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五章 麦田的“二重出”(二)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3日01:55:54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五章 麦田的“二重出”(一) 亦明_ 于 2021-05-03 01:47:58

五、心理战

前面提到,尽管“寒战”打到1月底就已经山穷水尽了,但韩黑“元帅”仙人指路010却恬不知耻地宣布“方舟子阵营大获全胜,韩寒阵营溃不成军。”而为了维持韩黑的军心不致涣散,麦田在第二次复出期间,也颇费了一番心机来鼓舞韩黑的斗志,同时对韩寒父子进行恫吓和讹诈。

2月17日晚,有一个叫“道前子”的人在其新浪博客发表文章,宣称已经找到韩寒代笔的证据,实际上就是韩寒在一个采访中说自己书中的一句话不是自己写的。(道前子:《证人证据俱在,请韩寒先生兑现你的悬赏诺言》,新浪道前子的博客,2012-02-17 21:17:40。)这个消息很快传到新浪微博,并且在韩黑圈内激起热烈反响。方舟子本人就跳着脚宣布“证据确凿”(见:2012-2-18 10:45),并且急匆匆据此写成《韩寒作品〈就这么漂来漂去〉有人代笔的两条铁证》一文(见:2012-2-18 21:31),显然是要摘桃子──这也是方舟子在进入“寒战”后第一次宣布找到韩寒代笔的“铁证”。也就是因为如此,韩黑“免费写手”起草了一个瓜分四千万赔款的协议,可怜麦田的名字都没有上榜(见:2012-2-18 11:55);而韩黑女政委彭晓芸则宣布“寒战”的“大结局”已经到来(发帖时间:2012-2-18 12:08,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2-18 12:09)。紧接着,另一位韩黑“张鹤慈”向韩粉发出艾迪美敦:

“韩寒代笔造假的质疑和辩护的这出戏基本可以落下帷幕了。应该从韩寒现象中吸取什么教训,是今天人们应该反思的。一个无文化的韩寒可以在文化界走红13年,一个不具有公民意识,甚至不具有公民素质的韩寒可以成为公民领袖;过去支持今天沉默的人应该反思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见:2012-2-18 13:56。)

这是麦田的附和:

“是的。该落幕了。并且您说的很好,更重要的是后面的这些反思,而不是个人恩怨——无论挺韩或挺方的人,都应该放下个人恩怨,真正对‘韩寒现象’能有所反思。”(见:2012-2-19 00:23。)

现在大家当然都知道了,“2·18胜利日”不过就是韩黑们无数次的意淫之一而已。所以,十天后,麦田还要这样坚定战友的必胜信心:

“刚才@莱茵兰还有点担心质疑韩寒的效果。但其实,确实是有效果的。大家看看如下两图,经过@方舟子和网友一个多月的质疑,铁杆支持韩寒的文化人‘@押沙龙’,从最开始的信誓旦旦,到现在给自己找台阶留后手。这就是效果!@韩仁均叔叔也应该看看,这个事情拖得越久,人心所向就越明显啊。”(见:2012-2-28 23:00。)

注意到麦田在骚扰“韩仁均叔叔”之时附带的威胁语气了吗?

又过了9天,麦田在转发一篇文章时再次宣布韩黑取得“寒战”的胜利,并且再次骚扰、威胁韩仁均:

“这篇文章,是方韩事件迄今为止,我认为最真知灼见又通俗易懂的文章。强烈推荐大家看看,尤其请@韩仁均叔叔看看。game over。”(见:2012-3-8 22:44。)

三天后,麦田继续宣布胜利:

“刚在微博搜索了‘韩寒’,只选择搜索v用户的发言。大致看了看,‘质疑’韩寒的略占多数,还在‘力挺’韩寒的已经处于少数派了。。。在新浪微博都能有这样的一个搜索结果,看来‘韩寒真假’的事情,确实没太多悬念了。” (见:2012-3-11 02:16。)

而在那之后四天,麦田又这样说:

“哈哈,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韩寒?这点,我相信是你的错觉。:)”(发帖时间:2012-3-18 14:07。见2012-3-18 12:46下面的评论。)


翻云覆雨阮麦田
2012年3月11日和18日,为了证明韩寒确实是“人造韩寒”,麦田就说多数人质疑韩寒,显然是在根据“真理在多数人手里”这个“原理”;可是,在那八天之间,3月14日,为了替方舟子站台、不许别人质疑方舟子,麦田却说方舟子是少数派、是弱势,显然是根据“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这个原理。换言之,麦田心里非常明白,根据第二个原理,他麦田没有理由质疑韩寒;根据第一个原理,人们有充足的权力来质疑方舟子──如果“弱势”和“强势”可以像他那么随心所欲地定性的话。


且不说麦田的“搜索”结果与事实不符,其逻辑就不能自洽,因为按照麦田的说法,“真理确实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见:2013年12月29日 23:07。)也就是因为如此,麦田的得胜帖遭到了众人的嘲笑和咒骂。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深圳市炬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电子商务工程师”的“Dentist_Humpty”──貌似一韩黑──评论:

“你这句话韩粉不会信,说实话我也不信。”(发帖时间:2012-3-11 02:39。)

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佛山社工咨询委员,南海政协常委文教体卫副主任,南海画院副院长”的“画家林子超”的评论:

“我虽然也是v,但也觉得结论太可笑了。 ”(见:2012-3-11 03:02。)

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深圳报业集团宝安日报总编室负责人”的“深圳张必洋”的评论:

“这样推理不成立,咋不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见:2012-3-11 03:08。)

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Toption 钦选广告策略群总监”的“扭发条猴子”对麦田的痛骂:

@麦田: 因为新浪加V的微博中,倒韩的多过挺韩的,所以倒韩派完胜了。。。请问现在是开始拼加V人数了吗?有证据直接去法院告他欺诈!没证据少他妈在这儿扯蛋!质疑了两个月了还躲在被窝里,听听是「单」还是「代」?再听一遍,再听一遍。。。这尼玛白痴逻辑还质疑尼玛呀质疑,傻逼! (见:2012-3-11 03:14。)

也就是说,为了唱红方舟子和韩黑、唱衰韩寒,麦田不惜瞪着眼珠子说瞎话。

3月19日,麦田的老冤家“押沙龙”发帖子说:

“@麦田自己一身狗尿苔,还有脸要求韩寒‘必须是没有一丝杂石的美玉’。你当初质疑韩寒博客是团队代笔,现在开始改嘴说韩寒获奖是作弊。就算韩寒真作弊了,路金波团队代笔博客的事儿呢?不提了?不提了你这个道歉王是不是就该再道歉?——人傻也该随机的傻,不该专朝自己有利的方向傻。是吧,老麦?”(见:2012-3-19 11:05。)

所谓“专朝自己有利的方向傻”就是直指麦田韩黑的本质:所有的装疯卖傻都是为了黑韩。这是麦田继续装疯卖傻地宣布胜利:

“当押沙龙都开始破口大骂,都开始为‘韩寒作弊’找台阶下的时候,可见韩寒事件的真假,即使在最支持韩寒的人心目中,也是非常清晰了。。。顺带说一句,谩骂和嘲讽,只能显示你的虚弱,不要这样。”(发帖时间:2012-3-19 12:07。)

问题是,既然韩黑在二、三月份就已经大获全胜了,为什么韩黑们还要继续纠缠韩寒、直到今天呢?对于这样的问题,麦田是永远也不可能回答的。

六、土豆战

如前所述,《人造韩寒》这座阴谋论大厦的基石──麦田所谓的“独家、确凿的事实”──就是“给韩寒出题的李其纲,是韩寒爸爸韩仁均的大学同学。”也就是因为这块基石的份量极重,麦田在李其纲发表声明之后,才会一面指责对方“恶意猜度我”、一面“望第三方媒体核实”,并且在《三重疑》中把它列为“第一重疑”,因为按照麦田,“我的逻辑是,如果起头就有假,那么实属‘人造’”。而那封在22小时后出炉的道歉信,其标题就是《致韩寒韩仁均李其纲等人道歉信》。据麦田后来说,他当时之所以要道歉退出,“是李其纲的声明,让我以为冤枉了李其纲”。(见:2014年8月25日 23:50。)

可是,从2月25日起,因为有个叫“微易”的人发表《我正式指控:韩寒补赛是〈萌芽〉杂志社部分工作人员参与的作弊!》,麦田于是开始频繁骚扰李其纲,要求他以及《萌芽》同事“有必要发出对一种‘指控’的严正声明!”(见:2012-2-25 02:32、2012-2-25 02:52)、“@上海李其纲先生应该回应一下。”(见:2012-2-26 11:01。)而到了2012年3月17日,麦田不再通过旁敲侧击打边鼓的方式骚扰来李其纲了,他脸色突然一变,开始重弹“李其纲是韩寒爸爸韩仁均的大学同学”这个老调,并且明确断言,“韩仁均100%撒谎了”。(见:2012-3-18 00:01。)这是为什么呢?

1、黑土豆

原来,在那之前几个小时,3月16日半夜时分,土豆网制作的一个调查“人造韩寒”的视频,题为《新概念作文大赛是否有作弊,韩仁均的关系网》,突然间悄悄地“流传”了出来。为什么说是“悄悄地‘流传’”呢?这是因为,土豆网的官方网站和官方微博根本就没有发布这个视频的任何消息,而它的存在之所以被人所知,首先是因为一个叫“quinnsoft”的方粉通知了方舟子的水军司令吴兴川,而吴兴川马上将它当作黑韩的“至宝”大肆炒卖起来:

“【土豆网:新概念大赛是否作弊】土豆网记者针对韩寒代笔门事件进行了实地调查,这是迄今为止最详细、最权威的实地调查。该调查揭示,萌芽杂志社所举办的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存在造假可能性。(感谢@quinnsoft 网友的提示)O网页链接”(见:2012-3-17 01:42。)

这是麦田对那个视频的最初观后感:

“土豆网这个采访太给力了。尤其是最后十分钟,关于@韩仁均叔叔和新概念评委之间的关系的调查,非常给力。@上海李其纲怎么说呢?还义正词严否认和韩仁均认识吗?。。。说实话,这些调查其实非常容易,传统媒体的记者看了2个月,就是不去做;还得依靠土豆这样的网络媒体”。(见:2012-3-17 03:29。)

这是韩黑女政委彭晓芸对它的高度评价:

“迄今为止,这几乎是唯一一个按照调查报道的方式来做的媒体(环球财经那篇是评论,不是报道),而居然是由一家视频网站做的,他们甚至未必有采访执照,未必有记者证,却提供了不少扎实的材料,立场也公允,未下判断。再说一遍,韩寒事件对中国传媒的检验,表明媒体普遍不合格。”(见:2012-3-17 03:36。)

可笑这位傻头傻脑、自称是“文科傻妞”的彭晓芸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的这个帖子泄露了“土豆网是一个‘未必有采访执照,未必有记者证’的黑媒体”这一天机。到了3月17日晚上,方舟子也跟在彭政委的屁股后面“为土豆网喝彩”,同时炫耀自己对内情的熟知:

“为土豆网喝彩。土豆网历时两月独家深入调查,今天流传出来的只是一个初期版本。”(见:2012-3-17 18:30。)

显然,土豆网之所以会将自己花费了这么多心血、这么大本钱制作的节目冷藏、然后让它通过非正式渠道“流传出来”,肯定有自己的难言苦衷。而在揭示这个苦衷之前,还是让我们先看看它是怎么“流传出来”的吧。

几乎可以肯定地说,那个“提示”吴兴川的“quinnsoft”是方舟娘子军的一员,该组织的成员包括方舟子的大姐方云秋、二姐方云环、大奶刘菊花、二奶高小红。在方粉大军中,方舟娘子军相当于一个特工队,她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粉方,她们最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为方舟子搂钱──忽悠教徒购买方舟子的烂书、向方舟子的黑基金捐款。而截止到2016年8月,这个“quinnsoft”在新浪微博只关注了40人,只被63人关注,主页上总共只有不到四百个帖子,其中最“热门”的帖子就是在方舟子的黑基金成为众矢之的之时,“他”发起的一个“投票”:

“近来方舟子先生受到方黑和韩粉等不良人士骚扰,实在看不下去,特发起此投票,从我做起,唤醒深受造假之害还麻木的国人,实际行动支持方舟子!欢迎各位有良知的朋友参加投票。O网页链接”。(见:2012-3-30 20:42。)

而这个“投票”只有三个选项:

• 购买方舟子科普书籍,支持舟子同时普及科学
• 捐款打假或安保资金,放弃公开资金明细权利
• 坚决打击方黑无良人士和骗子,净化社会空气

用罗永浩的话说就是:

“呵呵,开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投票,三个选项分别是舔、舔、舔。邪教真可怕。”(见:2012-3-30 22:12。)

最奇的是,在发起这个投票之前38分钟,此人曾特别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诫众方粉:

“近来方舟子先生受到方黑和韩粉等不良人士骚扰,实在看不下去,请每个人,从我做起,购买方先生科普书籍,支持方先生同时,顺带普及科学,唤醒深受造假之害还麻木的国人,实际行动支持方舟子!如果向资金捐款,一定要注意放弃查明细的权利,以免被罗三桂等小人抓住把柄。”(见:2012-3-30 20:04。)

除了与方舟子有着血液或者体液关系之人,还有谁会如此利令智昏呢?实际上,就在那之前20天,方舟子从一个黑韩帖子下面的三千多条评论中把这个既没有关注他、也没有被“他”关注的小号的一个评论捡了出来转发(见:2012-3-10 15:06)──方舟子一直把转发某人的帖子视为自己对那个人的“提携”;但在当时,方舟子的转发却颇像是对这个方粉身份的认证。所以说,方舟子能够发现并且转发这个“quinnsoft”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帖子,这本身就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恰恰就是在这个方家军的暗中操纵之下,土豆网的那个“迄今为止最详细、最权威的实地调查”才被吵作起来,这还不能说明土豆网的这个黑视频到底有多黑吗?


云霄方氏的“舔舔舔”式投票
方粉“quinnsoft”发起的一个投票是这样设计的:你不能选择对方舟子是支持还是反对,而只能选择用什么方式来支持方舟子。这样的思维方式、这样的厚脸皮、这样的贼大胆,除了方家军之外,世界上找不出第二家。注意:投票之人几乎全部是方粉和韩黑,但是,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选择使用喊口号的方式来支持方舟子,而不是方家军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在意的捐金献银方式。


2、黑视频

问题是,到了2012年3月16日,“寒战”已经打了两个多月,“大结局”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仅天涯社区的“倒韩高楼”就已经盖了两千多层,韩黑们怎么直到此时才找到这个被麦田誉为“韩寒事件迄今为止最重磅材料”呢?为什么已经大获全胜的胜利者还会对新出现的“重磅”炸弹那么欣喜若狂呢?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包括韩黑总司令方舟子、女政委彭晓芸、急先锋麦田在内的所有韩黑在心里都非常明白,自己在过去两个月中所取得的那些“成果”全都是一钱不值的垃圾。也就是说,在“寒战”的最初两个月中,韩黑们没有找到一份能够取信于世人的“铁证”──尽管方舟子所宣称的“可以证明他是有代笔的”“第二阶段”早已结束、尽管在韩黑们的嘴中把,“铁证”二字已经被他们嚼烂了。

问题是,土豆网的这个视频到底爆出了什么新料?这是始作俑者吴兴川的“点题”:

“【@韩仁均叔叔 你为何说谎?】韩仁均:‘此前萌芽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O韩仁均叔叔)韩仁均同届系友陈丹燕:周佩红(韩仁均同班)、方克强、赵丽宏等六七名同届系友在萌芽工作。韩仁均同班同学朱昕:与韩仁均同班同寝室,同学之间的聚会很多。O网页链接”。(发帖时间:2012-3-17 03:58。)

这是麦田指出的“重点”:

“土豆网的调查,让真相大白了。重点如下:韩仁均虽病,但在学校待了十个月;其同寝室同学朱昕证实无论在校还是毕业后,韩仁均与同学聚会很多。而萌芽编辑、新概念组委会成员周佩红是韩仁均同班同学,评委还有同届系友。但@韩仁均叔叔面对质疑却公然声称‘此前萌芽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这是为什么呢?”(见:2012-3-17 04:15。)

这是麦田的老搭档陈黎的归纳:

“土豆网做得非常好,终于证实了麦田最早的猜测:韩仁均很早就就认识萌芽的编辑,证据链清晰无误。”(发帖时间:2012-3-17 12:59。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3-17 13:00。)

“说明韩仁均撒谎了,李其纲撒谎了,赵长天撒谎了,韩寒和萌芽作弊了,三重门有人代笔了,明白了吗?”(原帖已被删除,具体发帖时间不详,转发帖见:2012-3-17 13:22。)

原来,土豆网那个视频的唯一意图就是要证实韩黑对韩寒的指控,特别是方舟子的那个“韩寒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是内定的”这一指控。也就是因为如此,他们派出“记者”──你一定要记住“土豆网是一个‘未必有采访执照,未必有记者证’的黑媒体”这一事实──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去“采访”,并且从被采访者口中套出韩仁均在华东师大(学习或上课)“几个月吧”、“也算校友、聚会也会来”这样的话。接着,土豆网别有用心地问道:

“他们经常举行聚会吗?”

显然没有察觉这是一个圈套,被采访人答复说:

“他们应该是……”

只不过是,即便是如此精心设计、蓄意编排,该视频也没能出示任何能够证明李其纲、韩仁均此前曾经撒谎──即他们之间相互“认识”──的证据。可是,土豆网却把方舟子下面这段游构之辞当作“新一枚重磅炮弹”抛出:

“韩仁均是1977年考入华东师大中文系的。华东师大中文系77级出了很多人才,特别是在上海,出了很多著名的作家。其中呢,也有不少人,进入出版界、到杂志社,包括上海作协《萌芽》。所以你说韩仁均后来退学了,但他毕竟是曾经读过好几个月的书;即使说退学了,韩仁均呢也一直在这个文化圈工作,也一直在得奖。所以他是这个圈子里头的人,他还是有可能再碰到老同学的。那么你这个老同学总得讲同学之谊,对吧,所以还是很有可能的,跟他以前的这些老同学,比如在《萌芽》的、在上海作协的这些老同学,给重新拉上关系的。”(见该视频20分56秒处。)


编瞎话、构游辞
面对黑媒体土豆网的摄像头,谣棍谎王方舟子编造了一个韩仁均与上海文人圈有“关系”的种种“可能”,而土豆网把这些没有丝毫证据的瞎话当作“一枚重磅炮弹”抛出。上面的截图包括方舟子讲述自己“推理”的全部文字画面。


也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土豆网接着又从“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委口中套话,先是证明首届评委有很多人是华东师大中文系77级的毕业生;然后,他们又突然电话采访了一个叫朱昕的人,确认他是华东师大中文系77级学生,与韩仁均曾经住同一个寝室;并且,他们寝室经常举行聚会。这是该视频中的相关对话:

土豆:想跟您确实一下,您是77届中文系二班的同学对吗?

