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八章 麦田的“五重出”(一)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2日13:18:43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阮鹏(麦田)构陷韩寒始末 亦明_ 于 2021-05-02 11:33:21

第八章 麦田的“五重出”



显然,麦田在说出“现在说出来,放下这个心结,整个‘方韩事件’对我就全部结束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结”根本就没有放下,而“整个‘方韩事件’”对他来说也远远没有“结束”,更不要提什么“全部结束”了。事实是,在那之后,不论是挺方,还是黑韩,麦田都登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一、丧家乏走狗

虽然麦田被方主子糟蹋蹂躏了无数次,但他对主子的赤胆粉心却一点儿都没变色。就在宣布“现在说出来,放下这个心结,整个‘方韩事件’对我就全部结束了”之前9分钟,麦田在新浪微博提了一次“谁支持木子美,谁就是反人类”帖子(见:2012-9-12 11:42);10个小时之后,他又提了一次(见:2012-9-12 19:58)。这是麦田当天在新浪微博发的唯二帖子。第二天,是方舟子出走搜狐的满月纪念日,麦田发了下面这个帖子纪念这一天:

“这件事情发生正好一个月。再次重申我的观点:1,新浪在此事的处罚上,非常不公平,对木子美(@不加v )的处罚畸轻;2,木子美的言论已经越过言论自由的底线,应该受到处罚。。。这两个观点,都和方舟子木子美吵架无关。”(见:2012-9-13 13:31。)

显然,麦田在说他的观点“和方舟子木子美吵架无关”时,其含义与他两个月前在转发韩黑倍魄的《论韩寒》时说“这篇文章,其实已经和韩寒方舟子没啥关系”是一样的,那就是它们与韩寒和方舟子都有关,只不过是我阮麦田刚刚发过誓,不再谈论“方韩之争”,所以我在谈论“方韩之争”时,它们与“方韩之争”无关──知道啥叫麦田怪圈了吗?

maitian_181.jpg

九死无悔阮麦田
虽然在搜狐微博遭到了方舟子团伙的无情羞辱,并且该刚刚在搜狐微博发誓说“整个‘方韩事件’对我就全部结束了”,但麦田一转身回到新浪微博,就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兜售他的那个“木子美反人类”帖子,并且为方主子离开新浪微博一周月明烛纪念。上图第一个截图来自麦田的搜狐微博,其他截图来自麦田的新浪微博,被删除的微博就是麦田炒卖方宝宝的帖子。


2012年9月19日,也就是在宣布第五次退出“方韩事件”的一周纪念日,麦田发帖子说:

“转发。白岩松最近接受铁杆‘韩粉’+‘方黑’李海鹏主编《人物》采访,结果曝出其说‘木子美把社会容忍的幅度拓宽了’。喏,大家看到了,木子美就这样‘拓宽’的。”(见:2012-9-19 12:27。)

原来,在《人物》杂志发表的对白岩松的采访中,记者问他“如何看待”韩寒、木子美、方舟子这三个人。这是白岩松对这三个人的看法:

“韩寒很不错。他能发出声音,而且这声音不仅仅跟自己有关。我们不是韩寒多,是太少了。他起码独立,不依附权利、利益和父母。很重要的一点,他也在成长。比你想象的成长速度要快,扮演着他该扮演的角色,这就够了。”

“木子美把社会容忍的幅度拓宽了,我自己不喜欢不重要,用自己的能力接着走人生的路,OK吧,没什么可做道德评价。”

(沉默5秒)“我们可以换一个话题吗?”(林天宏、张卓:《〈人物〉问白岩松:怎么做一个既得利益者?》,《人物》,2012年9期81-91页。)

你如果知道在羊角锤击案爆发后,CCAV的“新闻1+1”曾做过一期节目,叫做《从抄论文到抄家伙》,而方舟子还曾特意发广告说“今晚9点半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白岩松将评论肖传国落网,有对我的电话采访”(见:2010-9-23 16:27),则你就应该知道白岩松在方舟子心头的分量。所以,白岩松在两年后对方舟子的“沉默”相当于在释放一个超声波,它马上就把方舟子的醋坛子给震了个稀巴烂──方舟子立即率领残匪对白岩松展开了长达半个月的群攻死咬。这是他的发令帖:

“白岩松赞扬韩寒‘独立,不依附权力、利益和(父亲?)’,赞扬木子美‘把社会容忍的幅度拓宽了’,避谈方舟子。这个央视评论员可能刚从火星上回来。”(见:2012-09-18 14:36。)

