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生命之轻:庚子年,历史又一次在此脱轨
送交者: 真话语 2021年04月13日08:05:27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2021年1月6号,仍在农历庚子年。

  那天,全世界都在电视里关注着川普号召中止大选结果认证的造势集会,以及后来在他煽动下发生的暴民占领国会山事件。大选结果认证临时中止,议员转移隐蔽。国会警察求援,增援部队姗姗来迟,暴民们没抓到议员、议长和副总统,宣泄破坏一阵,只能在终于现身的国民警卫队的压迫下,撤出。川普及家人一直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拒绝向暴民喊话,要他们退出国会大厦,直至暴民师老兵疲,除了破坏劫掠宣泄,已彻底没戏。

  逃过2次弹劾的川普自私自恋,非常情绪化,长于煽动、挑拨、oral abuse(语言暴力)、网络大字报(推特),但智力平庸,认知能力低下,做事没有目的性计划性,甚至连他掌控的国家、他在其中行事的制度也不甚了了。至今人们也不懂,他煽动向国会进军,要达到什么目的?为了泄愤?为了鼓舞各地的造反?为了秀肌肉以民粹挑战200多年的宪政体制?若暴民们真把彭斯、佩洛茜或其他议员抓住了,接下去当如何呢?若不是保镖们告诉他无法保障他的安全,他真象宣称的那样和暴民一起进军国会,那他的叛乱罪名就坐实了。幸亏他还爱惜他那做爱已感力不从心(风暴女爆料)的胖大身躯,幸亏他的冲动背后还有商人式的机会主义精明,幸亏他只是希特勒式的煽动家,而没有希特勒的组织管理之才、谋划统率之才,否则历史的车轮将坠入深渊。

  自不待言,历史脱轨的肇因就是大选——疫情肆虐之下的大选,族群对立、社会撕裂之下的大选,右翼民粹试图以文革方式挑战宪政体制之下的大选。

  说到疫情,很多人就说,没有疫情的话,川普躺赢。似是而非的市井之议。你假定疫情不发生,你怎么不假定可能有比疫情更坏的事发生呢?二者都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不可信度等价。比较接近事实的说法是,川普之败,不是败于疫情,而是败于他对疫情的downplay(故意轻忽)。所以应该问的问题是,他为什么不能相信科学,中规中矩地抗疫,非要把美国搞成感染最多、死人最多的国家?如果不是观念保守但贪恋人生余晖的老年白人跳票,川普可能还能再赢个把摇摆州。

  2020/1/31李文亮在垂死病中说出被公安传唤,2·4去世。全国、全世界都在谴责XJP隐瞒疫情,川普却赞中国处理冠状病毒“专业”、“透明”(VOA报道)。2·9川普在接受华邮的Bob Woodward采访时说,习主席已告知,“This is deadly stuff”,病毒通过空气传染,非常危险。但他对民众却说,发病多是因为检测太多,说青少年打几个喷嚏就没事了,说注射消毒液到体内一分钟可杀灭病毒,蔑视戴口罩、蔑视保持社交距离、蔑视禁止室内聚集...最烧脑的问题是,即使川普说谎成性,将抗疫变成反科学的政治操作,目的是什么呢?

