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第七章 麦田的“四重出”(一)
送交者: 亦明_ 2021月05月02日13:54:39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阮鹏(麦田)构陷韩寒始末 亦明_ 于 2021-05-02 11:33:21

第七章 麦田的“四重出”



麦田在第四次宣布“退出”之后,他的死对头押沙龙马上就做出了如下预言:

“肉灵芝麦田先生造完我的谣以后,到现在也没有给出正面答复。他第三次宣布退出质疑队伍,还宣布见了跟HH有关的答复就删,当然,他不久又会再次进入质疑队伍。看他一会进一会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到质疑队伍身上找快感来了。”(见:2012-7-1 16:19。)

显然是因为麦田的“一会进一会出”过于频繁,所以押沙龙才会把麦田在过去半年间到底是几进几出搞错了。不过,押沙龙却对麦田的未来走向预测得非常准确。

一、抹布蒙脸,悄悄进庄

1、“熏青鱼”

“第四次退出”之后还不到三天,麦田就转发了死硬韩黑“倍魄”的文章,《论韩寒:隐蔽历史就失去未来》。这是麦田在转发时发的评论:

“好文。倍魄的这篇文章,其实已经和韩寒方舟子没啥关系,只是通过方韩事件,又一次证明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高度。这个‘高度’,先前余秋雨证明过,袁木证明过,舒芜证明过。。。在我们有生之年,不会改变。看清这点,很多事情就淡然了。”(见:2012-7-4 06:00。)

有人问麦田:“你不是不说韩寒了吗”?麦田答曰:

“这不说了嘛,这文章和韩寒其实没啥关系了”。(发帖时间:2012-7-4 07:48。)

为啥一篇题为“论韩寒”的文章却“和韩寒其实没啥关系了”呢?对于这个问题,你必须熟悉麦田怪圈的套路才能够知道它的准确答案。简言之,“倍魄”的文章与他的所有倒韩文章一样,都是虚张声势,滔滔不绝,不懂装懂,不知所云──也就是所谓的小耗子冒充大尾巴狼。也就是因为如此,答春绿张放才会对它做出这样的评论:

“文章冷静也很理性。读者对象,主要的仍然是质疑者。韩粪读不懂也读不了,因为它们不属于人类。高级挺韩者属于揣着明白装糊涂。另,余秋雨与韩草包之间,没有可比性。”(发帖时间:2012-7-4 08:15。)

无论你是否读懂了答春绿的这段话,你都能够明白麦田说的“这文章和韩寒其实没啥关系”是在瞪着眼睛撒谎。而麦田之所以要瞪着眼睛撒谎,就是因为他要为自己的“四重出”遮羞。而麦田之所以明知自己的“四重出”会导致自己蒙羞但他还是要非出不可,就是因为倍魄在文章中试图达到这样的目的:为韩黑暴徒在科邪教头子方舟子的率领下围攻韩寒正名份,把它说成是“寻找真相”,用他的话说就是:“倒韩派更多地是在寻找真相,护韩的人则更多是在向倒韩派抹屎。”这是该文一个用红色标记的重点段落:

“但是,用攻击方舟子的方式来取消对韩寒的质疑是可笑的。这就好比我的人屁股上有屎,我不是让自己人洗个澡,自我清洁起来,而是从厕所里抓把屎涂到敌人身上,然后就得意地说:这个世界就是屎世界,谁也别说谁了,大家一起乐屎不疲算了!”(见:2012-7-4 01:51。)

这实际上是麦田一贯的论调,其实质就是把方黑对方舟子的揭露与韩粉对韩寒的支持混为一谈,然后使“揭露方舟子”非法化──好像只有韩黑毫无证据地质疑韩寒是“求真”,而方黑拿着如山铁证揭露方舟子的恶行劣迹却是动用私刑似的。前面提到,早在其“一重出”之际,麦田就曾推荐过一篇“真正的中立、客观,而且能让人学到东西”的文章(见:2012-2-4 01:10),其中就把方黑揭露方舟子归入“第四个重要的逻辑谬误”,学名叫“熏青鱼”、俗名叫“转移话题”。事实是,方黑揭露方舟子比方舟子质疑韩寒早了十多年;并且,既然韩寒是否代笔与方舟子刘菊花是否抄袭没有关系,那么,到底是谁非要把它们扯到一起来的呢?投放青熏鱼之人,又是谁呢?所以说,麦田的““四重出”与他的前三重“复出”的原因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要挺方、倒韩。

maitian_162.jpg

麦田万绕不离其圈
从第一次到第四次“复出”,麦田的“逻辑”基础都是“只有方舟子才能够救韩黑”。因此,他只许韩黑黑韩,不许方黑揭方。


2、“不腻吗?”