而麦田的那个帖子,就是对方主子号令枪的响应。或者是因为对白岩松有所顾忌,或者是因为对李海鹏的仇恨更大,麦田于是给后者贴上了“铁杆‘韩粉’+‘方黑’”的标签,好像这两个标签比“方粉”、“韩黑”还要下贱、还要邪恶似的。

maitian_182.jpg

疯狗咬人
因为白岩松不愿意谈论或者不敢招惹方舟子,方舟子及其手下暴徒在搜狐微博对着白岩松狂吠了半个月。而刚刚被方舟子踢过咬过的麦田则不计前嫌,在新浪微博与方主子遥相呼应。


10月2日,麦田发帖子说:

“今天微博很多关于拿重庆的事情来造谣@方舟子的内容,这是最无耻的‘抹黑’。比如那个@陈村你自觉点,都已经‘存盘’在先,别再丢脸了。”(见:2012-10-2 23:23。)

麦田所谓的“造谣”、“抹黑”,是指博讯网一篇文章所说的薄熙来曾指使方舟子“再接再厉”、“‘勇敢地’捅一下马蜂窝。”这个消息马上以被《世界日报》、《苹果日报》等海外媒体正式报道,并且被传入新浪微博。也就是说,麦田当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那个消息是“谣”。但是,“为主分忧”的惯性思维、“挺身护住”的生物本能让他马上造谣说那是谣言。这是陈村对麦田的反唇相讥:

“这小爬虫被方奇芭掌脸后舔菊自安,来老汉我这里找投名状?你好好道歉,道歉控别忘乎所以自虐为快,在家当父亲,出门勤鞠躬。我德高望重就不掌你脸了,你自己打两下庆祝国庆吧。”(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10-3 01:03。)

到了第二天,10月3日,方舟子在搜狐微博发表《关于南京大学教授、复旦大学研究员顾肃散布谣言搞迫害的声明》(见:2012-10-03 09:44。)10分钟后,这个声明被方粉“上善嵶水”转发到新浪微博(见:2012-10-3 09:54)。该粉至今只有不到四百粉丝,该帖至今只被评论了不到二百次、转发不到四百次,而麦田一人就评论了三次、转发了两次:

“这种政治谣言迫害,实在非常可耻。敦请@顾肃@陈村等人,出来向@方舟子和被其误导的网友公开道歉。”(见:2012-10-3 11:54。)

“尤其是@顾肃,他的自我介绍写道:‘关注公共事务,天生的政治动物。追求公正、平等、自由的普世价值’——就靠传播谣言来追求‘普世价值’?!如果不道歉,你的政治人格就破产了,先生!”(见:2012-10-3 12:16。)

那么,顾肃到底散布了什么“政治谣言”呢?原来,他曾发过这样一条微博:

“薄利用文人为其政治服务的计划被揭。据称他的人曾接触某打假斗士,希望他‘捅一下马蜂窝’,为其倒阁计划服务。其理论基地乌有之乡的很多左派人士都收到薄的资金和封官许愿。孔、司收了钱并受命打击薄的一些竞争对手,某主编也被许愿薄上台后接掌某大报,司则将任宣头。一些海外文人和网站亦被收买”。(转引自方舟子:《关于南京大学教授、复旦大学研究员顾肃散布谣言搞迫害的声明》,见新语丝2012年10月2日新到资料。)

“美国华侨”方舟子为什么不说博讯网、《世界日报》、《苹果日报》这些新闻媒体搞政治迫害呢?显然是因为他不敢;而手握两个“打假基金”的方舟子之所以不敢打这些海外媒体的假,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人家报道的消息是“真”。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方舟子才会拿顾肃当软柿子捏。实际上,不要说顾肃的帖子没点方舟子的名字,即使点了他的名字,那也不是造谣,更谈不上什么“政治迫害”。原来,就在发声明“辟谣”之后40天,方舟子果然不负主子所望,真的到美国之音“捅了一下马蜂窝”。(详见亦明《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二、溷兮龟来,螃蟹蛤蟆》。)总之,博讯的那个消息既不是“造谣”,也不是“抹黑”,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而方舟子说顾肃“散布谣言搞迫害”则是赤裸裸的政治讹诈。果然,顾肃被吓得不仅删了微博,他还再二再三地向方舟子道歉。(见:2012-10-5 10:19、2012-10-5 10:22、2012-10-5 10:30。)而就在顾肃删除微博之后,麦田仍旧继续传播“顾肃造谣”的谣言:

“这条关于方舟子的谣言,最先造谣的@顾肃已经删微博了。陈村老师还准备继续转发‘存盘’吗?”(见:2012-10-3 23:09。)