  有4种可能的解释:1)鼓励川粉们不顾疫情,继续全力竞选,赢得先机。2)以Downplay淡化、抵赖初期的失误——武汉1月23号封城,美国3月11号宣布居家隔离,50天川普政府全无作为全无准备,医护人员连口罩防护服都没有;禁飞中国航班而未禁飞欧洲航班,致使输入性病毒从纽约入境,散布全国。初期的失误(数百确诊,数十人死亡)和后来数十万人的死亡比,本不算什么,错了可以改口嘛。从哈习到反中,可以改口;对金正恩从怒火中烧到两次飞越半个地球移樽就教,可以改口;抗击新冠病毒有什么改不得的呢?这个解释有说服力吗?至少在选战的上半年随时可以改弦更张。但到10月,不行了,认错=败选,所以川粉们在造势大会上狂呼“fire Fauci”,只能死硬到底了。3)抗疫这件事的主角,是专业人士,公共卫生专家,地方政府和医护人员,川普的联邦政府只是配角,后勤保障。每天都要占据报纸电视中心版面的川普,选举之年得天天上媒体头条的川普,反潮流,以Downplay疫情来抢戏?说破天去,生病死人不赖我,要赖赖中国。我说我的看法,你们管不着吧。 4)川普的使命就是来分裂美国的,他极善于做2件事:i)无耻地吹捧自己;ii)捕捉美国社会中的resentment(怨恨、不满)。他立刻就发现了抗疫与重启经济之间的矛盾。loser们,你们反正不是病死,就是穷死;病死,是上帝召唤你了;不病死呢?你的 pay check,你吃饭、住房、开车、上网,只能靠你自己。如果谁拦着你,抄起你的AK-47和他干,去解放蓝州!开工干活是你的权利,这是总统说的。疫情算什么?美国3.3亿人,死个几十万,这才哪到哪啊,等有了疫苗,或出现群体免疫,疫情就过去了。为了美国伟大,为了“史无前例”的经济,为了伟大川总的业绩,咱活着干、死了算,才是爷们。

  争先说,抵赖说,抢戏说,挑动分裂说,哪个才最接近川普内心的想法?几十万枉死的冤魂,你们在他下地狱之前,拦住问个明白吧。

  如果说疫情是庚子年的突发事件,种族压迫和种族冲突就是和美国一起来到世间。 2008-2016,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的8年执政,在保守的共和党人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中蓄积了巨大心理能量,它和铁锈带白人蓝领不满全球化导致的工作岗位流失一起,把川普送进了白宫。川普立刻就以对夏洛特维尔事件的表态,对他们做出了回报,他说,杀了人的三K党余孽和被杀的抗议民众,“两边都是好人”,而事件本身是围绕着内战时南军将领李将军的雕像而展开,内战为何而打?为反对奴隶制。尊崇南军将领以刺激奴隶后代的黑人,是川普分裂美国社会、撕裂族群、变相宣扬白人至上主义的一贯手法,直至他下台前不久,他还为更改以南军将领命名的基地名称而否决国会通过的国防预算法案。

  5月18日黑人乔治·Floyd被警察跪颈窒息而死,迅速引爆了一波波及全国、波及世界的抗议警察暴力的“黑命亦命”(BLM)运动。川普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分裂美国社会的机会,他以“法律与秩序”为口号,要求警队和国民警卫队镇压民众抗议中出现的过火行为和劫掠行为,以此抵消削减警察预算逼其改革的要求,同情黑人的民意,很快逆转为对犯罪和动乱的担心。2020年被警察打死的一共有985人,35%是黑人,26%是拉丁裔,14%是白人,5%是其他族裔。警察过度执法引起的抗议和族群撕裂,最后总是以抗议、暴乱、破坏、民意逆转而出现向川普选情的倾斜。系统性种族歧视在川普治下不仅不可能纠正,反而成了他可以操弄的工具。西雅图、波特兰、芝加哥、明尼阿波利斯等地的占领、动乱、纵火、劫掠所导致的不安,让反种族主义议题在大选年完全失败。

  黑人在美国仅占人口的不到13%(白人60%,拉丁裔12%,其它族裔15%),是少数族裔,而且是从奴隶地位挣脱出来的少数族裔。Bully少数在美国这个移民国家本来是非美国的(unAmerica),是政治不正确的。但川普能通过煽动榨出人们内心的自私、焦虑和对异族的天然排斥,让它变成一种大众文化,让种族主义变得合理。

