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四章 麦田的“一重出”(一)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3日02:16:24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阮鹏(麦田)构陷韩寒始末 亦明_ 于 2021-05-02 11:33:21
第四章 麦田的“一重出”



在昆虫中,雄性成虫的唯一使命就是交配,而在完成这个使命之后,它们的存在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所谓的“朝生暮死”,就是这个意思。同样,在向韩寒父子和李其纲“道歉”之后,麦田在“倒韩”大业中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寒战”的后续发展与他基本无关。后来的事实也确实如此:麦田对“寒战”的进程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出人意外的是,在道歉退出之后,麦田又多次
“复出”──方舟子后来就嘲笑麦田“三退三出”。(见:2012-09-11
23:13。)而就是从麦田的进进出出之中,我们才能够更为清晰地看出麦田倒韩的真实目的,以及他的韩黑本色。

一、形势逼人

话说到了2012年1月底前后,也就是在“寒战”打了半个月之后,方舟子一伙基本上把自己能够使出的招术──从造谣诽谤恐吓威胁,到出动水军搞轰炸式宣传──都尽数使出了,但是,他们却没有能够拿出一条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韩寒的文章确实是由他人代笔。按照方舟子本人的说法,他把自己“质疑”韩寒的活动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我只是不停地把疑点抛出来,这些是铺垫。第二阶段的文本分析,我通过分析他的文章,就可以证明他是有代笔的。”

“我第一阶段的质疑,可能连间接证据都算不上,算是疑点。后面(的文本分析)就不算是疑点了,而算是间接的证据。”(钱炜:《方舟子:我在揭穿一个青年偶像》,《中国新闻周刊》2012年4期27-29页。)



牛皮哄哄,大言不惭
在“寒战”初期,方舟子以“福尔摩斯”自命,发誓要把“韩寒代笔案”打成铁案。而结果,“寒战”成了方舟子的滑铁卢。上图为《中国新闻周刊》2012年4期文章《方舟子:我在揭穿一个青年偶像》的局部截图。


事实是,如果说方舟子的“第一阶段”凸显其构陷的“本能”的话,则其“第二阶段”,始于2012年1月27日的《“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见:2012-1-27
10:58),则凸显其构陷的“本事”。这是一位叫做“红水西三”的知名韩黑对方氏倒韩“第一阶段”战果的总结:

“从目前所有的证据来看,还不足以证明他是代笔的,但我保留质疑权。”(红水西三:《〈人造韩寒〉事件当前形势的分析》,新浪红水西三的博客,2012-01-27 10:53:01。)

在方舟子宣布“新的一季开始了”两天之后,一位挺韩人士“tinyfool”把自己挺韩的原因说得非常清楚:

“方舟子的质疑,我没看到一条可以叫做证据的。”(见:2012-1-29 16:04。)

同样,被方舟子封为“骑墙派”的方粉记者林楚方也这样为自己继续骑墙辩护:

“那我为什么不能下结论对韩寒代笔没代笔下结论呢?因为我到现在也没法判断。方舟子指出的一些疑点,韩寒可以自圆其说,甚至我也可以帮韩寒解释。”(林楚方:《对方舟子韩寒之战小结》,凤凰网林楚方的博客,2012-01-29 20:24:35。)

这是后来的倒韩“大旗”吴丹红在2012年1月底的评论:

“我花一个晚上时间把韩寒最近的博客文章又看了一遍,从字里行间看出韩寒的真诚,对于大部分的质疑,他都做了回应,也比较合情合理。”(见:2012-1-31 06:45。)

再过一天,倒韩十大元帅之一、“学府倒韩旗帜”、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干脆脱下背心裤衩直接裸奔,他扯着嗓子干嚎道:

“我没有证据,我只有判断”。(肖鹰:《我没有证据,我只有判断——解读“文学天才韩寒”》,新浪肖鹰的博客,2012-02-01 11:07:05。)



恶棍
对于韩黑来说,即使自己手中没有证据,他们也有权力继续“质疑”甚至做出“韩寒造假”的“判断”。


这是《南方周末》一篇文章对当时战局的评价:

“在此次质疑韩寒代笔的过程中,方舟子的很多做法都远离了以往他打假时秉持的严谨态度,迄今没有拿出一个能证明韩寒代笔的强证据。‘只要是对他有利的说法,

他都拿来用,而不辨其真伪’的做法也饱受媒体批评。在方舟子的微博中,数次出现‘只出示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基本上无视不利证据’的做法,在错误的举证被证伪后,方舟子往往选择无视,不做更正,打一枪换个地方。”(李铁:《“韩寒诉方舟子案”来得正是时候》,2012年2月2日《南方周末》。)