也就是说,麦田在被方舟子一脚踢出方舟科邪教的大门之后,他仍旧心甘情愿地给方舟子当走狗和帮凶。

maitian_183.jpg

政治打手方舟子
2012年10月3日,海外报纸《世界日报》和《苹果日报》都刊登了来自博讯网的消息,指称薄熙来要求方舟子“捅马蜂窝”。11月13日,方舟子果然跑到《美国之音》大肆造谣。

maitian_184.jpg

丧家的政治打手的乏走狗
麦田在被方舟子百般羞辱赶出搜狐微博之后,仍旧无怨无悔地为虎作伥,逼迫南京大学教授顾肃两次为自己传播准确信息道歉,并且借机以此要挟自己的老冤家陈村。


在帮助主子取得了对顾肃的全胜之后10天,麦田又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转最新@方舟子微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下属‘天使妈妈’基金与肖传国勾结,花善款5万元将患儿送入魔窟做骗人、害人的肖氏手术,这些人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天使妈妈’基金网站公布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会向深圳神源医院转款电子回单’: O网页链接 cc@作家陈岚”。(见:2012-10-15 12:12。)

六天后,因为押沙龙发微博呼吁“爱国的父母不用急着让孩子仇恨日本”,麦田就又拉着押沙龙的女儿把话题往方舟子身上扯:

“说得好!然后转过头,你就教你的女儿仇恨方舟子。呵呵。”(见:2012-10-21 23:32。)

半个月后,“三联骗子”袁越宣布方舟子祸得“John Maddox科学贡献奖”(见:2012-11-7 08:45),也就是李丽所说的那个“转基因推销大奖”(见:2012-11-7 15:59)、我说的那个“英国野基奖”(详见亦明《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十、大不劣癫,啊美丽奸》),麦田赶紧屁颠儿屁颠儿地上表祝贺:

“祝贺@方舟子,土摩托的推荐也挺棒。”(见:2012-11-7 15:56。)

一周后,麦田发帖子说:

“转发。。。这条微博,到今天正好转发了3个月。这3个月,每一天都转了,一天不差。我兑现了在文章中的承诺。。。坚持做这件看似无聊的事情,主要是一种‘表态’:1,新浪微博管理者乐于‘人治’,乐于以自身的价值观操控舆论,缺乏社会责任感;2,木子美@不加v极端自私,卑贱得令人可耻。。。over。”(见:2012-11-14 13:01。)

麦田这是在说他的“谁支持木子美,谁就是反人类”帖子。麦田没有说的是,他的那句“我不再更新微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作废的。

问题是,为什么一个有头有脸的“骨灰级网虫”、一个人五人六的“网络公司CEO”要这么没皮没脸地、没羞没臊地粉一个网络恶棍呢?答案很快就会被麦田给出。

二、落水露齿狗

与在恶棍方舟子面前的低眉顺眼、摇头摆尾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麦田在韩寒父子面前完全是另一副德行:张牙舞爪、呲牙咧嘴、咆哮吼叫。而就像是在被主子踢了之后他也一直没有停止转动自己的舌头舔主子一样,在宣布“整个‘方韩事件’对我就全部结束了”之后,麦田也一直没有停止对韩寒父子的撕咬。

在“第五次退出”之后,麦田第一次重提“韩寒”二字,是这个帖子:

“因在一个互联网话题中,@Fenng @tinyfool 等微博爱好者突然提到无关的‘方韩事件’。借此我表明自己态度:1,我认为韩寒是‘假货’的观点,从当时到现在,从无改变,将来也不会变;2,我如何看待韩寒,与我所做的互联网无关;3,业界不大,没必要交恶;但如果非要为了韩寒而攻击我,you are free”。(见:2012-9-24 17:19。)

麦田在“五重出”之后第一个@韩寒的帖子是这个:

“中午的时候,我看到有网友说,这个关于‘文艺复兴’的访谈,不要在新浪提过于难堪的问题,比如‘延安’啥的,要不@韩寒不出来了。当时我还笑那个网友夸张。呵呵。不过这条微博,确实令人莞尔。[呵呵]”(见:2012-9-29 16:34。)

当时距离麦田的“第五次退出”只有17天。虽然那条被麦田评论的帖子已被删除,所以我们无法知道麦田到底为啥“莞尔”,但仅从麦田在当时仍旧紧紧抓住八个月前的那根“延安”稻草不放,你就可以知道,在麦田的心田,一直燃烧着一股针对韩寒的怒火。

如果说上面这两个帖子还只能说明麦田是在间接地重新进入“方韩事件”的话,那么,下面这个帖子则是他的直接进入:

“值得肯定的行为。。。日本青年公知这做派,比中国青年公知强太多了!@韩寒同学,过来学习一下。”(见:2012-10-31 21:53。)

原来,新浪微博认证为“主持人、媒体评论员、专栏作者”的日本媒体人“加藤嘉一”刚刚因为学历造假问题而发表了一个道歉声明,而麦田则利用这个机会顺手黑了韩寒一把。此时,距离麦田的“第五次退出”正好50天。这是那个帖子的第一个评论:

“你他妈大SB,你们教主都被骂到搜狐微博了,甚至跟你公开闹翻。你之前也承认自己冤枉了韩寒。现在还这么无耻的往人身上浇粪。你他妈应该先向学习一下怎么给人道歉。”(发帖时间:2012-10-31 21:57。)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五重出”的口子一开,焦灼麦田心头的那股怒火也就如同找到了突破口的地下岩浆一般,浩浩荡荡滚滚喷出。与麦田一样,韩黑女政委彭晓芸也利用加藤嘉一事件来黑韩:

“一直有朋友乃至师长对我那么执着坚持打中国偶像作家韩某的假感到不解,各种劝告,好言到威慑的均有,这里一并答复了,我也不想耗费那么多时间,一开始就是以为今天揭露了,即便不像加藤那样快速反应,最多一两周内就会致歉,结果我低估了中国式的造假者,活生生耗费大半年时间,2012都快过去了。”(见:2012-10-31 21:18。)

这是麦田的评论:

“同样如此。我原来以为就春节前那么十几天的事情,没想到耗了大半年。。。但我们低估的不是‘中国式造假者’,而是‘中国式文人’。当下,中国文人只有口舌,几无良知。”(见:2012-10-31 22:04。)

彭政委的帖子被转发、评论了上千次,而麦首义的帖子只被评论了30次。这是其中之一:

“小人就如同一个正在烧的煤炭,你碰他,他就会火心四溅,不碰他,自然就会熄灭。而你,只不过是一坨大一点的煤炭,韩寒不理你,你却自娱自乐有些日子了。望你燃烧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哈。@麦田”。(发帖时间:2012-11-2 00:01。)

这是时刻关注“中国文人的良知”的“IT业人士”麦田的回答:

“ 下雨天打孩子,时不时就会敲打一下。放心,我会让你爽的。”(发帖时间:2012-11-2 00:05。)

那人回答道:

“哈哈哈,来吧,麦小人,放你来咬我~”(发帖时间:2012-11-2 00:07。)

这是麦良知的答复:

“咬你妈逼。”(发帖时间:2012-11-2 00:07。)

maitian_185.jpg

憋坏了
2012年10月31日,麦田在自我幽闭了50天之后,终于第五次“复出”,而他在复出之后的最拿手好戏就是“咬你妈逼。”


2012年11月18日,麦田转发了新浪微博认证为“漫画家”的铁杆韩黑“地瓜熊老六”的下面这个帖子:

“有图有真相!@路金波新书《它们》涉嫌造假真相!原价26块钱的破书《恐龙专家》,挂上猪头@韩寒,换个新名字《它们》,竟然敢卖出禽兽价398元!路金波知道你是奸商,没想到能这么黑,赤裸裸地把韩粉当傻逼强奸完了,还让他们掏钱!你敢让那个二傻子主编韩寒出来谈谈这两本书的不同吗?!”(见:2012-11-18 10:38。)

显然,这个韩黑在当时根本就没有看到《它们》──据路金波说,该书“11月22日首发”(见:2012-11-16 10:46)──,但韩黑们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打假”了。这是麦田的评论:

“这两本书是否一样,还待考。。。但是,‘路金波+韩寒’模式忽悠了‘80后’将近10年,又开始准备忽悠‘80后’的下一代,吃定了‘80后’,而且都是打教育牌。”(见:2012-11-18 11:51。)

你如果知道蚂蚁网CEO阮鹏在蚂蚁约炮网倒闭之后创办“宝宝淘”、“妈妈淘”就是要吃完妈蚁吃儿蚁,你就会知道麦田上面这个帖子是怎么来的了。四天后,新浪微博认证为“知名模特,节目主持人”的“李艾”发帖子说:

“终于收到这本书《它们》,我只能说,吊爆了!美轮美奂,栩栩如生,文字简洁,却生动明了的进行了科普,我自己先看,还要留着给未来的娃看…(好的东西总会让人想得很远,并会激发起内心深处的渴望 )@韩寒主编,赵闯绘图,杨杨文字…@路金波”(见:2012-11-22 21:57。)

尽管这个帖子在新浪和搜狐微博各被转发了五百多次,并且,在搜狐微博还被方舟子批判性转发,但麦田至今还在假装看不到“它们”。这是路金波后来的澄清:

“两本书内容文字完全不同,而所用的恐龙图只有部分重合。《恐龙专家》是一本仅有几十张图、几十页的小开本图书,而《它们》是有200多幅图、364页、重达4.2公斤的全彩印刷‘大书’,成本、风格完全不同,何来造假?”(张杰:《韩寒主编科普画册〈它们〉定价398元》,2012年12月4日《华西都市报》。)

