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一、结缘之初,坑蒙拐骗
送交者: 亦明_ 2020月07月11日15:01:16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就方舟子科唬欺诈、剽窃盗版等问题给《科学世界》杂志的公开信 亦明_ 于 2020-07-11 14:54:15

一、结缘之初,坑蒙拐骗

 

方舟子在《科学世界》科唬行骗的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01年初到2004年底,方舟子在这期间总共在《科学世界》发表了三十多篇文章,它们或者是方舟子曾经发表过的旧稿,或者即将被方舟子用来骗取第二茬、第三茬稿费的“地沟油稿”。方舟子在《科学世界》科唬行骗的第二阶段是2005-2015年。大约在2004年底前后,由于受到以“中国的李森科”、“万能院士”何祚庥为头面人物的中国反伪帮——即“中国科学纳粹”【4】——的拼命推销,方舟子被多家媒体请去开专栏,这其中,最让方舟子大喜过望的就是他眼中的“大报”《中国青年报》发来的邀请函。据方舟子后来说,他当时之所以把《科学世界》的专栏给停了,就是因为《中国青年报》让他主掌“一言堂”【5】。的确,在那之后,方舟子只是零星地抛给《科学世界》一点儿残羹剩饭——11年间,他总共在其上面发表了不到二十篇文章,其内容,主要是打击保健品和推销转基因。方舟子在《科学世界》科唬行骗的历史的第三阶段始于2016年,直到今天。这是方舟子在201511月,亦即逃亡美国一年之后,在推特上为自己做的广告:

 

“明年开始我恢复在《科学世界》的专栏,一个月写一篇3000字科普文章【6】

 

原来,因为方舟子抄袭剽窃丑闻大爆发,《中国青年报》在2011年年底把方舟子一脚踢出了“一言堂”。在那之后,方舟子把自己销赃贩毒的据点转移到了老泰山新华社主办的《新华每日电讯》。而到了2015年年初,连这个“匪窟贼窝”也不敢继续收留这个“老偷巨骗”了。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到了这年年底,方舟子用来诈骗金钱的老巢,“科技打假人身保护资金”(即俗称的“方舟子安保资金”),也遭到了“前方粉”【7】的打假、揭发、甚至举报。所以,方舟子一家三口当时面临着揭不开锅的风险。看看他的这个帖子:

 

“安保资金募集时已公开声明出于安全考虑不会公布收支明细,我也公开表示过如果要公开收支明细我不会接受安保资金提供的服务,因为这还涉及到泄露我的我生活细节和隐私。科骗公园却发声明扬言要起诉资金管理人要求法院判决公开安保资金明细,这是根据哪门子法律?科骗公园自定的背信弃义法?”【8】

 

方舟子所说的“科骗”、“科骗公园”,是指那些从2010年起就抱着方舟子的大腿、跟着他打打杀杀、给他捐金献银的一伙麇集在“科学公园”旗下的 “方粉”【9】。而方舟子之所以要把这伙人打成“科渣”或“科骗”,除了是因为他自己被那伙人骂为“渣子”和“骗子”之外,更是因为他要剥夺这伙人的“科普资格”【10】,以便自己能够继续独霸科普市场;而方舟子之所以要骂他们“背信弃义”,就是因为这些“科骗”在反水之后,纷纷要求方舟子把他骗去的金钱吐出来。也就是说,方舟子之所以要再作冯妇,重返《科学世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穷途末路、走投无路。至于《科学世界》这个号称“由中国科学院主管、科学出版社主办”的“科普月刊”为什么要与这个臭遍了全世界的科学骗子【11】重续前缘,则是一个比自然界中任何“神秘现象”都要神秘的“世界之谜”。

 

1、老贼上任头三脚

 

现有资料表明,方舟子与《科学世界》结缘始于2000年年底。当时,《科学世界》与《中华读书报》联合举办了一个“‘牛顿杯’科普图书奖”,而具体操办这个奖项的那伙人——几乎全部都是刚刚成立的“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干将”——,硬是有本事把既不是“科普作家”、也瞧不起“科普作家”的方舟子的那本与“科普”毫不沾边儿的烂书,《方舟在线》,评为“十大科普好书”之一【12】。从20011月起,方舟子开始在《科学世界》上开辟“方舟视点”专栏,其开篇之作题为《埃及金字塔的神话和鬼话》。事实是,这篇文章不仅与方舟子的所有科唬文章一样,都是他通过“东抄西凑”的手段搞来的赝品——该文的抄袭对象之一就是美国“反伪教父”马丁·加德纳(Martin Gardner, 1915-2010),可笑方舟子把他的名字都抄错了——,它还是方舟子“自我抄袭”【13】的标本,因为那篇文章刚刚在《侨报》上发表过(详见下表:《方舟子自我剽窃不完全记录》)。

