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part 19 The Good Citizen好公民
送交者: 识字而已 2013年06月19日13:11:42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part 19 The Good Citizen好公民zt       

地点:哈佛的historic Sanders 礼堂


教授:Michael Sandel

   提要:亚里士多德的正义理论引起了有关高尔夫球的辩论,特别是高尔夫球的“目的”。

学生们辩论美国PGA在这件事上的做法是否错误--不允许残疾人选手Casey Martin在职业

巡回赛中使用球具手推车。 

    

   教授:我们来讨论亚里士多德,在查验了理论后,正义的现代理论,试图把对正义和

权利的考虑,从道德应得和美德问题中分离出去。 

   亚里士多德不同意康德和罗尔斯。亚里士多德主张说,公正是一种让人们得到应得之

物的事物。而亚里士多德的正义理论的中心观点就是,对正义和我们拥有的权利进行推理,

就不可避免地要思考,设立社会活动的目的、目标、或泰罗斯(目标,希腊语),是的,

正义需要给予相同的人们以相同的东西。 

   但在任何关于正义的讨论中,问题很快来了,什么方面的相同? 

   亚里士多德说,要回答那个问题须注意到人、物的,特殊目标。或其基本的本性,或

我们分配之物其自身的目的。 

   于是我们讨论过亚里士多德提及的长笛的例子。 

   谁该得到最好的长笛? 

   亚里士多德的回答是最好的长笛手。最好的长笛手应获得最好的长笛,因为那是荣耀

的、卓越的、长笛演奏的方式,这是奖赏伟大长笛手美德的方式。 

   多有趣,可是。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探究的,就是按照目的论进行分配可不那么容易,

尤其当我们考虑到社会惯例和政治实践活动时。 

   而亚里士多德说,当我们思考伦理、正义和道德论点时,一般你很难不用到目的论。

至少亚里士多德这么宣称。 

   而我愿意显现出亚里士多德之陈述的力量,通过两个例子。 

   一个例子是,亚里士多德花费了相当的时间去讨论政治生活的事例。应该怎样分配国

家官职、荣誉称号和政府权力? 

   第二个例子是当代的关于高尔夫球的讨论。职业高尔夫球协会是否应该允许凯西·马

丁,一位伤残高尔夫球手,驾驶一部高尔夫球车。 

   两个事例都显现了亚里士多德思考正义的目的论方法中的一个更深入的特点,那就

是,当我们考虑目标、或目的时,有时我们出现分歧,并争论什么才是一件社会活动真正

要存在的目的?而当我们有着那些分歧,那些分歧中的关键部分,不仅仅是谁将得到什么,

不仅仅是一个分配问题,更是一个尊敬问题。有怎样品质的,有多杰出的人们将值得那份

荣誉?关于目的和目标的讨论常常同时在讨论荣誉。 

   现在,让我们来看这些例子,亚里士多德叙述政治生活的事例,这些天当我们讨论分

配正义时,我们主要关注收入与财富机会的分配。亚里士多德对分配正义的关注不集中在

收入和财富上,而是在官职和荣誉称号上。 

   谁才是有权统治的人?谁应该是一个公民?政治权力应该怎样分配?那些才是他的

问题。 

   那么他是怎样回答那些问题的呢?嗯,在他那正义的目的论,在其叙述的主线上,亚

里士多德主张说,为了知道政治权力该如何分配,我们首先要询问政治生活的目的、特点

和泰罗斯。所以,政治生活是关于什么的?它怎样帮助我们决定,该由谁统治? 

   好,亚里士多德对此问题的回答是这样的,政治生活是在于塑造品格,塑造好的品格,

在于培养公民的美德,在于美好的生活,那才是国家的最终目的、政治共同体的最终目的,

在《政治学》第三卷,他告诉我们,政治生活不仅仅是生活,也不只是经济交易,不仅仅

是安全,而是实现美好生活。照亚里士多德所说,这就是政治生活的追求。 

   现在你可能会担心这种说法,你会说:“嗯,也许这让我们看到,为什么那些正义的

现代理论和现代政治理论是正确的。” 

