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八章 麦田的“五重出”(三)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2日13:40:08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八章 麦田的“五重出”(二) 亦明_ 于 2021-05-02 13:31:02

七、“民意测验”

“碰瓷门”爆发的当天,中国新闻网的新浪微博官方账号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韩寒代笔“铁证”曝光? 急需建立文化打假机制】近日,‘韩寒代笔’的有力证据被网友挖出,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竟然先发于韩仁均博客,然后再用韩寒博客发出。网友在SOSO中 输入‘fjfh6602sina我的2011’,第一条结果就是韩仁均的博客,点击快照,《谈革命》赫然在列。O网页链接”。(见:2012-11-20 14:01。)

显然是因为中新网属于全国性的官媒、官网,比《长江日报》的影响力大得多,所以,麦田对这一“事件”兴奋异常,以为自己的倒韩大业已经胜利在望,所以他两次评论、转发这个帖子:

“越来越多媒体站出来了。。。”(发帖时间:2012-11-20 15:02。)

“资深‘韩粉’@押沙龙 同学好不容易混进‘一个’圈子,这要开始找下家了吧? ”(见:2012-11-20 16:26。)

紧接着,麦田发帖子宣布道:

“我发起了一个投票【你怎么看中新网等媒体发表《韩寒代笔“铁证”曝光?》】,地址 O网页链接 大家来投票看看,同时cc@韩仁均叔叔 @韩寒 @陈村 @押沙龙 @李海鹏 @拨惹尘 @评论员李铁”。(见:2012-11-20 17:24。)

麦田设计的这个投票,共有三个选项:

• 相信网友,韩寒“代笔”证据确凿
• 相信韩寒,韩寒是文学天才,无一字代笔
• 我是来打酱油的

这是部分网友的评论:

“这个投票一点也不客观公平,把网友和韩寒对立起来,让别人投票。”(发帖时间:2012-11-20 17:59。)

“邪恶的投票,心里是多么的黑暗”。(发帖时间:2012-11-20 18:05。)

“你这调查是什么玩意儿?价值事实都不区分。脑子进水了吧。”(发帖时间:2012-11-20 18:13。)

“这三个选项设置就极其傻逼,已经陷他人于不义,这投票恐怕只能自己暗爽一下,还挺能意淫的,你这人品我就不说了,垃圾东西一个。”(发帖时间:2012-11-20 18:15。)

其实,你如果注意到麦田在第二选项中加入“无一字代笔”,你就可以看出麦田当时是多么的心虚。这是因为,麦田早已承认韩寒至少是参与了《三重门》的写作的,所以,他必须像方舟子那样,死死咬住韩寒说的“我的每一个字都是我亲手写下的”,才能把韩寒打成“人造韩寒”。

在当时,尤其是在“碰瓷门”之后,虽然韩黑们在表面上还捧麦田的场,但毫无疑问,他们在内心对麦田极其鄙视。而对于第三者来说,麦田的“声誉”之臭,大概仅次于方舟子。所以,麦田发起的这个恶意投票只有两类人参与:韩黑和对麦田不很了解之人。也就是因为如此,麦田需要自己吵作:

“没想到在新浪,相信韩寒的人也不到40%了。韩寒的@韩仁均叔叔要不你也转发一下这个投票?”(见:2012-11-21 21:55。)

简言之,这个由麦田第一次发起的投票,只有4714人参加,大约是麦田当时粉丝数量的十分之一。其中,有2842人选择了“相信网友,韩寒‘代笔’证据确凿”。这个数字大概是当时新浪微博上韩黑的真实数量。

很可能是觉得自己第一次发起的投票很“成功”,麦田在三天后发起了第二个投票:

“我发起了一个投票【年初“方韩大战”开始到现在,你对韩寒的看法改变吗?】,地址 O网页链接”。(见:2012-11-23 12:17。)

这是麦田为自己拉票:

“这是一个客观投票,只是了解新浪网友的观点。欢迎质疑韩寒和支持韩寒的网友都来转发投票。。。欢迎转发!资深韩粉@押沙龙也来投一个呗——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可以用匿名嘛。 ”(见:2012-11-23 12:19。)

“再次说明,这是一个客观投票(从问卷设计就可以看出来),只是借此了解一年来新浪网友在‘韩寒代笔事件’态度。呼吁新浪编辑能频道推荐!同时,呼吁韩寒的@韩仁均叔叔、@陈村 @李海鹏 @破破的桥 等人也投票转发——你们要是不好意思,可以用小号或者匿名投票。喔,韩仁均就别用小号‘韩寒’了 ” (见:2012-11-23 12:46。)

显然,麦田之所以要一再强调“这是一个客观投票”,并且告诉别人“从问卷设计就可以看出来”,就是因为他自己心里明白,他的上一个投票是“主观恶意投票”,而其主观恶意“从问卷设计就可以看出来”。