朱昕:对。

土豆:就是那个韩仁均,当初也是二班的对吧?

朱昕:对,韩仁均就是我们寝室的。

土豆:那你们宿舍当初举行过聚会吗?

朱昕:我们宿舍聚会很多的,咱们大家相处的关系都比较融洽,那么经常这个在念书的时候我们就经常聚会。(见该视频23分41秒处。)


设陷阱、套口供
为了证否韩仁均和李其纲相互不认识的证词,土豆网找到一个叫朱昕的人,通过精心设计的问话,以及饱含恶意的裁剪,制造了一个“韩仁均与他的华东师大中文系77级同学很熟”的假象。上面的截图包括土豆网记者与朱昕对话的全部文字画面。


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的“天涯赵瑜”的评论:

“恰好刚看到那段视频,那位调查记者简直是构陷式采访,韩仁均和朱昕(仿佛是这个名字)是同学,又问朱昕你们同学老是聚餐吗,朱昕说,是的,老是聚餐了,那就不能再问一句吗?每一次聚会的时候,韩仁均在吗?真奇怪的构陷式采访。”(见:2012-3-18 01:23。)

也就是在如此构陷之后,土豆网得出了韩仁均和李其纲的说法与他们调查的结果“略有出入”这样的结论。他们就是没有交代,为什么他们不直接问那些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华东师大中文系77级”评委,他们是否认识韩仁均?那个朱昕与“新概念作文大赛”又有什么关系?韩仁均是否曾经参加过朱昕所说的“寝室聚会”、参加过几次?他们寝室中又有谁能够和“新概念作文大赛”扯上关系?显然,对于所有这些问题,土豆网都知道答案;只不过是,他们就是不把这些答案告诉公众,因为如果那样的话,这个视频对黑韩就毫无价值了,也就没有“流传出来”的必要了。这是李海鹏的评论:

“看了土豆网代笔事件调查,观感幼稚。1、只会循着方的思路去调查,一再迷失在记忆和无关细节中;2、连方舟子也只能在视频中说作文比赛‘很可能’作 弊;3、结尾处记者旁白居然说真相难辨,拜托,调查必真相,拿不出真相还叫什么调查?彭晓芸说该视频让传统媒体蒙羞,倒是跟她一贯体现的专业水平相符。”(发帖时间:2012-3-17 20:45。原帖已被删除。)

3、黑内幕

土豆网的视频在“被流传”之后很快就被删除。但是,将之视为至宝的韩黑们,尤其是麦田本人,又将之多次上传。可是,土豆网却要求上传者将之删除。这是麦田的一个“说明”:

“说明:我刚转发的土豆网的视频,应土豆网要求删除。他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资料还在整理,下周会重点报道。感谢土豆网的工作,期待下周相关视频正式推出。”(见:2012-3-17 17:38。)

为什么一个不到30分钟的视频会在一两个月之后还没有被“整理”完呢?原来,这个视频中的谎言和构陷之辞不仅太多,而且太蠢。

3月18日上午,被土豆网视频认证为韩仁均同学、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委的陈丹燕发表了两点声明:

“一。本人从未接受过土豆网采访,只接受过号称凤凰大视野的某男记者电话采访华师大七七级。因先前华师大校庆时接受过凤凰大视野团队关于校庆的采访,以为是同一团队的补充采访。问题涉及七七级在校时受到的教育,同学毕业后的发展等等,然后绕至是否认识韩寒父亲。”(见:2012-3-18 10:02。)

“二。我当时明确表示自己从不认识韩寒父亲。我生性不活泼,所以大学四年,到毕业时连自己班上的同学还有许多未能有过交谈。此后我也不认识韩寒。我与来电话者还就不认识讨论了几句,所以,我以为彼此即使在电话里交流,也不存在误解。”(见:2012-3-18 10:07。)

紧接着,赵长天也否认土豆网曾采访过自己:

“我也没接受过土豆网的电话采访,片子中的电话采访不知是从哪里截来的。这样的做法,并且断章取义,用编辑的手法造成错觉,来表达既定的意思。作为有影响的媒体,是不应该这么做的。”(见:2012-3-18 11:28。)

当天晚上,被麦田当作“关键”证人、“萌芽的编辑”、“新概念组委会成员”、“韩仁均同班同学”的周佩红也站了出来。原来,周佩红的一个读者在看过土豆网的视频之后,给她去信问她是否就是《命运所赐》一书的作者。周佩红在回复中“顺便”答复道:

“顺便说一下你提到的‘土豆网记者调查韩仁均大学同学的采访’上提到‘周佩红’的名字,我也听说了,但感到奇怪,因为并没有人来采访过我,而且土豆网说的不是事实。事实真相是,韩寒出名后我才听说韩仁均这个名字,并有人告诉我说他考入华师大中文系七七级后即患传染性肝炎住进隔离室,后来就退学了。我也是华师大中文系七七级二班的学生,但并不认识韩仁均,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周佩红:《澄清一个事实》,独角兽博客周佩红的博客,2012-3-18 20:24:00。)

三天后,陈丹燕再发声明:

“三。请号称凤凰大视野的某男记者诚实做人做事。如今发布在土豆网上的音频在电话铃响前到开始采访之间有一段被抹去。这几分钟是他介绍自己来自哪里,为什么要采访。他说他来自凤凰大视野节目组。当时华师大校庆已经结束,节目已经播出,我不懂为何还要再访问,他说节目组还想做一系列节目,要补充资料。”(见:2012-3-22 09:15。)

总而言之,大量无可置疑的证据都证明,那个被方舟子、麦田等韩黑们视为至宝的黑视频是那个由方粉王微创办的“未必有采访执照,未必有记者证”的土豆网与那个曾经多次通过伪造网络调查来力挺方舟子的野鸡凤凰网合伙炮制的,其目的十分单纯,就是要倒韩、挺方。