   因为记得吗,对于康德和罗尔斯,政治的要点不是塑造公民的道德品质。它不是要让

我们变好。它尊重我们自由地,选择自己觉得好的东西、选择我们自己的价值和最终目标,

并拥有和他人一样的自主自由。 

   亚里士多德不同意这些说法。“任何真正被称呼为城邦的城邦,那不仅仅是一个名字,

她一定是献身于,增进美德的最终目标之中。否则,政治的结合就会下降为一种同盟而已。

法律变成一种协议,对于一个人的权利的保证,变为对另一个人的敌对。政治应是人类的

一条道路,它会让城邦的成员们善良而公正。”那就是亚里士多德的意见。一个城邦不是

为了,随便什么地方的居民们的联合,或为了阻止相互间的不正义行为。以及为了方便交

易。”亚里士多德写到。城邦目的和最终目标是为了美好生活,而社会生活的建立,应将

其作为最终目标。 

   嗯,如果那就是城邦政治生活的目的,亚里士多德说,我们可据此得到分配正义的原

则;谁该拥有最大决定权的原则;谁该拥有最大程度政治权力的原则。 

   而他对此问题的回答是什么呢?嗯,那些贡献最多力量去建设此种品性的,也就是,

去建设一个以美好生活为目标的联合体的人们,应在政治统治中获得最大份额,而且在城

邦中享有荣誉称号。 

   而这样推理的理由就是,在政治共同体,其本质在乎的地方,他们是贡献最多的。 

   所以,你能看到他的描述,把公民和政治权力的分配正义和政治生活的目的联系起来。 

   “但为什么?”你很快会发问,“为什么他会声称,治生活,参与到政治生活中,

对于过上美好生活是本质上不可缺少的?为什么不会有这种可能,对于人们,过着完美的

生活,满意的生活,道德的生活,同时却不必参与到政治生活中。 

   嗯,对此问题他给出两个回答。他给了一个不完整的回答,一个初步的答案,在《政

治学》第一卷中。他告诉我们,只有生活在城邦中,并且参与政治生活,才让我们完全认

清,作为人类的我们的本性。人类,从本性上就意味着要生活在一个城邦之中。 

   为什么? 

   因为只有在政治生活中,我们才可以实际锻炼对语言的清晰的理解能力。亚里士多德

认为,有了这种能力才能够研讨对与错,正义与不正义。 

   而且,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第一卷中写到,城邦、政治共同体,因本性而存在,

而且比个人更重要。不仅因为时势变化而更重要,而且因其目的而更重要。人类离开政治

共同体,单靠自己是不可能做到自给自足的。 

   “孤立的人,不能分享到政治联合体的好处。或者那些不需要来分享的人因为他已经

做到了自给自足,这样的人,不是一头野兽就是一位神。” 

   所以只有完全认清我们的本性,只有完全发挥我们的人类能力,当我们锻炼自己的语

言能力,这能力意味着,我们能和其他公民研讨好的和恶的、对的和错的、正义和不正义。 

   但为什么,我们只能在政治共同体中锻炼我们的语言能力?你也许会问。 

   亚里士多德给了第二部分,一个更完整的部分的回答。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回

答;我们从这部著作中作的一段摘录,这里他解释说,政治研讨存在于公民的生活中,存

在于那些轮流统治着的、被统治着的、分享着权力的公民的生活中,所有这些人的研讨,

对美德都是必须的。 

   亚里士多德对幸福的定义,不是快乐超过痛苦之余额的最大化。而是作为一种活动,

一种按美德所要求的灵魂的活动。而且他说,每一个政治生活的学生必须研究灵魂,因为

塑造灵魂,是在一个好的城市中立法的目标之一。 

  但是为什么为了过一种有道德的生活,必须生活在一个好的城市里?我们为什么不能

从家庭中,学习好的道德,或从哲学课堂,或从一本书里,按那些原则,那些规则,那些

箴言,而且照此生活呢。 

   亚里士多德说,那种方法是学不到美德的。美德是我们只能通过实践才能获致的,是

我们只能通过运用才能获致的。它是这样的事物,我们只能通过做才能学到。它不是能从

书本学。在这方面,它很象长笛演奏的例子,学习如何演奏一件乐器,你不能够只靠读一

本书来学,你必须练习,而且必须聆听其他有造诣的长笛手的表演。 

  有另一些此种工作和技能,烹调,有烹调书,从没有大厨,仅靠书本来学习如何烹调。

这就是你只能靠动手做来学习的那种事物。 

  讲笑话可能又是一种,没有伟大的喜剧演员,只靠读关于喜剧原则的书,来学会成为

一个喜剧演员。那不会成功。 

      那么,为什么不会? 

  讲笑话、烹调和演奏乐器,这些事物其共同点就是我们不能完全靠领会书籍和讲座上

的箴言或规则来学会之。它们的共同点是都涉及到精通某件事物。当我们学习如何烹调,

或演奏乐器,或讲笑话时,我们怎样精通它? 