可惜的是,尽管麦田拼命推销,但他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所以不仅他点名的那几个人没有一人搭理他,实际上,参加投票的总人数还有所下降。简言之,总共有4693人参加了这个投票,其中551人(11.8%)说自己对韩寒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其中只有472人的“变化”符合麦田的预期,还不到“相信韩寒代笔”总人数的五分之一,仅占全部投票人数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麦田贴了上三代下五代的老本来倒韩,但最终也不过“影响”了四百余人,而已。

maitian_197.jpg

人到中年,心黑脑残
显然是要检验一下自己的倒韩努力到底取得了多大效果,麦田于2012年11月23日在新浪微博发起了一个投票。上图显示投票结果。

八、举旗不定

前面提到,“终极铁证”的发现除了让韩黑们达到了一个自慰小高潮之外,还导致了韩黑阵营的大分裂:方舟子对韩黑方粉的领袖吴丹红发起疯狂的攻击。虽然吴丹红在韩黑之中算不上是活跃分子,但是,在自干五中,他绝对是“领袖”级别的人物。如前所述,韩黑的主要社会成分就是自干五,所以,在方舟子与吴丹红之间,多数自干五自动地站到了吴丹红一边。他们之中领头的,就是麦田的得意弟子仙人指路010。这是他评论麦田发起的第二个投票:

“@麦田这个投票的期限也太长了,30天啊!鬼知道这期间能发生什么峰回路转的事情?万一到了第28天,突然爆出惊天新闻:老方是韩2的亲爹;老韩上吊被人救下;老韩改倒韩,老方改护韩;……你让我们这些投过票的,怎么下台?”(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11-23 14:18。)

仙人指路所幻想的诸多“惊天新闻”之中,只有“老方改护韩”才是他真正感到恐惧的。所以说,这个帖子又是仙人指路在通过装疯卖傻来实话实说,其中还流露出了韩黑们日暮途穷、朝夕不虞的心态。

前面提到,方舟子对麦田的主要利用价值就在于倒韩;因此,麦田对方舟子一手挑起的、造成韩黑大分裂的“大旗之争”打心里往外厌恶。但出于对方舟子的恐惧,麦田在最初不敢公开表态。但在看明白“人心向背”的趋势之后,曾要求别人“求同存异,尊重事实,不站队”(见:2012-8-7 12:01)、标榜自己“我只追求真实,不站队”(见:2012年10月1日 21:06)的麦田开始以自己的方式站队了。方舟子攻击吴丹红的出发点就是“吴大旗从来就不是‘倒韩派’”(见:2012-11-21 08:32);而麦田则从吴丹红的微博中挖出了一条七个月前的帖子,“《为什么要“挺韩”》挺韩派主力重要观点,重口味”(见:2012-4-24 10:34),显然是要间接地证否方舟子的这个说法,即证明吴丹红是个老韩黑。当然,精于算计的麦田在做这件事的事情,使用了一个障目法,即顺便骂一下老冤家慕容雪村:

“还是@慕容雪村的文风最好,不骂人不说脏话,婉婉道来,春风拂面,有儒者之风。然后于无声处听惊雷的一句——‘他就是天才’,斩钉截铁,马屁之响,读来令人心悦诚服,宛如‘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见:2012-11-23 13:52。)

在当时,几乎没有人知道麦田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力挺吴丹红。到了第二天,被方舟子狂咬不松口的吴丹红发表了《关于大旗事件的澄清》一文,麦田不仅转发了这个帖子,他还评论道:

“晕。就这么一点小事,居然写了这么长的文章。我做个总结吧:@方舟子认为@吴法天 抢了倒韩‘旗手’的风头,吴法天绝对自己冤枉,没抢。特此说明。over。”(见:2012-11-24 21:45。)

有个叫“微山湖鲤鱼”的铁杆方粉问麦田:

“麦田你敢传方舟子的搜狐批吴长文吗?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们还是知道滴”。(见:2012-11-24 21:48。)

麦田没有直接回答方粉的问话,而是接着转发吴丹红的帖子,并且说:

“对了,忘了说我的评论了:这事方舟子不对,无聊到爆,太看重虚名了”。(见:2012-11-24 21:51。)

到了11月25日,连麦田的亲信仙人指路010都受不了方舟子及其徒众──尤其是那个魔鬼般嗜血的虚逐子──的攻击而关闭了搜狐微博,这是麦田对徒弟的点拨:

“第一,你内心还是很尊敬方舟子,这个认知需要打破,方舟子不仅是一个凡人,而且很多方面比你我都差。理想主义的洁癖,有匹夫之勇,无大局把控能力,认可他做的一些事情足矣,没必要和他交心;第二,那个虚什么的小镇青年,就是康生类型的人,比韩寒的@韩仁均叔叔都不如,理他作甚?”(见:2012-11-25 00:57。)