野鸡凤凰变土豆的招术
大约在2012年2月前后,土豆网与凤凰网合伙炮制了一个视频节目,题为《新概念作文大赛是否作弊》。其中有一段“记者”与“韩仁均大学同学”陈丹燕的对话。尽管陈丹燕在对话中曾明确表示自己不认识韩仁均,但是,在视频中,那段对话却被刻意裁剪,以给观众造成韩仁均的大学同学中有很多人都是上海文学圈的要人并且他们与韩仁均“认识”的印象。上图为该视频中陈丹燕被“记者”电话采访的全部文字画面截图(从该视频22分20秒处起)。后来发现,这段不到半分钟的对话,是从一个长达16分钟的电话采访中裁剪出来的(下详)。


薅野鸡毛,削土豆皮
在土豆网的黑视频“流传”出来后,当事人陈丹燕出面声明自己不曾被土豆网采访过。

4、黑麦田

如前所述,土豆网黑视频就像是给已经“结局”、“落幕”的“寒战”这堆死灰泼上了一桶汽油、给有气无力的韩黑们注射了过量的鸡血。事实是,在该视频被“流传出来”之后,跳得最欢之人,就是麦田。而他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他以为,至少是假装以为,那个视频证实了他在《人造韩寒》一文中泡制的一个关键证据:李其纲“认识”韩仁均,因此韩寒得奖是内定的。这是麦田在一个叫“民之百态”的韩黑重新上传“土豆网完整的视频”的帖子(见:2012-3-17 11:37)下面不到7分钟内发的5条评论,由此可知麦田当时一定是兴奋得青筋勃起:

“完整版,韩寒事件迄今为止最重磅材料!土豆网的调查非常给力,已经被删除了。这个是网友重新上传的版本,建议大家都保存一下吧,以免再次被删。”(发帖时间:2012-3-17 12:11。)

“最重磅材料在最后15分钟,揭示了韩仁均和萌芽编辑、新概念评委是大学同班同学!而韩仁均此前竟公然宣称‘芽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发帖时间:2012-3-17 12:14。)

“最重磅材料在最后15分钟,揭示了韩仁均和萌芽编辑、新概念评委是大学同班同学!而韩仁均此前竟公然宣称‘萌芽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发帖时间:2012-3-17 12:15。。)

“最重磅材料在最后15分钟,揭示了韩仁均和萌芽编辑、新概念评委是大学同班同学!而@韩仁均叔叔 此前竟公然宣称‘芽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发帖时间:2012-3-17 12:16。)

“最重磅材料在最后15分钟,揭示了韩仁均和萌芽编辑、新概念评委是大学同班同学!而@韩仁均叔叔 此前竟公然宣称‘萌芽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发帖时间:2012-3-17 12:17。)


阮鹏给麦田灌水
麦田视土豆网的黑视频为自己倒韩两年间出现的杀伤力最强的武器,所以,在该视频被韩黑私自重新上传之后,他在那个帖子下面上窜下跳充当水军。注意其中四个帖子的内容几乎完全相同,但因为新浪微博系统不允许重复发布相同的评论,所以麦田对相同的帖子做出了细微的修改──因此证明麦田当时是在有意灌水。


在连续骚扰了韩仁均之后,麦田接着骚扰新概念作文大赛的“非华东师大校友”评委,显然意在挑拨离间:

“特别给@叶兆言和@方方两位当时被‘蒙蔽’的评委看看。你们现在明白了吧?//@麦田: 最重磅材料在最后15分钟,揭示了韩仁均和萌芽编辑、新概念评委是大学同班同学!而@韩仁均叔叔此前竟公然宣称‘萌芽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见:2012-3-17 12:20。)

接着,麦田怒气冲冲地把矛头指向赵丽宏:

“在两会上‘挺韩’的全国政协委员赵丽宏,是@韩仁均叔叔的大学同学!原来如此!!!”(见:2012-3-17 14:46。)

接着,麦田又骚扰老对头李其纲:

“希望@上海李其纲老师,再来一次‘严正声明’。要更加大义凛然点喔。 ”(见:2012-3-17 17:49。)

他的老搭档陈黎马上跟进:

“@上海赵长天也请回答一下,萌芽的编辑和新概念的评委中有没有韩仁均的同学?”(发帖时间:2012-3-17 18:04。)

当时的李其纲和赵长天显然已经看透了以方舟子、麦田为代表的韩黑本质,所以他们都没有搭理麦田;但赵长天却满足了陈黎的要求,“回答”道:

“我今天给陈丹燕和周佩红打电话了解情况,两人均表示不认识韩仁均。”(见:2012-3-17 19:24。)

麦田几乎没加思索──更不要说考证核实了──就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周佩红和韩仁均至少十个月是同班同学,同在上海文化界工作。赵长天先生的回应:两人不认识。”(见:2012-3-17 19:30。)

显然,麦田的逻辑是,当事人的陈词或者声明不足为信。可是,当有人根据文献证据指出土豆网的视频与事实不符(“韩仁均同届的赵丽宏、陈丹燕、周佩红并非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委或组委会成员”,见:2012-3-17 09:32)时,麦田完全是另一个口吻:

“这条微博太幼稚了。陈丹燕是首届新概念作文的评委之一,网上有若干资料,包括参赛选手和她自己都早就说过。。。而这条微博把一个出版物的名单作为证据,就不知道比赛公布的评委名单,在实际操作中是可能改变的吗?!”(见:2012-3-17 13:23。)

也就是说,对于同一个麦田来说,“网上资料”以及当事人和旁人的“说过”其可信度要超过正式出版物中的文字资料。显然,什么证据可信,什么证据不可信,并不在于这些证据本身,而在于它们是否能够被麦田黑韩所利用。实际上,这个秘密早就被人所知。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历史作家”的“王威写字”在那之前20天对“韩黑证据学原理”的观察和总结:

“在韩寒事件中,漠视人证到了这种地步。他的小学同学@狂澜孤岛作证,不管用。评委 @李其纲作家@叶兆言作证,不管用。投稿杂志,杂志编辑@饶雪漫作证不管用。出书的编辑@江南袁敏作证,不管用。电话录音,新浪编辑@术术作证不管用。所有人证都不相信了,你们还信什么呢?信你们心中深藏之大恶而已”。(见:2012-2-28 23:41。)

果然,当赵长天在3月20日转发了周佩红的声明链接(见:2012-3-20 13:29)之后,麦田马上气急败坏得连声音都跑调了:

“大学同班同学啊。一句‘不认识’,何以服人?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了。”(见:2012-3-20 14:32。)