  美国的民主不同于其它历史上曾出现过的民主,它不是简单的民粹主义的多数决,它有一个认同所有人权利的普世价值,事关当事人的权利,就不能由非当事人的多数为他们作主。“黑命亦命”(BLM)事关黑人的生命权,川粉们非说“所有的命都是命”,他们故意不看被杀的是黑人,伪善的背后就是bully少数——你们的命是不是命,要由我们大家说了算。还记得美国是怎么来的吗?殖民地没有代表的英国议会要给殖民地加税,殖民地说,没代表、不纳税,事关我们的权利,不能由你们说了算,由此才有的美国,才有的“人生而平等,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可惜,种族主义文化在白人多数心理上的得分,掩盖不了贫病交加的美国社会现实。“史无前例的经济”被疫情清零,虽然川普每次 rally 还得吹,但他知道 1)人不会根据过去的“美好回忆”投票;2)控制疫情失败,你再煽,经济也起不来。无耻吹捧自己不行,那咱就专心挑动内斗,反左,反中,反移民,反文化非主流。

  有个川粉私信我,说美国的社会撕裂,不赖川普,赖此前被两党推动的经济全球化,造成美国内部“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群体,川普只是吹哨人。那,川普吹哨召集大家想干吗?用右翼民粹主义文革推翻实行200多年的民主宪政,能纠正全球化吗?推翻了民主宪政和deep state,你们想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社会?通通没有答案。有次曾主持大选辩论的 Fox News的主播 Chris Wallace问川普,你的第二任期的主要目标是什么,他竟支吾其词,无言以对!昨天我还问群里一铁杆川粉,什么是你们的理想社会?答:反正社会主义道路不行。至于小政府是否要有点社会主义的因素,比如适当的社会福利,是可以探讨的。——为了这,就要叛乱,就要德州分裂,就要攻占国会大厦,就要搞民粹文革?OMG!

  我不知道故意 downplay 疫情和完全没有一个可正面叙述的政治目标、社会理想,为造反而造反,为内斗而内斗,哪一个是川普败选的主因。事实上,川普入主白宫4年,半夜不睡觉发推,攻击他人,挑动争端,可曾有一天安过解决问题的心?不想解决问题,就没有政绩,没有政绩就只能靠煽动仇恨、制造分裂来争取连任。结果他自己就成了美国最大的问题。他曾经的国防部长马蒂斯说,川普是史无前例的、专门分裂国家、而不是团结国家、带领国家前进的美国总统。

  川普4年乱政,有太多因素导致他败选。故意轻忽导致疫情失控,大减分。经济成昨日黄花,只能抱怨各地的lockdown,也于事无补;反种族主义总算以法律-秩序糊弄过去了,但失去的人心找不回来了;内斗,反左、反中、反拜登都空空如也;两次被众议院弹劾,通乌门,通俄门疑云笼罩;自身丑闻缠身,从风暴女的$13万封口费和其他性侵指控,到拜托习近平助他连任,到亿万富翁只交$750所得税,而且动不动就众叛亲离,就口诛笔伐。他不断鼓动镇压民众,恨不得美国烽烟四起,他可以派军队镇压...这样的总统败选,天理昭昭。

  可川普的个性就是绝不认输,一定要把事情做绝。那还能做什么事呢?发动右翼文革,推翻大选结果,改变宪政体制。文革?美国也会发生文革?是。从定义上说,政治革命只涉及政权更迭,原来掌权的人下台,原来被压制的、代表另一套政策主张的政治势力上台,如中国的打倒四人帮,又如2008年奥巴马当选。文化革命呢,则除了政权更迭或部分更迭,还包括制度和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影响更深远。但文化革命不包含经济基础的改变,这是它不同于社会革命之处。

  按这个定义,人类历史上出现过2.5次文化革命——纳粹德国的崛起,中共与毛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及川普4年最终因败选而流产的、试图颠覆美国民主宪政的右翼民粹主义的文革。文革发生的条件很简单:一位“伟大领袖”和巨大的民粹群体。只要这位“伟大领袖”有 1)强烈的谋私意愿;2)掌权且有巨大的煽动力。民众一方呢,对现实生活状况的不满让他们产生寻求集体行动的冲动,以寄托原子式个人对未来的焦虑,则发动文革所需的社会条件,就已具备。