另据“一毛不拔大师”在一月底发起、有两万多新浪微博用户参加的网络投票,“经过方舟子和罗永浩、韩寒的争吵,对方的看法有变化吗”,一半以上的票投给了“有变化,认为方舟子人格完全破产了”这个选项。难怪麦田的跟班、韩黑方粉仙人指路010会发出这样的哀叹:

“笔者作为旁观者,几天战事下来,深深感触一件事,就是方黑+韩粉,普遍出招龌龊。也许这么说太片面,换句话,有些方黑+韩粉的辩论行为太令人齿冷。”(仙人指路010:《破鼓万人捶 麦田又开擂》,新浪仙人指路010的博客,2012-01-29 23:01:41。)

实际上,在当时,不仅真正的旁观者对方舟子厌恶至极,就连韩黑们都难掩自己对方舟子的失望之情:

“反观老方的战术稍显过时,还是跟着韩家提供的家书、病例在走,使得自己的发文力度减弱,如接下来几天还在被韩方牵着鼻子走,事毕会使局面更加难看。”(免费写手:《time’s up,终于换你上场了》,2012-2-3 21:07。)

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新的一季”、“第二阶段”从大张旗鼓开张到偃旗息鼓收场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

与韩黑们苦于找不到、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指控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春节(1月23日)刚过,那些能够证明方舟子是小偷、骗子、恶棍、打手的证据开始涌入新浪微博,并且受到广泛的传播──
“寒战”与其说是“质疑韩寒”,倒不如说是“揭露方舟子”,用麦田后来的话说就是:“没有谁在‘围猎’韩寒,真正被‘围猎’的是@方舟子”。(见:2012-2-28 20:45。)

确实,“寒战”不仅使方舟子的丑恶历史遍地开花,它还是方舟子现行犯罪的实况直播。因为方舟子质疑韩寒的主要手段就是造假,所以到了一月底,方舟子造假被抓现行的事例几乎无日无之:从《“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一文的抄袭,到《韩寒的悬赏闹剧》的被钓鱼,再到《“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一文的蓄意构陷,连支持方舟子“打假”的老巢“腾讯评论”都看不下去了,明确地说,方舟子“用暗示手段‘构陷’韩寒”。(腾讯评论:《方舟子打假韩寒方式错了》,《今日话题》第1961 期,2012-01-29。)

也就是在韩黑团伙一筹莫展、韩黑头子方舟子焦头烂额之际,一手挑起“寒战”的阮首义“复出”了。


民心所向
2012年1月底前后,在“寒战”的主战场新浪微博有大量关于“方韩之争”的民意测验,而每个测验的结果都在证明,支持麦田、方舟子质疑韩寒的人只占极少数。(截图来源:2012-1-16 10:572012-1-29 16:492012-1-28 20:492012-1-19 22:362012-1-20 15:38。)



又蠢又坏的答春绿
从2012年1月27日零时起,因为看穿韩黑黑韩把戏的人越来越多,韩黑总头子方舟子开始恐吓那些公开支持韩寒的名人,说他们支持韩寒是“扑通”进他挖的坑中。在大约22个小时之内,方舟子总共让别人“扑通”了九次。但事实是,就在方舟子当天从新浪微博下班回家之后不久,“倒韩十大元帅”之一、“激情倒韩旗帜”张放“扑通”一声掉进了韩寒13年前挖的一个大坑之中,成为闻名整个华人互联网的“大蠢驴”。而方舟子之所以没有“扑通”进这个坑中,唯一原因就是在他第二天起床上班之前,张放已经成为众人的笑料了。(截图来源:韩寒:《答春绿》,新浪韩寒的博客,2012-01-28 18:55:52。)


二、顺杆儿爬出

2012年1月29日凌晨四时许,路金波在其微博上发了多条帖子,保留至今、影响最大的是这条:

“1000页手稿、素材、书信等铁证齐备。韩寒邀请方舟子到上海法庭‘当面对质’”。(见:2012-1-29 04:13。注:该微博附有一个长微博,是韩寒的新闻稿。)

假如路金波当时点到为止、就此收手的话,麦田的后半生也许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但不幸的是,路金波又接着发了几个帖子,其中之一提到麦田:

“同一律师同时代理了萌芽杂志社李其纲先生(82本。100人作证不认识85专韩仁均噢)诉‘麦田’名誉侵权案。‘1999新概念作文比赛操纵案’---这个案子证据丰富到‘淤’出来了,我猜要走快速简易程序。相关判例会成为‘韩寒案’部分证据哦。”(发帖时间:2012-1-29
05:51。见《路金波晒韩寒1000页手稿 邀方舟子法庭“当面对质”》,凤凰网娱乐>明星>内地,2012年1月29日 09:40。)


也就是顺着这根绳子,麦田从长达十天的“隐退”之中爬了出来,他连发两个“声明”:

“声明:关于《人造韩寒》中涉及李其纲先生的内容,全部来源于网络公开资料。并且,我第一时间转发了李先生的声明,第一时间在自己的文章中附带声明链接;同时道歉删文,对方也接受了道歉。现在有消息说要起诉我。这是某些人在炒作吗?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法院受理,我将积极应诉并且反诉。绝不和解!”(见:2012-1-29 12:08。)

“第二份声明:重新质疑韩寒。春节前出于各位师友建议,加上证据不足,本着厚道之心,即使韩寒恶毒辱骂,我还是向韩寒韩仁均李其纲道歉,并获得他们接受。现在刚开年,路金波突然发博言及李其纲准备起诉我。如此反复,悖乎情理,欺人太甚。我坦然面对,并发誓重新开始质疑韩寒进行到底。还请各位师友见谅”。(见:2012-1-29 15:34。)


至今,人们也没有搞明白路金波说李其纲要起诉麦田与麦田本人“发誓重新开始质疑韩寒”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逻辑关系。例如,有个“orange欧润吉”的新浪微博用户就这样评论麦田的“第二份声明”:

“蠢死了,‘路金波突然发博言及李其纲准备起诉我’和‘发誓重新开始质疑韩寒进行到底’这是什么逻辑关系?那我也可以这么说:方舟子准备写文章骂我了,所以我发誓把麦田整死”。(发帖时间:2012-1-29 16:23。)

还有一个“漂泊醉梦”也评论道:

“你到底有没有智商啊?这是恼羞成怒吗?司法公正不值得你相信吗?还用得着你继续质疑?就算你道歉了人家又没说放弃追究你之前言论的权利~就算你生气于道了歉还遭人起诉那和质疑韩寒又有什么必然的逻辑联系??还悖乎情理,在司法道理面前情理是啥?你这段文字简直是毫无逻辑~~~~”(发帖时间:2012-1-29
16:29。)


最奇的是麦田对自己行为的解释:

“不是我杀‘回马枪’。新闻和路金波微博都透露,李其纲和萌芽杂志社准备诉我侵权。。。我原本出于厚道之心,没再发表韩寒相关内容;但现在开年第一天,对方就故意恶心人。太欺负人了。我不反击我不是男人。”(发帖时间:2012-1-29 13:19。)

那么,麦田为什么要找出这样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当做自己“复出”的理由呢?这是因为,他当时就是想要“复出”,就像是他在以前一直就是要“倒韩”一样,根本没有──也不需要──正当的理由。这就是他借口李其纲要起诉他而重新质疑韩寒的根本原因。不过,麦田在抓住这个机会复出之时所发出的这个“声明”,恰恰说明他在当时仍旧认为李其纲和韩寒是一伙的──“对方要起诉我,我又被他们生生拉回来了”(见:2012年2月1日 01:00)──,所以才会有“李其纲要告我、我就搞韩寒”这样的荒谬“逻辑”。换言之,麦田十天前的道歉根本就不可能是出于真心,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对李其纲的质疑没有错。七个多月后,很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逻辑”出现了断裂,麦田于是就把韩寒也拉扯进来,谎称他的第一次复出是因为“路金波怂恿韩寒李其纲起诉我,让我非常愤怒。”(麦田:《致方舟子:衷心希望你能灭“小我”,存“大我”,自我提升》,麦田的搜狐微博,2012年9月12日。)由此可见,在麦田眼中,“真相”就像是他手中的猴皮筋,可以随意拉扯。


笑料
对于“麦田复出”这样的新闻,《长江日报》的娱乐版以《麦田跳出来了》为题加以报道,并且用麦田自己的话,“如此反复,悖乎情理”,来打他的脸。


其实,麦田的“复出声明”不仅流露出了他头脑中的“内在逻辑”,而且还暴露出了他心中对韩寒的仇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麦田的声明相当于承认,我是否“质疑”韩寒与我手中是否有证据无关,而与其他因素──诸如别人欺负我“太甚”──有关。两个月后,“押沙龙”嘲笑麦田的“复出”:

“@麦田当初写《人造韩寒》,后来不管是害怕打官司也好,还是真觉得证据不足也好,向HH他们道歉,承诺不再过问这件事。后来在网上‘听说’李其刚(!)起诉他,
就跳出来接着质疑韩寒(!)。抓住就软,松手就硬,活像笑傲江湖36回里的岳不群。做出这样下作事。还有脸在那里谈笑风生,我真是很难理解。”(见:2012-4-2 15:33。)


有个叫“免费写手”的韩黑以麦田无法与李其纲取得联系为由为麦田辩护,而麦田则这样劝告自己的战友:

“别理他了,@押沙龙和我是私怨,鸡蛋里挑骨头,他是‘常有理’”。(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4-2 16:57。)

