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四章 麦田的“一重出”(二)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3日02:20:39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第四章 麦田的“一重出”(一) 亦明_ 于 2021-05-03 02:16:24

四、坚决挺方

在第一次“复出”之后,因为要假扮“理客中”,麦田在黑韩时没敢像他后来那样丧心病狂肆无忌惮。但是,麦田在“挺方”之时则毫无顾忌,可以说是不遗余力。

麦田“复出”的借口虽然是李其纲要起诉自己,但他当时最大的担心却似乎是韩寒对方舟子的起诉,因为万一方舟子败诉,那就意味着倒韩运动的夭折。所以,在“复出”的第二天,麦田转发了“折花哥”的一篇文章,《从契约的角度看韩寒与方舟子之诉》,并且称赞道:

“有道理!”(见:2012-1-30 22:50。)

那么,这篇文章有什么道理呢?这是它的摘要:

“质疑由麦田起,但是打假则是韩寒自己悬赏招标。从契约的角度看,方舟子是受要约方,其质疑、推论、结论,都是为了完成韩寒所订之要约。韩寒诉方舟子侵害其名誉权,实际上是在阻止方舟子作为受要约方履行合同内容,属要约方的毁约行为。”(见:2012-1-30 22:27。)

这样的“盗理”,相当于说:既然警察局悬赏捉拿杀人犯,我就有权利随便把一个人捆起来送去领赏。如果警察局因为我抓错了人而把我抓起来,那就是“毁约”。最奇的是,韩黑头子方舟子也和麦田一样认同“折花哥”的“盗理”,所以他才会转发这篇文章,并且装疯卖傻般地问道:

“各位法律达人,我是不是可以反诉韩寒毁约?”(见:2012-1-30 23:26。)

进入二月之后,因为方舟子的“文本分析”几成笑柄,让韩黑们大失所望,所以,“折花哥”又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到底质疑韩寒什么?为什么质疑?》。该文前半部分是要证明“扳倒韩寒”的合理性、正义性;其后半部分就是提出“扳倒韩寒”的战略战术。(见:2012-2-4 23:37。)尽管这个韩黑在发帖子之时已经把这篇文章@给了方舟子,但是,很可能是怕方舟子嫌他人微言轻不予重视,不如他这个“首义元勋”的面子大,所以麦田发帖子给方舟子,推荐说:

“这篇文章说的内容以及思路,@方舟子应该仔细看看啊。”(见:2012-2-5 03:57。)

方舟子为什么“应该仔细看看”这篇文章呢?显然是因为它给方舟子指点了迷津,让他跳出“文本分析”的怪圈:

“现在挺韩派的逻辑基本上是这样的:代笔?证据呢?没有证据就是诽谤!就是迫害!


“于是方舟子及其考据派的支持者们,就在这一逻辑怪圈里迷失了。是啊,证据呢?实打实的证据,你跟丫说证据链,说逻辑推论,都没用啊,面对非正常思维的人类,正常人类显得很苦逼,很无奈。


“这时候,提醒一下方舟子及质疑派,到底要质疑韩寒什么?大家质疑的目的,是不是就是为了找出代笔人来?找出代笔的证据来?仅从公开发布的各种信息里,能否做到逻辑推理以外的实证?方法不是没有,但是,咱得先想想是为什么,不能杀敌三千自损八百,这种赔本儿的买卖咱不干。”(折花哥:《到底质疑韩寒什么?为什么质疑?》。)


麦田很可能不知道,方舟子当时有他自己的苦衷:他这个“打假斗士”不同于那些网络光棍,拿不出证据,他的那块“打假斗士”招牌就相当于窑子铺门前的那面“贞节”幌子了。

在推荐了“折花哥”的文章九个小时之后,麦田再次向方舟子提出“建议”:

“建议@方舟子可以从这个角度质疑,而不只是咬文嚼字抓细节。细节固然重要,但整体大局也很重要。”(见:2012-2-5 11:44。)