这个帖子再次说明,麦田只相信他愿意相信的“事实”,而对于他不愿意相信的“事实真相”,他的态度非常明确:“我反正是不信”!事实是,在当时,麦田的“理性”外衣还披在身上,所以他的无赖相也只能耍到那样。看看麦田的得意门生仙人指路010是怎么跟在麦田的屁股后面撒泼的:

“世界上只有一种‘关系’是无论多亲热、多熟悉,也会对外声称不认识——那就是嫖客与鸡的关系! ”(发帖时间:2012-3-20 14:38。)

有个叫“董硕LY”的新浪微博用户解释说:

“一个只在班里带了一星期就去肝炎隔离病房的同学。估计都没说过几句话,要是往深里唠可能会有印象,但是谈到‘认识’甚至是‘熟识’估计是没戏。”(发帖时间:2012-3-20 16:08。)

“好比说你上学时,开学上了没几天班里就走了一个,这个人你认识吗?估计10个里9个会说不认识。你要是非把脑子里模糊的有点印象当成认识,那当我没说这话。”(发帖时间:2012-3-20 16:11。)

麦田装疯卖傻般地问道:“十个月是‘几天’?”(发帖时间:2012-3-20 16:17。)

“董硕LY”耐心地解释说:

“去看看事情真相,韩仁均开学一星期就因肝炎住到了隔离病房,之后就一直没上过课,10个月后退学,一星期是几天?”(发帖时间:2012-3-20 16:19。)

麦田马上尿遁了。显然,对于这样的“真相”,麦田早就知道。只不过是,他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会听信他泡制的“真相”。


麦田的“两个凡是”
凡是能够黑韩的信息,不论是多么荒谬可笑破绽百出,麦田都可以相信;凡是能够还韩寒以清白的信息,无论是多么翔实可靠权威正式,麦田都可以不信。(注:独角兽博客似乎已经关闭,周佩红的《澄清一个事实》和《声明》来自百度快照。)

5、黑阮鹏

在3月17日,尽管麦田因为那个恶意明显、漏洞百出的黑视频而上窜下跳忙得不亦乐乎,连续骚扰相关人员,但实际上,除了方方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搭理他。据麦田说,方方曾这样问他:

“麦田:我更不理解了。如果他们像你们认定的相互同学,又同在文学圈,彼此认识且要给韩寒造假帮忙,那当初何必不早早打电话告知,以便让韩寒跟大家一起参赛并且事先就把考题告诉他,这个不更简单吗?同时既然熟悉,韩父何不早早电话问询复赛时间?何必让韩寒变成补考?”

也就是顺着这个梯子,麦田连夜写成了长达两千余言的《关于韩寒韩仁均和萌芽,回答方方老师的几个问题》一文(见:2012-3-18 00:01),它也是麦田“第二次复出”之后用力最猛之作。用方粉吴兴川的话说就是:

“这篇长微博是对土豆网视频的理性解读与分析,值得一看。”(发帖时间:2012-3-18 00:38。)

还有人说:

“麦田多久没写长文了?此篇中仿佛又看到‘人造韩寒’的风采”。(见:2012-3-18 00:24。)

那么,这篇文章都说了些什么呢?其实,它的中心思想就是这么两句话:

“韩仁均和萌芽编辑、新概念评委是大学同班同学!而@韩仁均叔叔此前竟公然宣称‘萌芽的编辑我一个都不认识’!!!”(见:2012-3-17 12:20。)

前面提到,李其纲在2012年1月17日发布的《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中,否认自己与韩寒的父亲韩仁均是华东师范大学的“同学”:

“韩仁均是一九七七级的,上学只有一个月,就如‘奇文’所说的,病退了。许多华东师大一九七七级的同学都还不知道本年级曾经有一个叫韩仁均的同学。在他病退的时候,我还没有成为华东师大中文系一九七八级的学生。”

而韩仁均在10天后发表长文《说说我自己》,其中写道:

“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拼命复习,但理科外语都不懂,只得报考文科类的,后来被华东师范大学(当时好像叫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1978年初入学。进校后,在学生名单上看到了好几个当时已经非常有名的作者,感觉以后要在这里和这么些同学一起度过几年的学习生涯很荣幸的。但事实上正经的课都没上过一节,第一个星期只是开会学习劳动之类,还有新生身体复查。结果是GPT100多一点,肝功能不正常(当时指标40以下算正常),于是就住进了师大后门那儿的肝炎隔离病房。住进去后检查的范围更大,还查出是澳抗阳性(就是现在的大三阳小三阳之类),被定性为乙型肝炎。以后每隔一些时间查一次,一直没有全部正常。最后10个月后,好像是1978年12月份,做了最后一次检查,同时抽了三份血样,分送华山医院等三家医院检验,三份结果完全不同,一份正常,二份不正常。于是,被认为还没痊愈,就被退学。”(见:2012-1-27 14:01。)

而麦田的这篇文章就是要根据土豆网的黑视频,尤其是“最后15分钟”,否定上述证词。看看麦田是怎么证明“韩仁均100%撒谎了”的:

“《南方周末》以前曾有一篇关于‘高考1977’的报道中,采访过韩仁均的同学冯乔,根据冯乔的叙述,至少韩仁均和冯乔在大学的时候就肯定认识。昨天土豆视频里面,韩仁均的另一个同学朱昕证实,韩仁均不仅认识大学同学,且无论在校或毕业后,同学之间聚会还比较频繁(因为同在上海,又都是搞文字工作的)。”(见:2012-3-18 00:01。)

麦田所说的“《南方周末》以前曾有一篇关于‘高考1977’的报道”,就是前面提到的《南方周末》2009年9月30日发表的文章,《〈高考1977〉:我想考,但我没有时间》(引文见前)。且不说麦田是怎么从这段话中得出“至少韩仁均和冯乔在大学的时候就肯定认识”这个结论的──冯乔的叙述极可能是来自后来的“追忆”──,十分明显,麦田在这里又是在玩弄他的偷换概念的老把戏,把普通的“同学”等同于可以“同谋犯罪”的“同学”;把只可能是泛泛之交的“认识”等同于可以为之瞒天过海欺世盗名的“老相识”。事实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冯乔或者朱昕与新概念作文大赛有关;并且,除了曾经在同一寝室住过一个月左右之外,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超出了“认识”的程度。而麦田所说的“韩仁均不仅认识大学同学,且无论在校或毕业后,同学之间聚会还比较频繁”,完全是他自己编造的,连那个黑视频都没敢那么说。

