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三章 魑魅饕餮,人肉盛宴(二)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3日02:28:52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三章 魑魅饕餮,人肉盛宴(一) 亦明_ 于 2021-05-03 02:23:59

二、韩黑群体:网络暴徒

“寒战”虽然起因于麦田提出的韩寒代笔指控,但“寒战”的实质却是一帮韩黑立意要搞臭、打倒韩寒,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倒韩”。确实,韩黑们办的黑韩专门网站就叫“倒韩网”,他们也自称是“倒韩人士”、“倒韩派”、“倒韩精英”。并且,这些韩黑还公推麦田的《人造韩寒》是“倒韩第一枪”。看看倒韩网“精选好文”栏目的第一段话:

“要选出倒韩运动中出现的‘精选好文’,真的是太难了。倒韩运动以来,出现了太多的‘精选好文’,网络名人、媒体精英、草根代表等各人文士,对于韩寒代笔的证据、对挺寒人士的反驳、对代表性事件的评述和调侃层出不穷。倒韩人士大多出于义愤和正义感,自带干粮参与倒韩,可以说篇篇发自内心, 行行义愤填膺,字字击中要害。”(见:倒韩网“好文精选”之“唐吉珂德按”。)

所以说,就像麦田从一开始就在蓄意构陷韩寒一样,“寒战”也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质疑”,而是彻头彻尾的人身攻击。

职业韩黑专职黑韩
倒韩网的最大成就就是编辑了一本“倒韩文集”,后来改称《公痴韩寒》。



也就是因为看清了对韩寒的所谓“质疑”是彻头彻尾的“黑韩”和“倒韩”,所以早在2012年,我就这样定性了这场所谓的“方韩大战”:

“这是一伙网络暴徒以言论自由为保护伞,以求真为幌子,以造谣、构陷、人格侮辱、人身攻击为手段,通过疯狂侵犯、践踏个人私权来满足自己邪恶心理的网络暴力事件,它也是中国文人最丑恶、最阴险一面的彻底暴露。”(亦明:《方舟子2012年十大要闻(2):进军文坛,大战韩寒》,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12月25日。)

也就是根据这个定性,我把那些为了“黑韩”、为了“倒韩”,为了搞臭韩寒、为了让韩寒身败名裂而不择手段、不顾事实、不计后果的“网络暴徒”定义为“韩黑”。事实是,“韩黑”几乎构成了“寒战”中“质疑”一方的全部和整体。那么,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1、韩黑都是方粉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因为韩黑黑韩的目的就是要搞臭、扳倒韩寒,并且他们全都坚信只有方舟子才能够最终完成这个任务,所以,韩黑们都是不同程度的方粉。(此处所说的“方粉”,是指那些明知方舟子是一个劣迹斑斑的小偷、骗子、打手、恶棍但仍旧紧紧跟随方舟子搞打砸抢的那些人。参见亦明:《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八、匪巢被端,众离亲叛》。)实际上,也就是因为这个信念,麦田和陈黎等人在最初才会千方百计地拉方舟子加入“寒战”。

诱发仇恨
所有的韩黑都认为只有方舟子才能够扳倒韩寒,所以在“寒战”之初,他们竭尽全力要把方舟子拉进来。上图是铁杆韩黑“勤劳十点”在2012年1月18日上午发给方舟子的帖子截图,其内容是让“方舟子看”韩寒反对转基因的“罪证”。显然,这个韩黑知道方舟子是中国的头号转基因贩子,谁反对转基因,他就会跟谁拼命。所以,尽管韩寒的文章当时已经被加密,但这个韩黑也还是要通过其他途径搞到它的截图。这个韩黑当时显然是忙昏了头,所以他才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发帖之前,方舟子已经向韩寒射出了第一发子弹。(注:原帖已被删除,原始链接:2012-1-18 10:51。)



(1)韩黑中的两类方粉

确实,不仅始作俑者麦田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方粉(下详),那几个在“寒战”中出尽了风头的倒韩女将也各个都是方粉。例如,麦田的老搭档、“寒战”的另一个始作俑者陈黎就曾是一个铁杆方粉,其代表作就是2005年1月在《时代人物周报》上发表的《方舟子 从诗人到战士》一文。


陈黎:从方粉到韩黑
谁都知道,“方自称诗人,做梦都想成为诗人,如果有人称其为诗人,那比所有生化学家,网络斗士之类的称号都会让他激动。”显然是投其所好,方粉陈黎在2005年竭力要把一个毫无诗才、只会写分行文字的方舟子塑造成一个“诗人”。


陈黎是南京大学的学士、北京大学的硕士,曾留学美国,并且自命为“美女大师”。她对倒韩的最大学术贡献就是以“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的身份鉴定出韩寒患有“学习障碍”。尽管她的这个“学术成果”长期被方舟子霸占,但陈黎却一直隐忍不发──只是在与方舟子翻脸之后,她才敢公开指控方舟子抄袭:

“别搞了,方舟子是跟在我们后面才开始打假的,我说了一句韩寒有‘学习障碍’,方舟子拿去用了,他怎么不说他抄袭我?”(见:2012-8-7 21:58。)

2012年3月1日,也就是方舟子的劣迹在新浪微博上被翻了个底朝天、他本人也因此臭不可闻之际,陈黎发帖子说:

“不管别人怎么说方舟子,我听从自己的内心:我要对方舟子说,你是好样的,力拔山兮气盖世。我没有你的??气,我佩服你。”(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天涯倒韩高楼” 154514楼,2012-03-01 19:57:29。)
两个月后,也就是在方舟子与她的老冤家夏岚馨狗扯羊皮打情骂俏之际,陈黎把自己与方舟子的“深交”晾了出来,大概是要方舟子怀念旧情:

“说说方舟子。我一直认为他非同常人,执着,有才。2005年,我约他写过12篇专栏,其中有一篇批评了我非常尊敬和倾慕的一位文学评论家,因为是学术争论,我未删一字发出。我尊敬的人自然不会高兴,心有芥蒂。但这属于正当的学术争论。”(见:2012-5-22 12:46。)

与陈黎一样,倒韩女将、被推为“倒韩十大将”之一的李丽也是吹捧方舟子不遗余力。例如,在“寒战”之前,李丽曾说过“方舟子有点斗鸡眼” 这样的话(见:2012-1-3 11:46);在与方舟子翻脸之后,她还一直骂方舟子是“秃子”(见:2012-8-12 23:37)、“恶心的秃顶男人”(见:2012-8-12 23:54)。可是,在进入“寒战”之后,显然是受网易女人频道的调查结果──“仅一成女人愿意嫁给方舟子”──的刺激,李丽却昧着良心说方舟子“比刘德华还帅。干净。正直。智慧。”(原帖已被删除。)实际上,李丽一直对韩寒迷恋不已,曾因《独唱团》向她约稿而“趁机耍赖:能和韩寒上床我就写。”(木子美:《韩寒不和女斗》,《南都周刊》2010年8月8日。)可是,进入“寒战”之后,她一面张罗组织“团嫁”方舟子的活动(见:2012-2-6 21:592012-2-7 15:42),一面对韩寒破口大骂,说他是“大垃圾”(见:2012-2-6 22:23)。难怪方舟子的老姘头高小红(网名“黎柳蝉”)会扭着两瓣肥屁股颠儿颠儿地一路小跑把这个消息送到新语丝网站(见:2012-02-06, 23:22:03),显然是在向那些海外方粉炫耀自己的老“肉工”在国内的人气有多高。


野鸡变凤凰
2012年1月31日,网易女人频道发起了一个“女人投票:你怎么看方舟子这个男人?”,结果只有一成女人“喜欢”方舟子并且愿意“嫁给方舟子”(左图)。为了给方舟子造势,野鸡凤凰网在2012年2月7日发起了一个“当韩寒遭遇方舟子 女人你觉得谁更适合当老公”的网络投票,通过伪造数据来证明“绝大多数女人更愿意嫁给方舟子”──野鸡凤凰网的数据造假内幕很快就被网友戳穿(右图。来源:《为什么凤凰网的投票,相信韩寒代笔的人那么多,真相在这里》。)


“极品女”团嫁“恶心男”
因为网易女人频道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一成的女人愿意嫁给方舟子,韩黑女干将李丽于是拿自己为例力证方舟子颇招女人的喜爱。不到半年的工夫,李丽就被方舟子骂为“三脏女”,而李丽则骂方舟子是“恶心的秃顶男人”。上图显示李丽在“寒战”初期吹捧方舟子的帖子。



谁都知道,在“寒战”中最疯狂、最凶狠、最歹毒的那位女将就是彭晓芸。这位暨南大学的文艺学硕士,曾经根据《书店》一文中有“警卫盯住你的肚皮看看有无棱角分明书页探出”这样的话而作出这样的“分析”:

“好大的‘肚皮’啊,据目测,韩寒14--18岁期间,是个豆芽型体型,要吃多少公斤的饭,才能等同于藏书在肚子里同样的体型特征,以致于让店员发现啊?此处的行为情态,动作情态,无论用肚皮还是肚子,都是典型的中年人行为习惯”。(彭晓芸:《韩寒大作〈书店〉两篇的“文学批评”》,新浪彭晓芸的博客,2012-01-25 23:38:12。)

不仅如此,这个彭晓芸还曾建议中国的“司法刑侦”部门对韩寒父子动用“测谎仪等手段”来证实韩氏父子欺诈。(发帖时间:2012-1-27。原帖已被删除。)也就是因为她的恶毒和歹毒,这个早在麦田之前就曾“策划”倒韩的彭晓芸被韩黑们尊为“政委”、“元帅”、“理性倒韩旗帜”;但在韩黑圈外,则几乎一致认定她“又蠢又坏”(例见:2012-8-6 18:53),并且是一个被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认定的抄袭犯。(见:新浪微博社区管理中心:《受理编号:K1CaJ6wtk8q4d》。)

丧心病狂的彭晓芸

2012年1月27日,“寒战”打了还不到两周,女韩黑彭晓芸“建议”其他韩黑起诉韩寒父子,然后由中国的司法部门对韩寒父子动用刑侦手段取证。原帖发于2012年1月27日,已被删除。(截图来源:小荷1120:《笑喷,竞有人要用司法刑侦测谎仪对付韩寒父子》,凯迪社区>猫眼看人,2012/1/27 18:15:41。)



无耻母知彭晓芸自讨没趣
早在“寒战”之初,韩黑女政委彭晓芸的抄袭劣迹就已经尽人皆知。可是,到了2012年11月,因为姚博说她是“抄袭惯犯”(见:2012-11-21 11:19),彭晓芸就把对方告到新浪微博社区管理中心。结果,社区委员会根据姚博的举证,判定姚博的言论不构成“人身攻击”。这相当于说,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认定彭晓芸是一个“抄袭惯犯”。


事实是,与陈黎一样,早在“寒战”爆发前,彭晓芸就是一个方粉,曾在自己任职的《时代周报》吹捧方舟子的“打假”。(例见:彭晓芸:《不能让说真话的人成为时代的Loser》,《时代周报》2010年7月22日。)2011年初,彭晓芸因故被《时代周报》解职。但到了这年年底,《时代周报》发表了孙海峰的《流氓式打假是一场社会瘟疫》一文,彭晓芸竟然摆起老资格训斥该报编辑──这是她自己说的:

“孙海峰的文章发表后,我与编发这篇文章的编辑以及孙海峰本人,在深圳一个会上见面了,我曾严厉指斥过这位编辑----我的前同事,认为他极其不专业,更加不应当被两人的私谊影响他对孙海峰的判断------这点,学学肖鹰老师吧!”(彭晓芸:《关于时代周报的一则报道》,博客中国彭晓芸的专栏,2012-03-08 11:53:53。)

而进入“寒战”以后,因为《时代周报》又发表了一篇揭露方舟子的文章──署名何光伟的《铁嘴钢牙剩斗士 文砖武锤方舟子》──而遭到方粉围攻(见:2012-3-8 16:52),围攻者中用力最猛的就是彭晓芸:她当即赤膊上阵,发表《关于时代周报的一则报道》,这是该文中的两句话:

“时代周报此前发表孙海峰的评论文章,就已经毫无见识了,现在发展到为肖传国背书,甚至支持学者联名追究并非公众人物的刘菊花,连媒体基本的职业底线也不顾了。”

“何光伟的这篇报道,小则触犯职业伦理底线,大则侵犯名誉权,是一轮又一轮对方舟子妖魔化污名化的报道中,最为恶劣的一篇之一。 ” (彭晓芸:《关于时代周报的一则报道》,博客中国彭晓芸的专栏,2012-03-08 11:53:53。)


由此可知彭晓芸的“见识”和“职业底线”到底都是些什么货色。实际上,即使在方舟子与李丽翻脸之后、即使是她的女战友陈黎也站在李丽一边之后,彭晓芸仍旧选择站在方舟子一边。所以说,她是铁杆方粉。

相比于那些女韩黑粉方的热情,男韩黑的粉方激情毫不逊色。看看这个在“寒战”期间成了大名的“答春绿”、“倒韩十元帅”之一、“激情倒韩旗帜”张放的自白:

“我从来没有看过韩寒的东西。也是因为方舟子的不依不饶,我于是刚才就到网上找来看了一下。作为20几年的出版人,一读书稿就基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中的行文用字,遣词造句,包括90年代甚至80年代风行的秀和事,居然都明晃晃地堆在那里。所以,想不支持方舟子都不成。”(郭于华:《“韩方大战”──一场失焦的论战》,2012年2月7日《新京报》。)

看看这个“倒韩元帅”仙人指路010:

“喜欢听方舟子讲话!——此次打假,不同于以往,方舟子的公众形象随着事情进展,得以高大与高尚;尤其随着方舟子书信的公开,人们改变了对方舟子的片面印象,认识了一个有情有义、有德有才的方舟子! ”(见:2012-2-2 21:50。)

恰恰就是因为几乎所有的韩黑都是方粉,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才会在“寒战”爆发一年后这样发问:

“突然很好奇:在这世上,有没有在其他方面强烈认同方舟子,但是不认为韩寒有代笔的人?有吗?非常想知道,求答案。”(见:2013-2-3 20:32。)

实际上,在方舟子加入“寒战”之前就公开倒韩的方粉并不多见。但是,在方舟子加入“寒战”之后,整个方粉群体就被自动地改编成了韩黑大军。这是因为,当方粉的两个必要前提就是“脑残”和“心黑”,即对方舟子要有死心塌地般的忠诚,对方舟子的敌人要有丧心病狂般的仇恨。所以,因为方舟子打韩寒,方粉也必须打韩寒──这就像是因为方舟子骂中医,所以方粉也必须骂中医、因为方舟子恨肖传国,方粉也必须恨肖传国一样。

也就是说,“寒战”期间的方粉-韩黑群体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方粉韩黑”,他们之所以黑韩是因为粉方,即粉方在先,黑韩在后;另一类是“韩黑方粉”,他们之所以粉方是因为黑韩,即黑韩在先,粉方在后。也就是因为如此,在“寒战”中,前者被方舟子视为嫡系部队,而后者则被他当作杂牌军。相应地,多数韩黑方粉在2012年年底就变成了“前方粉”──即背叛方舟子,专职黑方──,而方粉韩黑的大规模反水则迟至2015年才发生。这是一个叫“哎呀红米”的韩黑在2015年的观察:

“方某倒韩创造了两个可笑:一,昔日的倒韩大将一个个成为‘方黑’,二,方的身边现在围着一堆韩家卧底。”(见:2015-10-1 23:35。)


生得奸佞,活得邪恶
继2012年年底韩黑方粉大规模反水之后,方粉韩黑在2015年也开始大规模反水。上图为曾经给方舟子捐献过金钱的方粉韩黑在新浪微博上痛骂方舟子。


(2)信念决定一切

如前所述,韩黑之所以要粉方是因为他们坚信只有方舟子才能够把韩寒彻底扳倒。韩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信念呢?这首先要归功于中国黑媒体的长期虚假宣传和肆意造神。事实是,从上世纪末起,方舟子就受到了以于光远、龚育之、何祚庥等人为首的“中宣部科学处”残余势力和他们一手扶植起来的“自然辩证法帮”与“科学文化人帮”的吹捧。到了2004年左右,方舟子开始全面进入中国媒体,并且把持《中国青年报》的“一言堂”长达七年之久。而到了2010年,中国媒体展开了一轮规模空前的造神活动,其核心就是吹捧方舟子“打假十年、案例上千、几无失手”。实际上,《人民日报》下属的《国际金融报》甚至把方舟子推上了“打假皇帝”的宝座。(刘洋:《当“打工皇帝”遇上“打假皇帝”》,2010年7月7日《国际金融报》。)也就是因为方舟子这个特殊的身份,《南方周末》才会在2010年3月前后与方舟子签署“慕尼黑条约”,通过陷害方舟子的死敌肖传国来换取方舟子对他们陷害“新左派”领袖汪晖的支持。(详见亦明:《〈南方周末〉为什么要陷害肖传国?》,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4月22日。)