  纳粹文革谋求的制度改变很明确,推翻一战后的凡尔赛体系,推翻魏玛共和,建立元首制的专制体制,让德国重新崛起;种族灭绝式地反犹;雅利安人至上和基于此的分配全球各民族“生存空间”的话语权。

  毛文革呢,否定前苏联的发展生产力、和平长入共产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以阶级斗争为纲,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斗私批修,跳过发展社会生产力,直接穷过渡到共产主义。

  川普文革与纳粹文革的共同点是种族主义,与毛文革的共同点是内斗——用白人至上主义动员民粹,通过内斗颠覆美国的民主宪政,建立一种私有制之上的威权体制。例如,我提名的大法官应按我的意愿判案;我赞助的参众议员应按我的主张投票;军队应按我的部署去镇压我不喜欢的示威抗议;我有权封闭社交媒体,为禁止fake news 进行新闻管制;我的拥护者有权建立类似毛文革时武斗队的民兵组织,武装抗议州和地方政府的管制和政策;任何选举如果我方候选人在普选中失利,必是舞弊,坚决推翻,由我方控制的议会和法院决定谁胜选;建立集中营,驱逐非法移民,甄别已归化的来自敌对国家的移民,限制和剥夺他们的公民权利;放松对资本的监管,给富豪减税,同时减少社会福利,参加社区服务才能领取食品券,不再承认民众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淡出国际舞台,退出国际协议,实行孤立主义...应该说,川普并没有完整的蓝图,但他每天都在推特、讲演、谈话和实务中,挑战民主规范,宣扬这些主张,系统性地颠覆民主宪政。

  在他的认知中,1)你们既然选我,授权给我,怎么用这个权力就是我的事,包括用它追求更大的权力、无限的权力。2)民主党和左派害美国沉沦,却还在幻想把民主、自由、人权的福音传到天边,也不看看咱美国人自己都过成什么样了,应该关起门来,实行和中国一样的威权治理,才能不在修昔底德陷阱中被击败。我和习主席之所以成了可以托付连任的莫逆之交,就因为我们心有灵犀,都看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3)左派们五花八门的平等诉求,已使美国人涣散而无所适从。回到原点,美国就是一个追求自由的白人建立的国家,什么系统性种族歧视?我就要川公抖擞,开历史的倒车,把南方邦联奴隶主的旗帜打出来,三K党的旗帜也打出来,那才算“再次伟大”。

  文革还有一个特点:它不是从外部推翻现行制度(那就成了“武化大革命”,如国共内战),而是依托现行制度从内部改变它。川普文革依托的就是美国的言论自由,第一修正案。美国宪法上来就是 We the People,它是为民众立的法,是限制政府侵权、压迫民众的法,即使压迫部分民众也不行。但是它没有限制政府、掌权者,以言论自由煽动一部分民众去反对另一部分民众,川普及其追随者认为他们也有反对政治正确的自由,撕裂社会、挑动内斗的自由。这是宪法的模糊地带,川普游走于其间,在国家元首和派头头的身份之间随意切换。非常有讽刺意味的是,最后制止川普以派头头身份发言的,竟不是 deep state,议会或法院,而是Twitter 和 YouTube。

  美国是主权在民的民主国家,官府和政党都控制不了民众。民众不仅有言论自由,还有持枪自卫之权,有平等的法律保护,不管哪一方民众都一样。所以,美国容易发动文革,也容易动员反文革,且不会发生大规模的人身和财产的伤害。也因此人们很难把文革与美国联系起来。

  张千帆曾把美国的民主宪政归纳为美国的社会契约,“政治自然法”:1)政教分离,信仰自由;2)言论与新闻自由;3)法律对全民的平等保护;4)司法独立;5)行政中立(执政为公,不谋一己之私一党之私);6)各层级定期的民主选举,愿赌服输,和平移交权力。在这套“自然法”之下,两党的政策主张,随着时移势易,一种倾向压倒另一种倾向,而导致多数民众认同的改变,轮流坐庄。这是正常的政策主张之争、左右之争、进步与保守理念之争。