 

同样,方舟子在《科学世界》上发表的第二篇文章,《并不存在的“百慕大魔鬼三角”》,也是他抄来的赃物,该文几乎全部抄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图书馆研究员库什(Lawrence David Kusche, 1940-)编写的一本书,《破解百慕大三角之谜》【14】。好笑的是,方舟子这篇旨在“打假”神秘现象的文章,在13年后又被他原封不动地送给那份被他的信徒视为“著名的伪科学杂志”【15】、旨在“探索”神秘现象的《飞碟探索》重新发表(详见下表《方舟子自我剽窃不完全记录》)。由此可知,对于方舟子来说,“科学”不过就是他用来行骗的道具,而“科学世界”也不过是他用来“噉饭”的菜市场。

 

方舟子在《科学世界》上发表的第三篇文章题为《复活节岛的悲剧》。方舟子后来曾自吹说,他的这篇文章“曾经感动了无数人”【16】。而事实是,就像方舟子的前两篇文章一样,这篇文章所谈论的也不过就是曾在中国媒体上谈论了无数次的热门话题而已,仅《科学世界》就曾在三年前发表过长篇相关文章【17】。好笑的是,这篇文章也是抄袭之作,而做出这项发现的竟然是“前方粉”。原来,20175月,也就是在方舟子第N次回收、倒卖自己的地沟油文章之际,北京日报出版社的编辑杨芳——很可能就是早年在《中国青年报》给方舟子专栏“一言堂”当编辑的那个人——一语道破天机,说这篇文章是“从网上直接扒下来的”。而另一个人则从方舟子对杨芳的“反震”中看出方舟子的“反常”,于是顺藤摸瓜,发现方舟子的文章有三分之二是“直接扒”自美国著名作家戴蒙(Jared Mason Diamond, 1937-)的一篇流传颇广的文章【18】。这是从2003年起就自我标榜“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19】的方舟子做出的“科学、道义”反应:

 

“科骗公园接下来是不是要一篇篇地转亦明的‘方学研究’?我这篇长文列了5篇参考文献,意味着文中数据和一些观点来自这些文献,按图索骥去摘录一些段落证明‘抄袭’轻而易举,这种亦明式伎俩科骗到现在才发现?至于杨芳说的‘从网上直接趴下来’意思是我这篇是需要润色的网文,科骗阅读障碍比她还严重。”【20】

 

如上所说,方舟子所说的“科骗”、“科骗公园”,都是他早前的支持者。而上面这个帖子的史料价值并不在于它把方教主与前教徒对骂时的英姿一丝不挂地泡进了福尔马林,而在于方舟子在其中表达出了这样一个“方氏原理”:他以为只要把某篇文章列为自己的参考文献,他就自动获得了任意抄袭对方、将对方的知识和文字据为己有的权利。事实是,在打别人的“假”时,方舟子曾板着面孔这样训诫他人:

 

“注明出处,只能说没有剽窃内容,不做改写,仍然还是剽窃文字:要么用自己的语言改写,要么用引号表示是直接引用(引用也不能过多)。”【21】

 

“如果是翻译,不仅应该说明出处,而且应该把翻译的部分用引号括起来。把整段整段的翻译当成自己的创作,与抄袭无异。”【22】

 

实际上,直到2011年,方舟子还在新浪微博上这样“打假”:

 

“抄袭者的借口都差不多,在后记、参考文献里说了,所以在正文里就可以放手抄了。”【23】

 

也就是说,既“科学”又“道义”的方舟子完全可以一边大张旗鼓地打别人的假,一边大模大样地造与别人一模一样的假;而对于这么做,他没有任何心理障碍。所以说,方舟子所谓的“科学”就是偷盗和欺骗;而他所谓的“道义”,就是肆无忌惮地大搞双重标准,打着正义的旗号作恶。也就是因为这么干得心安理得、得心应手,所以他才会在2009年如此这般向“中国青年”传经布道:

 

“对个体来说,当骗子最有优势……举世皆好人时当骗子,举世皆骗子时当好人,这样最有可能获得成功。”【24】

 

这与他十四年前恬不知耻地向世人传授自己的“写诗蒙世绝招”【25】,可以说是前车后辙,一脉相承。只不过是,方舟子在传授“绝招”之际,总会给自己继续行骗留一个“后手”:在1995年,他没有说出自己真正的“写诗蒙世绝招”就是抄袭著名诗人的不那么著名的诗作;而在2009年,他也没有说出自己真正的“成功秘笈”:不论何时何地都要当骗子,但是,在当骗子之时,一定要冒充“好人”。总之,方舟子的无耻程度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能力。

 

2、揭开方舟子的谜底

 

中国东北有句土话,叫做“狗屎肚子装不下二两酥油”,其含义有多种,其中一种是形容某种人好“得瑟”,他会很快地、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底细抖落出来。果然,在《科学世界》踢完头三脚之后,方舟子肚子里的酥油开始顺裤脚流了出来。

 

方舟子在《科学世界》上发表的第四篇文章题为《揭开〈水晶头骨之谜〉的谜底》。方舟子后来曾吹嘘说,那篇文章是他揭露该骗局的“详细的考证”【26】。事实是,这篇文章的绝大部分都是他抄来的,被抄袭对象就是美国“科学警察”(CSICOP)成员尼克尔(Joe Nickell, 1944-)在八十年代发表的一篇文章【27】。好笑的是,尼克尔虽然被“科学警察”聘为世界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领取薪水的专职“超常现象研究员”【28】,但他却从未受过正规科学训练,43岁才从肯塔基大学获得英语专业的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的题目就是“文学调查”(Literary Investigation【29】,他也因此以“文学侦探”(Literary Detective)自居。换句话说就是,尼克尔是一个典型的“文科生”,也就是方舟子及其麾下科邪教徒们一直鄙视、蔑视、歧视的“文科傻妞”、“文傻”【30】。可是,在抄袭尼克尔之际,“理呆教主”方舟子不仅对这个“文傻”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偏见或看不起,他实际上对这个“文傻”的“考证”和“逻辑”信服得五体投地,所以他才会言听计从、全盘照抄,连人家的引文和注释都不放过。看看方文的第三段话:

 

“最著名的一个水晶头骨后来属于英国探险家弗雷德里克·阿尔伯特·米歇尔-黑吉斯(Frederick Albert Mitchell-Hedges)所有,被称为米歇尔-黑吉斯水晶头骨,米歇尔-黑吉斯则称之为‘厄运头骨’(Skull of Doom)。米歇尔-黑吉斯只在1954年出版的自传《危险,我的伙伴》(Danger My Ally)一书中,唯一一次提到这个头骨,此前此后都对它保持沉默。这本书与其说是自传,不如说是虚构小说,里面记载的许多事件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有的明显是捏造的。他自称曾与美国钢铁大王摩根打扑克,在美国南方漂流,创了多项岸上海钓记录,甚至一度和俄国革命家托洛茨基是室友。他还声称曾经被迫加入20世纪初活跃在美、墨边界的土匪(也有的认为是革命家)潘丘·维拉(Pancho Villa)的队伍,参加了一场发生在拉里多(Laredo)的战役,并拯救了400名村民。但是调查表明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场战役。在1928年,伦敦的《每日快讯》揭发说,米歇尔-黑吉斯为了增加知名度而伪造了一起抢劫案。米歇尔-黑吉斯控告《每日快讯》诽谤,被法庭裁定败诉。总之,此人算不上诚实。在这本书中,米歇尔-黑吉斯附了一张水晶头骨的照片,对它的介绍却很简略,但水晶头骨的神话却由此开始。然而,米歇尔-黑吉斯对这块水晶头骨的作用的描述,却与现在传说的绝然不同。在他看来,它是邪恶的化身,而不是智慧的化身:……【31】

 

上面这段话几乎全部抄自“文学侦探”的“文学调查”:

 

“And it is referred to as ‘the Skull of Doom’3 by those who believe it holds the power of death over anyone who would mock it.”【32, p.29】