“羊角锤击案”爆发后,就像是早已预演好了似的,由康师傅在背后操纵、由CCAV在前台领唱,方舟子的气焰直达熏天的程度。难怪仙人指路010在变成“前方粉”之后会说:“其实我此前知道他一直在为一些势力服务”(发帖时间:2013-5-1

19:59)。而恰恰是这样的“知识”,变成了他们的信念。因为绝大多数韩黑都是草根、是自干五,所以他们做梦都想要“嫁入豪门”;但在现实中,能够投靠“某种势力”就已经相当于他们能够达到这个目的的极限了。事实是,在每个韩黑的潜意识中都深藏着这样一个信念:倒韩必须依靠“某种势力”,而方舟子就是“某种势力”的具体化。


黑媒体搭台,大骗子唱戏
在“寒战”爆发前的十多年中,方舟子一直是中国媒体的宠儿,把他打造成“打假斗士”、“打假英雄”、“打假皇帝”,而方舟子也恬不知耻地自我吹嘘、自我标榜,说他“打假”“基本上是一打一个准”、“根本上出错的没有”。


总而言之,对于韩黑来说,傍上方舟子,就像是三陪女傍上了大款、山贼草寇傍上了“皇叔”,不仅让他们产生了道德上的优越感,而且还产生了精神上的安全感。看看“仙人指路010”是怎么说的:

“在方舟子亲自出手的‘打假’事件中,韩寒作为对手,其实是所有这些‘假货’中档次最低的。像唐骏、肖传国、李开复等人,即使他们有文凭造假,有学术欺诈,有编造传奇经历,也是人中吕布的人物,仅就个人能力而言,是很有些能耐的。”(仙人指路010:《方舟子羽扇纶巾 韩家军灰飞烟灭》,新浪仙人指路010的博客,2012-01-26 12:47:37。)

实际上,不仅草根韩黑这么看待方舟子,那些“高级”韩黑也是这么看的。例如,那个“倒韩十大元帅”之一、“海外倒韩旗帜”、被新浪微博认证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的“石毓智”在新浪微博开博的当天就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中国要出大师,首先要成立‘方舟子’公司。方舟子所追求的就是中国教育、文化、科技界的诚信问题,我不仅支持他的所作所为,而且强烈的呼吁中国的自然科学基金和社会科学基金,每年划拨出一定的钱,让方舟子成立一个公司。这比任何具体的科研项目都重要。”(见:2012-2-16 14:37。)

而在当时,深圳电视台正在播放揭露方舟子造假的系列节目《揭秘方舟子》,这导致方舟子发疯一般要“封杀”这个节目。对于这些事实,这杆“海外倒韩旗帜”完全清楚,因为他的第一条微博就是说这件事:


“方舟子骂深圳电视台说明他的气量不够大最近深圳电视台又组织了一帮人,说方舟子的文章涉嫌剽窃,还把方舟子在美国的老师搬出来攻击方舟子。方舟子就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题目是‘最无耻的深圳电视台’。在我看来,方舟子来这江湖上闯,就应该预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吗’!”(见:2012-2-16 14:24。)

显然,在这个星岛韩黑的眼中,方舟子造没造假、抄没抄袭,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每年划拨出一定的钱,让方舟子成立一个公司”,让他打别人的“诚信问题”──这不就是一个骗子吗?

同样,那个打着“芝加哥大学教授”招牌的赵鼎新在论证“韩寒很大可能是骗子”时,提出的主要前提有三,前两个是:“方舟子打假的成就主要在自然科学领域”、“方舟子打假,以往的命中率是很高的”。(赵鼎新:《韩寒很大可能是骗子》, 网易读书,2012-02-25 22:16:17。)显然,这个美国韩黑如果不是装瞎,就是真瞎;不是装傻,定是真傻──因为当时揭露方舟子以假打假、以假打真的材料铺天盖地、触目皆是。


海外韩黑
从左至右为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赵鼎新、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石毓智、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曹长青、美国萨伐克大学助理教授薛涌。其中,曹长青曾被方舟子骂为“网坛嫖客”、“‘民运分子’、‘藏独分子’,在美国华人社区中也是臭名昭著,属于典型的‘妓者’”。但是,为了倒韩,曹方二人捐弃前嫌,握手言和。而为了挺方,曹长青曾专门撰写《156名学人〈联名信〉劣在哪里?》一文,恶毒咒骂那些联署公开信举报刘菊花抄袭剽窃的中国学者。


总而言之,韩黑们都衷心地、心甘情愿地奉方舟子为倒韩的“大旗”。这是仙人指路010在方舟子向韩寒开枪之后不到一小时连发的两个帖子:

“果然有鬼!方舟子就是厉害,随便一招,直戳要害!”(见:2012-1-18 10:44。)

“韩粉们,赶快组织起队伍;方黑们,赶紧集合起泼妇;对着方舟子开火吧!——等把方舟子的火儿勾上来,你们那个天才韩少的裤子就该褪到脚后跟了!”(见:2012-1-18 11:11。)


这是夏岚馨在“寒战”期间说的话:

“我们不需要什么扫地僧,跟定方哥就是了。方哥赢我们赢,方哥输我们输。”(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3-2 11:50。)

这是一个早在“寒战”爆发前就已经知道方舟子是一个“假打”恶棍、犯有抄袭剽窃前科的“作家蒋泥”在“寒战”中说的话:

“在中国,除了方舟子,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撼动‘韩寒帝国’的,韩寒掌控的财力资源和人力资源,可以让任何一个敢于挑战他的人望而生畏。麦田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的文章够有力了,然而韩寒奋起回击,麦田立马道歉删博文。后来看方舟子来领军,麦田这才‘跑了五
十步’又折回来,声称‘要坚持到底’。”(见:2012-3-20 20:14。)


这是一个韩黑后来的忏悔:

“韩寒事件真是让我看到了希望,看到有那么多为了真相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人在毫无利益的情况下废寝忘食,贡献一片又一篇的优秀文章。但也让我感到悲凉,由于草根力量太弱,必须抱团方舟子,让方舟子在质疑韩寒事件上最终形成话语权垄断。让我道德洁癖式的文艺复兴之梦破碎,最后不知道完成‘两个凡是’的方舟子将带着一干粉丝走向何方。”(孤鸿泽:《告别时刻》,新浪孤鸿泽的博客,2012-05-22 12:27:58。)

这是“寒战”初期韩黑中重量级人物、很可能是最早变成方黑的韩黑“红水西三”在2012年底的反思:

“我相信,有一点是肯定的,也是公认的:如果没有方舟子,当时麦田道歉身退后,韩寒就是全胜;如果没有方舟 子,估计倒韩都称不上事件,也不会如此波涛汹涌,顶多是互联网世界的小水滴;如果没有方舟子,倒韩者也不会如此齐心协力,形成燎原之势。”(见:2012-12-2 11:15。)


邪教一入深似海,从此良知变狗屎
很多韩黑和麦田一样,在“寒战”爆发之前就知道方舟子是一个小偷、骗子、打手、恶棍。但为了倒韩,并且相信只有方舟子才能够把韩寒打倒,这些韩黑就心甘情愿地跟在方舟子的屁股后面给他当帮凶。上图为新浪微博认证为“中国作协会员”的蒋泥在“寒战”前后发表的黑方(左)和粉方(右)帖子。注:2011年2月中旬,方舟子与蒋泥因朱学勤抄袭案而反目相向,方舟子一再暗示蒋泥也是抄袭犯。在蒋泥拎出方黑打狗棒之后,方舟子马上就不敢再与蒋泥对话(方舟子在2011年最后一次提到蒋泥是在2011-2-21 19:19)。“寒战”期间,方舟子还转发了蒋泥的一个黑韩帖子(见:2012-5-4 19:37)。


2、韩黑多是五毛

除了相信方舟子打假“一打一个准”、相信他有靠山和后台之外,韩黑们心甘情愿地卖身投靠方舟子在很大程度上是还是由于其本身的政治观点和社会地位决定的。麦田曾经说过:

“我始终认为,中文互联网主流用户是低收入、低学历、低年龄的‘三低’人群”。(见:2011年11月28日 01:34。)

而我已经反复证明:

“方舟子所依靠的那些社会渣滓也都是那些‘听一半、懂三分、无头脑、有亢奋’(listen half, understand quarter, think zero, and react double)的网络暴徒。”(亦明:《方舟子2012年十大要闻(7):方氏打假,以假养假》,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12月25日。)

(1)方舟子:骨灰级自干五

事实是,如果说海外韩黑多是极右分子的话──他们倒韩,完完全全是因为“韩三篇”没能如他们的意──,那么海内韩黑的主体就是那些体制外的极左分子,俗称“自干五”,即专门和“公知”作对的一个群体。据中国政府官方的说法,“公知”是指那些“专找现实社会中的阴暗面进行无限放大,引用几段洋人语录就开始在网上信口雌黄,睁眼说瞎话,专挑社会和政府的不是”之人;而“自干五”则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践行者”:

“全称为‘自带干粮的五毛’,指那些自觉自愿为社会正能量点赞、为中国发展鼓劲的网民。……他们遵纪守法,爱国敬业,希望祖国富强繁荣、社会公正廉明,倡导自由民主、知行合一,文明辩论。他们自觉地遵守并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行为无疑充满正能量。”(赵士兵:《“自干五”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践行者》,2014年11月15日《光明日报》。)


自干五的官方定义、定性和定位


而实际上,在中国,最早公开站出来和“公知”对着干之人就是方舟子。“公知”,即“公共知识分子”,作为当代中国的一个群体,或者说是一股政治、社会势力,大约出现在21世纪初。2003年,开始有学术论文讨论这个问题。(例见:顾肃:《现代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与境遇》,《学术界》2003年1期50-59页;张世功:《宪法司法化的悖论──兼论法学家在推动宪政中的困境》,《中国社会科学》2003年2期18-28页;苏力:《中国当代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建构》,《社会学研究》2003年2期101-113页。)2004年9月8日,刚刚创刊不久的《南方人物周刊》推出“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这相当于“公知”群体在中国社会这个大舞台上的第一次亮相。而这50名公知当中,就包括方舟子。出乎“南方报系”意料的是,方舟子当即作《请辞“公共知识分子”桂冠》一文(见新语丝2004年9月10日新到资料),以不屑与某些入选者为伍为由,把《南方人物周刊》拱手献上的这顶桂冠摔回他们的脸上。


当热脸贴到了冷屁股
2004年9月8日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将方舟子“认证”为“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之一。两天后,方舟子发表《请辞“公共知识分子”桂冠》,把“公知”这顶帽子摔到《南方人物周刊》的脸上。(截图来源:《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XYS20040910。)


在那之后,“打公知”就成了方舟子“打假”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王怡到于建嵘到李承鹏到贺卫方,谁“专找现实社会中的阴暗面进行无限放大”他打谁、谁“专挑社会和政府的不是”他打谁,并且,每次打公知,他找出的理由都似是而非──方舟子说他打王怡是因为王怡对“朱苏力-甘德怀事件……一言不发”(方舟子:《评〈王怡:知而不言是一种罪〉》,新语丝2004年9月9日新到资料);可是,据罗永浩透露,方舟子说他打王怡“只是因为‘看不惯他’”(见:2011-12-28 22:29)。也就是说,方舟子打公知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那么,把“成名”当作人生第一目标的方舟子到底为什么要把“公知”司令部拱手献上的“桂冠”一脚踢飞呢?2004年12月14日,《光明日报》的《理论周刊》栏目发表了两篇通栏标题文章,专门讨论公知问题,其中一篇的标题就是:《警惕“公共知识分子”思潮》。俗话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你看方舟子到底是像那只凫水的鸭子,还是像他老婆口中的那个“为了这个失序的社会更健康,为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国家更美好”的“呆子”?