实际上,即使麦田所说完全为实,他也还是没有在韩仁均和李其纲之间建立“同学”关系,因为李其纲是华东师大78级的学生,比韩仁均晚了半年。如何克服这个障碍呢?当然还是偷换概念。这是麦田的论证:

“韩仁均自述是1978年初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但因肝炎于1978年12月离校。这里说远一点,1977级是文革后首批大学生,因当时刚恢复高考非常特殊,他们是1978年3月左右入校的,1982年毕业。在很多大学和校友会活动,一般是把77和78两届学生都算同一届(因为都是82年毕业)。华东师范大学也是如此。比如2008年俞立中校长在华东师大政教系77/78级校友聚会上的致辞;赵丽宏先生在《不老的大学》中讲述的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77级校友情况,说法也是‘我们这两届大学生中’

“另一方面,当时大学非常难考,所以同届学生数量并不多,同学之间联系紧密。从现在网上的资料估算,华东师大中文系77/78两届合起来应不超过200人,这和现在大学扩招后的情况,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麦田:《关于韩寒韩仁均和萌芽,回答方方老师的几个问题》。)

你不能不佩服麦田为了构陷韩寒而显示的勇气和付出的心血。“赵丽宏先生在《不老的大学》”中总共写了九千余字,其中主要回忆他的那个“班”,连他的那个“系”、“级”或“届”都很少提到:

“说说我们班里的几位和文学有缘的同学吧。”

“戴舫、刘巽达、陈洁和郑芸是和我同班的同学。”

“我们这一届大学生,最大的特点,是同学之间年龄差异很大,我们班里,年龄最大的同学和最小的同学竟相差17岁。”

“一时,办壁报成风,中文系四个班级,每个班都有自己的壁报,发布在文史楼的走廊中。”(赵丽宏:《不老的大学》,《特区文学》2000年4期89-95页。)

可是,在文章中,显然是为了“可以开出一串长长的名单”,赵丽宏就写了这么一句话:“我们这两届大学生中,后来成为作家的……”云云。而就是这句话却成了麦田证明韩仁均认识李其纲的一个证据了。

最奇的是,赵丽宏在《不老的大学》中明明说当时华东师大77级中文系有“四个班级”;而李其纲在其《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中也说,“我就读的华东师大一九七八级,共有168人,我至今仍有见面只感到面熟叫不出名字的同学。”据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华东师范大学校史(1951-2001)》,华东师大1978年本专科入学新生人数是1336人。因此,李其纲所说的“华东师大一九七八级,共有168人”显系指中文系人数。可是,麦田却放着这些现成的资料不用,而是舍近求远、舍本逐末、缘木求鱼,去搜寻“现在网上的资料”,并且根据这些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资料”,“估算”出了“华东师大中文系77/78两届合起来应不超过200人”这样的数字。显然,麦田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证明”:这不到二百人是个亲密无间、生死与共的小圈子,他们之间人人都可以为彼此两肋插刀;为了互相帮助,他们都甘冒名誉、家庭和职业风险,不惜舞弊造假──显然,麦田的“理性”阻止了他直接论证“华东师大是个大贼窝”的冲动。

实际上,我们就算麦田所说全部为实,韩仁均在校期间不也主要是住在隔离病房吗?那么,他是怎么和自己的“同学”建立铁一般的关系的呢?这样幼稚的问题,当然难不倒“战神级砖手”阮麦田:

“根据生活常识我们也应该知道,肝功能不正常是慢性病,但基本不影响正常工作和学习。韩仁均在校十个多月,不可能天天都是住隔离病房;同学之间肯定有交流,能认识。更何况当时同学得肝炎以至于退学,这得算系里的大事了。所以冯乔和朱昕的话更符合常理,而韩仁均撒谎了。那么现在的问题是,韩仁均为什么要在大家质疑韩寒的关键时刻,公然撒谎呢? 为什么要刻意否认认识自己的大学同学呢?”

在这里,麦田又故意地偷换了一个概念,“肝炎”。肝炎大致可以分为传染性和非传染性两类,而韩仁均被诊断出的是传染性极强的“乙肝”,不要说在当时“谈乙色变”,即使是现在,人们也对乙肝病毒携带者避之唯恐不及。我们就算当年20岁刚出头的韩仁均的脸皮比今天40多岁的麦田还厚,在被诊断为“乙肝患者”之后他也不至于那么没脸没皮地与其他人“交流”吧?

实际上,就算我们再次退让一万步,假设事情曾经完全按照麦田的想象那么发生,我们还是有一个不解之谜:乙肝带毒者韩仁均哪儿来的那么大的人格魅力,让那些点头之交肯于为他造那么大的假、他当时又有什么资产能够用作回报?假如他有那么大的能耐,他为什么还要参加自学考试,并且仅仅弄到一个专科文凭?他的那些有权有势的同学既然肯为他的儿子两肋插刀,他们为什么没有把韩仁均直接弄进上海作协当专业作家?那岂不比给韩寒弄个作文比赛第一名还要实惠、还要简单容易吗?

显然是要回答上面这些疑问,麦田在《关于韩寒韩仁均和萌芽,回答方方老师的几个问题》一文中专门设了一节,《四、首届新概念一等奖有20人!》。这是该节全文:

“通过这次质疑,我才知道首届新概念一等奖有20人。叶兆言先生的文章说的很含蓄,其实实质是想说,首届新概念比赛就是那么回事儿,作为写作考评别太当真。是的,叶兆言、方方他们恰恰是在这里可能上当了—他们认为不重要的一个评选,但因为‘大学特招’的吸引力,对某些人就异常重要了。这里更加有趣的是,如果当时新概念一等奖只选出1-3名佼佼者,估计没人敢主动造假,太引人注意了啊;但恰恰是一次选20人,一大拨,这样里面混一两个关系户啥的,还真不算个事儿。其实我估摸,假设韩寒真有问题,那么当时帮韩仁均的某人,其实也真没把这事太当一回事──在20个名额中,加塞一个人情名额,小case。”

麦田的这二百多字,意思非常明白:李其纲顺手帮“老同学”一个忙,只需要“认识”即可,并且,风险不大。可问题是,既然如此,方方的那个“更不理解”──即韩寒为什么要故意错过复试,而要补考,把一个小case变成大新闻──岂不成了合理的疑问了吗?麦田应该如何答复呢?这是麦田的解答:

“1. 首届复赛的题目是一个临时的行为艺术(咬了一口的苹果)可能当时很难预先知道这个题目

“2,即使知道了这个题目,复赛是有监考老师的,难不成让韩寒背书先背下来,不是很麻烦吗?而根据我们现在看到的‘7门红灯’韩寒的水平,即使有人先代笔写好了,他能否背下来,恐怕都要打个问号。要不,姚文元又穿越到延安了。:)

“3. 最最最最最关键的原因: 如果韩寒做一个和其他参赛者一样的题目,优劣立现–不还有方方老师你们这些专家吗? 假设同样题目,你们看见另一个人写的比韩寒好,不就可能选另一个人吗?

