你们这些不靠谱的记者,终于把一份好报纸做进了垃圾桶。”(见:2012-6-23 12:37。)

“这篇的分析很有道理!此外,选的方舟子肖像都是比较丑化的,这个是明招;暗招就是这篇微博揭示的。@南方周末的编辑们,专业水平不行,但刀笔吏整起人来,真的有水平 cc@拨惹尘”。(见:2012-6-23 15:25。)

“这个故事讲得生动。@拨惹尘好好学学,你一个大记者连故事都讲不好,岂不羞愧?”(见:2012-6-24 13:24。)

“所以说陈鸣(@拨惹尘 )是多么烂的一个记者啊,简直就是个笑话。”(见:2012-6-24 15:07。)

“陈鸣(@拨惹尘)在稿子即将发排的时候,给方舟子私信征求采访。这事做得极其龌龊,非常有代表性的龌龊。我也是从这件事情上认定,陈鸣是个烂记者,境界太低了”。(见:2012-6-27 15:14。)

“@拨惹尘 陈鸣的傲慢自大,非常莫名其妙,只能解释于愚蠢。罗素的一句话,说得就是这类人:‘这个世界最大的问题就是愚人和狂热分子总是对自我如此肯定,而真正的智者内心却充满疑虑。’(转自李开复微博)”。(见:2012-6-27 17:05。)

“哪里有《黑方周末》蓄谋两个多月用心啊。@拨惹尘,你说是吧。”(见:2012-7-1 01:38。)

“你能再不要脸一点吗?一篇头版稿子,在国内正规大报发了,遇到压力和反弹,居然想借网络推卸责任。”(见:2012-7-1 03:35。)

实际上,直到五个多月后,麦田还在骂陈鸣是“傻逼”(见:2012-11-19 22:29)。你说在麦田心头,方舟子到底占据了多大的位置、有多大的分量?

九、车震门

2012年6月22日晚,在痛骂了《南方周末》一天之后,也是在韩黑方粉同仇敌忾讨伐公知之时,麦田突然间把枪口指向韩寒,发表了一篇长微博,题为《趣闻:韩寒的“车震门”》。这是他写的简介:

“趣闻:韩寒的‘车震门’——‘这次@韩寒同学没有“操”、“逼”;改成了“干”’”。(见:2012-6-22 17:52。)

原来,就在“方菊花革命”爆发的前一天,腾讯微博帐号“一个”发了一个这样的帖子:

“我是由韩寒主编的电子读物。今天三点上线。每天,我们从纷繁的影像中为你选取一个;每天,我们从不停涌现的报道中选取一个;每天,我们为你提供一个评论,探讨一种思维方式;每天,有一个散文或者小说等你慢读;一个问题里,你可以想问谁问谁,我们帮你搜集回答。网址为[url.cn]”。(见:2012年6月11日 14:58。)

有一个叫“毛轩ROCK”的韩黑挑衅说:

“韩2,你的名字里有个寒字,但经过查询,你生日在九月,不是冬天,不寒冷,从你名字可以看出你全家欺骗成性,虚伪至极,韩2,解释一下这问题,哈,这问题对天才来说太难,韩2一开口,互联网上就充满了笑声”。(发帖时间不详。)

对此,当时正在与网友互动的韩寒反问道:

“轩,你是在你父母车震的时候怀上的么?”(见:2012年6月11日 15:40。)

果然如“轩”所料,“韩2一开口,互联网上就充满了笑声”,只不过是,大家的笑声都是朝着“轩”发出的。很快,笑声就被好事者“信息时报”传到了新浪微博,并且还特意@给方舟子。(见:2012-6-11 16:29。)整天在新浪微博上装模作样猜自己制作的“灯谜”冒充学识渊博智力高超的假冒伪劣“语文状元”方舟子见此,自作聪明地评论道:

“从别人ID中的ROCK想到车震,还辱人父母,这个微博代笔团队找的是一伙流氓?”(见:2012-6-11 17:27。)

伪状元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就激起了又一阵笑声。这是一位叫“陆子野”的网友的评论:

“方舟子连简单的拆字都看不出来,居然整天搞什么文本分析。韩寒由轩想到车震,思维不算怪异。方舟子从摇滚想到车震,堪称淫才。昨天网上流传的那首方舟子的奇情偷窥诗看来是真的。”(见:2012-6-11 17:37。)