麦田当然还记得两个多月前自己曾被“小镇青年”虚逐子逐出搜狐微博。所以,上面这个帖子就是要报那一箭之仇。

最奇的是,到了11月27日,方舟子发表了《韩寒博客文章的真实作者是谁?》一文。刚刚把方舟子贬为“很多方面比你我都差”的麦田见到方舟子又倒韩了,马上堆出一脸谄笑,发帖子推荐主子的“最新博文”:

“方舟子最新博文。综合网友分析,方舟子对韩寒博客文章的真实作者进行了梳理。其结论是韩寒博客的大部分博文是别人代笔的。cc@韩寒和他的@韩仁均叔叔阅评;忠实韩粉@陈村 @押沙龙 @李海鹏 亦可发表意见。”(见:2012-11-27 16:34。)

其实,方舟子的这篇文章的目的还是要抢大旗,只不过是通过贬低“终极铁证”的价值来抢。这是该文的前两段话:

“最近‘韩三篇’之一《谈革命》被发现在韩寒博客登出之前已先在韩寒之父韩仁均的博客登出,被一些人视为证明韩文代笔的‘终极铁证’,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人宣布韩寒代笔事件即将落幕,甚至连大五毛都要来抢夺‘胜利果实’。

“其实单凭这一证据并不能证明韩文被代笔,如果没有此前已发现的众多证据和分析已证明韩文被代笔,它几乎不能证明什么,韩家完全可以做出种种狡辩。只有在此前众多证据的基础上,这一发现才构成了证据链的一环,其作用不在于证明韩文有代笔,而在于把代笔者锁定在韩仁均。”(见:2012-11-27 09:01。)

显然,只要方舟子坚持倒韩,麦田才不在乎什么大旗之争、不在乎方舟子的人品是不是在“很多方面比你我都差”呢!果然,在发表了《韩寒博客文章的真实作者是谁?》之后,方舟子就把韩寒丢在一边,接着打吴丹红,并且宣布自己握有“吴法天是大五毛的证据”,并且派出自己的走狗作伪证。这是孙文俊(网名“太蔟”)作的伪证:

“承蒙大家信任和推荐,我与方舟子交流了一下。方舟子向我介绍了他认为吴法天是五毛的依据。我认真考虑了他的依据,认为由此的确可以推出吴是五毛的结论。因为前几天在外旅行,没怎么关注大家关于倒寒大旗谁配抗的争论,在此只是就事论事,从事实根据得出一个逻辑结论。五毛与美分,政治立场而已,没有绝对的褒贬之意。”(发帖时间:2012-11-27 23:23:35。)

这是吴兴川作的伪证:

“通过方舟子所提供的证据,可以确认吴法天与某部门存在合作关系,本人无意公开相关证据,此帖只为证明方舟子所言属实。以下为个人观点:左派、‘自干五’并不等于五毛,五毛只是一种身份,其本身并不含贬义,更非道德审判;无论是否五毛,只要遵守程序正义,并不妨碍其 参与辟谣、揭假等有益于社会的活动”。(发帖时间:2012-11-28 19:33:04。)

三年后,因为与方舟子翻脸,吴兴川通过一个叫景涛(网名“我爱雨果”)的前方粉发声明说:

“吴兴川委托我就方舟子告其吴法天‘大五毛铁证’事件进行公开澄清:【方舟子给我打来电话,说曾听到体制内某人告知吴法天是其‘自己人’,即‘大五毛’。出于对方舟子的信任,在并未看到证据且仅听到其一面之辞的情况下,我为其背书】并诚挚向@吴法天 道歉。”(原帖已被删除,原始链接:2016-1-6 22:14。)

maitian_198.jpg

构陷战友
2012年年底,为了抢夺“倒韩大旗”,方舟子使出绝杀手段,说自己手中握有吴丹红是大五毛的“证据”,但出于“担心消息源被灭口”这个原因,他拒不公示这个证据,而是把该证据出示给自己的死党,让他们出面作证。2016年年初,两个间接证人之一吴兴川承认自己当初并没有看到所谓的“证据”。


这是麦田当时的评论:

“看了一下方舟子最近在搜狐微博说@吴法天的事情。我的结论是,方舟子太蠢了,太爱慕虚荣,重于虚名,损于实事;意气用事,匹夫之勇,成事不足。你们说方舟子是‘病人’啥的,都不对。方舟子这个人,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蠢’。太tmd蠢了。。。我的忠告:远离方舟子,健康人生~~~~~~~~~~ ”(见:2012-11-29 16:00。)

