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朱雨心: 毛主席爱人民
送交者: 拨乱反正 2013年12月24日09:31:40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毛主席爱人民

朱雨心

《东方红》中唱到:“毛主席爱人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十几亿中国人,从小就受这样的教育: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是害人民的,只有毛主席、共产党是爱人民的。现在有不少人,尤其是自认为追求“进步”的识字分子,已经不认同那后半句话了,尽管仍然认同那前半句话。

我与这些人不同。我不认同的,是那前半句话;那后半句话,我却是认同的。我不但认为:毛主席爱人民,而且我还认为:林副主席,刘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华主席,邓主席,江主席,胡主席,李总理,朱总理,温总理……,也都是爱人民的。不仅如此,蒋委员长,汪(精卫)主席,袁(世凯)总统,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同治皇帝,道光皇帝,……,崇祯皇帝,……,等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也都是爱人民的。而且,斯大林,东条英机,希特勒,张伯伦,杜鲁门,……萨达姆,塔利班,小布什,奥巴马,金日成,金正日…… 等等各国的统治者,也都是爱人民的。或许有个别神经不正常或心理变态的除外。

为什么我这样认为呢?因为我找不出这些统治者要害人民的理由或动机呀。尤其是历朝历代的君主,国家是他的国家,人民是他的人民,他为什么要害他自己的人民?难道他的人民生活越悲惨,他反而越开心吗?莫非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是心理变态吗?那些统治者难道智商低到不知道:人民安居乐业,他的国家才能平安,他的江山才能稳固吗?所以,不存在统治者要害人民的理由。统治者都是愿意看到人民生活的好。所以,统治者都是爱人民的。

统治者爱人民,与是否是民主政府没有关系。而且,一般而言,一个君主要比一个民主政府的统治者更加爱人民。除了前面已经讲的理由外,一个君主他要考虑到他的子孙后代的利益;而一个民主政府的统治者只干四年、五年,或是象美国最多干八年,他就下台了,接下来上台的,说不定正是他的政敌。不能说:民主政府的统治者不会为国家、人民做长远打算,但是肯定不如一个君主。一个民主政府的统治者,竭泽而渔,以获取他的“政绩”,然后留个烂摊子给他的后任,那是很容易发生的。一个民主政府的统治者,其实反倒没有多少爱人民的动机,当然也没有害人民的动机。

汪(精卫)主席也是爱人民的。汪主席又不是在重庆活不下去的小混混,他没有理由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冒那样巨大的政治风险去组织南京政府。至于存心为日本人效力来对付中国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没有汪主席的南京政府,沦陷区势必只好由日本人直接统治。所以,反对汪主席成立南京政府的人,势必是主张沦陷区由日本人直接统治,岂不是更加“汉奸”吗?没有汪主席的南京政府,当然也就不会有“伪军”。日本人可以将沦陷区的中国人征兵入伍,直接参加日本皇军,就象朝鲜人、台湾人参加日本皇军一样。如果没有汪主席的南京政府,这几乎是必然会发生的,今天的“靖国神社”,就会供奉着几十万中国人。所以,反对汪主席成立南京政府的人,势必是主张沦陷区的中国人直接参加日本皇军,岂不是更加“汉奸“吗?然而,在沦陷区的南京政府,不受日本人的支配,那是任何人都办不到的事。这个怪不得汪主席。

希特勒也是爱人民的。希特勒满脑子都是德国与德国人民的利益。希特勒终身为之奋斗的,就是为日尔曼人民谋幸福。萨达姆也是爱人民的。如果科威特能够成功地并入伊拉克,伊拉克人民将会有更多的石油收入,生活将更加富裕。塔利班也是爱人民的。塔利班推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因为塔利班认为:只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才能救阿富汗。小布什也是爱人民的。小布什认为:只有彻底铲除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才能避免 911 事件重演,美国人民才会有安全。奥巴马也是爱人民的。奥巴马拼命地印钞票,不是装到他自己的口袋里去的,而是为了刺激美国经济,同时又方便美国人在全世界白吃白拿。

然而,毛主席爱人民,与这些人不同。这些人都是雅利安人式的现代民族国家的统治者。他们爱的,是他们自己国家的人民。你没理由要小布什或奥巴马去爱中国人民。他们没有那样的感情,更没有那样的义务。而共产党人是国际主义的。毛主席爱人民,包括爱其它国家的人民。在毛主席眼里,非洲贫下中农吃不饱饭,就等于中国人民饿肚子;美国工人失业,就等于中国工人下岗。毛主席有那样的感情,也有那样的义务。