在推荐了倍魄的文章之后,麦田有十多天没有再提“方韩之争”。到了7月15日,麦田的老搭档陈黎发帖子说:

“《韩寒 我不讨好任何人》 - 北京青年周刊 O网页链接 ‘H:我不喜欢鲁迅,不喜欢他的文风,他太计较了,我不喜欢写文章那么计较的人,相反,那些和鲁迅论战过的敌人、对手,比如梁实秋、林语堂、胡适,我反而更喜欢。他们比鲁迅更大气。’没治了,韩寒似乎真的只知道这几位作家。。。”(见:2012-7-15 22:51。)

如果你知道陈黎曾经就职《北京青年周刊》,她在半个多月前曾经公开要求采访韩寒(见:2012-6-29 16:08),但显然没有得逞──这篇《韩寒 我不讨好任何人》与她无关──,则你就应该明白“四妈”帖子中的那股老陈醋味儿是怎么来的了。而麦田则很可能连那篇报道都没看就接过了话茬:

“所以@韩寒也挺可怜的,十几年反复就背诵这几个人,还都是中学课本上的解释,知识结构永远停留在17岁了。唉”。(见:2012-7-15 23:10。)

实际上,早在3月份土豆网发布的视频中,韩寒的同寝室友金丹华就说过韩寒在高中时读过梁启超、陈寅恪等作家的书,而麦田是看过那个视频的。所以说,麦田上面这个评论完全是昧着良知故意丑化韩寒。有人问麦田:

“问您最喜欢的作家有哪些,您是不是为了显示博学,把世界上所有作家名字背一遍?”(发帖时间:2012-7-16 09:52。)

这是麦田的回答:

“但也不至于十几年就说那几个名字啊,不腻吗?哈哈”。(发帖时间:2012-7-16 10:01。)

还有人问麦田:

“你不是也在反復提一個名字嗎。你膩嗎?”(发帖时间:2012-7-16 11:54。)

这是麦田的回答:

“等我提了十几年再说吧,现在才半年呢。哈哈”。(发帖时间:2012-7-16 11:57。)

麦田没有说出来的事实是,也就是在这“才半年”的时间里,“韩寒”这两个字在他的新浪微博主页上就已经出现了一千多次、“韩仁均”这三个字出现了一百多次──这还不算那些被他删掉的帖子、以及那些隐藏在其他帖子下面的评论。而即使如此,麦田也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腻”的迹象──实际上,他已经成瘾了,所以才会“四重出”。

事实是,《韩寒 我不讨好任何人》全文七千多字,分为“谈写作”、“论公知”、“关于论战方舟子”几部分,开篇半句话就是抽韩黑的脸:“韩寒不是只有1 米63 兼说话不利索的人,……”;连记者都说“有人构陷你”这样的话──所以方舟子才会气急败坏地连发了三个帖子对之进行攻击。这是方舟子的第一帖:

“据《北京青年》周刊记者报道,有个叫韩寒的对我破口大骂:‘今年年头我自己犯傻搭 理那个构陷狂、神经病。他让我写文章自证清白,傻B才这样,……他已经有坏心眼了。我往往把人想得太好了,想成善良单纯的,但是,真的有恶人在。……我是在浪费时间,不和自己可爱的小孩儿玩,却去和那么丑陋的人玩儿’”。(见:2012-7-15 20:32。)

显然,陈黎发帖子既是出于醋劲儿发作,又是对方舟子的一种声援;而麦田的评论则是出于其诋毁韩寒的本能──假如韩寒多点了几个作家的名字,麦田肯定又会说什么韩寒不懂装懂、装逼、或者是在背诵别人给他写好的稿子了。

3、“单休日”

三天后,7月18日,麦田又转发了一个叫“聪明的一叔”的方粉韩黑的黑韩帖子,《〈三重门〉图说解密代笔》。这是麦田的评论:

“这种考据功夫,真是用心了。尤其是1995年之前单休日的相关内容,很有说服力。@韩寒同学以前是一个神话,现在是一条笑话。就半年的时间,如此快速的原形毕露,想起来就令人忍俊不住。@押沙龙之流的‘韩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脏话不绝于耳也就不奇怪了。”(见:2012-7-18 22:30。)

原来,在《〈三重门〉图说解密代笔》中,“聪明的一叔”的第一个“说明”就是这几句话:

“第一,《三重门》前半部分全部是周末单休。1995年5月全国开始实施双休日,韩寒1995年下半年上初一,1998年的他不会留下1997年还是周末单休的痕迹。这些情节毫无疑问是1995年5月前就完成的。……”(见:2012-7-15 00:02。)

而麦田所说的“很有说服力”,就是指这段话。

事实是,“聪明的一叔”的帖子是7月14日半夜发的,尽管他在发帖之时@了26个大牌儿韩黑或韩黑积极分子,但其中并没有麦田。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方舟子迟至2012-7-18 19:15才转发这个帖子,它也因此引起人们的注意。一个叫“本胡来佛”的网友马上指出“聪明的一叔”的愚蠢:

“你到底是聪明还是蠢民,初三属于毕业班,周末单休一天,上课一天 ,全国基本都是这样。上了高一又改回双休,到了高二又改成单休了。”(发帖时间:2012-7-18 19:37。)

而在那之后三个小时,麦田把这个蠢帖认证为“很有说服力”。有人这样评论麦田的帖子:

“对于单休日我的印象很深,小学几年级以前周六要上半天课,下午到家长单位玩和写作业的记忆深刻。我也是30岁,我觉得以这作为证据丝毫没有说服力,有点苦心积虑,抓住个蛤蟆想纂出团粉来。”(见:2012-7-20 00:31。)

如前所述,早在2月27日,麦田就曾说过这样的话:“《杯中窥人》和《三重门》是同一作者,并且,不是韩仁均。”“有朋友告诉我《三重门》和《儿子韩寒》文笔风格差异很大。我发现果然如此。”而“聪明的一叔”《〈三重门〉图说解密代笔》的主要结论就是:”《三重门》主创是韩仁均”。由此可知,7月中旬的麦田已经到了慌不择路饥不择食的地步,所以他才会见到干屎就往韩寒的身上抹,见到稀屎就往韩寒身上泼。