这是网友“塌方”的评论:

“对于这位构陷派网友从韩寒的名字得出‘全家欺骗成性,虚伪至极’的结论,@方舟子欣然接受。而对于韩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调侃式应答,方舟子立马暴跳如雷,指责韩寒辱人父母,并称韩寒微博是代笔团队,且都是一伙流氓。最为搞笑的是,高考文科状元方舟子居然认为韩寒是从ROCK想到车震的……”。(发帖时间:2012-6-11 17:55。)

试想一下如果方舟子的这个大丑是韩寒出的,麦田会蹦多高吧。不幸的是,出丑之人却是他的主子,所以麦田对这个当天网上的最大笑话竟然一言没发。但毫无疑问的是,那口闷气却一直郁结在麦田的心头。这是因为,韩黑倒韩的“理论基础”就是韩寒是一个有学习障碍的大草包、大傻子──这也是韩黑们张口“韩2”闭口“韩2”的主要原因──,因此不要说他根本写不出什么《三重门》或《杯中窥人》,他实际上连一篇文从字顺的微博帖子都写不出来──麦田在“寒战”爆发前质疑韩寒的理由之一就是韩寒不开微博,“微博因实时发表,很难代笔,所以韩寒不玩微博。”还是这个缘故,就在“车震门”爆发前6天,麦田仍旧在说“韩寒真有这样的才气和急智,就不会象现在这样成为网络笑柄了”这样的话。到了6月20日,百无聊赖的麦田又发帖子说:

“大家发现没有,@韩寒确实玩不转微博!——你看从4.1到现在,快3个月,他的微博就寥寥二十几条,多还是长微博,把微博当博客用。。。面对比较需要实时反应的微博,韩寒的‘木讷’,和同样需要实时反应的视频采访如出一辙。。。韩寒真假,我绝对有耐心,无他,概因韩生真是扶都扶不起。 ”(见:2012-6-20 18:06。)

就像麦田的其他黑韩帖子一样,这个帖子下面的评论也多是骂他的。但有一个貌似韩黑的人评论道:

“他的博文都是憋出来的,看着好不舒服。上次难般在腾讯发了个车震比喻的即时微博,立刻被韩粪大呼‘碉堡了’无限转发。”(发帖时间:2012-6-20 22:35。)

这很可能就是麦田立志攻克“车震门”这个“碉堡”的动因。两天后,麦田抛出了他的《趣闻:韩寒的“车震门”》。全文如下:

“这个故事的开始,很简单:韩寒同学腾讯发了一条微博,有一个署名‘毛轩ROCK’的人骂他。骂得极其低劣弱智,意思是‘韩寒’名字中的‘寒’取错了。

“很无聊的一个骂贴。

“有意思的是,过了一个多小时,韩寒居然从上千的回复中,突然发现了这条无聊幼稚的骂贴。

“然后韩寒同学回了一条:‘轩,你是在你父母车震的时候怀上的么?’

“轩,车干嘛。韩寒同学的智慧。大家鼓掌。(插话:韩寒这次不‘操’‘逼’了,改为‘干’)

“韩粉大为佩服。太犀利了,太爽了。

“这就是韩寒的‘车震门’

“但更有意思的是,这个‘毛轩ROCK’是个新马甲用户,号称自己是在广州。他关注了24个人。

“他收听的人中,除了‘韩寒’和‘一个’(韩寒的电子杂志),其他的收听,其实都是在他注册账号时,系统推荐给他,他为了快速注册默认全部收听而来。

“然后,呵呵,腾讯微博有一个机制是根据注册ip推荐同城,所以这个‘毛轩ROCK’虽然号称是广州人,但他收听的24个人里面大量的上海用户,暴露了他真实的ip。

“这个故事讲完了。”(见:2012-6-22 17:52。)

麦田刚刚讲完“故事”,他的私淑门生“仙人指路010”就高声叫好:

“原来如此啊! 这么没水准的一个小段子都得找人配合演双簧,韩2真是废物! ”(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6-22 18:29。)

方舟子的老姘头高小红也随声附和说:

“韩家擅长做桥。”(发帖时间:2012-6-22 21:59。)

而方舟子也假装忘记自己十多天前在众人面前出的大丑,腆着其厚无比的脸皮、骑在老姘头的奸头嘲笑韩寒道:

“也擅长露马脚。”(见:2012-6-22 23:06。)

问题是,骨灰级网虫、网络公司CEO阮鹏编的“故事”靠谱吗?