  那为什么到庚子年会脱轨呢?就从眼前说,是川普的个人特质,他是通俗易懂的煽动家,以政治素人装疯卖傻,触碰底线,流氓无畏,对权力不择手段、没有禁忌的追求。退后一步说,是川粉们对他的狂热支持,川粉们实在对正常的两党政治失去信心,希望看到制度的改变,不管这个改变是什么。再退后一步说,随着年轻世代登上舞台,少数族裔选民的增加,共和党的基本盘萎缩,他们已经不能失去川粉,甘愿被川普绑架,导致最后国会山叛乱的发生。再退到山顶上看,科技进步在加速,人类工作岗位被AI算法和机器人取代难以阻挡,因此贫富分化也在加速,大政府、社会主义性质的国家干预渐难避免,但由于全球化而导致的供应链重组、利益链重组,又牵动着国家之间、制度之间的竞争,在人类社会左转的大趋势下,追求一部分人特权的右的主张,已经机会不多了。

  庚子年最后一段的故事,就是川普-川粉为推翻大选结果所做的一连串努力,与一连串失败。从法院,到各州议会,到共和-民主两党的选举官员,最后到联邦参众两院的认证,全建制,整个deep state,竟无一处失守!终于把 desperate 的川普-川粉逼上了叛乱之路,毁灭之路。没想到气势汹汹的川普文革在200多年的宪政体制面前竟如此颓唐。“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当初担心BLM运动会导致动乱因而选择支持警察、支持川普的选民,后来发现,不动声色的拜登当选,全国的抗议骚乱立刻海晏河清。不 bully少数才是真正的安定之道。我在群里和川粉辩论,西雅图有群反警察暴力的民众赶走了警察,搞了一个自治公社,扰攘旬月,后来散了,也没人被捕,也没人被起诉。你们呢,冲进国会山,要吊死彭斯,毙了佩洛茜,抓捕议员,害5人丧命,现在200多人被起诉,谁是真正的动乱,谁是暴力犯罪和国内恐怖分子?你们天天吵大选舞弊,60场官司,提不出任何法庭能接受的证据。 反倒是川普在电话里逼拉芬斯伯格给他在乔治亚“找出”11800张选票的录音,全世界都听见了。乔治亚州检察官正在准备以大选舞弊起诉川普。我想不出,川普文革还能比这种反转,败得更彻底了。

  微信群群主为网刊向我约稿,谈何以华夏精英如此忘我挺川。我想,还是“王侯将相 宁有种乎”的农民起义思维在作祟吧。不管是海外民运还是内地自由派,他们反共不假,但不反一党专政。把共反下去,我来专政。问题是共也不是那么好反的。此时正好美国出了个支持种族主义、民粹主义、造反搞文革的总统,那咱们还不赶快入伙?灭掉了左派、民主党,不也是一样的一党专政吗?有什么利益且不说,憋了大半生的革命热血总算可以在言论自由的保护下尽情挥洒了。我没想到这么多大咖,完全不懂也不欣赏美国的民主,我太高估他们的智商,他们的情怀了。我为他们羞愧,也为自己羞愧。

  1月20日,川普黯然离去,拜登堂堂就职。又过了20多天,在新春钟声响起时,激荡的庚子年,转身离去。


0%(0)
0%(0)
  真话,一切顺利?安好!  /无内容 - 致良知 04/16/21 (515)
    谢谢。一切顺利。祝你好运。  /无内容 - 真话语 04/21/21 (37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892中国和美国是否会有战事?有信于心
2020: 心态的准备协助在音乐和学术上的学习
2019: 苹果新专利∶面容ID可能用於电脑 独立
2019: 也谈“中国知识分子堕落”
2018: 北大快刀斩乱麻 20年前为何轻判沈阳?
2018: 423 宇宙的经络系统(暗物质和暗能量)
2017: 岳飞手书诸葛亮《前出师表》
2017: 彭运生解《红楼梦》(20)
2016: 芝诺悖论今昔谈ZT
2016: 理释人:给慕容青草关于“范例绝对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