这短短的23个字相当于承认,第一,他当时“复出”根本没有正当的理由;第二,他之所以要“复出”,就是因为“私怨”。

2月1日,李其纲通过“萌芽新概念作文”的新浪微博做出如下说明:


“很多友人问询:你接受了麦田公开正式的道歉,为何又准备起诉?在此我正式答复如下:类似这等重要的信息,以发布在‘萌芽新概念作文’微博上的为准。网上传闻系误会或误传。李其纲”(见:2012-2-1 19:50。)

尽管李其纲的这个说明被麦田时刻关注的赵长天转发了(见:2012-2-1 19:54),并且它还被人@给麦田至少三次(见:2012-2-1 22:49),但麦田却对之装聋作哑,佯做不知。这就进一步证明,“李其纲要起诉麦田”这个消息不过就是麦田为自己的“复出”所找的一个借口,就像那条打定主意要吃羊羔的恶狼,找到的借口就是在下游饮水的羊羔弄脏了上游的河水。

麦田“复出”
2012年1月29日,在“隐退”十天之后,麦田借口李其纲要起诉他而宣布复出,继续“质疑”韩寒。尽管很多人问麦田为什么李其纲起诉他会导致他质疑韩寒,但麦田至今对这样的“质疑”不予理睬。


在复出之前,麦田一定以为,自己的复出相当于给士气低落的韩黑们打一剂强心针,可以扭转黑韩的颓势。确实,在那之前的十多天中,甚至在那之后的几个月中,包括方舟子在内的韩黑们对韩寒的质疑从未超出麦田《人造韩寒》的范围,他们的所作所为不过就是要力图证实麦田提出的种种“假说”──著名韩黑“西红不柿番茄”在2012年4月就说:“直至今日,质疑派整体的行动没有脱离《人造》所立纲领”。(西红不柿番茄:《〈龙战·寒舟〉人物篇——麦田》,原网页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04-14 13:58:55。)所以,说麦田是“寒战”的总策划师、总设计师并不过分;即使尊他为“韩黑之父”,也不过分。只不过是,麦田在韩黑中的信誉,也就是他对“寒战”的影响力,在他首次道歉退出之后,就基本上破产了。这是新浪微博认证为“中国名博沙龙常务理事,中国幻方研究者协会副秘书长”的“曹凡”,一个韩黑,对麦田复出的评价:

“麦田也不怎么靠谱,先是楞头愣脑地质疑,稍遇曲折(至今不明来自何处?)打道回府,随后又出人意料复出。复出后又没有拿出什么炮弹……给人感觉就像想做一个摘桃者。”(见:2012-1-31 11:45。)

麦田不仅在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已经丧尽、自己的信誉已经破产这个事实,他在后来的很长时间中也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过,麦田信誉破产对他本人未必不是好事,因为假如麦田的影响力犹在的话,方舟子及其手下的方粉团伙恐怕早就对他发起攻击了,因为他们绝不会允许麦田真的东山再起,攫取倒韩“大旗”的。从这一点来说,名声扫地虽然是不幸,但对于麦田,它却是大幸。

三、坚决倒韩

前面提到,在整个“寒战”期间,麦田只做了两件事,第一就是黑韩,第二就是粉方。只不过是,那十天的“隐退”既让麦田见识到了方舟子及其手下韩黑的歹毒和凶残,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倒韩理论百孔千疮。所以,他在“复出”之后黑韩的主要内容就是要“转移斗争的大方向”,辅之以“下雨天打孩子”。

1、力挽狂澜

在发表了“复出声明”之后,麦田的第一个帖子就是转发王志安的文章,《韩寒:你反对的,正在成为你自己》(见:2012-1-29 16:27)。王志安这篇文章的本意是要逼迫韩寒站出来自证清白,即将举证的责任从韩黑那里转嫁到韩寒的肩头。但麦田显然没有看出这一点,所以他的评论是:

“王志安先生点题了。质疑韩寒的起点,就是‘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这也是为什么路金波说李其纲起诉我,以作为韩寒起诉方舟子的证据链;这也是为什么我面对李其纲可能的起诉,会重新质疑韩寒——韩寒和‘萌芽’原本就是利益紧密相关。。。顺带爆个料:‘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创意,就是李其纲提出的”。(见:2012-1-29 16:55。)

事实是,直到2012年1月3日,在其“第三次质疑韩寒”之时,麦田还只是质疑韩寒2008年以后的博文为他人代笔,而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麦田就把他质疑的重点指向了1999年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并且,在后来的“质疑”中,麦田也确实在拿《萌芽》杂志当作主攻目标。这是为什么呢?现在看来,至少有两个原因。第一,2月27日,麦田发了下面这两条微博:

“《杯中窥人》和《三重门》是同一作者,并且,不是韩仁均。”(见:2012-2-27 03:27。)