不用问,对于这样的“真相”,麦田的眼睛是永远紧闭的。对,韩黑的眼睛具有特殊功能,它们能够看到没有的东西,也能看不到摆在它们前面的东西。到底能看到啥、不能看到啥,完全根据那个东西能否黑韩来决定。让麦田和他的韩黑同志能够聊以自慰的是,据路金波透露,韩寒从那本书中得到的“稿酬”仅仅是60本样书──韩寒终于没有从《它们》赚到钱!“我们”的心血终于没有白白地浪费!!欧耶!!!

maitian_186.jpg

选择性残疾
2012年11月16日,路金波在新浪微博宣布由韩寒主编的《它们》即将出版。两天后,尚未看到这本书的韩黑们,包括麦田,就迫不及待地对这本书进行诋毁谩骂。该书问世之后,好评如潮。对此,这些韩黑们却假装自己是瞎子聋子哑巴。上图左上角为路金波的新浪微博截图;左下角为麦田转发的韩黑诽谤《它们》的帖子;右上角为李艾的新浪微博截图;右中为李艾的搜狐微博截图,其中黑框标记的截图为方舟子对李艾帖子的评论;右下角为当当网对《它们》一书评论的局部截图,显示该书的好评率高达99%。


三、摇尾乞怜狗

1、“终极铁证”

2012年11月17日凌晨三时许,著名韩黑“诗人郑祥琥”发表博文,题为《终极铁证: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竟然先发于韩仁均博客》(见:2012-11-17 03:13)。这篇文章的内容是说,韩黑们发现了一个匿名博客,经他们鉴定属于韩仁均。而就在这个博客上,韩寒的《谈革命》一文曾先于韩寒的博客出现──因此证明《谈革命》是韩仁均所写。郑祥琥的文章问世一小时刚过,麦田就转发了他的帖子,并且评论说:

“哈哈。其实即使没有这条铁证,韩寒事件发展到现在,还相信韩同学是文学天才的,要么是智商有问题,要么是为了利益。比如铁杆保韩的@押沙龙,不就混进了韩二团伙的‘一个’写作组吗?1+1=2的事情,非要说等于3,无聊透了。”(见:2012-11-17 04:18。)

一觉醒来之后,麦田第二次转发、评论郑祥琥的帖子:

“对一坨屎就没有必要再分辨成色了,只要看出那确实是一坨屎。”(见:2012-11-17 14:49。)

麦田之所以要对这个“终极铁证”显得那么漫不经心,并非因为他和所有的正常人一样,对韩黑口中的“铁证”一词早已麻木,而是出于他自己的私心。这是因为,早在“韩三篇”问世之初,麦田就作有两篇评论文章,即《韩寒2论》和《“公知韩寒”和他要的“自由”》。在那两篇文章中,麦田完全把“韩三篇”当作韩寒的亲笔之作,并且极力挑拨公众对韩寒的仇恨。也就是说,假如这个“终极铁证”是真的,那么它不仅相当于证明麦田这个世界首席韩学家在当初看走了眼,而且,它还证明,麦田、方舟子和所有韩黑在那之后的一切努力也都不值一钱,因为“终极铁证”的含义就是一证定乾坤。确实,吴丹红后来就说,在“终极铁证”之前所有的证据都是“捕风捉影”。(独家网:《【天天说法】 第二十二期:韩寒代笔,另类“顶包”?》,2012年11月28日。)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麦田对这个“铁证”的本能反应就是贬低它的意义,同时暗示韩黑们在“方韩大战”中早已取得“完胜”。

“终极铁证”出现之时,韩黑头子方舟子正受五毛报纸《环球时报》的资助,与其五毛同党司马南在以色列游山玩水。但是,见到这个消息之后,方舟子生怕倒韩的果实被别人抢去,所以他急匆匆地写了一篇题为《“韩三篇”为韩仁均所写的铁证》的文章,在搜狐博客上发表。(见:2012-11-17 14:39。)而就在方文发表之后,麦田对这个“铁证”的态度也来了个179度大转弯:他几乎是马上就将那篇文章转发到自己的腾讯微博(见:2012年11月17日 15:08),并且,在11月17日余下的时间了,他在新浪微博上将之转发了十多次。看看麦田用它来骚扰“韩粉”:

“再转给@押沙龙等‘韩粉’学习体会。”(见:2012-11-17 14:58。)

“那个喜欢向政府告密的@陈村,不来存个盘?”(见:2012-11-17 15:03。)

看看麦田煽动、裹挟韩黑逼迫新浪微博主编“老沉”推荐这篇文章:

“这条微博,新浪有义务推荐头条啊!哪怕只是为了中立平衡报道呢。大家说是吧?@老沉 你说呢?。。。支持的请转发,大家一起呼吁新浪客观中立。 ”(见:2012-11-17 16:16。)

总而言之,2012年11月17日是麦田“五重出”期间最忙碌的黑韩日子,在不到24小时之内他发了黑韩或黑“韩粉”的帖子至少17个,其中“韩寒”二字出现了23次、“韩仁均”三字出现了11次──这还不包括那些被麦田删除的帖子和那些不在主页上显示的评论。

那么,方舟子的这篇文章都说了些什么呢?这是那个傻头傻脑的“海外倒韩旗帜”石毓智的“归纳“:

“方舟子11月17日发表博文《“韩三篇”为韩仁均所写的铁证》,综述了自己和网友关于‘韩三篇’的一些分析。方舟子所说的‘铁证’归纳起来有以下两条:

“第一、《谈革命》在韩寒博客刊出之前41分钟就在fifh6602博客上发出,而此一博客从链接、邮箱、账号、五笔输入法等多方证据来看,都为韩仁均所拥有。

“第二、在fifh6602的《谈革命》一文中出现了‘历史曾经给过中国机会,如今的局面则是我们父辈的选择’,韩寒的博客中此文的‘父辈’改成了‘爷辈’。”(见:2012-11-18 10:02。)

事实是,方舟子拿出来的那两个“铁证”,第一个是铁杆韩黑“勤劳十点”发现的(见:2012-11-16 23:08),第二个是铁杆方粉“三思柯南”发现的(见:2012-11-17 01:50)。可是,方舟子在文章中竟然吝啬得对他们的名字提都不提,而只是谎称“我综合一下各位网友和我本人发现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证据”──由此可见他对这个“终极铁证”是多么的垂涎。而麦田当然知道主子又偷了教友的“成果”,但他一如既往地对之视若无睹,或者是认为那理所当然。

问题是,方舟子口口声声的“铁证”到底有多铁?答曰:它的硬度还不如一块臭豆腐。实际上,这个“铁证”不仅没能说服任何韩粉,它连韩黑都没能全部说服。这是石毓智的评论:

“这两条‘铁证’充其量能够得出这一结论:‘韩三篇’中的《谈革命》一文一定经过了韩仁均之手。但是,根据这两条证据,无法确证此文一定为韩仁均所写,更无从确定另外两篇文章也是出自韩仁均之手。”(见:2012-11-18 10:02。)

难怪当麦田兴冲冲地把这篇文章@给连岳时,他不仅被对方啐了一脸粘痰,而且还被对方一脚踢出门外──将他“拉黑“:

“麦田你自己玩,别@我,你搞了一年韩寒,就是把可能性当事实,搞下流的有罪推断。早点去做点正经事吧。”(见:2012年11月21日 22:09。)

确实,韩黑们从2012年年初就“铁证”、“铁证”地叫唤个不停,所以,到了2012年年底,他们嘴里的“铁证”就像是那个放羊娃嘴里的“狼来了”一般,早就信誉丧尽了──用麦田的话说就是:“对一坨屎就没有必要再分辨成色了”。况且,在千军万马众口一词地指控韩寒代笔十个月之后,这些韩黑才找出这么一条似是而非、可做多种解读的“铁证”,也凸显他们之心黑脑残。实际上,仅从简单的逻辑上来思考,就可知道方舟子的结论是多么的荒谬:既然韩仁均代笔韩寒就是要欺世盗名,他抽什么风、犯什么邪,要撰写“韩三篇”来“杀戮群众”啊?他得多恨韩寒才能那么做啊?难道他的本意是要“杀戮韩寒”?

其实,麦田本人也不相信韩三篇是韩仁均写的,就像他不相信《三重门》、《杯中窥人》是韩仁均写的一样。“铁证”出现的第二天,新浪微博认证的“《钱江晚报》高级记者曹婷婷”的“josphin婷”发帖子说:

“嘿嘿,其实我一直觉得韩的代笔应该就是他爹,其他人风险太大,一旦分赃不均就会被人爆”。(见:2012-11-18 13:55。)

这是麦田的评论:

“不只。韩寒有一些博客,煽情风格的,文字风格很统一,绝对不是韩仁均的文笔;而偏女性文笔,比较忧伤比较媚。”(见:2012-11-18 13:56。)