值得注意的是,方舟子当时分明是在恶毒地构陷吴丹红,并且其目的就是要将吴丹红置于死地。而不论是从其手法上还是从其目的上,方舟子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在重复他过去十多年中一贯的“打假”历史,包括其倒韩历史。而对于方舟子如此明显的邪恶和歹毒,麦田却仅仅对方舟子说了一连串的“蠢”字。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对于麦田来说,方舟子的邪恶和歹毒恰恰就是他的“可爱”之处,是他的“优点”,因为只有具备这样的优点,才能够最终扳倒韩寒。而麦田之所以认为方舟子“蠢”,是因为他把那样的目的和手段用在了一个韩黑的身上,并且这个韩黑还是其他韩黑心中的一杆“大旗”。这就是麦田骂方舟子“蠢”的真实原因。

不过,在当时,很多人以为麦田骂方舟子“蠢”是要改弦更张、改邪归正。例如,著名方黑“蒋芳舟子”说:“麦田一蠢就蠢了一年!”有个叫“睁起眼睛说瞎话”的人附和道:

“@麦田临死前能悔悟,应了那句话: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见:2012-11-29 17:22。)

这是麦田的回应:

“你是傻逼吗?”(发帖时间:2012-11-29 17:23。)

“睁起眼睛说瞎话”回骂道:

“你就是个巨型肉灵芝 ”(见:2012-11-29 17:25。)

麦田:

“嗯,肉你妈。”(发帖时间:2012-11-29 17:30。)

显然是对这个满口脏话的麦田缺乏了解,一个叫“秋歌秋语秋爸爸”的方粉问麦田:

“你这些脏口在当时韩2和韩1辱骂你时,怎么没见你敢跟他们说呢?”(发帖时间:2012-11-30 12:56。)

麦田于是接着骂他“傻逼”、“急你妈逼”,在被对方穷追不舍之下,麦田说了真话:

“哈哈哈哈。因为质疑韩寒是大事,他骂我,我如果意气用事回骂,就是因小失大;现在对你不一样了,咱俩就是没事儿贫嘴而已”。(发帖时间:2012-11-30 12:57。)

那个“秋歌秋语秋爸爸”接着刺激麦田道:

“哦,你用‘怕因小失大’给自己做解释啊,可有多少人信啊,全世界人都以为你给吓尿了,吓蠢了。”(发帖时间:2012-11-30 13:05。)

这是麦田的自我解嘲:

“无所谓啊。全世界怎么想都无所谓,只要最后目标达到了——韩寒的真相曝光。。。为达到这个目标,你爱怎么看我,都无所谓。好了,说完了。你可以滚了。”(发帖时间:2012-11-30 13:06。)

也就是说,麦田在气急败坏之际不仅把自己在倒韩之初装出一副“理客中”模样的原因和盘托出──就是要掩盖自己内心的歹毒──,他还把自己的“最后目的”也招了出来。所谓“韩寒的真相曝光”不过就是麦田给自己的脸上贴的金而已,其真实内涵就是“扳倒韩寒”。

maitian_199.jpg

叛徒的下场
因为方舟子破坏了麦田的倒韩大业,麦田于是对方舟子破口大骂,结果导致方粉方黑对麦田的里外夹击。麦田在进退失据之际口不择言,不打自招地道出了自己当初假扮理客中的原因,以及自己挑起“寒战”的“最后目标”。


到了11月30日,见方舟子仍旧拒不公布证明自己是“大五毛”的证据,吴丹红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我曾经尊敬的方舟子先生:我就‘大旗事件’澄清误会后打算不再回应,所以在您三番五次起绰号、嘲讽、诋毁和谩骂下我保持了一周的克制冷静,希望不能做朋友也不致成敌人。但您又提出了新的指控,说我是跟某神秘部门合作的大五毛,但从未见您出示证据。我希望您能把证据公之于众,越多人知道,您越安全。”(见:2012-11-30 09:58。)

这是麦田的评论:

“这件事方舟子做得有点下作了。作为他这么有影响力的人,不能采取这种‘我有你的罪证,但我不出示’的做法;要么就出示证据,要么闭嘴。。。。。。需要警惕,方舟子最近越来越膨胀啊。”(见:2012-11-30 13:02。)

“对了,我才想明白为什么我对此事很反感——因为方舟子此举可谓:‘莫须有’。”(见:2012-11-30 16:23。)

这是网友的评论:

“‘莫须有’,你也知道啊?”(见:2012-12-1 03:14。)

“噢?原来你也知道有莫须有这词?”(见:2012-12-1 07:25。)

是啊,当初“质疑韩寒”时,韩黑们,包括麦田,所使用的不就是这一套手法吗?麦田怎么至今没有悟出那就是“莫须有”呢?