   用心识别细节,某一情况下的特别之处。而且没有规则,没有箴言可以告诉喜剧演员、

厨师或伟大的音乐家,如何形成那种能识别细节、识别某一情况下特别之处的习惯。 

   亚里士多德说美德也是那种方式。这方式与政治生活是怎样相关的? 

   我们唯一用来获得,能建立美好生活的美德的方法,是去运用美德,是去形成确定的、

由反复受教而出现的习惯,然后致力于,同公民们进行研讨的实践活动,研讨关于好的性

质。那是政治生活的终极关注。 

  公民美德的获得,与他人研讨能力的获得,那是我们在政治生活外,无法独自得到的

东西。所以那就是为什么,为了认清我们的本性,我们不得不投身于政治生活。那就是为

什么,那些最具公民美德的人,比如伯里克利(古希腊的伟大政治家)适合来拥有最高国

家官职和荣誉称号。 

   所以,关于分配官职和称号的争论,不仅有这样目的论的特征而且还是一个尊敬程度

的问题。因为政治的部分要点,就是给伯里克利这样的人以荣誉。这并非是说,伯里克利

应获得统治权是因为他有最好的判断力,会引向最好的效果,对公民们,那样能得到最佳

的结果。那是真的,而且很重要。 

  但一个深层原因,人们觉得,伯利克里应该拥有最高的国家官职、荣誉称号和政治权

力,而且能影响城邦的原因,就是政治的部分要点,是要挑选并将荣誉归于那些具有相关

美德的相关的公民美德、公民优点、实践性智慧,有此最大程度美德的人。那就是尊敬程

度,与亚里士多德对政治生活的说法,密切相关的,尊敬程度。 

   这里有一个例子,展现了一场当代辩论与之的联系。 

   亚里士多德让我们注意到的关于正义和权利为一方,而弄清社会生活的目的为另一

方,两者的争论与当代例子之间的联系。 

   不仅仅是那样,凯西·马丁和他的高尔夫球车的案例也显现了另一种联系,即关于探

讨一项社会活动的、一项运动的目的为一方,而何种品质应该获得荣誉,为另一方。是目

的论与基于荣誉的分配正义原则之间的联系 

   凯西·马丁是谁? 

   嗯,凯西·马丁是一个非常好的高尔夫球手。能在最高水平的高尔夫球赛中竞技。除

了一件事,他患有一种少见的腿部血液循环的疾病,那让他行走非常困难。不仅困难而且

危险。所以他请求职业高尔夫球协会(PGA),后者掌控着职业巡回赛,在当他参加职业巡

回赛比赛时,能够使用高尔夫球车代步。PGA 说不行,于是他依据《美国伤残法案》提起

诉讼,官司层层上升,到了美国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不得不回答的问题就是,凯西·马丁是否有权利让PGA提供他,允许他在巡

回赛上使用高尔夫球车?或没有权利? 

   这儿有多少人认为,按照一种道德观点凯西·马丁应该有权利使用高尔夫球车? 

   而有多少人认为,他不该拥有在巡回赛使用球车的权利? 

   所以多数人同情凯西·马丁的权利,尽管有相当数量的少数不同意。 

   让我们先听听你们的意见,那些不支持凯西·马丁的,为什么你们认为,PGA 不必给

他一部球车?说吧。 

   学生:因为高尔夫的起源,因为高尔夫已是体育的一部分,高尔夫本质上的一部分是

在高尔夫球场上行走,就是如此,因为那是高尔夫的本质。我会争辩说,不能在球场上行

走,就是不能在运动的一方面表演。在职业级别,这是必要去做的。 

   教授:好的,等一分钟。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汤米。 

   教授:顺便问下,你是高尔夫球手吗,汤姆? 

   学生:打的不多,是的,打一点。 

   教授:这里有没有打高尔夫球的,我的意思是真正打高尔夫的? 

   学生:谢谢你,教授,那是...不,不,我只是相信了你的话。 

   教授:这里有没有高尔夫球队的? 

   好的。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再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想的。 

   学生:我的名字是迈克尔,而且我常开一部高尔夫球车。所以...我可能是那个不该

回答问题的人。 

   教授:这就是当我发问时,你的手举得慢的原因? 

   学生:是的。 

   教授:好的,但是汤姆说,一分钟前汤姆说,至少在职业球手的级别上,对高尔夫,

在球场上行走是必不可少的。你同意吗? 

   学生:我同意,是的。 

   教授:真的?那你为什么要开球车?而且你自称是打高尔夫球的? 