“说明一下:大约一个月前,有朋友告诉我《三重门》和《儿子韩寒》文笔风格差异很大。我发现果然如此。前者对文字很苛刻,精炼;后者的文字很‘肉’。《三重门》这样文字风格,在韩寒之前之后作品再无出现。如韩寒真有代笔,亦非韩仁均,否则会有后续类似风格作品。昨睡前所感,不一定对,供参考。”(见:2012-2-27 09:01。)


“大约一个月前”不就是麦田“第一次复出”之时吗?也就是说,麦田在复出时就已经知道,自己在《人造韩寒》、《三重疑》中制造的主要疑点,即韩仁均是韩寒的代笔人,是大错特错了。这是因为,如果《三重门》是代笔之作的话,那么代笔之人只能是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因为不论是根据常识,还是根据麦田总是挂在嘴边的“奥卡姆剃刀”,我们都想象不出其他人有为韩寒代笔的任何理由:一个人如果具有写作《三重门》的能力,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作品送给一个无权无势一文不名的高中“差生”呢?并且,当时韩寒既没有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也没有人知道《三重门》是否能够出版──该书稿曾被两家出版社拒绝──,以及出版之后能否畅销。换句话说就是,排除了韩仁均代笔《三重门》的嫌疑,那也就等于证明了韩寒的清白。所以说,麦田之所以要找个借口“复出”,就是要转移斗争的大方向,以免当时正在试图通过“文本分析”挖掘证据来证明“麦田假说”的方舟子掉进自己挖的坑中。

麦田“点题”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早在1月25日,方舟子发表《“天才”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之谜》一文,其开篇第一段话就是:

“韩寒是因为在1999年上高一时参加上海《萌芽》杂志社举办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一等奖而一举成名。这个结果是双赢。韩寒作为获奖者在高考后可以被协办大赛的大学直接录取(第三届开始取消了),而一个‘语文考60分’的学生获得作文大赛的一等奖,一时成为新闻热点,新概念作文大赛以及《萌芽》杂志因此广为人知。据其主编赵长天回忆说:‘新概念作文大赛之后,《萌芽》发行量直线上升,2000年达到了10万份。其后,每年以10万份增加,2005年每期平均发行50多万份。’(《〈萌芽〉:韩寒在这里一举成名》)可谓一拍即合。”(见:2012-1-25
11:13。)


方舟子的这段话完全是一派胡言。事实是,韩寒“成名”的起点是在“新概念作文大赛”结束七个月之后《文汇报》发表的《语文60分的孩子写出长篇小说》一文;而在那之前,《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就已经出版并且畅销。在方舟子引用的那个“赵长天回忆”中,赵长天就明确地说:“很多读者通过这套书知道了《萌芽》,《萌芽》的影响也逐渐增大。”而麦田之所以要虚“点”王志安的正“题”,就是要与方舟子谣相呼应。


也还是出于“转移斗争大方向”的目的,麦田在2月4日凌晨突然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我认为作家,尤其是现代商业化写作的作家,有代笔或者有写作团队,根本就不是个事儿。70年代生人可能还记得‘雪米莉’吧?号称‘美女作家’,其实是三个大老爷们;金庸,多少人景仰啊,不也让倪匡代过笔吗?所以韩寒的问题,压根不是‘代笔’与否,那真不是个事儿。”(见:2012-2-4 01:23。)

到了这天晚上,麦田又发帖子说:

“作家可代笔,天才无替身:需要澄清一个概念:方舟子等人质疑韩寒,表面诉求是质疑韩寒《三重门》等作品有无‘代笔’,但实际上并不仅仅是‘代笔’问题。作家,尤其是现代商业化写作的作家,有……”(见:2012-2-4 17:14。)

这条微博结尾处的那六个小圆点的后面,是一个长微博,题为《作家可代笔,天才无替身》,它也是麦田在“第一次复出”期间发表的唯一一篇“大部头”,全文约四百字。那么,它都说了些什么呢?麦田后来把它总结成了一句话:“别的作家都可以‘代笔’,唯韩寒不能‘代笔’”。(见:2012-2-27 01:07)。这是麦田的“论证”:

“需要澄清一个概念:方舟子等人质疑韩寒,表面诉求是质疑韩寒《三重门》等作品有无‘代笔’,但实际上并不仅仅是‘代笔’问题。作家,尤其是现代商业化写作的作家,有代笔或者写作团队,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韩寒的问题是早期的‘天才’,晚期的‘公民’,这两个形象是否真实。而‘代笔’与否,尤其是早期《三重门》等作品‘代笔’与否,是上述论点的有力论据。方舟子质疑‘代笔’,是从论据入手,挑战论点:‘天才’和‘公民’。一句话概括:作家可代笔,天才不能有替身。”