毛主席爱人民的特点还在于:毛主席爱的是贫下中农,“煤黑子”之类。地主、富农、上中农、资本家、小业主,等等,凡是富裕的、有地位的人,毛主席是不爱的。不但不爱,还要把这些人财产剥夺了去送给人民,还要迫害这些人,为的是让人民抬起头来。毛主席爱人民,那真是无微不至。

共产党所谓的“人民”,与雅利安人式的现代民族国家所谓的人民,以及古时所谓的人民,不是同一回事。共产党所谓的“人民,指的是贫下中农、“煤黑子”之类。地主、富农、上中农、资本家、小业主,等等,凡是富裕的、有地位的人,都不是人民。那么,这些人都怎么称呼呢?党文化里没有另外的专门名词。通常这些人都称作:“人民的敌人”。有一段时间资本家也算是人民。不过,毛主席爱人民,是绝对不包括爱资本家的。

雅利安人式的现代民族国家所谓的人民,是不分财产和社会地位的。所有的人都是人民。古时所谓的人民,也是不分财产和社会地位的。所有的人都是人民,只有君主除外。雅利安人式的现代民族国家所谓的人民,本来是相对于君主而言。所谓人民的国家,本来指的是:不是君主的国家。而共产党人所谓人民的国家,指的是贫下中农、“煤黑子”的国家。所以,在中国,地主、富农、上中农、资本家、小业主等等这些以前有财富、有地位的人,是没有祖国的。 新中国,是人民的国家,不是人民的敌人的国家。地主、富农、上中农、资本家、小业主等等这些人是没有什么国可爱的。

毛主席的爱人民,不同于中国人传统上说的“爱民”。在传统上,所谓“民”,是相对于“官”而言。这里的民,没有贫富之分;所谓“人”,是相对于鸡、鸭、猫、狗而言。古时候说的“爱民”,包括爱贫下中农,也包括爱地主、富农和上中农。君主眼里,不论贫富,一视同仁。而共产党所谓的“人民”,是相对于人民的敌人而言。毛主席爱人民,爱的只是贫下中农,爱的只是穷人。地主、富农和上中农,都是人民的敌人,都是毛主席迫害的对象。

真正的共产党人,不爱爹,不爱娘,不爱兄弟姐妹,不爱妻子儿女,不爱亲戚朋友,那都有可能,但是,绝对不会不爱人民,至少是绝对不会不想爱人民。爱人民,是无条件的、绝对的、终极的。爱爹娘,爱兄弟姐妹,爱妻子儿女,爱亲戚朋友,那都是有条件的、相对的。爱,还是不爱,那要看爹娘、兄弟姐妹、妻子儿女、亲戚朋友,是人民,还是人民的敌人。如果是人民,当然没问题。可是,如果是人民 的敌人,那就不应该爱。许多“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共产党人,与爹娘、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划清界限”,就是出共产党人的这种审美观,或曰世界观。当然,许多共产党人这样做只是出于自身的利益,未必是出于共产党人的审美观。这一类人,私心很重,内心阴暗,应该是属于“投机革命”的假共产党人。真正的共产党人,没有私心,你就是要他亲自斗他自己的亲爹,当然,是属于人民的敌人的,他也不会手软。

所以,共产党人对爹娘、兄弟姐妹、妻子儿女、亲戚朋友的爱,是从爱人民引申过来的。不存在,也不应该存在,在爱人民之外的、另外一种的,对爹娘、兄弟姐妹、妻子儿女、亲戚朋友的爱。因为,在爱人民之外的爱,从本质上讲,是一种私心,也是对人民的一种疏远、不敬、或不忠诚,不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有的道德。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全心全意地爱人民,把爱人民作为最高的爱,全部的爱。

毛主席爱人民,与中国人传统上的君主爱民,还有所不同。毛主席爱人民的爱,应该是爱慕的爱,是对美好事物的爱。共产党人的审美观,人民是正义、智慧、美丽的化身,值得歌颂、值得赞美、值得爱慕,而人民的敌人都是丑恶的东西。象林妹妹、宝姐姐之类,都是人民的敌人,所以,都是丑恶的;反倒是那快要饿死叫花子,不见天日的煤黑子,美丽的不得了。毛主席爱的,就是这些人。

