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怀念舒乙——我和他的一段交往的往事
送交者: 京都静源 2021年04月21日09:55:18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刚刚得知,舒乙死了!我想写几句话,表达我对他的怀念。

京都静源  教授/文学博士

先声明,我和他没有太多的私交。

我认识舒乙,是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那是他出任馆长。当时的现代文学馆,办公地点在海淀区靠近紫竹院公园和石刻博物馆附近的一个寺庙内,正巧当时我的单位也在那里租房办公。我们每天见面、吃饭和下午洗澡都在那里。

甚至电话。

那时还没有手机,也没有大哥大。只有老式的有线电话,号码有限。我的单位的号码和舒乙的办公室电话是同一个号码。如果我接了找他的电话,我习惯说“请再打一次”,下次电话铃响起,我不接电话就可以了。同样,找我的电话他先接了,也是这样处理。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相安无事。

那个时候,我们每天见面,相互点头微笑,问候一声。下午下班前一定去洗澡。那个洗澡的地方是一间房子临时改建的。男女通用。一般见门口的牌挂着是男还是女了。基本上下午三点到四点半是女性专用。男性大致在五点去洗澡再回家。我也多次也五点钟以后和他在浴室坦障嘁姟R彩菃栆季洹敖裉旃ぷ鬟好吧?忙不忙?”之类的。

有一天下午,舒乙突然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颇为意外。他告诉我:“你来我这里接个电话,有人找你。”于是,我和他一起来到他的办公室,拿起电话,对方是我那时的女朋友。电话完了之后,我和舒乙一起闲谈几句。他告诉我:“最近现代文学馆内有人冒领了别人的稿费,单位很重视,问你们单位是否有过这样的事?”那时通过邮局邮寄稿费,取款时出示工作证就可以。检查也不仔细。结果出现了冒领他人稿费的事件。

邮局出示了领款人签字,而那个人则根本没有领过,也不知道有汇款单。肯定是现代文学馆内部的人冒领的。那时信件和汇款单全放在传达室内的桌子上。自由认领。

我这才明白原来文人的贪心竟是如此自私和无耻。

通过接电话,我和他逐渐熟悉了起来,不再只是见面打招呼。我也时常去他的办公室拜访他,闲扯一些文坛的事情。后来,我从该单位辞职,出国留学。我和他的交往就到此而止了。听说他们现代文学馆后来搬迁到了东四环外。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匆匆写出此文表达一下,我对他的怀念。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椓人
2020: 净界法师:参禅与念佛对临终的影响
2019: 我对几个中国成语的一点疑问
2019: 758、耶稣是彻底的无我者
2018: 【天降佛寶舍利】展
2018: 彭运生谈艺录(206)
2017: 这个坛子有人谈老庄。。。
2017: 彩色胶卷拍下文革期间的中国(zt)
2016: 黑乎乎的:试解心经
2016: pifu01:家里的桌子和儿时的课桌: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