春江水暖鸭先知
就在方舟子“请辞‘公共知识分子’桂冠”之后三个月,中宣部控制的《光明日报》发表两篇通栏标题文章,要警惕公共知识分子。


在“请辞”之后,方舟子确实把搞臭“公知”当作自己的一项“义不容辞”的使命;而在方舟子、司马南等人的不懈努力下,到了“寒战”前夕,连《南方都市报》都不得不承认,“‘公知’已成骂人词汇”(见张天潘:《“公知”已成骂人词汇》,2011年10月30日《南方都市报》。)对此,方舟子当仁不让地把这份功劳揽到自己的怀里:

“现在‘公知’名声臭了,‘公知’成了骂人的话”。(见:2011-12-28 21:20。)

换句话说就是,就“搞臭公知”这一点来说,方舟子是当之无愧的“自干五”鼻祖。后来,司马南把方舟子打韩寒说成是为了打公知,虽然是一厢情愿之说,但方舟子坦然笑纳:

“方舟子哪儿是跟韩寒这小孩过不去呀,方舟子是和跟韩寒身后的那帮大人、那帮公知们过不去。”(湖北卫视“中国范儿”:《“打假斗士”方舟子的性情人生》,2012年2月20日首次播出。)

有恃无恐,直言不讳
2012年2月,司马南在一个电视节目说,方舟子打韩寒的目的就是要打韩寒背后的公知。



(2)韩黑自供

大致说来,自干五的主体就是麦田所说的“中文互联网主流用户”、“‘三低’人群”。除了痛恨公知之外,绝大多自干五都具有“仇富”和“仇名”这个共同的特征。而韩寒不仅有名、有钱,他还曾被南方报系包装成一名“公知”(所谓的“公民韩寒”),并且后来他还曾发誓“就要做个臭公知”──这就是韩黑帮存在的根本原因。这是“寒战”初期左派大本营乌有之乡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话:

“方舟子打假,打的有些泛滥,但他可能冤枉的多是一些名人富人,而韩寒了,从一开始就欺骗世人,摆出一副裤头的摸样蒙骗青少年。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因此贻害无穷。即使不考虑祖国,为了个人名利就可以拿青少年当傻子骗吗?”(决战:《从左派的角度看韩寒与方舟子间的争斗》,乌有之乡,2012年1月31日。)

也就是说,对于某些“左派”人士来说,即使明知方舟子是一个科学骗子、是一个假打恶棍,但因为左派是草根,而方舟子“可能冤枉的多是一些名人富人”,所以他们认为这些人活该成为方舟子棒下的冤魂,因此应该支持方舟子打韩寒。这是“仙人指路010”自己说的:


“要是用‘阶级斗争’的眼光看,韩粉们大部分属于‘带路党’,方黑也是。其实我也是,可经过这轮打假韩寒的斗争,我真觉得‘带路党’里泼皮太多了,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有,就是没有半点儿才气。再这样下去我要加入‘五毛党’了,挺韩的‘带路党’队伍素质太丢人!我实在耻于为伍!”(见:2012-1-28
21:29。)


这是韩黑“莱茵兰”在变成方黑之后的反省:

“【对质疑韩寒的反思】冯唐认为,真相比私心为重,故而质疑合理。质疑派也表示,质疑是为了真相,为了说话的自由。可现在无论方舟子、方粉,还是分裂出来的仙-吴-免派,都为压制真相和言论自由叫好,并且还嫌不够,要求严惩。原来很多‘质疑派’心里反对的不是韩寒作假,而是署名韩寒的那些观点不够忠君。”(见:2013-1-7 10:49

“方有五毛嫌疑不是一两次了。质疑派那些人以前在别的事情也都表现出反民众立场,比如免费写手公开主张屠杀不听话的人民,仙人指路要求严惩什邡启东的民众,这跟韩寒没关系吧”。(见:2013年01月07日 17:41。))


这是一个韩黑在变成“前方粉”之后的自白:

“‘这伙人’是一盘散沙,既无利益导向也没有大V撑腰更木有抱团取暖,只是闲暇时在这个充满戾气的集贸市场上闲逛,是典型的酱油客和围观者。虽然大事小事事事不关己,可是看到不平事还是要喊一嗓子给正义者或弱者助助威。于是乎,有一天看见方舟子打韩2打唐骏打罗永浩打得挺好就纷纷呐喊助威,甚至提供军火——这一点小E做得真心的好(倒韩),所以被称为方粉。尼玛,这群人是谁也不粉滴,只是支持某些事儿,而已。……”(见搜狐微博:2014-02-20 13:00。)

这是自认的“爱国小分队队长”、著名自干五“地瓜熊老六”的夫子自道:

“我觉得自干五最初主要是起源于韩寒代笔事件,因为打假韩寒代笔造假,很多原本平时默默工作的人,自发地站出来,来到微博加入到了质疑派,在质疑的过程中通
过韩寒又意识到了更多造假的公知,然后从打假韩寒扩大到打假公知,在与公知斗争的过程中,不断有其他人加入进来,最终形成了自干五群体。”(见:2014-10-24 19:58。)


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成都快乐阳光公益发展中心理事长”、极少数“剩方粉”(即在2015年之后还没有变色的粉方)之一“徐歌9”分析“自干五”当初附方及后来变成“前方粉”的原因:

“方曾批评过于贺李韩等公知圈人物,有些弱智的五毛与自甘奴就幻以为方是其同盟,遂成为所谓的‘方粉’。因这类弱智视野狭窄,理解力低,心机卑劣,方并不笼络他们,即使他们表现出很义气的样子来卖力地支持,但是,方特立独行,眼光锐利,原则坚强,弱智们纷纷失望而反之。”(见:2016-1-18 19:29。)


自供状
不论方粉、韩黑这么说、说什么,其核心内容都暗示他们是自干五,并且因为这个身份而认同方舟子在倒韩运动中的领袖地位。


也就是因为恨韩寒是出于“阶级意识”,或曰“阶级本能”、“阶级立场”,所以,绝大多数韩黑并不真的以为韩寒的文章是什么代笔之作,或者真的以为代笔是什么十恶不赦之罪。这是一个自认的自干五、韩黑方粉“折花哥”的自白:

“作为一个旁观者,回想起来我是如何加入到挺方一派的,大概最早是源于韩父的那句‘谁能写出同样风格的文字来我认他当儿子’,我靠的累,真是老而弥奸啊,便宜都让你占了,有点过了吧?”(折花哥:《到底质疑韩寒什么?为什么要质疑?》,见:2012-2-4 23:37。)

这是另一个韩黑方粉“無風即風”对“为何而倒韩?”这个问题的自问自答:

“我记得我第一篇倒韩的微博就是转发@红水西三的,然后就有韩粉来骂街,骂了我几个晚上,到年初四晚上我忍不住了(心想:我这样的无名小卒你们也骂?转发有罪?),我就开始写…在那之前我每天都窝在被窝里动都不想动,所以说@韩寒是百分百被他的脑残粉给害死的,横行无忌,多行不义”(见:2012-11-19 15:22。)

还是出于相同的原因,韩黑们面对着方舟子造假、诈骗、偷盗等等劣迹全都采取视若无睹、充耳不闻的态度。因为对他们来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才是倒韩的首要问题”──真假、美丑、善恶算个屁!

3、韩黑就是网络暴徒

韩黑们之所以能够与方舟子一拍即合,心甘情愿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追打韩寒,除了因为他们知道方舟子背后有靠山──因此“只有方舟子才能够最终扳倒韩寒”──、除了他们痛恨公知并且认同方舟子在“寒战”之前狂咬公知的“赫赫战果”之外,还有其他原因。

首先,方舟子以心狠手辣著称。任何人,特别是他的仇人,一旦被他盯上、咬住,都会被他下死手往死里整、下死口往死里咬。而恰恰就是方舟子的这种丧心病狂般的凶残和狠毒,才获得了韩黑们的“芳心”。实际上,和方舟子相似,绝大多数韩黑在“寒战”之前与韩寒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不要说从来没有花钱买过韩寒的书,他们可能连韩寒的免费文章都没有读过。他们之所以倒韩,很大的原因就是要发泄“阶级仇恨”。而方舟子恰恰就是他们发泄仇恨的最佳管道。

其次,方舟子“打假”时所使用的那些手段──如诬告抹黑、栽赃陷害、造谣传谣、敲诈勒索、群攻死咬──,本来就是地痞恶棍们混饭吃的当家本领,门槛极低,一学就会,甚至可以无师自通。而方舟子不仅靠这样的手段成名,他还是得到中国官方认证的“打假斗士”、“打假皇帝”。所以,韩黑们以为那些手段是合理合法的手段,一旦掌握、使用了这些手段,他们自己也是在“打假”,并且因此登堂入室,占据了道德制高点。

最后,跟在方舟子的屁股后面黑韩,还为韩黑们减轻了“心理负担”,即他们觉得,有方舟子在前面给他们挡枪,他们自己就不再需要为作恶承担道德责任和法律后果。确实,大量研究都一致指出,互联网上之所以造谣诽谤成风,原因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它为蒙面作恶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场合,而蒙面作恶的最大好处就是作恶成本几近于零。(例见:靖鸣、祁丽婷:《我国微博侵权现象、特性及其对策》,《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3年2期120-123页;于冲:《网络诽谤行为的实证分析与刑法应对——以10年来100个网络诽谤案例为样本》,《法学》

2013年7期142-154页;季境、张志超主编:《新型网络犯罪问题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12年版。)显然,如果韩黑们全部都是蒙面之徒的话,他们的“打假”就丧失了道德根基。所以,蒙着面孔跟在方舟子的后面群殴韩寒,就成了“寒战”的一大特色。

总而言之,之所以说韩黑是网络暴徒,有如下原因:

第一,众所周知,日本人以彬彬有礼闻名于世。但是,日本鬼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凶残又让中国的老百姓心惊胆战。而实际上,那些日本鬼子在穿上军装之前和脱下军装之后就是那些彬彬有礼的日本人。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彬彬有礼之人,会在战争中毫无人性地挥舞着屠刀砍杀手无寸铁的妇女和儿童呢?唯一合理的解答就是:战争的环境把人类的兽性彻底解放了。同样的,在文革那样的环境中,一些普普通通的大、中学生的兽性也得到了极大的解放,所以他们才会用铜头皮带劈头盖脸地抽打自己的老师。与之相似,互联网也极大地解放了某些中国人、特别是韩黑们的兽性,所以他们做起恶来才会那么肆无忌惮、毫无人性。

第二,虽然韩黑们倒韩的切入点是质疑代笔,但如前所述,他们对韩寒是否真的代笔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扳倒韩寒。这是麦田后来自己亲口承认的:

“需要澄清的一个概念:方舟子等人质疑韩寒,表面诉求是质疑韩寒《三重门》等作品有无‘代笔’,但实际上并不仅仅是‘代笔’问题。……代代笔真没啥,签好协议,按时付款就成了。”(见:2012-2-4 17:14。)

打着正义的旗号,干着邪恶的勾当,就是暴徒的最明显的特征。用鲁迅的话说就是:

“和尚喝酒他来打,男女通奸他来捉,私娼私贩他来凌辱,为的是维持风化;乡下人不懂租界章程他来欺侮,为的是看不起无知;剪发女人他来嘲骂,社会改革者他来憎恶,为的是宝爱秩序。但后面是传统的靠山,对手又都非浩荡的强敌,他就在其间横行过去。”(鲁迅:《流氓的变迁》,《鲁迅全集》第四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159-162页。)


韩黑就是鲁迅笔下的“流氓”


第三,绝大多数韩黑,包括方舟子和麦田,都没有质疑代笔的资格,即他们缺乏相应的学术训练。所以,他们的质疑文章纯属胡搅蛮缠。事实是,时至今日,也没有哪家媒体敢发表方舟子的那些“韩学”文章。考虑到方舟子在韩黑中的“地位”,以及他在中国的“势力”,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那些文章根本上不了台面。方舟子如此,其他韩黑就更等而下之了。而以无知冒充有知、以外行假充内行,跨行作恶,欺行霸市,是暴徒的另一个特征。

第四,韩黑黑韩不择手段,从威胁韩寒的生命到辱骂韩寒的家人,包括其幼女,无所不用其极。事实是,尽管在过去的五年间韩黑们没有找到韩寒代笔或者作假的任何真凭实据──他们口口声声的那些“铁证”全都是不值一哂的垃圾──,但他们的倒韩狂热却一直持续到今天。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如此,其关键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有权使用任何工具、任何手段来黑韩,用麦田的话来说就是韩寒父子“活该”。实际上,任何人只需到天涯社区的那座“倒韩高楼”看上两眼就能够明白:他们根本就不是在“质疑”,他们的心中也根本就没有“疑”,他们的倒韩就像是美国的三K党徒对一个黑人动用私刑──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

第五,韩黑在黑韩之时坚定不移地使用双重标准。事实是,韩黑领袖方舟子是人类历史上最虚假、最丑恶、最邪恶、最不要脸的“正义人物”──除了“寒战”之前的假打假、伪反伪、胡科唬和抄袭剽窃、诈骗金钱等等“老罪”之外,他在“寒战”期间针对韩寒又犯下了数不清的“新罪”:抄袭剽窃、造谣诽谤、栽赃陷害、动用水军、人身攻击、等等等等。这一点,虽然很多韩黑到后来才坦白承认,但实际上,他们在“寒战”之初就已心知肚明。可是,为了倒韩,这些口口声声“求真”的韩黑们在黑韩之时都对方舟子的劣迹装聋作哑,甚至为之巧言辩解。事实是,方舟子的任何一桩已被证实的劣迹,其严重程度都要远远超过“代笔”。可是,韩黑们不但对这些如山铁证视若无睹,他们反倒紧紧跟随着方舟子沙里淘金般地搜寻韩寒代笔的证据。这岂不像是一群流氓在一个杀人越货的汪洋大盗的率领下,非要证明某人有小偷小摸行为、然后非要说小偷小摸是关系到社会诚信、国家兴亡的滔天大罪吗?
既然韩黑们号称自己黑韩是“出于义愤和正义感”、是在“求真”,他们为什么要一面拼命地“护方舟子之恶”,一面却竭力要把韩寒打成假呢?


第六,除了对方舟子的劣迹选择性装瞎之外,韩黑们还对那些能够证明韩寒清白的证据也选择性地装瞎。事实是,每当方舟子或者韩黑们找到所谓的“证据”或者“铁证”之后,它们马上就会被证伪。但是,几乎从来没有一个韩黑将对方的文字转发到自己的微博或者博客,他们当然更不会为自己的“失误”道歉。他们所做的,就是若无其事地继续寻找韩寒代笔、造假的下一个“铁证”,周而复始,无穷无尽。这实际上就是“作恶”的定义。

韩黑定律
检验一个人是不是韩黑,有三条非常简单的标准:第一,看他是否正视那些揭露方舟子劣迹的材料;第二,看他是否正视那些揭露自己或者其他韩黑诬陷韩寒的材料;第三、看他是否正视那些能够证明韩寒清白的材料。一般来说,没有一个韩黑能够正视这三类材料。例如,“寒战”的始作俑者之一陈黎在替麦田发表《人造韩寒》一文时,曾郑重其事地要求“韩仁均叔叔严肃回应”。而从2012年1月16日起,韩仁均在自己的新浪微博连续转发网友驳斥《人造韩寒》的文章,但陈黎却像没事人似的,不仅对韩仁均的“回应”装聋作哑,她连网友对麦田的驳斥也假装看不见。(上图是韩仁均叔叔madmadmadmad新浪微博的连续截图。)


简言之,关于韩黑,你必须牢记以下几点:

第一, 任何一个方粉都是、并且永远都将是韩黑──除非方舟子对韩寒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这是不可能的);

第二, 任何一个韩黑都有过当方粉的经历,不论他后来是否变成“前方粉”或“方黑”;

第三, 除了海外的少数极右派韩黑之外,其他韩黑都具有“自干五”的某种特征,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第四, 不论韩黑说得多么义正词严冠冕堂皇,在他们的内心和潜意识中,事实和真相本身都毫无价值──搞臭韩寒、扳倒韩寒是韩黑唯一的也是最终的目的。
 


0%(0)
0%(0)
  第三章 魑魅饕餮,人肉盛宴(三) - 亦明_ 05/03/21 (912)
    第三章 魑魅饕餮,人肉盛宴(四) - 亦明_ 05/03/21 (899)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真”发生过泄漏
2019: 宋诗解(7)
2018: 世界新闻自由日:言者无罪
2018: 436 魔戒不能给任何人,权力的基础是信
2017: 世界新闻日:辛可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演讲
2017: 彭运生谈艺录(24)
2016: Kant -3
2016: 英语教育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