最奇的是一个叫“阿布历”的方粉这样教训麦田:

“回顾这一年打韩2的过程,不是也有一些人早早地信誓旦旦地宣称韩二没问题吗?随着时间的流逝,证据越来越多,过早地为韩2背书的人都把自己的名声赔进去了。——方舟子现在打吴法天,旁观者还是慎言为好。”(发帖时间:2012-11-30 16:45。)

这不就是麦田当初为自己构陷韩寒辩护的理由吗:

“质疑,本身就是证据不断完善的动态过程。如果有了100%的铁证,何须‘质疑’?!这些天韩寒被质疑,从证据的充分性来说,其实和去年郭美美被质疑差不多。大家如果曾经那么热烈质疑郭美美,为什么不能质疑韩寒呢?”(见:2012-1-29 17:34。)

也就是说,方舟子“质疑”吴丹红的手法和“过程”,与麦田及韩黑“质疑”韩寒的手法和“过程”是一模一样的。但什么时候方舟子和韩黑因为如此“质疑”韩寒而被麦田骂为“下作”、“莫须有”了?

不过,更奇的事情是麦田在11月30日半夜发的这个帖子:

“哈哈哈哈。。。方舟子这一巴掌抽得稳准狠。。。说实话,得有多不靠谱的爹妈,才会给自己的孩子买路金波韩寒之流搞的‘科普书’啊!绝对不是亲生的。”(见:2012-11-30 23:18。)

原来,在那之前不到两个小时,方舟子在搜狐微博又倒韩了,发帖子说:

“路金波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说,韩寒‘主编’‘科学文艺画册’(不敢说大型科普丛书了)的功劳就是取了个书名叫《它们》,意思是‘有了它们,才有我们’。这话一听就是科盲。恐龙和人类根本就不在一个进化谱系上,何来‘有了它们,才有我们’?恰恰相反,正因为没有了恐龙,哺乳动物才有了发展的空间”。(见:2012-11-30 21:27。)

而麦田的帖子就是给方舟子的这个帖子点赞的。当时有个叫“张朝阳丿”的人被麦田一会儿骂方舟子、一会儿赞方舟子搞糊涂了,于是问他:

“你到底是方黑还是方粉啊?”(见:2012-12-1 19:34。)

虽然麦田至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却非常明确:只要方舟子倒韩,麦田就是一个铁杆方粉;反之,如果方舟子不倒韩了,或者转而破坏倒韩大业了,那么麦田就是一个铁杆方黑。换句话说就是,虽然麦田在倒韩之前就已经是个方粉了,但在骨子里,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韩黑方粉,即有条件的方粉,这个条件就是方舟子必须黑韩──不管方舟子有多么的下作和邪恶。实际上,对于麦田来说,方舟子在黑韩之际越下作越邪恶越好:如果他不下作不邪恶,麦田凭什么要粉他?

maitian_200.jpg

只有韩黑才懂的逻辑
2012年11月30日下午,麦田因为方舟子构陷吴丹红而对方舟子破口大骂,说他“下作”、“莫须有”;而到了当天半夜,因为方舟子构陷韩寒,麦田立即高声赞扬方舟子“稳准狠”。也就是因为麦田对方舟子的态度两面三刀,有人问麦田:“你到底是方黑还是方粉啊?”


九、绑架韩寒

前面提到,早在2011年底,麦田就曾逼迫韩寒“写出正式的书面请愿信(而不是一篇博客),并签名”、“立刻行动,在马上就要召开的人大会递交请愿信,要求人大重新审议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相关法律”。五个月后,麦田又借韩寒呼吁“取消‘嫖宿幼女罪’”之机,要求韩寒“发起现实的签名、请愿活动等等”。而到了2013年1月,麦田又重操故伎,第三次试图把韩寒逼上梁山。

原来,2013年1月初,因《南方周末》的“新年特刊”被其上级主管部门广东省委宣传部强行修改而引起《南方周末》员工的抗议。(详情见维基百科:《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事件》。)前面提到,因为《南方周末》在“寒战”期间发表了挺韩的《差生韩寒》和倒方的《方法》等文章,麦田对这份报纸恨之入骨,并且为此长期骚扰、辱骂该报及该报记者陈鸣。实际上,直到2012年11月,麦田还因为《南方周末》没有报道韩黑的“终极铁证”而对陈鸣破口大骂。可是,“《南方周末》事件”爆发后,麦田突然换了一副嘴脸,他忙前忙后上窜下跳地煽风点火,俨然一个“南粉”+“公知”。这是麦田当时的一个帖子:

“作为近一、两年南方系的批评者,当这次事件发生后,我看到很多人对南方系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我觉得这些朋友的做法,非常愚蠢。唇亡齿寒懂不懂?!南方系最近几年是很烂,但是收拾完南方系就收拾你们!难道你们希望一个万马齐喑人人噤若寒蝉的社会?!大是大非面前,个人的江湖恩怨要放下!”(见:2013-1-6 02:14。)