2、跪求救星

问题是,既然不相信方舟子的结论,麦田为什么要拼老命推销方舟子的文章呢?答案非常简单:对于麦田来说,只要能够倒韩、能够黑韩,什么“事实”啊、“真相”啊、“逻辑”啊都可以当成一文不值的狗屁给放了。也就是因为如此,麦田在2012年11月17日半夜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现在韩寒事件基本真相大白了。大家应该做点事啊,比如@方舟子能否牵头,大家一起搞个请愿书,请求各大网站不要为了点击率,而一直推荐所谓‘韩寒’的文章,误人子弟啊。美丽中国,从真实中国的一件小事开始!@韩仁均叔叔 @韩寒 ,你们同意吗?同意的请转发。[呵呵]”(见:2012-11-17 23:55。)

如果你还记得麦田在七个多月前的《再见,“韩寒”》中曾经宣布韩寒事件“现在真相已明”,而在过了二百多天之后,他却把“已明”的“真相”说成是“基本……大白”,你就知道麦田口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货色了。最奇的是,就在提出让方舟子“牵头”“搞个请愿书”之前24分钟,麦田在腾讯微博说:“其实我不太关注韩寒了”。(2012年11月17日 23:31。)显然,麦田使用的汉语词典是他自己编纂的。

不过,麦田上面这个帖子暴露了他无休无止没羞没臊地粉方的真实原因,那就是,在麦田的内心,有着一个“千年的期盼”,期望着方舟子有朝一日终将继续“牵头”来黑韩。

可惜的是,麦田的信誉不要说在方粉中早已荡然无存,即使是在新浪微博上残余韩黑中它也所剩无几──他的呼吁,“同意的请转发”,只招来了二百多转发,其中还包括骂他的:

“传说中的方狗?”(见:2012-11-17 23:56。)

“又一条方狗”。(见:2012-11-18 00:15。)

“你怎么不牵头呢?总黑人家方老师。你怎么不一天一转发了,难道木子美已经被渑之以法啦二傻子”。(见:2012-11-18 03:00。)

“你一刻不停的去维护方舟子,批判韩寒。那么你当初道歉是违心的吗?如果方舟子怀疑莫言有人代言,通过他那一套质疑韩寒的理论质疑莫言,你感觉有什么不同吗?对于方舟子引用最流行的一个称呼‘万丹了’比较好”。(见:2012-11-18 09:15。)

最奇的是,针对有人责怪他“每次你都把方舟子往前推”,麦田非常谦逊地回答道:

“各有所长啊。呵呵”。(发帖时间:2012-11-18 00:07。)

还有一个叫“柳上悔”的人对麦田的历史比较了解,评论道:

“老麦你那篇得意洋洋自述‘计拖方舟子入场’的博文把舟子吓着了,怎么今天又?不是故计复施吧 ”(见:2012-11-18 00:15。)

这是麦田的回答:

“就算‘故技重施’吧,但是对方舟子也是得其所哉啊。你不觉得吗?”(发帖时间:2012-11-18 00:23。)

有个叫“擎天革命柱”的人评论道:

“麦田先生最让人欣赏的,就是他对自己的判断力和影响力都有十足的自信,那种对坏人就要毫不留情坚决打倒的作风也使人非常敬佩。我觉得对韩寒不是什么各网站不合作的问题,是应该到他家去拔掉网线永远不许他和他爸上网才行。这样的义举也不需要方舟子,麦田老师能牵头多好哇”。(发帖时间:2012-11-18 01:26。)

麦田答道:

“嗯。我最近太忙了,没时间。 ”(发帖时间:2012-11-18 01:31。)

“擎天革命柱”:

“别呀,倒韩是大事,都花那么多时间了。最好把方老湿叫回来,新浪没他太寂寞了 他要不肯回来,麦老师得多担待些啊 ”(发帖时间:2012-11-18 01:38。)

麦田:

“ 你就去叫吧。哥睡了。傻逼再见。”(发帖时间:2012-11-18 01:40。)

有句俗话是:“喂不熟的猫,打不走的狗”。意思是说,无论一个人怎么善待自己的猫,它都对你若即若离,貌合神离;而狗则不同:无论你怎么打它怎么骂它,它都对你不弃不舍。而麦田对方舟子的忠诚,可以秒杀世界上任何一条忠狗。

maitian_187.jpg

麦田的呼唤,千年的期盼
在被主子踢出家门之后仍旧没羞没臊地舔了方舟子两个多月后,麦田终于暴露出了他舔方舟子的原因,那就是“只有方舟子才能扳倒韩寒”信念,所以,麦田的永久期盼就是方舟子重新出山领导韩黑。为此,麦田挑头向方舟子跪求。