被麦田推荐的那个帖子已被删除,所以,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麦田所说的“这个角度质疑”到底是啥。不过,根据他的“细节固然重要,但整体大局也很重要”,则我们知道,麦田还是在劝方舟子要跳出“文本分析”的窠臼,“顾全大局”。所谓“细节”,就是“代笔证据”;所谓“大局”,就是“倒韩”目标。所以,韩黑“曹凡”对麦田的建议举双手赞同:

“赞同麦田君的建议。我也觉得方舟子可以适当改变策略,不要纠结于小事小节。因为那些东西往往是见仁见智的,而大局观容易获得共识!”(见:2012-2-5 11:50。)

前面提到,方舟子进入“寒战”一周之后,他的那些肮脏丑恶的历史就开始在新浪微博持续发酵:从他本人的抄袭到他老婆的剽窃、从他的以假打假公报私仇到他借贴身律师彭剑之手骗捐逃税,其腐臭至今弥漫在新浪微博上空。方舟子的丑闻在“寒战”期间的大爆发始于2012年1月25日。当时,有个叫“亭林镇合唱团”的新浪微博用户提供了《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2011年终版)》的网页链接(见:2012-1-25 09:55)。同一天,网友“jrry86”也把我的《方舟子〈国子的监狱〉一文抄袭吴晗〈朱元璋传〉》制成长微博转发到新浪微博(见:2012-1-25 10:37)。这两个帖子都被转发了成百上千次,可是,号称“好奇”、“求真”的麦田却和全体方粉韩黑一样,对着它们装瞎、装聋、装哑,只有李丽转发了“亭林镇合唱团”的帖子,说那是“团队出击了……”。(见:2012-1-25 14:08。)是不是“IT业人士”麦田对抄袭问题不那么敏感呢?恰恰相反:早在天涯时代,麦田就曾为一个叫“沧然泪下”的网友的抄袭问题吵翻了天,发了上百个帖子(见“麦田1999”的发帖记录)。也就是说,麦田对方舟子的抄袭问题视若无睹,是典型的选择性失明。


“装聋作哑是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
“寒战”期间,《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在新浪微博被方黑韩粉们转发了上千次,但打着“求真”、“理性”的旗号质疑韩寒的麦田却一直对它们视若无睹,充耳不闻,连屁都不放一个。


从2012年1月底开始,显然是因为方舟子臭不可闻,方粉集团策划了一轮造神运动,其主要内容就是炒作方舟子的“语文状元”、“反叛诗人”、“互联网先驱”这些伪造的历史;其目的,用方舟子自己的话说就是:“推倒韩天才是为了树起方‘天才’”。(见:2012-2-10

20:21。)明显是这轮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叫“大脸猫花栗鼠”的方粉,极可能是“方家军”的一个小号,在1月31日发了一个题为《我被理想主义者方舟子感动得稀里哗啦》的长微博,其内容是方舟子在大学期间写的一些书信。(见:2012-1-31 15:19。)不到一个小时,麦田就转发了这个帖子,并且评论说:

“看了这些信,更理解方舟子了。。。‘会有那么一天’是杨庆煌的歌。。。呵呵,今天微博真是怀旧80年代啊。”(见:2012-1-31 16:14。)

两天后,“大脸猫花栗鼠”的那个长微博再次被人发出,麦田于是把它又转发了一遍。(见:2012-2-2 20:15。)


方粉韩黑齐奴力,扳倒韩寒竖方神
对于麦田来说,“挺方”和“倒韩”是“一件事”,所以,他才会一再告诉别人:“一次就做一件事”、“一码事是一码事”。上图为麦田参与塑造方神的两个帖子的截图。类似的帖子,麦田转发了无数个,但它们后来大多被麦田删除了。


好笑的是,当有人指责他“你现在就转转别人微博上那些对你们有利的言论,旁边加句不痛不痒的P话”时,麦田作出天真无邪的表情说:

“不是啊,我也转了支持韩寒的言论。你翻翻看。。。我转发的标准在于我觉得是否值得转,倒不一定在于支持或质疑韩寒。”(见:2012-2-1 01:02。)

确实,麦田在第一次“复出”期间曾竭力装扮成“理性”的样子,转发过一些韩粉的帖子。也就是因为如此,有韩黑总结说:

“返场后的麦田最大的特点有二,一是理性,二是没再写技术质疑贴。”(西红不柿番茄:《〈龙战·寒舟〉人物篇——麦田》,原网页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04-14 13:58:55。)

不过,麦田“理性”得非常有分寸,那就是绝对不能伤方舟子的筋、动方舟子的骨。1月30日,方舟子又是爆“猛料”、又是冒充福尔摩斯,发表《两封奇怪的韩寒家书》一文。(见:2012-1-30
13:13、2012-1-30
14:31。)对此,新浪微博认证为“哈佛肯尼迪学院公共政策研究生,原费正清中心访问研究员任意”的韩黑“兔主席”评论道:

“这篇文章也没有一个论据是有意义的,极其的weak。其实支持韩寒的人不要去做最坏
的揣测,去诛心,去‘有罪推定’,说别人都是恶意的。要相信大多数人都是有正常理智和逻辑、能对基本是非做出判断的。人开始质疑就是因为遇到了难以解释的问题。而我认为下面这篇文章列出的问题不在其列”。(见:2012-1-30 13:40。)


麦田在转发这个帖子时这样评论道:

“完全同意右边”。(见:2012-1-30 13:44。)

事实是,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特别是所谓的“文本分析”,从头至尾、自始至终都是这样洞百出的构陷(已经证明,见亦明《偷盗坑唬骗:方舟子“分析”韩寒〈求医〉一文的招术》、《一种寄生虫引起的连环抄袭案: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七封公开信》;还将继续证明,后详),但是,麦田对方舟子的“批评”也仅限于这样的随声附和。实际上,到了一月底,方舟子已经把他所能够想出的阴招儿、损招儿、坏招儿、邪招儿全部都拿了出来用于构陷韩寒,诸如造谣说韩寒动用水军、韩寒的妻子是新浪编辑、韩寒受中国政府保护,直至恐吓韩寒的支持者、甚至伪造证据,等等等等。但是,麦田对此全都视若无睹,并且“认真的说”:

“我认为方舟子目前的质疑,还是‘合理质疑’范围;但是他的一些质疑是无效的——比如一些咬文嚼字的地方,韩寒的解释是合理可信的。”(见:2012-2-1 01:37。)

如果你以为麦田的后半句话是对方舟子的批评的话,那你就中了麦田的圈套了。麦田那半句话的意思是,方舟子对韩寒的打击还不够稳、准、狠,所以才需要他麦田这个“战神”重新加入战局,助方舟子一臂之力。而麦田后来也确实是这么说的:

“我愿意复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帮助方舟子……。”(麦田:《致方舟子:衷心希望你能灭“小我”,存“大我”,自我提升》。)

实际上,为了“帮助方舟子”,麦田已经到了装傻子、扮矮子地步。和麦田一样,方舟子在进入“寒战”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说出他质疑“韩寒”的社会意义究竟何在。但是,2月3日,方舟子却在当时他在中国媒体的唯一窝主──我称之为“方舟子的匪窟贼窝”──《新华每日电讯》上宣称,他质疑韩寒的目的是“避免更多青少年被偶像误导”。(田朝晖:《就“韩方之争”分别对话当事人》,2012年2月3日《新华每日电讯》。)显然是为了配合这一高论,一个叫“大罕”的方粉发了一个长微博,题为《试论方舟子与麦田质疑韩寒的异同》,文中有这样一句话:

“本人之所以关注方韩之争,是因为后者在大中学生的影响极坏,让一些学生理直气壮地有不学习的理由。”(见:2012-2-17 13:53。)

而方舟子则马上顺杆儿爬,装模作样地说:

“这一阵不少教师、家长都向我表示过类似的意思,也是我坚持要把这件事穷追下去的动力之一。”(见:2012-2-19 20:39。)

见此,早在6天前就已经宣布“第二次退出”、但还没有第二次“复出”的麦田马上低声下气地“自我批评”道:

“我在此事上,格局比方舟子先生低很多——我一直没太认真当回事,仅仅是自己的好奇,没想到太多社会责任。也因此,方舟子才让我非常佩服。”(见:2012-2-19 21:04。)

前面提到,早在“寒战”爆发之前半个月,麦田就曾说自己之所以“一直盯着韩寒和罗永浩”,是因为他们“形成了‘偶像崇拜’”,而“‘偶像崇拜’绝对是反智的”。这岂不比方舟子那个狗屁不通的“不学习”高大上得多吗?所以说,为了扳倒韩寒,麦田宁可首先把自己扳倒,然后跪在地上给方舟子溜沟子。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麦田“质疑”韩寒的目的就是要“倒韩”。


粉不顾身
为了粉饰方舟子构陷韩寒的行为,麦田不惜自贬身价,给方舟子当吹鼓手、马前卒。


五、草草收场

2月9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宣布:

“今日正式立案:2012年2月3日,我院收到韩寒诉方是民(笔名:方舟子)、刘明泽名誉权纠纷及侵害作品署名权纠纷的起诉材料。经审查,我院于2012年2月9日正式立案。 ”(见:2012年02月09日18:21。)

消息传来,麦田又发声明了:

“声明:1,我不认识刘明泽;2,据网友说刘明泽是上海普陀区人,微博O上海刘明泽
之所以起诉@方舟子
加上刘明泽,是为了防止管辖权异议,确保案子在上海审理。不知名的一直是微博转发为主的上海刘明泽先生成了被告;3,支持方舟子合理质疑。方舟子如败诉,我会为之承担部分赔偿费用”。(见:2012-2-9 23:01。)


显然,在麦田的潜意识中,方舟子倒韩是在为他麦田当炮灰,所以从“道义”上讲,他麦田有责任“为之承担部分赔偿费用”。可笑的是,就在麦田主动要为方舟子捐款之后不久,方舟子在中国诈骗钱财的机器,即那个所谓的“安保资金”,变成了众矢之的,直至成为全国新闻。此是后话。

普陀法院立案的第二天,新浪微博用户“陶鑫良”发帖子说:

“受韩寒委托作如下说明:韩寒一直明确只追究方舟子的侵权责任。不起诉麦田。不会追究第二被告刘先生,也不会有具体网友受困扰。将依最高院名誉权纠纷管辖规定,撤换至金山区法院集中起诉。谢谢大家关心。”(见:2012-2-10 12:24。)

至此,麦田“第一次复出”的“理由”已经不复存在。

前面提到,虽然麦田自以为是倒韩第一功臣,但在韩黑帮中,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力。这是因为,除了因为“进进出出”而信誉扫地之外,方粉韩黑之所以倒韩是为了挺方、韩黑们之所以倒韩就是为了发泄仇恨,而方舟子的参战使麦田成为可有可无、无足轻重之辈。所以,麦田在“第一次复出”之后,除了遭到人们无情的、反复的嘲笑之外再就一无所得。例如,1月29日半夜,有人这样质问那些韩黑:

“当然,有人会质疑到底,永远不会认输。但韩寒目前出示的材料,难道没有解决他们任何一项质疑吗?如果有人说,OK,这几项算我看错了,还有另几项请韩寒回答。我会承认这是个诚实的质疑者。”(见:2012-1-30 00:04。)

新浪微博大V“宁财神”的回复是:

“这个诚实的质疑者就是麦田,零成本道歉,骗完粉之后完美收官,一看被告,又窜出来了,期待下一次道歉~~~”(见:2012-1-30 00:58。)


麦氏笑饼

6天后,有人在麦田的一个帖子后面评论说:

“世界最短笑话 麦田”。(见:2012-2-5 05:44。)