二、“二逼”中年,出口成脏

在悄悄地“四重出”了三次之后,麦田内心中的羞愧感已经基本消失,他的脸皮对外界的羞辱也没有了任何感觉。所以,麦田接下来的黑韩脚步也越迈越大、越走越快。

2012年7月19日,韩寒在新浪微博发帖子说:

“上场比赛,车队高4米8的运输车通过了一个限高5米的警示牌然后撞到了一个高4米5的桥洞 ,导致四台赛车两死两伤。但最后我们赢了。回想几年前翻车被很多人嘲笑咒骂,我便知当你失败,必会有不少人笑你,所以当你成功,你要笑的更开怀。人生得意须尽欢,就让傻逼去心酸。O网页链接”(见:2012-7-19 20:33。)

而就是这么一个帖子,似乎是捅到了麦田的G点。他先是朝着韩寒发射了一粒子弹:

“唉,嘴里不含着一个‘逼’,韩寒同学就没法出来混吗?整天逼来逼去,你要是18岁的小年轻还罢了,摆酷;你都30了啊,还不能断奶吗?!”(见:2012-7-19 22:56。)

紧接着,麦田又向韩寒父子投出了一颗双响手雷:

“才发现韩仁均居然还把这句当亮点提出来。这对活宝,素质真心太低级了。。。而且就这句垃圾顺口溜,也不是@韩寒原创──他也就有抄个网络段子的才华吧。随便找个链接:[tcn]”。(原帖已被删除,具体发帖时间不详。)

可惜的是,麦田脸上那得意的笑容还没有消失──实际上,他的手雷还没有炸响──,他就被人攮了一个窝心枪。原来,新浪微博帐号“亭林镇独唱团”(现为“亭林镇工作室”)发帖子说:

“@麦田拿出7月12日的某篇博客说这句话是韩寒抄袭的,其实‘人生得意须尽欢,就让傻逼去心酸’是韩寒早在7月8日新闻发布会的时候随口说的,然后收集被网络段子的账号捕获了。为了防止构陷者造谣,我们把这个帖子再翻了出来,立此为证。愿人们都能获得成功,而不是以构陷诋毁他人为生。”(见:2012-7-19 23:31。)

“亭林镇独唱团”翻出来的那个旧帖子,是一个叫“火莲花”的新浪微博用户在九天前发的:

“赛后新闻发布会。记者问:韩寒你名气非常大,还有网络带来的压力,你在比赛和生活中是如何克服和解决的?韩寒:当然会有很多压力,如果你做的好,会有人说是阴谋论,其他车队花钱陪你玩,如果做的不好,有人会笑话你。但我还是秉承自己信条:人生得意需尽欢,就让傻逼去心酸。(当然,这位记者是我:)”。(见:2012-7-10 13:07。)

麦田马上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儿──删帖──来遮丑。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在自宫之时,还要摆出一张“师爷”的面孔教训被他诬陷之人:

“好的。我也删了。。。另外作为名人,发布会和微博,最好不要说脏话,要考虑粉丝啊和影响啊。韩仁均应该教育孩子懂礼貌。cc@韩寒”。(原帖已被删除,转发帖见:2012-7-19 23:53。)

就在“我也删了”几分钟之后,麦田把那颗被删的双响手雷改造成了单响炸子,然后奋力投向韩仁均:

“才发现韩仁均居然还把这句当亮点提出来。这对活宝,素质真心太低级了。”(见:2012-7-19 23:45。)

如果有谁在当时给麦田摄影留念的话,那张照片中的麦田一定是一副外宾、华侨、或者港客模样。且不说他这个比韩寒年长11岁的“70后”自己就“整天逼来逼去”──仅在麦田的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主页,“逼”字就被他使用了数百次──,事实是,在中国的平面媒体上,“傻逼”、“牛逼”、“装逼”、甚至“二逼”早就登堂入室了。例如,在前面提到的那篇《韩寒 我不讨好任何人》中,“装B”、“傻B”、“怂B”这样的文字总共出现了9次。2012年2月5日,《羊城晚报》发表整版文章,《“人造韩寒”从斗嘴到斗法的一场混战》,其中就把“60后”“氰化畸芭”肖鹰叫兽的这句话完完整整地印了出来:

“方舟子们对于《三重门》作者的知识能力的质疑就完全被吞蚀在这个‘抄书装逼’的黑洞中——因为作者明确告诉你了,《三重门》表现的不是作者的知识学养,而是摘抄能力。”

而在“百度知道”上,有人在解释“傻逼是什么意思”时特别注明:“第二个字代表女性生殖器官,但双方在互骂时通常都不会产生相关联想。”显然,麦田与众人完全不同,他一见到韩寒使用“逼”字马上就会“产生相关联想”,脑海中出现“女性生殖器官”的画面。

事实是,麦田只是不许韩寒和韩仁均“逼来逼去”,他本人和他的韩黑伙伴们完全不受这条戒律的约束。2012年2月28日,韩黑“醉鱼”发表了一篇“关于方寒战的小围脖”。这是麦田的赞叹:

“对南方系的分析,鞭辟入里;‘牛逼当如方舟子’,掷地有声。醉鱼,‘大事不糊涂’!”(见:2012-2-28 14:14。)

一天后,韩黑“倍魄”发帖子介绍“80后作家李傻傻评‘方韩’”的话,其中就有“我们……做了很多傻逼的事,说了很多装逼的话”这样的话。但麦田却好像从来不曾患过洁癖似的,他在转发那个帖子时称赞李傻傻“很真诚”。(见:2012-2-29 20:32。)一个多月后,韩黑“南云楼-”骂韩寒道:

“韩寒以开玩笑毁灭仅存于民间的公共领域承诺守信精神,以装逼之肤浅开粗鄙辱骂之风推销反智主义……”。

麦田不仅转发了这个“逼”帖,他还把它@给“网易副总编”、韩寒的支持者钭江明。(见:2012-4-2 18:45。)

最奇的是,即使是在面对女韩黑时,麦田也能非常牛逼地把这个“代表女性生殖器官”的字眼儿像是吐烟圈儿似地从口中喷出:

“晓芸这事做得非常牛逼,直让无数须眉汗颜。三字评论:不苟且。”(见:2012-4-25 00:02。)

所以说,麦田对韩寒使用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二逼”标准。难怪麦田在嘲骂韩寒父子“这对活宝,素质真心太低级”之后,马上被众人打脸。网友“分裂细胞o-0-8-oo”翻出麦田用脏话辱骂网友的帖子截图质问麦田:

“麦田你爹是怎么教你的?你断奶了吗?你素质又有多高呢?围观麦P眼打脸。”(见:2012-7-20 00:37。)

而押沙龙对麦田的辱骂则既抽象、又形象,用麦田的话说大概就叫“小孔成像”:

“肉灵芝@麦田天天逼长操短的,转脸就语重心长地教育别人嘴巴要干净些。这个伪君子自己满嘴澄黄之物,说是炸土豆,你信么?都快50的人了,唉。”(见:2012-7-20 13:10。)

“把@麦田骂韩寒的话,跟当年的道歉信对照看;把麦田反对说脏话,跟他满嘴生殖器的下流话对照看;把麦田反对攻击别人家属,跟他的宝贴《绝对偷窥:看我姐姐和狗在干 什么》对照看;把他痛斥别人心眼脏,跟他大谈韩寒和‘破处、嫖宿幼女’对照看——都搞不清麦田哪是屁股哪是脸,是在上厕所还是在吃油条。”(见:2012-7-20 14:14。)

最好玩儿的是,也就几天的工夫,被陈黎捧为“诗人”的方舟子就抄袭韩寒的顺口溜咏出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吃饭睡觉打韩寒”这样的诗句(见:2012-8-6 16:10)。几个月后,方舟科邪教二掌柜孙文俊(网名“太蔟”)在方舟子因为祸得“英国野基奖”而遭到举报后,也抄袭韩寒,劝主子说:“舟子得奖须尽欢,就让疯子去心酸”(见:2012-11-9 18:10)。对于所有这些,麦田不但坚决不讽刺他们“也就有抄个网络段子的才华”,他甚至连说那是“垃圾顺口溜”的勇气都没有。

maitian_163.jpg
麦田装“逼”被打脸
2012年7月19日,因为韩寒的微博有“人生得意须尽欢,就让傻逼去心酸”这样的句子,于是麦田扳着正人君子的面孔先是指责韩寒说脏话,接着指责韩寒的父亲韩仁均转发该微博、并且指控韩寒的句子是抄来的。在自己的证据被证伪之后,麦田火速删帖,但继续教训韩仁均。最后,麦田把宣布删帖的帖子也删掉了,但是发新帖继续辱骂韩寒父子。麦田的无耻激怒了众网友,有人把麦田说脏话骂人的帖子翻出来打麦田的脸。上图左侧为韩寒发帖、韩父转发、韩友揭发麦田造谣等帖子;右侧为麦田的帖子(右下角为网友翻出的麦田“低素质”帖子截图)。
注:麦田指控韩寒抄袭的帖子截图为网友“科唬作家”上传(见:2012-7-19 23:49:58);麦田宣布删帖的帖子截图及其骂人帖子截图为网友“分裂细胞o-0-8-oo”上传(见:2012-7-20 00:37)。

maitian_164.jpg麦田的“二逼”原则
上图来自麦田的新浪微博主页,左侧显示韩寒或者韩寒的支持者因为使用“逼”字而受到麦田的攻击;右侧显示麦田本人和韩黑们可以大模大样地使用“逼”字。麦田本人大量的更肮脏的语言一般都都藏匿在他的评论文字里,因为评论不在主页显示、也无法搜索,所以麦田撒起泼来毫无顾忌。

maitian_165.jpg

主子祸奖又丢脸,奴才抄袭又腆颜
2012年11月7日,方舟子在中国推销转基因的帮手袁越发帖子报告方舟子获得一项英国野基奖。麦田致电向主子祝贺。两天后,袁越发帖子报丧,说方舟子的劣迹丑闻被举报到英国,科邪教头目孙文俊通过抄袭韩寒的段子安慰同志袁越道:“舟子得奖须尽欢,就让疯子去心酸。”图中的照片为方舟子和孙文俊。
(来源:2012-7-15 22:47。)


三、顶风作恶,为虎作伥

从伦理学上来讲,一个人的无耻是由于他对社会道德的漠视;而从心理学上来讲,一个人的无耻则是源自其“心理素质”的强悍──也就是俗称的厚脸皮。而这两个特点在麦田身上的表现,虽然不一定能够感天动地,但绝对能够惊鬼泣神。

2012年7月19日半夜,因为“装逼”而刚刚被数百人辱骂、并且被迫删帖之后,麦田马上若无其事地与他人讨论起了“早期教育”和“女儿的成长”等话题。(见:2012-7-20 01:45。)但是,他的“黑韩之瘾”不到24小时就又重新发作了。第二天晚上,他一面转发韩黑“武汉陈国恩”的长篇文章,一面继续板着面孔教训韩寒父子:

“这才是公共知识分子应有的态度。@韩寒面对这样的文章,应该羞愧;@韩仁均叔叔就算了,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别毁了自己的儿子。”(见:2012-7-20 22:22。)

有人骂他道:

“你是JB是吗,一下软一下硬?总是骂骂停停,没个*样,停是因为舆论压力,自己兴奋了又开始,我这么年轻都看不起你”。(发帖时间:2012-7-20 22:33。)

麦田答道:

“who care you.你爱看起看不起。请吧。”(发帖时间:2012-7-20 22:41。)

有人接着骂道:

“@麦田你真不要脸,没种!以后看到一次骂一次!就这一句话,相信大家都懂为什么!墙头草!”(见:2012-7-20 22:28。)

“有些人就是这么没有底线,几次了呀,说要和韩寒脱离干系,退出又出现,退出又出现,退出又出现,退出又出现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见:2012-7-21 11:45。)

毫无疑问,这些咒骂对于麦田来说,就像是轻音乐一般悦耳──听不到它们,麦田的内心就会烦躁不安。

1、顶着暴风骤雨作恶

7月21日,北京特大暴雨造成水灾。第二天上午,韩寒发了一个长微博,这是其简介:

“拉力赛马上就要发车,行文匆忙,标题就不取了,希望能帮助到一些在北京开车的朋友”。(见:2012-7-22 09:36。)

韩寒的这篇无标题文章近千字,属于麦田所谓的“大部头”;并且,它又是千真万确地作于比赛之际,因此,它应该算作麦田质疑韩寒代笔的“铁证”之一。但是,显然是没敢对这篇文章吹毛求疵,可是其内心黑韩的本能仍在作祟,所以麦田就接过王志安的话头,“韩寒这篇文章写的有点像方舟子”,阴阳怪气地评论道:

“同感。转一下。说到开车,几乎没人质疑@韩寒,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好司机。”(见:2012-7-22 13:13。)

可笑的是,麦田的话音还没有落地,自我介绍为“南京耀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方粉韩黑“清流_清议”(真实身份为金陵科技学院副教授徐世永)就从吹韩寒文章的毛中求到了“疵”:

“【韩寒这是抄袭还是团队代笔?】北京大雨,@韩寒来了个急就章,可比较@亭林镇独唱团早前发布的微博,这是抄的呢还是团队代笔?更可笑是后面的吊诡应对,@姚晨转发亭林的微博没多久自宫了,亭林自己第一次转发的也隐藏了,可猪队友却忘了自己还转过@韩志国的转贴,猪鼻子还是暴露了。铁证 吗?”(见:2012-7-22 13:51。)

刚刚被“千人巨骗潘海东”聘为“互动百科首席科学顾问”的方舟子当时正与司马南欢度这场灾难(见:2012-7-21 22:25);并且正在利用这场灾难踩着“周小平同志”的肩膀攻击公知(见:2012-7-21 22:57)。与此同时,方舟子还对韩寒念念不忘,所以他会继续和韩黑杨宏伟联手质疑韩寒的“身高”(见:2012-7-21 14:55、2012-7-21 21:10、2012-7-22 18:24)。而在见到“清流_清议”的这个帖子之后,他马上对徐副教授的问题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微博发多了,就必然会露馅。这是亭林镇独唱团是韩寒代笔团队的铁证。”(见:2012-7-22 15:43。)

麦田见此,马上把脸色一变,一边指着韩寒叫骂、一边把发现“铁证”的“功劳”顺手送给了自己的主子:

“话说@韩寒老师咱能有点出息吗?!能别让方舟子逮得这么铁铁的吗?”(见:2012-7-22 20:46。)

连答春绿张放都没忍住,跳出来嘲笑麦田这个弯拐得过陡、太急:

“ 麦田老师白天不是还赞美二货一句吗?二货玩文字永远没戏!呵呵”。(发帖时间:2012-7-22 20:51。)

maitian_166.jpg

豺狼之性,蛇蝎之心
2012年7月21日晚,北京暴雨成灾,七十多人遇难。而方舟子和司马南一伙却幸灾乐祸,和千人巨骗潘海东举杯换盏,预祝行骗成功。与此同时,方舟子一手拉着五毛周小平打公知、一手拉着韩黑杨宏伟打韩寒。(注:司马南所说的那个“方舟子车”极可能就是方舟子盗用诈骗而来的“安保资金”购买的“安保车”。)

maitian_167.jpg

人性全无,兽性爆棚
北京特大暴雨之夜,韩黑们最最最最担心的事情不是那些困在雨中等待救援的灾民,而是韩寒可能从中占到“便宜”。所以,他们如同疯狗一般狂咬韩寒,甚至在韩寒张嘴说话之前就设法堵他的嘴。在那些韩黑暴徒中,方舟子无疑是总指挥,而麦田则心甘情愿地当方舟子的走狗。(截图来源:左侧来自“天涯倒韩高楼”,右侧来自麦田的新浪微博。右下角“已被删除”的两条微博都是方舟子攻击韩寒的帖子。)


问题是,这帮韩黑们所吵吵嚷嚷的“铁证”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原来,7月21日晚,新浪微博帐号“亭林镇独唱团”发了下面这两个帖子:

“如果涉水路段水深在排气管附近,则可以用1档加油缓慢通过,如果超过排气管,更要顶住油门。万一路况不允许车辆往前,水又淹过排气管不多,可以空挡一直轰着油门保持一定发动机转速,防止水灌入。若车辆完全泡水淹过引擎,就算水退也不可再次发动,否则会伤害到发动机。”(见:2012-7-21 22:50。)

“不好意思,这条不够全面,还有进气管的位置,如果淹没到进气管,就没戏了。熄火后不要发动,否则保险公司会拒赔。一台发动机的维修更换费用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另外大暴雨过后购买二手车的朋友一定要注意检查是否泡水过。”(见:2012-7-21 23:33。)

而在韩寒的那篇无标题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

“1:开车涉水,如果水深接近或者略微超过排气管,可以顶着油低档位通过。若水位高过车辆的进气部分,就不要尝试了。如果车在水中熄火,不要尝试再发动汽车。一旦发动,引擎很容易受损。发动机的维修或更换非常昂贵。保险公司一般对此情况不会赔偿。另,未来一段时间内,北京甚至全国的朋友如要购买二手车,一定要仔细检查该车是否曾经泡水。”(见:2012-7-22 09:36。)

于是,那个要从“表皮生长因子鸡输卵管生物反应器”发财的徐世永就把它们联系到了一起,并且编造了一个韩寒帖子问世后“亭林镇独唱团”把自己的帖子藏了起来的瞎话,以证明韩寒的文章是“亭林镇独唱团”代笔的。可想而知,这个韩黑和他的主子方舟子遭到了一番痛骂:

“我不是韩粉,但确实厌恶方舟子这种无耻的做法。是否是韩写的有那么重要吗?就即使是一个写作团队的成果通过韩寒统一对外发声,只要传递的信息是正面向上的、积极的又有这么大的受众面有何不妥?打倒韩寒是想让这个发声筒闭嘴,卑鄙的纠缠让方舟子无耻的走狗嘴脸更清晰的呈现在公众面前。”(发帖时间:2012-7-22 16:08。)

“这不知被汽车行业提醒多少回了,是开车人的常识,相当于你们科学界的共识。特指汽车,特定水浸意外,正确处理方案就这么一个。反正就这么几个步骤处理,表述都差不多。这两篇又不是完全一样,不是代笔证据。”(发帖时间:2012-7-22 17:46。)

“1. 这种常识性描述每篇文章基本都差不多 2. 如果这个算抄袭,你的科普书岂不是也是抄袭?更何况你还卖版权费? 3. 你老婆抄袭的论文比这严重多了,怎么算? 4. 你是傻逼”。(见:2012-7-22 19:48。)

“楼主真你妈的脑残,开车的谁会不知道进水熄火再启动会进一步损坏发动机这个常识啊,独唱团知道,韩寒就不可以知道了吗?韩寒知道了别人先知道的东西就代笔啊?真你妈贱的可爱”。(发帖时间:2012-7-22 22:38。)

确实,新浪微博认证为“车和家 CEO、汽车之家创始人”的“李想”在7月21日半夜就发过大量类似的帖子,尤其是这条:

“车如果被泡了,千万别启动车(会损坏发动机,保险也会拒赔),直接打4S店、修理厂和保险公司的电话,让他们来现场。切记,顺便告诉你的朋友们。”(见:2012-7-21 23:15。)

韩黑们为什么不说李想抄袭“亭林镇独唱团”?或者李想是韩寒的代笔人?

更为有趣的是,新浪微博对“亭林镇独唱团”的认证信息是“韩寒乐队”,其自我简介也是“韩寒和他的小伙伴们”。也就是说,“亭林镇独唱团”是一个众人合用的帐号,韩寒本人也可以通过这个帐号发布信息。而方舟子和麦田在排除“亭林镇独唱团发的那两个帖子是韩寒写的”这个可能性之前就迫不及待地扯嗓子嚎叫“铁证”,凸显其对主观恶意。这是当时两个有代表性的评论:

“北京大雨,身在甘肃的赛车手韩寒在拉力赛的间隙放弃休息写科普文章,而身在北京的某些所谓的科普作家则坐在家里继续作假诬陷韩寒的身高,有意思的对比。”(见:2012-7-22 13:41。)

“北京暴雨,大家都忙着传递爱心,而假打的斗士@方舟子却在家闲的趁此机会诋毁对手五岳散人,造谣韩寒作假等,请让我们记这个‘脑中很卑鄙,心中很无耻’的斗士。”(见:2012-7-22 18:35。)

maitian_168.jpg

毫无人性的韩黑
即使是在全北京人民都在为721水灾遇难者哀悼之际,麦田仍旧在为方舟子和以他为代表的韩黑们构陷韩寒捧场。


就在造谣说韩寒“让方舟子逮得这么铁铁的”之后不到10分钟,麦田又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赞,韩寒!一边开赛车一边发微博的好司机才是‘臭公知’。 cc@韩寒”。(见:2012-7-22 20:55。)

麦田这又是捡到什么黑韩的宝贝了呢?原来,一个自称是“江苏大学文法学院民法讲师”的新浪微博用户“江苏大学姜海峰”,一个铁杆方粉和极端韩黑,在方舟子的一个帖子下面发了这样一个评论:

“[tcn],赛程说,9点比赛开始,9点36韩寒新浪微博发长微博,微博记录显示不是用手机的3g客户端发的,而是用电脑发的,韩仁均这个蠢货,韩寒都已经发车了,还让韩寒‘拿’着笔记本上网发长微博”。