3、祸福相依

可笑的是,韩黑们发现的这条“终极铁证”不仅没有对韩寒造成任何伤害,它还引起了韩黑的内讧。原来,当时方舟子正在周游世界,韩黑们群龙无首──麦田在韩黑们中的信誉之低,不要说当领袖,他连当领袖候选人的资格都没有,韩黑发黑韩帖子,几乎没有谁再@给他──,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网名“吴法天”)成了这帮人的领袖,在11月17日上午七时将郑祥琥的《终极铁证: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竟然先发于韩仁均博客》一文以《转载: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先发于韩仁均博客,元芳你怎么看?》为题发表在自己的新浪博客和新浪微博上(见:2012-11-17 07:28)。也就是根据这篇文章,任职《长江日报》的韩黑记者刘功虎写成《韩寒代笔事件又出新证据?“韩三篇”最先由其父博客发出》一文,发表在2012年11月18日的《长江日报》“文化新闻”版面。不幸的是,该文不仅画蛇添足般地配发了一张吴丹红的照片,而且该照片还有这么一条注释:“方舟子离开新浪微博后,网络红人吴法天举起了倒韩寒的大旗”。

前面提到,韩黑们在“寒战”中的最大恨事就是他们得不到传统媒体的支持。而在那帮自干五的眼中,传统媒体又具有官方和权威的意味。所以,对于这些韩黑来说,他们倒韩成功与否的“终极标志”就是他们的“发现”是否被传统媒体报道。也就是因为如此,当吴丹红转发了郑祥琥的文章之后,韩黑“免费写手”会押赌资五千元赌“此文不会在传统媒体上出现”(见:2012-11-17 18:25)。而当文章见报之后,吴丹红又是兴奋地发“号外”(见:2012-11-18 10:28),又是伸手向“免费写手”要钱:

“几乎全文内容都被平面媒体刊登了,右边你就愿赌服输吧,把钱打我卡上。 ”(发帖时间:2012-11-18 10:53。)

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方舟子干任何事情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加入“寒战”更是如此。事实是,在整个“寒战”期间,方舟子的重要“发现”几乎全部都是偷自其他韩黑,所以,当 “终极铁证”出现后,方舟子马上故伎重演,急匆匆地在以色列撰写《“韩三篇”为韩仁均所写的铁证》一文──他怕的就是有人先他一步把这个“桃子”摘走。而《长江日报》的报道不仅完全无视方舟子的文章,它还让吴丹红扛起了“大旗”,这让方舟子的那个薄玻璃做成的醋坛子如何能够承受得了。显然是对主子知根知底知冷知热,方舟子的“护法”虚逐子马上就开始撕咬吴丹红。三天之后,方舟子正式开咬吴丹红,是为“大旗之争”。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当时方舟子对吴丹红的仇恨要远远超过他对韩寒的仇恨。而“大旗之争”的直接后果就是韩黑的大分裂:大批韩黑方粉变成了“前方粉”,而这些前方粉在“变前”之后,把自己“黑韩”的绝大部分热情和精力,甚至黑韩的手段,都倾注到了“黑方”的事业之中──这也是韩黑李巍(“eprom”)总想把方舟子崩盘的功劳揽到自己的怀里的原因,因为他是真心地以为方舟子这棵大树的倒掉是自己的撼动导致的──他甚至认为那些在他之后变“前”的前方粉也是因为受自己的影响。

maitian_188.jpg

福兮祸所伏,害人必害己
2012年11月18日,韩黑报纸《长江日报》发表韩黑记者刘功虎的文章,率先把韩黑们发现的“终极铁证”捅进中国的平面媒体。该文含有一处错误(即
“1月15日”),证明它来自韩黑郑祥琥的《终极铁证: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竟然先发于韩仁均博客》。后来刘功虎给吴丹红发私信,承认“我是看了你的转发就匆匆写了那篇报道”。据他说,将“伪托”改为“委托”和照片注释“方舟子离开新浪微博后,网络红人吴法天举起了倒韩寒的大旗”均是该报编辑所为。(见吴法天:《关于“大旗”事件的澄清》。)三天后,方舟子开始撕咬吴丹红。自此,“前方粉”开始进入批量生产阶段。(注:上图右上角的照片中人据信是刘功虎。关于吴丹红“转发”郑祥琥的文章,以及郑祥琥的不满,见:郑祥琥《论〈长江日报〉关于吴法天举起了倒韩大旗的说法》。)

0%(0)
0%(0)
  第八章 麦田的“五重出”(二) - 亦明_ 05/02/21 (919)
    第八章 麦田的“五重出”(三) - 亦明_ 05/02/21 (909)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缘起赞释 10 若于佛所说深事以生疑,可
2020: 乌拉。。。。
2019: 北京暴徒
2019: 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与毛泽东阶跃
2018: 马克思的理论经受不起质疑
2018: 推荐一家既专业又高性价比的语言教育机
2017: 2017美国转学指南
2017: 中国历史正述
2016: 洪岩:奥巴马一家,靠什么爬的藤?
2016: 李克强日外相你抢见了网络金融发牌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