 

“More commonly known as the Mitchell-Hedges crystal skull, ……Mitchell-Hedges mentioned the skull in the first edition of his autobiography, Danger My Ally (1954), yet did not specify where or by whom it had been found. He merely published a photograph of what he called ‘the sinister Skull of Doom,’ stating in his customarily glib fashion:…… As if that were not mysterious enough, later editions of Danger My Ally omitted all references to the skull, an action which the publishers disclaimed all knowledge of.8”【32, pp.29-30】

 

“According to his autobiography, at the age of sixteen he served briefly on a geological survey in the far North. In later years, he alleged, he played poker with J. P. Morgan; drifted about the southern U.S.; claimed various world records for landing giant fish; briefly shared his quarters with a derelict named Bronstein who was to become the Russian revolutionary, Leon Trotsky; and-at gunpoint-joined Pancho Villa's band, participating in the ‘battle of Laredo.’37”【32, p.38】

 

“How much of this is true is anybody's guess. Morrill researched the Laredo incident and found that it never happened- not the saving of the four hundred Villistas by Mitchell-Hedges, nor even the battle itself.38”【32, p.38】  

 

“And so, when we find the adventurer in 1928 losing a libel suit against the London Daily Express-which had publicly accused Mitchell Hedges of staging a fake robbery for self-serving publicity- we may better understand the verdict: The defense, bemoaned the plaintiff in his autobiography, ‘had developed into an attack on the veracity of my expeditions and my discoveries.’40”【32, p.38】 

 

看明白方舟子是怎么“考证”的了吗?事实是,在这篇文章中,方舟子的每一次“考”都是“偷”;每一个“证”都是“赃”。实际上,虽然《揭开〈水晶头骨之谜〉的谜底》很可能是方舟子第一次抄袭尼克尔,但它绝不是唯一的一次。200712月,方舟子在《科学世界》发表《都灵裹尸布疑案》一文,而它几乎全部“扒”自尼克尔1987年出版的另一本书,《质疑都灵裹尸布》【33】。也就是说,方舟子不仅搞“科学”是一个沥沥溂溂的“水博士”,他搞“文学”也只能当一个“东抄西凑”的“文抄公”【34】

 

方舟子是个职业文贼,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而我之所以要对《揭开〈水晶头骨之谜〉的谜底》一文多费笔墨,主要是因为它暴露出了方舟子的一个更大的秘密,那就是,他到《科学世界》上岗开专栏是带着任务书的,任务书上面明确地写着:“你必须‘揭开《水晶头骨之谜》的谜底’”。原来,早在方舟子“上岗”之前一年,“中国反邪教协会”副会长、与于光远、何祚庥、司马南并列“四大恶人”的郭正谊就曾多次点名指认《水晶头骨之谜》是“宣传伪科学的书籍”【35】,而他做出如此“认证”的主要理由——甚至很可能是唯一的理由——就是这本书“曾多次为李洪志的吹鼓手们所引用”【36】、“被李洪志‘法轮功’引为重要的理论依据”【37】。其实,虽然“中国反邪教协会”自称“是由全国科学技术界、社会科学界、宗教界、法律界、新闻界等社会各界有志于反对邪教组织的人士自愿组成,”但谁心里都明白,它的核心就是“四大恶人”,他们的要务就是打着“反伪”的旗号“反邪”,而他们发家的垫脚石只有一个,那就是法轮功【38】。难怪方舟子的文章要题为《揭开〈水晶头骨之谜〉的谜底》:他要“揭开谜底”的对象并不是那个“神秘现象”,而是那本早已被反伪帮定了性的书。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才会大演“关公战秦琼”:尼克尔的“揭谜”之作发表在1984年,而《水晶头骨之谜》一书出版在13年后;并且,《水晶头骨之谜》的作者曾两次引用尼克尔的文章【39】;可是,被“中国反邪教协会” 和《科学世界》扬着“弘扬科学精神,理性探讨热点话题”的旗幡隆重推出的“美国博士”方舟子却有能耐通过抄袭前者来“揭密”后者——对此,这位自称“能教我逻辑的人还没生出来【40】的逻辑大师竟然没有察觉出一丝一毫的“不自洽”。

 