传统上的君主爱民的爱,不是爱慕的爱,不是对美好事物的爱, 而是爱护的爱,怜爱的爱。叫花子、煤黑子之类,没有什么值得爱慕之处,而是值得怜悯。叫花子、煤黑子之类,也不值得歌颂、不值得赞美,而是需要人道主义关怀。给予他们人道主义关怀,不是因为他们集正义、智慧、美丽于一身,而恰恰是因为他们集没落、愚昧、丑陋于一身。值得歌颂、值得赞美、值得爱慕的,那是象林妹妹、宝姐姐之类的、人民的敌人。这些人民的敌人,才是国家民族的精华,好比是宝贝。而人民却是好比是国家民族的垃圾。尽管是垃圾,仍然给予爱护的爱,怜爱的爱,这才叫博爱,这才是人道主义。毛主席把垃圾当作宝贝,把宝贝反而丢到垃圾堆里。这是毛主席愚昧在先。然后,毛主席只爱宝贝,并迫害垃圾。所以,毛主席爱人民的爱,是一种非常低级的爱,没有博爱,也没人道主义。可以说,正是因为毛主席爱人民的特殊性,才给国家民族带来了空前的浩劫,远远超过历史上的统治者。

我们在论及群体时,指的都是统计特征。这本来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许多文人,缺乏数学、物理的修养,常常弄不清楚。所以,不得不常常声明。没落、愚昧、丑陋,这是统计意义上,人民相对于人民的敌人而言。并不是人民中的每一个人都没落、愚昧、丑陋。人民的数量巨大,其中不乏很优秀的人,而这些人有机会出人头地,从而成为人民的敌人。同样的,人民的敌人也不都是宝贝,其中也不乏一些没落、愚昧、丑陋的人,而这些人有可能会堕落而成为人民。人民与人民的敌人,是在一个动态的过程中。这两个群体间,不断地有物质交换。人民与人民的敌人,其中不断地有相互转化。这就是辩证法。这里在论及共产党的所谓的“人民”与“人民的敌人”时,都是按共产党原教旨主义的定义。

爱人民不等同于造福人民。爱人民,是主观愿望。造福人民,是客观效果。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最多只能说:爱人民,是造福人民的条件之一。一个爱人民的统治者,如果他不会统治国家,如果他的智力不足、如果他的知识不够、如果他的世界观是错误的、如果他的思想方法是错误的,他就不能造福人民。古今中外,祸国殃民的统治者不计其数,然而,不爱人民的统治者几乎是没有的。所以,因为一个统治者祸国殃民,就说他是存心害民,这往往是不符合事实的,也是不公平的,也不利于我们从历史的经验中增长知识。

毛主席的情况非常特殊。因为,一般所说的人民,指的是全体国民,而共产党所谓的人民,指的只是下层国民。毛主席爱人民,不包括爱上层国民,或更严格地说,不包括爱原上层国民。这一点,应该是没有争议。毛主席肯定没有造福于原上层国民,也就是说:毛主席肯定没有造福于人民的敌人,而是迫害原上层国民。这一点,应该也没有争议。那么,毛主席有没有造福于人民,也就是原下层国民呢?

土改时,贫下中农无偿地分到了地主、富农的土地、农具、大牲畜、房屋、日常用品、以及细软等等。尽管这个过程极其不公正,但是,贫下中农确实是得到了好处了。从某种角度看,可以说是造福了人民,尽管是以迫害人民的敌人为前提和代价的。而在城市里,工人没有象贫下中农那幸运,没有白拿到什么东西。充其量是涨了点工资,以及后来有了“劳保”,就象《海港》马洪亮唱的那样“生老病死有依靠”。马洪亮接着唱到“共产党、毛主席恩比天高”。其实,在我看来,共产党、毛主席很不公道。既然,贫下中农白拿到了好处,工人也应该分点好处呀?大家都是“人民”嘛。例如,一个贫下中农进城做工人(这在当时是允许的),他立刻就能享受到“生老病死有依靠”的好处,同时还能保有从地主那里白得来的好处。反之,一个工人如果改做农民,则既丧失了“生老病死有依靠”的好处,又得不到从地主那里白拿来的好处(地主的财产已经分掉了呀)。

理论上讲,贫下中农自己种自己的地,地主并没有“剥削” 贫下中农。你要租了地主的地种,才有可能被地主“剥削”。可是,大多数贫下中农并不是地主的佃户。贫下中农是自己变穷的,并不是被地主“剥削”穷的。贫下中农要穷的土地不够了,才向地主租种。所以,即使按共产党人的逻辑,最多也只能说:贫下中农自己变穷了后,才受地主“剥削”。所以,即使按共产党人的逻辑,贫下中农其实并没理由分地主的财产,最多是长工、佃户分地主的财产。可是,按共产党人的逻辑,工人都是受资本家“剥削”的。结果,受“剥削”的,反倒没有东西分;不受“剥削”的,反倒分了东西。所以,从分“剥削阶级”的财产的角度讲,毛主席没有造福于工人。