与麦田完全相反,方舟子则完全一副“五毛”的嘴脸,他在搜狐微博发了数十条帖子,力挺广东省委宣传部、大骂《南方周末》和公知。看看这个帖子:

“党管制属于自己的党产媒体南方周末,就跟美国联邦政府管制美国之音一样,在任何国家任何时候都是合理合法,主办方与编辑部的矛盾是内部纠纷,不存在侵犯新闻自由的问题。党去管制非党产媒体,就跟美国政府想去管制华盛顿邮报一样,才存在侵犯新闻自由的问题。”(见:2013-01-06 18:20。)

也就是因为如此,麦田发了这样一个帖子批评方舟子:

“我对方舟子的评价就是他的格局太小了。今天晚上大家都在热议南方,而他在澄清自己的小恩怨。这个事情,是又一次证明。方舟子的眼中只有一个‘我’字。其实很没意思。”(见:2013-1-7 01:13。)

可笑的是,马上就有人指出麦田的这个观点是抄袭自李海鹏:

“你对方舟子的评价就是他格局太小了?@蒂克伟,这种关键时刻居然还在你这儿剽窃呢,鹏总是不是习惯了?来气啊看得我。”(发帖时间:2013-1-7 02:55。)

maitian_201.jpg

装模作样
在2013年1月《南方周末》事件期间,方舟子站在五毛的立场总共发表了数十条微博攻击《南方周末》甚至整个“南方报系”,而当时假扮公知上窜下跳煽风点火要别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个人的江湖恩怨要放下!”的麦田却只是发了一条帖子点名批评方舟子,并且只是说他“格局太小”,但同时还说他是“优秀的人”。(注:方舟子当时的发帖地点主要在搜狐微博,在腾讯微博只是随机发帖。上图方舟子帖子截图来自他的腾讯微博。)


不过,麦田对这样的指控根本就不屑一顾。所以,在装模作样地批评了一下方舟子之后,麦田马上掉转枪口向韩寒开火:

“今夜,几乎我关注的所有人都在热议南方,无论支持与否——除了那个南方对之最有恩的@韩寒。几天来,我一直留意韩先生的微博动向,除了转一个帖子挥挥手应景秀一下,这位‘臭公知’压根没关注这件事。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然也!”(见:2013-1-7 02:07。)

显然是急火攻心,麦田没有意识到他在痛骂韩寒之际,不知不觉地把自己这个“自干五”突然间变成“公知”的原因暴露了出来──“几天来,我一直留意韩先生的微博动向”。也就是说,就是因为韩寒“压根没关注这件事”,麦田才特别“关注这件事”。这与麦田一年前本来就是个自干五,但在韩寒发表了“韩二篇”之后他就本能般地变成“自由主义者”、“民主派”一模一样。

就在麦田破口大骂韩寒是“婊子”、“戏子”之后,有人为韩寒辩护说:“人有沉默的权利。”麦田回复道:

“是的。大家记着韩寒今夜的沉默,就足够了。”(见:2013-1-7 02:09。)

对这几个字,只能有一种解读,那就是“挑拨离间”──对,麦田所说的“大家”实际上就是“公知”、“自由派”,麦田要他们记住韩寒对他们的“无情无义”,希望他们以后不要再支持这个“婊子”、这个“戏子”了。

事实是,在麦田的帖子下面,很多人告诉麦田,韩寒确实转发了相关的帖子,只不过是很快就被删除了。但是,麦田或者对它们视而不见,或者拿自己说过韩寒“除了转一个帖子挥挥手应景秀一下”这句话搪塞之。这说明,麦田在大骂韩寒之际,心里明明知道自己说的“这位‘臭公知’压根没关注这件事”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但他却非要把这个谎撒出去。而之所以如此,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在麦田的肚子里,仇恨造成的内压实在太大,他实在憋不住了。

到了1月7日上午,韩寒发表《总有一种力量》一文,开篇第一句话就是:

“既然转发的两条微博都被删了,那就写些什么吧。”

而麦田则拖了两个钟头才对之做出评论:

“署名‘@韩寒’的博客,今天终于更新,谈论此事了。有教无类,虽然晚了点,也挺好。支持。”(见:2013-1-7 12:31。)

你只要注意到“署名‘@韩寒’的博客”这七个字,就能够品出麦田的墨水就是坏水这一事实:他那是在暗示韩寒的文章是他人代笔的呢。而就在麦田泛着坏水“支持”韩寒之前7分钟,押沙龙发帖子骂麦田道:

“@麦田昨晚痛骂韩寒对NZ事件沉默,‘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灵芝一贯如此,发言前从不会想想事情有别种可能:别人可能昨晚有私事没上网;别人可能发言被屏蔽了,还有——别人可能正在写文章。不拘部位,不拘口感,张嘴就咬。咬错了换个地方接着咬。小芝,你真是商品中的日用品,贱人中的倚天贱啊。”(见:2013-1-7 12:24。)

押沙龙的帖子被转发了六百多次,超过麦田当天所发的43条帖子──包括他骂韩寒“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的那个帖子──的全部转发量。对,当时有大约五万粉丝的麦田,平均每个帖子只被转发十次左右。换句话说就是,麦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倒韩,但押沙龙的一口吐沫就能把他给漂起来。你说他拼命倒韩到底为个啥?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快就被麦田给了出来:

“今天@韩寒 对《南方周末》写了一条微博,@醉鱼说我被‘打脸’了。呵呵。我难道不知道我的那条微博发出后,韩寒有可能写博?!在任何一个事件发生时,对于鸡贼的韩氏父子,就是要促使他们‘表态’,尽快表态,而不是让他们事后从容‘摘果子’。韩寒不是公开高调要做‘臭公知’吗?就必须让他行动。”(见:2013-1-7 16:06。)

换句话说就是:我麦田就是要逼韩寒仓促行动,以使他忙中出错,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好像是怕别人不懂自己的意思似的,麦田紧接着发帖子说:

“今年‘作协’和‘文联’开会的时候,请大家和我一起提醒@韩寒,离他‘上街抗议’只剩下一年了。(《论自由》,韩寒) ”(见:2013-1-7 16:08。)

恰如有人所说:

“乳胶逼的无耻和韩寒写没写东西没关系。”(见:2013-1-7 18:08。)

确实,对于麦田来说,韩寒写不写、写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扳倒他,不论是假手方舟子,还是假手中国政府,谁都行。By whatever means necessary; anything goes!

maitian_202.jpg

总有一种力量逼人作恶
2013年1月7日,麦田利用《南方周末》事件来攻击韩寒,其目的就是要借中国政府之手搞垮韩寒。


十、周年纪念日

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韩黑“倍魄”发帖子说:

“2012年的最后一天了。这是将被中国文化史铭记的一年。一个人造韩寒的天才神话在中国网民的努力下破灭,公众对社会诚信与媒体公信的状况有了新的认识与共识。神话破灭的背后,实质的变化是社会理性和话语权力的转移和再分配!简单而言,就是欺世盗名不再那么容易,忽悠大众也没那么容易!”(见:2012-12-31 14:40。)

“倍魄”话音还没有落地,麦田就朝他那颗热昏的脑袋上泼了一瓢冷水:

“乐观了。‘韩寒’没倒,虽然形象大损,但还有很多人在保他,偶他;公众也没啥进步也无共识,还那样儿。韩寒的故事,2012年不会终结。”(见:2012-12-31 14:49。)

这相当于承认韩黑还没有在“寒战”中取得“完胜”,麦田的“最后目标”,即“韩寒的真相曝光”,还没有达到。

半个月后,新浪微博认证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阿忆”的“阿忆”发帖子说:

“一晃,就1周年了,还记得吗?2012年1月15日,麦田发表《人造韩寒》,质疑韩寒有代笔,韩寒16日悬赏2000万找证据,18日,方舟子发表系列文,指证韩作有代笔嫌疑。一舟穿梭千重浪,引发网民大讨论,很是有意思。”(见:2013-1-14 14:28。)

这是麦田的评论:

“哈哈,还真是15号发的,这么快就一年了。这一年,方舟子还是那个方舟子,韩寒已经不再是那个韩寒。”(见:2013-1-14 21:37。)

这岂不是在说,韩寒已经倒了,而方舟子却仍旧巍然屹立?有人问道:

“只想问一句,铁证到手了,为什么没有人起诉韩寒兑现2000万呢?”(发帖时间:2013-1-14 21:53。)

麦田答道:

“因为你们家韩寒说2000万是开玩笑,丫没那么多钱吧。so,大家怎么去要求他兑现呢”。(发帖时间:2013-1-14 21:57。)

还有人问道:

“方舟子都夹着尾巴逃离微博阵地了,肿么叫做方舟子还是那个方秃子呢?”(发帖时间:2013-1-14 22:15。)

麦田立即哑巴了。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作家”的“木君山-1984”的评论:

“这一年,不但韩寒不是那个韩寒,方舟子也不是那个方舟子了!至于麦田,呵呵,你懂得!”(见:2013-1-14 22:47。)

其实,麦田的那句“方舟子还是那个方舟子,韩寒已经不再是那个韩寒”是抄袭袁小靓(网名“染香”)在“寒战”爆发不到一周时所说的话:

“这场论战的结果,方舟子还是方舟子,但韩寒已不再是神话中的韩寒了。”(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1-20 15:29。)