谁都知道,“人造韩寒”的核心内容就是指控“赛车手韩寒”的文章是他人代笔之作,用麦田自己的话说就是“韩寒部分的博客文章,高度疑似他人代笔。”而韩寒悬赏两千万人民币,也是用于征集“代笔”的证据。也就是说,“代笔”假说就是“寒战”争端的关键、甚至是全部;用麦田后来自己的话说就是:“韩寒是否代笔,是‘命题’。”(见:2012-3-19 00:45。)总而言之,假如没有“代笔”这码事儿,那么整座“倒韩高楼”就没了根基。实际上,就在刚刚说过“代笔真不是个事儿”之后不久,麦田就开始自扇嘴巴:

“在方韩事件,其实只有一个关键问题,即‘真假’(或代笔)问题;别的都是小事,不值一提。”(见:2012-2-19 23:39。)

直到七个月后,也就说在他第N次“退出”之际,麦田还在说“我之所以写《人造韩寒》,第一个目的是展示‘真假’……”。(麦田:《致方舟子:衷心希望你能灭“小我”,存“大我”,自我提升》。)


“事儿爹”麦田
按照麦田的说法,他一手挑起的“寒战”的“关键问题”就是韩寒的代笔问题;但是,在同一个麦田看来,代笔与否压根就不是个“事儿”。换句话说,麦田挑起“寒战”,就是“没事儿挑事儿”。


那么,麦田为什么要在2012年2月4日自扇耳光呢?

原来,2012年1月31日,影响力颇大的新浪微博用户“作业本”(据百度百科,其真名为孙杰)张贴了一篇“不知道谁写的,我看的很过瘾”的文章,其开头两段话就是:

“代笔怎么了?多大一事儿,他们还代孕呢?

“你以为人人都可以代笔啊?这也得有门槛。你想找人代笔你有那脸么?没那脸就舔着脸说人家代笔呀?你说就说去呗,跑新闻联播里说都没事,谁信啊!那胖子几十年前站在天安门上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结果不都还做俯卧撑的呢么。”(见:2012-1-31 19:45。)

  
简言之,这篇文章虽然题为《骂韩寒》,但明眼人都知道,它痛骂的对象第一是方舟子,第二就是麦田。而这篇文章的影响实在太大了,仅在新浪微博,“作业本”的帖子就被转发了将近四万次;而在新浪微博之外,它也是铺天盖地:《上海采风》杂志甚至还将它全文发表。(见:海风《韩方隔空大战“代笔门”,网友戏仿王朔〈骂韩寒〉》,《上海采风》2012年3期76-78页。)而就在《骂韩寒》问世前一天,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在《南方都市报》发表文章指出:

“代笔本属于著作权的私权范畴,只要著作权人自己没有发生分歧,外界无权置喙,因此在私权保护传统深厚的国家,没有人会多管这种闲事——任何人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都有义务假定署名者就是作者本人。”(萧瀚:《疑韩案的私权与言论自由》,2012年1月30日《南方都市报》。)

也就说,“寒战”打了半个月,人们却突然发现,那些“质疑”韩寒之人──在网络上,萧瀚一再称他们为“恶棍”──实际上是在搞无法无天的打砸抢。也就是因为如此,质疑“韩寒代笔”的始作俑者麦田才会突然间唱起“作家可代笔”的高调。但是,为了使其“扳倒韩寒”的图谋合法化、合理化,麦田就又制造了一个“别的作家都可以‘代笔’,唯韩寒不能‘代笔’”这个“新理论”。为什么“唯韩寒不能‘代笔’”呢?麦田最先想出的理由是,因为韩寒是“天才”,所以那条微博的第一句话是“作家可代笔,天才无替身”。可是,过了两周,麦田又胡诌出另一个理由,“韩寒是偶像”:

“对韩寒‘代笔’的质疑,被一些网友误解。简单再说明:别的作家都可以‘代笔’,唯韩寒不能‘代笔’,因为他是因文而成名的‘偶像’。(类似,别的人都可以交白卷,唯张铁生交白卷必须批判)。质疑韩寒的意义就一条:在人文领域,去偶像化。。。去偶像化,这是唯一目标。”(见:2012-2-27 01:07。)

可笑的是,又过了三天,麦田说“唯韩寒不能‘代笔’”的理由又变了,因为“韩寒是公民”:


“有朋友在质疑@上海赵长天和他的儿子@那多是否也存在‘代笔’。对这个质疑,我旗帜鲜明的反对。即使两人代笔,也和韩寒涉嫌代笔完全不同。我的观点一以贯之:《作家可代笔,公民无替身》”。(见:2012-3-1 22:29。)