而早已炼就了一双具有在成百上千骂帖之中发现零星赞帖氪金眼的方舟子,又是一如既往地饥不择食,把它提了出来评论道:

“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天才’的赛车里装了一台上网本,边赛车边上网。”(发帖时间:2012-7-22 16:13。注:以上两个帖子因含有辱骂韩仁均的内容已被新浪微博删除,文字来源散见网上,例如:《终于发现方舟子的辩论最狡猾,也是最荒谬的手法》,凯迪社区>中间地带,2012-7-23 11:43:02。)

显然,不论是姜海峰还是方舟子,都以为自己第N次抓住了韩寒代笔的“铁证”。可惜的是,他们甩出去的巴掌又第N次落到了自己的脸上。原来,根据新浪微博认证账户“斯巴鲁中国拉力车队”,迟至2012-7-22 10:31,韩寒等人还在等待比赛的开始。这个信息在方舟子转发姜海峰的帖子之后受到注意,新浪微博认证为“作家”的“张溥杰”将之@给方舟子:

“@方舟子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几点开始比赛的,@方舟子要点儿脸也!”(见:2012-7-22 17:49。)

连麦田的老搭档陈黎都坐不住了,所以她发帖求教道:

“确实不了解拉力赛,请教一下,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官网上资料显示:111号韩寒的发车时间为9点04分 O网页链接 韩寒今天发微博时间为9点36分,据说他是在发车后进入维修区发的微博。那么,按比赛规定,运动员可以在比赛当中写文章或者上网吗?”(见:2012-7-22 18:39。)

显然是知道自己又出丑了,方舟子于是通过转移目标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第N次“失手”:

“腾讯的韩寒微博则是迟至12:03:28才发出,而且也是从电脑发的。更可以肯定是一边赛车一边用上网本上网了。”(见:2012-7-22 20:45。)

而麦田的那个“赞”帖,就是他在转发方舟子上面这两个帖子的时候所做的评论。事实是,麦田在“赞”主子之时不仅知道主子已经掉坑了,他的目的还就是要让主子将错就错,继续黑韩。这是他在“赞”主子之后不到两个小时发的帖子:

“还有‘韩粉’在为新浪微博9点多的时间辩解,说韩寒那时还没参赛;殊不知方舟子挖的是腾讯微博的坑。。。太tmd欢乐了。 ”(见:2012-7-22 22:35。)

有人骂麦田道:

“镜像博客懂吗,傻逼”。(发帖时间:2012-7-24 09:30。)

这是患有洁癖、动不动就教训韩寒不要说脏话、新浪微博认证为“‘口袋育儿’手机软件创始人”、自我简介称“我闺女她爸”的麦田的答复:

“懂啊,你妈逼不只是镜像,还小孔成像呢。 ”(发帖时间:2012-7-24 09:34。)

你只要注意到麦田又是高呼“太tmd欢乐了”、又是使用“哈哈”大笑的表情标志,你就可以知道当时麦田的内心:空虚之中充盈着邪恶和丑恶的以太。

到了第二天早晨,新浪微博认证为“职业赛车手、金牌领航员、汽车活动专业培训工程师”的“孙强111M“上传了一张韩寒身穿赛车服使用电脑的照片,并且解释说:

“这张图是韩寒在车队的帐篷里发早上那篇文章,为此他早饭都没顾上吃。今天的发车表上我们车组是7点55分发车,但所谓的发车是指从停车场把赛车开到车队去。只要十分钟。比赛要9点多才开始。拍下来防止那些根本就不懂比赛规则,又热衷于构陷造谣的人继续生事。祝我们比赛胜利!加油!”(见:2012-7-23 08:49。)

这条微博被转发和评论了上千次,但是,麦田的选择性失明症又及时地发作了。三天后,“韩寒团队”帐号“亭林镇工作室”发布消息说:

“向大家汇报一下投诉方舟子对韩寒和赛事造谣的结果。他在韩寒比赛的两天内非常明确的造谣传谣七次,我们向微薄委员会投诉,一天以后,投诉确认,方舟子发布不实信息,但处理结果仅仅是私密了他其中一条微薄。对其本人没有任何惩罚。看来方舟子在国内享有造谣特权,老实人和没背景的就活该吃亏吧。”(见:2012-7-26 14:39。)

这条微博也被转发了上千次,并且还被韩仁均转发了,但麦田仍旧假装看不见。实际上,我们完全可以想象,时任“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的麦田参与了该投诉案的“处理”,并且,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他的“专家意见”就是这俩字:“活该”!

maitian_169.jpg

为虎作伥,恶意昭彰
麦田在明知方舟子造谣被揭的情况下,仍旧转发方舟子的造谣传谣黑韩帖子,并且把方舟子造谣传谣说成是他在“挖坑”。与此同时,麦田对网上大量能够证明方舟子造谣传谣的帖子坚决不评、不转。麦田的恶意还表现在他与网友对骂时所使用的语言和表情标志中。(注:方舟子的帖子已被删除,麦田转发方舟子帖子的截图是根据网上的保留的部分截图重建的。)


2、冒着枪林弹雨作伥

事实是,“方菊花革命”之后,“寒战”就已变成了口水战,韩寒固然受伤不轻,但韩黑主帅方舟子则伤得更重,几乎就是一坨人见人嫌的臭狗屎。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团伙重新调整了战略部署,策划了一系列阴谋诡计,如前面提到的由“三联骗子”袁越出面给方舟子购置英国“野基奖”(见亦明《方舟子2012年十大要闻(10):中华败类,走向世界》、《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十、大不劣癫,啊美丽奸》),以及由方舟子的老姘头、美国FDA会计高小红出面,“安排”方舟子到自己的工作单位“讲演”(见亦明《方舟子在美国FDA做讲演的真相》、《关于“方舟子在美国FDA做讲演的真相”的进一步说明》),等等,妄图重建方舟子的信誉。