总而言之,方舟子之所以能够跑到“由中国科学院主管、科学出版社主办”的《科学世界》里招摇撞骗,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他心甘情愿地给那些老牌科学纳粹当膝下的恶狗,为他们咬人、为他们狂吠。确实,方舟子后来在《科学世界》上发表的文章,很多都注明“本栏目由中国反邪教协会协办”。让人啼笑皆非的,也就是几年的工夫,方舟子就被“中国反邪教协会”扶持成了当代中国最大的邪教——方舟科邪教——的教主。换句话说就是,中国科学纳粹“反伪”、“反邪”全都是假的,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要靠“反”这、“打”那来扩充自己的势力和实力、扩大自己的地盘和疆域,最终建成他们朝思暮想的“科学主义理想国”【41】,在那里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大搞科学纳粹专政。

 

3、偷鸡不成反蚀米

 

显然,《科学世界》当时之所以要请来尚无藉藉之名的方舟子开辟“方舟视点”专栏,是要依傍“中国反邪教协会”这棵大树——该协会的副会长、自称与方舟子是“忘年交”、公开宣布自己“总是支持方舟子”【42】的何祚庥给《科学世界》当了大约二十年的“编委”。但是,这位被请来的大神不仅没能给《科学世界》带来多少收益和信誉,他反倒让自己的东家吃了两个大大的哑巴亏。

 

20024月,方舟子在《科学世界》发表《“智商”的误区》一文。九年后,2011126日,“大报”《光明日报》下属的光明网发表了我的文章,《创作、翻译、编译、还是抄袭?——评方舟子的〈“智商”的误区〉》,该文长达万言,充分、翔实地证明,方文“是一篇跨国界、跨语言、侵犯他人版权的全面抄袭之作。”最奇的是,方舟子当时正在扬言要“随时可以起诉……光明网”、“我一个都不放过”【43】,“哪天我会【找光明网】算账的”【44】,但他却对光明网发表的我的文章采取了“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来应付。可惜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30天后,《深圳商报》发表署名郑健阳的文章,《“打假”名人方舟子被曝剽窃他人著作》,介绍光明网的这篇文章——这是方舟子抄袭剽窃历史首次在中国平面媒体上亮相,所以他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了,他于是这样哀叹道:“‘方学家’该兴奋了,十年来天天在网上骂我,终于骂上报刊了。”【45】方舟子当时豕突狼奔、顾头不顾腚的丑态被生动准确地记录在下面这个帖子里:

 

“打假斗士@方舟子的科普文章《智商的误区》几乎完全抄袭了古尔德和道尼的著作,全文结构相同、观点相同、文字相同,最搞笑的是居然连错误也相同。另人惊奇的是,老底被揭后方却避重就轻,居然拿一首十多年前的诗来说事,想混淆是非蒙混过关,令人不得不佩服其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奇厚无比的脸皮。”【46】

 

而在这个帖子的下面,《科学世界》的前编辑、铁杆方粉、在新浪微博以“低级下流”、“大水货”闻名的张兆晋【47】发话了:

 

“我曾在科学世界当编辑,这篇文章是我编发的,经过严格审核,绝无抄袭。请造谣者闭嘴吧。这样只能暴露你的无知和泼妇本性。”【48】

 

其实,在当时,谁心里都明白,暴露出了你的无知和泼妇本性”之人,就是曾在《科学世界》里蝇营狗苟、狼狈为奸的这对儿水货编辑和科唬作家。

 

image.png

科学骗子方舟子在《科学世界》肆意行骗

2002年4月,“科普作家”、“打假斗士”方舟子在《科学世界》杂志发表《“智商”的误区》一文,九个月后,该文又被方舟子通过“特稿专递”的方式送交《青年科学》杂志再次发表。2007年,这篇文章以《“智商”是不可改变的吗?》为题收入方舟子的文集《方舟子破解世界之谜》。到了2011年,这篇文章变成中国传统媒体打假方舟子的第一个靶子。至今,方舟子没敢就笔者对他提出的抄袭剽窃指控及论证做出任何正面回应,他所做的,就是对《深圳商报》破口大骂,然后在自己把持的网站上把记者郑健阳列上“不良记者”黑名单——罪名是“造谣”——,他连自己惯用的恐吓手段——打官司——都没敢祭出。