事实是,早在“车震门”发生的当天,就在方舟子出丑之后,就有一帮韩黑叫嚣那个“轩”是韩寒的“托儿”,显然是要给尴尬至极的主子缓颊。例如,一个叫“京城大猫”的韩黑就在方舟子出丑40分钟之后说:“韩寒找个做托的id出来炒作罢了。”(发帖时间:2012-6-11 18:07。)到了第二天,有人在凯迪社区发帖子说:

“韩2 在腾迅搞个频道,在互动提问时出现个‘毛轩ROCK’""". 他质问韩2不是冬天生的,因此‘韩寒’的名字是虚伪云云.韩2马上反唇相讥:轩 是其父母车震怀上的.很是‘急智’. 于是乎,韩粉一阵赞誉,此话题又被热抄.
本人认真研究了此事,感觉是一个‘托’,又是一个韩2设计的‘桥’”.怀疑理由如下:
1.该网友受到H2的辱骂后,没有任何还击,消声了.
2.该人的微博我查不到,可能是临时注册的.请其他人查查
3.该人提问的问题和名字 好象是为了H2反击 设计好的‘桥’”。(见:2012/6/12 14:34:54。)

而麦田所讲的“故事”,不过就是像他以前的“韩学”文章一样,不过就是把现成的阴谋论偷来,然后再在它们的屁股底下垫上几块砖头而已。就《趣闻:韩寒的“车震门”》而言,麦田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目的却十分明确,就是要把那个“轩”说成是韩寒的托儿。可惜的是,麦田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反倒把自己的主观恶意暴露了出来。

麦田制造的第一块砖头就是说,“轩”的骂帖“极其低劣弱智”,暗示这只能出自高中没毕业的韩寒或者韩粉之手。而事实上,韩黑们对韩寒的辱骂,几乎全部都与“轩”的“极其低劣弱智”辱骂相似。看看倒韩元帅“仙人指路010”的这个帖子:

“这是在哪儿发现的?好啊,韩2他爹学会拆字了,好兆头!‘轩’字完全可以理解成车震。车震没什么好笑的,很正常!再看看韩2的‘寒’字可就恶心了!——‘头顶一蒸笼,俩二分纵横,左右一撇腿,射出两滴脓!’”(发帖时间:2012-6-11 18:12。已被删除。)

难道这样的帖子比“轩”的那个帖子还要“高雅强智”吗?所以说,麦田故意贬低“轩”的帖子,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构建阴谋论做铺垫。

麦田的第二块砖头就是说,韩寒是在被“轩”骂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居然从上千的回复中,突然发现了这条无聊幼稚的骂贴”的,其暗示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事先预谋,韩寒是怎么发现这个帖子的呢?而事实却是,由于“轩”的骂帖被屏蔽,没有几个人知道它是在何时发出了。但是,“一个”的帖子发于2012年6月11日 14:58,韩寒对“轩”回帖发于2012年6月11日 15:40,二者的间隔只有42分钟,“轩”怎么可能在这42分钟之外发帖子骂韩寒并且被韩寒回应呢?所以说,为了构建阴谋论,麦田第N次蓄意造谣。


麦田造谣
从2012年6月11日 14:58腾讯微博帐号“一个”发帖推介自己,到2012年6月11日 15:40韩寒对“毛轩ROCK”的挑衅做出回应,前后只有42分钟。因此,在“毛轩ROCK”的露面与韩寒的回应之间,只能是不到42分钟,很可能只有几分钟。但是,为了构建“毛轩ROCK与韩寒是一伙的”这个阴谋论,麦田就编造了一个“过了一个多小时,韩寒居然从上千的回复中,突然发现了这条无聊幼稚的骂贴”这样的“独家、确凿的证据”。