简言之,麦田之所以要找出那些不是理由的理由当作“质疑”韩寒的理由,就是因为他的真实理由不可告人──他恨韩寒。



处心积虑
早在“第一次复出”之前,麦田就已经明白,自己质疑韩寒的基本假设,《三重门》是韩寒的父亲代笔之作,根本就不能成立。但是,为了能够继续倒韩,麦田就试图将斗争的大方向从对“代笔”的质疑转向对“包装”的质疑,也就是把矛头指向《萌芽》杂志社及其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上面的四个微博截图显示麦田承认韩仁均不是《三重门》的作者、韩寒是《三重门》的作者(至少是其中之一)、以及他承认“代笔”与否无关紧要。


2、麦田过年

1月30日,也就是麦田“复出”之后的第二天,韩寒在自己的博客上转发了方尺规的文章,《质疑鲁迅》。这篇文章的内容与前面提到的《人造莫扎特》大致相同,就是运用麦田和方舟子的质疑大法来质疑鲁迅,结果其论证不仅把麦田的《人造韩寒》甩出几条街,而且比方舟子的“文本分析”还要严密和周全。也就是说,《质疑鲁迅》相当于告诉世人:韩黑黑韩的手段可以用来黑任何人,并且可以无往而不利。一个叫“王星WX”的媒体人这样评论道:

“人造鲁迅这个大阴谋终于被揭穿了,哦也!”(见:2012-1-30 22:23。)

一个显然是韩黑的人反击说:

“假合同、假微博、瞎扯鲁迅,韩粉真的都是一群中学生吧。”(发帖时间:2012-1-30 22:37。)

“王星WX”回答说:

“额,我觉得这篇很幽默啊”。(发帖时间:2012-1-30 22:44。)

天知道麦田是怎么发现这段对话的,反正是他把这段对话拎了出来,然后摆出高人一等、神秘莫测的架势评论道:

“这番对话,幽默。 ”(见:2012-1-30 22:49。)

显然,麦田对方尺规的文章无法正面评论,所以他只能以“韩粉真的都是一群中学生”来聊以自慰。

1月30日晚,土豆网,也就是那个在一周后给方舟子提供平台让他为自己的抄袭剽窃辩解的视频网站(见:《【独家专访】方舟子澄清自己著作并未抄袭》),也可以说是在“寒战”期间唯一一个敢于公开“挺方”、并且按照方舟子的思路来“调查韩寒”的媒体──显然因为其创始人和CEO王微不仅是方舟子的福建老乡,而且还是一个铁杆方粉(见:2012-1-31 16:32)──,发布了一个视频,《【独家专访】方舟子首度回应韩寒“代笔门”事件 韩寒应一一反驳网上质疑》。在土豆网的相关微博下面,痛骂方舟子的声音几乎汇成了一股洪流。例如,一个叫“小力水手007”的人这样评论道:


“方的观念里根本没有法律、法庭、法官,律师这些概念。如果你冒犯了我,我就要用我的证据写文章来打倒你,搞臭你,哪管什么叫造谣和诽谤。以前这样做,屡试屡成。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证据来证明韩寒的作品是代笔的。现在还不认错道歉,真的无语了。方舟子,回头是岸。”(发帖时间:2012-1-31
14:58。见土豆网帖子2012-1-30 22:52下面的评论。)


而麦田却特立独行般地表态道:

“向方舟子先生致敬。。。今天晚上,一个是@破破的桥的文章,一个是这个视频;两者都很好,但后者更胜一筹。理论弱于行动,阴阳也怕懵懂。勇者无惧!”(见:2012-1-31 03:19。)

这是一个叫“dh坐看云起”的人对麦田“致敬”帖的评论:

“拿本山大叔话说,‘麦田那,你长点心吧,别老长草。你一身能耐 呜呜喳喳 又会数据分析
又会逻辑推理 咋就是不出息呢?’有没有代笔 你自己不清楚吗?@方舟子 偏执狂你不知道吗?@不加V 纯在那浪呢 你不知道吗?@麦田
那长点心吧”。(发帖时间:2012-1-31 03:37。)


麦田当然是长心了,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只有方舟子才能保证他引发的倒韩大业不致流产。


人类历史上罕见之奸邪恶棍
方舟子刚刚在宁夏卫视上骂韩仁均是“中年猥琐男”,然后马上就跑到土豆网上要求韩寒自证清白。麦田为此“向方舟子先生致敬”,并且称赞他是一个“勇者”。(截图来自:《【独家专访】方舟子首度回应韩寒“代笔门”事件 韩寒应一一反驳网上质疑》。)