假如“寒战”在当时戛然而止的话,这个论断或许能够成立。但是,在“寒战”打了一年之后再重弹这个老调,则太过滑稽:说已经臭气熏天的方舟子“还是那个方舟子”,就相当于说,方舟子本来就是一根恶棍,他现在还是那根恶棍;而说“韩寒已经不再是那个韩寒”,那只能是意味着人家韩寒早已大步流星地超越了“那个韩寒”,把那些猥琐邪恶的韩黑渣滓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用韩寒自己的话说就是:

“感谢所有恨我的人,你们让我充满了动力,我会飞出你们的射程。你们朝天泼粪,只会掉到你们自己脸上。在你们的视线里,只能看到我羽翼的光芒。”(韩寒:《〈光明和磊落〉——我的手稿集》,新浪韩寒的博客,2012-01-25 05:29:59。)

到了“寒战”一周年的正日子,2013年1月15日,麦田发帖子说:

“嘻嘻,我不需要用‘倒韩’这件事情‘载入史册’,一是这事对我是业余爱好,又不是专业工作,随手就办了,我完全不以此为傲;二是不能贪天功为己力,其实‘倒韩’最大的英雄是韩寒的@韩仁均叔叔——如果不是他乱骂人,绝对不会有《人造韩寒》一文。so,韩氏父子这一年,就两个字:‘活该’”。(见:2013-1-15 20:53。)

前面提到,这个帖子不仅把麦田对韩寒父子的恶意淋漓尽致点滴不漏地表达了出来,它还透露出了这个秘密:麦田撰写《人造韩寒》的初衷就是报仇,报一骂之仇。

紧接着上面这个帖子,麦田又发了一个纪念帖:

“好多网友在纪念今天是所谓‘倒韩’一周年,一些网友让我也写篇。哈哈。没兴趣搞这个了。不过今天也算是一个有意思的纪念日,那就重贴第一版《人造韩寒》。 长微博模式,方便阅读,欢迎转发。 cc@韩寒 @韩仁均叔叔 @江南袁敏 @上海赵长天 @上海李其纲 @路金波 共襄盛举;敬请@陈村 果断存盘。 ”(见:2013-1-15 21:46。)

这个帖子在24小时内只被转发了116次,平均每13分钟被转发一次。由此可知当时的纪念活动是如何的“盛况空前”。一个叫“吴慕湾的丫头”的方粉唉声叹气地说:

“芝麻大的事折腾了一年。纪 念个啥...丢脸啊,倒韩的傻瓜们!不仅内讧,且不能让无赖下台!笨得跟猪一样一样的。@方舟子 @eprom。我也称自己是傻瓜,不单指你们,平衡下。”(见:2013-1-15 23:47。)  

这是麦田给战友打气:

“你这就妄自菲薄了。‘倒韩’之所以艰难,不是在与和韩氏父子pk,那太容易,而是在于和韩寒背后的势力网pk,所以特别艰难”。(发帖时间:2013-1-15 23:47。)

有人评论道:“哇,还有脸贴这篇啊,真佩服您的勇气。”(发帖时间:2013-1-16 00:49。)麦田不置可否地“呵呵”了两声。(发帖时间:2013-1-16 01:10。)

不过,让麦田略感欣慰的是,在“纪念日”这一天,他终于和他的老搭档陈黎又勾搭上了。原来,在“方木大战”时,陈黎站在了“反人类”的李丽一边与方舟子对抗,因此她也相当于站到了麦田的对立面。而在欢庆倒韩一周年这一天,他们前嫌尽释,破镜重圆。这是“四妈”给麦田的回帖:

“我就是这天被你拖下了水,转眼就一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发帖时间:2013-1-15 22:01。)

这是麦田的回复:“嗯嗯。欠你一吨酒。哈哈”。(发帖时间:2013-1-15 22:05。)

天知道这一对在天涯时代就一起装神弄鬼的男女,是怎么喝下那“一吨(苦)酒”的。

无论如何,在“一周年纪念”之后,麦田终于真的“不太关注韩寒了”。屈指算来,麦田在“寒战”爆发前质疑了韩寒三次,在“寒战”爆发后,他“复出”了五次,再加上“人造韩寒”的正式登场,麦田为打“寒战”进进出出总共九次。而麦田最早的网络ID就叫“麦田99”。命运真是一张谁都无法逃脱的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缘起赞释 10 若于佛所说深事以生疑,可
2020: 乌拉。。。。
2019: 北京暴徒
2019: 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与毛泽东阶跃
2018: 马克思的理论经受不起质疑
2018: 推荐一家既专业又高性价比的语言教育机
2017: 2017美国转学指南
2017: 中国历史正述
2016: 洪岩:奥巴马一家,靠什么爬的藤?
2016: 李克强日外相你抢见了网络金融发牌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