另一个事实是,尽管“一个”的那个帖子目前有六千多条评论、两万多个“转播”,但它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在韩寒回骂“轩”之后才积累起来的。因此,在韩寒回复“轩”之前,该帖的“回复”数量绝对不可能达到“上千”。实际上,就在麦田编写他的“趣话”之前一周,韩黑夏岚馨还在嘲笑韩寒在腾讯微博毫无影响力:

“跟踪韩寒腾讯微博最新一条,发表于6月14日23:20,今天下午17:30评论只有105个!此刻评论142个!打开一看几乎全是骂骗子的。韩寒,你的粉丝哪里去了?原来被新浪抛去腾讯之前,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脱毛鸭子了!”(发帖时间:2012-6-15 22:03。)

四天后,答春绿张放又发帖子说:

“【鹅弟坑浪哥?】韩粪们,快起来,干活啦。鹅弟那边可没大粪了,庄稼正在枯萎哟!韩二主编《一个》今天早晨的更新转发及评论数,好个‘惨’字了得。(最后面两帖是昨天帖子,因此未√红。见张放微博之前的截图)@方舟子”。(见:2012-6-19 11:26。)

这两个帖子都得到了方教主的转发和认证,说是“企鹅水军筹建中”(见:2012-6-18 18:01)、“还真要让人怀疑企鹅找他去是为了让他缩水的”(见:2012-6-19 14:09)。既然如此,“一个”发的那个帖子怎么可能在42分钟之内积累到“上千的回复”呢?所以说,麦田在第二块砖头含有至少两个谣言。

最奇的是,在麦田的帖子下面,有一个叫“冷看人生”的韩黑(天涯的“多情老夫”)反复地告诉自己的战友,自己曾与那个“毛轩ROCK”交流过,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韩粉──“冷看人生”甚至还把他们二人的谈话记录都贴了出来:

“回复@倍魄:这个恐怕错了,我在车震事件次日就联系上那个毛轩ROCK,跟他私信聊过并且在天涯论坛发过截图,貌似不是韩二的同党。截图O网页链接若打不开请见天涯高楼5047楼2012-06-15 19:21:57那条回复”。(发帖时间:2012-6-23 02:01。)

类似的帖子,“冷看人生”一共发了三次。可是,尽管麦田“趣闻”帖子的回复总数不到三百、尽管麦田本人闲得无聊只好通过与网友斗嘴消磨时间(见下面的截图),但他却假装看不见“冷看人生”的帖子。显然,面对这样的帖子,麦田的“选择性失明症”又自动发作了。

麦田的第三块砖头就是说,“轩”自称位于广州,但腾讯微博却向“轩”推荐了几个属于上海的微博帐号。也就是根据这样的事实,麦田说:

“但他收听的24个人里面大量的上海用户,暴露了他真实的ip。”

麦田这句话的意思非常明显,那就是说这个“轩”与韩寒同属上海人,但他却谎称是广州人,因此更像是韩寒本人或他的同党。问题是,这个“轩”总共才收听了24个微博用户,那24个用户里到底有多少“上海用户”,麦田为什么不给个准数,而只是含含糊糊地说是“大量”呢?很快,喜欢较真的网友就戳破了麦田的文字游戏:

“刚看了,毛轩rock关注的24人全国各地的都有,是心虚了还是麦田造谣? ”(见:2012-6-22 19:47。)

“麦田真是爱造谣啊。24个人中6个上海的。其中5个是政府官方博客,一个加V人士。”(发帖时间:2012-6-22 22:32。)

“又见阴谋论。O网页链接 毛轩rock腾讯微博关注了24人,上海的有7个,包括韩寒。这就是你所谓的大量上海用户?”(发帖时间:2012-6-23 09:15。见2012-6-22 17:52下面的评论。)

还有一个叫“Leek003”的人问麦田:

“‘根据注册IP推荐同城’就说明这是水军了?我刚才去注册了一下腾讯的微博,的确有个根据注册IP推荐同城,但是还有别的推荐机制,如果默认情况下应该收听70个左右的用户,同城的应该是比较小的比例”。(发帖时间:2012-6-23 14:14。)

对于这样的帖子,麦田当然又是装瞎。

更为恶劣的是,为了掩盖麦田蓄意造谣这个事实,一个叫“忆仔打乒乓”的上海方粉还编造了另一个谣言:

“麦田22号刚发此微博时,我去‘毛轩rock’的腾迅微博看了一下,的确如麦田所说,此人地方写的是广州,但仅有的几个关注很多是上海的一些公共信息。24号晚再查看,所有微博都删除了,几个上海公共信息的关注也删除了。”(见:2012-6-24 19:40。)

事实是,“毛轩ROCK”的网页至今仍在,现有的26个“收听”之中,那5个上海官方帐号也至今仍在。可笑的是,不到三年的工夫,那个叫“忆仔打乒乓”的谣棍就被方舟子打成了方黑。


麦田黑韩,不遗余力
麦田用来“证明”那个骂韩寒的“毛轩ROCK”是韩寒的小号或者是韩寒的团队成员的一个关键证据就是“他收听的24个人里面大量的上海用户”。所谓“大量”,就是5个。为了掩盖麦田造谣这一事实,一个方粉还特意编造了另一个谎言,说“毛轩ROCK”在麦田发文之后,他把“几个上海公共信息的关注也删除了”。事实是,该用户的网页至今犹在,其“收听”记录也没有被改动过的迹象。上图为“毛轩ROCK”微博“收听”页面局部截图(截于2016年8月18日),右侧为他“收听”的五个上海帐号,可能来自腾讯微博的“同城推荐”,但也可能是来自其他渠道,比如因为他关注了韩寒而被腾讯微博“同仁推荐”。


骂名震天亦不悔,黑韩黑到人劁啐
因为构陷韩寒,麦田遭到不计其数的辱骂。但是,麦田构陷韩寒的决心和斗志却益发坚定。上图为麦田微博《趣闻:韩寒的“车震门”》以及它下面的部分回帖的截图。


其实,如果麦田拿出他黑韩的万分之一劲头来“求真”的话,他早就能够把方舟子论证为举世无双的大骗子了。因为在整个“寒战”期间,方舟子攻击韩寒的最常见招术就是从成千上万的骂帖中找出一、两条支持自己的帖子加以转发。最为明显的,就是每当受到“围猎”,方舟子马上进入“与世隔绝”状态,专门与自己的小号“中国灯谜”互动“猜灯谜”。但是,尽管指控方舟子动用水军、使用小号的帖子充斥新浪微博,麦田的眼睛和耳朵却像是装上了方舟子二姐方云环的“滤波”似的,能够自动地把这样的信息过滤掉。

事实是,早在2010年,香港科技大学的程博就总结归纳了韩寒文字作品中的“词语修辞的陌生化”特点,其中包括“直解词义”、“断取词义”、“曲解词义”,等等。(程博:《韩寒作品词语修辞研究》,《现代语文》2010 年24期65-69页。)它实际上也就是路金波所说的“韩寒的文字好,好在其间有许多‘脑筋急转弯’式的‘花活儿’”:

“例如他写一对小情侣‘没徐小芹的日子白开水,有徐小芹的日子敌敌畏’,他和高晓松吵架说‘“高”处不胜“寒”’---类似的例子是某次帮李玉导演站台,有记者问范冰冰对‘南周北范’怎么看(意思是范冰冰和周迅的竞争关系),范冰冰求救,韩寒替她答到:‘意为《“南”方“周”末》应该是“北”方报系的典”范”’。”。(路金波:《哭笑不得回“麦田”》,新浪路金波的博客,2012-01-16 10:13:01。)

也就是说,韩寒对“轩”的“直解”,与其先前的风格是一致的。除非麦田能够证明韩寒以前的那些“脑筋急转弯”都是假的、是他人“代笔”甚至“代嘴”,则他的《趣闻:韩寒的“车震门”》就是他蓄意构陷韩寒的铁证。  
 

0%(0)
0%(0)
  第六章 麦田的“三重出”(三) - 亦明_ 05/03/21 (90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缘起赞释 10 若于佛所说深事以生疑,可
2020: 乌拉。。。。
2019: 北京暴徒
2019: 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与毛泽东阶跃
2018: 马克思的理论经受不起质疑
2018: 推荐一家既专业又高性价比的语言教育机
2017: 2017美国转学指南
2017: 中国历史正述
2016: 洪岩:奥巴马一家,靠什么爬的藤?
2016: 李克强日外相你抢见了网络金融发牌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