“4. 综上,所以,某人如果要帮韩寒作弊,必须独立命题。这样才万无一失。”

按照麦田的解释,韩寒补考时的情形一定是这样:他在监考老师林青的眼皮底下照抄一篇别人已经替他写好的《杯中窥人》,因为“7门红灯”的韩寒是那么的弱智,他既不可能独自写出那篇文章,又不可能事先把别人代写好的文章背诵下来。问题是,林青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与李其纲和韩仁均并不是“同学”,他有什么理由参与作弊呢?即使有理由,补考的风险显然比参加统一复试要大得多,既然给个一等奖是“小case”,这些人干嘛要冒这么大的险呢?果然,在麦田的帖子底下,有个叫“Fromnowhere”的人评论道:

“质疑终归是质疑。赵已经打过电话了,那个同班同学不认识韩父。其实按照第一届的规则,得分主要靠初赛作品,复赛权重很低。如果韩寒不是文盲,正常参加复赛,只要表现不是太差,也可以获一等奖。如果是文盲,那李有什么动机去冒险帮这个忙。杯中窥人除了强记以外,真的写得多好吗?”(发帖时间:2012-3-18 00:32。)

这是麦田的答复:

“我这篇文章,你看懂了吗?我说的恰恰是‘1,如果要帮作弊,20人中间塞一关系户,根本没风险,同学之谊举手之劳;2,我说是李其纲帮的吗?’”(发帖时间:2012-3-18 00:34。)

“Fromnowhere”:

“风险不在于能不能获一等奖,而是日后大家发现是个文学白痴,会让萌芽名誉扫地。你自己都说赵也可能被忽悠了,那还能有谁呢?”(发帖时间:2012-3-18 00:39。)

麦田:

“你还是错了。如果韩寒作假,当时连帮他们的人,都不会料到后来韩寒会这么火。不再回复你了。你自己琢磨吧。”(发帖时间:2012-3-18 00:40。)

“Fromnowhere”:

“回复与否是你的自由。你自己换位思考一下,在不知道谁有可能出名的情况下,你是愿意顺水推舟帮一个文学青年呢,还是冒险费神的搞一个单独的加赛帮一个白痴呢?”(发帖时间:2012-3-18 00:45。)

言必信、行必果、已经宣布“不再回复你了”的麦田当然不会自食前言了。

实际上,仅从麦田的反问,“我说是李其纲帮的吗?”,我们就可以看出麦田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空虚。因为按照2012-2-27 03:27的麦田,《杯中窥人》的作者不是韩仁均;而按照2012-3-18 00:34的麦田,李其纲也不是那个帮助韩寒窃取一等奖之人。那么,“人造韩寒”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呀?显然是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所以,麦田自己给自己打圆场道:

“我个人的判断,韩寒事件真假,可能20年后才能分晓。这个事件,会进入文学史册。所以那些现在还昧着良心说话的人,真是太不值当了,史上留恶名啊。”(见:2012-3-18 01:18。)

“说透彻一点吧: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77/78在上海文坛,有着非常非常深厚的人脉和影响力,盘根错节。土豆视频中,@韩仁均叔叔的同学朱昕证实了韩仁均与这个‘圈子’是有联系的。至于具体联系人是谁,联系深度如何?其实我们不用瞎猜。只要存在这种‘联系’,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见:2012-3-18 14:25。)

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就是:韩寒得奖就是内定的!就是内定的!!就是内定的!!!虽然我们无法用事实证明这个结论,也无法从逻辑上把这个结论解释清楚,但是,我们“只要”证明了存在一个“韩仁均文人圈”,那就足够了──这就是那个土豆网黑视频被麦田视为“最重磅材料”的“最最最最最关键的原因”。

可惜的是,麦田虽然觉得自己的怪圈画得很圆,但对于外人来说,其破绽却非常明显。有个叫“QuadDamage”的人追着麦田问道:

“麦田兄,可能我没准确理解你的意思:你前面说一等奖有20人,加塞一个人情名额小case,后面又说假设同样题目,有另一个人写得比韩寒好就怎么怎么样。那么,你认为,作弊者到底是无所顾忌呢?还是有所顾忌呢?”(见:2012-3-18 22:10。)

“麦田兄”当时正在高谈阔论“韩寒事件有3个意义”(见:2012-3-18 22:48),他怎么可能回答这么一个“小case”呢?很可能是因为麦田的怪圈太过古怪,不仅方方没有搭理麦田,另外四位被麦田点名要求“指正”的人,韩仁均、 赵长天、李其纲、叶兆言,也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画不圆的怪圈
《关于韩寒韩仁均和萌芽,回答方方老师的几个问题》是麦田的一篇倒韩“力作”,他自己提帖至少五次(其中一次后来删除)。该文主要根据土豆网的那个黑视频,编造了一个“上海文坛”如何合伙把一个“7科红灯”的弱智韩寒打造成一个文学天才的“理论”。可惜的是,麦田根本无法自圆其说,所以他才拒不回答网友的提问。
 

0%(0)
0%(0)
  第五章 麦田的“二重出”(三) - 亦明_ 05/03/21 (914)
    第五章 麦田的“二重出”(四) - 亦明_ 05/03/21 (914)
      第五章 麦田的“二重出”(五) - 亦明_ 05/03/21 (89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真”发生过泄漏
2019: 宋诗解(7)
2018: 世界新闻自由日:言者无罪
2018: 436 魔戒不能给任何人,权力的基础是信
2017: 世界新闻日:辛可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演讲
2017: 彭运生谈艺录(24)
2016: Kant -3
2016: 英语教育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