2012年7月下旬,方舟子重新拾起早就被他抛弃了的“学术打假”家什,装模作样地又搞起了“学术打假”,而其实质就是根据内部消息,专门拿那些正在被调查、并且即将被处理的学术作假案例当靶子来打,然后把“成功”据为己有。在方舟子的那一轮假打活动中,最倒霉之人就是厦门大学教授傅瑾。7月26日,《厦门日报》发表文章,宣布厦门大学已经认定傅瑾的文凭确实是假的。(余峥:《厦大独家回应本报:傅瑾文凭是假的》,2012年7月26日《厦门日报》。)消息传来,方粉韩黑一阵欢腾。这是麦田向主子献上的贺表:

“祝贺@方舟子打假成功;另外厦门大学直面问题,快速处理虚假学历的解决问题方式,值得称赞。”(见:2012-7-26 11:16。)

事实是,伴随着“方舟子打假成功”的,是更多的“方舟子打假失败”。例如,就在麦田向主子上贺表之后5个半小时,方舟子就扇了自己一记耳光:

“对不起,搞错了,我没注意到匹兹堡大学曾经有两个叫李勇的生物医学领域的助理教授,厦门大学那个似乎已经离开匹兹堡大学了。向两个李勇道歉。”(见:2012-7-26 16:46。)

麦田当然看不见这个“方舟子打假失败”的例子。其实,傅瑾案的“成功”与方舟子根本就没啥关系──不仅方粉抱怨“新浪对傅瑾造假的报道,只字不提方舟子”,连方舟子本人都承认,“《厦门日报》的报道就没有提我”,但方舟子却出人意外地表示,“能处理了就好,不提我无所谓。”(见:2012-7-26 14:32。)为什么对自己的名利锱铢必较的方舟子会突然间“宽宏大度”起来了呢?几天后,方舟子又不小心说漏了嘴:

“加州大学Irvine分校早就注意到傅瑾伪造学历和职称同时在厦大任全职一事,在几个月前对傅瑾进行了调查。”(见:2012-7-29 14:59。)

实际上,在“方菊花革命”之后,方舟子在世人眼中已经不再是什么“打假斗士”了,而是名副其实的“被打逗士”。从7月下旬起,韩仁均开始频繁在自己的微博转发方黑的文章,如:

“这是真的吗——《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来自法制日报-法治周末。O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见:2012-7-26 01:22。)

“这是真的吗?——《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2011年终版)》——来自中国学术评价网 O《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2013年终版)》 (9746...”。(见:2012-7-27 01:04。)

“这是真的吗?——《方舟子抄袭剽窃案例数据库》——来自中国学术评价网。 O中国学术评价 :: 学苑求真”(见:2012-7-28 01:14。)

麦田见此,心如油煎,肺似火燎,但狗咬刺猬,无处下口──评论这样的帖子,不论他说啥,其净结果都是让方舟子的劣迹传播得更广。所以麦田耐心地等待着时机。到了7月29日,韩仁均转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这是真的吗?——《铁嘴钢牙剩斗士 文砖武锤方舟子》——来自《时代周报》。O网页链接”。(见:2012-7-29 01:21。)

有个叫“魏英杰”的人评论说:

“真诚讲一句,您不该转这些帖子,倒不是内容真实性与否的问题,而是您每转一次这类帖子,都是在朝自己头上砸砖。这不仅是在损害自己的形象,也是在伤害韩寒同学。这样做,真不大气。”(见:2012-7-29 01:26。)

麦田终于等到了时机。他几乎没等到魏英杰把话说完就扑了上去:

“韩仁均要是能大气,早就不是现在这样的处境了。韩仁均一步步会把韩寒整个人生都毁了。”(见:2012-7-29 01:27。)

这既是在以“大气”来约束韩仁均,又是在明目张胆地威胁韩寒父子。也就是说,在麦田看来,韩黑们,尤其是方舟子,可以骑到韩寒父子的脖子上拉屎撒尿,但是,韩寒父子却不应该反抗。这是一个网友的评论:

“您可别这么说,您的那些往事儿骨子里就憋着坏呢,以后您的人品影响到无辜的孩子您可算是罪人了。说韩仁均毁了韩寒一生,人韩寒正春风得意,再想想您孩子的父亲,哎。”(见:2012-7-29 11:10。)

毫无疑问的是,方舟子对于麦田的最大价值就在于黑韩、倒韩。如果没了这个价值的话,在麦田的眼中,方舟子如果不是路人甲,那肯定就是小丑乙。        


0%(0)
0%(0)
  第七章 麦田的“四重出”(二) - 亦明_ 05/02/21 (925)
    第七章 麦田的“四重出”(三) - 亦明_ 05/02/21 (909)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缘起赞释 10 若于佛所说深事以生疑,可
2020: 乌拉。。。。
2019: 北京暴徒
2019: 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与毛泽东阶跃
2018: 马克思的理论经受不起质疑
2018: 推荐一家既专业又高性价比的语言教育机
2017: 2017美国转学指南
2017: 中国历史正述
2016: 洪岩:奥巴马一家,靠什么爬的藤?
2016: 李克强日外相你抢见了网络金融发牌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