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我们这代最大的负资产,就是那十年的洗礼--张鸣
送交者: 一草 2021年03月08日23:04:52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逸草:查了一下这位张鸣教授,差不多是同龄人,也是《“一贺三张”在美大选争端中的理性坚守与重要意义 ZT》文中“三张”之一。

有此文中所述对十年文革较深刻的认知,他能成为国内民主自由派里较少有的清醒认识川普/川粉/川党之人,不奇怪。而那位号称做“梁家河大学问”的,正是文中提到【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负,使得我们这代人有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负交替在一个人身上显现,显得特别的吊诡。】的那种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张鸣(1957年3月-),浙江上虞人,出生于黑龙江省。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担任该系主任。成长在北大荒的张鸣,曾做过农工、兽医。1994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1996年毕业后,留校任教。

免职风波

2007年3月12日,张鸣在个人博客发表题为《也许,我将被迫离开人民大学》的文章,称自2006年5月起,与国际关系学院长李景治发生“被李认为很严重”的冲突”——张鸣在职称评定会上讲话时,李两次欲打断,被张制止。张鸣称,其后李想要把张“撤职、搞臭”,“在学院和上级领导中散播谣言”,要求学院内与张有关的人和张切割关系,张因此预估自己很可能会被赶出人民大学。

两天后,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免去了张鸣政治系主任的职务,但未撤去其教授职务。3月15日、16日、19日、20日,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网站主页,接连刊登了该院院长李景治教授的四封公开信;强调学院坚持“团结发展、民主办院”,反对张鸣将问题向媒体公开,并斥责张鸣在“煽动舆论对自己进行恶意人身攻击,而他的人品学问都有问题”。

张鸣还在文章中补充说,自己发表文章并“不是申冤,也不是想炒作”,只是想说明高校目前行政化的程度,已俨然一个“衙门”。内容涉及,学校教育经费的分配、教师的职称评定等问题。文章直指当前中国的高校体制,称“大学已衙门化、黑社会化、帮派化,学者争相入仕”。

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表示,院长私人署名的公开信代表了学院的官方态度;虽然张鸣政治系主任的职务已免,但他依然授课;不过,学院也在考虑是否和张鸣解聘。

与新浪网决裂

2012年1月7日,张鸣在他的新浪微博上发表一篇微博,引起了当时新浪网民的很大的反响。

张鸣在互联网上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人物,其语言犀利、文字讽刺抨击政治精辟,受到了很多网民的欣赏。但也正是是因为这个原因,新浪网经常删除他的微博。因此,他选择离开新浪微博,并表示“是到了要离开新浪的时候了……别了,新浪不是朋友!”。


张鸣:我们这一代最大的负资产,就是那个十年的洗礼

[ZT] 闻道不分朝夕 3/04/2021 

Image

我们这一代,已经老去,该退休的,差不多都退了。这一代如果有共性的话,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在该受教育的时候,缺了教育,即使有心人后来补上,也很难补好。那个十年到来的时候,年少的,还没上学或者刚上一年级,年纪大的,也没上完中学。能读一个比较完整的小学的人,已经算不错的了。


当然,那十年虽然大学基本停摆,后来的工农兵学员,多数人都不够上大学的最低标准。但是,中小学还是在办的。只是,这十年的教学水准,却没法恭维。学制缩短了,小学五年,初高中加起来四年,九年级即中学毕业。但课程也偷工减料,我们上所谓的高中的时候,没有历史、地理,美术和音乐课,数理化的课本,也薄得可怜,只有干巴巴的几条公式,例题里还充斥着那个十年高喊的话语,看起来不像是数理化,倒像是思想品德课。


我们在上中学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考试,除了1973年“教育路线回潮”那阵儿例外,其余时间全都大帮哄,没有人在意学什么,学会了没有。学校的师资也很可疑,因为全国上下普及高中,很多根本没有条件办学的乡村,也办起了中学,教书的,居然就是本村人。命好的,能摊上个别下放的大学生做老师的,还能学点东西,摊不上的,只能听天由命。