而就在麦田的“2·9声明”下面,有人这样质问麦田:

“麦田。你重新出来嚷嚷的原因是‘韩寒控诉我’。你因为这个大声的质疑韩寒结果到头来是你自己的被害妄想症。现在呢。别装做什么都没有讲过。你不是应该再次因为‘厚道’离场了么。”(见:2012-2-9 23:15。)

麦田即使脸皮再厚,也很难承受如此的折磨。所以,到了2月13日,也就是在“复出”了半个月之后,麦田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今日开始,我的微博主要发互联网相关内容;人文内容会大幅度减少。如关注我的网友不太习惯,敬请取消关注,谢谢。另,非常欢迎网友对我的微博关注和讨论 (我设置是‘真实用户可评论’),但请网友不要发表不相关评论,谢谢。”(见:2012-2-13 12:17。)

这大概就是麦田扳着手指头计算的自己“第二次隐退”。【据麦田的老冤家夏岚馨后来说,麦田曾经透露,他“曾经在第一次复出后和韩寒私下沟通,并达成再次退出的协议”(见:夏岚馨《十问麦田》,倒韩网,2012/09/13 08:34:56),但我没有发现麦田对这一指控的答复。】


默默无闻的“第二次隐退”告示
麦田在2012年2月13日发表的“第二次隐退”告示,上图为该告示及几个评论的截图。


可笑的是,在当时,不仅没有谁把麦田的“第二次隐退声明”当回事儿,连麦田自己也没把它当回事儿。就在麦田发表“第二次隐退声明”的当天晚上,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发帖子说:

“稍微懂一点文学的人都知道,迄今对韩寒‘代笔’的所有分析,荒谬绝伦,只能骗骗外行。我对韩寒并非全部认同,但我绝不相信‘代笔’指控。这种信任,来自我多年来对韩寒文字风格的熟悉,来自我对青年文化的观察,来自不同渠道亲身接触韩寒者对我的陈述。如果代笔者能明确被锁定,我将永远退出新浪微博。”(见:2012-2-13 20:15。)

已经“二退”了8个小时的麦田马上就“复出”了:

“‘我敢用脑袋担保照片为真’,周正龙老师掷地有声的说。。。‘永远退出新浪微博’,我擦,严峰老师,您太没魄力了!”(发帖时间:2012-2-13 21:13。)

这是严锋的反唇相讥:

“我确实没有你出尔反尔的魄力”。(见:2012-2-13 21:18。)

这是麦田的回复:

“您怎么也成复读机了?难道不知道我是被拖进来的吗?不过现在已经休战了。我就看个热闹,比如看你赌咒发誓啥的。”(发帖时间:2012-2-13 21:20。)

滚刀肉
麦田在宣布“第二次隐退”、“休战”之后还不到十小时,就开始攻击“韩粉”严锋。


“第二次退出”的第四天,麦田第一次在新浪微博推介自己的“宝宝淘”:

“宝宝淘网站(www.baobaotao.com)是一家专注于母婴亲子领域的社会化电子商务网站。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创业项目,我们寻找勇于挑战的优秀人才加盟。工作地点在北京(上地附近),招聘职位有php开发工程师、前端工程师、推广运营经理等等。详情点击:O网页链接 (请朋友们帮忙转发。谢谢)”。(见:2012-2-16 13:34。)


“下雨天打孩子”
麦田对韩寒的打打停停、在“寒战”期间的进进出出,与他的商业运作有着非常密切的相关关系。麦田后来承认:自己“是专业人士”,只有“下雨天才打孩子”。(见:2012年11月15日 00:48。)(截图来源:2011.12.22 20:34:002012-2-16 13:3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真”发生过泄漏
2019: 宋诗解(7)
2018: 世界新闻自由日:言者无罪
2018: 436 魔戒不能给任何人,权力的基础是信
2017: 世界新闻日:辛可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演讲
2017: 彭运生谈艺录(24)
2016: Kant -3
2016: 英语教育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