本来,以中国充沛的人力资源,与中国人的勤劳(中国人的勤劳大概可算是天下第一),只要有个和平、安定的环境,中国的工业化并不难实现。涨工资,以及“劳保”福利,或许可以算是造福于人民,然而,造福太多了,未免使中国的工业失去竞争力,从而妨碍国家工业化的实现,结果妨碍工人改善生活。改革开放后,工人的日子,相对而言,变的更苦,然而,国家经济迅速发展,这为改善人民生活奠定了物质基础。这从一个方面说明:毛主席在国家缺乏物质基础的条件下,人为地改善工人的待遇,可能是走过头了。其实,工人的待遇在开始时有点改善,随后,因为整个国民经济日益陷入困境,工人的生活并没有改善,还不如旧中国。

农村里,土改后不久,就开搞“合作化”。开始是“低级社”,后来是“高级社”,最终是人民公社。“低级社”时,土地、大农具、大牲口,都折成股份(或作为租赁),参与分红;财产的所有权没有变化。所以,“低级社”基本上是资本主义性质的合作社。 “高级社”时,大农具、大牲口都折价入社;土地、大农具、大牲口,都不再参与分红,只按劳力分红;财产的所有权发生了变化。土地、大农具、大牲口等等,都成了合作社的集体财产。人民公社与高级社在本质上没有大区别,只是规模更大,并且取代了原来的乡政府,而成了政治、经济、宗教,三合一的机构。 “低级社”时,入社、退社,都是很容易的。等到了“高级社”,理论上就已经没有办法退社了,因为已经说不清楚如何分割财产了,而实际上也根本就不允许你退社。造成的这笔糊涂账,到现在也算不清楚。理论上讲,最合理的,就是物归原主。把原来属于地主、富农、上中农、下中农,和贫农的土地都归还各自的旧主。无法归还的,由政府折价赔偿。政府若需要搞“土改”分土地给贫下中农,可以向地主购买土地。

有许多人把今天政府官员的腐败简单地归咎于没有“民主”,就象毛主席、共产党把旧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归咎于没有“民主”一样。这些人其实大都是共产党原教旨主义分子。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今天政府官员的腐败最主要在于政府手中的社会资源太多,其次是管的事情太多。如果美国政府手中有象中国政府手中那么多资源,象中国政府一样管那么多事,美国政府官员的腐败很可能会更厉害。如果,土地是地主的,而不政府的,政府官员就不容易贪污到卖土地的钱。

搞合作化的动机之一,是土改后不久,农村又开始出现贫富分化。一部分农民,又开始富裕起来,而许多贫下中农又开始陷入贫困。合作化谈不到造福人民,最多只能说是:造福了一部分懒惰、无能的人民,使他们有大锅饭吃;但是,却阻断了一部分勤劳、智慧的人民走向富裕的道路。理论上讲,搞合作化是为了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但是,实际上却是走了共同贫困的道路。到了后来,贫下中农忍无可忍,宁可冒杀头、坐牢的风险,也要分田单干。这些都是人民,不是人民的敌人。所以,从合作化开始,毛主席就没有造福于人民。所以,即使按共产党原教旨主义所定义的人民,也没有因为有了毛主席而生活的更幸福。这还不算中间搞共产风,最终弄的全国人民吃草根、嚼树叶。毛主席实在是祸国殃民。就连刘主席都想请毛主席早点退休;林副主席都忍不住要搞政变。幸亏毛主席死的早。别说是万寿无疆,他老人家只要再多活二十年,我们这一代人就全废了。尽管毛主席始终爱人民。

毛主席祸国殃民,不是因为毛主席不爱人民,不是因为毛主席的动机不好,也不是因为毛主席的个人道德不好。与《绣金匾》里唱的正好相反:毛主席祸国殃民,主要是因为毛主席“领导的主意”特别不高。毛主席的问题,是系统性的问题,不是偶然地犯几个错误。因为,毛主席的世界观是错误的,毛主席的思想方法也是错误的。毛主席错误的世界观,主要来源于共产党的“民主崇拜”;毛主席错误的思想方法,主要来源于共产党的“进步崇拜”。(见《共产党的崇拜》和《一代人的追求》)。毛主席在政治上的错误,主要来源于政教合一。而毛主席对国民经济的危害,主要来源于政治、经济、宗教三合一。

 