我们黑龙江兵团,大部分的老师,都是知青,有的人还相当认真。但是,我们那个年级,也有一半左右的人,高中毕业,连信都不会写。


其实,从小学到中学,学生至少有一半左右的时间在干农活,有时候,也会去设备简陋的小工厂去帮人打杂。这种事儿,当年叫做学工学农,实际上,就是些不大好使的免费小工。


我们这一代人,由于基础教育欠缺,即使后来考上大学的佼佼者,也大有问题,外语不行,地理和历史知识欠缺(大学学文科的好一点),思考问题,严重缺乏逻辑,还时常念错别字,遭人嘲笑。至于那些早早成为下工工人或外出打工的农民工的同辈,缺乏教育的问题,后果就更加严重。


基础教育都欠缺,至于教养,就更谈不上了。那个年代是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已经分不清了。连打人骂人这样几千年公认的恶事,也可能被肯定为积极正面的行动。在学校里,老师可以被抓来游街,辱骂,打骂,即使打死了,在当时也不见得会被追究。


揭发父母兄弟姐妹,也司空见惯,原来的孝悌仁义,也丢在不知哪儿去了。待人接物,温良恭俭让,是不对,动辄斗争,粗大嗓门粗喉咙地吼,反倒更被提倡。在人家锅里拉屎,多少辈子都被视为最缺德的行为,然而,如果针对的是一个黑五类,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待那个十年过去之后,当我们这一代人老去的时候,至少相当一部分人,毛病就都出来。能出国的,把人丢在国外,种种不文明的举动,极大地败坏了国 人的声誉。出不了国的,在国内也有祸害人的,该排队的不排队,上公车倚老卖老,欺负人,打人的都有。同时,由于我们大多是独生子女的父母,又赶上了巨大的时代转型,跟子女的代际矛盾,空前的大,以至于手足无措,没法应对。


但是,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却要为子女做特别多的贡献,打孩子一出生,就是孩子的奴隶,一直到孩子长大成人,自己有了孩子,还得为他们做贡献。自己的养老问题,却全然没有着落。


这样缺乏教育,缺乏教养的一代,我们中的某些人,却特别的自负,特别的自以为是。上山下乡的特殊经历,让我们这辈人有了别的代际没有办法分享的人生,尽管这种人生到底是负面意义更多,还是正面价值更大,其实还可以讨论。但我们这一代的好些人,却一定认为这样的经历就是宝贵的财富。这点财富,再加上的乱七八糟的知识,就足以傲视后面的多少代。


我们这一代最大的负资产,就是那个十年的洗礼。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负,使得我们这代人有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负交替在一个人身上显现,显得特别的吊诡。


这样的吊诡,在曾经领风骚的精英和下岗工人身上,都可以找到。随着这代人的相继退休,有了越来越多的闲暇,频繁出现在公共场合,就显得愈发令人讨厌。现在人们嘴里声誉不佳的大妈大爷,基本上都是跟我一代的人,这一代,实际上也是最惨的一代人。缺乏教育,缺乏常识,更缺乏教养。就是想改,也是难了。

...


【上文摘自张鸣老师的一篇文章】





0%(0)
0%(0)
      不同意,文化大革命=大革文化命。没有文化的民族死路一条。  /无内容 - 贺兰平涛 03/09/21 (16)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不论是谁救了武汉、救了中国,都是吾土
2020: 今晚,她们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2019: Joshua,为何你认为俺是文科生?
2019: 讨论已久的房地产税要落槌,一切都表明
2018: 一平庸之辈,上台才几年,竟然就可以要
2018: 《万维读报》对中国大陆的任何进展都
2017: 冬冬是知识分子,爱思考。不质疑权威,
2017: 全世界只有中国人敬老?
2016: 主耶稣基督很明显长得不漂亮,为什么人
2016: China has promised to d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