   学生:不,不。我在开玩笑,玩笑。 

   教授:对那种说法你怎么说? 

   学生:当我在球场上行走之后,它对运动有很大的补充,它让比赛更加难了,真的。 

   教授:是吗?好吧,让我们听听,迈克尔和汤姆留在那儿。让我们听听那些说他有权

利开一辆球车的人的意见以及为什么?谁准备为那种立场辩护? 

   教授:说吧。 

   学生:嗯,我想PGA肯定应该给他一辆球车。因为他们争论的决定,只是关于他没有

疲劳。对凯西,他行走了将近一英里,球车不能跟随他,在这一英里,他仍感受到比一个

健康的球手更多的疲倦和痛苦。所以,这似乎不是你在克服不利条件。 

   教授: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利娃。 

   教授:利娃,对汤姆的观点你怎么说,在球场上行走是对比赛时必不可少的?就好像

一位伤残选手在美国篮球职业联赛(NBA)打球,却无法在球场上前后奔跑。 

   学生:嗯,对此我想有两个回应。 

   首先,我不认为行走对此项运动是不可缺少的,因为绝大多数高尔夫球手,特别是业

余消遣时,都在开车打球。 

   教授:象迈克尔。 

   学生:对。而且在一些巡回赛上,你可以开车打球。在PGA元老巡回赛,耐克巡回赛,

许多的大学赛事,在那些赛事,几乎和PGA巡回赛有一样的竞技性和高水平。所以,如果

你争辩说那是该运动的一个重要部分,那真是一次有选择的推论。但,尽管如此,他仍然

不得不走一些路,他仍要站着打高尔夫球,这并非好像他在轮椅上打高尔夫。 

   教授:好的,还有谁?说吧。 

   学生:我想一种竞赛的全部要点是从第二名或第三名中,召唤出最好的。而当我们谈

论国家级别,我们在谈论最高级中的最高级。我想他们争论的是竞赛的目的。而我认为,

为了竞赛,你不能改变规则。所以,竞赛的目的包括了行走吗? 

   教授:那是本质。你同意汤姆.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大卫。 

   教授:最高法院裁决:PGA 必须准予凯西·马丁使用球车,而判决的基础就是,像利

娃提到的,行走不是这项游戏的真正的、本质的部分。最高法院援引的证词说,在高尔夫

球场上行走,消耗的卡路里,并不比吃下的一个巨无霸 (快餐)更多。那就是依据多数法

官对在高尔夫赛事上行走的裁决。 

   斯卡利亚持有异议。斯卡利亚法官赞同大卫,他说这里没有目的,试图找出高尔夫运

动的本质目的,不该是你的做法。高尔夫象任何一项游戏,完全是为了娱乐。而如果有一

个团体,想保有该运动的一个版本,他们可以那样做。而市场能决定人们是否娱乐到了,

是否喜爱,是否注意到它,是否看电视转播。 

   斯卡利亚的异议是反亚里士多德派的异议,因为注意其论点的两件事。首先我们进入

一项关于高尔夫球的本质、目的和高尔夫的真正目的的讨论。高尔夫包括行走吗?而且,

我认为有些响声传到了,这次讨论的表面以下。是否行走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高尔夫是

否算是一项真正的运动竞赛?归根结底,球静止在那里。你必须把它打进洞中。它更像篮

球、棒球和橄榄球吗?高尔夫,一项运动竞赛?或者它更像台球?台球也是静止在那里。

就算你身体不健康,也能打完它。它包含了技巧,但不是运动的技巧。那些职业高尔夫球

手,擅长高尔夫的人,是否能坚持认为高尔夫是作为一项运动项目,而被认可、被尊敬的?

或者不过是一项类似于桌球的技巧游戏?假如那是关键问题,我们就会有一场关于目的、

目的论的尺度、还有荣誉的讨论。 

   何种美德真正的让高尔夫运动得到荣誉和认可?两个由亚里士多德引导我们关注的

问题。我们下次将继续这个案例。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2: hare:为什么中国人说“难得糊涂”?
2012: 知青王曼丽
2011: 主动疑问是学之最?
2011: “拿到签证留学费用多了1.6万美元” 父
2010: 屈原投江绝不是什么爱国主义
2010: 国人要加强古文阅读能力(兼答捣蛋鬼狐
2009: 人的智能
2009: 幸福人生讲座(六十二):力行近乎仁(
2008: RE: 2008年江西高考零分作文
2008: 谁家学子能和这个比?美“最牛中学生”