今天的共产党,也是爱人民的。而且今天共产党所谓的人民,已经基本上是一般意义上的人民了,尽管还有些原教旨主义的成分。然而,同样的,爱人民不等于就能造福人民。毛主席说:“世界观的转变是一个根本的转变”。今天的共产党,是有了些转变,但是,世界观并没有转变,所以,还不是“根本的转变”,只是变得比较务实而已。所谓务实,就是愿意做一些不符合共产党原教旨主义的事。然而,所谓“三个代表”,基本上是共产党原教旨主义的东西。其中的“代表先进文化”,表明共产党的思想方法也没有改变。毛主席当政时,绝大多数祸国殃民、荒唐可笑的事,几乎都是源自于“代表先进文化” 的思想方法。所以,在与毛主席同样的世界观和思想方法下,共产党还会经常不断地犯重大错误,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历史遗留问题”。尽管共产党也爱人民。

共产党因为“民主崇拜”,特别喜欢讲“爱人民”,就连《少年先锋队队歌》中都唱到:“爱祖国,爱人民”。其实,爱人民,是个非常似是而非的说法。按共产党原教旨主义的定义,爱人民就等于:爱下层人,也就是贫下中农、叫花子、煤黑子之类。这些人有什么可爱的呢?按共产党原教旨主义的定义,爱人民隐含着不爱人民的敌人的含义。 为什么要少年儿童从小就有歧视人的习惯呢?如果是一般意义上的人民,也就是全体国民,那么,爱人民,基本上是句废话、空话。

对于少年儿童,应该教育他们首先要爱父母、爱爷爷奶奶、爱兄弟姐妹、爱亲戚朋友、爱老师、爱同学。爱自己的亲人,要高于“爱人民”。不论自己的亲人是人民还是人民的敌人,都应该要爱。一个连自己父母、爷爷奶奶、兄弟姐妹、亲戚朋友、老师、同学都不爱的人,实际上也不可能去爱什么“人民”。少年儿童,要首先爱自己的家,自己的班级,自己的学校,自己的小区,自己的城市,然后才有爱祖国。一个连自己的家,自己的班级,自己的学校,自己的小区,自己的城市都不爱的人,实际上也不可能去爱什么祖国。我喜欢《志愿军军歌》,因为其中有这么一句话:“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因为出发点是“保家乡”,所以,《志愿军军歌》是自由主义的战歌,不是法西斯主义的战歌。教育少年儿童有远大的理想,那是不错的,但是,要有脚踏实地的出发点。不要让少年儿童从小就养成了浮夸的习气。不要把少年儿童都教育成了法西斯主义分子。

要建立正确的世界观和思想方法,重点是中、小学教育。然而, 教育领域里共产党原教旨主义气氛最为浓厚。这是因为教育领域比较有条件脱离社会实际。在社会实际中工作的人会变得比较“务实”。这就是为什么,凡是好学生,又自认为追求“进步”的,往往是共产党原教旨主义分子。受教育“越多越反动”。一般而言,大学程度的,基本上都是共产党原教旨主义分子。 毛主席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句,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所以, 今天在政治上反共的,基本上都是共产党原教旨主义分子。说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是害人民的,是毛主席、共产党,所以,今天不认同“毛主席爱人民”的,基本上也都是共产党原教旨主义分子。这些人都是毛主席、共产党自己培养出来的。什么叫“因果报应”?这就是。

伪道德盛行的地方,道德是没有办法建立起来的。有必要从中、小学校彻底清除那些伪道德高调,主要是“两个崇拜”。共产主义思想本身其实无所谓好不好。这是我们众多的思想工具之一,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一些问题。与共产主义思想相关的危害,不是共产主义思想本身造成的,而是政教合一造成的。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只需要摆脱政教合一就可以了。摆脱了政教合一后,学校里,少先队不再具体特殊地位,而成为众多课外活动的一种。同样的,中学的共产主义青年团也只需要摆脱政教合一就可以了。

朱雨心, 2011 年 1 月 2 日。

请评论,请宣传,请张贴(需注明作者及出处)。

 

朱雨心的新浪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huyuxin

朱雨心的文学城博客 http:///myindex.php?blogID=16464

朱雨心的凯迪博客 http://blog.kdnet.net/boke.asp?userid=550395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2: 1949年前中国人原来有这么多权利
2012: 北大教授“逆天”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
2011: 庄锐:“无穷大”到底有多大? 
2011: 东风吹:要想稿件被录用,有三个要点
2010: 上藤校的好处 (ZT)
2010: 编剧赵华解读方舟子老婆的雌文
2009: 择校费拷问政府教育责任
2009: 鲁迅作品教学的现状与思考
2008: 姚国华北大演讲:百年中国人的脑震荡
2008: 和“定理”商榷老子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