 

image.png

科学海盗的海量科盗

不计标点符号,《“智商”的误区》全文共有6137字,其中四分之三都是方舟子抄袭来的,即逐字译自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古尔德和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教授道尼的英文书籍,但却没有做出任何说明。因为极端无知,方舟子把道尼的一个极为严重并且早已被指出的错误也原封不动地翻译了出来,因此铸就自己犯下抄袭罪的“铁证”。上图显示方舟子原文的全文,其中抄袭而来的文字用黄色标记。

 

image.png

大水货在社交媒体上喷洒污水

《科学世界》前编辑张兆晋因为满嘴脏话、蛮横无理而臭名昭著,即使是在以“脑残心黑”为主要特征的方粉圈内,他也惨遭众人的白眼。所以,尽管他亲自出面为主子站台,但方舟子压根没敢转发他的帖子。

 

方舟子让《科学世界》在传统媒体上出糗的另一篇文章是20032月发表的《参的历史与神话》。据方舟子自己说,这篇文章曾以《西洋参的历史与现实》为题发表在2003117日的《环球时报》上【49】。而在被《科学世界》发表三年之后,该文又在《健康大视野》杂志上第三次出现【50】2007年,这篇文章同时出现在方舟子的《科学成就健康》和《批评中医》这两本书中【51】。也就是说,用这篇文章换来的稿费,方舟子足够让他全家吃一辈子西洋参了——如果他的“稿费标准”真的如他所暗示的那么高的话【52】。而事实是,这篇文章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方舟子疯狂地通过“自剽”以骗取稿费,而是他的“他剽”。

 

2011413日,《法治周末》发表署名葛莘、李秀卿的文章,《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二)—— 〈西洋参的历史与现实〉剽窃嫌疑考证》一文,该文通过列举八大铁证,证明方文一半以上抄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易华19998月在《民族团结》杂志上发表的《人参崇拜》【53】。与一个多月前的嚣张跋扈相比,此时的方舟子早已底气丧尽,所以他对我的考证没有一字评论。实际上,当有方粉要他“辩驳”一下时,他这样答复道:

 

“亦明的东西,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还用得着我来辩驳?用类似方法你可以证明任何一篇科普文章甚至任何一篇文章都是抄袭【54】

 

前面提到,方舟子在2017年大骂“科骗公园”时曾顺手批了一下“亦明式伎俩”。而在2011年,也就是在他说“你”可以“用类似方法”证明所有文章都是抄袭之作之前一个多月,方舟子还曾这样宣称:

 

“用同样办法我也可证明该刊御用医学家寻正的所有‘医学科普’都是抄袭的【55】

 

所谓“御用医学家寻正”,就是指在美国衣阿华大学任职、在《南都周刊》上发表医学科普文章的廖俊林,他因多次揭露方舟子不懂装懂、科唬骗人、抄袭剽窃而被方舟子封为“方黑”、“方学家”,并且遭到方舟子多次点名、撰文攻击。实际上,早在2008年,方舟子就曾扬言要“我放出来的魔鬼我自己杀”【56】;而到了2011年,他甚至暗示自己手下暴徒人肉攻击廖俊林的家人【57】。可是,在过去的八年多时间里,尽管方舟子面临着我和廖俊林提出的双重挑战——我的挑战是,“请你‘用同样办法证明寻正的十篇“医学科普”都是抄袭的’。本人将按每篇250元人民币的价格向你支付误工补偿。(注:方舟子也可以选择任何一位‘科普作家’的作品来做出类似的证明。报酬相同)” 【58】——,他却宁肯每日领着自己的老婆游山逛景,甚至给当地一家博物馆当“义务采集员”,也没敢花费一丁点儿的时间,使用与我“同样”、“类似”的方法,即“亦明式伎俩”,来“杀”廖俊林,证明廖俊林的某篇文章也是抄来的,更不要说证明他“所有‘医学科普’都是抄袭的”了。也就是说,方舟子不仅仅是个地地道道的文贼,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即使偷窃时被抓住了手脖子,他也仍敢嘴硬、狡辩、甚至反噬。

 

实际上,几乎一生都在做贼的方舟子深谙做贼之道,那就是“装聋作哑其实是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所以,他后来对被揭露出来的抄袭丑闻几乎全都采用这“最后一招”。可惜的是,很快,他的“最后一招”就不灵了,因为“方舟子确实是个老文贼,他连自己老师的文章都敢偷”这样的新闻在当时铺天盖地【59】。对此,方舟子又发明出了一个新的“最后一招”,那就是不许任何人再向他提起这个话题,否则就“一概拉黑”、“再问就拉黑”【60】