最奇的是,土豆网在第二天放出了采访韩寒的视频,《【独家专访】韩寒回应“代笔”事件,称对方舟子很无奈》。在视频中,韩寒面对镜头侃侃而谈,从容镇定,任何一个神智健全之人都可以看出,除非韩寒智商极高、善于表演,他当时肯定不是在说谎。可是,韩黑们的一个最基本信条就是韩寒是一个有“学习障碍”的“弱智”──所以他才需要别人代笔。因此,韩黑们一般对这个视频假装看不见。而麦田则从这段长达17分钟的视频中,发现了韩寒的一句口误,“延安整风的时候,康生、姚文元他们把不同的人隔在不同的房间里面……”,于是大喜过望地评论道:

“15分钟的时候,姚文元躺着中枪,延安整风。呵呵。”(见:2012-2-1 00:34。)

八分钟后,麦田接着提这个话茬:

“韩寒的两个视频都看了。尤其是土豆网的那个视频。可以看出,韩寒土豆那个视频精心准备了,非常精心;在一些关键地方偷换了质疑者的概念;而最后把质疑和‘文革’捆绑,尤见功力——可惜恰恰此时,背错了一个细节:姚文元怎么会参与‘延安整风’呢?呵呵。”(见:2012-2-1 00:42。)

在那之后的两个月内,韩寒的这个口误被麦田又吵作了至少七次,显然是把他当作韩寒不学无术、因此写不出《三重门》、《杯中窥人》这类作品的“铁证”。好笑的是,也就是几年的时间,绝大多数韩黑和方粉都背叛了方舟子,变成了“前方粉”,而他们的日常活动就是“吃饭睡觉打方骗”,即抓住方舟子的失误和错误尽情地羞辱嘲笑。而每当这时,尤其是当认为那些失误无足轻重之时,方舟子就会自我解嘲地说那是“方黑过节”。显然,用同样的逻辑,麦田死死地抓住韩寒的一个口误不放,就相当于“韩黑过年”。


麦田过年
2012年1月31日半夜,麦田在土豆网采访韩寒的视频中抓到韩寒的一个口误,即韩寒说姚文元曾经参与延安整风,于是把它当作韩寒不学无术的证据,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吵作了至少九次。四年后,绝大多数韩黑和方粉都变成了前方粉,他们经常地捕捉方舟子的笔误、失误、和错误对方舟子进行嘲讽辱骂。方舟子把这些人抓住的小错称为“方黑过节”。


实际上,麦田之所以要对韩寒的一个小小的口误死死抓住,恰恰说明他手中没有比它杀伤力更大的弹药;它同时也说明,麦田当时根本就不是在“质疑”或者“求真”,而是在刻意“黑韩”、“倒韩”。事实是,方舟子在“寒战”期间犯下的与“姚文元在延安”类似或更严重的错误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可是麦田却从来没有对它们说三道四。这一切都说明麦田对韩寒存在主观恶意。

1月31日,自任为韩黑啦啦队长的仙人指路010装疯卖傻般地发帖子宣布韩黑完胜:

“路金波的自戕,标志着方韩大战第一阶段战役全面结束!方舟子阵营大获全胜,韩寒阵营溃不成军。主帅隐退,大将被公众在脸上烙上‘造谣者’的字样。还有一位女将叫饶雪漫。写了《愿世上所有的疯狗都安息》这么一篇秽文,熏得人够呛。不但帮了倒忙,还自辱了名声。[tcn]”。(原帖由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01-31 17:20:47。)

显然是因为这条微博啦啦得太过火,所以连方舟子都没敢转。但麦田不仅转了,而且还顺手指责饶雪漫“诅咒”:

“饶雪漫的那篇文章,标题就实在太过了;特别是大过年的,这小诅咒下得太狠了。亏她还是写女性青春文字的。”(见:2012-1-31 17:07。)

饶雪漫那篇文章的标题是《愿世上所有的疯狗都安息》,其中讲述了饶雪漫与韩寒交往的几个故事,从中可以看出韩寒根本就不是韩黑口中的那个“弱智”。麦田对饶文的内容无法置喙,于是只好指责她的标题“太过了”、“太狠了”。事实是,在那之前的半个月中,韩寒一家人被韩黑们几乎全都骂了个遍,方舟子本人就骂韩寒的父亲是“中年猥琐男”,但我们从来就没有看到口口声声要“保持理性,不要为质疑而质疑,不要为争胜而质疑;应该为真相而质疑”(见:2012-2-5 04:19)的麦田对那些韩黑做出任何批评和指责。  


0%(0)
0%(0)
  第四章 麦田的“一重出”(二) - 亦明_ 05/03/21 (89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缘起赞释 10 若于佛所说深事以生疑,可
2020: 乌拉。。。。
2019: 北京暴徒
2019: 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与毛泽东阶跃
2018: 马克思的理论经受不起质疑
2018: 推荐一家既专业又高性价比的语言教育机
2017: 2017美国转学指南
2017: 中国历史正述
2016: 洪岩:奥巴马一家,靠什么爬的藤?
2016: 李克强日外相你抢见了网络金融发牌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