 

 

image.png

强盗式科唬

1999年8月,《民族团结》杂志发表署名易华的文章《人参崇拜》。三年多之后,方舟子从这篇文章中抄袭了一千多字,敷衍而成《参的历史与神话》一文,到处倒卖。方舟子的这篇文章不仅文字是抄来的,其中的六张图片也全都是盗来的,它们全都没有来源说明。

 
 

科学骗子方舟子自我剽窃不完全记录——他在《科学世界》上的文章的来龙去脉

《科学世界》

其他刊物

期次

标题

刊名

日期(期次)

标题

200101

埃及金字塔的神话和鬼话

《侨报》

2000926

埃及金字塔的神话和鬼话(上)

2000103

埃及金字塔的神话和鬼话(下)

200102

并不存在的百慕大魔鬼三角

《飞碟探索》

201403

『百慕大魔鬼三角』真相

200103

复活节岛的悲剧

《中学生天地》

200602  

复活节岛往事

200108

拨开罗斯韦尔事件的迷雾

《青年科学》

200307

破解罗斯威尔事件

200110

人体自燃是真是假?

《现代交际》

200710

人体自燃是真是假

200204

智商的误区

《青年科学》

200301

智商的误区

200208

达尔文晚年忏悔了吗?

《飞碟探索》

200904

达尔文晚年忏悔了吗?

200301

消失不了的费城实验

《飞碟探索》

200803

消失不了的费城实验

200302

参的历史与神话

《环球时报》

2003117

西洋参有那么神吗?

《健康大视野》

200609

保健神药”——参的历史与神话

200303

转基因作物恐慌与真相

《环球》

200301

正视转基因食品

《现代交际》

200710

转基因作物的恐慌与真相

200304

克隆人的恐慌与真相

《环球》

200110

克隆人的是是非非

200306

萨斯病:谣言与恐慌

《环球》

200321

非典病毒不可能是生化武器

200402

中国也有教科书问题

《发现》

200403

中国也有教科书问题

200404

澄江动物群挑战进化论了吗?

《飞碟探索》

201211

澄江动物群挑战进化论了吗?

200409

植物中的神秘数字

《中学生天地》

200512  

神秘数字与植物

200501

为什么说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环球》

200501

转基因食品其实更安全

200710

真的有湖怪吗?

《中学生天地》

200607  

湖怪不怪?

201012

骗人的酸性体质学说

《健康管理》

201010

骗人的酸性体质学说

201108

末日就要到了吗?

《飞碟探索》

201212

2012: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吗?

201401

口服胶原蛋白能美容吗?

《健康管理》

201307

口服胶原蛋白 能不能美容?

《新华每日电讯》

2013524

口服胶原蛋白能不能美容?

《大众健康》

201401

口服胶原蛋白能不能美容?

201707

喝茶能防癌还是致癌?

《新华每日电讯》

20141128

喝茶能防癌吗?

201709

喝咖啡能防癌还是致癌?

《新华每日电讯》

20141121

喝咖啡能防癌吗?

201711

老来心易堵,能饮一杯无

《环球》

200313

小酌可以清

201801

草甘膦究竟会不会致癌?

《农资与市场》

201802

草甘膦究竟会不会致癌?

201804

阿胶神话和驴的悲剧

《老年健康》

201509

吃阿胶能补血吗



0%(0)
0%(0)
  二、流窜世界,改偷为抢 - 亦明_ 07/11/20 (79)
    三、邪恶本性,令人发指 - 亦明_ 07/11/20 (82)
      四、结论 - 亦明_ 07/11/20 (75)
        五、注释 - 亦明_ 07/11/20 (89)
      四、结论 - 亦明_ 07/11/20 (47)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常识被颠倒,落後千年成骄傲
2018: 476 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又不认识你。
2017: 中国人的素质提高在于-“去中国化”
2017: “火龙突围”之前大事记1
2016: 芨芨草:和老度探讨“空间弯曲”
2016: 人民日报成了亡党亡国工具
2015: 中国现代哲学家学会:中国知识分子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